第十八章 小美女,快来救命/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阳从窗口斜照入室,满屋子里亮堂堂的,远远的传来些许喧哗,为寂寞的楼层添了些人气。

乐同学送走柳帅哥,看着一屋的阳光,特别的欢喜,再次飞奔回卫生间洗枕套和枕巾,把该洗的全洗干净,拧尽水份,放阳台上的晾绳上晒。

回头整宿舍,能收柜子里的全收起来,省得占着地方,不能放冰箱里的水果先拧到桌子上放,打扫干净,再擦地板。

晴天,京城的空气又干燥,刚拖过的地很容易干,先拖客厅的地,再拖卧室,等回头,客厅的地板基本干了。

打扫好卫生,乐同学有空查看柳帅哥带来的谢礼,除了一箱牛奶,四只食品袋二包是水果,有香梨和火龙果,山竹;另两袋是巧克力、饼干、薯片、话梅等零食,也是女孩子们爱吃的零嘴。

冏!

看到零食,乐韵冏冏的,柳帅哥一定是个惯会哄女孩子的家伙,要不然怎么知道买零嘴?

人家竟然送来了,她也就不客气的收了,将水果、牛奶和零食放写字桌上,把客厅里的桌椅也一一摆整齐。

看时间还早,剖一只山竹和火龙果、香梨,找出饱满结实的种子,溜回空间,再次找出两只桶装土种山竹和梨,火龙果种子撒在一只花盆里育苗。

填满两只木桶,以前积攒的泥土也用去一半,存量用不了多少次,好在还有几十只花盆装有泥土,可以应急种点小东西。

“有必要去一趟北方啊。”栽种好种子,乐韵喃喃自语,北方泥土肥沃,她要找机会去一趟大北方,挖些泥土备用。

从外面挖回来的泥土不能与药田的泥土同日而语,好在有井水,用井水浇灌,能补充营养,也能加快作物生长周期。

她正在做一个试验,偿试不停的用井水淋从外面搬进空间的泥土,看看能不能把泥土变得像药田里的土一样神奇。

距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乐同学不急,又去把差不多可以摘的南瓜和瓜苗摘掉,然后在药材堆里把需要的某些药材一一挑选出来,为了以后的安全着想,她将配防身药粉或药剂的大事提上行程,开始做准备工作。

晁会长和李同学开完团支部的会议,晁同学和支部书记等几位重权人员还有事商量,李少撒开脚子就开溜,跑得比什么都快。

李宇博从团支部会议室出来,和一群人乖电梯下楼,走到电梯大厅,一双眼睛像扫描仪式的四处乱扫,扫瞄到某位高挑的男青年的身影,赶紧赶慢的追过去,跑到某人背后,一把拍住青年的肩:“大才子,别跑,我找你有正经大事。”

被按住肩的青年手抱一只文件袋,站住身,转面,他身长约一米八出头,拔长绰约,肤白唇红,戴着副金边眼镜,满身的书卷味道,标准的风流才子相。

他,也正巧姓才,大名才子俊,学生会旗下文化部的副部长,然而他可不是文科才子,他学医,医学部的学霸之一,业余爱好才是文学。

文化部历来是文科高材生们的天下,医学部的高材生进学生会却成为文化部的二把手,不说前无古有,后无来者,也算是凤毛麟角。

才子俊转面看到阳光满面,笑得眉眼风流的李同学,淡雅的伸出两根手指推推眼镜架,不温不火的问:“你说的正经大事不会是拖我下运动场流臭汗吧?”

他经常被某位部长以“正事”为由拖下运动场,来一场热火朝天的足球或蓝球运动,然后次次汗流浃背,有好几次因大汗淋淋的糗样让外校人看去,差点让他文质彬彬的书生形像荡然无存。

也拜李部长所托,他因经常得到煅炼,身体健康,真正的是沿着“德体智美”的道路发展。

鉴于李部长李同学的前科,才同学是不太相信他所说的正经大事是有多正经的。

“现在我可没空去打球,这次千真万确是正经大事儿,”李宇博愉快的攀着大才子的肩膀走:“哥们,我找你借书,把你前两年学过的专业书借来用用,别翻我白眼,我是借用,不会拿你的专业书当废品卖钱,更不会不还。”

“哥们儿,如果我没失忆,我记得你是计算机专业,你一个计算机专业的学霸借医学专业的书有何用处?”才子俊有种想敲开李部长同学脑子冲动,计算机专业的人要看医学书,原谅他接受能力差,不太能接受那种偏向荒寥的事实。

两哥们勾肩搭背,走出电梯大厅,去取车。

“我当然没有那种学医的爱好,但是不代表别人没有,一句话,借不借?哼哼,你不借的话,哥跟你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借,你大少亲自开了金口,我哪有不借的,一二年级学过的书全在宿舍里,你哪时要哪时去搬。”

“这才是兄弟。”李宇博勾着大才子的肩,笑得别有深意:“哥们,我记得你跟医学系代表陈书渊学霸关系很好,是吧?”

干什么?

提及高年级学长,让才子俊脑子里飞快的闪过一丝疑问,偏头打量李同学,淡然的点头:“对,我跟陈学长相处得挺好的。”

“好哥们,再帮个忙,辛苦你帮我把陈学长的专业书也借来用用。”

“陈学长是中西医结合专业,我是西医专业,你即要西医专业书,又要中西结合专业书本,你咋不上天?”

“我上不了天,想上天的是需要书本的那位,别东拉西扯,是个爷们就爽快点,这个忙帮不帮?”

“不帮的话,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是吧?”

“对头。”

“陈学长在做科研,每天早出晚归,等傍晚我去帮你借书,事先说好了啊,本才子只帮你借书,你自己去搬,敝人的手是要拿手术刀的,珍贵的很,不要妄想让我干那种累死累活的重活,懂否?”

“懂,未来的大医生,走,去你宿舍,现在四点,等我打包好你的书本,陈学长也差不多回来了。”

两人走到李同学的轿车前,坐上车,没有旁人在旁,才子俊才好整以暇的问:“说吧,你究竟是帮谁借书?”

“晁会长同学的宝贝妹妹,也是你们医学部今年的新生,一个很可爱的小学妹,还望哥们儿以后多多关照一二,省得被人欺负了去。”

“晁会长妹妹?特么的你骗我见识少是不,谁不知道晁会长是家里的独苗,他哪来的妹妹?晁会长要是有个妹妹,会长的粉丝保准蜂涌上去讨好她,你觉得用得着我关照?”

“谁骗你了?小晁没有亲妹妹,难不成不能义结金兰?这个小学妹你大抵也知晓,是今年的理科高考状元。”

“高考状元?该……不会是名列理科全国第一的那个小女孩吧?”才子俊淡定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全国共三十几省,每年高考状元文理共六十几位,本年全国高考状元唯有一位报读医学专业,当时曾一度让人唏嘘。

也因那位状元是唯一一位报读医学专业的人,无可厚非的也成为津津乐道的人物,就算人还没到青大报道,医学部的学生们差不多都知有其人。

才子俊还窥知一点秘密,听说医学部的几位老教授都有意向去带本年新生,其中就包括他的导师,为此医学部开了数次会议,最终被奇葩教授万俟教授抢走小状元那个班级的带班导师职位,他的导师咬牙切齿的去K了万俟教授一顿,以报竞争失败之仇。

“回答正确,就是那位小学妹了,这事先要保密哟,小学妹有不懂的地方向你请教,也请不吝指点,这两天琐事繁多,等小学妹军训完,有空再请你和陈学长吃饭。”

“好,我等着你们请客。”

“耐心等着,保证让你大开眼界。”李宇博发车,呜的一声蹿出去,兴致高昂的赶往宿舍区。

李同学去借书的当儿,燕行还躺在床上装死,因为被柳向阳戳到痛处,他心情特别的阴郁,一声不响,当闷嘴葫芦。

柳向阳叽叽歪歪一阵,没把燕某人逗乐,唉声叹气的去看自己买回来的东西,提出一袋水果,摸出一只红艳艳的火龙果,拦腰一刀,一分为二,再去小阳台上从小桌子上找到碗叉,拿来一支不锈钢叉子,拿半只火龙果,坐到燕某人床沿,用叉子剜出一块果肉递给燕某人。

“小行行,还在生气啊?乖,不气了,哥请你吃果果。”

燕行本来闭着眼没理他,听到柳向阳那句话,睁开眼,瞅瞅柳少,看着柳少那总是阳光的脸和讨好的表情,又看看那递过来的一块果肉,无声的默叹一声,乖乖的吃了。

他比柳向阳小,却也没小多少,柳向阳从小就以哥哥自居,小时候两人打架,不管对错,首先低头的总是向阳,绝大部分也是向阳哄他,当年每次闹别扭了,向阳就是用这般语气哄他吃东西。

少年时期他和向阳都在忙学业,忙着学习各种知识和技能,也没空玩耍,等各自有独挡一面的能力,人也成熟了,就算有争议也不会闹僵,向阳也再没像小时那样哄他。

今天他只是不想说话,没想到会再重温当年向阳哄他的一幕。

儿时记忆涌上心头,燕行心里莫明的酸怅,卷吃了叉子上的水果,闷声闷气的抗议:“我不喜欢火龙果,难吃。”

“小行行,不要挑食,医生说你受伤的缘故,体质变弱了不少,需要补充营养,火龙果是最有营养的水果,不要求你一天吃一个,一周至少得吃两。”

燕行的眉毛微微的抖了抖:“医生的话你也信?这破玩意儿,谁爱吃谁吃,老子不想受罪。”

柳向阳叉一块塞自己嘴里,嫌弃的蹙眉:“确实很难吃。”想想,又眉飞色舞:“要不,咱们改吃榴莲,听说榴莲营养更佳。”

“榴莲更臭。”当初在热带雨林做野外生存训练,其中有段时间找不到肉类动物,就靠野生榴莲和芒果保命,现在他提及榴莲和芒果就想吐。

“那还是吃火龙果。”柳向阳笑嘻嘻的又剜一块喂燕某人。

燕行默不作声的吃,柳向阳乐呵呵的侍候燕大少,吃完一半火龙果,燕行的脸色也恢复晴朗,僵硬的四肢也彻底恢复过来,他爬坐起来,活动活动,和柳少抱了各自的电脑去小阳台上开工。

两人一上工就几乎忘记时候,直到黄昏才暂告段落,却已是五点多,柳向阳揉着老腰,小声嘀咕:“快到晚饭时间了啊,好想去小美女那蹭饭。”

燕行本来想斥柳向阳是墙头草的,又闭嘴,讲句不昧良心的实话,小萝莉做的饭真的很好吃!

柳向阳嘀咕一句,偷瞄燕少一眼,发觉小行行面色阴暗,他忧伤的望天,小行行没有去低头道歉的意思啊,他也不知要哪天才有机会去小美女那儿作客,好心塞!

柳少很心塞,而晁同学心情很爽,他跟团部核心人员商量完工作,不动声色的谢绝众人相约去校外下馆子的提议,离开办公楼,乘车赶往宿舍。

回到状元楼,少年抱了自己文件袋,欢快的上楼,人逢喜事精神爽,一鼓作气的爬上四楼,虽有点气喘微微,却一点也不难受。

门仍然虚掩,一推就开,客厅收拾得整齐整洁,晁宇博看到在小厨房里的小身影,笑容不自觉的溢满脸。

“晁哥哥,你忙完啦?”乐韵在洗青菜,听到推门声响探头望,看到精致美少年,粉嫩的圆鹅蛋上浮现灿烂的微笑。

“嗯,忙完了。小乐乐,今晚吃什么?我闻到香味了。”晁宇博将背包和文件袋丢写字台上,快步走到桌边坐下,眼巴巴的望向厨房。

“还在煲汤,今晚吃小白菜和南瓜苗。”乐韵关掉水笼头,转身就去卧室。

少年爬了楼,白皙的脸浮上红色,美艳绝伦,他安静的坐等,当看到小女孩从卧室里抱出一只翠色欲滴的西瓜,一双凤目闪亮出比星星还亮的光辉。

乐韵去卧室也是做做样子,从空间抱出只西瓜和几个西红柿,到小厨房洗一洗,抹去水迹,拿刀和盘子到小客厅,杀瓜,切成几瓣。

娇贵少年喜滋滋的开吃,一口气吃掉三分之二份,留下三分之一给大李,他一个人吃了大半西瓜,又吃了三只西红柿,肚子胀胀的,坐不到三分钟,飞奔去厕所排毒。

精致少年刚解决新陈代谢,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他以比飞还快的速度奔回桌子那,把最后一个西红柿拿起来开咬,刚吃了两口,宿舍门被“嘭”的撞开,飘来杀猪般的嗷叫:“小美女,快来救命啊,小行行快不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