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不做亏本买卖/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晁宇博进宿舍时因没有看到李少,因此仍然没有关拢门,仅只虚掩起来,省得李少来时他又要去帮开门。

当他排毒出来听脚步声响,原以为是李少来了,因此赶紧抢先把最后一个西红柿给干掉,谁知撞开门的是另有其人。

乐韵回小厨房在备佐料,乍一听到急吼吼的叫声,整个人都不好了,那位柳帅哥咋又来了?

“咣”嚎叫声还没落,门被撞得向一边推开,柳少侧身挤进屋的,他背上背着燕少。

听到柳少的嚎声,晁宇博下意识的转头望向门那边,正好看见柳少进屋,他没看少燕少的脸,但是却看清了柳少的样子,看样子像真的出事了,柳少跑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

瞄了一眼,精美少年咽下嘴里的西红柿,默声不响的端起装着西瓜的盘子,不急不忙的走向厨房。

柳少撞进宿舍的那刻,乐韵把刮掉皮的生姜扔下,转身去客厅,刚走到小厨房的玻璃间隔门那儿看到晁哥哥端西瓜去收藏,她忍不住想笑,看样子,晁哥哥和李哥哥家关系更亲近一些,所以他愿意把属于他的无污染水果分李哥哥一小份,却不愿给柳帅哥和阉人。

柳向阳背着人冲进屋,闻到一股清冽的香味,看到晁哥儿端什么走厨房,他也没空观察,当看到小女孩子走出来,急急喊:“小美女,小行行突然肚子痛,快帮他看看怎么了?”

“柳帅哥,我是学生,不是医生好么?”乐韵跨出小厨房,看到柳帅哥背着阉人,颇有些无奈,这是唱那一曲?

她本来极度鄙视的,耳朵收听到了细微的动静,同时也闻到一点淡淡的异味,不禁睁大眼睛,哪个,不会是阉人潜伏的毒又发作了吧?

乐同学想开眼睛X扫描功能扫一扫,柳向阳噌的站住,反手一旋再一转就把背着的人给搂到面前,一把放地面上坐着,又扶住燕行,信心百倍的答:“小美女,不用谦虚,我知道你能察颜观色就知症结所在,你帮看看小行行是哪里有问题。”

燕行被背被拧,一声没吭,被放坐在地,两腿下意识的伸直,双手抱腹以此减轻痛,痛,太痛了!

腹内一阵阵的绞痛,痛得全身肌肉痉挛,他只能死死的按住小腹,抿着唇,免得发出痛叫。

也因腹痛太厉害,豆大的汗珠子从他脸上渗出来,原本洁白如玉的俊脸隐隐呈现青色,双唇也呈青紫。

柳帅哥把阉人放下,乐韵也看到阉人的脸色,一把按住自己头顶,暗中为阉人掬把同情的泪,果然是那家伙体内潜伏的毒作怪,他也是够倒霉的。

当初阉人轻薄她,她不计前嫌救阉人一命,阉人见面装作不认识她,还想动手动脚,她虽然打回去了,心里还积着气,本来不想管闲事的,瞧到柳帅哥眼巴巴的望着自己,阉人又折腾成那样,略有些于心不忍,还是抬腿走了过去。

柳向阳看到小女孩子走来,妥妥的松口气,之前小行行突然肚子痛,他本来想送去医院的,小行行让他送到小美女这里,他也知道小美女是位小行家,所以咬牙就真把人送来了。

如果小美女因为中午的事记仇,他还真没办法强迫小美女帮小行行看诊,小美女能暂时放弃旧嫌就更好了。

柳少怕自己碍事,抹了把汗,退到燕少背后,扶住燕少,以防他倒地。

乐韵走到燕某人身侧,蹲下身,伸出手:“以观面色粗步判定是中毒的亦像,把你的手给我看看。”

“中毒?”柳向阳震惊得张大眼,他这两天都跟小行行在一起,小行行怎么可能会中毒?

小女生的话很轻柔,白嫩的圆脸上的笑容也是淡淡的,像月光一样的柔和,那副模样就如幼儿园里的老师哄小朋友那般的亲和。

满头是汗的燕行,不由怔了怔,微微抬高面看向小萝莉,小萝莉曲腿而蹲,娇小的样子像个小树墩似的,因为挨得近,他几乎能数清她眉毛和眼睫毛的根数,她肤白肉嫩,脸散发着珍珠光泽。

他在神农山的岩洞里相处的时候就知道小萝莉的脸是那种无论什么时候看都像在微笑的样子,也是很具亲和力的面型,所以,哪怕他当初很气恼,他对着那张脸也莫明的心安。

此刻,他看着小萝莉柔和的侧面,神经又不由自主的放松,右手情不自禁的离开腹部,伸过去给小萝莉。

他视线微垂,小萝莉伸来的手嫩如春葱,手的肤色与她脸上的肤色一样肤若凝脂,粉嫩细腻,晶莹晶泽。

小萝莉的双手很细小,玉指纤纤,剪得很短的指甲覆盖在指头上,圆润可爱,那般晶莹如玉的双手看着就想让人揍在手里呵护。

燕行的视线落在小萝莉的双手上,心头微微的荡起一丝波澜,那么一分神,一时倒把腹内的绞痛给忘记了。

阉人配合的把手递来,乐韵心里那憋存着的一丝气也消了一点点,他敢不配合,她不介意把他扔出去,让他自生自灭。

阉人的手很宽大,很厚,骨节分明,手指也很漂亮,大约他离开神农山后有认真休养,手和脸比第一次所见白嫩,他手上的那层老蛮也细腻了些。

接住阉人的大手,乐同学一手放他手背之下轻托住他的爪子,一手按脉,同时开启眼睛功能扫描,从头扫到腹,被扫描视图给震得瞠目结目,脑子里只有一句形容词:阉人一定得罪了灾神!

她觉得肯定是那样的,早上在办公楼外见他,观察他一遍,他体内以前潜伏的毒发生了变化,变得更复杂,也就是说又有多了新毒,不守,按那种程度,至少要三两年才能暴发出来。

然而不到一个白天的时间,那些毒就暴动了,原本潜伏在丹田那些区域,如今向四面八方漫延,从肚脐到隐私部位一片区域被毒素侵蚀,每个部位或血呈灰或黑灰色,黑紫色,墨绿色,青绿色。

而引发毒素暴动的引子则是……,乐同学看看男人的胃,中断扫描,将男人的大手还回去,放在他腿上。

“小美女,咋样?小行行不会有事吧?”看到小女生诊完脉,柳向阳急忙问结果,他看得清楚,小美女在诊脉时表情变了变,感觉不太好。

晁宇博把西瓜放小厨方放碗的地方收藏起来,不声不响的回到小客厅,坐在椅子上等结果,整个过程没发表任何意见。

“食物中毒。”乐韵站起来,视线扫过柳帅哥,落在阉人面上,似笑非笑的咧开嘴:“有些东西是不能乱吃的,明知自己身体状况与众不同,还贪嘴,这不立马就遭现世报了。”

燕行面上肌肉微微一抖,小萝莉在说他贪嘴乱吃东西,以致跟身体里残余的毒相冲了,所以才腹痛?

他隐约觉得,小萝莉估计已怀疑他就是张金,因此才隐晦的暗示他说明知身体状况那种话。

倒霉!

想到可能被对号入座,燕行一阵气恼,自从遇到小萝莉,他就一直在倒霉,而因为体内的毒,他可能还要求助小萝莉,他是不是毁灭了银河系,所以霉事一件接一件。

感觉像话里有话?晁宇博心中划过一抹深思,他怎么感觉乐乐跟燕少好像有段不得不说的故事?

食物中毒?

那答案让柳向阳脑袋发炸,他吃的跟小行行是一样的,小行行食物中毒,他怎么没有?

“什么食物中毒?”

“柿子。”乐韵笑咪咪的转过视线对上柳帅哥的眼睛:“阉人的情况有些特殊,不能吃螃蟹和柿子,吃这两样东西,不出半个钟会出现恶果。”

“柿子?你怎么知道我们吃了柿子?”柳向阳心头一跳,他们做完工作,还没想好去哪吃饭,所以先吃点水果,吃了一半火龙果,各吃两个石灰柿子,因为刚吃完水果没几分钟,小行行肚子就痛了起来,算时间,据现在应该真不足半个钟。

“柳帅哥,你别考验我的智商好吗,这个时候一般还没吃饭,自然不可能吃螃蟹,再说,吃螃蟹与吃柿子的反应也不一样,吃柿子初期腹痛,鼻头两边呈青紫,吃的是螃蟹的话,他这时必定是蹲在厕所出不来,何况,你们嘴里还有点柿子的残余味道,我没有鼻窦炎,分得清气味。”

“……”柳向阳想捂嘴,小美女说他嘴里有柿子味道,是不是间接的说明他有口臭?

“小美女,现在怎么办?”

“想找我求医,本人不做亏本买卖,诊费一千,一万药材费。”



晁宇博差点笑出声,燕少是不是得罪小乐乐了,所以乐乐开口就宰人。

敲竹杠!

听到小萝莉报价,燕行一口气堵在胸口,也因此扯动全身,腹部骤然一绞,痛得他不由弯腰蜷抱成团。

“噗-”柳向阳呛到了,正想嚎几声,看到燕行痛得抽搐,他立即抱住兄弟:“小行行,你别吓我,哥心脏不太好,经不起吓。”

燕行想说没事,却因腹内像搅拌机在搅动,搅得五脏破碎似的,痛得太厉害,根本开不了口。

“放心,以他的体质,哪怕不用药,熬到明天这个时候也死不了,不过就是要多吃苦头而已。柳帅哥,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送人去医院,当然诊费一千仍然要给,找不着我的话,你们给晁哥哥转交我也行。”阉人痛得蜷身成虾状,乐韵一点也不可怜他,那种猥琐女孩子的臭流氓,活该受点苦。

“小美女,咱们好歹是熟人,能不能便宜一点?五千行不?”小美女又赶人,柳向阳急了,小行行让他来找小美女,必定有他的道理,能不送医当然尽量不送医院。

“不行。我随身携带的药都是帮晁哥哥准备的,有几样还是稀有药,阉人又不是我哥哥,让我匀出药材给阉人用,收一万已经是最低的,得了,嫌贵就不用谈了,你把人拧走送医,门在那边,好走不送。”

想讨价还价?

没门!

她的药材是空间出品,样样价值千金,为安全起见,不方便外卖,所以只能自用,收一万的药材钱,她还觉得亏大了。

“别走哇,小美女,一万就一万,我付,你给小行行配药,我也知道你有好药,中午我闻到了一种很香的药味。”柳向阳本来还想讲讲价,见小美女转身又奔厨房去,不得不认怂。

他不知道小美女带了多少药材,但是,他可以拿人格打赌,他下午来道谢时闻到一股药香,应该是石斛的味道,他之所以能区分出来,因为他曾经帮军医采过石斛,上次在神农山也遇见野生石斛,还折得一小把吃了。

据他所知,石斛是解毒药草之一,当小行行腹痛如绞,他会听小行的话来找小美女也是因为他闻到药香,猜得小美女身边可能有药材,要不然,他不会冒险把小行行送到小美女这里。

晁宇博默默的抬手,轻轻的抚眉心,柳少和燕少究竟对小乐乐的事知道多少?

“早知当初何必如此?”乐韵站住脚,既然最终要向她求药,何必还喋喋不休的讲价?痛痛快快的付了不就好了。

“……”柳向阳默,如果知道你是那种软硬不吃的人,谁还会啰嗦?这年头小萝莉们实在太拽,总是一言不合就走人,想不服都不行。

“柳帅哥,我去配药,你把阉人拧去卫生间催吐,把胃里的东西全吐出来,怎么催吐应该不用我教吧?”

“催吐,我懂。”柳向阳腾的站起来,一个水里捞月把坐地的燕某人捞起来,以一个特别漂亮的公主抱抱在怀里,跑向小小卫生间。

那个公主抱姿势很帅,也很有爱,乐韵摸了摸下巴,那只帅哥体格强壮,看起来不像一般的富家公子,阉人的身份就更可疑了。

瞄两眼,也不管了,跑向卧室:“晁哥哥,我先去找药材,我们今晚的晚饭要迟后一点啦,你饿了先吃点水果,写字桌上有柳帅哥下午送来的零食。”

“乐乐去忙,我不饿。”晁宇博浅浅的微笑,看着那灵巧的身影,心头一片温软,相隔两地,天遥地远,小乐乐时刻记着他,进京读书还不忘为他带药材备用,他上辈子一定拯救了地球,所以这辈子才遇到这么体贴温暖的妹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