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可以把人拧回去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向阳第一次进小女生宿舍的卫生间,推开门的当儿飞快的瞄了两眼,洗生间里很整洁,只有毛巾,抹布,洗发水一样的东西,没有女生们的小衣服或小裤子那种让人尴尬的东西。

洗涮间很狭小,该有的必备之硬件都有,一句话说就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因朝北的一面有窗,光线清亮,不需开灯。

柳少把燕某人往下,他本来想让燕少扶着洗手台催吐,燕行腹痛得双腿发颤,落地后站都站不稳,却仍然坚持的摇头,忍着腹内刀绞似的痛,扶着洗手台和墙,挪两步,朝向卫生间的蹲式马桶。

地方很少,两个人呆着更显拥挤,柳少怕燕大少爷脚滑摔出什么来,不放心离开,反手掩上门,再去扶住燕大少。

催吐那种事,不需要别人帮忙,燕行一手扶墙,再借柳少的帮扶,匀出手来,把手指头塞进喉咙,不到三秒,喉咙里“呕”的干响,胃部翻腾,酸液上涌,他的“哇”的吐了一大口。

一股酸臭味袭来,不需再抠喉咙,燕少张嘴,吐了一口又一口,一连吐了四五口,胃也空了,他转身用清水涮洗嘴巴,再次抠喉咙催吐,只吐出几口酸水。

燕少在呕,柳少放水冲厕所,在第一次时间把吐出来的残食物冲掉,尽量减少异味弥散,同时又协助燕少涮口,站立。

燕少吐了第二次,涮涮嘴,第三次催吐,胃被清空,最后连黄胆子都吐出来了,到吐无可吐,再次涮口。

接连三次催吐,他累得虚汗淋淋,一张脸苍白中带点青,挪动时脚打飘,虚弱得不堪一击。

“小行行,好些没有?”柳向阳几乎承受住了燕行的大半力量,感觉小行行肌肉在颤抖,看他的脸,汗泠泠的,手臂温度却很低,有点像发低烧的样子。

“好一点点。”燕行虚弱的点头,大概因为把与体内毒素相冲的食物吐掉,腹部绞痛减弱,只是四肢仍酸软无力,喉咙干涩难受。

听说催吐后好些了,柳向阳也放心了,再次放水冲洗一遍马桶,又冲洗好洗手盆,搀扶燕某人离开卫生间。

两个不速之客在卫生间催吐,小乐乐跑去找药材,晁宇博去小箱里拿出乐乐切成半的火龙果,端只碟子放桌上,把水果切成丁,等着招待客人。

少年坐在桌边,听着卫生间里的哗哗水响,微微蹙眉,燕少的家族有点复杂,他真心不希望小乐乐被卷时那些豪门事非去,幸好小乐乐治病收钱,只把燕少当病人,而不是朋友。

他不赞成乐乐与燕少接触,不反对与柳少结识,可柳少和燕少是窗一条裤子的兄弟,乐乐要是与柳少有交情,别人当然会当作是燕少的朋友。

究竟要不要阻止柳少接应乐乐,那是个让人纠结的问题。

精致美少年权衡再三,难以取舍,思索间,看到柳少扶燕少从洗涮间走出来,他露出浅浅的笑:“燕少好些没有?”

“有劳挂齿,好些了。”燕行忍着痛和酸软无力感,怒力的维持住雷打泰山不弯腰,山崩地裂于眼前不变色的大丈夫风度。

晁宇博笑容微微,若不是燕少在小乐乐这里,他还真的懒得关心燕少,反正那位比九命猫妖还多一条命,是只打不死的小强,用不着旁人担忧。

燕行两股颤颤,几欲瘫倒,就算被扶着走,那脚步也是虚浮的,他再次重温了当初在神农山从昏迷中初醒时的那种无力感,当被扶到桌边坐下,把所有重量都抵在椅子上。

柳向阳挨着燕行坐,当晁家少年招呼他吃水果,他瞄到是火龙果,就算心中想吐槽一万句也忍住了,用牙签叉了果片吃,晁哥儿招呼他,他若不领情,那就是不识好歹,所以,哪怕再不怎么爱吃,多少也要吃点儿意思意思。

精美少年忽略燕少,那是病人,不能乱吃东西的。

乐韵溜回卧舍,并没有回空间,第一步先把从老家带来的又收进空间的西瓜和青瓜西红柿提出来放外面,再从容间转移出许多晒干的药材,一样一样的挑选。

卧室与小客厅就隔着一道墙,不是用特制隔音材料制的的建筑墙不能隔音,她若是爬回空间却了,没一点声响,不引人怀疑才是怪事儿。

拧出大包小包,乐同学麻利的挑选药材,开袋子开得唏喱呼噜的,那声音特别的好听,当传到小客厅,让人听了当是只老鼠在翻箱倒柜。

乐小同学从干药材中选出十来样,又偷偷把需要的几味生药材夹在其中,把大包小包打包好收回空间,拧药材从阳台进厨房。

小客厅的仨听着隔壁的声响起起落落,不大会就听人到了小厨房,立即望过去,隔着玻璃墙,见小女生提着一只红食品袋子,扔在厨灶台上,忙着洗电热水壶,他们完全帮不忙,一致旁观坐等。

没人跑来旁观添乱,乐韵放心大胆的洗水壶,先放一点水烧热,倒掉,把药材塞进水壶,再偷偷的装空间井水,出于安全需要,她把井水用矿泉水瓶装起来,在小厨房里做饭做菜也用矿泉水瓶装水添加,从而可以轻而易举的调包。

药材味道浓郁,柳向阳努力的辩识,最张无奈的放弃研究,他不是学医的料,所以无法分出哪种味道是哪种药材的。

电热小水壶烧水很快,十分钟就能烧开,当水壶的水煮开,药味更浓。

在等药开的时刻,乐韵把煲着的鸡肉汤起开,离晚饭还要点时间,一直煲下去,容易把鸡肉炖融化,当药煮开,又等了十来分钟,拔电源插头,拿三只碗,拧小水壶到小客厅,将药斟在碗里,不多不少,三碗正好,碗里的药差三公分左右到碗边。

柳少机灵的很,忙拿手扇风,让药赶紧凉却。

倒出药汁,乐小同学又装水熬,回头发现柳帅哥一边给药扇风,时不时露出卖萌的笑容,她装作看不见。

等几分钟,乐韵端起来一碗药试试温度,不太冷不太热,把碗给阉人:“可以喝了,喝下药,自己去卫生间门口呆着。”

小美女赶小行行去卫生间门口,是不是说小行行又要吐?

柳向阳满腹疑问,又不好事事都问,殷勤的帮兄弟端碗,让他喝药。

燕行没空琢磨小萝莉是啥意思,端起第一碗药,像牛喝水似的,咕咚咕咚,三口就喝光光了,再喝第二碗第三碗,一鼓气把三碗药喝得一滴不留。

喝药喝得很爽快,那张脸却是变了数变,苦!第一口药下肚,苦味从嘴里直达心底,苦不堪言。

如果说小萝莉上次在山里让他喝的药苦如黄莲,那么,现在的这一副药,他只能用老人说的“苦如万胆”来形容。

那味道,苦得让人想吐黄胆水。

苦就算了,还别特的辣!

那种辣,不是辣椒辣眼睛的辣,而是像老姜一样的辣,只喝了两口,辣得嘴巴再尝不出味道来。

药从喉咙滑落,所经之处辣感如火,当喝下第一碗,胃里好似有火在烧,烧得胸口好像着火,灼灼的发烫。

当喝下第二碗,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从腹部向全身漫延,灼得无处不痛。

喝下第三碗药,燕行丢下碗,直奔卫生间,他有尿意,莫明其妙的想尿,一冲冲到卫生间,把自己关进去。

“?”精致少年和阳光柳少脸上呈现大写的问号。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乐韵用手肘支着下巴,笑得清闲惬意。

一大一小两帅哥侧目,看到甜美可爱的短发小女孩脸上的笑容,莫明的打了颤,感觉……那笑容好阴险。

还有,心急吃了热豆腐是啥意思?是说燕少喝热太急,还是说他跑厕所太急?

两人表示不懂。

一头扎进卫生间的燕行,汗泠泠的脸剧烈的抖了三抖,他急着上厕所,小萝莉还说风凉话,让人分分钟想掐死她。

讲实话,他不是脾气暴燥的人,可怪力小萝莉有能把人生生气炸的本事,遇上小萝莉,她秒秒钟就能把他气得一佛出窍二佛升天。

燕行忍着想掐死小萝莉的怒火,等着放水,谁知,有尿意,就是不排尿,他等了又等,想出去,觉得丢脸,呆在小洗涮间又让人恼燥,特别的憋屈。

等,等啊等,柳向阳和晁宇博迟迟不见燕少出来,终于知道小女孩说心急的意思了,默默的憋着笑。

那么等,等得小水壶的水再次烧开。

乐小同学慢条斯理的去小厨房提水壶,又倒一碗药,望望洗涮间,冲着柳少笑得春风满面:“柳帅哥,戏看够了,帮阉人送药去吧。”

柳向阳故作严肃脸,端起热腾腾的药碗,一边帮吹吹,一边正儿八经的迈步,去解救他好兄弟于水火。

呆在卫生间的燕行,脸一阵阵的发烫,可恶的小萝莉又摆了他一道,明明还要喝碗药却不告诉他,偏要早早赶他到卫生间等,给他错识的提示,让他以为喝完药可能要吐或者会拉肚子,以至他闹了笑话。

心里愤愤不平,偏拿小萝莉无可奈何,有求于人,人在小萝莉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端着药的柳向阳,走得很慢,边走边吹药,挪到卫生间外,用脚尖轻踢门:“小行行,出来吧,没什么好害羞的,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藏着不是个事儿。”

听得柳向阳的调侃,燕行恼得牙根发痒,真想把柳某人扔飞,他究竟是谁兄弟?

心浮气燥,怒腾腾的拉开门:“啰嗦,拿来!”

门咣的拉开,露出燕少青铁的脸,那模样哪有曾经微笑如花倾国倾城的风流儒雅贵公子相,像活像是谁挖了他祖坟似的。

不得不说,燕少生气的模样很生动,也很……可爱。

终于看到燕某人被小萝莉无意间整得变脸,柳向阳暗中乐得肠子快打结,还得装一本正经,忍得特别的辛苦,赶紧把药碗递过去,亲切的嘱咐:“小行行,注意风度啊,你是七尺男儿,不要动不动就凶人,这么凶巴巴的小心吓坏哥,把哥吓出好歹来,以后就没人陪你找小美女看诊啦,更没人帮你端茶递水。”

“……”燕行狠瞪面前的人,柳向阳满眼是笑,分明是暗乐在心,那模样跟小萝莉一样欠揍。

可柳向阳说的又是事实,从小到大,他哪里不好,总有柳向阳陪着去医院,无法反驳,更没法真的凶从少长大的兄弟,唯有虎着冷脸,接过药碗,仰起脖子狂灌。

一口气把一碗药倒进肚子里,燕行把碗塞给柳向阳,转身又“咣”的把门关上,让自己与外隔绝。

“好凶,怕怕。”柳向阳翻个白眼,愉快的抱着碗冲回桌旁。

燕行关上门,一张脸几乎扭曲,有种想冲出去揪住小萝莉质问的冲动,她究竟给他喝的是什么鬼玩意啊,酸死人了!

第四碗药是酸的,比他喝过的十年老醋还酸,酸得牙都软了,药喝下去,感觉整个人泡在酸水里似的,酸味儿直冒。

他差点抓狂的当儿,肚子里的内脏一阵翻绊,冒出咕咕的声响,他也顾不得那么多,赶紧扯开裤头蹲身排便。

一阵哗啦哗啦,肚子在眨眼间放空,排空肚子,燕行微微一震,不痛了?

之前全身像要烧起来,到处灼痛,拉了一通肚子,也不热了,腹部也不再绞痛了,唯有乏力感还在。

唉-

燕行默默的幽叹,心情复杂,小萝莉嘴巴是毒了点,也特别的欠揍了点,这医术真的挑不出错儿,手到病除也不过如此啊。

凭她这一手,就算要报复,他也不能下狠手收拾她。

内心纠结得到极致,燕行脸阴沉沉的,打理好卫生,深吸口气,换上公式化的笑脸,对着镜子检查,确定可以见人,赶紧出去。

他一踏出生卫生,柳少和晁同学的视线直唰唰的定格在他身上,左看右看的打量不停。

“OK,柳帅哥,你现在可以把人拧回去了。”瞄阉人一眼,乐韵愉快的下逐客令,那家伙的毒压制住了,可以滚蛋啦。

啊?

柳向阳原本的笑脸瞬间又垮下去了,小美女又赶他们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