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好走不送/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忧伤啊,柳向阳特别的忧伤,马上就要到开饭时间了,小美女还赶他们走,就是代表着不想留他们吃饭,你说他们究竟哪点不好,所以横竖不招小美女待见?

他想蹭饭!

很想很想蹭饭,没来之前恨不得找个理由来蹭吃的,好不容易因为燕某人食物中毒正好有理由光明正大的杀到小美女住处,小美女不计前嫌帮小行行看诊了,这转眼儿就赶人走,简直太让人心塞了。

心塞塞的柳少,在倾刻间,忧由心性,一张斯文阳光的俊脸上浮上浓浓的担忧:“小美女,你看小行行刚服药,看这脸色惨白惨白的,他脸上肌肉紧绷,浑身发僵,两腿打颤,样子让人担忧啊,你先让他在这呆几个钟观察一下吧,我把他拧回去的话,万一又发作,到时我还得背来找你,那多麻烦是不是?”

柳少在说话的当儿,视线连连扫向身旁的俊少爷,连连指出哪哪不妥,燕行被兄弟一说,脚下一个踉跄,身子歪了歪,有玉山倾倒之势。

那恰到好处的一歪,正中柳向阳下怀,他立马捞住燕少,嘴里一声惊叫:“小美女小美女,小行行要晕倒了。”

静坐的精美少年,看到那对兄弟的互动动作,漂亮的眉头高挑而起,眼底尽是意味不明的精光,别以为他不知燕少和柳少想干什么,不就是想留下蹭饭吗?那两少真不愧是穿一条裤子的兄弟,默契好的真的没法说。

乐韵看着一对成年青年,愉快的扔起暖阳般的微笑:“柳帅哥柳大叔,以你的意思是怀疑我学艺不精,或者想说我没下真药,你是想赖药费吗?”

糟!

柳向阳暗中直呼糟糕,小美女就是个不软硬不吃的主儿,这鸡蛋里挑骨头的犀利劲儿,让人扛不住啊。

“没有没有,我绝对没有怀疑小美女医术的意思,小美女也知道这家伙很弱,我就怕他体质不好,出现啥药物过敏或者什么乱七八糟的不妙反应,人生病住院还有留院观察期,小行行刚吃完药更需观察临床反应,小美女,让我们留三两个钟观察观察呗,等确认情况稳定了我立马拧走他。”

讲真,他现在怀疑谁也不敢怀疑小美女的医术,瞧瞧,就那么摸摸脉,看看面色就知是中毒,几碗药灌下去就好像把毒排得差不多了,这水平,谁敢怀疑,那一定是眼睛被屎糊了。

他也终于明白为何小行行在腹痛是要让他拧来让小美女看,小行行可能比他更清楚小美女有几斤几两。

甚至,他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小美女极有可能跟救治小行行的人有关系。

当初小行行对在神农山被人救治的具体经过三言两句就揭过,对于救他的人更是三缄其口,绝不多透露半句,明显是在隐藏些什么,而小行行与小美女又有过节,小行行又知道小美女精于医,说明他们曾打过交道。

如此,让人不得不联想到小行行受伤被救的事上去,虽然不敢说小美女参入救治小行行的行动,至少是跟救小行行的人有关,或许就因某事一时不合双方结下小怨,小美女才对小行行横看竖看的看不顺眼。

心中有了猜测,柳向阳对小女孩兴趣更浓,特别期盼军中情部人员尽早弄到小美女的资料,让他一睹为快。

“想留下观察观察?”乐韵只有呵呵的份,柳帅哥为留下来,卖起兄弟来都不眨眼儿的,不知阉人有没心塞?

“是的是的,小行行这弱不禁风的模样,必须要安静的观察观察啊。”柳向阳殷勤的点头。

晁宇博微眯凤目,弱不禁风那词儿不是一向是燕少和柳少在背后送他的代名词儿么,今儿柳少咋舍得把那高大上的词从他头顶摘走安燕少头上去了?

想当初在京都这座四九城里,提及他,圈子里的哥儿们谁不在他名前或名后加个弱不禁风,弱不堪击,或柔弱小公主的缀词,如今一转眼儿,曾经铁骨铮铮的汉子就跑来跟他抢头街了,真是人生如梦啊。

人说三十年河北三十年河西,果真是那般哪,而造成这样结果的人正是萌萌哒的可爱小乐乐,小乐乐就是他命中的福星贵人哪,有小乐乐在,光明坦途就在眼前。

少年心怀摇曵,浅笑吟吟的作壁上观,柳少都说燕少很弱,他哪天说燕少是弱鸡什么的,也不能怨他了吧。

“哦,我看诊不管饭,你不介意吃面条的话,那就留下观察观察吧。”那么堂皇冠冕的理由都搬出来了,那就留下呗,她胸怀大度,就让他们再蹭顿饭。

“不介意不介意,面条也是主粮啦。”小女孩金口一开,柳向阳眼睛大亮,终于又可以留下蹭饭啦,好幸福哦。

小行行中一次毒就可以蹭顿好吃的,他只想说,小行行多多吃柿子吧,隔三差五的吃一次,他好带人来求诊。

想到好吃的面条,柳大少早把节操那玩意丢于脑后,挽住燕某人的手臂,搀扶他,愉快的走向晁家漂亮少年。

被说弱,被冠上弱不禁风的帽子,燕行没有半分恼色,还配合的抹了把汗,喘了两三喘,把个体虚身弱的样子发挥得淋漓尽致。

真正的娇软柔弱的美少年,端庄优雅,尊贵从容,淡然的目视一对为吃的大甩节操的青年过来坐下来,笑着把水果推过去,见过厚脸皮的,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燕少和柳少今天的表现一而再再而三的刷新了他的三观,他不能不说服。

“小乐乐手机还没开通手机银行,燕少把药费诊费直接手机转帐给我帮代收,等小乐乐需要用钱,我去帮乐乐提现。”身为哥哥,他有必要向两人宣告他的存在,省得两位心怀不轨的大少找各种理由来打挠乐乐。

原本满心欢喜的柳向阳,心头一跳,特么的,有个晁少挡在前面,跟有个定时炸弹放在小美女身边似的,随时有可能炸他们一炸,这感觉不好,非常不好。

“你体质也不很好,不好辛苦你,我明天或改天提现送来。”腹内不再绞痛,燕行也很有底气,他跟小萝莉的恩怨,他自己来解决,他才不想让晁哥儿横插一脚。

让阉人和柳帅哥留下来,乐韵也没管他们做什么,自己提电热水壶进小厨房又插上电煮药,刚想往壶里添点药,听到晁哥哥跟阉人谈诊费,心中倍感开心,晁哥哥好细心体贴,知道帮他收费,美少年哥哥棒棒哒。

当听到阉人说晁哥哥体弱,她立马就不爽了,晁哥哥是有先天不足,但是,那绝对不是让阉人当借口推辞的理由,他不想把钱给晁哥哥,是不是想赖帐?

心情略差,乐小同学立马接过话茬:“不用提现给我,转帐给我晁哥哥代收,现场付清更好,免得有人赖帐。”

“……”被直接抹了面子,燕行那扬起的笑微微一僵,心窝子里又蹿出一簇小火苗,他就是想自己当面付款给她,她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过,不可理喻。

“现场付款,银货两讫是最好的,燕少,我给手机银行帐号给你。”乐乐站在自己一边,让晁宇博心情飞扬,拿出手机,笑吟吟的望着燕大少。

“哎呀,咱们都是熟人,哪会赖帐呀,哥我也是说话算话的,哪怕小行行忙得忘记了,哥我也会记得,哪会少小美女的药费。”气氛略有点不好,柳向阳飞快的钻出来打圆场。

“柳少的为人倒是信得过,也并不是不信你们,而是毕竟人人都有事,乐乐要忙学业,分不出精神为旁的事劳心费神,我吗,接下因军训,拉着又开学也有些琐事要管,你们也有你们的事要忙,能当场结的当场结清也少桩事儿,再说燕少和柳少都是家大业大的,当然不会赖这点儿药费钱的。”

少年潜意思就是:你们都是有钱有势的权贵二代三代,不差钱,就拖着这点钱不给,痛快点结了,大家各自清静。

柳向阳想把晁家哥儿扔飞,晁小公主在青大学生会呼风唤雨,有他在,他们这些人妥妥的都要避其峰芒,晁小公主还这么堂堂正正的代小美女决策,绝对是他前进路上的挡路石,必须想办法扳倒才行。

晁家哥儿把话都说得那么白了,燕行民没理由再拖,拿出手机来,划开屏,登手机银行,问晁哥儿要了号,转帐。

晁宇博帮代收了一万一千的费用,特别温柔的向燕少道谢,那位帮小乐乐送笔零用钱来,有必要谢谢他。

燕行气苦,他总有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觉,恼得心窝子发酸,偏又不能把晁家哥儿咋样,干脆静坐装弱,免得被晁家小公主找到把柄,说他的不是。

晁哥哥轻轻松松的搞定阉人,让乐韵特别的开心,阉人要真赖帐,她还真没办法,有晁哥哥帮忙,她只管数钱,不用再费心。

往小水壶里添了两把药,让它煮着,她转身又去翻冰箱,晚上又多了两个人,原本备有的量大概不够,需要再加点,拿出冰藏的一把小白菜和一只南瓜,一块肉,冰箱里冰着的是买来的疏菜,空间里的产品是不冰的,怕冰坏,心疼。

乐同学这次可没再调包,决定把买来的青菜和南瓜掺和在空间产品里一起吃,把疏菜洗净,放在篮子里沥水,又去卧室拿了两个大大的西红柿。

看到小女孩去转一圈拿来两只红艳艳的西红柿,柳向阳和燕行两人暗中吞了口口水,中午他们吃的就是西红柿青菜面,那味道真是美啊!

想到晚上又能吃到香喷喷的西红柿面条,两大少心里的郁气消散大半,生气什么的太容易伤身,还是开开心心的等好吃的好。

乐小同学并没有急着开工炒菜,只把菜切好装盘,开电源煲汤,一边守着熬药。

等了一阵,外面再次响起蹬蹬的脚步声,小客厅里的人听到脚步声到宿舍门口,又响起沉闷的一阵响,转目而望,那门被推开,一头是汗的李少探进头。

李宇博提来两大捆书,那书本用灰色绷带条扎绑,高度差不多及他腰眼,他提着书捆从一楼爬到四楼,累得满头是汗,到小萝莉宿舍门口先放下书捆,一边推门一边抹汗。

探头一瞅,表情懵呆,嗬,不得了,燕少和柳少又来在,他脸皮厚,还知道帮干点活儿,那两人白吃白喝,忒不要脸了。

“大李,你帮小乐乐把书搬来了?”看到李少一头汗迹,晁宇博推开椅子站起来去接。

“重不重?我去帮忙。”柳向阳一瞅,机会来了,飞快的蹿起来,一溜烟儿似的跑向门口而去。

“对的,先提来两捆,等明天傍晚再去拿。”李宇博回过神来,一脚跨进门,柳大少竟然来乐意帮忙,他就给他表现的机会吧。

晁宇博道了声“辛苦了”,朝兄弟眨眨眼儿,又坐下去。

李少也懂有燕少和柳少在,有些话不好说,笑笑,跑到桌边坐下喘气。

赶着上去效劳的柳向阳,飞奔到门口,看到两大捆书,连眼皮都没抬,弯腰,一手提一捆,拧着东西进屋。

书本挺沉的,每一捆至少有二十几斤,他提来倒不觉得重,仍觉勒手,柳少把把书捆拧回室,反手肘推门把它掩上,直奔写字桌,把书本放写字台那儿,再轻轻松松的跑去坐下,整个过程他连脸色也没变。

李少揉着被绳子勒红的手,幽怨的得不得了,他好歹也是体育部的骨灰级运动员,可跟当兵的柳少一比,他的力气还是太差了点。

李少到达时,乐韵伸脖子张望一回,也没出去,洗锅开电源,上工做晚饭菜。

小客厅的四人,闻着从小厨房里飘来的点点香气,人人眼睛闪啊闪的闪个不停,个个延颈鹤望,翘首以待。

乐同学炒好素菜,把汤倒大汤碗里,再起锅煮汤面,等汤开的空档,把电热水壶的药倒出来,重新又加药熬。

面出锅时,已经六点半,暮色也慢慢的降临,小客厅里的四位开了灯,晁同学和李同学跑去厨房帮端菜。

属于自己的份子上桌,燕行和柳向阳暗中雀跃不已,主人给他们换面碗了,中午的是普通面碗,他们吃一碗根本不觉饱,晚上给他们换了更大的汤碗,大概有中午的份量的两倍。

这次,晁同学和李同学享受特殊待遇,吃米饭,两俊秀小青年生怕青被燕少和柳少抢光,开启抢模式,先吃了小半碗饭,另装上一碗就专攻菜,然后等把菜吃的差不多了,用汤拌饭。

当吃完晚饭,两少年哥儿特别的满足,也特别的骄傲,他们可是抢到了大半菜哟。

乐韵:“……”又看了一场抢食大战,她心中的京城贵公子形像又跌了一个台阶,从贵不可言的大神阶级掉到了接地气的级别。

本着不煮菜饭就洗碗的原则,晁同学和李同学两洗碗,两少把厨房卫生搞好,还没来得及擦净手,李少的电话到了,李宇博接了电话,一脸的春光:“哈哈哈,我太幸运了,我吃饱了他们准备才出发,晁哥儿,我去赴约了,今天我搬来是的一年级的书本,先给小乐乐看着,其他的事明天再细谈啊。”

“行,你去吧。”晁宇博笑意浓浓,从厨格子里拿出西瓜给李少:“这是帮你留的一份,西瓜皮别乱丢,洗一洗吃了或者泡茶喝。”

香甜味袭来,李宇博随意的把手机塞在裤兜里,一把捧过西瓜,“嚓”的咬了一口,边跑边吱唔:“乐乐,我先走了啊,有事打电话我。”

当跑出小厨房,李少那双眼睛闪烁着出耀眼的光辉,生恐别人抢他的西瓜,撒开脚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出宿舍,向楼下狂奔。

柳向阳某种香味馋得都快哭了,他也想吃啊,为毛没他的份?

厚此薄彼!

燕行心里特别的憋屈,小萝莉什么好吃的都给小晁和小李,只对他冷漠无情,她做得也太过份了,他不就是扑了她一下亲了她一口吗,她都打他两次了好么,真觉得不服,她大可以亲回去啊,他又会不告她QJ的。

燕少心情很差看到晁家哥儿视线扫过来,他一秒收敛眼里的不满和郁色,又是副冰清玉洁,神圣如雪莲般的贵公子表情。

乐韵可没管柳帅哥和阉人心理平衡不平衡,把煮好的药装进一只矿泉水瓶子里,放柳少面前:“柳帅哥,观察得也够久了,你现在可以放心的把人拧走,药拿回去,明早自己想办法加热,喝一半,中午再喝一半。还有,以后再次中毒什么的别来找我,姑奶奶药材不足,经不住瞎消耗,也不想把珍贵药材浪费在无关轻重的人身上。”

燕行俊脸又忍不住泛黑,什么叫瞎消耗?什么叫无关轻重的人?

柳向阳伸手抱住瓶子,药汁呈红黑色,特别的亮眼,还有点热手,他生怕燕某人又作死的跑上捋小美女的虎须,立马拧起燕少就走:“小美女,我把小行行拧走喽,等有空再找你玩耍啊。”

背后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好走不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