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要讲和吗/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秋季的太阳光并不太刺眼,照在身上却是热灼灼的,园内有遮蔽地方的商摊或游客玩家尚好,身处无遮掩天空下的人们已薄汗泠泠。

太阳照身,热意熏熏,燕行和柳向阳都没吭声,顶着阳光,笑看腾老爷子抓着小女孩的手臂,他那副模样说不出的惊喜与激动。

乐韵无比忧伤的望天,如果是阉人或其他人搞突袭,她不介意来个左勾拳右暴击,把人揍得满地找牙,又或者直接来个漂亮的过肩摔,把人摔个屁股开花,可抓着她的是个老人,还是个没有恶意的老人,她真狠不下心用粗鲁的手段把人隔离开。

“老爷子,你老真的想多了,我真不是行家,我今年刚高考完,前两天才来进京报名读大一,你觉得我这么小的孩子像个行家的样子吗?”她不是行家,她有双特别神奇的眼睛而已,请不要把她想象得太高大上。

“那你咋能把东西扒出来?我老人家天一亮就在这里转悠,都转了三四圈了,每个地方我都瞅了一遍,我就没发现它。”

腾老爷子发觉自己抓着小丫头的手,可能吓到人了,赶紧的收回手改而捂着自己的斜肩挎包,心怀激动,好在他没有像别人那样轻视小丫头片子,舍得老脸跑来匀东西,所以才到件精品宝贝。

“我是土长土长的乡下人啦,有可能天生跟土石打交道,所以对石头类的东西亲和力比较强一些,你要问我看那里看出来的,我一个字都答不上来,反正就是直觉,直觉看着很喜欢,直觉看着心里特别想拿来玩耍,就这样。”

也对!

腾老爷子被说服了,农村的孩子没受多少金钱名利污染,心思单纯,对某些事物只是直觉感应,而不是像专业人士满脑子的知识,有时会被误导。

何况淘宝很多时就是凭运气,有时连路都走不稳的小孩子随手摸个东西可能价值连城,在古玩界混多年的七老八十的人有时也会栽得血本无归。

“小丫头,刚才你怎么不把第一次淘的那块砚台也鉴定一下。”老人家还惦记着那块灰不溜秋的砚台,他在鉴定中心想提醒小姑娘鉴定,看小不点儿并没有那种意思,他才没吭声。

“鉴定了就没意思啦,如果鉴出来是真品的话,我有可能舍不得用或者担心别人偷,要是鉴出来是块不值钱的普通砚台,我心里难免有疙瘩,还不如就这样,我自己喜欢就好。”

反正她淘的东西看中的是它具有灵气,是想给空间积攒灵气,而不是淘来再转手外卖赚钱。

虽然淘来的东西灵气很少,好歹是有点点,能找到有灵气的东西总比没有好,积少成多嘛,一点一点的积攒,总能积攒到维持空间的灵气量。

腾老爷子再次无语,小丫头说得很对,不鉴定有不鉴定的好处,因为不知小不点淘到的那块砚是不是龙尾砚,他也只能表示遗撼。

四人走出潘园,腾老爷子淘到个好东西,飘飘然的,特别嘱咐小姑娘要是又淘到看着特别喜欢的文房四宝先通知他,然后,招来出租车,揣着宝找老朋友们炫耀去了。

腾老爷子不留下来继续跟他们一起溜跶,让燕少和柳少无比欢悦,有个腾老在,他们只能当保镖,没办法,谁叫腾老跟他们家长辈是好友,万一老人家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有点啥事儿,他们家的长辈可不会放过他们。

早上六点多发,中途转换车,从青大到达潘园大概用去两个钟,再转悠那么久,又等鉴宝等一个多钟,时间差几分钟到十二点。

乐韵看得眼睛累,需要休息,默声不吭,跑去找地方吃饭;两青年再次当跟班,她去哪他们去哪,柳少喋喋不休的大搞推荐,说哪家馆子饭好吃,哪家菜好吃,说得那叫个天花乱缀。

时至十二点,下课时间到,给青大新生骨干成员们上了两节课的晁宇博,也宣布下课。

青大新生骨干成员是来自各地的优秀团干人员,每个人以前在学校都是出类拔粹的学生,在学校团支部担任重要职务。

那些学生成为青大的一批骨干成员,以后将会在各系起领导作用,也是预备党员的潜力候选人之一,只要在学校没有犯原则性错误,一直表现良好,入党成为组织的预备人员也只是时间问题。

骨干成员在新生开学前提前七天入校报道,接受为期一周的教育培训课,一批骨干成员当中包括一些当年的高考状元,原本乐状元也是重点培养人员,因她未成年,且没有入团,从而暂时不在其例。

晁同学身为青大团支部的指导员,又是优秀党员,也是给新骨干成员们授课的老师之一。

上午的课程结束,新生骨干成员们散场,许多人簇拥着晁会长,边走边说话,边下楼。

李宇博开着晁少的车,提前十分钟到达楼下,看到被簇拥而出的精致美少年,笑得花枝乱颤,小晁是男女通杀的类型,那文弱娇贵的公子模样,妥妥的又吸引到一批新生骨干粉丝。

看到李少来接自己,晁宇博笑着跟新生成员说再见,登上自己的车,斜眼笑得不正经的李少:“大李,今天又有什么艳遇,笑得这么风骚?”

“什么叫风骚,这叫笑颜如花好不好?”李宇博气愤的启动车子,他长得不说玉树临风,好歹也是一表人才,怎么可以用风骚形容?

“那就说明有艳遇。”

“无。”李宇博愤愤不平:“特么的,为毛你的活这么轻松,就给新生讲讲课,老子却要风里来雨里去,差点累成狗。”

“今天你带队迎接新生?这是件最美的工作,能正大光明的看美女,还可以肆无忌惮的勾搭学妹,艳福不浅。”少年眉眼精如画,嗓音如沐春风。

“你咋不去?”美女是有,但,恐龙比美女多。

“众所周知,我受不得长时间的劳累。咋样,勾搭到了多少学妹?”

“唉,有几个学妹确实漂亮,只是……”李少忧伤的叹口气:“有小乐乐小萝莉珠玉在前,那几个小学妹全被比下去了,我感觉我今天去迎接了一些假的美女。”

“不对啊,我看资料,今年艺术系有两个堪称六十年一遇的美人,医学系药剂学科也有位美女,政法系也有一位超纯的学妹,四个女生的颜值名列新生前矛,预测是新生当中的系花。”

“我今天迎接的假美女当中就有你说的那个医学系药剂学科的美女,讲真,按脸蛋来论确实挺漂亮,身材也尚可,可惜就算喷了香水也掩不住她的体味,还是你宝贝妹妹小乐乐最好,不喷香水,不施脂粉,清水出芙蓉,天然来雕饰。”

“那是当然的,我妹妹自然是最好的。不过,你管好嘴,别逢人就胡说八道,拿别人跟小乐乐比,凭白的给乐乐拉仇恨。”

“去,哪用你说,我懂的,对了,小乐乐呢,今天在干吗?”

“乐乐大清早就溜出去熟悉环境去了。”

“有没回来?下午我们去各个运动场作巡视,可以携带乐乐一起在校内溜跶几圈,免得明天乐乐找不着地头儿。”

“中午不会回来,至少要傍晚。你也甭想假公济私,下午去各地检查设施,估计不会有多少闲时间。还有,不要欺负乐乐的记忆,她不用人带,只要看一遍地图,就能准备的找到方向,明天或许会有找不到军训场地的新生,百分百不包括乐乐在内。”

“好吧,小乐乐记忆力超群,不用我们操心,等我们忙完工作,再去大才子那里搬书,哈,说曹操,曹操到,大才子就在前面,我捡上来,一起去外面吃饭。”

李宇博看到前面的几个人,笑得欢脱,开着车杀过去,嘎的停在某个清俊青年的身侧。

才子俊挨着路边行走,当车子刹在身旁,他扭头看到是晁会长和李部队两同学,折转身,自己拉开车门坐后座。

李宇博洋洋得意的甩甩头,开着车潇洒的跑路。

晁同学还在去吃饭的路上,乐小同学也在找地方,她无视柳帅哥的噪音,挑中一家看着价格合理的风味餐馆,登堂入室,餐馆规模一般,架不住地理位置好,离潘园近,早上中午生意总是火爆。

吃饭的人不少,很热闹。

乐小同学找到地方坐下,燕行和柳向阳立马分别占她左手和对面的位置,三人凑成一桌,四人坐的餐桌也就只空一个位置。

柳向阳绅士的把菜单给小女孩看,乐韵前看后看,把菜单浏览遍,点两个菜,一荤一素,一个是本地的烤鸭,另一个也是北方特色菜——腌白菜。

两青年也各点两个菜,合起来正好是六个菜。

餐馆的工作效率很高,不到十分钟,菜上桌,等六道菜上齐,三人开吃,乐韵对首都烤鸭特别感兴趣,兴致勃勃的品尝。

燕行和柳向阳把每样菜尝一口,只感索然无味,看着吃得香的小女孩,内心再次无比阴郁,这味道比起她做的菜差得不止一点两点,她为什么还吃得津津有味。

柳向阳看到小女孩对那道烤鸭特别感兴趣,又去挑了一块,尝了一下,嗯,还是没什么特别的,再夹点腌白菜,味道比他家自制的还逊色一分。

小萝莉吃得眉眼弯弯,燕行越看心情越阴暗,小萝莉尝了她自己点的两道菜,也吃了柳向阳点的红烧鱼和胶白木耳,就是没碰他点的荷叶香酥鸡和青椒炒牛肉。

这是区别对待!

小萝莉这是明目张胆的对他排外,完全没把他当同行。

心情很差,燕行阴着眼,取过一双干净的筷子,夹起香酥鸡的一只鸡腿,一声不吭的摁在小萝莉的饭里。

柳向阳:“……”冏,小行行这是唱的哪一曲?

乐韵刚夹的一片胶白,眼前一花之间饭碗里多出一只鸡腿,她下意识的转头,看到阉人慢吞吞的收回手,又去夹一块鸡肉给他自己。

这是闹哪样?

收回目光,盯着自己碗里的鸡腿,乐韵纠结了,阉人什么意思?这是要和解的意思,还是想诱敌深入,表面上示好,然后乘她不防备时对她出手?

吃,还是不吃?

这是个大问题。

吃,万一那家伙以后以此无中生有,要她“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她咋办?吃进去的东西早就消化了,她想吐也吐不出是不是?如果吐不出,阉人抓住把柄,要她千倍百倍的偿还倒没事,大不了赔他钱,就怕他借机败坏她名声,让她承受无穷无尽的口水话。

不吃,人家表面这么友好,不领情,也太扫他颜面,让他难以下台;或者,他有意真心想讲和,不吃,那就真的要成死对头了。

她不知道他是不是讲和的意思啊,对着一只鸡腿,乐韵纠结的肠子都在打结,这不是鸡腿,分明就是一道选择题,最讨厌做选择题了。

燕行给自己夹块鸡肉,放下当公筷用的筷子,慢吞吞的吃自己的饭,眼角不着痕迹的观察小萝莉的表情,看着她对着碗眉心打结的样子,心里非常不爽,菜是点的,可不是他做的,又没放药,她用得着那么为难?

吃,不吃,吃,不吃……

乐韵默默的默念,一时无法下决定,夹片腌白菜,又夹胶白,然后,低头,扒口饭,夹过鸡腿咬了一口,不管阉人玩什么花样,先吃了再说。

小萝莉终于啃吃鸡肉,燕行眼角微微上扬,虽然小萝莉犹豫了很久,还是吃了,他原谅之前她不吃他点菜的排外行为了。

乐韵带着纠结的心情干掉一只鸡腿,又吃了些菜,酒足饭饱。

“小美女,觉得味道咋样?”为不饿肚子,柳向阳是强迫自己吃饱,瞧得小女孩子那心满意足的样子,好奇的问吃后感。

“很好吃。烧鸭肥而不腻,我想偷师学艺。”不说其他,可以断定烧鸭原材料不是死鸭或问题鸭,她没吃出奇怪的味道,她的味觉和嗅觉很发达,有没加特殊原料,闻一闻,尝一尝就知道。

黑白讲,乐小同学对味道很满意,就是对份量略有点小意见,份量有点少啊,一盘烤鸭共九块肉,她吃了六块然后就没了,那只鸡倒是份量足,是整只的,只吃了不到一半,浪费一半。

柳向阳眼角骤然跳三跳,餐馆的味道真的不咋的,比起小美女做的那锅汤,那几样小菜差了不知多少倍,小美女做的让人吃了回味无穷,觉得吃饭是一种享受;吃别人做的菜就只是填饱肚子而已,生不出强烈的期待感。

可偏偏能做得一手好吃的饭菜的主人,对于味道平平的饭菜还赞不绝口,究竟是他要求太高,还是她太容易满足?

柳少想不明白,只能附合说好吃,味道不错,毕竟这是在别人地盘上,不能糟踏别人的劳动成果。

燕行多看了小萝莉一眼,小萝莉虽然有时态度恶劣,对于一般的劳动者而言却是友好的,懂得普通人们的辛苦付出。

吃满意了,不能总占着人家的位置,仨人结帐,柳少是个绅士,抢先买单,付了钱,笑得满面春风,嗯嗯,终于成功请小美女吃饭喽,以后才有脸去蹭饭哟。

“小美女,下午想去哪转转?”走出餐馆,柳向阳殷勤的询问。

“我去淘宝,你们随意。”

“我们也去淘宝。”

两青年欣然响应,反正他们打定主意今天赖着她,她去哪,他们去哪。

乐韵没点头,也没摇头,背着自己的背包,晃悠悠的再奔潘园。

淘宝的人一般总爱赶早,因为赶早去淘,没被别人光顾过的地方真货较多,去晚了,淘的人多了,有些就被人抢先下手,成功捡漏的机率也少些。

也因此到午,游客或来淘宝的人略少些,当然也不等于是门前冷落车马稀,有些也偏爱下午淘宝,有时被人赏过无数回的东西,商贩们想兜货,更好谈价格;也有些当时没把东西全摆出来,卖出一些再补上,为数不多的真货也可能就混在那些候补货里。

乐小同学上午逛了大棚区,没来得及去露天摊位转,进园子后,直奔那些散户商摊。

午后的太阳更热些,有些地方被阴影投射,有些摊位还沐在阳光下,那些物器折射光亮,令人炫目。

乐韵跑到阴影地,背着光线方向才用X光扫描眼做粗筛选,先远看,看哪条摊上的光晕多,哪条摊道上方的光晕比较亮,挑中一条摊道,欢快的游荡过去。

柳少和燕少两人不紧不慢的跟着行动,两人也东挑西选,柳少入手一把小剑,乐滋滋的拿着玩耍。

东瞅西望,乐韵连逛十几个摊,有问价没入手,当蹲在一个瓷器摊位前,一边问价,一边摸出一只碟,一个模样不算美观的玻璃瓶子,跟老板砍价,叫价一百,她只报四十。

两人比划半晌,以摊主无奈的表情告终。

乐小同学正要数钞子,身边伸出一只手,递过去一张五十块的票子,她抬头,看着阉人镇定的拿回找还的十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阉人这么做,是要讲和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