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搭个顺风车/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个人忽然示好,怎么办?

饶是乐韵心理承受力比较强大,也被阉人那忽如其来的一招给整得有点小晕乎,她真的不懂阉人是什么意思好吗?

纵使她是从乡下来的穷娃子,手头不富裕,但是,君子不食嗟来之食,她买东西自己会付款,不需要阉人跑来充当烂好人。

要是阉人昨天没有对她动手,她没有反揍回去,大家也算相安无事,他帮她付钱,她还勉强可以接受,反正他欠她人命,付款就当还一点药费;

可事实上阉人昨天中午在光天化日之下还想对她动手动脚,到今天就粘上来,一夜之间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变化怎么猜怎么的让人不放心,要是真想讲和还好,万一他居心不良,现在帮付款,转背就要抢走她买来的东西,又怎么办?

她淘来的东西大部分是有小小的灵气的,算是古懂,要是被阉人找理由抢走,她就亏大了。

不过眨眼间,乐韵脑子闪过了诸多纷纷浮浮的思绪,一时也没办法,人家都把钱给了,她总不能说让老板退回来,她再给吧?

满心纠结的乐小同学,默默的把刚摸出的钱塞回背包里,将淘来的碟子和瓶子用袋子裹好收回背上的包里。

拿回找回的零头,燕行龙目炯烔,那张倾倒众生的带着公式化模式的俊容明亮了几分,虽然说怪力小萝莉打人时很凶残,可她还是很有原则的,恩怨分明,在私人地盘软硬不吃,在公众场合不跟她杠,她还是给面子的,不会当众给人没脸。

有人突犯蛇精病,乐小同学心里老大不踏实,再次游荡的时候长了个心眼,找到自己想要入手的东西,谈价的时候先把钱揣手里,谈好就递过去,不给阉人再抢着代付帐的机会。

她心有准备,速度极快,可燕少也不慢,仍然能抢到机会,三番两次下来,两人大概是平分秋色。

乐韵郁闷欲卒,阉人脑子进水了是不?她有时很想直接挥拳头,狠狠的敲他的脑壳一顿,看看他是不是发烧给烧坏了脑子。

燕少心情很爽,他每次帮付一次款,小萝莉眼神格外的……复杂,看着总顶着太阳花脸的小萝莉露出纠结的表情,他就觉得爽。

他不能揍她,是事实;

他答应不玩阴的,也是事实;

他身有痣,需要她帮忙,仍是事实;

可就算如此,也不代表他啥也不能做啊,像这样,她不待见他,他偏偏在身边晃,他多多关照小萝莉,向阳也乐见其成。

燕行决定当个文明人,宽宏大量点,尽量不跟小萝莉硬杠,也不揍她,给小萝莉添点堵就好。

燕某人终于想清楚,有主动向小美女服软的意思,柳向阳满心欢喜,小行行不惹小美女,小美女高兴了,看他们顺眼了,他们就能隔三差五的跑她那里友好的玩耍啦。

一路转悠,一路跟阉人拼付钱速度,拼来拼去,乐同学决定不拼了,特么的,好女不跟男斗,他爱帮忙就让他帮忙好了。

噫?

又是一次不费吹灰之力的抢到付款机会,帮小萝莉付款三十大洋,燕行满腹惊疑,小萝莉这么快就坦然接受了?

这下,轮到他有点小郁闷,当又帮小萝莉付了一次小钱,他发现之所以自己能成功,不是他手速快,而是小萝莉根本就没有要付款的意思,等着他帮结帐。

小萝莉坑他钱?!

一来二去,燕行霍然反应过来,气恼交加,小萝莉太可恶了,竟然想让他当移动的钱袋子,这是要把他当冤大头来宰呢。

小萝莉之前抢着付款,是欲摛故纵,他一不小心还真的上了当,小萝莉人小,这心眼可不少,尽引他往坑里跳,害他白白损失了一笔。

就算……就算钱不多,统共不到四百块,可是,被坑的滋味实在太憋屈了!

深觉自己上当的燕少,心情阴郁,当小萝莉又淘到一件破铜烂铁,他再也不愿意当冤大头,不帮买单。

唉,不抢功了,不表现了?

杀价成功,乐韵也不急不给钱,等几秒见阉人竟然没有跳出来当好人,微微偏头,发现阉人在打量摊位上的东西,并没有掏腰包的意思,倒让她奇怪不已,那家伙不是财大气粗吗,咋不充款儿了?

阉人没结帐的意思,她自己付钱,当又相中东西,她又特意观察阉人,确认阉人不当好人了,乐小同学愉快的买单。

柳向阳东张西望,南盼北顾,欣赏千人千面,同时看着小美女买买买,特别的懵,小美女买的都是啥子哟?

他真的想捂眼,小美女大概是年龄太小,还是孩子心性,特别喜欢小巧的玩意儿,小勺子,小碟子、小瓶子和一些搞不清究竟干什么用的棒子、块状、条形物,在他瞅来全是一堆破烂玩意儿。

他是旁观人员,没有发言权,因此,哪怕每每看到小女孩买那种没丝毫特色的破烂,他不停的安慰自己说小美女买的东西说不定是稀世珍宝,以免让自己忍不住上去阻拦她,招人骂。

当欢快的娇小女孩子又蹲在一个摊位上时,柳少心里叹息一声,也努力的装作“欣赏”旧货古玩,那是个主营石头贝壳一类的摊位,石头个头比较小,有些画了图形,可以放家里当装饰。

燕某人也蹲下去,柳少不好意思,也跟着蹲下身“淘”宝,他知道小行行的一些爱好,小行行最爱石头或金属质一类的东西。

摊位前有几个人,燕行蹲在最边角的地方,左挑右选,选中一块约有七八岁小孩子拳头大的石头,跟老板来回杀价,讲到一百块,果断付钱。

有些石头画了画,很漂亮,看着很有趣,有几个童心未泥的中年人也在欣赏,乐韵蹲在一角,目光在摊位上的货品之间溜来溜去,看到阉人挑走一块石头,颇感惊讶,观察他入手的石头后又淡定的收回视线,不再关注。

在摊位上呆了会儿,从一堆没有画装饰色彩的贝壳和小石头之间摸出一块小卵石,一枚蚌壳,连价都没杀,递过去二十块钱。

小贝壳小卵石明码标价,五块一个或一块,蚌壳略贵,十五块,合起来二十块,再杀价就没意思了。

淘回来小玩意,塞背包里,乐同学继续淘宝行动。

晁同学和李少半路上捡到才同学,三人蹿至青大北门外美美的蹉了一顿,回校后直接去青大综合大运动场工作。

青大占地极阔,大小运动场数个,最大的综合运动场是历来举办校运会的场地,也是每年新生军训的集合点。

当年的新生定于8月30日早上集合,在校场整队,做军训前的准备,历来新生军训由学生会和老师们共同参入,当天是军训前一天,下午,学生们和老师最后一次检查和安排新生军训场地设施。

青大本科新生的数目每年或许会有浮动,也不会太大,总数在3200—3400之间,以往军训共分四营,学生会和负责老师的工作即是给新生们编军训班组,合理安排操练场地,同时做好各项预防意外情况的措施。

综合大运动场能容全校汇聚一场举办校运,容三千多新生是绰绰有余,不过,是指集合,军训则需很宽的场地,因此,综合运动场是集合点和汇操场,当正式军训,会有部队军训队伍在大运动场,另一些会分去其他分场。

晁同学是学生会会长,也是学生指挥官,和几个负责老师们指挥全场,在大运场上竖好标示牌,将营位置,排位置,军训班位置划分出来,有标识,明天集合时新生们很快就能找到自己所在的军训班,要不然,三千多人涌来,谁也不知自己该在哪排队,像无头苍蝇乱蹿,那场面跟群魔乱舞差不多,太丢人。

除了场地等方面的事,又去检查安排教官们居住的地方,将给教官们的各项用品一一分发到位,青大每年提前二个月向相关部门聘请军训教官,提前一个月安排负责老师和学生会负责人跟派谴教官们接触,共商商订、制定军训内容安排。

新生国防生们的教官不需青大操心,每年由军部安排指定人员到校当教官,学校只负责协助工作。

一番忙活下来,已是四点半,学生会成员们奔前跑后,也累得出了一身汗。

工作忙完,几个爱运动的老师被好动分子拉走下场去玩球,几个文静的被学生拉去谈理想谈志向,老师们自然抵不过小青年的攻势,乐呵呵的被拖走。

有些成员们不去运动,文雅的事也不爱,相约去嗨。

李宇博把体育部的好动分子全坑去玩耍了,他溜跶着拉走大才子,跑去找漂亮精致的晁家少年。

“你们不会又坑我去流汗吧?”才子俊被拖到贵气少年晁会长面前,无比忧伤的抹汗:“我先声明,我今天不想打羽毛球,也不愿碰乒乓球,你们爱去就去。”

“谁有空去打球啊,我们忙着呢,我们要去搬书,你不在,我们进不了你小窝的门好吗。”

才子俊狐疑的打量李部长同学,李部长这么积极,今早的太阳是不是打西出来的?

精致少年把文件塞进背包里,还没说话,手机闹了起来,他精美的面容浮上暖暖的笑容,拿出手机查看短信,快速的回了几个字,笑着对两人露出温润如玉的微笑:“乐乐在回校的地铁上,我去校外接她,顺便买点东西,你们先回去搬书。”

少年把手机塞回手机套里,从包里拿出一枚钥匙抛向李少:“这是小乐乐宿舍门匙,乐乐可能要一会儿才到,你们自己打门先进。”

“……”才子俊以四十五度角望天,晁大会长把他也算进去了,冏,他要保护好双手啊,怎能干那么重的活!

怨念!

才同学无限怨念,他就是个路人甲,小晁为吗把他也捉去干活?这么无耻的压榨劳动力,真的好吗?

李宇博眼神骤然大亮,兴奋的抓住钥匙,乐乐小萝莉要回来了,晚上肯定又能蹭饭,他一把攀住大才子的肩,正想吆喝上车,让晁哥儿先送他们回宿舍楼,冷不丁听到娇柔的喊声:“晃会长,晁会长-”

晁宇博刚转身想去开车,听到那声音,面上的温柔暖笑僵了僵,转身之际又是一个眉眼如画,清雅绝伦,淡然如兰的贵公子。

才子俊和李宇博也转个方向,一致迎向那声音来源的一侧,看向那娇柔女声的主人。

那边走来一个漂亮的女生,穿白色连衣裙,披一头过肩长直发,一张秀气的瓜子脸,薄施脂粉,白里透红,细眉如柳,眉尖长长,勾勒出妩媚风情,漂亮的双眼皮,樱桃小唇点着朱红,微微泛亮。

她戴了美瞳,眼睛特别的大,足踩一双约八公分的细足高跟鞋,提一只精美的手提包包,美女容光照人,桃面生霞,绰绰约约,步步生莲。

美女同学姓乐,乐诗筠,她的姓念yue,而不是le,乐同学现任学生会副会长之职。

美女越来越近,香风微微袭来,才子俊和李宇博看到仪态万千的美女会长,帅气的倚车而站,站成两道风景线。

转身而立的精致少年如一棵飘香玉树,卓越高远,凤目清淡,声如清月朗郎:“乐副会长有什么重要的事找我?”

冏!

才子俊和李宇博内心那叫个冏,晁会长,风度啊风度,你是娇贵柔弱的美会长,你是青大最正太最受的校草,对待美女要温柔绅士,不要这么直接的开门见山的总问公事呀。

他们学生会的会长,集全校之俊男美女于堂,打晁会长入青大的第一个学期,他那文静娇美,羸弱贵气,清雅飘逸的长相倍受欢迎,用女生的话说那叫“身娇体软易推倒”。

这是个看脸的世界,晁家少年貌美,又是一副文弱气质,那我见犹怜的模样男女通杀,以绝对优势击败N多的校草候选人,打败高年级校草,一举荣登最受最萌最正太的校草宝座。

晁会长是个安静的美少年,不干吸眼的事也能引学妹学姐竞折腰,被表白N次,被N人追,奈何他面对前赴后续的美女古井不波,碎了无数美女的芳心。

唯一庆幸的是晁会长至今还是单身狗,也让那些表白失败的美女们心里得到少许安慰,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心生希望。

两人心里在腹诽美貌会长,面上却是笑吟吟的看着漂亮美女,李宇博摆了一个潇洒帅气的PS姿,向着美女学姐打招呼:“乐学姐下午好哟。”

“乐学姐好,一个暑假没见,乐学姐又变漂亮了。”才子俊笑容清和,那笑脸与戴眼镜的样子,分外的斯文。

乐副会长年长他们一级,现读大四,他们读大三,低一个年级,就算同在学生会,两人还是懂得尊长的。

婷婷娉娉行至三位青俊青年面前,乐诗筠对才同学和李同学露出端庄淑女的笑容算是打招呼,对着精美少年,桃面生花,巧笑嫣然:“小晁,难道非得要重要的事才能找你?”

“副会长有事请说,如果是工作上的重大事,趁老师和学生会成员大部分在,大家也好商量商量,如果没什么工作上的大事,我先走了,我有事,赶时间。”晁宇博温润的声调如初,不冷不热,不亲近,也不太疏冷,完全是他一惯的态度。

“小晁还是这么严肃。”乐诗筠自我解嘲的笑了笑,并无羞色:“我今天没开车过来,就是想搭你的顺风车回宿舍。”

“学姐,我现在要出去一趟,不能送学姐回宿舍了,抱歉,大李,你送学姐一下。”晁宇博十分歉意的表明自己真有事,要赶时间。

“好的。送美女学姐,我的荣幸。”李宇博欣然接受托付。

乐诗筠微微抿唇,想改说顺路搭她去校外,想到刚才自己说了要搭顺风车回宿舍,再让送她出校等于自相矛盾,便忍住了。

娇贵的美少年略略向学姐点点头,转身,两步走到黑色奥迪驾驶室,开门坐进去,启车,小小的转个弯,徐徐而去。

“学姐,我昨天也没开车来,你先等等,我去借辆自行车或借老师的车送你回宿舍。”当晁哥儿的车子一溜烟儿的开走,李宇博绅士的为美女学姐服务。

“……呃,你不用送我了,我坐其他同学的车就好。”饶是乐诗筠很镇定,也禁不住笑容略略僵了僵。

“那好吧,没有车,也不好意思委屈学姐,只能把当护花使者的机会让给其他帅哥,唉唉,早知道如此我昨天说什么也要开车过来了。”李宇博无比惋惜,一脸悔不当初。

“下次再麻烦你们了。”乐诗筠冲两人微微笑,高雅的转身,走向另一边的几位男生。

两帅气青年也转身走向几十米远的主道岔道,才子俊忧伤的叹气:“竟然要走回去啊,好远的说,等丈量完脚下的土地,脚会不会起泡。”

“没办法,谁叫咱们连脚踏车也没踩来,只能骑自己的11号自行车回去喽。饭前走一走,活到九十九。走起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