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吃货是一家/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晁宇博驾驶私家车离开低调的运动场,绕小半个圈转向西门,出校又马不停蹄的奔向超市,采购一番再次开车回青大。

将近傍晚的时候,校外的道路基本很挤,下班的,接小孩子放学的,容易堵车,为避免担误时间,他从西门进校后将车停在校内,上,一步行出去,散步到候车站点等候。

公交车一辆接一辆,去了来,来了去,精致少年安静的坐在候车站亭边角,淡看人来车往。

时间的指针点点嗒嗒,转过五点,慢慢指向五点半,暮色也逐渐的开始侵染天空。

当时至五点半,三辆公较车相继在候车站亭停驻,漂亮少年留意下车乘客,当看到一抹轻快的身影从中间一辆车上下来,笑吟吟的站起来,下一刻,当看到可爱短发小女孩后面跟着两人,他那漂亮修长的秀气眉毛微蹙,那两人怎么会与乐乐同行?

车到站,乐韵脚踏大地的当儿,飞快的张望,看到站在来接自己的美少年望过来,快乐的挥爪子,叮叮咚咚的跑:“晁哥哥,我在这!”

燕少和柳向阳落在后面一步,看到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跑向一边,探头一望就看见晁家哥儿,颇不是滋味,不过是去逛街,晁家少年还跑来接,也太护犊子了。

清脆甜美的少女之音如铃铛般悦耳,微蹙秀眉的少年,凤目里浮上笑意,不急不忙的走过去,走近了,伸手揉揉凑前的小脑袋:“乐乐也快成疯丫头了啊,淘到不少好东西吧,看你背包有点沉。”

“没有太沉,大概有二十来斤。”乐韵飞快的把摁头顶的手抱下来,挽着美少年的胳膊:“晁哥哥,我跟你说,我今天淘到块砚台被匀出去了,赚到一百的百倍的钱哪,匀我砚台的那个可爱老人家姓腾,还给了我名片,我人缘是不是很好?”

小女孩亲亲热热的粘在晁家少年身边,那一幕差点闪花燕行和柳向阳两人的狗眼,小女孩竟然也会撒娇?!

“嗯,乐乐人缘确实是好得不得了,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位姓腾的老人家大名腾向强是吧?”小乐乐像小孩子跑来献宝打报告,让晁宇博心里暖暖的,特别想捏她的脸蛋,小乐乐运气不错,她合腾老爷子眼缘,哪时淘到值钱的东西想出手,有腾老爷子帮介绍,不愁没路售。

“对,可爱老先生就是叫腾向强,晁哥哥认识?”

“略有所知,交情并不太深,腾老爷子是收藏界最有良知的玩家之一,风评极好,私人嗜爱古砚,收藏的高价值砚台不下二十块,老爷子也最是古道心肠,平易近人,乐于提携后辈,乐乐对古玩知识有兴趣,有空向腾老爷子请教。”

“啦啦啦,看来我今天真的赚大运,遇上好人喽,晁哥哥,你车在哪,你等等我,我想去小超市买点东西。”

“不用去了,我去买了些青菜,车子停在你停自行车的地方,走了。”

“晁哥哥买了什么?”

“买了油菜,豆角、窝笋、青椒、南瓜,萝卜,还有排骨和鱼肉。”

少年任小女生抱着胳膊当抱大腿,笑容满面的转身,漫步走向学校。

晁哥儿和小女生不理自己,被忽略的燕少和柳少满心不是滋味,竟然被无视了,无视了无视了……

怨念的两大少,快走几步,挤到小女生身边,山不来就他们,他们就去就山,总行了吧?

“真巧,燕少和柳少也要回学校啊。”看到两少蹭上来,晁宇博想装无视也不可能,浅笑晏晏的朝两位俊秀帅气的青年打个招呼。

“嗯嗯嗯,正好同路。”两哥儿忙不迭声的点头,他们本来以为少年还会问他们哪去了,有没吃饭什么的,结果,精美少年竟然没下文了。

呃!

柳向阳郁闷得想抓头发,晁小公主不问他们,不跟他们聊天,他们没路子找理由去小美女那蹭饭啊,晁小公主为啥不跟他们聊天,为啥不问他们“吃过晚饭了没”,如果问那种问题,他才好说“还没吃,走,我们一起去下馆子”,然后,若是少年说不去了,回去做饭吃,他就有理跟去做客了啊。

本着为好吃的可以不要节操的原则,柳大少本来想见缝插针的把话题引到吃饭大事上去,然而晁家少年一直在跟小女孩说明天军训的事,告诉她明天大概有哪些过程要走,告诉她一些老生所总结出来的应对经验等等,他根本插不上嘴,就算抢话成功,少年也会把话题又转到军训方方面面的注意事项上去。

计划失败,柳大少沮丧的认栽,他远没有晁少年在小美女心中的份量重,他是路人甲乙丙啊,刷不上存在感。

他郁闷着郁闷着,从候车站到青大西门的路就被全部踩在脚下,四人步行进校门,去停车点取车。

燕少和柳少的摩托车也停在校内,仍然同路;当到地方,精美少年开后备车厢,把乐同学的自行车装进去,开车回宿舍。

“……”两俊少瞅着那扬长而去的奥迪,内心是阴郁的,晁小公主见色忘友!

“小行行,为了吃的,你能不能早点向小美女服个软?”想到小美女没邀请自己去做客,柳向阳心痛得滴血,他今晚又要吃大众食物了,好心塞。

燕行抿着唇,笔直笔直的大长腿一跨坐上摩托车,公式化的俊脸上笑容不变,眼神阴沉阴沉的,小萝莉心眼比针还小,他认错有用么?

燕某人不吭气,柳向阳没办法,摊上这么个兄弟,他也是醉了!他认命的开锁,上车,正想飙车回宿舍,后面响起冷凉的话:“不先去馆子找吃的,回去喝西北风不成?”

柳向阳差点被呛死,明明是小行行自己招惹小美女得罪人不受待见,现在咋朝他开火?他顿了一下,不服的嘀咕:“……宿舍有泡面。”

“我是病人,要补充营养。”

“……行,下馆子。”柳向阳再次被噎了一下,掉转头驶向校外,他是哥哥,他要让着弟弟,弟弟受欺负要护得,弟弟花钱要舍得,弟弟朝他发火要受得……

燕少和柳少心情差差差,乐小同学心情美美哒,成功甩掉两只跟屁虫,乐得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甭提有多开心。

车子回到状元楼下,刚刹车,乐韵笑咪咪的又抱住美少年哥哥的胳膊:“晁哥哥,今天我去逛街,柳帅哥他们也跑去凑热闹,那只姓燕的家伙帮垫付了四百四十块钱,你帮我从姓燕的昨天付我的药费里手机转帐还给他吧,免得夜长梦多。”

“好,我马上转帐还他。”晁宇博正想解安全扣带,听说让还钱立即依话而行,他也不太愿见小乐乐欠燕少的人情,钱早还早轻松。

燕少昨天给他银行转帐一万一,他也看不到燕少的银行帐号,不过,手机有QQ红包,手机转帐划过去就能存进燕少红包里。

少年干净利落的从手机转帐四百四十块大洋给燕少手机,再快速的敲打出一行字发过去,说明原因。

柳向阳用摩托载着燕某人出了青大去寻馆子,竟然要下馆子,当然要找家像样的,因此,他没有在学校附近找,而是跑去比较远点的有名酒楼。

人还在路上,燕少的手机震屏,他不用开车,摸出手机,先后两条信息,第一条通知接收到一笔钱,看到那个数字,他两道眉毛拧成柳条状,那个数字,不是他帮小萝莉买单的总价么?

再飞快的看第二条短信,是晁哥儿的短信:乐乐说燕少帮垫付了四百四十块钱,现还燕少,谢谢!

……

燕行盯着短信,被头盔遮住的脸刹时墨黑墨黑的,被坑,他心里不舒服,至少还能接受,偏偏人家一分不少的全还回来了,这不是说明小萝莉根本不屑让他付钱吗?

越想越火大,他恼火的把手机又塞回手机套,来个眼不见为净。

柳少可不知燕某人快气炸了,兴高采烈的飙车,享受自由骑行的美妙幸福感,一路向名餐馆飙去。

晁同学把钱转给燕少,解安全扣下车,到后备箱把购来的物口提出来,他还买了一袋米,一些能久放的食材,如紫菜、海带、腐竹、笋干。

乐韵先把自行车送去车棚停放,回头一手拧米,一手拧走大半比较重的食物,只留小量让美少年哥哥提。

美少年只提几样干类食材和肉,他这两天力气盈足,爬楼也不再喘不过气来,跟在小女孩身后,一鼓作气爬上四楼。

到达宿舍,看到门竟然开着,还传出些呼呼哧哧的喘气声,乐韵脑子里邪恶了一下下,飞步冲进去瞅瞅李哥哥是不是在干啥羞羞的事。

李宇博和才子俊走回宿舍,两人先上八楼,到大才子宿舍提书,把昨天从陈书渊学长那搬他宿舍、李同学还没来得及全搬走的书绑扎好,一人扛一扎送去小萝莉宿舍,再折回。

送一趟书回来,正好遇见陈书渊打球回来了,他下午休息,去运动场活动了一把,陈书渊高才子俊两级,今年大五,他是本博连读,八年制,这个学期也是最后一个学期住青大,下个学期课程大部分是在医院,他也将搬去医大宿舍,方便就近学习。

他读大五,有四年读过的书,书籍也多,考虑两个学弟一下子搬不完,他刚好有空,帮学弟把书扎捆,并送去小学妹宿舍。

陈同学住八楼,乐同学住另一层楼的四楼,三位男生从八楼搬下书,又爬四楼,累得像狗似的,抵达目的地,皆没形像的坐地板上变熊猫摊。

三人还没喘顺气,听到咚咚的脚步声,并没有想到有可能是晁同学和主人回来了,毕竟新生已报道,这边楼层六楼七楼也住有几个新生状元们,这个时候有人上楼也不奇怪。

当听到脚步敲声地板,三人猛的一惊,正想爬起来,却已是迟了,一个娇小的女孩子旋风似的冲进宿舍客厅,那小女生一手提一包十斤的米袋子,一手拧大包小包,那粉嫩的脸蛋粉扑扑的,一双水灵灵的睛睛直直的望向他们。

“……”三位男生当时就傻了眼,完了,英俊潇洒的形像荡然无存噫!

乐韵一头冲进宿舍,一眼就看见躺尸的三人,她只认得挨着墙,瘫成肉条状的李哥哥,另两位,一个伸长双腿,两手向后撑着地面支撑自己的重量,戴金色边架眼镜,身材匀长,书卷味浓郁;另一个以手肘支在一捆书面上,相比起来,他个子较细小一些,也是个白面书生,还是很文静的那种书生相。

“哎哟,小乐乐,你回来啦。”李宇博傻不拉叽的傻了三秒,一蹦跳起来,一边拍拍屁股,一边笑语:“我给你介绍一下啊,没戴眼镜的这个是陈书渊学长,今年大五,陈学长清秀俊美,仪表堂堂,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乃是中西医结合临床学的顶尖学神,拿奖金拿到手软的那种,我已经被他打击到体无完肤之境;

戴眼镜的这位是才子俊,跟我同级,大三,西医临床专业,才同学身如修竹,站如青松,美姿容气质佳,也是学生会文学部的副部长,这两位的存在已把医学部的人才秒杀了无数回,乐乐啊,你不要客气的上,尽管努力的超越他们,来个长江后浪推前浪,把这两前浪拍死在沙滩上。”

“哪有你这么介绍人的。”陈书渊哭笑不得的爬起来,转而朝小萝莉女生露出一抹羞涩的笑容:“小萝莉小学妹,你别听他胡扯,医学部卧虎藏龙,我们这点水平离那种秒杀医学部人才层次还差得十万八千里,这家伙纯属是因为嫉妒我们,所以搞捧杀报复。”

“对的,小萝莉不要听李部长瞎帮我们吹,这货的心思可是极不好的,在帮我们拉仇恨呢。”才子俊站起来,一边弹弹不存在的灰尘,一手推推眼镜,风度翩然,斯文温和。

两青年站起来,身高立下见分晓,陈同学身高尚不到一米七,被李同学和才同学一衬,更显细小,他比较害羞,白净的脸浮现丝丝霞色云。

“两位学长好,辛苦你们了。”乐韵被李哥哥的介绍给逗得笑得小嘴快咧后耳根去,眨眨水汪汪的杏眼,向两位学长问好。

“不客气不客气。”一高一矮两青年忙应了。

“陈学长,大才子,你们自己坐,就跟在我和大李宿舍那样,不用拘束。”晁宇博落后两步,看到两位男生微微发窘,笑盈盈的招呼。

陈书渊和才子俊暗中朝晁会长丢个白眼,在这么个可爱小萝莉面前随意随性而为,万一把小萝莉小学妹惹哭了,你帮哄吗?

两人见李同学跑去坐了,也不客气,整整仪表,高雅从容的去坐下休息。

晁宇博把提着的东西先放在冰箱旁,先去陪陪客人。

身为主人,乐韵不能闲,放下大包小包,拧米和背包进卧室,全丢一边,拿青瓜和西红柿风风火火的从阳台进小厨房,洗净果子,西红柿装盘,拿刀把青瓜切成片,一起端出去给学长们当茶喝。

闻着青瓜清冽的香味,四位男生早就咙喉冒火,当水果上桌,四人在面面相戯一眼之际,几乎同时出手,一人抢一根牙签,飞快的开动。

“……”乐韵看得眼珠子都快掉地了,这速度,神了!

那边四人毫无形像的进行抢吃模式,她转回小厨房,先淘米煮饭,把淘米水也收集起来,装在一只小盆里先放阳台上,回头找到排骨,净去血水,准备煲的时候,探出头问:“学霸级学长们,你们喜欢吃炒排骨,还是更中意排骨汤?”

“唔,我不挑食。”

“学妹煮什么我们吃什么。”

“乐乐决定就好。”

四个正在抢瓜片的帅哥,差点噎到,缓了一秒,才忙不迭声的表示自己没意见。

好吧,乐韵好笑的摇头,晁哥哥说得对,他认识的人大多是吃货,遇上吃的,眼里有只有吃的,其他的是暂时不会思考的。

即然学长们不挑食,她愉快的决定煲汤,把排骨丢电饭煲里,先去卧室转一圈假装是去拿配料,拿出山药和晒干的磨菇先放小厨房备用,再去选用豆角、油菜、南瓜当晚饭菜,青椒和葱当佐料。

挑选出晚餐菜,和鱼提去厨房处理,暗中调包青菜,调走一半,用空间产品和买来的混合。

乐小同学在忙着做晚饭,四位学霸级男生一阵风卷残云把青瓜吃得片甲不留,各自伸手抓一只西红柿,美美的啃。

西红柿四只,一人一只,没啥好抢的,因此,四人很有默契的抢着瓜分青瓜,然后再吃西红柿。

陈书渊和才子俊第一次吃到那么好吃的青瓜,心灵美的快飞起来,咬了一口西红柿,整个人轻飘飘的,如飞云端。

一个西红柿就那么大,再细嚼慢咽也有吃光的时候,四人先后啃光果子,一抹嘴,意犹未尽,眼巴巴的望向小厨房,只想说一句:还有咩?再来一个吧。

才子俊后悔不已,他昨天为了保护手,不肯当苦工,白白错失了好吃的啊,幸好今天没有当逃兵,要不哪能吃到无污染水果。

陈书渊特别的骄傲,幸好他一时心生恻隐之心,怕李学弟累坏所以帮个小忙,所以才吃到了李学弟说的那种萝莉小学妹从家乡带来的特产。

四人坐了小会儿,也不用谁催,勾肩搭背的再次去搬书,先前搬了两趟,陈同学的专业书只有一小份没搬,还有一些是才同学的专业书。

四人把书本打包,分一小份让晁同学抱,各人抱一捆,又下楼上楼,把书搬小萝莉宿舍,陈同学四年的专业课本,再加才同学两年的课本,几大捆书码在一起,数量看着挺吓人的。

学霸级的男生们爬回小萝莉宿舍,闻到了炒菜香味,聪明机智的把门关上,味道那么香,万一让别人闻到跑进来打探消息,如果是认识的,不留也不好,留人吃饭,会分走他们的份子,不如关上门来,与外隔绝,杜绝窥视。

没自己的事,四位吃货坐等晚饭。

六点左右,天擦黑,然后暮色越来越浓,到六点半,夜幕笼罩大地。

乐小同学炒好豆角和、油菜,在炒南瓜前用泡好的佐料水腌鱼,等南瓜出锅,鱼也腌得差不多,上锅煮开水,再把鱼放锅里清蒸。

那道菜是她昨晚才从网上找到的菜谱之一,第一次试手,具体步骤是,一选生姜和葱切成丝,泡水,约十五分钟左右;第二步用泡出来的水腌鱼,约十分钟,鱼整条,在背上划几刀,更能入味;

第三步,上锅加清水烧开,加适量料酒,把鱼放进去蒸,蒸鱼时放个支架与水隔离就行,大火蒸8一10分钟;

第四步,烧油,烧油前把鱼放碗碟里,淋酱油适量,把生姜丝和葱丝放鱼身上,把油烧滚,淋在鱼身上,如此一条鲜嫩的清蒸鱼出炉。

鱼装盘,最后一道菜也就OK,乐小同学一声喊,精致少年和李少争先恐后的冲进小厨房,端菜,拿碗筷,忙得不亦乐乎。

三个蔬菜,鱼,山药排骨汤,四菜一汤,香味浓郁,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

晚上又是五人,等主人像征的动了一下筷子,早暗中吞了一百零一次口水,眼睛亮得像火炬的四学霸一秒化身恶狼,再次开启抢食疯狂大进攻。

四人你夹这个菜,他去夹那个菜,夹了这边夹那边,先每样夹一点放碗里,开吃,然后再次出手抢。

都不爱吃鱼?

乐韵眼观四方,发现没人吃鱼,不禁满腹疑问,是不是对她做的鱼没信心?

没人领情,她只好自销,自己从鱼腹挑下来一块肉,夹过来尝味道,吃了一口,鲜肉很嫩,她觉得就算是第一次做清蒸鱼,还是能得及格分的。

当她啃完一块肉,想再次挑鱼吃时,发觉不过短短一瞬间,那条鱼朝天的一半已经只余鱼骨。

这?

乐同学懵了,刚才没人吃,这一转眼儿就被分光一半,究竟怎么说?看了几眼,她霍然明白,原来他们不爱吃,是怕担误时间。

吃鱼要一块一块的从鱼身上挑下肉块,夹其他的菜则不用那么麻烦,所以,当她没开张,谁也不想去当第一人,当她划走一块肉,也打开了口子,他们才跑去尝,把一半肉分光,又忙着抢其他菜,所以没人去给鱼翻身。

吃货的世界,奇特的世界。

乐同学默声不响的把鱼翻个身,把肉全挑下来,自己夹走鱼头;她手刚移开,四双筷子同是伸进鱼盘子里,一人一块,瓜分,然后,再次出筷,把鱼肉全抢光。

当把其他菜全瓜分光了,晁同学一筷子把还有鱼尾还存有肉的鱼骨搬进碗里,又把排骨汤霸占,其余仨也不甘落后,将菜汤和鱼汤汁分掉,拌饭吃。

乐韵:“……”你们这个样子,你们家人长辈知道吗?你们亲朋好友们知道吗?

四位吃货学霸把碗里的最后一粒饭扒干净,拿纸巾抹抹嘴,慢条斯理的擦手指,一秒间就恢复斯文温雅、气宇不凡的公子风度。

“小萝莉,我只想说一句,我把伙食费交给你,一个月二千,随你煮什么。”

“同上,不求多,一天管两顿,一餐一个菜也行。”

陈同学和才同学一人一句,满眼期盼的望着小萝莉小学妹,小萝莉,求包养!求包餐!

“唉,又有人步我的后尘了,都是做春秋大梦的家伙啊。”李宇博同情的摇头,他也想交生活费,可惜被拍回来了啊。

“拍回,我妹妹才没那个M国时间忙吃的,除了这些书,还有无数书等着看呢,节假日有空的话或许能请你们搓一顿,当然,有不懂的地方请你们指导学习的时候,一般是管饭的。”

“讲真?”

“不骗人?”

指导小萝莉学习是个美差,可以欣赏赏心悦目的小美女小萝莉学妹,又有吃的,谁不乐意谁是傻子。

“骗人汪汪叫。”

“讲定了哟,有什么事记得打电话叫我们,还有,这两科我们包了,不可以另换其他人,其他学科的话,我们也可以帮介绍最适合的学霸,毕竟对医学部各人才的水平,我们还是比较了解的。”

李宇博快吐血,特么的,这样抢功算什么兄弟?帮乐乐找书本找大神们指导学习的伟大任务是他的活计好吗?谁抢他的工作,通通打死!

晁宇博笑容灿烂,想收买人心,先收买他的胃,乐乐即有张招人缘的脸,又有一手厨艺,想全面发展,想找学霸们指点,事半功倍。

少年和李少笑着去洗碗,陈学长和才同学也要帮忙,得到一句“以后就按不做饭洗碗的原则轮流执行”,妥妥的安心了。

大才子和陈同学留下电话号码,又加了Q号和微信,还想邀小学妹一起去逛夜街,被晁同学以小乐乐明天要早起集合为由,把仨人拧走。

送走四吃货学长,乐韵飞奔宿舍,啥都不说,先处理淘回来的古玩旧货要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