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感觉新世界的大门正在打开/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书渊和才子俊其实想多多了解小学妹,比如她的喜好啊,忌晦啊,以方便将来投其所好,拉近关系,然后,嗯,友情深了,成为哥们儿,当然就能堂而皇之的来蹭饭了嘛。

可惜,他们那伟大的计划还没付诸行动,就被晃会长给拧出来了,出来了出来了……

被晁同学“拧”出宿舍的陈书渊,特别的幽怨,走到四楼和三楼之间的楼梯平台,小声嘀咕:“我忘记给小学妹把笔记分门别类的做记号,小学妹自己找不知要找多久,帮学妹分忧的是学长的责任,我明天再来帮小萝莉做分类工作吧。”

“陈学长,我妹妹没那么笨,你不放心的话,不妨按记忆作份笔记颜色目录表,发短信给乐乐。”晁宇博眼睛里溢出笑意,若陈学长只打蹭饭的主意没关系,若想泡他妹妹,呃,他只能说请他做好死的觉悟。

陈学长是医学部的学神,然而祼高1米68的海拔也是他硬伤。他曾喜欢过一个女生,可惜,哪怕他是学神,就因身高略矮了那么一丁点儿,他女神被另一位比他高的男生给轻松追走。

他也没有嫌弃陈学长海拔低的意思,英雄不问出身,真爱不关高矮,他之所以觉得陈学长想追乐乐要做好扑死的觉悟,是因为乐乐还期待着将来找个男朋友高过他打击他,一般比他还矮点的男生,目测希望渺茫。

晁宇博略略的有点不平衡,乐乐是他妹妹,一个二个的都想往乐乐身边挤,他想揍人,怎么办?

“哎呀,发短信什么的哪有我亲自来帮分门别类好,再说小学妹这么小,让她东找西翻的累坏了就罪过了,我亲自帮整理顺,书本与笔记本对号入座,小学妹看起来多方便。”

“同感,我明天也陪学长过来帮整理书籍,顺便还可以当面告诉小学妹哪几门功课最为重要,还有啊,新生还有英语分级测试,也能给点建议。”

才子俊立马响应,他也想明天继续来蹭吃的,至于后天嘛,他就不好来蹭了,后天正式军训,开训后人比较累,他们也不好意思辛苦小学妹忙前忙后做吃的。

“你们以为我英语专级八级是蒙来的?”晁宇博声若春风,是不是他比较低调,所以这些家伙把他这个人给忽略了。

李宇博默默的偷笑,他不说话,他就看着,要论聪明,他发小晁哥儿那是天才般的人,身体羸弱,智力可一点也不弱,别人拼死拼命的考各种证也不一定考得过,在那丫的眼里就跟吃饭喝水似的简单,只有他不想考的,从来没有他考不过的。

“……”陈书渊和才子俊被打击得体无完肤,特么的,你说你一个主修经济的,跑去考什么英语专业八级,你那样还让英语专业的人有何颜活?

成功卡住两位帅哥,晁同学终于开心了,哼哼,想向乐乐献殷勤,先得过他这一关,他不开心了,让他们那些浪花一律扑死在沙滩上。

乐韵是不知道吃货们的心思的,她心有所牵,飞奔进卧室,急三火四的将背包拧到小客厅,再去小厨房打来一盆清水,从阳台上端来保存的淘米水,又拿出一只干净的盆,放了小半碗冷饭,用刀柄捣成糊糊,冲上水搅拌,备用。

当把需要的零碎之物也备齐了,一屁股坐地,拉开大背包,将从潘园里淘回来的古玩旧货一一晒出来。

莫怪柳少嫌弃乐同学尽淘破铜烂铁,哪怕有玩古的人士在场看见也必会摇头,她淘的东西正经儿的像砚台、碗、瓶子勺子,也有像擀面杖一样的木棒子,似钥匙一样的破烂铁块,或者沾着泥巴的跟打碎了只余一个底面的残花判瓶底,林林总总,五花八门。

没有旁人在旁,乐韵不用防备这防备那,兴高采烈的把宝贝全摊地面码好,找出在第一个摊位上淘来的那块破布,以及下午在一个小摊上淘得的一块铜镜、一坨沾有泥巴的石头一起丢进冷饭糊糊里浸泡,再将第一次淘的砚台、碗与好些瓷器和那块别银针的皮革丢淘米水里泡着。

干完一桩,一手拿把小刷子,沾上牙膏,给自己淘来的东西洗澡,刷一遍,过一遍清水,再用干毛巾擦拭干净,放地板上晾。

刷一件晾一件,换了三次清水,总算刷洗完一批宝,再兴冲冲的刷泡淘米水里的器件。

刷的第一件是那块有点残缺的砚台,被淘米水泡了一阵,刷好几一遍,搓去灰灰的一层东西,那块墨色砚台焕然一新,色如云墨,光可鉴人。

砚石似石非石,似玉又非玉,雕刻细腻,它的一个边缘缺了半个指甲大的一块,虽然看起来有瘕疵,好在缺口在外边缘,影响不大。

果然,姑奶奶是有眼光的!

自己瞅几眼,乐韵自己也骄傲不已,看她眼光多好,随便扒一块破石头,给它洗个澡,立马就让它身价大增,这妥妥的是点金手嗯。

翻来覆去的欣赏几回,她也怂了,讲道理,就算她不是书中君子,不好砚那一口,让她把这么光滑温润的砚台拿着当磨药的容器,她自己也舍不得呀。

爱不释手的玩一圈,轻手轻脚的放地板上晾着,再刷铜针,皮革涮洗几遍又扔进冷饭汤糊里泡,然后再轻手轻脚的刷其他瓷器。

搞定淘米水盆里的小玩意儿,最后朝用冷饭糊糊里的器件进攻,先刷铜镜,洗了一遍又一遍,又用淘米水刷一遍,再用洗水洗,洗好几遍,铜镜也干干净净的,背面雕刻喻意吉祥的花木图案,外园内莲边纹,洗涮后正面光亮,有几丝浅浅的划痕。

启开眼睛X光扫描,铜镜除了本身的似金子一样的光,还有各个代表各个部位有无毛病的光晕,还有淡淡的代表灵气的白色,而白色灵气外还有层很薄的黑色光环。

还有灰色啊!

观察到还有薄薄一圈黑色,乐韵遗撼的叹气,经过她多方对比推测,黑色应该代表晦气。

据她观察,如果是活的人或动物身躯内部某个地车呈黑色光晕,代表那个部位已坏死;动物初死时身上代表健康与活力的红光或绿光会变淡,当身体肌能完全死亡,除了本身所具有的光晕,总体上散发的光晕也呈灰色或浅灰色,而不是全部变黑色。

世界分天地,分阴阳,分光明与黑暗,白色代表灵气,跟光明差不多,黑色就代表阴暗的晦气。

对于明明有白色又带有黑色光的铜镜,乐韵爱恨交加,白色光是灵气,浅薄的黑色代表晦气,只能说明它是件古懂,之所以会沾晦气,可能是特别品,比如陪葬品。

当初看到它,她犹豫了好久,无视它,它的白气比较浓,放弃了可惜,要知道这年头有灵气的东西实在太少了啊;买下来,又有些忌晦。

最后的最后还是淘回来了,实在舍不得它所带的灵气。其实,相似的东西还有几件,因为另几件白光太淡,黑气比较浓,她没入手。

弄回来泡冷饭,泡淘米水消毒除晦,黑色只略略淡了那么一丁点,乐同学想想,把铜镜放阳台,哼哼,管它阴气晦气,放外面晒几天,老人不是说了,阴晦之气怕阳光,让它天天晒太阳,保管让阴暗之气也无处可藏。

把铜镜丢阳台让它雨打日晒后,乐同学返回小客厅,继续工作,当把那块石头上的泥巴刷干净,又搓了几回,感觉石头糊了,就像揉的面糊糊,搓一搓就搓掉一层,搓洗几次,石头变成像放火里烧焦后的颜色。

越洗越黑?

乐韵不觉有点懵,人家常说越描越黑,可到她这里为嘛越洗越黑,明明是灰不溜秋的石头,怎么一转眼儿变得比之前还黑?

石块本身不大,最初的块头比乒乓球略小,搓洗几遍,个头就变得大概比鸽子蛋只大一点点,不规则形,体型虽小,却是极惦手。

难不成她淘到一块假石头?

开启眼睛功能瞅几瞅,它本身散发出的光晕颜色是健康的那种像黑色又不是灰色的样子,最外面却有一圈淡淡的金色光环。

她不知道那层淡金色光代表什么意思,反正应该是健康向上的,也因为想研究那层淡金光的意义,所以才淘了回来。

石头虽然很小,因为很重,货主当赌石场的石头买,小小的一块花去了三张毛爷爷,也是乐同学淘来的东西中最贵的一件。

金色金色……

金色究竟代表啥?

想来想去想不出头绪来,乐韵将越洗越黑的石头放一边,契而不舍的洗涮剩下的东西,最后才洗那块布和皮革,又搓又刷,洗了十来遍,又用清水洗,那块看着很旧的布也洗的勉强可见人,是块绣花手绢,绣工讲究,应该是出自心灵手巧的女子之手。

手绢和皮革、木制品搬阳台上阴晾,倒去污水,收拾好毛巾、刷子、牙膏等物品,把干干净净的古玩儿全搬进空间,关灯,人也进空间。

爬回空间,乐同学拧亮电筒去看药田,中午在潘园鉴定中心等鉴定结果时借口厕所,偷偷溜回家间收了松茸,其他的东西没管。

跑到药田,先看辣椒,那几棵辣椒大概因种子发育不太健康,因此长势不像其他作物那么凶猛,到今天中午才开花,现在已挂满了辣椒;

昨天种的水果种子,大概因不是种在药田里,泥土是外面运进来的泥土,生长得慢,就算浇了井水催芽,火龙果到中午才冒出点头;

其他的几样到中午没见音讯,又经过半天生长,如今梨、香蕉、苹果的芽儿才破土而出,也只冒出个尖儿。

观察一遍,乐韵先摘长大的松茸,摘南瓜和瓜苗,其他的药材可以不用收摘,她也没勉强,先出空间洗澡。

因每天给龙血树灌水,圈树花圃里的泥土湿润,龙血树吸收水分的速度极慢,她决定让它喘喘气,隔三两天浇一次水。

洗澡洗衣,时间才十点。

乐韵溜到书堆旁坐地板上,从借来的书本里抽出一本,开始扫描,她读的是中西医结合临床专业,涉及的中、西医的方方面面,本身必修的专业课繁多,提前加班加点扫描,先搞定本身的专业,才能匀出时间学其他想学的东西。

她昨晚先接电脑试用,收药田药材,看书看到十一点,共扫描了两本课本,今天至今也能看完一本。

看书到十一点,中断学习,关灯回空间睡觉,溜回自己的秘密地,试着观察自己丢回空间的古玩,那些东西放在一个地方,散发着小小一团淡淡的白光,二十几件物品的灵气,远远不及当初那根捶衣棒的灵气浓郁。

唉,像捶衣棒那种东东再来几支就好了!

遗撼的关闭X视线扫描功能,盘膝打坐,一个钟后倒头大睡。

这一晚,乐韵梦里总听到有人在耳边念书,书声朗朗,入心入魂,醒来时仍感觉声犹在耳,可回想起来,却记不清那声音究竟是什么样子,但是,她的脑子里又多了好多东西,那些就是梦里听人朗读过的知识。

空间里黑里麻黑的,她不看钟也知道应该是刚过五点,被她自我催眠般的给自己暗示,生物钟很准时,无论多晚睡,五点准时醒。

望着黑暗半晌,把脑子里的东西梳理一番,乐韵傻里傻气的笑了,嗷嗷,又长知识了!

上次脑子里莫明多出来的东西,是些医学药剂知识,很多很多的古老药方,有些她连名字都没听过,而这回,梦里听来记脑海里的是有关辩识奇珍异宝的经典学识。

上次,她记得是捡回捶衣棒的那晚听到有人念书,这一次是淘回些有灵气的古懂,两回异像都发在给空间提供灵气之后,那是不是说明,她只要不停的给空间找灵气,把空间开拓的越宽,所获得的知识越多?

真相,好似触摸到了一点真相!

隐约觉得自己好似摸到了一点门路,乐韵兴奋的在草地上打滚,感觉,新世界的大门正在徐徐打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