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帮不帮/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的心情很复杂,小萝莉坑他钱,他很恼火,不是损失钱的问题,而是那种被一个小小萝莉坑的感觉让他相当的不舒服,而晁家少年把他垫付的钱还回来,那种感觉比被小萝莉坑更让人气恼。

奈何,他气得火冒三丈也发不出来,那股火苗子只能堵在心里,只把他烧得心浮气燥,就算下馆子狠搓一顿,也无法消除心中的不爽。

柳少同情很幽怨,他挑了西区一带评价最好的风味餐馆,菜式是很有风味,可是他完全吃不出那种让人精神一振的震撼感,更不用说什么回味无穷了。

一个心情超不爽,一个吃不出太多特别的感觉,结果就是千里迢迢跑去找食的两位青年俊少乘兴而去,败兴而归。

两大少不咋开心,还是能控制住自己,自然不会庸人自忧,晚上没失眠,早上仍然天没亮就醒,煅炼,再去吃早餐。

燕少和柳少在校外早餐馆磨磨蹭蹭的吃早点,耗去很长时间,晃回青大时间快接近七点,哥俩慢慢的向着综合大运场的方向溜跶。

30号,新生集合,学校要求新生在七点半前必须到达运动场,找到自己的军训班所在地,实际新生们基本在六点半左右就赶往运动场。

天公作美,清晨天空澄净,新生们奔跑在去大运动场的路上,年青的面孔张扬着青春的朝气和热情,让安静的校园充满活力。

青大的综合运动场由学生会昨天做过布置,划出了学生们列队的区域,每个营占一区,插营旗和标识牌。

青大历年来的军训总分为四营,营下分连,连下分排,排下分班,跟部队差不多,部队一个班人数在8-12人,学生学训班人数当然不可能与部队相同,每班人数大约在40-60之间。

每个学生到达运动场,先找到所属营,再找到所属连,所属排,所属班的位置,站着等其他人。

军训班不等于专业班,军训班的成员不是按专业分,一个营往往由不同的院系组成,基本一个院系是在一起,组成连或排,一个班的成员可能是同一个院系的,不一定同专业班的,某个院系人员少,军训班里的人员也有由不同的院系学生混合组成。

燕少和柳少晃悠到运动场旁,爬到一侧主席台方向后面的观众台,随意的坐着,居高临下的观看全场。

柳少还背有一只背包,拿出两副特制望远镜,与燕少一人一副,想咋看就咋看。

新生们陆陆续续到位,每个院系各有自己的服饰,印有校徽,还有院系标志,当十几个人或几十个人站一起,组成的小团队各有各的特色。

新生们不断的涌至,铺导老师们和学生会成员们也相继而来,运动场上的人越来越多,每个军训班成员找到地方,自觉的按高矮排队。

“小美女来了!”柳向阳举着望远镜东瞅瞅西瞧瞧,看到从一条大道上驶来的黑色轿车,兴冲冲的嚷嚷。

偌大的运动场,才子如云,他从望远镜里掠过芸芸众生,记住了部分人员的面孔,也把某些需要重点关注的人物对号入座。

他最感兴趣的还是小女孩,那个会做好吃的的小美女,当看到晁家哥儿的车,他就猜着小美女必定在车上。

燕行本来兴致缺缺,听说小萝莉来了,也把望远镜转向场外的大道,看到很多车驶来,有轿车也有摩托和自行车,面包车,其中一辆就是晁家少年的黑色奇瑞,还有辆白色奥迪。

柳向阳也看到了比奇瑞先一步停的白色奥迪,又振奋的嚷:“小行行,乐家千金也来了。”

乐家千金乐诗筠,首都最大药材商乐家的明珠,就读青大医学部,年二十一。

“你移情别恋了?”燕行难得心情转好,浅笑着调侃好兄弟。

“别乱点鸳鸯谱,本少可是有心上人的人。”柳向阳嗔怪的埋怨一句,又笑得欢快:“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乐千金喜欢晁家小公主,讲真,我很想知道晁小公主和乐千金的相处模式,更想看看如果乐千金知道晁小公主是小美女的保护伞,乐千金是打翻醋坛子,还是聪明的想办法曲线救国。”

贵圈里很多人都知道乐家千金心仪晁家哥儿,可惜,据今为止,晁家对小辈的事一概视若不知,晁家哥儿也是淡淡的,并没有要联姻的意思。

“拐弯磨角也掩不了你想看戏的心思。”燕行直戳柳某人的小心思。

乐家千金对晁哥儿有意,目前看晁哥儿只对小萝莉比较特别,而乐千金和小萝莉两个都在医学部,一个是学姐,一个是学妹,如此一来就是考验乐千金的人品的时候了,乐千金与小萝莉相碰,如偌火花四射,说明乐千金心胸狭隘,难堪大任。

倘偌乐千金与小萝莉友好相处,她不依仗着学姐的优势欺负小学妹,不给人使绊子,不搞小手段和阴谋诡计,并想办法得小学妹的好感,估计就算不能嫁进晁家,晁家哥儿爱屋及乌,必要的时候也会给乐家几分颜面。

说实话,燕行还真希望乐千金和小萝莉斗一斗,他也想看看那两个姓氏字同音不同的女生谁更技高一筹。

“切,你当哥是什么人?老实讲,哥倒希望小美女直接秒杀乐千金。”

“乐千金得罪你了?”

“乐千金没有得罪我,我就是看某些人不顺眼。快看,晁小公主过来了哟。”

燕行偏头看看兄弟,向阳看谁不顺眼,他大概也能猜出一二,听到向阳又欢快的呼呼嚷嚷,再次看向远方。

乐诗筠把车停在路旁,下车,她仍然是一袭白色连衣裙,足踩高跟鞋,披散着一头黑直发,妆容精致,娉婷袅袅。

路旁停有很多车,老师们和学生会成员们进了运动场,乐副会长手抱一只文件夹,正想入场,看到驶过来的黑色奇瑞,眉眼间溢出喜色,站在一旁等。

黑色奇瑞驾驶室坐的是李少,他没有先去泊车,而是将车在靠运动场的地方停稳,让后座的人下车。

等车停妥当了,坐后座的晁宇博和乐韵解安全扣,下车。

精致秀美的少年推开车门,修长如玉竹般的身躯立于车门傍,一手扶车,一手搁在车门框上,心甘情愿的当车童,迎接后面的小女孩。

看到晁会长下车,乐诗筠快步走向美少年,正想出声,发现少年转身当车童,她才意识到车里还有人,情不自禁的望过去,想看看谁能得晁会长那般重视。

她的视线投过去的当儿,车里钻出来一个人,最初只看到头和脚,她以为是个男孩,当人移两步,晁会长把门车门关上,她才发觉那是个短发女生,穿白色T恤,五分裤,运动鞋,胸部鼓鼓的,鹅蛋脸,粉嫩甜美。

女生?

乐诗筠心里一个咯噔,眼神慢慢锐利,那个女生的T恤印着医学部的图案,说明是个新生,晁会长亲自送新生来运动场,那女生跟晁会长什么关系?

乐韵爬下车,小小的伸了个懒腰,一边望向运动场,一瞧之下不禁咂舌,我的乖乖,好多人啊!

“乐乐,该找组织去了。”掩上车门,晁宇博回身看到小女孩瞅着运动场上的方向,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亮晶晶的,不知道在想什么,样子很萌。

“嗯嗯。”乐韵撒开脚丫子,抬脚就走。

“走那么快干么,我送你过去。”少年好似没看见几步开外的漂亮学姐,拔腿跟上小女生的脚步。

“不用送啊,我自己找得到的。”

“我还是送你过去的好,人这么多,万一你晕头转向的走丢,我还得帮着老师四处找。”

晁哥哥一副老母鸡护小鸡仔的行为,让乐韵颇为纳闷,晁哥哥干吗非得送她?那么明显营队标志,她哪能迷路?搞不清晁哥哥葫芦里买什么药,只好由着他护送。

晁少和小萝莉下了车,李大少把车开到另一边泊停,他下车,正想去学生会成员和老师那边,看到乐副会长快走到了他的前方,他立马快步急走,笑吟吟的打招呼:“学姐,早。”

“早。”抢到李部长前面,乐诗筠开门见山的问:“李学弟,跟晁会长一起的新生是谁呀?”

果然就知道这样!李宇博眼角一抽一抽的,乐副会长语气酸溜溜的,真是……好吧,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顿了顿,李少扬起轻快的笑容:“你说小晁陪着的小萝莉啊,那是小晁的妹妹,也是医学部的新生,说来还真有缘哟,小学妹的姓氏跟你的姓氏是同一个字,不过不同音。”

乐诗筠表情微微一变,很快又恢复正常,惊疑的问:“小晁哪来的妹妹?是表妹或族妹吧?”

学校里有人些大概不知道晁家的具体情况,她是知道的,晁会长父母只有他一个独子,他哪有什么妹妹,而且,不仅没有妹妹,就连堂妹也没有,晁会长的叔伯们家的孩子都比他大。

不是妹妹,也不是堂妹,只可能是同宗的族妹,或者同族亲戚们的表亲妹妹。

乐副长会认为可能是表妹的成分多些,跟她姓氏同字,十有八九是南方人,南姓le,北姓yue,南北不同音,而晁家好像有亲戚南方。

“不是族妹也不是表妹,是小晁的义妹。”李宇博嬉皮笑脸的揭开答案,语气满是羡慕:“我也好想有个这么可爱的小萝莉妹妹啊,可惜,小晁那小气鬼太坏了,我还没行动,他恶人先告状,晁老爷子听说我要抢他义孙女去老李家当义女,昨天晚上怒冲冲的打电话喷了我一顿,扬言要打断我的腿,吓死我了。”

义妹?

乐诗筠心神紧凝,她更愿意答案是堂妹或者族妹,堂妹族妹是有血缘关系的,义妹是没血缘关系的,有太多变数。

心头笼上一丝阴云,望向远处,运动场上人太多,也不知晁会长带着人去了哪,乐副会长收回视线,因为离老师和学生会成员们也很近了,她没再多问。

乐副长沉吟不语,李宇博也不再主动说话,反正他该传达的话都传达到了,有些话不能说得太过就不多言啦。

燕少和柳少把晁少接小女孩下车的动作和乐千金在旁的一幕也收入眼底,柳向阳兴奋的咧嘴:“感觉有戏!”

“……”燕行没有理他,镜头追着晁家少年移动。

“小行行,如果两女生斗起来,你帮谁?”柳向阳唯恐天下不乱,偏要拉燕某人入局。

“我干么要帮谁?”他隔岸观火不是更好?

“你不帮小美女?”

“我干吗要帮她?”他不落井下石就很好了。

“哎,人心难测。”小美女帮小行行解毒,他还不帮忙,白眼狼哪,不过没关系,不是有他吗?柳大少暗搓搓的乐,哼哼,你不帮,我去!

“……”燕行暗中拧眉,向阳是什么意思?感觉好像是表达如果他不帮小萝莉就是忘恩负义。

忘恩负义……

无声的呢喃重复几回,燕少心情荒漠,小萝莉是他救命恩人,不帮的话,确实跟忘恩负义之辈没两样,帮,不帮……都难!

琢磨来琢磨去,进退两难。

过了好几秒,燕行抑郁欲卒,他在这瞎折腾什么啊,完全是假设而已,乐千金和小萝莉会不会两两相对还是个未知数,他竟然一时头晕,被柳向阳那家伙给忽悠了,还差点钻牛角尖,实在是够笨的。

脑子转过弯来的燕少,再也懒得陪柳某人磨牙,继续观望。

晁同学带乐同学去找队伍,他在青大名声响亮,来帮组织新生队伍的学生会成员以及志愿者老生们看到他,都会笑着跟他打招呼,连带的让乐同学也收获无数好奇的目光。

晁同学回以温润的微笑,少年风姿卓越,举手投足风华绽放,翩然自人群中穿过,端的是飘飘如仙,月下无尘。

乐韵默默的吐槽,她怎么觉得晁哥哥像国君巡视朝臣,她也跟着受万民景仰,那感觉,特别的怪异。

讲道理,她不太喜欢,众人的目光太火热,她感觉衣服和皮肤都快要烧出洞来了,让如芒峰在身,如火上油煎。

好在,很快就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