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开学序章/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万俟教授协助李老师把军训班人员调整好,看着年青又鲜活的小青年,特别的欣慰,这些小青年全是未来的医学人才啊,国家医学事业未来的中流砥柱。

李老师在检查人数,他左瞅右瞅,瞅了好几遍,那比酒瓶底还厚的眼镜片后的眼睛瞪的溜圆,然后嘣出一句:“不对呀,全班45人,还缺一个。”

全员五排,有四排共九人,最后一排八人,缺一人。

“还有个小同学没到呢。”万俟教授老神在在的推推黑边架的眼镜,那模样一点也不吃惊。

“哪个同学没到?”李老师将夹在腋窝下的文件夹拿出来,准备来个点名。

“不用点名,她来了。”万俟教授早看到一个清雅如兰的少年领着个娇小可爱的小姑娘走来。

刚翻开文夹子想照本宣科念名字的李老师,一边顺手合上文件夹,一边左盼右顾,看到学生会主席和一个穿医学系服的短发女生从一旁走来,他那厚眼镜片后的眼睛又瞪得老大,呃,他竟然忽略了那个学生!

乐韵跟着晁哥哥不急不徐的行走,当看到自己的导师竟然也在军训班所立位置,不由得有点懵,学术教授竟然这么负责,还来巡查学生有没到位?

晁宇博看到万俟教授和李老师,笑容温润,走近,向两位老师问好,大大方方的解释自己会过来的原因:“老师,我妹妹年少,好奇心重,我怕她一时忍不住四处转悠迟迟不归队,所以亲自把人送过来。”

潜意思就是:不是我妹妹笨,也不是她没有自主能力,是因为还没成年,难免好奇,怕她玩心太重,跑远了半天没来让你们担心,所以我才亲自送她过来的。

“……”乐韵刚向老师问了好,就听到晁哥哥那朗朗如风下竹涛之声,暗中泪流满面,晁哥哥抹黑她!别人抹黑背着人,晁哥哥当着她的面抹黑她,也是醉了。

李老师管的是二营一连二排一班,学员站五排,清一色的男生,当娇俏甜美,像个假小子似的小同学走来,男生的眼睛目光光灼灼,盯着小同学修长细腻的美腿欣赏,原本以为又是别班的,猛然发觉竟是自己班的成员,一时全体发懵。

幸福来得太快!

他们原本已绝望,以为本班没有女生,谁知天下掉下个可爱小女生,幸福来得太快太快,快得让他们措手不及。

青大与京大男多女少,有时候男女比例达到20-30:1,自有艺术系和医学系专业,女生比例直线上升,近年来男女比例大概是2-5:1。

青大本年3200多新生,男女比例大约是3:1,表面上比例没有严重失衡,而如果只限在校找男女朋友,那么仅只有三分之一的男生有女朋友,三分之二的男生仍然落空。

因此,总体来论仍然是男多女少,女生是稀有资源。

军训分营时一般以院系为基础,许多院系女生少,有时不仅一个班,也可能整个连队可能没有一个女生。

有女生与没女生的军训班,绝对有差别,一般来说但凡没有女生的班,训练任务要严厉沉重,因为都是纯爷们,教官们自然是以在军队练新兵的程度来磨砺一群小小男子汉,而若有女生,因女生天生在体质上比男生差,教官一般手下留情,不会过于太苛刻,以免无意之间对女生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医学部走精英路线,招生在于精益求精,不在于数量,每年也就二百左右,本年只有140人,还包括护理班在内。

护理班50,其中有40名女生,90名医科新生当中只有9个女生。

在军训分班时,医学部归于二营的一个连,一连三个排,一排三个班,很不巧的是护理班独成一个军训班,90医科生分成两班。

当一班男生们整好队伍,发觉队员全跟自己性别相同,竟然没有一个女生,内心可想而知有多凄凉。

而当最后一名成员到来,来的不仅是个女生,还是个特别粉嫩的小女生,一群男生那阴暗的心空瞬间晴空万里,艳阳高照,满心芳菲。

女生哇,终于有个女生来了!

男生们的眼睛闪出璀璨星光,小女生白白嫩嫩,娇小玲珑,这么可爱,长得那么甜,他们敢赌,教官看到小女生,十有八九狠不下心往死里操练他们。

倾刻间,军训还没开始,小女生已成为男生们心中的护身牌。

“小晁同学,你可以走了。”万俟教授看到自己的小学生,非常不厚道的赶晁同学。

清雅贵气的美少年向两位老师稍稍弯弯腰,又对全班男生微微点头,翩然转身,轻盈的飘走。

晁哥哥回去了,乐韵识趣的归队,一瞅,哎妈呀,全是拔长拔长的,最矮的同学至少有一米65以上。

自己又是最矮的小挫子!

在初中时,她最矮,到高中,她个子仍然是全班最矮,现在又是最矮的一个,妥妥的万年最矮,永远要仰望人的小挫子,这是要把她往绝路上逼的节奏。

默默的,乐同学再次泪流成河,一个个能不能别长那么快?好歹给她点活路啊,她不想到哪都背着最矮、小挫子的名号,求给点希望,求给条活路。

“乐小同学,你排第一排第一个位置。”万俟教授看到小姑娘一脸苦恼的站着,不知该往哪,笑容从眼里溢出来,弥漫满脸。

“是!”内心忧伤的乐韵响亮的答了,快步跑到第一排的最右手边。

队伍从右手向左手方依次从矮到高,乐小同学往第一个位置一站,妥妥的比原本的第一矮了好大的一截。

原排第一现排第二的男生,胖墩墩的,细皮嫩肉,笑起来眼睛都快找不着在哪,给人特别憨直的感觉。

男生名戴良钰,江南三省的S省人。

戴良钰笑得特别的开心,个子矮也是有好处的,可以跟小萝莉并肩而站,多好!因为老师们就在面前,他不好意思说话,若没老师在,他早就冲上去问小萝莉女生学什么专业,电话号码等等。

乐同学加入第一排,第一排就变成十人,最后一位退到第二排第一个位置,然后第二排最末又退去第三排第一个位置,后面的依次类推,重新整顿过的队伍满员,每排九人。

万俟教授把人安排下去,笑呵呵的嘱咐:“孩子们,你们班唯一的女同学还是未成年人,你们都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要多多照顾小学妹,不可以吓小同学。”

哇!

男生们暗中哗声一片,未成年人,正儿八经的小萝莉,这下更安全了哇,有个未成人的女生同班,军训百分百不会太累。

“是!”一干男生用力的吼,喊声嘹亮,语气掩不住激动与振奋,萝莉小女生是他们的护身符哪,他们的军训期是累得像狗还是轻松有趣,全系于小萝莉小同学一人身上,他们哪敢欺负小同学,他们只想把她供起来好吗。

“乐小同学,开学典礼结束后别跑,我们继续前两天的话题。”孩子们喊声震天,万俟教授深感骄傲,笑咪咪的又嘱咐小学生,免得她到时跑得不见人影。

众男生:“……”感觉教授先生和小萝莉小同学很熟的样子?

“万俟教授,开学典礼后一班全体同学要去做体检。”李老师忙忙出声提醒,以防万俟教授一高兴把人拧走,错过体验大事。

“噫,等会不是就要去体验吗?”

“等会是空腹验血,典礼结束后是全项体验。”

“那好吧,改个时间再说。”万俟教授万分遗撼,他以为开学典礼后是自由时间,却没想到一班竟然是第一批体验的同学。

因为各营队伍全部整顿好,老教授也不好继续呆在阵营里,自己先行一步。

李老师看着一帮年青的面孔,本来想再嘱咐几句,那边后勤部主任拿着大喇叭开始讲话,讲的是当天的行程安排,以及让新生们记住自己的营队位置等等。

学生会成员们负责与老师们联络,核对人员有否到齐;晁同学不用跑腿,他是发号施令的那号人物,与老师们站在一块,就新生队伍或安排交流意见和建议。

学生会主席是统领全局的最高决策者,副主席的职位略低,乐诗筠有些事还得与骨干成员们亲力亲为,她没机会总与晁同学在一起。

燕行和柳向阳坐在高处,用望远镜欣赏学生们的方块队,虽然比不得部队的人员,倒也勉强看得过去。

乐韵老老实实的站成一根木桩子,倾听老师讲话;戴良钰时不时用眼角瞟身边的小萝莉,看到她站得那么笔直,也不敢放松,把自己整成一座雕像。

后勤部主任讲了一长串的琐事,也不啰嗦了,让队伍开拔,一部分院系要做空腹检查,由老师带去检查,另一部分先去开学典礼大会场。

一声令下,队伍开动,负责老师们带队,按营顺序出发,一个班接一个班,浩浩荡荡的大部队开向一个方向,一股小分队则脱防主队,去另一个方向。

“我们去不去凑热闹?”学生队伍开拔,也找不着小美女在哪,柳向阳的兴趣也消减,把望远镜收起来。

“我不想在门口被人拦住。”

“我们可以跟在最后一支队伍末尾。”

“你当别人是傻子?”

燕行真想一脚把柳向阳送去千里之外,学生们都穿各院系服,他们没有,而且就凭他们这种成熟脸,一看就不像本科生,青大的工作人员眼不瞎,还不致于老眼昏发到连个人都看不清的地步。

“小行行,哥忘了告诉你,我有收到邀请,昨天小晁送的邀请函,我们没在学校,放在宿管那里,我去拿了一时忘记说了。”柳向阳得瑟的扬扬头,弹身而起,潇潇洒洒的跑路:“小行行,你跟小美女不对盘,你不去哥不勉强,哥去看小美女喽。”

“……”燕行嘴角微微下撇,又被那家伙给坑了啊,见向阳真没有等自己的意思,他默声不响的爬起来,三步作两步的跟在后面。

队伍出发时,一个队排成三五排同前进,乐韵和同班们以纵队五列的方式跟着带队的李老师小跑前进,每支需要空腹检查的学生在头一天就收到了通知,所以从昨晚就没吃东西。

开学典礼在综合体育馆举行,学生会旗下的生活部和校后勤部老师们先一步布置好了场馆,各个细节到位,新生们入场后不按军训班营坐,而是按院系坐,每个院系组成一个小块,那样的话队伍很美观。

大部队的先峰队开到开学典礼大楼外,放慢速度,排成纵队,鱼贯而入,人多,入场速度极慢,后面的队伍不断到达,排成了长长的长龙。

安排去做抽血检查的部分新生在带队老师的引领下到抽血站点,排队等抽验血。

医务人员早做好了准备,分成十几组,工作速度也快。

因为新生们才凑成队伍,大部分不熟,除非是刚巧是同宿舍又分在同个军训班的人员有过交流,其他的同学没什么时间认识,彼此陌生,排队时保持安静,每支队伍显得纪律严明。

乐同学的班比较靠前,前面的人不断的往前移,她们也在不断的向前靠近,在等待时,前面一位同学晕血,抽血时差点晕过去,把众人吓了一小跳,好在那位同学很快就恢复过来。

轮到乐韵的时候,因她细皮嫩肉,粉嫩的像白面团子,血管却是细得像丝线,还藏得极隐秘,很难捉脉,抽血的医务人员大概是个实习生,连刺四针都没扎到位,乐同学没哭,她自己急得都快哭了。

“我自己来吧。”乐韵不忍心漂亮的医务人员为难,纤纤玉手一伸,自己去拿过注射器,朝着手臂扎下去。

她真心不怪医务人员的水平,而是她很早就知道她的血管很细,很难捉脉的,从小打预防针,去医院打针,连有经验的老医生也难得哪次一次性准确的捉到脉,经验不丰富的医生或护士就更加不用说了,有时需要反复七八回。

为此,每次带孩子去打针,乐家的家长们看到医生在孩子身上扎了又扎,那颗心都是抽疼抽疼的,孩子没哭,他们倒先心疼得红眼眶。

粉团子似的小同学那么随意的扎自己,让医务人员和李老师看得心也揪了起来,那样扎下去行吗?

他们没想到的是小同学随手一扎不仅行,还是很行,小同学准确的扎到脉,推动针筒,鲜艳的血被吸进针筒里。

“……”后面的几位男生默默的望天,虽然是医学专业,可是,你动手能力是不是太强了点?还有,你扎自己就不怕痛吗?

当医生跟注射器,手术刀之类的打交道,然而,针啊刀啊划在别人身上是回事,扎自己又是另一码事,那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他们敢拿针扎小兔子扎实验模型,绝对不敢扎自己,怕疼啊。

在大家心中冷寒时,乐小同学抽够血,眉毛都没动的把注射器给医务人员,自己解开扎手臂的筋条,拿棉花压住针眼,云淡风轻的让位。

“乐同学,疼不疼?”李老师带小同学到一边等其他人,小声的关心小女生,难怪万俟教授心心念念的记挂着乐小同学,说乐同学是个医学天才,这孩子还真不愧是学医的,胆大心细。

“不痛。”扎一针,跟蚂蚁咬一口差不多,怕啥?她小时下地,也不知被蚂蚁咬过多少回,从来没哭,何况现在都这么大了,哪会怕那点小痛。

戴良钰抽完血,跑到小萝莉小女生身边站着,他数次三番想凑上去说话,奈何老师时不时的瞅他,让他不敢顶风作案。

抽血其实很快,每个班的成员抽完血,排队,去开学典礼会场。

当全班同学采完血样,李老师带队伍出发,绕了半圈,到达综合体育馆,前面的同学已入场,他们很顺利的进会馆,找到医学部的座席,将人员安排好,他自己去生活辅导员席坐。

“小萝莉小同学,你哪个专业的?我姓戴,戴良钰,张冠李戴的戴,品学优良的良,金字旁右边加个美玉的玉,医学系临床专业。”戴良钰挨着小同学坐,等老师一走,兴奋的自我介绍,近水楼台先得月,他这就叫近水楼台。

呃,能不能别这么急着认识?

乐韵偏过头,看到胖墩墩的同学冲自己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眨眨大眼睛,露出璀璨的笑容:“我是乐韵,快乐的乐,韵味的韵,医学系临床专业。”

“……你……你是全国理科第一的那个乐韵?”戴良钰震惊的无以复加,愣了愣,再之眼睛一瞪,瞪得双眼圆溜溜的。

“乐韵?!”后面的两同学也震惊的差点跳起来,这么巧?

高考成绩各省公布时间不一样,到七月中旬,全国各省成绩全部公布,全国考生成绩排名也出炉,理科有一男一女并列第一,男生是淞海市沈福生,总分629分;女生是E省乐韵,总分749分。

淞海市高考总分630分,沈同学差一分满分;E省用全国通用卷,总分750分,乐同学只丢一分。

排名时以实际得分除以总分,取百分率,乐同学和沈同学以百分之九十九的高得分率并列第一,而且,两位并列第一的理科生皆入读青大,引为一段佳话。

戴良钰觉得心脏有点不堪重荷,他们这些十七八九的人不如一个女生就算了,偏这女生还是个未年人,这事实也太打击人了。

“有跟我重名的吗?”乐韵眨巴眨巴水眸,乐姓在百家姓中排名在一百多外,是个人口较少的姓氏,重名人也较少。

“没有。”戴良钰摇摇头,睁着一双细细的眼睛打量小同学,小同学明明是个萌萌哒的小萝莉,那么娇小那么单薄,说是小学生人家都不怀疑,却跻身大学,这就是高人不露相?

“乐同学,乐小萝莉,我是吴恒,医药系专业。”

“小萝莉小同学,我是徐长天,西医临床。”

打震惊中回过神的吴恒,徐长天往前倾身,向小萝莉自我介绍。

吴同学和徐同学都是小帅哥,身长一米七以上,吴同学是瘦长型,脸小,像女生的瓜子脸;徐同学体型匀称,皮肤略黑。

“你们好。”乐韵被男生的热情弄得有点不好意思,当初在老家,大概是因为她跳级,因为年龄小却跟一群大几岁的同学同级,伤害了他们的自尊,大家对她很冷淡,她见惯了冷漠的同学脸,乍一见这么热情的男生,还真有点吃不消。

戴同学也和两男生们相互认识,男生们天生没有陌生感,很快就能聊到一起,聊了那么几句,挨着的同学也凑过来说话,三下两下就熟悉起来。

戴同学特别好奇乐同学是怎么自己给自己找脉的,一直揪着不放,大家把声音压得很低很轻,免得造成喧哗。

聊了几句,乐韵才知道戴同学也是中西医结合临床专业,只有她俩是同一个专业的,旁边几个不是西医临床就是药剂学科。

燕少和柳少两俊少有邀请函,轻轻松松的入场,绕过几个学生区,到宾客席,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入座,因为离医学部学生有些远,两青年又摸出望远镜观望。

两少举着个望远镜,观察一番,最初没找着小女孩,当一拨学生进场入座好一阵,又有班级接二连三的进场,然后才看到小女孩,他们又重点关注小女生,看到她跟相邻的男生们窃窃私语,笑脸如花,相处得极为愉快。

燕行看得心情郁闷,那几个男生长得没他好看,没他帅,更没有他稳重,小萝莉竟然跟一帮毛头小子打成一片,对着他这张脸却是挑鼻子挑眼的横竖不顺眼的样子,她究竟是什么眼光?

不管燕少如何郁闷,其他人该咋就咋,当去抽血的班级一个接一个回来,时间也离九点越来越近,到八点三十分,最后一个班入场,入席,新生到齐。

受邀而来的佳宾入场,校领导和老师也一一到来,人员们先入席,当到达九点,由学生会主席先主持致词,全体起立,唱国歌,再入座,再起立,校文艺部带队唱校歌。

第二次入座,由老生代表,即学生会主席发言,晁同学站在主席台上,面若桃李,以温暖的语气,以淡雅又亲切且又满是热情洋溢的语句,向新生致以最热忱的欢迎和期盼。

精致少年没有拿演讲稿,面朝众新生,让每个人感觉好似他在看自己,文弱而貌美的少年,亲切,平和,温暖的笑容像三月阳光,声似溪水潺潺,让人不知不觉沉迷于他的一举一动之中。

他不煽情,却又让人热血沸腾,讲到曾经的屈辱史,没有悲愤的呐喊,却让人心从悲来,恨不能时光倒转,去改变那段历史,展望未来,人人豪情万丈。

少年博古引今,名人佚事信手掂来,一番演讲引人入胜,羸得一阵又一阵情不自禁而起的掌声。

燕少和柳少:“……”他们惊呆了,晁家哥儿文采斐然,妙语连珠,他不去读文科,真是文学界的巨大损失,他如果从政不当外交官,那就是浪费人才。

乐韵笑得眼睛弯弯,晁哥哥棒哒哒!她就知道晁哥哥最厉害了,口若悬河,舌尖生花,真真是个天生的演说家。

美少年在掌声里退场,由文艺部部长接着主持,请新生代表致词。

新生代表便是理科全国并列第一的状元沈福生同学,原本校方原拟定由乐同学在新生典礼上致词,晁同学代乐同学婉拒了,因为乐小同学还没成年,如果作新生代表难免被有心人语诟,也因她本身因还没成年就已入青大,又是理科全国状元,本身的风头很劲,再让她作新生代表,荣誉过多,怕树大招风。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晁宇博不希望小乐乐受到外物干挠,先把一切有可能会滋生不利的因素掐死在摇篮,反正损失一次出名的机会,他自会帮她在其他方面谋来福利。

新生代表发言后是校长演讲,后面是佳宾代表发言。

开学典礼在一个小时又几分钟后结束,代表着新生正式成为青大一名,踏上了大学长征路的第一步。

退度出馆,各营组织学生各行其事,部分院系去体验,部分去参观校历史馆、图书馆。

乐韵刚出会馆,看到美少年哥哥等在门口,闪过去,躲到少年身边:“晁哥哥,你找我咩?”

“你呀,毛毛燥燥的,也不备点干粮,饿坏了吧?”少年温柔的伸手摸摸小女孩子的脑袋,另一只藏背后的手伸出来,递过去一袋小笼包。

乐韵看到吃的,眼睛发亮,因为要抽血,要求12小时不能吃东西,连水也不能喝,她从昨天傍晚到现在忍着没吃东西,说不饿是假的。

她也没客气,快手快脚的打开往嘴里塞,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的说话:“晁哥哥棒棒哒,求给抱大腿。”

“大腿以后再抱,去找你的组织去。”

“嗯嗯,我先滚啦。”乐韵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小跑着跑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