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你去拜访谁/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晁宇博目送小乐乐蹦跳着的背影,凤目里溢满暖意,小乐乐给他一个健康的人生,他无以回报,惟愿在他的陪护下,小乐乐能有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年时代,弥补她缺失快乐童年的遗撼。

看着背着背包,活跃的像头小鹿子似的背影跑进医学部的队伍,少年敛眼,缓步走向另一道门,他今天要和学生会几位主要人员陪同邀请出席开学典礼的嘉宾们参观校园,没有多少自由行动的时间。

乐韵边跑边把小笼包吃完,把袋子丢垃圾桶就归队,很快队伍整顿完毕,在李老师带领下开往体检点去体检。

新生入学体验是必须的,身高体重、眼鼻耳、血常规、内科的心肝肺神经等,X光,心电图等等。

因为空腹抽血时抽的血包托用于血常规、肝功能(两对对)、血糖等方面的血量,因此,正常体验不用再抽血,只做胸透、身高体重等最基本的检查。

体验分批进行,一拨人到了地方,以军训班的班为单位进行,这个班做X光检查,那个班去做视力检查,那那个班测身高体重,做了这项再去做那项,轮流变换,效率高。

戴良钰和乐韵排队总是挨着,他有时能看见小萝莉同学的检查结果,但凡他看到的全部是最佳数据,让他一脸懵,小萝莉究竟是吃什么的,怎会没有半点毛病?

人吃五谷杂粮,人难免有点小小的毛病,比如,像他,胖并不是病,他还没超重,也没其他大毛病,可他有痔,视力5。1,5。2。

而小萝莉在测视力时爆表,把最末一行的每一个字符都准确的说出来,双目祼视力达到最高值5。3,其他口舌鼻什么的也没有丁点儿小恙。

还没上课,戴同学就先被承受了一波不少的打击,内心特别的无力,他有种不良预感,以后有可能会被小萝莉打击得死死的。

女生比男生多一项妇科检查,当男生们体检完,把资料表递交到指定的地方就可以走了,女生们去做妇科检查。

戴良钰和吴恒、徐长天三男生在医务室外的草坪上坐等,等了十几分钟小萝莉出来了。

妇科检查也就是B超和妇科常规检查,乐小同学还是未成年人,有些不用检,因此很快,从医务大楼下来,看到三个男生还在等自己,反倒特别的窘,以前并没有跟男生们友好相处的经验,她不知道该怎么样跟三位新朋友玩耍。

三男生可没管小萝莉在想啥,围上去,相邀去餐厅吃饭,结伴同行的路上三位男生仍然绕着早上那个小萝莉自己扎针抽血的问题不放,刨根问底的问怎么做到那一步的。

“你们真想知道?”好汉难架四手,乐韵被三人围攻得没办法,只好认怂。

“想!”

“其实很简单的,多练习,练熟了,就水到渠成了。”

“怎么练?”三人暗中打了个寒战,别告诉他们是拿自己练手啊。

“很多方法啊,家里有茄子,在茄子表面画满细线,一针一针的戳;还有兔子啊鸡鸭啊,把兔子的毛剃去,找血管练手;把鸡鸭腿上的毛剪去,也可以拿来练手;如果你们家里有长辈愿意贡献的话,那就更好了,实在不行,拿自己的腿来试,左腿扎成窟窿了还有右腿,扎个千儿百针的,练着练着就熟悉了,保管无论扎谁一扎一个准,当然,拿长辈和自己做实验时千万记得做给针头好消毒工作。”

“……”

三位男生感觉后背发凉,那冷风嗖嗖的乱蹿,前面两种方式可以接受,后面一种,拿自己家人或自己的腿做实验,呃,这个……还是算了吧!

讲真,给家人扎个一针可能下得去手,扎个十针八针,就算家里人不说什么,自己的心就先抖了,至于不停的往自己身上戳,想想就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小萝莉,你……拿你自己练习过?”戴良钰忍着那莫名其妙的冷森感,问出大家最想问的问题。

“嗯。我五岁学扎针,最初拿茄子试手,练得手不抖了,改用兔子,用鸡鸭试验,练习了一年多,熟练到一定程度,我家长辈给我做实验,扎得长辈手上全是针眼,我自己都难过,偷偷的拿自己的腿试手,试了几个月总算小有成就,也勉强达到出师要求。”

说到学拿脉扎针,乐韵心里发堵,当初爷爷教她打针,拿脉,先拿茄子画满细细的线,让他在指定的位置扎,针头入几毫米都要求的一清二楚,等她能掌握手劲轻重,拿家里的鸡鸭剪去腿毛,或者去捉来野兔和买来兔子,让她在活物身上试验;

在动物身上做够实验,就在人身上做实验,爷爷奶奶爸爸三人轮流上阵当“病人”,让她练手,那段时间,爷爷奶奶爸爸每天手臂上都是针眼,就连她自己看着就想哭;

舍不得在爷爷奶奶爸爸身上扎针,她背着大人偷偷的在自己腿上试手,把自己扎得满腿小针眼,练了好几个月,把腿扎成了筛子眼,也进步神速,每扎二十针大约会有一针扎偏。

爷爷在医术上要求极严,当她练习到百扎百准,家里人才结束当“教材”的实验,只改为每个月考验一次。

多年的练习,早已深深的在乐韵心里铬下了印子,就算爷爷过世后她读高中时太忙,没有经常练习,对捉脉扎针仍然熟稔无比,更何况后来得到空间,视力与感知神速提升,哪怕闭着眼,她也能准确的找到自己的脉。

“你牛!”戴良钰、吴怛、徐长天肃然起敬,小萝莉家长辈不惜以身当实验品,以那样的方式来教导孩子,那种精神不仅是对自家孩子的贡献教育精神,也是对医学事业最无私的支持。

“不说了,咱们找食去。”三男生笑呵呵的岔开话题。

乐韵还没去过学校的餐厅,欣欣然的同行去吃饭。

青大餐厅诸多,每个区都有餐厅和食堂,学生IC卡通用,只要有卡,不带现金也能吃遍全校。

四人就近找到家快餐厅,点餐,体检总共费了二个钟,再加上路上的时间,已快一点。

这个点儿餐厅过了最高峰期,菜来的快,各人点一个菜,共四个菜一汤,平均二十块一个人,AA制。

下午一营二营领军训服,发放服装的地方在宿区学生服务楼,四人吃饱喝足,边走边参观校园,一路溜跶回到舍区,只等了不到二十分钟就到多到集合时间,各营队整好队形,依次领军训服。

新生们的资料虽然早已到达青大,军训服也是经过新生身高统计订制,但,大小总有点偏差,不一定完全合身,当发下军训服后大家试穿,不合适的同学之间可以互换。

三千多新生分两批领服装,每批大概有一千六百人左右,一个个的来那也是相当耗费时间的,一营先领,几乎用了一个钟才完成,然后是二营。

乐同学在二营一连,自然是最先领的一批人次,当一班同学排队上前,头一个就是乐小同学,而发放服装的老师和学生会生活部成员以及志愿者们先是把小同学好一阵打量,再对衣服型号,找了一找,没找着小号的,又匀出一个人去帮乐小同学寻找合适的号码,其他先给其他同学发衣服。

等了很久,跑去找衣服的人返回,拿回一套小号码军训服,乐小同学拿到衣服跑到一边试穿一下,大小合适,长度么,呃,就不要妄想完全合符了,虽然略有点差池,好歹不用跟人调换。

领完衣服,李老师带队伍到一角向同学们通知明天的行程,第二天上午部分新生空腹抽血,体检,部分参观学校,因为他管的一班同学已体验完,明天上午参观学校,至于下午,全体新生进行综合科目考试,晚上是英语分级测试。

李老师交待清楚明天在哪集合,让学生们自由活动,拿到衣服的一干学生们顿作鸟兽散。

乐韵抱了衣服回状元楼,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二话不说,放下背包先回空间,收了药田里的菌子,药材,和瓜,再风风火火的去洗军训服,把衣服洗干净晾晒在阳台上。

下午余下的时间自由活动,因为明晚要考英语,她也没外出去学校溜跶,去卧室的写字桌书架上找到晁哥哥给她的英语资料和笔记本,坐在小客厅,从空间里摸出八月炸和黑老虎的果子,边吃边看扫描英语资料。

新生的综合科目和英语分级考试,直接关系着以后的选课,考试成绩达到一定的要求,有些基础课可以不重点修习,达不到要求,选了专业所需的必修课,还要必修许多基础课;

英语课是必修课,也有快班和慢班之分,入学分级测试分数在某个等级之下,分去慢班,要等修完学分才能参加等级考试,分数达到了要求,分往快班,第一年就可以报四六级等级考。

乐小同学在忙着临时抱佛脚时,燕少和柳少两位哥们抱着自己的电脑在处理自己的工作,两人上午观看了开学典礼,因为没啥事儿,溜跶一圈,去吃了一顿难以下咽的饭,爬回宿舍那窄窝窝里当个尽职尽责的好军汉。

柳向阳噼喱啪啦的敲击几个钟的键盘,把自己的活儿搞定,去拿几块榴莲,扔到小阳台的桌子上与燕某人分吃。

榴莲是中午回来时顺路买的,青大有一桩好,学校就像座小城市,什么都有买,想吃什么去生活一条街,保管你称心如意。

燕行讨厌榴莲,闻到味就皱鼻,果断的撇开头,柳某人爱吃就自己吃,祸害他干什么。

“小行行,小美女说了,这个营养最高。”柳向阳果断的搬出小女孩的话来逼燕某人就范,敢不吃?哼哼,以后犯病,别指望他心疼。

对于柳向阳拿着鸡毛当令箭的行为,燕行默默的认怂,心不甘情不愿的摸一团榴莲果实,心不甘情不愿的塞到牙齿下咬嚼。

他刚把一块莲实吃完,手机震屏,燕少连眼都没眨,伸手在身边的柳某人的袖子上擦擦手,划开手机屏看看,那双深隧的龙目划过一抹期待,飞快的在笔记本上一阵敲打,然后才连通无线风。

被当抹布的柳向阳,无语的睁着双眼睛,特别无奈的把燕某人从头到脚的打量了N回,最终啥也没说,看燕某人敲电脑。

稍稍一刻,燕少的电脑上接过来一片乱七八糟的符号,他断开无线,再次飞快的敲键盘,很快整出一份资料。

柳向阳凑过去,眼睛瞪得老大:“小美女的资料?”

燕行淡定的看情报员传来的资料,上面将乐韵从出生到现今的种种记录的非常仔细,包括她的生庚年月,其家庭情况,包括祖父母,太爷爷奶奶的姓氏。

“噫,小美女现在的妈是继母?今年七月才结的婚?”柳向阳看到家庭成员,发现她有生母和继母,不觉微怔,他从青大查来的资料里登记的家庭成员是她的父亲和继母。

如果她的母亲一栏里填写的人是继母,那岂不代表着以前的十几年,她一直没有妈妈,是单亲家庭的孩子?

柳少自顾自的说了一句,又往下看,越看越沉默。

燕行也越看越沉默,当全部看完,半晌无语,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情报人员查到的资料括概小萝莉出生到现在的所有,也就是说但凡能有痕迹可查的事都记录在案。

乐韵的父亲和她生母王氏在圳市打工,当因王氏怀孕七个月时准备回乡结婚生产,不想发生意外,乐清为护其母亲免受混混调戏而与人斗架,最后寡不敌众,被打断了腿,乐清的母亲陈氏陈红英赶往圳市陪护,就在住院期间,王氏提前早产,生下乐韵,而王氏不念旧情,抛下还在隔离室里生死不明的孩子,也不顾男朋友还在住院,不告而别。

乐家因乐清腿断住院欠下一笔债,又因乐韵是早产儿,幼时体弱,靠牛奶和奶粉养命,乐家经济压力极大,乐韵奶奶陈红英是代课教师,工资微薄,乐韵爷爷乐鸿当赤脚医、挖药材换钱,老夫妻两一边还钱,一边养儿养孙,一家开支往往收不敷出,十分清苦。

“小美女真是个了不起的孩子,竟然没长歪。”柳向阳摸了摸头,感慨万分,单亲家庭的孩子总是难免受到伤害,据资料显示,小美女小时几乎是在流言蛮语中长大,在那样的环境中她竟然没有自卑或者没有变成自闭症儿童或问题少女,简直是奇迹。

如果没有特别调查资料,他没法把他看到的小美女跟那个从小被欺负长大的小女孩划上等号,小美女那么活泼开朗,你说,谁会相信她是单亲家庭的孩子?谁会相信她竟然有个满是伤害的童年?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大概就是因为饱受欺负,所以小美女过早的知事,努力学习,不停的跳级,少读几年书,让家里少付几年的学费,以减轻家庭负担。

“连跳数级,和一堆比自己大三四岁人同考还能考全国第一,这才是真正的天才。”柳向阳服气了,佩服的五体投地,如果让他跳几级,他能不能上大学线都是个问题。

燕行白了柳某人一眼,那不是废话吗?

“小行行,你没啥说的吗?”燕少一声不吭,柳向阳看不过去了,这家伙让人去调查,弄回资料又什么都不说,啥意思?

“你想让我说什么?”燕行慢慢的敲电脑键盘,将资料全部销毁。

“说小美女啊,你没看见调查么,小美女太爷爷出生地不祥,他是行医落户在梅子井村,乐家本身就充满神秘,说不定就是古武世家的子弟,小美女会古武的事也就解释的通了。”

“然后呢?”

“然后啊,小美女爷爷还拜入武当成记名弟子,何尝不是在掩饰会武的事实,你看,乐老爷子在小美女三四岁时就带她上山研究药材,经常一去就是几天,我觉得老爷子是在掩人耳目,实际上他进山是教小美女古武,如果小美女真的很小就学武,那也能解释她为什么小小年纪点穴术就炉火纯真啦。”

柳向阳觉得他们误打误闯的竟然挖掘出一根好苗子,太幸运了,这样的人才必须抢啊,不抢回军部,天地不容。

燕行没反对也没赞成,关掉电脑,拧回宿舍扔到床上,拿起钱包,淡定的外出。

“哎,小行行,你去哪?”柳大少飞奔着追在后面,问十万个为什么。

“我出去走一走。”

“我也去。”

柳少关上门,兴冲冲的追着燕少,两少下楼,走着走着走到生活一条街,燕少进超市东逛西逛,买了些东西又去逛水果店,买了水果,拧着东西晃悠悠的走人。

柳少跟着燕少,穿街过巷,拐弯磨角的拐了N个路口,又回到朝向舍区的方向,走着走着,他古怪的望天,如果他记错,这条路是通向状元楼的。

又走呀走,走到状元楼附近,燕少直奔那栋代表学霸意思的楼而去,柳向阳似悟非悟,终于还是管不住嘴又问十万个为什么:“小行,你去拜访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