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你们羸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柳某人明知故问的问题,燕行当作没听见,反正柳向阳那家伙一惯没事就爱喋喋不休的废话,他懒得跟那家伙费口舌,行云流水的走自己的路。

燕某人不理自己,柳向阳也没纠结,跟着叮咚叮咚的跑路儿,当到达学霸集中楼,燕少直奔东边儿的楼梯,柳少欣然大喜,小行行终于想开了,决定找小美女认错了哇,太好啦!

心情豁然开朗,柳向阳感觉手里提的东西也轻飘飘的,步子迈得特别的欢脱,两脚生风,潇潇洒洒,欢欢喜喜的上楼。

爬到二楼楼梯转角平台,他霍然想到一件事儿,微带迟疑的问:“小行行,小美女今天下午领训作服,万一没回来咋办?”

“没听过程门立雪的故事?”燕行给兄弟一个鄙视的眼神,雄纠纠,气昂昂的爬楼梯。

程门立雪?

柳向阳愣了愣,程门立雪说的是尊师重道,小行行提那个典故是不是牛头不对马嘴?小行行是去道歉的,难道不该用负荆请罪更合适?

燕少气势昂扬的蹬蹬直上,柳少摸摸鼻子奋起直追,管他是程门立雪还是负荆请罪,只要小行行愿意向小美女服软,能化干戈为玉帛就好。

住状元楼的新生不多,有些分在三四营,还在随队参观学校,一二营的要么还在领军服,有些解散后自由活动,即有因为明天要考试在临时抱佛脚复习的人,也有出去嗨了的,状元楼没什么人活动。

两大少上楼时遇到三个老生抱着球下楼,大家互不相识,笑一笑就此别过,当两俊少爬到四楼,先放下东西喘顺气,再提起大包小包,柳少匀出一只敲门,试探主人有没在家。

扣门声响一声接一声,不轻不重,沉稳有力。

当第一声扣门声入耳,正沉浸在扫描资料中的乐韵,茫然抬头,她看书时全神贯注,达到浑然忘我之境,一时被声音惊挠,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第二声扣门声紧随而至,她总算回过神来,心中纳闷,谁呀?晁哥哥和李哥哥几个今天下午要接待嘉宾,这个时候没空过来,敲门的是谁?

想不通是谁来访,连手里的书也没扔,拿着书本爬起来小跑着去查看来者何人。

柳少敲的三下门,听到里面传来脚跺地板的声响,欣然收手,他们运气不错,小美女在家哟!

燕行做了呼吸调整,尽量让自己表情自然些。

脚步声到门边止住,门在“嚓”的声响里被拉开,穿T恤的小女孩子探头而望,那张圆鹅蛋脸的表情淡淡的,唇角无时无刻不微微上扬,就算没笑颜如花,也是张温暖欢快的脸。

“小美女,你好哟,我们又来拜访啦。”柳向阳看到伸颈而望的小女孩,顿然笑从心生,阳光满面。

“……”视线扫及门口站着的帅哥,乐韵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那两家伙又来干啥?

没事别总跑来晃悠好吗,她很忙,没空跟人磨叽。

人家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她心里不怎么好,也不好给那位柳帅哥没脸,身子往前,刚好堵住门,上下打量两位不请自来的访客:“请问有何贵干?”

“……”柳向阳被问住了,小行行是来认错的耶,他还没找到合适的说辞,燕行顶着张花见花开的俊脸,一脸苦恼状:“前天不太方便,关于身体的某些情况没问来得及问清楚,今天想来了解一下,让自己心里放心些。”

你行!

柳向阳以高上止仰的目光仰望燕某人,看不出来,平日小行行总是顶着张公式化的脸做高冷状,没想到一旦到紧要关头还满机智的。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有什么不能理解的,有什么不放心的,自己去医院抽血化验一清二楚。”特么的,那是什么破理由?这两人究竟哪根神经搭错了,总找理由往她这里跑。

燕行微微感觉头痛,小萝莉软硬不吃,油盐不进,还真难搞定。

“小美女哟,我们不怎么相信医院的检查,更愿意相信你的诊断,你好事做到头,给我们详细说说小行行的情况吧。”眼见不妙,感觉小美女没有让人进屋的意思,柳向阳忙跳出来解释不愿去医院检查的原因。

“你们连医院的检查都不相信,我更加不敢担当大任,请另寻高明,我忙着学习,恕不招待。”连医院都不相信,也不知道是什么麻烦人物,她不想搅和到乱七八糟的纷争里去,请别来迁连无辜。

乐韵退身正想关门,谁知迟那时快,柳少一蹿,一手抵住门,献媚的送上笑脸:“别别别,小美女,医者仁心,别见死不救呀。”

“你们活得好好的,死不了,哪需要人救。”有个厚脸皮打滚耍泼似的挤到门口,乐韵那张总是对着人笑的笑脸都快维持不住,一条腿动了动,差点想飞起一脚,把那厚脸皮帅哥踹飞出去,见过脸厚的,没见过这么脸厚的,简直逼得人人分钟想暴力。

“小美女,小行行除了来了解他的健康情况,也是来道歉的,他不小心惹到你,他知道错了,你好歹给他改正错误的机会呗。”

小女孩堵着门,就是不让进屋,柳向阳实在没办法,只好出卖兄弟,不管咋的,先想办法进宿舍再说,今儿要是进不去主人的地盘,说什么全是白搭。

“道歉?”乐韵狐疑的打量柳帅哥,越发搞不懂柳帅哥和阉人葫芦里卖什么药,好好的又提道歉,他们一而再再而三的粘过来,图什么?

“对,就是道歉。”柳少斩铁截铁般坚定的点头。

燕行以沉默当默认。

“哦,我知道了,你们可以走了。”道不道歉,那是阉人的事,接不接受,是她的事。

“哎呀,小美女啊,道歉这种事是多么正式的大事,咱们总不能站在门口说呀,好歹要坐下来,剖析剖析原因与结果,要摊开来说,彼此说开了才能从根源上消除误会。小美女,我们进客厅坐下慢慢说,小行行是病人哪,劳累不得,万一累晕过去了还得辛苦你抢救。”

柳向阳发挥三寸不烂之舌,说的头头是道,边说边不着痕迹的用力一推门,把门推开,呼呼咋咋的往里走,那速度那叫个神速,语气那叫个义正严辞。

“……”乐韵懵毙了,阉人和柳帅哥今天的脸比前两天还要厚,这么死皮赖脸的要赖她这里,一定有原因。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两人非得粘着她不可?或者说阉人和柳帅哥遇到了什么事,需要她做什么?

乐韵想不透原因,可柳帅哥自己把自己当主人似的,他自己进宿舍,她只好默许客人进自己的地盘,事情都发展到这步,她还能怎的?她婉拒,他们死缠烂打,她不欢迎,他们厚着脸皮不要脸的往前凑,除了用武力,根本没办法解决。

柳某人挤进宿舍去了,燕行快步跟上,柳向阳那家伙有时嘴碎了点,有时还是很有用的,比如像这种时候,他没办法找到突破口,柳向阳那家伙豁出去不要脸就搞定了。

时间才刚过五点,太阳明艳,小厨房和阳台以及南边的窗外方向都沐着阳光,小客厅清爽而明亮,厅一角码着高高的书堆,让小小的地方充满了书香之气。

柳向阳和燕行踏进温馨的小客厅,把自己提来的东西全放在冰箱旁边的空地上,生怕主人赶,飞快的跑到桌边占个位置。

客人比主人还自然随意,乐韵看得眼角抽了又抽,实在不知该说什么,掩上门,将书本放写字桌上,拿两个苹果,四只香梨去小厨房洗净,拿盘子装起来端给两位厚颜无耻的客人。

“小美女真厉害,知道哥口渴了。”柳向阳笑容灿烂,拿刀削苹果,小美女没拿她的那种好吃的青瓜招呼他们也没事,只要不赶他们走就行。

燕行优雅的拿香梨吃,比起榴莲和火龙果,梨要好吃多了。

“小美女,小晁几点才过来呀?”柳少边削苹果边询问。

“晁哥哥和李哥哥们今天接待嘉宾,你们想请他们吃饭可能要另外预约时间。”乐韵已经明白阉人和柳帅哥的意思,他们十有八九又想留下来蹭饭。

啥?意思晁小公主今晚可能不过来吃饭,小晁不来,小美女哪会留他们,那他们岂不是白跑了一趟?

柳向阳心中失望,仍然不愿放弃机会,自告奋勇的表示自己的绅士风度:“小晁今天没空陪小美女吃饭啊,小美女,哥请客,咱们去外面下馆子。”

“不用了,你们自己去,我忙着看书,煮点面吃就好。”他请一顿,起码要吃回去十顿,那种生意她才不做。

“小美女,你一个人吃没意思,我们陪你吃面,这样的话,你一个人在宿舍也就不会显得冷冷清清的。”柳少兴高采烈的表达自己愿当衬红花的绿叶。

“……”乐韵一口老血喷在心头,染了个满心红,去他爷爷的,这要多厚的脸皮才做得出这么愉快的决定?

还有,她有说冷清吗?

她喜欢安静,当初才希望学校给她提供个单人宿舍,如今,柳帅哥竟说怕她冷清,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乐同学已百分百确信,阉人和柳帅哥或许还有其他目的,而其中之一的目的就是想蹭饭,为吃的这么不要脸,他家里人知道吗?

“很遗撼,我没有多余的菜了,只够做我自己的份子,不好委屈你们吃清水面,你们还是自己去下馆子吧。”

“没菜了?这还不好办,我去买菜。”柳向阳那双眼睛亮得像星星,没菜还不好办,去买呀!

柳少一把丢开水果刀和苹果,激动的跳起来向外跑,跑了几步,又扭头灿烂的笑笑:“小行行,我去买菜,你向小美女解释误会,大家一笑泯恩仇。”

“……”乐韵惊呆了,那个……柳帅哥的脑子是不是被电触过,脑回路与众不同,所以听不懂她的拒绝,所以愣是把拒绝给理解成那样了?

“我懂。”无论是柳少跟小萝莉说话也好,无论是扔刀也好,燕行始终微笑盈盈,安如泰山,当柳某人嘱咐他向小萝莉解释误会,他正儿八经的点头。

小行行一点头,柳向阳放心了,有小行行在此,必定会想办法拖到他买菜回来的,今晚这顿饭跑不了啦。

想到有吃的,柳少心灵轻快,身轻如燕,飞一般的冲到门口,拉开门,风一般的冲出去,飞一般的下楼,那速度快如奔雷,疾似猎豹,几蹿就跑了好远。

柳帅哥说走就走,被惊呆的乐韵,懵懵的转过头,懵懵的目送柳帅哥跑出去,懵懵的转回头,瞅着还在优雅啃梨的阉人,一张脸皱成团,半晌才嘣出一句话:“为一顿吃的,至于要这样吗?”

小女生的声音轻悠悠的,飘渺而飘浮,如梦呓似的。

燕行听得那轻柔细腻的一句,心头如被鹅毛拔弄了一下,心脏颤颤的抖了几下,他悠悠的偏头,炯炯龙目落在小萝莉白白净净的粉面上,眸子里划过丝丝波澜。

小萝莉大概不知道她做的饭菜有多神奇,吃了她做的面和菜,他清清晰晰的感受了力量,那是种让每个细胞都充满活力的力量,感觉全身力气爆棚,比以前身体处于最佳状态还要舒畅。

打自从神农山受伤回来,他每晚感觉心口有灼烧感,每晚至少要起夜一次,而在小萝莉住处蹭到吃的,回去一整晚都不用起夜,睡得也安稳。

也因此,燕行才不反对向阳总没脸没皮的想找小萝莉蹭饭,如今,听到小萝莉喃喃自语,他不禁心怀荡漾,他才不告诉小萝莉原因呢,万一小萝莉知道后改变做菜做饭方式,他们就吃不着好吃的东西。

“向阳是吃货。”为了不让气氛尴尬,他想了想回应一句。

“所以,你们打定主意要留下来吃饭?”乐韵懵呆的大脑慢慢清醒,那跑了几千万里的思维也回到正轨,仍然有些哭笑不得,如果真的只是为了吃饭,何苦找那么多理由,直接说明情况不好吗?

“嗯。”燕行干脆承认,与其费尽心思找理由开脱,不如痛快点,男人嘛,要敢作敢当。

乐韵彻底无语:“你们羸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