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我原谅你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原以为以小萝莉那点火就着的脾气和吃亏不下的性子,知晓他们千方百计的想蹭饭肯定会大发雷霆,鄙视嘲笑他们一番,然而赶人,他也做好了承受雷霆之怒的准备,结果,小萝莉哀叹一声之后没了动静,倒把给他整得有点迷茫,小萝莉是同意他们留下来吃晚饭了吧?

左思右想,感觉自己没理解错,心里又极大的不相信小萝莉竟然那么好说话,照她那一言不合就动武的个性,不毒舌的骂得人狗血淋头,不把人一顿胖揍,实在有点反常。

心中藏着怀疑,燕行悄悄的观察小萝莉,怪力小萝莉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很幽怨,纠结的眉毛都捻成股儿,她在无意识的搓手,他以为小萝莉要动手开打,暗中戒备。

戒备着戒备着,小萝莉一直没动静,他也越发的没底,会吼的老虎不咬人,咬人的老虎不吼,小萝莉不怒不吼不开打,在蕴量什么?

没人说话,没有活跃气氛的人在,小客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

等了半晌,小萝莉仍不声不响的,燕行后背脊微微发凉,他宁愿跟人去打一架,也不愿意面对着一个沉默不语的小女孩子啊,他见过的京城名流娇女在宴会上总是巧笑嫣然,即使他不说话一句话,她们也会有说不完的话题,让人应接不暇,现在小萝莉不说话,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和小萝莉都是冷场大王,就算他想主动找点话题说说,以在神农山岩洞养伤的经验来看,他说什么的话大概双是他问一句,她答一句,最后还是会冷场。

怎么跟小萝莉相处,那是个有待研究的问题。

这样不是办法啊,前思后想一番,燕行小心翼翼的吞吞口水,尽量将声音放轻,让自己的嗓音柔和些,亲切些:“那个……上次在神农山的事,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以前,他一直为被小萝莉痛打一事耿耿于怀,恨不得把小萝莉整治得半死不活,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以消心头之恨,当今天看到情报员传来的资料,他理解小萝莉为什么那么痛恨他,她认为他是流氓混混。

小萝莉的生母遭受流氓调戏,她爸爸为护她妈妈才断了腿,从此不仅落下残疾,也给一家人带来沉重的债务和生活压力,也因是残疾人,乐父一直被嘲笑被嗘落,也因乡人总是处处嘲笑打击,为此乐家一家人精神上也受到了无情的伤害。

小萝莉从小活在别人的嘲笑里,对造成全家痛苦根源的流氓当然恨之入骨;而且,小萝莉十一岁那年也被流氓混混半路拦截,遭受到暴力伤害,据推测,小萝莉的奶奶也因孙女受重伤住院而深受打击,并积忧成疾,不久撒手西归。

可以说小萝莉的奶奶也是被流氓混混气得病逝的,如此一来,对小萝莉而言,那自然是火上浇油,她对流氓的恨意更上一层楼,恨意刻骨铭心。

他记得当初他亲她时,小萝莉的眼神凶狠,那时她大概是把他当作流氓,又联想到了她所遭受的种种不幸,所以对他恨得咬牙切齿,毫不留情的把他狠揍一顿。

小萝莉对流氓有恨,当时也仅只狂揍他一顿,并没有给他造成不可逆的伤害,如果她长歪了,心灵扭曲到变态,就算杀人灭口,或者把他弄成半死不活也没人知道,然而她并没有那么做,可见她保持着赤子之心,明辩事非善恶,不会因恨带给她苦难的流氓就迁怒不是罪魁祸首的无辜人士,从而只小惩大戒一番出了气就放他一马。

至于前天中午,也仍然是他不对在先,他先有意想动手揍她,小萝莉才还手,在他没有想动手之前,小萝莉只是冷漠以待,并没有恶语相向,是他想先手为强失败了落于她手,她才不留情面的又打又揭短。

有因有果,先因后果,先有他不对在前,后来才有小萝莉强烈反击,他技不如人,是他自身的错,不能怨小萝莉心狠手辣,那事若换成道上的人,他估计早被对方弄得缺胳膊缺腿儿,哪还能完好无缺。

如果当事人是他,他会如何?

燕行在看情报资料就反问过自己,设身处地,如果他是小萝莉,他肯定不可能就那么轻易的放过欺负自己的家伙,一定会给人留下终身难忘记的教训,让人悔不当初,而且,他还不会留下对自己不利的痕迹,那样的结果就是那个人不死也会终身瘫痪,或者成植物人,傻子。

就算不愿承认,在知道小萝莉幼年的种种那刻,那一瞬间,他有一丝敬佩,敬佩小萝莉的心志,长于单亲家庭,遭受过种种不幸,仍然阳光乐观,那样的孩子,坚强的让人心疼。

自我反省过,他承认自己的错误,虽然是件很丢脸的事,但大丈夫敢作敢当,敢作敢认,他是七尺男儿,不是懦夫,有错当改。

诚心诚意的承认自己的错,燕行忽然觉得,认错,其实也不是很难,他道歉了,心中无愧,晚上回去也能睡得着。

“嗯?”乐韵满脑子在想阉人和柳帅哥除了蹭饭还有什么目的,冷不丁的听到阉人跟自己说话,疑惑的抬头,她没听错吧,阉人刚才在向她道歉?

道歉是一句话的事。

然而,是真心还是假意,仍然能一辩就知。

前天中午阉人也说是他不对,可他说那句时完全没有半点诚意,是敷衍了事的一句话,刚刚那句是有诚意的,说明他真的想要化解那次结的怨。

乐同学眉心纠成川字,脸皱得像面团子,不对,阉人今天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儿,谁来帮她分析一下,究竟怎么了?她脑细胞都累死无数亿了,快扛不住了啊。

“上次的事,是我不对,给你带来了心理伤害,我向你道歉。”小萝莉表情愣愣的,好像没听清自己在说什么的样子,燕行迟疑一下,再次重申之前的歉意。

他的声音很好听,磁性而淳厚,冷酷中又带着温意,优雅的像琴弦琤琮而响,又如响泉之水流动。

燕少长得俊,那张脸增之一分则长,减之一分则短,加之一分则宽,削之一分则窄,肤白细腻,高鼻如悬胆,浓墨画就两道长眉,借得海龙王一双眼,面如冠玉,目含威仪,天生贵气,丰神玉朗。

那样一个顾盼间目如星璨,风流无双的俊美青年,认认真真的说着道歉的话,龙目间流溢着真诚的情感,竟是那般的风姿灼灼,比之微笑以对实则冷艳淡漠的样子更加的神采照人,清贵迷人。

乐韵有刹那感觉自己在听一场音乐会的幻觉,定睛,阉人轻抿薄唇,眉宇间竟似杂着一丝赧色,宛如一个做错事在认错后等着长辈发话宽恕的孩子,懵懵无知的模样,惹人怜爱。

画风不对!

这是什么鬼?

被自己所见惊了一跳的乐韵,后背一阵冷凛,肯定是她看错了,阉人那尊杀神似的家伙怎么可能那么萌?

甩甩头,甩去心中的那抹惊悚感,乐同学忍不住笑起来,今天被阉人和柳向阳给弄晕乎了,自己才眼花的觉得阉人很萌吧。

无声的笑着摇摇头,言归正传:“当初为什么要那么做?你就不怕把人吓死吗?”

“我……不是恶作剧。”燕行抿唇,顿一顿,又补充一句:“小晁有没告诉你我和柳向阳是做什么工作的?”

嗯,你们做什么工作跟姑奶奶有一毛钱的关系吗?

阉人牛头不对马嘴的一句让乐韵差点跳脚,明明在说那次的事,怎么又跳到职业上去了?她才没兴趣知道阉人的工作和职业。

“没有,晁哥哥才不是长舌男,晁哥哥不喜欢背后论人事非,说长道短。”晁哥哥只说柳帅哥家族干净,是个可以结交的人,至于阉人,晁哥哥没特别批注,她也没问。

代沟!

脑子里闪过两个银闪闪的字,燕行深深的觉得他跟小萝莉有代沟,他只是问小晁有没说他们的职业,并没有说小晁会抹黑他们,小萝莉不分黑白的就护小晁,她对他究竟是有多不待见?

“我没有怀疑小晁论人长道的意思,说说别人的职业不算是说人事非。”他无奈的先做解释,免得小萝莉又误会,到时这旧怨没解,又添先仇,得不偿失。

“晁哥哥本来就不是那种人,晁哥哥是最美丽的美少年。”乐韵扬起小下巴,晁哥哥是个最纯洁最善良的美少年,才不是整天说长道短,搬弄事非的长舌妇,美少年哥哥棒棒哒!

“……”燕行抬起手,伸出修长如竹节分明的手指揉揉额心,遇上个脑回路跟一般女孩子不一样的小萝莉,交流起来真不容易。

他想了想,干脆不拐弯磨角了,开门见山直指真相:“我和柳向阳都是在役军人,是当兵的。”

“啊?你……你是当兵的?”乐韵如遭雷劈,说话都结巴了,阉人是兵哥哥?是最可爱的人?

不,一定不真的!

军人个个威武不屈,面容刚毅,眼神坚定,因常年累月苦练基本工,哪个不是皮粗肉糙、面容红黑,再看看阉人,细皮嫩肉,面似玉,唇似朱,哪有像军汉的样子?

乐韵盯着阉人,无意识的搓拳头,耍流氓占人便宜、还动不动就想动手动脚的阉人真是兵?她只想呵呵!

“是的,我们是货真价实的军人,上次去神农山执行公务,因为当时身负任务,所以不得已才……才那样对你,从而闹出误会。”燕行脸微微的热了起来,不着痕迹的瞄一眼小萝莉,看到她粉粉的唇,心头又一阵荡漾,说起来他赚到了,小萝莉的唇很软很甜,亲她一口被揍一顿也不冤。

燕少心思走岔,正想入菲菲,突的感觉到了冷意,心头一凛,那丝涟漪心思跑了个无影无踪,一秒进入戒备状态,杀气!他感觉到了真真实实的杀气。

一侧目,发现侧面的怪力小萝莉坐得笔直笔直的,冷冷的盯着自己,两只粉拳在相互搓摩,她微扬的唇角街着一丝凉凉的笑意。

小萝莉要发怒了!

察颜观色,燕行瞬间意识到了严重性,佯装镇定的把啃得差不多的梨核放桌面,暗中做好防备,计算小萝莉有可能从哪个角度挥拳头过来,他要怎么挡。

火大,乐韵火大的很,心中的怒火噌噌的往上蹿,涨得满腹都是火焰,眼刀子一遍又一遍的戳阉人,阉人竟然是当兵的,简直是军人当中的败类,兵中的老鼠屎!

面前有个败坏人民子弟形像的败类,怎么办?

呵呵……

乐韵扯出一抹危险的笑,摩搓良久的小拳头呼的一晃,以迅雷不及掩之势砸向阉人,他丫的,这种人怎配当兵,打死他!

乐同学积了一肚子的火气,那一拳卯足劲儿,又快又疾,夹带着虎威,威威生风,似有雷霆万钧之力,有穿云裂石之势。

一只白粉的拳头挟带破空之气,迎面撞来,惊得偏头观察小萝莉的一举一动的燕行眼角骤然跳了跳,凭空气撕裂声来而测,小萝莉的拳头不低于百斤重拳的威力,那样的拳头若击在胸腹部,足以令肋骨断裂性粉碎。

他不敢跑,倘偌他跑开,只怕接下来就是一场双女双打大战,最后结果显而易见,不管谁胜谁输,十有八九他是被扫地出门的那个。

不想被扫地出门,想化解旧怨,所以他决不能逃避,唯一的办法就是在护住要害的情况下让小萝莉揍,等她消了气,怨也大抵就那么烟消云散,他要是逃了,只会惹得小萝莉暴跳如雷,他的道歉也白忙一场。

心中明白逃与不逃的重要性,燕行在电光火石间偏开脸,同时将全身肌肉崩紧,以迎接那虎虎生风的重拳一击。

说时迟那时快,燕少刚把脸偏转开,乐小同学攥紧的小拳头一晃而至,“嘭啪”一声,一拳击中燕少右腮。

那一拳,气势凶猛,力道深厚。

那一响,沉闷而凝重。

那一拳的落点也十分的好,卡在脖颈与脸腮交界处,那一拳,也硬生生的把燕少给打得脸向左偏去一个角度。

痛!

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燕少痛得暗中抽冷气,痛,太痛了!怪力小萝莉的力气太恐怖,如果他没有自保之力,他一定会被打得骨头开花,还有可能导致毁容。

一只小拳头卡在脖子和腮边,能感受到拳头细腻皮肤上的赤灼温度,还能闻到从小萝莉身上飘来的若有若无的雅香。

燕行的心脏微微颤了颤,慢慢的转头,看到怪力小萝莉伸着胳膊以拳头抵着自己的脖子,怒目相向,不禁一个头两个大,小萝莉好像气怒未消?

“你已经揍了我三回,消气了不?”他不敢拍掉小萝莉的拳头,郁闷的询句,以前两次是不甘不愿,这次是他心甘情愿让她揍的

我……卧槽!

乐韵用拳头抵着阉人的腮帮子,发现他还能转动脖子,差点崩溃,阉人竟然没事?!

这不是真的!

当初在神农山,她把他打趴下了,前两天她也把他给揍了,今天揍是揍到了人,可他为什么竟没人事似的,这不科学!

除非……除非前两次他有所保留,没用全力,军人身手个个不错,阉人自然不可能太差,应该是因为他是军人,不能暴露身份,不能全力反击,所以让她钻了空子,让她轻而易举的放倒。

瞬间的,乐韵的脸发黑,以为自己很厉害,到头发现是别人让着自己,这真相,太残忍!

她的心灵受了一万点的伤害,不,是受到了千万点的伤害,深受打击的乐同学,一口气卡在胸口下不去上不来,塞得胸闷气短。

憋屈!

憋屈得要命,乐韵无气可出,心中不甘,猛的收回拳头,腾的跳起来,小拳头再次一呼,又挥拳相向,气急败坏的骂:“消气你个大头鬼,你丫的像个军人吗?你跟踪姑奶奶,我忍,你翻姑奶奶的背包,我忍,你眼睛被屎糊了把我当成男子扑倒,我还忍,你当初明知我是女孩子你还轻薄我,绝对不能忍,堂堂军人借公务为借口猥琐女孩子,不揍你你就不知道姑奶奶也是有脾气的,王八蛋,姑奶奶打死你,揍你揍揍你揍你……”

乐韵越骂越火大,她很早就知道有人跟踪,一直不动声色,想看看那家伙竟然想干什么,当阉人翻她背包的那刻她也知道,反正背包里没有什么违法物品,就算被人看了也没关系。

被跟踪可以忍,被翻背包也可以忍,唯独被扑倒轻薄那种事不能忍,普通的欺负可以忍,唯有那种欺辱无法忍受。

当初以为那只是个有精神分裂症的流氓,精神错乱才玩跟踪,并趁机猥琐女孩子,现在罪魁祸首却告诉她,他是军人,她要是不愤怒,她就不是人,而是神。

乐韵不是神,只是个普通人,有七情六欲,有爱有恨的人,越想越气,心中的愤怒如火山喷发,恨不得把阉人揍成八块以消心头之怒。

小萝莉一跳而起,燕行直觉不妙,还没想好要硬接还是避一避,就听得小萝莉一通臭骂,那一通话砸下来,他当时就傻眼了,小萝莉早就发现他跟踪她?

论踪踪术,他不敢说炉火纯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至少可以骄傲的说是同行中的个中翘楚,就算是三军最擅长跟踪的侦察组也难有人与他媲美,在跟踪小萝莉的当中,他也自信做得神不知鬼不知,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想到自己自认完美的跟踪竟然早早被小萝莉识破,燕行心中一阵挫败,打自从扯上小萝莉的事,他就从未占到便宜,小萝莉绝对是他的头号克星。

因为被揭破跟踪那件事,他不好意思再躲,任小萝莉的小粉拳如雨点般的砸在腮帮子上,硬生生的挨了七八下,被揍得右腮麻麻的,自己也快憋不住气,飞快的伸出一只手挡住砸来的小拳头。

“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总该消点气了吧,好歹听听我解释啊。”眼见小萝莉杏眼圆瞪,又有要爆走的趋势,燕行忙忙吁口气,好声好气的谈判。

他的手掌宽而大,手背皮肤白晳,手掌厚厚的,常年磨练出的老茧被皮肤覆盖住,表面看不怎么明显,只有触摸才能感受得那种厚实感。

燕少将手指并拢收紧成窝,把小女生的拳头攥在手心里,他宽大的手掌把她的手包得严严实实,就像一层布包裹着一只锤头,还绰绰有余。

手被挡住,乐韵挣了一下没挣脱,气得胸口一鼓一鼓的,火大的瞪眼:“死阉人,放手!”

“不行,除非你答应不再动武。”燕行攥着手心里的小拳头,纹丝不动,他要是放手,小萝莉的拳头百分百会砸向他的眼睛。

“真不放?”乐韵左手摁住桌子,危险的眯眼。

“我……”燕行想说“我们好好谈谈。”刚说了一个字,被一股大力一扯,硬是被扯得飞离椅子,当了空中飞人。

乐小同学在燕少说话时瞬间发难,一个旋身背抵着桌子,就着他手抓着她的力道用力一扯,一个过肩摔,把燕少给扔到空中,用力的摔向地面。

燕行人在空中,想一脚蹬向墙面借力弹开,然而,那一脚蹬空了,眼前一花就倒了个儿,他还没落地,乐同学飞起一脚踹他腰眼。

燕行只觉腰眼一麻,全身都酥了,下一刻,砰的被摔在地,还是以平沙落雁屁股着地式落地,于是,容颜美艳,艳压群芳、丰神玉朗的俊美青年以四平八躺,四仰八叉、四脚朝天的优美姿势倒地数星星。

“……”燕大少心头有一百万头草泥马呼啸着奔腾,把心空踩得泞泥不堪,一片凌乱。

又失手了!

“有种你别点人穴道!”燕行恨得牙根痒痒的,点穴点穴,又是点穴,最恨点穴功了,有种大家真刀真枪的打一架呀,老用点穴算什么英雄好汉?

“我不是男人,没种!”一脚踢中阉人麻穴位,令他全身发麻从而手也失去力气,当把自己的手解放出来,乐韵搓着被阉人攥得发红的小拳头,笑容灿烂,有点穴手法不用的是傻子。

哼哼,甭管他长得多硬,甭管他多牛,他抵得住拳打脚踢,他不怕痛,没事,他做不到移穴换位,在她眼里照样漏洞百出,她仍然能一招制敌。

现在是打还是往死里打?

居高临下俯视躺咸鱼的阉人,乐同学喜不自胜,得意洋洋的眨眨大眼睛,踢踢阉人的猪蹄子:“唉,一个大男人躺成大字多难看,太有损雅观了,起来坐呗。”

“……”燕行暗中磨牙,欠揍的就是欠揍,他怜惜小萝莉幼时困苦,不忍心欺负小孩子,她却不识好歹,白瞎了他的一番好心。

“地上凉快,我躺躺。”心里有火苗在呼呼冒,他还得装心平气和,人在小萝莉脚下,不得不低头。

“好吧,虽然你这样极不雅观,可谁让姑奶奶是个大度的好人呢,就勉为其难的让你躺着乘凉吧,不要太感谢我,我的名字叫雷峰。”

考虑人家是来道歉的,不能往死里打,乐韵决定不痛打落水狗,心里还是有点不甘心,也只能暂时忍了,只能另待时机教训阉人,反正阉人想要活命,自有求她的时候。

只是,可惜了她心中的兵哥哥形像啊……

乐韵遗撼的叹气,她心中的兵哥哥个个顶天立地,雷打泰山腰不弯,生死关不皱眉,阉人毁了她心目中最可爱的人的伟岸形像。

“阉人,看在你是军人的份上,你跟踪我,翻我背包的仇一笔勾消,以后咱们桥归桥,路归路,别再来惹我,你敢再对我动手动脚,哪怕你是兵,我照样揍得你满地找牙。真是的,明明是兵,当初为什么不明说,我又不是不开窍,你明说你有公务在身,我自然会配合,你非得把人当恐怖分子,又跟踪又搜人背包,还搜身,你该幸庆你遇到的我,换个人,直接报警,到时军人的脸都被你丢光光了,你瞪什么瞪,我说的是事实,你不服气去对其他人试试,看看别人会不会送你进局子。”

心里恼怒,对毁了自己心目中兵哥形像的罪首也没好声气,指责几句,看到阉人狠狠的瞪眼表示不服,乐同学气不打一处来,差点忍不住把脚蹬他脸上去给他一个脚丫子。

燕行:“……”人家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他遇上个不讲理的小萝莉,左右都是他不对,他还能说什么?

“当时任务关系重大,不能透露半丝消息,我不能告诉你我是谁。”沉默一息,燕少还是不想放弃,为自己的行为辩护,那时的任务牵扯到国外势力,一旦说出身份,万一走漏消息,有不明真相的人民群众大肆宣扬,让某些人有所防备,会给他们的行动带来阻碍和危险。

“……”乐韵咬唇,算了,军人有军人的纪律,军人保家为国,每每在危险面前舍生忘死,没有军人默默无闻的守护国家,就没有国民的安家乐业,自古疵不掩璧,不管阉人是假公济私的占她便宜,还是真的迫不得已,不能因那点小错就抹杀军人的功绩,她原谅他就是了。

瞅,左瞅右瞅,打量阉人数眼,蹲身,伸指在他胸前戳了几下,站起来后退两步:“我接受你的道歉,原谅你了。”

一根纤纤玉指每戳中一个地方,燕行感觉那个地方先是震了震,接着微微发热,随着小萝莉连戳几指,全身一轻,那种麻木感慢慢消失,那种感觉就像好拧开了自来水的水笼头,水流畅通了,再无阻塞感。

点穴,神奇又让人蛋疼。

就算不愿承认也不得承认自己学艺不精,小萝莉会点穴,他同样习得古武术,真要全力打斗,他自信不输小萝莉,可却做不到点穴制人那一步,终归是他内力还没修到家,力量太浅,所以点穴无效。

被一个小萝莉点得躺尸是件丢脸的事,燕行俊脸微微发热,不声不响的爬起来,拍拍衣服裤子,内心羞耻,倒霉催的,被小萝莉点了三次穴,次次无还手之力,丢死人了。

乐同学还给阉人自由,也不理他,自己进小厨房,洗手,淘米,煮饭。

燕行整顺有点凌乱的衣服,看到小萝莉没理自己就去厨房,莫明的有点失落,小萝莉竟然不追问他,她不好奇他在神农山做什么任务吗?

他想找点话说,又怕惹小萝莉发火,理理头发,故作淡定的回到小桌子旁边,坐在刚坐过的位置,闲着无事观看小萝莉忙碌,看着看着,不觉得有些痴了,原来做家务的小萝莉竟然是那样的宁静娴雅。

他想起来一个词-岁月静好。

这么多年,他在外公家也没有感觉到那种岁月无忧的安宁感,偶尔在向阳家能感受到家的安适感,却不是这种看着一个人在做最简单的家务活,心灵是那么的平静,无由的就感觉到属于家的美丽和温暖。

悄然间,燕行暗中甩甩头,掩去眼中的黯然,家,对于他而言,是个奢侈的地方,太遥远,太虚无。

乐韵把米淘净,开电源煮饭,回到客厅翻冰箱,里面真的没多少菜,还有一小把小白菜和油菜,还有就是窝笋,昨晚没有煮,所以它在。

她把青菜搬去小厨房,拿刀削窝苣皮,只有两根窝苣,削去粗皮,切成片装碟备用。

处理好现有的青菜,余下就是等买菜的回来,乐同学先给晁哥哥和李哥哥发去信息,转而跑去看阉人和柳帅哥带来什么礼物,她决定,如果他们带的礼物不中意,她晚上不煮空间菜,柳帅哥买什么就煮什么。

跑到冰箱旁,坐到一堆礼物旁清理,一箱牛奶,一箱椰汁,一袋有薯片、话梅、饼干、果冻、泡椒凤爪在内的零嘴,还有苹果,百香果……

燕行看着小女生在清点物品,他只看到她一个侧面,她时而皱眉,时而撇嘴,时而摇头,表情丰富,看了一会,他迟迟艾艾的开口:“……那个,我还有件事想告诉你…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