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以后别惦记我做的菜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乐韵看完红色水果袋,开最后一个套红色袋子的黑色塑料袋,闻声淡淡的嗯了一声,正想抬头观望阉人,忽的发现袋子里装着两只椰子,兴奋的抱起一只圆梆梆的果子,欢喜的笑弯了眼:“哇,有椰子!”



正想坦白从宽的燕行,听到一声欢呼,飞快的望向小萝莉手里的东西,小萝莉抱着个青皮椰子果,眉眼飞扬,兴高采烈的样子像捡了宝贝,他怔了怔,一个椰子而已,值得那么开心?

“阉人,你刚才说什么?”欢喜的嗷了一嗓子,乐韵才记起送椰子的那位主人刚才好像有事要跟自己说,笑咪咪的偏头。

因为阉人送的东西当中有她喜欢的东西,她对阉人的容忍度再次升高一点点,有兴趣听听那家伙歪歪叽叽的想说些什么废话。

“噢,没什么大事。”燕行忽然不想打挠小萝莉的好心情,把想坦白的事咽回肚子,关于他就是张金的事,还是另外找个时间再说吧,现在告诉小萝莉,说不定她会生气,一生气万一拿椰子当武器掷过来,难免造成世界大乱破坏气氛。

燕少瞬间平复心情,浅浅的微笑:“我想说,能不能多做点饭,上次……我们没吃饱。”

那叫什么事?

偏头而望的乐韵,把阉人欲言又止的表情收归于眼底,听到他明显有点文不对心的话,诧然的眨眨眼睛,阉人究竟想说什么?为什么会改变主意?

不过,他自己不说,她也不追问,有些不爽的撇嘴角:“我的电饭锅就只有那么大,谁让你们是饭桶肚子的,没吃饱不能怪我。”

“……”燕行默,他们是饭桶肚吗?

明显的,他和柳向阳都不是只会吃的饭桶,按他们的食量来说很正常啊,如果换成队里的某几位来,那才叫吃得多。

被人骂饭桶的感觉,真是……嗯,一言难尽哪!

偏偏被人暗骂成饭桶还不能反驳,那滋味,岂是一个憋屈能说得清的,燕少思索三秒,算了,饭桶就饭桶吧,只要蹭到好吃的,吃了有益健康,被说饭桶又算什么。

阉人不说话,乐韵把两只椰子抱起来,放地面滚来滚去的玩,嚓嚓的让它们头对头的玩对对碰,两只椰子撞得嘭嘭响,她乐得眉开眼笑。

小萝莉玩得不亦乐乎,燕行有在看小孩子玩过家家的感觉,满心无语,一个破椰子而已,有那么好玩?

“你喜欢椰子?”他找不到话题,小心翼翼的试探,椰子是南方海边的产品,但现在交通发达,每个城市都有卖,E北自然也不少,小萝莉怎么看起来像见奇珍异宝似的。

“我喜欢的不是椰子,而是椰子带来的快乐。”乐韵将一对椰子又撞了一次头,眼里满是回忆:“我第一次吃到椰子是隔壁邻居送的,给了两个,我爸拿着椰果当铅球,教我投球,爷爷和奶奶拿椰果当球陪我玩耍,等把两只椰果果皮都磨得烂了才喝汁吃果肉,算了,说了你也不懂,你们这种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贵公子是不会懂平民百姓人家的那种情怀的。”

乐韵也只吃过两次椰子,第一次是周伯送的,第二次是武老板给的,她老爸和爷爷奶奶是不会买的,椰果在房县很贵,爷爷奶奶没去世的那几年,一个椰果就要四五十块,后来这几年便宜些,大概是二十五块左右一个,对她家来说仍是奢侈品,她老爹努力的积攒,恨不得一分钱当两分花,哪舍得浪费钱买那么贵的水果,她更加舍不得买那种东西。

她记得很清楚,第一次吃到椰子是五岁那年的国庆节,周伯从外面打工回来,带回好几个椰子果,送了两个给她们家,她第一次见到椰子,惊奇的不得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抱着就咬了一口,为此差点崩牙。

也是那时候,奶奶就地取材,教她认识椰子,认识椰子树的生活习性,爷爷又教导她说椰子不仅是水果,也是药材,传授完知识就是拿椰果当球踢,因为她爸是残疾人,她跟村里小朋友们玩不来,所以爷爷奶奶为哄她陪她玩球,爸爸也拿椰果当铅球,拄着拐杖教她掷球。

椰果完成教化重任,最后光荣献身,爷爷奶奶对她也是如此,他们在倾尽所有的疼爱后与世长辞。

其实,果汁果肉并不好吃,最让人回味与想念的是那份美好的快乐和记忆。

看到椰子,乐韵又想起爷爷和奶奶爸爸,想起那份全家人生活物质贫乏却仍然快乐幸福的生活,从而喜之不尽。

燕行再次沉默,富贵人家的孩子确实无法体验到平民百姓的那种简单的快乐,因为他们从小从不缺珍贵的水果与玩具,因为什么都不缺,所以没有太多期待,所以也不体验不到那种拥有的快乐和满足感。

转而他又有点不太舒服,小萝莉鄙视他不识民间疾苦,他出身富贵大家族,所以没尝过普通百姓家的困苦生活,难不成晁哥儿就识得普通人的愁苦?

他是世家出身,从小没缺吃穿,晁哥儿同样出身高干家庭,同样五谷不分,小萝莉跟晁哥儿好,为什么就鄙视他?

从小萝莉对晁哥儿的态度与对他自己的态度相比,燕行觉得哪怕小萝莉说原谅他了,她仍然很冷淡很疏离,没有那种试着好好相处当朋友的意思。

那个发现让燕大少很不舒服,特别的郁闷,他道歉了,他认错了,他也给她揍了,小萝莉为什么还嫌弃他,不愿跟他深交?

难不成是小晁说了什么,让小萝莉不愿跟他牵上关系?

心念一转间,想到有可能是晁哥儿提示过小萝莉,燕行更加郁闷,如果真是那样,是个麻烦事儿。

阉人不说废话,乐韵自己玩椰子,玩得尽兴而止,去厨房拿刀和碗盘子,开开心心的剥椰子。

椰子还没有完全成熟,不能当种子育苗,也不太嫩,在青皮上划几刀,硬梆梆的阻刀,至于内层的纤维网状皮,很硬很扎实,很难剥。

费好大劲儿才破去一层皮,在椰子顶端开个小口,把果子里的汁倒出来,把碗放回厨房,再把椰子剖成四股,剥取椰子的果肉。

当乐同学在认真剥取椰果果肉的当儿,柳大少正在青大的生活一条街上愉快的采购。

当从小女孩住的四楼跑到一楼,柳少甩开飞毛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从状元楼跑向他的宿舍,他常年煅炼,负重跑二十里都不是问题,何况是那点距离,当然不是什么大问题,他一口气冲到宿舍楼停车区,坐上他的爱车飙去采购。

有车代步,那速度自然极快,不过几分钟就杀到生活一条街,兴冲冲的冲进果疏店,兴高采烈的采购疏菜。

有吃的,有盼头,柳少买起菜来特别的豪爽,大包小包的弄了一大堆,还问店家要个纸箱子装了绑在后座,开着爱车,风挚电驰的往回赶,那飙车的速度,让人望尘莫及,望而生畏。

晁宇博和才子俊、李宇博等几位下午陪嘉宾们参观校园人文学院,体验天文人合一的宗旨与理念,又去图书馆体验海纳百川般的博大精深,当快到五点半,一行人收队。

在陪嘉宾返回招待所的路上,听到手机震屏,晁同学找个空档看,看到小乐乐的短信,眼宇间神彩溢然,快速发出信息,收了手机,继续和嘉宾们交流。

陈书渊前两天才把科研告一段落,等老生返校后上课,再做课题,难得有几天休息,他也没宅,邀上自己的好友打打球,去嗨,尽情的放松自己。

其实,他下午就想溜去找小萝莉小学妹,奈何昨天晁会长说不能打挠小萝莉,他最终悻悻的按耐住奔腾的心情,跟体育部的好动分子下场挥洒青春热血去了。

当快到傍晚,大家拼博半天也兴尽而归,他回到宿舍,把自己收拾得人模狗样,决定先温习温习功课,等才子俊那家伙回来再相约一起去搓一顿,谁知那本书还没看三页,手机来短信通知。

坐写字台前的陈同学漫不经心的拿爪机看信息,发现是晁同学发来的,散漫的表情多了三分认真,划开信息一瞅,哇,小萝莉叫晚上过去吃饭?!

呼-

陈书渊一蹦三尺高,哪还顾得看书,一溜烟儿似的冲出卧室,飞跑过客厅,开门关门一气呵成,然后,化作欢快的小蝴蝶,飞奔下楼。

陈同学从八楼连个停歇都没有就跑到底层,转而呼呼哧哧的冲进东边的楼梯道,卯足劲儿往楼上爬,平日觉得烦人的台阶此时看起来也顺眼多了。

叮叮咚咚的爬到四楼,陈书渊歇口气,再瞅,门又是虚掩着的,心情那叫个欢喜,急不可待的推门:“小萝莉小学妹,我来喽!”

燕行安静的欣赏小萝莉剥取椰子果,她毫无矜持的坐在地板上,微微低着头,一手稳住一瓣椰子,一手拿个勺子刺进果肉与壳之间,慢慢的把果肉从壳壁上剔离。

她认真的做自己的事,丝毫不在意旁边有人,燕少认真的观赏,犹如在赏一场艺术表演,可以天马横空的畅想,也可以心如止水。

当听到楼梯蹬蹬作响,燕少不愿分心去管,也懒得分心去关注,直到门被推开,那嚷嚷声打破一室的宁和,他心生不喜,那人来得不时候,挠人雅兴!

饶是心头不喜,他也仅只微微皱眉一下那如冠玉的俊容又是云淡风轻,他很清楚,这不是他的地盘,不管来的是谁,他没权置嚎。

在别人的地盘上该乖顺的时候必须得乖顺些,尤其是在小萝莉的地盘上,不能妄为,否则,以小萝莉那种一言不合就撕,开撕就点人穴道的霸道不讲理行为,最后吃亏的又是自己。

吃一垫长一智,燕行吃了几次亏,心里也如明镜似的,不会蠢到喧宾夺主,跑去对小萝莉认识的人指手画脚。

急三火四的冲进门,陈书渊才发现客厅里还有个大活人,不禁愣了愣,那是小萝莉的朋友咩?

那人还真俊啊!

感叹一句,他快速虚掩上门,冲望向自己的俊美青年微微一笑,点点打了招呼,撒开脚丫子跑向主人,他在门口只看见小萝莉的一颗脑袋和一点后背,不知她在干什么。

“小萝莉,你在忙什么哟,要不要我帮忙?”极奔而行,笑得灿若朝霞。

“陈学长,我在剥椰子。”乐韵听到声响,扭头,看到陈学长眼镜片后的眼睛笑得快找不着在哪,差点忍俊不住笑喷,陈学长挺可爱的,比李哥哥还好玩。

“噫,椰子?”陈书渊一口气跑到小萝莉身边看到地面睡着一个青皮椰子,还有几块剖成瓣的椰子瓣,搓胳膊捋袖,自告奋通的上前:“哎呀,小学妹,这种活应该由男人来干,哪能让小姑娘动手,小萝莉,你坐着,我来。”

燕行愕然,那位眼镜青年是指责他一个大男人什么都不干是吧?是那个意思吧?

嗯?乐韵脑子里闪过问号,抱一瓣椰子挪个位置,有人来帮忙,行,欢迎至极。

陈书渊也不要形像,跪坐在地,拿起一瓣椰子,用水果刀撬果肉,一刀崩的撬下一小块,他瞅瞅小萝莉手中剥的椰果,小学妹剥的果肉还保持着原样,整体从壳壁上剥离出一部分。

看看自己的,碎成指甲大一片,嗯,好像太小块了。

“小学妹,碎的可以不?”他不知道要大块还是要小块点,多句嘴,问问情况。

“果肉是炖汤的原料之一,能再大块点比较好。”乐韵咧开小嘴笑得眼睛弯弯,陈学长好接地气嗯。

“没问题,看我的。”陈书渊心中有数了,操刀上工,在椰子内壁左一刀右一刀的划拉,划拉几下,又撬,很快就撬出两指宽半指长的果肉块。

他那方法挺好用,撬出几块,再去划拉几刀,再把划分的小块果肉剥离出来。

“小萝莉,我们今晚吃什么?”三下五除二,撬出好几块,陈同学兴致勃勃的打探晚餐菜谱。

“还不知道,买菜的人还没回来,今晚的晚餐会晚点,你饿了先吃点零食垫垫肚子。”

“没关系,多晚都行。”陈书渊兴奋的两眼放光,哇,有人去买菜了,晚上一定有很多很多好吃的,他是不怕等的,别说没饿,就是饿了也不要吃零食垫肚子,吃了零食打了底,晚上就没肚子吃美餐哪,他不傻,那种事坚决不干。

燕行心情阴阴的,眼镜男一来,小萝莉就跟他相亲相爱的玩耍,他这么大个人坐在这,他们不理不瞅,简直……岐视,绝对是区别岐视。

椰子还是他买来的,眼镜男倒好,一来就抢着帮忙,把功劳都捞光光了,如此一来,他都快被无视的成了空气,可恶!

不服。

噎得不行的燕少很不服气,瞅着欢快剥椰果的一少男一少女,气闷交加,偏又不好意思挤上去刷存感,他那么大的男子汉,真不好意思跟嘴上没毛的小男生们抢人注意力。

就在燕少气闷的当儿,柳少终于如蝗虫过境般的卷至状元楼下,他连车还没停稳就跳下去,利索的锁好车子,从后座解下纸箱子,一手抱一只箱子,一手提一箱鲜鸡蛋,风卷残云的刮至楼梯间,向四楼飙。

柳向阳急冲冲的爬至四楼,隔着门就听到里面传来欢悦的男女说话声,顿时怔了怔,小美女不是说今晚晁小公主很忙吗?咋还有人?

原以为就自己和燕某人,会来个愉快的晚餐,谁知还有其他,柳少感觉有点小忧伤,吸几口气,调整心绪,推门,雄纠纠的大喊:“小美女,快猜猜我买了啥。”。

小萝莉和眼镜男说话,自己完全插不上话儿,燕行正郁闷不爽,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猜着可能是自己的盟友回来了,欣喜以待,当看到柳某人风风火火的闯进来,欣然大喜,向阳有时中二,正好可以跟眼镜男一争长短。

陈书渊抬头,看到俊美青年抱着东西冲进小萝莉宿舍,知晓那就是小萝莉说的去买菜的人,风度翩翩的微笑:“辛苦你了!”

呃?!

“不辛苦,应该的。”柳向阳先是一愕,转而笑嘻嘻的回应,心里却是打了好几个突,小美女都没说辛苦,那位小青年却先代主人道辛苦,那位谁呀,看起来跟小萝莉很熟的样子?

心头纳闷,看向燕某人,只得到一个不知情的表情,柳少特别的恨铁不成钢,小行行是干什么吃的,让他守着小美女,他还让别人钻空子,简直气杀人也!

虽然恼得想把燕某人丢出去,他也忍了,大敌当前,当然要先统一战线,一致对外,等搞定敌人,私下里兄弟之间再聊天聊地聊人生。

柳向阳拿出十二分的欢喜,最帅的表情,抱着东西直奔主人小美女,这地盘是小美女的,万事由小美女说了算,讨好了小美女,其他麻烦皆能迎刃而解。

飞奔到小女生面前,顶着俊美面孔,扬着灿烂笑容的柳少,邀功似的把东西放下,让主人检视成果。

抽,乐韵眼抽嘴抽的狠狠的抽搐好几下,柳帅哥是想让办宴会吧,瞧瞧,一小箱鸡蛋,一只鸡,一只鸭,一块大大的鹅腿,猪蹄、猪耳朵、猪肚猪肝猪腰子,排骨、五花肉、精肉,瞧这架式,他是想整全猪宴?

再看青菜,蒜苔、苦瓜、豆角、油菜、生菜、芹菜、小白菜、南瓜、西兰花、青椒,还有两个马铃薯和两个没剥壳的玉米。

“柳帅哥,今天果疏店的菜不要钱,还是你准备摆摊卖菜吗?”乐同学默默的拨弄几下,数了数青菜品种,以高山止仰的眼神仰望柳帅哥,牛,柳帅哥太牛了!

她只想问他一句:你老大准备请几桌客人?

小萝莉一边拨开青菜查看有哪几种,陈书渊也被弄得一脸呆,呃,小萝莉的冰箱那么少,怎么存得下哟!

“有备无患嘛,小美女,你随意,喜欢煮哪样就哪样,不喜欢的扔掉就是。”柳向阳洋洋得意的弹弹衣袖,一副“我很壕”的帅气样。

“你们想喝鸡汤还是排骨汤?”对于土豪柳帅哥,乐韵已是无语,自己收拾肉和菜。

“你做什么我们吃什么。”仨男士纵使不熟,在某些观点上达到一致。

一堆吃货!

乐韵朝天翻个白眼,遇上吃货,问什么都是浮云,还是自己做主吧!默默的计数一下,挑出油菜,小白菜、生菜和芹菜、豆角、南瓜,那几样她空间里有,可以调包,空间里没有的暂时先放一边。

肉类不能放外面,晚上不煮的塞进冰箱,提起猪身上的零件和一只鸡,连同青菜全提溜进厨房,剁半只鸡煲汤,排骨也拿出来一半,多余的排骨和鸡肉塞进冰箱保存。

柳向阳帮不上忙,乐呵呵的溜回燕某人身边占着座位。

把鸡肉丢汤锅里,倒进椰子汁,再加空间井水,开火煲煮,然后,乐韵着手清洗青菜,洗一样调包一样,清洗好的青菜放篮子筐里沥水。

在给猪蹄除血水时,想起阉人买来的水果里有菠萝,探头叫了一声:“陈学长,你帮我拿个菠萝削皮,菠萝就在靠墙的水果堆里。”

“好咧。”陈书渊一听,丢下手里的椰子,跑去找菠萝。

燕少和柳少:“……”为什么不叫他们?他们也会呀。

乐同学没管两位厚脸皮客人,洗去猪蹄血水,放炒锅里加水煮,再清洗猪肚、先用勾芡用的淀粉搓洗两遍,除去粘附物,再用清水洗,用盐水洗猪肝和猪腰,每样切成块,装在盘子里备用。

晁少和晁家保姆最初置家具时凡事讲吉祥,取六数,六个面碗,六个饭锅,六个盘子,汤碗和叉子勺子凑成六数,锅和铲子之类的也凑成六数;后来,乐同学自己又购买一些,添加成十全十美。

如今,就算碗盘有十个,也显得不太够用。

把肉切成块、片,乐同学又去将跳闸的饭打出来,装在大汤饭里,用保鲜薄膜包起来,再重新煮一锅。

她的电饭锅是3-5人的量,若多两人,那就不够吃,晚上有晁哥哥李哥哥才学长陈学长,还有她自己,以及阉人和柳帅哥,共七人,柳帅哥和阉人还是牛胃一般样的人,一锅饭肯定不够,需要加量。

柳少和燕少看到小女生打出米饭又重新煮第二锅,喜得心花怒放,今晚应该能饱餐一顿啦!

将近六点钟,京城的天色灰暗,晁同学等人陪同嘉宾们也回到接待楼,晁宇博把招待客人的事丢给副会长和外交部的人员,自己带着才子俊、李宇博欣然退场。

像接待嘉宾那种事儿本来就是外交部的主要工作,会长统管全局,管人,副会长的直隶工作是管事,所以,招待贵宾的事由副会长和外交部们主场才是物尽其用,人尽其才,也更能彰显青大学生会各部门的优点和配合有度。

乐诗笉原本很开心的,今晚学校设了晚宴招待嘉宾,论职务,她是副会长,当然有资格随晁会长以学生会首席代表身份带几位成员出席,那样一来,她就有机会挽晁会长的手臂,当他的暂时女伴。

谁知,晁会长竟然说有事晚上不能赴宴。

“晁会长,这种重要晚宴非你不可,你看能不能把其他事务推迟一些?”乐诗筠拦住精美贵气的少年,试图说服他留下。

“学生会每位成员个个是雄才大略、胸有沟壑的有能之士,大家以前也接待过政要人员和外国嘉宾,每个人有独挡一面之能,我还有学生会的紧要工作需要处理,劳累不起,今晚的接待的工作拜托你们,我相信你们会做得很好,会展现我们青大学生会的领导才干,惊人风采,必会令嘉宾们大开眼界,为之折服。”

少年眉目精致,满含期许的目光巡视过众位成员,那殷殷期待,让人不忍拒绝。

“会长放心,我们必尽心尽力做好接待工作,让贵客们宾至如归。”

“会长,你也注意身体,不要太劳累。”

外交部的众成员欣然领命,还不忘嘱咐会长大人劳逸结合。

“……”乐诗筠无力反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晁会长施施然的退场,她想留住才子俊和李宇博部长,那两位一个说要筹备开学第一份校报,一个说一直在计划九月的体育赛事,忙得不可开交。

三位有公务缠身的同学,施施然的跟各位分道而行,施施然的乘上晁会长的黑色奇瑞,一起离开。

李少当司机,一路风驰奔回状元楼,当三哥们下车,晁宇博看到停在楼前的那辆霸气张扬的摩托车,整个人都有点不太好,那两位又来了!

晁哥儿气息一变,李宇博就察觉到了,不解的问:“小晁,咋了?”

“柳少和燕少又跑来挠乐乐的清静。”少年郁气未解,抬腿走向楼梯。

“我去!”李宇博想骂人,那两位厚脸皮,忒不要脸了。

“谁呀?”才子俊不知说的是谁,一脸探究的询问。

“两个仗着长得好看,总想蹭饭的家伙,你一会儿就见能见到了,表面礼貌着就行。”李少友好的帮兄弟解释一下,让人心中有底。

晁宇博听得直想笑,大李还真是眼里揉不得沙子,不过,他形容得太对了,柳少和燕少就是仗着脸漂亮总蹭饭的厚脸皮。

才子俊心中有数,满面春风的与两哥们登楼,三人越往上爬,闻到的香味越浓,爬到四楼,仅凭香味就让人垂涎三尺。

暗中咽了好几口口水的人,火急火燎的推门而进,兴冲冲的喊:“乐乐,我们回来啦!”

燕行和柳向阳看到三位风采各异的小青年,那心情是阴沉阴沉的,都是漂亮小鲜肉,难怪能把小女生哄得心花怒放。

“你们总算来了。”陈书渊伸个懒腰:“没事的赶紧帮忙收拾东西,帮小学妹整理书。”

“哪阵风把燕少柳少也刮来了。”晁宇博看到端坐在桌边的两位俊美青年,似笑非笑的打招呼。

“好说,当然是小美女厨房里的香风喽。”柳向阳乐滋滋的扬起笑脸,要问是哪阵风把他们吹来的,自然是小美女煮菜散发出来的香风嘛。



晁宇博直接无视那两人,反正那两少脸厚如墙,下逐客令都赶不走,跟他们计较,不合算。

才子俊朝先来的客人点头微笑,走向书推去给小学妹整书;李宇博去帮收拾扔地上的水果之类的物品,看到陈学长还在跟椰子作斗争,很不厚道的笑了个花枝乱颤。

陈书渊懒得跟他解释,把最后一块果肉剥下来,端果肉去厨房交给小萝莉,回身就去帮把书分门别类,他的书,他最清楚,整理起来顺手。

晁同学不用干活,放下自己的背包,去厨房晃一圈,拿一小瓣乐乐做菜余下的菠萝,到小客厅坐了慢吞吞的吃,小乐乐说菠萝开胃,饭前吃养胃又健康。

俊气又鲜嫩的小青年各行其事,燕行和柳向阳压力极大,他们感受到了小鲜肉们偶尔投来的目光中的强烈的谴责,小青年是鄙视他们光蹭饭不干活吧?!

晁宇博优雅的吃完一块菠萝,慢条斯理的擦手,声音温润如美玉碰撞:“乐乐,那天你说的那什么包果,我正在发动人民群众的力量,如果有家戚好友去非洲看能不能帮带回来。”

“小晁,什么果?”李宇博迅速响应。

“小晁,小学妹找什么果,说来我们听听,看看我们能不能出点力。”才子俊和陈书渊也不甘落后。

燕行和柳向阳再次被人遗忘。

“面包果。”乐韵一边炒菜,一边解释:“面包果就是面包树结的果子,原产马来半岛以及波利尼西亚,现在南非,印度各国都有。”

“噫,你说的是可以当粮食的那种面包果?”陈书渊讶异的很:“面包果生长热带地区,居住在太平洋南部的萨摩亚人把面包果当主粮。”

“陈学长知道面包果?”

“嗯,我还吃过,前年与国外大学作交流,随队去外科研考察,去的就是南厦太平洋的萨摩亚岛国,亲眼领略到了面包树那种神奇的树种,面包果的果实烤成面包,风味独特,口感极好。小学妹想要面包果吃还是奔究?”

“嗯,我想找面包果作研究。”

“我问问我家看看有谁出差去那些地方,有人去的帮带点回来,要生的还是熟的?”李宇博兴奋的嗷嗷叫,他家亲戚或公司人员经常要出差,有时会去世界各地。

“乐乐要一个成熟的面果包,还要一个没熟的面包果,尽量找成熟的果子,如果实在找不着,我决定寒假或者明年暑假去热带地区旅行,有兴趣的欢迎组团。”

“有!算我一个。”

“我觉得,最好能去外语系拉个懂土著语的同盟。”

“干吗要找翻译,自己不能学吗?”

“小晁,你以为人人都像你,无论什么一学就会?”

四个俊俏同学你一句我一句,唇枪舌战,热闹得不得了。

柳向阳望天望地,郁闷的望了燕某人N回,话说,小行行究竟有没跟小美女道歉?有没有和解?

讲真,依这架式,小行行再不跟小美女和解,他们有可能会被排挤出去,以后连门都进不来。

他望了N回,燕某人没理他,柳少郁卒,有个不靠谱的弟弟拖后腿,前途灰暗啊,心塞!

燕行也心塞得快窒息,这年头的青年们心肠忒的太坏,他们又没惹晁哥儿,晁哥儿心黑的故意拉帮结派孤立他和向阳,可恶!

想让他知难而退?

哼,他才不会因为受点冷落就打退堂鼓,他就不走,看他们咋办。

肚内积着一股子怨气,燕行淡定的端坐,无论小青年说什么,始终淡笑如初,那张俊脸笑容微微,倾国倾城。

四位同学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从南说到北,从东说到西,策划出一片旅行的宏伟蓝图,个个跃跃欲试,就期待假期来临,然后呼朋引伴,走向世界。

燕行和柳向阳暗中鄙视不已,就晁家哥儿那破身体,还游世界?他那小样儿连游京城都吃不消好吗?

喋喋不休的议论在小萝莉一声“准备开饭”声中嘎然而止,四位鲜嫩的小鲜肉大才子真学霸们蜂涌而上,移桌子,搬板凳,拿碗,端菜,争先恐后的抢着打杂。

一张小桌子本来是四人桌,面对面坐两人,一端挨墙,另一端再坐一个,五人还可以坐下,当晚有七人,只能移出来。

摆好桌椅,学霸小帅哥们端菜,汤碗拿去装饭,汤没碗装,直接把电砂锅内胆拿出来放桌上,另有凤梨猪蹄,干菇炒猪耳朵,香煎排骨、红烧五花肉、青椒猪肚,香辣猪肝,猪腰炒莴苣,还有小白菜,生菜、油菜,豆角,南瓜五个青菜,共凑成七荤五素一汤,挤得一张桌子满满的。

四个学霸,两俊少看着两眼放光,那光绿油油的。

“柳帅哥,以后你别惦记我做的菜,我做菜之所以好吃,是因为我做的是药膳,用了我辛苦配出的药材,主要清肺排毒,益中补气,养肾生精,能提高免疫力,现在我把原料都用光光了,以后没得药材铺佐,做出来的菜跟你们煮出来的一样。”眼瞅着一群如群似虎的人,乐韵果断的先君子后小人,断人后路。

吃货的世界只有吃的,这一个两个的全是吃货,他们一旦吃上瘾,以后隔三差五的跑来蹭饭,她休想安宁。

为了以后的安静日子,必须要把他们那种蹭吃蹭喝的火苗掐灭在萌芽状态。

“啊?”柳向阳震惊的张圆了嘴,以后没有好吃的了?呜,这怎么行?

“?”才同学陈同学李同学同样是震惊脸,嗯,小学妹说,以后做不出来好吃的了?不,他们一定听错了!

三学霸是不相信的,他们觉得大概是小学妹因为某两位老跑来蹭饭,她不想侍候,所以找借口推辞,要不然,小学妹咋没点他们的名,而点了那两位来说。

晁宇博凤目精光一闪,差点想叫好,嗯嗯,就该这样,这一个二个的都想来蹭怕,尤其是柳少和燕少像个大爷似的,他们把乐乐当什么哟。

燕行两道眉微蹙,小萝莉果然是区别对待,只点向阳的名,没点晁哥儿和他朋友们的名儿。

“小美女,你用的是什么药材,我帮你去找。”柳向阳顿了一秒,找到问题关健,主动找原材料。

“一百八十年的老党参,百五十年的茯苓,纯野生铁皮石斛苗和花,六到七十年的黄花倒水莲,黄芪、柴胡……白术,嗯,记得辩认清,有些很容易搞混,低于五十年的不要给我看,不是纯野生的也不要给我看,我懒得浪费眼神。”

乐韵板着小手指,巴啦巴啦的数,一共巴啦出十几样药材名字,末了还加上年限要求,姜是老的辣,有些药材也是,年代越久药效越好。

柳向阳那张脸都涨成苦瓜脸了,特么的,一百八十年的老党参,那比百年人参还难找,茯苓什么的就更不用说了,累死人都不一定能找到一样达到要求的,感觉好吃的是场美梦,越来越遥远。

“别磨蹭了,赶紧吃饭,晚上小乐乐还要复习功课呢。”精美少年温吞吞的提醒大家。

“哎,赶紧吃饭!”

深受打击的柳少,呼的抢到一个位置坐下,几个学霸也纷纷入座,七人有点挤,有好吃的,大家谁也不在意。

美少年帮小女生每样夹点放碗里,等她吃了一口,一干人唯恐落后,迅速出手朝自己眼馋已久的菜下手,有夹猪蹄的,有夹猪肝的,有挑猪耳朵的,六人比手速比反应,个个皆是快如风。

以后可能再也吃不到美味,必须得抢,抢慢了,损失就大了。

想到小萝莉说的话,陈同学几个学霸幽怨满怀,个个不要风度,跟柳少和燕少展开抢菜大战,柳少和燕少也不甘示弱,你来我往,大家唯恐少吃到一口,谁也不让谁。

开抢模式打开就停不下来,六位男士在某些方面是惊人的统一,都是三扒两咽的干掉第一碗饭,然后赶紧装第二碗,再疯狂抢菜。

柳少和燕少胃大,要吃第三碗,先干掉两碗,然后装上饭,跟一帮学霸比出筷速度,六人以秋风扫落叶,春雷滚滚一瞬千里之势扫光菜,然后,嗯,分鸡汤,分菜汁,你一勺我一勺,用汤汁拌饭,把最后半碗饭干掉。

一顿饭下来,个个吃撑,陈同学和才同学两洗碗,柳少摸着肚皮,一脸满足,不管以后能不能再吃到好吃的,今晚这顿值了!

收拾好厨房桌子,贵气美少年把所有人全拧走,把空间留给小乐乐,让她温习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