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错过好戏/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向阳有N多的疑问想求教小女生,比如,她说用了药材,他为什么没有吃出来,她是怎么把药材添加进菜里的等等,结果硬是被晁家小公主给赶走,他表面上很配合,内心早把晁家少年骂了个底朝天。

那份郁气积在心窝子里,当回到宿舍,他才肆无忌惮的发泄出来:“欠骂的晁小公主,破晁小公主,病蔫蔫的晁小公主,破小孩,气死本少了,什么破人儿,祈祷永远没有求到本少的时候,否则本少把脚丫子甩臭小公主的脸上去……”

“逢人莫论长短,背后休道事非,向阳,你又着相了。”燕行温吞吞的坐在自己书桌前,开电脑。

“本少气不过。”

“那你能咋的?去找小萝莉打一架,还是找晁哥儿和打一架?”

“哼,我又不傻,我要是找晁小公主打一架,小美女连门槛都不会容我过,我就骂骂而已。小行行啊,你究竟有没跟小美女一笑泯恩仇啊?”

“怨是了了,她也原谅了我,不过……唉,不说也罢。”

“不过什么?”

“她说以后桥归桥,路归路。”

“啊?”柳向阳整张脸都耷拉成苦瓜状;“桥归桥路归路,岂不就代表着各不相干?大家各不相干的话,咱还有什么理由去找小美女聊天蹭饭?阿呜,哥心里好苦!”

燕行眨眨龙目,他都没说苦好不?他还想向小萝莉表明自己就是化名为张金的人,想争取坦白从宽,最后硬生生的被搅和了,他还没要死要活,向阳嚎个什么劲儿?

“就算各不相干,你也不一定能成功蹭饭,小萝莉说了以后没原材料,做不出好吃的了啊。”

“你信?”柳向阳以见鬼似的表情瞪燕某人,那种话分明是借口,小美女真有那么好的药材,不拿来入药,拿来做食材才叫暴殄天物。

“我信。”燕行手指落在电脑健盘,淡定的轻敲:“我观察发现小萝莉在厨房煮菜煮饭没有用自来水,她用的水是装在矿泉水瓶里的。洗菜洗米用的是自来水,淘好米上锅煮时用的也是瓶装水,如果她用了药材,那些水应该就是泡药材的水,再有,你没感觉到吗,每次到她那里吃过东西回来精神与体力特别好,身体状况也达到最佳状态,如若没有药材,达不到那种奇效。”

“我也知道在小美女那里吃过东西回来身体状况不一样啊,要不然人家哪会死皮赖脸不要脸不要节操的跑去蹭饭,为了吃的,哥连男子汉的尊严都丢弃了,哥我容易吗?”

燕行以鄙夷的眼神睨柳某人一眼,不再理那犯中二病的兄弟,自己调出工作内容,开始处理自己的工作。

“小行行,以后咱们咋办?找什么理由去找小美女啊?……”柳向阳心心念念惦记着吃的,叽叽喳喳的嚷嚷不休,先不管小美女做不做得出好吃的,他必须得去套近乎,要不然他咋把小美女拐去当军医?

至于小美女做的饭菜是不是真的没以前那么好吃了,当然要吃过才知道,没吃过的话,万一她是骗人的,岂不亏大了。

现在摆在柳少面前的最大难题就是如何跟小美女拉近关系,如何结成同志关系,如何成功的羸得小美女的信任与友谊。

柳少喋喋不休,嚷了半天没有得到燕某人的半点响应,让他感觉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没半点反应,他无可奈何,只有独自郁闷的份儿。

相较于柳少的郁郁寡欢,被晁会长拧走的才、陈、李三位学霸就快乐多了,四人溜到晁同学宿舍开圆桌会议,嘀嘀咕咕的讨论工作和学习,忙得不可开交,至于小学妹说的那个以后没好吃的问题,三学霸懒得去纠结。

在三学霸心中那问题根本不是问题,小萝莉是晁会长的妹妹,小萝莉会委屈别人,她难不成还会委屈她哥哥?

小萝莉不会委屈晁哥儿,那么,他们跟着晁会长去蹭饭刷存在感,当然不会遭小萝莉区别对待,一句话,想吃美食,请抱紧晁会长的粗大腿!

他们觉得其他事都可以忽视,唯独抱晁会长大腿这种事绝对不能含糊,三位学霸暗搓搓的下定决心,要果断的、坚定不移的、义无反顾的紧抱晁会长大腿,坚持雷打泰山不弯腰,海枯石烂不撒手。

因此,三位学霸帮晁会长就学生会的工作方方面面不惜浪费有限的脑细胞,出谋划策,提供最良心建议和意见,四人愉快的研究关于迎接新生做什么别出心裁的活动等等。

当一帮食客走光,乐韵再次检视柳少买回的青菜和阉人送的水果,看看哪些需要丢回空间保存,哪些放冰箱,清理物品时看到菠萝、苦瓜和冰箱里的一个萝卜,想了想,心中有了主意,整理好东西,拿起陈学长削菠萝留下的一截顶花,又把另一只菠萝的顶花切下来,剥去几片叶片,拿牙签扎在底部,返回空间。

爬回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乐同学打着手电,拿个小盆,把菠萝顶花放水里浸泡,很多人都说用菠萝顶花能种出菠萝来,她没试过,权当作试验。

菠萝底下扎着牙签,支在盆里不触盆底方便长根,再放井水,泡过菠萝顶花底端留着的一点果肉,静置。

育好菠萝苗,乐韵跑到自己堆放的植物种子堆前扒拉着找东西,找出萝卜、胡萝卜、丝瓜、葫芦瓜、冬瓜,香瓜和哈密瓜种子,摊放在地上,考虑先种哪样。

冬瓜、丝瓜、葫芦瓜在乡下常见,许多人家种在屋前层后,乐家后园里就种有葫芦瓜,冬瓜,丝瓜和南瓜种在屋前园子里角落,每每瓜苗长到一定时间,自动爬上篱笆,不用搭架子。

丝瓜、冬瓜和葫芦瓜种子不好吃,所以易留种子,乐同学找到了春天播种后余下的好多种子,南瓜子好吃,没留多少,她当时找到春播后仅剩的一点点。

萝卜是乡下最常种的冬季作物,最容易找,而且,乡下是自留种子。

香瓜和哈密瓜、胡萝卜种是买来的,在去填志愿那天,乐同学逛街,买了一大堆种子,但凡她家没有,种子店有的都买了一份,如柳叶菜、大白菜、卷心菜、菠菜、芥菜、绿豆、毛豆、黑豆、青瓜黄瓜葫芦瓜等等。

把种子摆出来,乐韵默默的思考,种啥种啥种啥……

以前有些东西没种是因为没空管理,现在她觉得应该每种东西都要种一些,有备无患,要不然,有些东西空间没有,当买回来后没得调换。

虽说空间是种药材的,种菜实在是大材小用,但是,民以食为天,不吃饱不吃好,哪有力气种药材研究药材。

因此,乐同学自己说服自己,哪怕每每觉得拿种灵药的药田种菜是很丢人的事,仍然乐此不疲的继续种菜,再说,菜也是药材,像丝瓜冬瓜南冬,种子或瓜皮或瓜瓤可入药。

对比一番,觉得样样皆有必要种植,乐韵干脆不思考了,改用矿场用的戴头上的探照电筒,拿小锄头和种子下地,先种香瓜和哈密瓜,每样种十棵,再把萝卜和胡萝卜撒下地,每样只种一小块地。

不想浪费土地,把冬瓜、丝瓜、葫芦瓜种在以前种云芝的花盆里,每样种两棵,即然开始种瓜,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又种两盆苦瓜、一棵佛手瓜,两盆西葫芦瓜。

播种完毕,浇一遍井水,顺便摘收松茸、南瓜,青椒结的青椒大大小小的挂满树枝,因为最大的一些青椒要留作种子,小的还不到摘的时候,没摘,再去收了些铁皮石斛花和黑老虎果实和八月炸,离开空间回宿舍洗澡洗衣,然后坐下安安心心的扫描英语资料。

一夜悄然过去,新一天的光明悄然而临,也到了8月最后一日。

9月将临,也正式开启如火如荼的开学季,全国各地没开学的高校和中小学也进入开学季或即将正式开学。

当天,乐同学高中同桌小肚子同学杜妙姝也开启大学之旅,她高考分数高出一本线几十分,除了去国内最顶尖的京大青大两所最牛学府尚不够资历,上其他一本大学是没问题的,她左思右想,在填志愿时首选本省首府第一大学。

E北首府汉市大学,同样是国内名流大学,是除了京大青大两大校之外排名每年都在前五的一流大学,师资雄厚,资源丰富。

杜同学之所以第一志愿填汉市大学,一来是本省,距家近,可以省很多来往车费,二来在本土之内不用考虑适应问题,再说就算以后勤工俭学,在本土也因语言等问题更有优势。

汉市大学9月1日开学,杜家早早决定提前一天送孩子上学,因此订的是8月最后一天的车票,提前去可以先适应一下环境。

于是,大清早的,杜家一家子就爬起来,拧上行李出发,还是全家出动,毕竟上大学是人生当中的一大胜事,杜家父母和杜小弟都不想错过,从而全家出动,决定去首府来个一二日游。

杜家四口怕误车,所以起了个大早,赶最早一趟汽车到拾市,然后急三火四的赶到市火车站,取了车票,在候车室里等车。

离发车还有一个来小时,杜妙姝是个闲不住的,坐不了多久就百无聊耐,东张西望一番,实在耐不住,溜出去逛。

杜小弟比他姐好静,候车室里有免费的WF,他玩手机玩得不亦乐乎,没兴趣陪姐姐满世界的疯。

杜同学去广场溜达一圈,又去买了两瓶水,怕父母担心,一晃一晃的往回晃,走着走着,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边,一对母子拖着行李走向候车室,那妇女穿连衣裙黑丝袜,头顶还有副蛤蟆镜,青年则牛仔裤,短袖衬衣收腰,人高挑、阳光。

啦啦啦,又见熟人啦!

看到高挑小青年,杜妙姝一溜儿的越过几人,风风火火的跑去找老熟人,冲得离一对母子很近时,热情洋溢的打招呼:“嗨,杨校草,真巧啊,你也今天去学校吗?”

杨斌彬拖着一只行李箱,和妈妈不急不慢的去候车室,行人匆匆,谁也不在意谁,他也没太关注其他人,当听到熟悉的声音,不觉微微一怔,自高考发布成绩之后,他不愿露面,同学们也各顾各的,大家也没什么联络,他几乎忘记杜同学那个人了。

如今,乍然听声音,他在最初的一刹那还有点反应不过,下意识的望过去,一侧走来个秀气的女生,扎着马尾,青春靓丽。

看到杜同学,杨斌彬又不禁想起自己的成绩差杜同学一大截,心里涌上羞耻感,“嗯”了一声,低头继续走。

“小彬,是你同学吗?”杨太太看到容光焕发的女生,偏头问儿子。

“算是吧。”杨斌彬不想跟杜同学有过多的牵扯,淡然的回妈妈一句,加快脚步。

杨太太略带鄙夷的打量女学生,模样儿还可以,不过,配不上她儿子,他儿子又帅脑瓜子也好,倒贴的女孩子多了去,没有好家世好后台,只能给她儿子当临时床伴,她是不会让人进门的。

杨家母子那啥眼神?

杜妙姝虽然有时有点马大哈,却不是傻子,杨家母子那明显嫌弃的眼神还是能区分出来的,眼珠一转,浑身未觉似的笑语连珠:“哎呀,这还没上大学就不认同学,架子还真大,难头就是乐乐妞说的校草派头?不对呀,当年晁学长晁帅哥艳冠三中,名压全校的时候就算他不愿意跟他看不上眼的人交流,也没有像杨校草这样摆架子啊。

哦,我想起来了,杨校草可是三中公认的情圣,谁人不知哪人不晓杨校草只对张婧美女屈膝卑躬,对其他人一向是黑白巅倒不屑一顾,只可惜,张婧美女只喜欢晁宇博同学啊,说到晁同学,我又记起来了,乐乐小妞读青大,跟晁同学同校,乐小妞说晁学长是青大学生会主席,前晚还发了一张和晁同学的合照给我,帅呆了好吗,如果张婧美女看到照片,估计会高兴的睡不着觉吧。

哦哦,不好意思,我忘记杨校草和晁同学是情敌,想来不愿听到晁同学的名字的,哎,我说杨校草,你今天去上大学,张婧咋没来送你?不对不对,我弄错了,应该说你怎么没邀张婧一起走?不是听说你痴心一片,在送了无数礼物无数珍品,又要送手机的撒钞票似的攻势下终于打动张婧,张婧答应你的追求了吗?

唉,瞧我了,说那么多,倒把正事忘记了,杨同学去哪读书?是外省还是本省?或者是去首都?”

杜同学口直心快,说话都不打停顿的,一顿噼喱啪啦,口沫横飞,一连泄露出N多的信息,让人应接不暇。

至少,杨太太就被说懵了,她儿子追一个女生?还是屈膝卑躬,一片痴心?!

愣了愣,杨太太霍然回神,感觉听了一场天大的笑话,她儿子那么优秀,倒贴的女生一大把,哪用得着去追女生?

杨斌彬的脸都绿了,狠狠的瞪视杜妙姝,气得想撕她的嘴,他竟从不知道杜妙姝有那般好的口才。

“这位女同学,我家小彬读首府读E北大学,你读的是哪所大学?几本的?”杨太太从最初的晕头转向中镇定下来,慈祥的回答女同学,顺带的关心女同学。

杨斌彬听到妈妈问杜同学读哪所大学,上几本,顿觉不好,他比杜妙姝还低几十分,杜妙姝读的学校必定比他更好,他刚想转移话题,却是迟了一步,杜妙姝已欢笑的回话。

“阿姨好啊,恭喜你儿子上E大,我嘛平日成绩一般般,好在我个有好同桌,在同桌帮忙补习下考发挥得不错,勉勉强强考了593分,被汉大录取,今天去报道,说来真巧,当初我和杨同学曾经高一同班,后来又同是理科,现在读大学也在同一所城市呢。”

杜同学跟长辈说话一改张扬个性,温顺乖巧,笑容羞涩,即有少女的青涩,又不失活泼开朗,笑容与喜悦从眉宇间溢出来,满满的是青春的味道。

593分,汉大?

杨太太唇角完美的笑容僵了僵,她儿子528分,女同学比她儿子多几十分,她儿子读的是E大,女同学读汉大,她儿子又比女同学差一点点。

汉大与E大虽然都是E省首府的大学,然而,汉大是全国性的一流大学,E大只是省内一本大学排名在前的大学,两者存在差距。

原以为是个没用的小丫头,谁知竟看走眼让自己阴沟翻船,大失颜面的杨太太,僵硬的恭喜一句,催儿子快走。

“阿姨慢些走,不急的。”看着脚步匆匆的杨家母子,杜妙姝顿觉神清气爽,笑嘻嘻的提醒一句,嗯,这种打脸的事最爽了!

她正想转身去候车室,发现又一波人马涌来,不由多瞅了一瞅,视线落到一对母女身上,眼神如火炬般闪烁出亮光,挥臂大喊:“杨斌彬同学,你等等诶,你女神张婧美女来了。”

她冲着杨家母子喊了一声,又朝稍远一点的女同学喊:“张婧张婧,这边这边,杨斌彬也在这里呢。”

被杜同学那么一声大喊,行色匆匆的人不禁好奇的张望。

张婧来了?!

听到杜同学的呼嚷声,匆匆避开的杨斌彬后背一紧,在假期,尤其是不久前的几天,张婧打了好多电话,他虽然把她拉进黑名单,但是,还是看到了信息。

“小彬,你真追过姓张的女生?”听到女同学指名道姓的一喊,杨太太气得脸发青,那个女同学分明就是来败坏他儿子名声的。

“嗯。妈,我们进候车室,很快就可以进站了。”杨斌彬不愿多谈关于张婧的事,小声的嗯一声,走得更快。

他不想再见张婧,如果真跟张婧碰面,万一张婧头脑发浑说出和他的事来,被多管闲事的人听去或弄个视频发网上,对他的名声不好。

他只希望马上就到进站时间,好避开张婧,心里那么期盼着,广播响起,传出温柔的女声:“乘坐XXX车次的旅客,请携带行李车票准备检票进站……”

广播员通知可检票的车号正是自己要乘的车次,杨斌彬大喜过望,拖着行李小跑:“妈,快点,我们坐的车检票了。”

杨太太本来听到儿子的话心中窝着一丝火,听到检票进站通知,当下也顾不得找儿子算帐,急急的赶往候车室。

杜妙姝同学扯开嗓子一吼,看到张婧还在东张西望,又跳又挥手,并回头去看杨家母子,发现那两人匆匆跑向候车室,她立马跑向张婧,杨校草进了候车室,比较好找,紧要的是把张婧领进去,好让张同学跟杨校草碰面。

张婧穿的是碎花连衣长裙,因为天热,头发也扎起来,原本张爸是觉得孩子可以复读一年,而张婧也想复读,又怕自己怀孕流产的事传开到时在学校呆不下去,出于各种原因考虑最终决定去读三本大学。

她读的学校也在首府,明天开学,张婧妈吴嫂子送姑娘去报道,母女俩怕赶不上车,昨天就到拾市,在车站附近挂个小旅社住一晚,离发车时间没太久了才出发到车站等车。

张婧因被乐韵揭破怀孕的事,对各种声音有过敏反应,听到杜妙妙的声音,下意识的就想逃避,当听到杨斌彬的名字,也不顾得跟杜妙姝不对盘,快速寻找杜同学,只有找到杜妙姝,才能更快找到杨斌彬,她急切的想找杨斌彬。

吴嫂子不认识杜同学,听到人喊女儿以为是好友,帮着寻找,东张西望一阵才看到个女生跑来,忙迎上前去汇合。

张婧也小跑起来,很快就跟杜妙姝碰头,不待张同学问什么,杜同学特别体贴入微,一起帮拖行李,一边催:“张婧,杨斌彬刚进候车室,快走。”

张婧也没空管杜妙姝为何那么好心,拖着行李蹬蹬小跑,吴嫂子也快跑起来,三人急匆匆的跑过车站前的广场,进候车室门,凭票进候车大厅。

杨斌彬母子匆匆进大厅,在验票站台排队,当张婧母女跑进大厅,杨同学母子验完票,过了验票站。

杜妙姝进候车室便四下扫描,发现杨校草在验票,赶紧指给张婧看:“杨斌彬在哪里,验票进站了,其实,这次没碰上也没关系,杨校草在E大,放假或假期你有空可以去找他的。”

张婧听说杨斌彬验票进站了,飞跑向验票站口,果然看到杨斌彬走向站台那边而去,她气得狠狠的抓着栏杆,几乎咬破唇,杨斌彬竟然躲着她,可恨!

杜妙姝看到张婧追去看杨校草,把行李给张婧妈,自己去找自己爸妈和弟弟,杨校草验票进站,张婧来迟,两人没碰上面,也没戏可看,现在不走更待何时?

可惜了啊,一场好戏就那么阴差阳错的错过了,如果杨校草坐的车再迟点发车,当他和张婧聊一聊,说不定就能看到一场你侬我侬、依依惜别的情感大戏,当然,也可能是那种一方始动心另一方已变心,然后就是反目成仇的世界大战。

可惜可惜啊……

杜妙姝边摇头边一蹦三跳的跑去找亲人,她以为能看好戏才那么热心,然后也好说过给乐乐小妞听,如今没戏唱了,也没多少说头啦。

女生最初热情有加,等陪同到达候车室又默声不响的走了,让吴嫂子纳闷不已,只好自己找个空座位,放好行李,坐着等。

张婧眼睁睁的看着杨斌彬与人流走远,气得肝疼也无济于事,气冲冲的找到妈妈,坐下熬时间,她还在为杨斌彬的事生气,也就把杜同学抛去脑后去了,等了约半个钟,她要坐的车到点,母女两验票进站,当坐上车,她才想起杜同学,想问问杜妙姝知不知杨斌彬具体在哪读书,却又晚了。

就算没有看到好戏,杜妙姝还是很满足的,至少她成功呛到杨校草了啊,那种把以前瞧不起自己的家伙踩一脚的感觉简直不能再好。

有那份好心情伴随着,杜同学也踏上去首府的车,迈出了去往那满心期待的大学开创新生活的第一步。

当某些同学清早赶车时,周秋凤也装着两个箱子赶到街上,并成功赶上去县城的首班车,把东西运上车,连钱和一张纸条一起交给售票,请人帮代寄东西。

乡里有邮局,考虑到某位工作人员跟张婧家的关系,她也并不想去寄,宁愿托付班车司机和售票员,这些年来,乡里经常有人请他们代寄东西或者去县城快递点取快递,司机和售票员们信用度很好,让人放心。

周秋凤的东西是寄往京都给她姑娘的,乐乐去报道时带两只行李箱,能装的东西有限,只装走适时季的衣服和备用的一两件外套,毛衣之类的没带,她帮寄。

将东西交给售票员,车还没发车,周秋凤也没等,开着电动三轮在街上购了一堆东西,回到梅村又在村里绕了一阵,然后才回家。

她刚回到乐家没多久,三位村民到乐家,上乐家的二楼观看一阵,双方又交流一阵,意见达成一致,愉快的下楼。

送走三位村人,周秋凤动手搬楼上堆放的柴,绑成一扎一扎的,从二楼扔下去,丢在屋后的空地下,她还没清理好柴,一位村民开着手扶拖拉机,送来一车砖,倒在乐家门前的空地上又去运输。

很快,另两位村民运来一架吊砖吊重物的机器,搬上二楼组架好,一个在一楼,把红砖装在车斗里吊上机器上,一个在二楼接应,把砖缷载堆二楼。

看那架式,人人都知道是准备加建楼房了。

周奶奶发现乐家的动静,跑去女婿家一趟,回去时笑咪咪的,当到中午,等儿子下地回来,立马让儿子去帮妹子妹夫帮忙。

“我懂。妈,我下午就去帮小凤家打小工。”周哥在回家时看到拖拉机在给乐家运砖,他也是干过建筑工地的,当然知道妹妹家准备做啥。

“乐清家有那么多间屋,怎么还盖二楼。”周嫂不太乐意,地里的红薯苗还没翻完,老公去乐家帮忙的话,余下的活就全是她的。

至于周家的两小孩,周春梅昨天回市里学校上学,周天明收完稻谷没几天又跑去外婆家跟外表玩耍,明天开学才会去学校。

“为什么不能盖?”周哥冷眼看老婆:“乐家盖房又不用问你要钱,你管人家家里宽不宽。”

周嫂子噎得胸口发疼,愣是一句话也不敢再说,她再说的话,周哥肯定又会说他们盖房时周秋凤拿了几万块钱的事,到时要她也拿几万给乐家盖房就亏大了。

到中午,周秋凤才把堆二楼的柴全部扔到屋后,中午招待三位做工师父,下午她再把扔下楼的柴一扎扎的码在屋后一角。

周哥说话算话,下午就去乐家帮运砖上二楼,村里做砖瓦工的师父都是很熟悉的,哪里有活做需要人手会相邀做工,周哥以前就和村人一起去建工地或帮人建房,也可以说是同一伙人,合作有默契。

周秋凤自己作主加盖二楼,事先没通知乐父,因此,当乐爸傍晚回家,看到家门前的砖和二楼的机器只有震惊脸,老半天才找到魂,拄着拐杖一脚高一脚低,歪歪斜斜的跑进家。

“小凤小凤……”一路喊着,当看到去后院喂猪回来,从楼梯间通向屋后的那条门出来的老婆,他立即就憨了:“小凤,你……你叫人盖楼了啊?”

“嗯,怎么,你有意见?”周秋凤提着装猪食的空桶,女王气势十足。

因为自己不能总守在家,周秋凤跟做工师父说好把房子包给做工师父,主家不用管一日三餐,因此到傍晚,做工的人收工,不在乐家吃饭,没有旁人在,她也不介意当母老虎。

“没有没有,没有意见,”乐爸被瞪得缩缩脖子,讨好的还以笑脸:“老婆,你做主的事,我没意见,就是……就是钱的问题,咱们钱够吗?”

“够,你给我的存折有一万多,我手头有三万多块,乐乐眼前一二年不用我们负责学杂费用,先用这钱盖二楼,然后帮乐乐攒钱能供应得上,我跟大工师父粗略的算了一下,材料大概二万五左右,工钱不会超一五万,足够了。”

在准备盖二楼前,周秋凤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把各方面因素都计算进去,哪里大约需要多少钱,家里的钱够不够,计划得一清二楚。

她敢那么做,前提是乐乐上学不用家里负责,如果要供乐乐读大学,手头的钱是不够的,盖楼子的事还要等几年再做考虑。

乐乐有奖学金,至少三年内不用家里给钱,那么,手头的钱闲着也是闲着,可以先用,等盖好二楼,再攒钱供乐乐读书也来得及,她算得很清楚,乐清上班,一个月工资够她们生活所需,她种菜卖,一年田里地里的东西卖点或者养猪养鸡鸭卖,那些钱能攒起来,攒个三两年,也就够给乐乐花费了。

把方方面面计算无误,确认可以行动,然后当即就拍板定案,将计划付诸于行动,关于乐清的意见,呃,周秋凤觉得那不是问题,女人管家,关于如何过日子的事她说了算。

“小凤,你的私房钱你得留着傍身,怎么能用你的。”乐爸羞得脸都红了,他积攒数年也才一万多块,好少。

“为什么不能用?留私房钱是怕儿女将来不孝,有钱傍身也能过日子,我进了乐家就是乐家人,还分什么你的我的,我将来有乐乐养老,后事无忧,还留私房钱做什么?让它发霉呀,乐大哥,是男人就别啰嗦,去帮烧火煮猪潲,我还要去园里割红薯藤。”

“……嗯,我去烧火。”乐爸喉咙发硬,急急去厨房,小凤都说这份上了,他还能说什么?什么都不用说,以后相扶着过日子,一起变老,等将来乐乐结婚生子,共看儿孙绕膝,享天伦之乐,那就是对小凤最好的回答。

周秋凤满意的笑了,她说了要当好家当然要做到,把楼建完整,家才是完美的家,那样才算是当好了家,至于钱,钱是赚来的,要赚钱也要适当的花钱,有出有进才合生活规律。

肯干,生活就会越来越有奔头,周秋凤对未来有信心,看乐清去管火,不用担心灶火,提桶到屋前水池清洗干净,洗手,去园里摘红薯藤

周秋凤作主修房事前连乐爸都没通知,远在京都的乐韵就更加不知道了,她在忙,忙考试。

当天上午一部生新生做空腹抽血,体验,一部分参观学校,乐同学就是参观学校的那一拨,下午,全体新生统一综合测试。

学前综合测试也是事关选修课程的,只分文、理,不分专业,新生全部去校综合大楼,同时进行考试。

综合大楼又美名曰“考试大楼”,各种大型考试均在其楼进行,有数层楼是专用考试场地,也是大型会议室,可开会,开考试,或学习授课,最大的能容千人同考,小的也能容一百余人,还有各种计算机等专用考试室。

文理分开,虽不分专业,一般以院系划在同一个会议室。

医学部与另一个院系同在一个约能容五百人的中型会议室,实际只有二百多人,因为考试时也跟高考相似,单人坐一桌,人与人之间空一排座。

考试不给带手机和掌上电脑,只需带文具用品。

下午二点开考,乐韵和戴良钰吴恒徐长天随大部队到达考场,各自寻座,学前综合测试不像高考要对号入座,大家自行坐,坐单排列号就行。

乐同学从小学到高中,万年第一排,所以只要让她选择,习惯首选第一排,因此,仍然选第一排坐。

徐同学几个特别萌,抢乐同学左右与后面的位置给坐了,四人形成四方阵。

二点开考,一点五十分发卷,五十五分时让学生检查试卷,到二点,以统一敲钟声为号,始答卷。

英语是摘出去单独考,学前综合测试的文科包览全部科目,有语、数、政治、历史、地理;理科包括语、数、生物、化数、物理。

每科五门,每一科都有考,语文没有作文,只有阅读理解。

也因包括全科每一门,测试极具考验,毕竟,谁也不知道出的题是哪个犄角旮旯里的知识。

当检查试卷时,有多少人想晕过去那就不得而知,反正在每年综合测试时都是如高考,难免几家欢喜几家愁。

乐韵检查试卷时一目十行似的一扫而过,也把各种题型扫进大脑,当答卷号令一响,开始工工整整的答卷。

考场各个角装有摄像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拍摄全场,杜绝作弊,也有讲师监考,庄重而严肃。

戴良钰坐在乐同学右手方,开考几分钟后偷偷用眼角余光瞄了瞄小萝莉,发现那丫的奋笔疾书,不动不摇坐如钟,自己赶紧低头答题,遇到不能下决心的题先跳过。

打从答案开始,乐韵就开启疯狂工作模式,全神贯注的写答案,论起来,考试难度不高,至少比高考题的难度要稍低,就是题型太宽,考得有点刁钻。

两个老师监考,巡场,巡视第一圈时,一位老师到乐同学身边站了几分钟,默默的走开,然后,另一位老师巡到前方,站乐同学身边立了三五分钟之久,巡第三圈时,两老师又分别在乐同学身边静默一阵。

于是,全场同学无比感激不知是谁的第一排的那位同学,因为那位太吸睛,老师们总爱去那里呆,让他们压力大减。

当老师第四次巡场,万俟教授一步三晃的晃进考场,两位讲师冲老教授点头笑笑,继续巡视。

万俟教授背着手儿,慢吞吞的巡一圈,然后在乐小同学身侧停下,越看,那眼镜片后的双目越亮,呆了足足有八分钟之久,老教授笑咪咪的一步三摇的晃出门,继续溜弯儿去了。

待监考第六次巡场,乐韵利落的答完最后一道题,放下笔,将试卷按顺序摆好,答题卡卷放最上端,再用草稿纸扣在表面。

则巡场过来的老师,愕然的抬腕看手表,刚刚三点半!

测试从2点到5点,为时三个钟,刚三点半,意思就是某同学仅只用一个半钟做完了三个钟才能做完的题,她是全做完了,还是有些不会?

监考老师走近,轻轻的移开盖答卷的草稿纸,看学生的答题卷和答题卡,看一面没空题,再翻,没空题,再翻,没空,左看右看,全答了,字迹标准,一笔楷体,秀丽工整,干净端庄。

“老师,可以交卷吗?”看到老师看完自己的试卷又盖起来,乐韵小小声的问,每个老师走一圈都要瞅几眼,她被瞅得头皮发麻,不想呆下去了。

“……”老师嘴唇微微的迟疑一下:“可以。”考试规定,开考一个钟后就可以交卷。

嗷,解放了!

乐韵欣喜万分,抓起自己的笔和橡皮擦,轻手轻脚的移出座位,为了不影响别人,她猫腰,半蹲在地面,踩着猫步跑往门口。

监考老师眼角上扬,露出赞赏的眼神,懂得体谅他人,心思细腻,是个好孩子。

戴良钰经常关注小萝莉,发现她交卷,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小萝莉就做完了?!他飞快的望向其他人,发现吴同学和徐同学也望着开溜的小萝莉发傻,他的心总算平衡点儿。

三只被打击到的同学,默默的看小萝莉溜到门口,默默的收回视线,默默的跟题海开撕。

乐同学猫着腰,无声无息的溜到门口,急急的蹿出去,赶紧跑路,途中又经过两个会议室,为不影响里面的同学考试,再次猫腰从窗外走廊溜走。

乘电梯下楼,出电梯大厅到楼外,看到草地坐着的导师先生和精美少年哥哥正在聊天,飞快的跑过去:“万俟教授,晁哥哥!”

万俟教授和晁会长正在谈天说地,谈得正是投机,听到清脆如风铃撞击美玉似的软糯脆音,双双扭头,当看到蹦蹦跳跳跑来的小女孩,双双震懵,考……考完了?!

“乐乐,你做完题了啊?”晁宇博没有掩饰惊讶,目迎欢奔而来的小女孩儿,小乐乐喜悦的时候才像个十四岁的孩子。

“嗯,答完题了。”乐韵飞蹿到美少年身边,以摔屁股墩的方式坐下去。

“全答完了?”万俟教授看腕表,一个半钟多一点点儿,那么短的时间,能做完全部试题?

“全答完了。”

“小乐同学,你告诉你,你高考用了多少时间。”万俟教授挪挪屁股,换个最舒适的坐姿,兴致勃勃的问。

“语文数学理综提前一小时完成,英语大概提前四十分钟答完题。”乐同学是个诚实的好孩子,不会说谎。

“你厉害。”万俟教授乐得合不拢嘴,提前一个钟或提前四十分钟答完所的题目还能考个满分,这速度,牛!

原本他还的点担心小家伙这么早出来,有可能会考得不理想,听她一席话,老教授放心了,学前测试最难也就跟高考差不多,小同学连高考题也能提前完成,这次怎么说也不会太差。

“你怎么会提前出场?是不是坐着无趣,想出来看帅哥。”他又笑吟吟的打趣。

“因为监考老师和您老老催我呀,您老进去查岗呆我身边瞅我,两监考老师每次巡视一圈都会关心我答题到哪了,我哪敢多呆,做完就跑啦。”

“教授,跑去故意催卷是不道德的,会给学生造成心理压力。倘若乐乐这次考得不完美,你也跟着很没面子。”美少年秀气的长眉微微斜指发鬃,凤目里满满的是正义感。

“咳咳……,我们是表示关心,小同学意志坚强坚韧,是不会被这点外力影响的。”被少年那双清泠泠的凤目一瞅,万俟教授不由心虚。

“教授的出发点是好的,我还是不怎么赞成,乐乐晚上还要考英语,我先送乐乐回去温习功课,不陪教授喽。”

美少年拉起小女孩跑路,令万俟教授只有瞪眼的份,老晁的臭孙子太可恶,还没从政呢,这么年青就有颗七巧玲珑心,就这么把他的小学生给抢走了,简直……让人想骂娘。

他想骂娘,骂老晁那家伙,凭什么那老死板的家伙的儿子能生出这么个孩子,破老晁有这么个孙子就算了,偏偏还捡来这么个可爱小姑娘,老晁家的好运好得爆棚,他不服。

若不是这两天有事,万俟教授一定会立马就杀去晁家,跟老晁老鬼好好的说道说道,要是一言不合,大不了捋袖子撕一架。

气愤的目送风姿灼灼的俊美少年带着可爱娇小活泼开朗的小学生登上轿车,老教授气呼呼的站起来拍拍草屑,转身走向大楼电梯厅,哼,他去巡考去,看看还能不能揪出几个心理素质超好的好苗子。

精美少年坐上驾驶室,看到奇葩教授走向大楼而去,唇角溢出奸计得逞的笑容,去吧去吧,多去巡几圈,吓得多几个学生早点交卷,那样乐乐就不是唯一个提前交卷的人。

“晁哥哥,咱们跑了,万俟教授是不是生气啦?”乐韵看到气昂昂去大楼的教授,有点小纠结,教授想拉他们聊天聊地,他们溜了不理他,他会不会孤单。

“不会,教授只会因学生不重视知识和学术而生气,其他的事是不放心上的,教授也是监考人员,他巡考去了。”别人的监考人员身份是学校安排的,教授是自告奋勇毛遂自荐去抢来巡考工作的,老教授的目的是什么,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乐同学同情其他同学,照教授那巡考方式,说不定会吓到几个人,毕竟像那样站人面前,让人心里压力蛮大的,她任凭监考老师次次站自己面前也能心静如水,只因为考的她会,有足够的自信。

“乐乐,你估计你能考多少分?”少年启车,徐徐而行。

“如果不扣印象分,最少九十八。”

“乐乐牛,英语争取拿满分吧,也好让某些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