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军训/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精致娇美的少年从万俟教授身边带走活泼可爱的小女孩回到状元楼登四楼宿舍,优雅的丢开背包,美美的享受属于他独特的一份水果——最后一个无污梁西瓜。

少年一个人啃完大半个西瓜,啃掉两个西红柿,跑趟卫生间,畅快淋漓的排毒除污完毕,整理礼表,重新坐于小客厅写字台前,打开笔记本,打开英语授课录音任它播放,他自己则敲电脑,做自己的工作。

乐同学的电脑也放桌上,有专线连接两条台电脑进行数据传输,她本人抱着厚厚的英语词典,在讲课录音里记英语词典。

到黄昏时刻,乐同学仍然在英语录音对话里煮饭,煮饭,直到开饭才暂时中断播放,当吃到第一口菜,羸弱娇贵少年一脸惊讶:“乐乐,你不是说你的原材料用光光了吗?”

“别人来就是用光光了,晁哥哥的份子必须要留着啊,我带的药材本来就是给晁哥哥食补的,军训我没时间做药膳,排毒清肠的水果也吃完了,从明天开始晁哥哥喝清肺除尘养身茶,观察半个月看看身体肌能得到多少改善,如果效果不佳,晁哥哥不仅要按以前药方喝药,还要辅以一段时间的药膳,然后才能服营养丸。”

乐同学笑得眉眼弯弯,军训、上课时间,她要努力读取各种书籍,不愿花时间做饭,毕竟做饭是项很耗时间的活儿,三五个人的话,就算不做复杂的菜式,就是简单的炒菜也要炒好几个菜,至少要半个钟以上,太耽误时间。

如若是她一个人或者炒两个的菜,十来分钟就搞定,就算保汤,她也可以一边看书一边等,不会浪费太多时间。

“嗯嗯嗯,以后别人来了,乐乐不用做药膳,高兴了做顿饭让他们吃,不高兴了水都不给他们喝,反正那些家伙身体好得不得了,大冬天丢雪里冰两小时都死不了的,哪用得着食补,补了也是浪费。”

晁宇博很不厚道的黑自己的发小兄弟、同学以及顺带的黑了一把燕少和柳少,反正啦,那些个人个个健康得不得了,一年难得得回感冒,让他们吃药膳,纯属是牛嚼牡丹。

他呢,他天生各种虚,所以要食补药补,乐乐的好吃的给他吃就好。当然,晁同学绝对不承认自己小气,不承认自己舍不得跟人分享。

乐韵没形像的笑得咧开嘴,那小样儿特别的招人恨,晁宇博感觉自己的小心思被看穿,面上死不认输,一本正经的吃饭。

晚上19-21点考英语,两人吃完晚餐,又看了一个钟的书,到七点十分,少年开车送人去考试楼。

考试提前四十分钟进场,很早就来的同学坐草坪上等,当到点儿就入场。

戴同学、徐同学和吴同学仨六点多钟就到大楼前,一直等啊等,等到到入场点来了还没等到小萝莉,只好先入会议室。

三同学仍选择下午所坐的位置,静坐十来分钟,小萝莉翩然而至,她明明姗姗来迟,却云淡风轻,没有丝毫紧张感。

当小女生一坐下,三男生就凑过去,个个皆是求真相的脸:“小萝莉,你下午跑得那么早,有没做完题?”

“做完了。”被围观,乐韵眨眨眼睛,一脸不解外加奇怪,她没做完题,敢跑吗?

三男生望天,真做完了?特么的,那是什么速度?

“小萝莉,咱们打个商量,英语你又提前做完的话能不能别早跑,你跑了,感觉压力山大啊。”

下午因小萝莉一跑,考场中压力骤增,到点后好几个人嚷嚷没做完,完全是因小萝莉跑了老师们跑来巡视时自己太紧张所致。

“如果老师们不来关心我的话,我努力等考完。”

“……”三男生无言以对,忧伤的趴桌,讲真,如果监考老师也经常来自己面前盯着自己,他们也吃不消,如若他们面临下午监考老师到小萝莉桌边的频繁次数,估计早崩溃了。

要知道考试本身就让人紧张,如果老师还跑来瞅,那紧张感会成几何倍数骤增,不怕怀疑老师自己作弊,也会让人怀疑自己答题的正确性。

四人说话很小声,倒不怕影响到别人,而许多同室考试的人看到小萝莉满满的是怜惜,他们大部分是不相信小女生做完题了,一致相信她是因为老师频频驻足留连,顶不住压力,答题答到估计及格后就先离场。

他们觉得如果换住自己也顶不住,确认能及格就跑,要不然,经常那样被老师光顾,心浮气燥,也难以静心做题。

他们只希望晚上监考老师最好仍然重点关心小女生,不要跑来光顾自己,那样自己就安全了,至于小女生会如何,他们只表示同情,有道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死道友不死贫道嘛。

戴同学仨窃窃私语几句,赶紧正经危坐,老师来了!

老师抱着试卷答案卷和收音机进场,代表着开考时间近在眼前,全场肃静,稍稍等几分钟,发试卷,检查有没漏题或字迹不清。

英语考试有听力,不用学生带收音机,老师有准备,调到音频频道,到点时就能收到统一播放听试考题,只重复一遍,然后答题。

答完听力,正式考笔试。

一位监考老师慢悠悠的踱到乐小同学面前,看她的听力答案,看她答题,看了足足十来分钟,实在不好意思杵着不动,踱去巡场,然后,另一位从另一边巡过来,淡定的守着小女生答题,过了七八分钟,他慢慢踱开。

然后,两位监考好似盯上小女生,每隔段时间巡视全场,巡着巡着就巡到她那里去歇歇。

同场新生全体为小女生默哀,他们觉得那个小女生上辈子一定得罪了全世界的老师,所以考试才如此受“青睐”,他们表示,他们一点不嫉妒那位女生,真的,哪怕两位监考老师从开场到结尾只亲近小女生,他们也会欣然祝福小女生好运的。

考试进行到四十分钟时,万俟教授又巡考,他先正儿八经的在考场里踱一圈,然后理所当然的,不负众望的、如众所盼的也光临小女生桌前,站成一座雕像。

他自始致终保持严肃脸,让偶尔抬头望向老教授的学生们心惊胆颤,然后再也不敢直视他。

老教授在小萝莉面前停留良久,才恋恋不舍、一步三停的踱出考场,去吓唬其他考场的学生。

一直埋首做题的乐韵,每当监考老师过来,她就忍不住抽嘴角,撇了多次嘴角后彻底的无语,任老师把自己当猴儿观赏。

答题到五十分钟,到最后一题,十五分钟后,全部答完,默默的整理好试卷,当老师踱过来,向老师申请提前离场。

监考老师大手一挥,嗯,准了。

戴同学吴同学徐同学震惊得成大饼脸,又又……提前走了!冏,可怜的小萝莉是得罪哪门神灵了哟,怎么就那么受老师们“厚受”。

众生:“……”可怜的人啊,又被老师硬生生的给“看”看得早早离场了啊,愿菩萨保佑她及格,阿门!

众生以无比同情的目送小女生离开,怀揣祈祷老师不要重视自己的心情继续答题,然后,怀着无比庆幸的激动心情结束考试,考完了,接下来就是在军训中等成绩,那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接下来的军训。

军训,大学生涯必不可少的一页。

军训,让人期待而又忐忑。

在无数人无比复杂的心情里,9月1日如期而来。

9月的第一天,是个最激动季节的开始,无数高校中学小学开学,无数莘莘学生踏着金秋的喜色,迎来大学,迎来军训。

青大的新生们也终于迎来了大学神圣军训的第一天,头一天晚上不论睡着了还是没睡着,皆起个大早,小部分空腹赶去做抽血体验,大部分跑去美美的饱餐一顿,然后穿上军训服,军训鞋帽,全副武装的整理好,陆陆续续的赶往综合体育场,等着集合。

排在最后去空腹体检的小部分新生,抽血后飞快的去吃早餐,然后也赶往集合点,他们在去体验时就换上军训装,不用再回宿舍换衣服,省去部分时间。

晁同学是个好哥哥,果断的丢下各种不管是正式的还是非正式的公务,无论如何也要承担接送工作,还特别傲娇的掐时间,不早不晚,在快到集合前十来分钟把人送到大操场,他才开车去综合体育馆主持学生会的工作。

16级新生军训服是海军迷彩,蓝中带白的那种迷彩服,组成方块队的新生连队就像一大片一大片的彩云落在地面。

新生们精神焕发,神采亦亦,以饱满的精神迎接即将来的军训开训。

来得比较晚的乐同学,暗中碎碎念地嘀咕着“没人认识我”,穿越排成整整齐齐的方块队,找到自己的队伍归队。

看到顶着包子脸的小萝莉出现,戴同学等人努力的忍着笑,小萝莉一般来说总是一张笑脸,比太阳花还热烈,猛不丁的看到她那气鼓鼓的小模样,那感觉特别的好。

他们猜想小萝莉之所以不开心,估计还是因为昨天考试倍受老师“青睐”的事儿,毕竟那种处在监考眼皮子底下的滋味可不美妙。

男生们也没空去逗小萝莉,老师们已经在检查队伍,主负责人拿着大喇叭在叫整顿队,做出发准备。

人人再次整理衣服,把自己整得整整齐齐,整装待发。

各班各连各营到位,军训队列队出发去体育综合馆参加军训开训典礼,一个方阵一个方阵的开拔,队伍移动,像一条水浪起起伏伏。

先峰队到达综合馆,以班为列,列队鱼贯而入,每班有预定位置,进馆到指定位置入座,馆内空位被一块一块的填满,有型有样,整齐有序。

无人喧哗,人人坐下后坐得笔直,很快新生队伍悉数入座,统一的服装,整齐的队形,自信、坚强坚定的眼神,那积极向上的精神气一览无余,偌大的会馆端严而肃穆。

学生会是无处不在的,这种时候,仍由学生会先负责主持。

新生进场,观礼嘉宾们也依次而至,嘉宾们仍是受邀出席开学典礼的嘉宾们,他们皆是本年入青大的高考状元的母校的校长或领导代表,受邀请到青大出席开学、军训开训典礼,之后还将在青大参观游览三二天。

九点时分,校领导们和军训指挥人员入场,当众领导入座,军训总指挥作开场前的简短讲话以欢接教官队伍入场。

震耳欲聋的掌声里,军训教官们列着整齐的队伍,迈着坚定有力的步伐,铿锵而来,人人着短袖夏季训作服,年青的面容刚毅,眼神坚定,训练有素的队伍穿过走道,走至主席台前,列队向青大校领导和军训总指挥敬礼。

然后,一致转向,向全体新生敬礼,再列队听指挥官吩咐。

军训总指挥向全体新生介绍军训教官,军训教官团指挥团长,请教官们先入座,随之,开训典礼正式开始,全体起立,奏国歌,升国旗。

国旗以悬空的方式悬挂于会馆,面对主席台,总指挥做军训开训发言,接着是军训教官团长发言,青大党委领导做军训动员报告,军训教官团政委领导做动员发言,最后是军训新生代表发言,代表全体新生们宣誓遵守军训纪律、服从指挥,努力学习国防教育知识和技能,安全完成军训训练要求。

各领导人做了军训动员讲话,正式授军训营旗,将军训四营营旗授与军训教官团,代表着将新生们正式交给军训教官管理训练。

授旗也是开训典礼最后一个压轴环节,各营营长带领教官队到对应的军训营队位置,军训开训典礼结束。

典礼结束,意味着军训拉开序幕,新生们跟随营队教官依次出会馆,去军训场集合,与自己的教官们见面。

青大校园宽阔,有足够的场地供军训用,不需要去军营或去城外,因此,除了遇到特别的年份会把新生拉去军营训练,其他时基本在校内军训。

三千多名新生,上百个军训班,一个运动场是容纳不下的,人员分散,青大共有三个大运动场,皆按所在方位或所在地的名字而取名,简称西操,东操与紫操。

新生四个营,一部分去西操场,一部分在东操,一部分去紫操,紫操就是学生宿舍公寓楼区的运场场,离宿舍最近,最占便宜,最远的是西操,离宿舍较远。

医学部的新生们很荣幸的成为被划去西操的团队之中的其一,一拔队伍以跑操的方式跟着教官队跑向西操场。

新生军训开训典礼结束,校领导们和学生会成员们还有很多事要做,各自去忙碌。

青大老生们9月1、2日回校报道,学生会的成员们除了学生会的工作要做,还要去办注册入学,虽然学生会成员们有时可以用特权,可以提前或延后两天办理手续,不过,大多时候众成员们跟大众生们一样在1、2号注册,因为,只有这两天各个部门才正式上班,若是提前注册缴费,还得单独请工作人员上工。

燕少和柳少也在观礼嘉宾行列,当礼毕散场,两俊少从容退场,背着自己的背包,晃悠悠的晃向远方,两人特别的闲悠,特别的惬意。

有人悠闲有人忙,柳少和燕少闲得没事到处晃荡,而万俟教授很忙,他上午如时到阅卷室,“监督”改卷工作,昨天下午和晚上的入学测试试卷在新生考完后也封卷,送至阅卷室等候批阅。

负责阅卷的人员即有老师也有研究生或博士生,与高考相似,把考生的答卷扫描入库,然后在电脑上阅卷。

万俟教授跑到阅卷室,跟同样在阅卷室的老友一起喝喝茶,说说话,等着看结果,有时也帮阅阅卷。

身边有个人不停的瞎捣乱,让翟念德教授神烦,特别想把姓万俟的家伙一脚踢出门去,被抢了N回电脑后,当那家伙又凑过来时,翟教授忍无可忍,一伸胳膊将人给挡开:“去去去,你闪远些,别影响我工作。”

“哧,小蹄子,给你三分颜色你还真开起染坊来了,你确定你在工作?”万俟教授鄙夷的丢白眼,甭以为他不知道这老货跑来这干什么,老家伙抢了他带的学生的位置,打着帮阅卷的幌子,实则就是查查有多少卷被阅,那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老万俟,你再给我乱取绰号试试?不要以为你的姓氏就不能产生奇怪的联想。”翟教授听万俟兴的发音就知他又乱喊雅号,他姓翟,是DI,不是蹄子的蹄子,叫他小蹄子,分明就是学古人用语骂他,老万俟是欺负他不是文史类出身,不懂华夏语言的神奇么。

“怎的?”万俟教授一脸你不服就来撕的表情。

“哼,万俟,莫骑,你老成这样,女鬼都不想骑你,这‘莫骑’两字倒是很贴切。”翟教授回以不屑的鄙视脸。

教授,你们污了!

相邻近的几个学生,默默的垂头,当作自己耳朵有毛病,没听见那两位为老不尊的教授们讲的是啥意思,教授们可以污,他们私下可以污,在这种时刻,还是要维持光明伟岸,阳光正直的风度和形像的。

“小蹄子,你找揍?”万俟教授捋捋老胳膊,眼镜片后的眼睛闪出危险的光芒。

“咋的,又想动武?只许你欺负我,不许我还击,还有没天理了。”想活动筋骨,谁敢怕谁呀,他万俟是学医的,识人体穴位,他也是医科出身,他也懂。

“……”旁人仰天无语,教授,你俩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了,能不能别这么幼稚,这里是工作场地,不是武馆好吗,请以身作则好吗,请君子动口不动手,要不然,教坏了他们怎么办?

“教授,你们说的那个学号的新生成绩出来了一项。”一个无语埋头苦干的人,努力的翻找着东西,终于查到一个学号,赶紧向两位教授汇报。

“哈,出来了?”万俟教授闻之欣然大喜,早把翟教授那人那事给忘记爪哇国去了,兴致高昂的冲到青年学生工作电脑旁,睁大钛合金狗眼往屏幕上瞅。

他还没找到在哪,边找边喜滋滋的问:“是哪科?得分多少,能不能见人?”

“哼哼,但愿让你失望。”翟教授很不爽,恨恨的瞪老万俟的后背。

“……先出的是英语,满分,150。”对着电脑的学生,虽然不想打击翟教授,还是很诚实的实话实说。

“我……”翟教授想骂人,那谁谁,你考个148、149都好,为啥的偏偏来个满分?

“真的?哈哈,我就说我眼光好,我看中的小家伙错不了,嗯嗯,我的小学生争气。”万俟教授找到自己记在心里的学号,一瞅,乐得嘴都合不拢了。

“哼,我调答案看看,有没人眼花放了水。”翟教授不高兴,非常不高兴,想打击一下万俟,飞快的调健盘。

几个青年学生又想望天,教授,考卷至少经过三人之眼才定案,哪会那么轻易放水,再说,也没人会干那种事,来阅卷的老师们都是公正严明的,而学生们若放水,一旦发觉,那是要通报批评外加记过处分的,会大大影响他们的前程,他们不会自搬石头砸自脚。

“真金不怕火炼。”万俟教授一点也不慌,他守着小同学看得一阵子,他记得的答案当中的一些题,小同学全部正确,他相信小学生的实力。

翟教授可不是仅口头吓唬万俟教授,真把某位的答案卷调出来,自己审阅,瞅啊瞅,从头瞅到尾,从尾瞅到头,嗯,凭心而论,要他扣分,无从下手。

教授深觉无趣,默声不响的退出页面,继续改卷,心里老嫉妒万俟,大便宜让那老家伙捡去,真不爽。

“瞅完了,咋样,有没感觉?”万俟教授溜跶到老朋友身边,兴高采烈的想来个即兴采访。

“哼,别炫耀得太早,现在只是你的学生,一天不是你的关门弟子,就有可能被人抢走。”问感想?有啊,就是跟当年他看他得意学生的成绩是一样的,医学部又多一个天才,中医界又将多一颗新星,当浮一大白。

“你说的很对,不过,我有预感,小学生不会成为谁的关门弟子,因为目测她可能有位了不得的老师,像我们,只能是她的解惑老师,当不得授业恩师。”

“万俟,你怎知小学生有授业恩师?”

“我跟她聊过一阵子,推测出来的。”

“如此说来,真是遗撼。”

“哼,你是暗中想鼓掌庆祝吧,毕竟我可能得不到关门弟子,而你,却有了个得意门生。”

“别那么说,我是真的遗撼啊,天才易见,鬼才难寻,我那得意门生是前几届当中的鬼才,你这个小学生也有鬼才的征兆,遇到潜力鬼才不能抢来教导,乃人生之一大撼事,无关个人恩怨。”

“所以,总体来言,你赚了,你那位小家伙天生奇才,老符的门生也是天纵奇才,两个学生当年学前测试全满分,现在就看我的小学生是不是不输学长,成为满分第三人。”

“错了,不是第三人,别忘记了,这五年来,除了我得意门生和老符的门生,还有经济系的那个小家伙也是满分。”

“我知道小晁是满分啊,我说的是医学部满分第三人好吗,真是的,跟你说话常常牛头不对马嘴。”

“噗-”听两教授聊天说地的学生,忍俊不住发出低笑,原谅他们,不是他们爱听墙角,实是在两老教授太逗,有时碰面就世界大战,有时亲得跟一个人似的。

“呸呸,你才是牛头,我是人。”翟教授连连嫌弃万俟教授,万俟是牛头,他绝对不是马嘴。

“哦,一时心有感叹,用错词儿,我是对牛弹琴……”

乐韵同学可不知导师先生为了等她的成绩,特意跑去阅卷室晃悠的事儿,她跟随大部队赶往西操。

平日去西操,就是踩个自行车也要几分钟,何况现在是步行,去西操的队伍们跑得气喘吁吁,那操场就是迟迟不见面。

当众生跑得个个汗流浃背,心脏有不胜负苛之感,那个名叫西操的运动场终于如害羞的少女,揭开一点面纱,露出神秘一角,那点轮廊,让人热血澎湃,于是,一大队人马一鼓作气,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疯奔。

群跑的力量是伟大的,一瞬间豪情万丈的队伍似长龙游舞,以万马奔腾之势冲至西操,当时有一大半的人倒下去喘气儿。

国防生们:“……”那么弱,一群弱鸡!

国防生们就在西操军训,他们于8月初就入校上国防教育课和军训,最初被拉去军营训三周,让一帮人体验了一番真正的军营生活,前几天刚拉回学校继续训练。

国防生们比新入学的新生们多训了一个月,那体力当然不可同日而语,不说是铁打的,让他们跑个一万米,绝对不会有人累趴下。

这当儿还在训练中的国防生,看到那冲进来就歪七歪八的队伍,早把当初自己也累成狗的糗样忘得一干二净,那眼光变得极为挑剔。

那就是啥啥的,嗯,典型的站着说话不腰疼。

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国防生,暗搓搓的鄙视新生,哼哼,跟他们同一个训练场,就等着震惊吧,等着被他们秒杀得体无完肤无脸见江东父老吧。

讲真,国防生们还是很开心新生队伍的加入的,有对比才有优劣,没有其他队伍,他们是唯一的,那么,看不到劣质的不合要求的队伍,教官对他们当然是美中求美,要求至善至美;

有了新生队伍就不一样,新生班无论如何都会比他们差,有新生班的散乱差,才显得他们的优异,那么一对比,教官们多少会觉得他们做得很不错,要求不会太严格,他们也能喘口气。

所以,说心里话,国防生们其实早就盼着新生快点报道快点军训,那样的话,他们军训场地就会有新伙伴啦。

国防生人数每年不同,去年招了百余人,本年仅只68人,最令人忧伤的是仅只有5女生,标准的阳盛阴衰。

68人分二个班军训,教官是驻京大军区指派的人员,军阶皆是少校,由此可见军部对身为部队预备军官的国防生们的重视度。

当国防生们一分神,两教官那脸立即就板得死紧,冷森森的发号施令,让人操练起来,不得偷懒。

众国防生还没得瑟够又进行残酷的训练,个个暗中泪崩。

冲进西操的新生,距离国防生们队隔着点距离,有些瘫坐下去,又怕被国防生笑话,赶紧跳起来,有些坐着起不来。

男生女生喘气如狗,乐韵:“……”那段路不远好吗?

她跑出了一身汗不假,但是,远远的不到喘不过气的那种程度,如今身处呼哧呼哧的声响里,她只脸红气不喘的,感觉好异类。

左右尽是喘气如牛的家伙,乐同学很纠结,想了三四秒,也佯装累,以手插腰,假喘几口,枪打出头鸟,她不想当那只被打的鸟儿,还是低调点儿吧。

分往西操的人不少,两个连,差点就拔去一个营,教官们也不催新生,和赶到场的老师们开小会,等大家喘顺气才喊“集合”。

众生火速就地整队,排排站好,站成一块一块的小方块队。

老师们让学生按营连班从一到三的顺序排好队,然后将人交给教官,教官整队,再分散,分别跑向各自要带的班级。

乐同学和戴同学等人眼巴巴的等着,教官很快就到,他体型瘦长,国字脸,皮肤晒得红黑红黑的。

“从现在起,我是你们军训期的教官,韩云涛。”到达自己要教化的班级前,韩云涛立正敬礼,自我介绍。

“教官好!”一群青年扯开嗓子吼。

“大家好,听我口令,向右转,从第一排起依次跟我走。”

口令一下,韩云涛先转身,带头小跑,带小队去安排给自己的军训区域。

向右转,乐韵是第一排的带头人,赶紧小跑跟上教官脚步,后面的同学依次跟上,去往未来不知是喜还是忧的地方训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