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决定/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军训班队伍跑向四面八方,就像大型活动时放飞的和平鸽子,一窝蜂似的就散了,从高空看则恰似“一行白鹭上青天”,再过一阵子,白鹭飞到角角落落,成片成片的落下,栖停。

各军训班找到地头,基本先是学员与教官互动,毕竟大家要相处长达半个月以上,良好的开始是和谐相处的第一步,互动环节能拉近关系,彼此加深了解,以后相处也更顺畅,如果教官与学员们关系僵硬,无论对谁而言无疑是军训当中的一大污点。

教官们来自军部直属国防大学,不过,学历要比大学生们高,至少是等同于研究生的学历,他们部分是国防生毕业去部队煅炼半年或一二年再保送至国防大进修,部分则是各个部队考进大学继续深造的优秀人员。

国防大学的学生全部是有军籍的真正的国家的顶刀兵,是国家军部未来的栋梁,个个皆有一身过硬的本领,派往青大的教官们自然也是精中挑精挑出来的人选,皆是出类拔粹的人才,如偌派个愣头青去教大学生,一言不合就撕架,到时丢的不止是教官团的脸,而是国防大学和军人的脸。

教官们其实也很年青,年约20-25之间,大不了大学生几岁,所以相处模式除了有教官与学员的关系,也更像是学长带学弟学妹们。

韩云涛带班到一角,让大家坐下围成呈半弧圆圈,他与大家面对面的坐着,由大家做自我介绍。

一个军训班以后就是一个小团队,不论以后怎么分班分专业,在此期间休戚与共,荣辱共存,而且,军训之间最能建立友谊,很多友情与人脉就是从军训班开始的,每个学生极为珍惜军训机会。

班里仅只有一个女生,韩云涛怕小女生胆怯,先由男生开始。

如此一来,原本该由乐同学第一个自我介绍的顺序就改了戴同学,众目睽睽之下,戴良钰脸涨得有点红,硬着头皮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我姓戴,戴良钰,戴是张冠李戴的戴,良就是良好的良,钰,是金字旁加美玉的玉,不是金玉其内败絮其中的玉,大家不要搞错啊,爱好……”

“哈哈……”戴同学刚说到金玉其同败絮其中,一干人哄堂大笑,那笑不是恶意的嘲笑,而是带着友善与亲近的欢笑。

“嗯嗯,我们都知道你不是金玉其内败絮其中的人,你继续你继续。”韩云涛也禁不住唇角上扬,一本正经的催促戴同学。

戴同学自己幽默了一把,教官也适时的回以幽默,顿时逗得大家再无拘束感,纷纷附合。

“好吧,我继续,说到哪了,哦,是爱好是吧,爱好吃……”

“哈哈哈,不行了,容我先笑一会儿。”

“同爱好吃,英雄所见略同。”

戴同学自揭吃货属性,一帮男生们炸了,乐韵笑成星星眼,这年头是吃货的天下啊,吃货无处不在。

同学们笑成一堆,韩云涛只好叫停:“同学你先停,换一个换一个。”

“好啊好啊,后面的顶上。”戴良钰嗷嗷欢叫着坐下去,推后面的人上场。

“李文秀,桃李满天下的李,文武双全的文,优秀的秀,我名中有文武双全的文,可是我不会武啊,谁想撕架千万别找我,我经不住打……”

“……我是罗尚风,罗漫蒂克的罗,绝对不是敲破锣的锣……”

有了戴同学的开端,后面的同学想方设法从名字中找点幽默感,导致自我介绍变成别开生面的交流大会。

也因各自介绍当中充满趣味,名字不再是平平淡淡的几个字,加深了大家的记忆,很容易让人记住。

十几个男生做了自我介绍,气氛已经相当活跃,韩教官让唯一的女生跟大家招呼,讲真,拿到班级名单学生们资料时,当看到唯一的女生的简略简历,他差点以为学校弄错了女生的年龄,再三求证再知小女生确确实实刚满十四周岁,然后,他被难住了,你说,班里有个不满十六岁的未成年人,这军训让他怎么训?

十四岁,就是初中生的年龄,知道为什么只有高中生有军训,初中生没有?原因就是因为初中生年龄小,身体又处在发育阶段,训练任务重了,有可能造成不可逆的伤害,训练任务太轻,纯属走过场,起不到任何教育作用,训了跟没训一样,因此还不如不搞劳心劳力劳财的军训活动。

就算心里纠结,韩云涛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场,这是任务,军人只有绝对服从命令,不能退缩,不能逃避,他唯有希望女生是个坚硬的女孩子,能扛得住训练。

轮到自己,乐韵只好赶鸭子上架的上场:“我是乐韵,乐,不是你们熟悉的勒紧裤腰带的那个勒,是快乐的乐,欢乐的乐,韵是韵味的韵,乐字做姓还有yue,可我不是众所周知的yue,而是le,乐姓在全国内十分罕见,有道是物以稀为贵,我嘛,不敢跟我们的国宝滚滚相比较,好歹也算是稀有动物一只,请大家务必记得保护珍稀动物,爱护珍稀动物。”

“哇,竟然真的有姓le的人?”

“声音很萌,符合稀有动物应有的萌属性,签定完毕。”

“娇小玲珑,萌萌哒高级智慧动物一枚,签定完毕。”

“目测各项指标符合萝莉评定要求,希望是呆萌呆萌的小萝莉。”

“……”

男生们惊奇的不得了,真的以看萌国宝滚滚的眼神看唯一的小萝莉女生,就差没冲上去捏捏小女生的小脸蛋,摸摸小手,证明是不是萌萌哒的小动物。

萌,是王道。

国宝滚滚,萌翻全世界,全球唯一公认的最萌动物,全球唯一不分国界不分男女老少皆爱的萌物。

国宝告诉我们只要足够萌,你就能横行天下,你羸不到全世界的喜爱,是因为不够萌。

乐同学没想过要萌遍全校,只希望能跟大家合睦相处,没有特意卖萌,只是眨眨会说话的大眼睛,还以最热切的灿烂笑脸。

微笑,是最美的语言。

微笑,是最萌的表现。

国宝滚滚不会人类语言,用肢体语言和动作征服全球,所以最萌最可爱。

小萝莉穿军训服,圆润白嫩的脸上带着朝阳般的璨璀微笑,水灵灵的大眼睛顾盼生辉,目光所及之处,好似落下火焰,能点燃人的衣服。

萌!

“萌萌哒的小萝莉,我们保护你!”男生们眼冒星光,哇哇哇,他们班唯一雌性动物是只萌萌哒的小萝莉哟!必须得保护起来,不能让外班抢走。

男生们看向教官,发现教官一脸纠结的表情,全体抑不心中狂笑,啊哈哈哈,教官是因为有个小萝莉成员头痛了吧?头痛吧头痛吧,教官一头痛,他们就能愉快的玩耍了。

“……”韩云涛很无力,女生什么的,果然是最……最让人头痛的生物啊,深吸口气:“快,下一个接着来,你们是男子汉啊,不能让女生抢光风头。”

“我们乐意!”一干小青年欢快的唱反调,让唯一的小萝莉成员抢去风头,他们乐意,他们开心。

“哎,有时候物以稀为贵也不好啊,接下去的同学赶紧上场,再不登场,我就罚你们做一百俯卧撑。”

“教官,各位请见谅,关某来迟了!”响亮的唱腔里,男生登场:“在下姓关,关云智,与关公同姓不同宗,然而一笔写不出两个关字,大家可以把我当作关公之后,我是不介意的……”

“咣咣,天空一声巨响,闪亮登场的我姓徐名长天……”

男生们七嘴八舌,努力的搞活气氛,花了足足半个钟,四十五人自我介绍完毕,韩云涛基本上摸清学生的一些脾性,对于如何把握训练进程,也心中有数。

上午有开训典礼,再经短暂时间的互动活动,余下的时间也不太多,教官们没有立即正式军训,都在教拳法或者擒拿术,做招式演练示范。

韩云涛教班级学生一套擒拿手法,适用于当别人从背后掐喉、搂腰,或者从侧面正面撞来时做反击。

近些年,医闹事故频繁发生,医护人员被无辜波及的案例也不少,医护人员们的安全也成为公众话题,医学院在培养医学人才的同时,也加强培养医学生们的自保意识,军训正是一次难得的培训方式,因此,对医学生们的军训要求比较严格,教官们和学校方面提前做了计划,做出合理的训练内容,其中之一就是教导防身术。

不要以为一套简单的军拳或擒拿术没什么用,其实是大有用处的,当过兵的人,哪怕是是基本的义务兵,没学什么有深度的技能,就一套最基本的军拳或防身术,当面对三五个混混也能立于不败之地。

会觉得没有用或遇到危险完全没用着的功夫,有时只是因为没学精,学精了,练熟了,遇到危机,懂得随机应变的应用所学,哪怕只是最简单的一些防身术也能让自己化险为夷。

事关自己的人身安全,每个人都很认真,乐韵更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记教官的动作,她记得爷爷当年的教导,爷爷说,不要轻视任何功夫,每样功夫会被人使用,会流传下来,必定有它的奥秘和神奇之处,你可以不学,但不可以鄙视;你可以鄙视嘲笑学艺不精的人,便不可以轻视功夫本身。

军拳是军人必修的最基本的一项,它是经过无数军人改良,无数代军人以血以肉以灵魂做试验总结出来的精良基本功,在军队中经久不衰,从没退伍。

乐韵盯着教官,默记拳法招式,军拳经历千锤百炼,每招每式看似招式简单,却蕴藏着无形的威力和杀伤力,攻守兼宜。

戴同学等人也边看边比划,教官演示一遍,让大家先练,看看能记住哪一招,一班学生们立马以体操队形站开,摆开架式练拳。

韩云涛看得暗摇头,只好一招一式的教。

军训班新生们呼呼咋咋的耍拳学擒拿,国防生们因有时好奇分神关注,被教官逮个正着,于是,悲催的故事开始了,不停的被罚,做俯卧撑,做蛙跳,罚跑,最开始只是个人,后来连坐,罚全班。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众国防生:“……”祸水,新生军训班全是祸水。

苦不堪言的国防生,绝对不承认自己定力不够,暗中把帐算在了同场训练的众新来的军训班成员身上,从此,国防生有空就去挑战军训新生班级,西操场上也经常上演擂台赛,常常打得难分难解,而最悲催的是被挑战的众同学,他们到军训结束都不知道国防生们究竟发什么疯总找他们“切蹉”。

燕少和柳少两人东晃西晃,晃了一圈晃到西操,他们俩到达时满场队伍不是在呼呼哧哧的打拳就是有模有样的学擒拿术,个个特别的卖力。

两少跟老师和看热闹的闲杂人员一样,这里瞅瞅,那里望望,饶有兴致的欣赏众学生队伍的训练,晃大半圈,爬到跑道旁的一个台阶型高台上,拿出特制望远镜,遥望远方。

“小美女的武术天赋真不错。”柳向阳调转镜头,定格在操场一角,笑咪咪的赞扬,镜头里出现一个娇小的身影,穿着军训服,英姿飒爽,有板有眼的练拳,动作看似呆拙,实则已掌握了每招每式的精髓,每招每个站位都是最佳攻击位。

燕行先观察完国防生,然后才看小萝莉,他们俩之前转悠半圈,也找到小萝莉的班级位置在哪,现在再找起来不费吹灰之力。

望远镜移到小萝莉班级所在,燕少也锁住小萝莉,怪力小萝莉本身纤细,穿上军训服,显得更加的娇小,稍稍不留意就会把她当男生。

看着小萝莉那一身衣服和鼓起的胸部,燕行不禁想起在神农山初见小萝莉的样子,那天她也穿迷彩,是军用品劳保店的那种野战军最常用的迷彩服,衣服估计是她父亲的,宽大而蓬松,所以她把衣服在腰上扎成角。

也因衣服太大空鼓鼓的,他才误认为是个男孩子,以致于直接恶虎扑食似的就扑上去了,结果就是看走眼闹乌龙,招来一顿臭骂外加狠揍。

如果,如果那时认出小萝莉是个女孩子,他会不会扑上去?

那个问题,他自己也想了很多回,至今没有答案,因为世间永远没有如果啊,有可能明知是女孩子,他仍然会那么做,也有可能会想另外的办法,总之,他自己也纠结不清。

望远镜的质量那是没得说,高质量高达标,隔着老远老远,也能把小萝莉的一招一式看得一清二楚。

盯着那灵活的小人,看到小萝莉攥紧的小拳头,燕行左腰当初被挨小萝莉拳头的地方一阵悸缩,小萝莉当时一拳击中他左腰侧,打得他全身发麻,她才成功把他给掀翻,从而反弱势为主势,掌控全局。

想到小萝莉那有决定性的一拳,他腰眼都酥麻了,那种被揍的感觉,哪怕再回想起来,都是那么的惊艳,还有就是让人惊惧。

小萝莉打了他,踩了他,踹了他,也帮他缝伤口,包药,拆线,煮吃的给他吃,每一件事记忆犹深,但,却不知道为什么,最让他刻骨铭心的仍是击中他左腰的那一拳头所带来的悸悚感。

他觉得,那种复杂又奇怪的感觉,可能也许……百分百的一辈子都忘不了。

左腰肌肉一收缩,燕行后背也张紧,他自己慢慢的放松,不着痕迹的摸摸左腰,那个被小萝莉击中的地方,后来被杀手切出来一道伤,现在伤愈合结痂,却还没好透。

被打了,伤也是小萝莉帮缝的,那种心情,很复杂。

他在晕迷中被送回京城,醒来时已是入院几天,他腰上的伤被医生们重新处理,线也拆了,草药全被拆走。

他还记得当他醒来时军医总院那些老家伙们闻讯跑去围观的表情,他敢赌,那些人的表情就是想把他全身拆分再组拼的意思,还有想把他关小黑屋当小白鼠的强烈渴望。

想起他被老家伙们“三堂过审”似的询问,燕行后背冒出冷汗来,那些人太可怕了,他觉得他如果意志力差一点点就会被人生吞活剥了。

好在他顶住了巨大的压力,始终没把小萝莉招供出去,他要是当时没抵挡住糖衣炮弹和语言轰炸,因被揍就怀恨在心把小萝莉招出去,等接收到情报员们的资料,知晓小萝莉出生于什么样的家庭那刻,他一定会后悔。

幸好,他念着小萝莉救他的恩,没“出卖”救命恩人,要不然,小萝莉被某些科学狂人或乱七八糟的人知晓,她必定会陷入麻烦,无法安心读书。

小萝莉无法安心在青大读书,他也没可能偶尔去蹭饭,去刷脸熟,以后想找小萝莉帮忙,也会多费很多手脚。

燕行此刻无比感激柳司令,多亏柳司令把他丢进青大,他才有机会近距离接触小萝莉,多亏柳司令没有同意他让庄小满来接任务的请求,他才有机会跟小萝莉同踏青大的土地。

可惜,他在青大最多呆一年,如果不是有伤在身,顶多半年,毕竟,他有重要的工作,无法长期过养尊处优的生活。

心中遗撼,燕少心思异常活络,他决定尽快在这几天找机会跟小萝莉坦白他就是张金的事,彻底的打破横坦在他和小萝莉之间的阻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