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是时刻找人谈谈理想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开学季,学生会的工作琐事极多,时近十一点半钟,晁宇博总算处理完工作下办公室楼,刚到大楼前,看到自己的坐驾旁站着修长如青竹似的两青年,他无奈的苦笑,那两人啊,总想搭顺风车,一点也不厚道。

李宇博和才子俊看到清雅如白梅、秀丽如瓷器般的美少年晁同学,露出璨璀的笑容:“小晁,快点啦,我们恭候已久。”

“我要去接乐乐,不顺路。”美少年手提自己的保温水杯,颇为无语的走向车子。

“我们知道啊,我们一起等小萝莉军训下课去吃饭,刚好组成一桌嘛。”

“哦,本来我还想说你们谁跑得快,先去公寓食堂买饭回四楼等着,现在你们想去食堂,我顺路捎你们过去吧。”

“别别,晁哥儿,你去接小萝莉,我和大才子跑得快,我们去买饭,OK,就这么说定了。”

“我忘记说了,中午只有一道菜。”

“一道菜够了。小晁,你快去接小萝莉,我们先回公寓等你们哟。”才子俊生怕晁会长反悔,撒开脚丫子就冲了出去。

李少大长腿一迈,也呼的蹿出去,与才同学俩奔向宿舍方向。

两学霸一晃就冲出去十几米远,晁宇博幽怨得不得了,摊上这么两个见吃就忘一切的朋友,他也是醉了。

他迈开腿,踱向轿车而去,走到车旁,取钥匙开门,手刚碰到驾驶室车门柄,听到急切的喊声——“小晁,等等我。”

少年精致好看的眉微不可察的蹙了蹙,再迅速恢复平静,抬头侧望,清俊秀气的面容恰到好处的浮上淡淡的微笑:“乐学姐,有事?”

刚从楼上下来,小跑跑出大楼,乐诗筠跑得有点喘,看到晁同学望过来,边呼气边小跑:“嗯嗯,有事。”

乐副会长穿七八公分的高跟鞋,跺得地面“硌咚硌咚”的,小跑时两手捂着手提包包,连衣纱裙摇动,胸部一颤一颤的抖,性感、热辣。

性感的男人是诱人的荷尔蒙体,那么性感的女性就是雌激素库,跑动的性感女性则是移动的、令男士无法拒绝的吸睛体,乐副会长拥有性感火辣的身材,若在运动场或街上奔跑,足以令雄性生物呼吸急促、浮想联翩。

立于黑色车旁的晁同学,目不斜视,淡然的直视乐副会长的眼睛,等着她跑近,等着她说重点。

乐诗筠跑了十几米,跑得香汗微微,她又不敢抹脸,怕把妆给抹花,只能以手撑着膝盖弯着腰先喘气,让汗迹自然蒸发。

她与少年会长面对面,她那么一弯腰,连衣裙的纱领悬空,胸前春光外泄,从少年的角度看去,风光一览无余。

“什么事令乐副会长这般急着找我?是学生会哪个部门的工作出了岔子?”美女近在咫尺,晁宇博面不改色,没有去窥视诱人的风景。

“各部门没出岔子,是有点小事,”乐诗筠顺了好几口气,站直腰,微微仰视少年会长:“我查看到今年状元楼的人员名册安排,有一间宿舍只住一位新生,以为是弄错了,问生活部说那是由会长和后勤部签字同意的。”

“乐副会长想说什么?”晁宇博如画的眉眼未动,淡淡的笑容未变,唯有气息在不知不觉间染上清冷,如冷月清辉,寒雪秋霜,清冷而孤绝。

“小晁,我觉得这样对其他学科的同学不公平,有失公平竞争的原则性,所以想听听你的理由。”乐诗筠莫明的感觉有点凉意,神经不自觉的崩紧。

“你是在质疑我徇私枉法,滥用权利吗?乐副会长。”晁宇博敛了微笑,漂亮的凤目凝着一池清冷秋霜。

“不……是,我只是觉得不合原则。”乐诗筠据理力争。

“哪一点不合原则?”少年没有咄咄逼人,仅仅只是平静的反问句。

“状元楼以前从来没有安排单人一室的特例。”

“乐副会长,看来你荣升副会长后并没有对学生会的历史进行过了解和钻研,也没有真正的重视状元楼从建成到现在的历史,单人一室的特例并不是今年独有,四年前,学校为争取到当年全国理科第一、现今医学部五年级的陈书渊学长,学校给学长的特例就是安排陈学长独居一室;

而后,两年前,现今大三的政法系系学生会会长,学生会学习部的龚清华副部长在入学时同样是独居状元楼东单元一室一年;

今年,学校为争取到全国理状第一女状元、即现今状元楼四楼404室的小状元,同样给与特例,给她独住一室。

如此,乐副会长觉得哪一点不合原则,哪里有失公平竞争的原则?如若乐副会长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去学校政部大楼请教当初做出这项决定的校领导和医学部的几位领导,噢,我有事,不奉陪了。”

晁宇博清晰的指出曾经状元楼的几例特例,没有色厉内茬,语气淡然,说完,拉开车门,清秀如竹如菊般身躯坐上驾驶室,发动车辆,倒退几米,绕过乐副会长,扬长而去。

乐诗筠被驳的哑口无言,她上个学期因上任副会长毕业离任才由学生会内部表决,补替副会长之位,对于状元楼的过去并没有详细的了解,只知道现今没有哪位学霸学神独占一室。

状元楼的学神级人物,有好几位是拿青大特等奖学金,有在学术论文上发表了科学论文的,也有毕业后就将直接去科学院读研的,她觉得连那些学神都没有一人居一室的优待,一个新生没道理得到特例。

学校给今年新生住宿优待的决定是什么时候研究决定的,为什么她不知道?

乐诗筠一愣一愣的看着少年会长的车从身边绕过,大脑还转不过弯来,等了一会子才清醒过来,气得脸都抽曲了,该死的,脸丢大了!

都是404室新生惹得的祸,若不是那人,她哪会来找小晁,哪会被小晃怼,哪会丢这么大的脸!

乐诗筠狠狠的咬牙,快步跑到自己的车旁,钻进驾座,启车,追着晁会长的方向而去。

晁宇博驱车直奔西操,几分钟就至,西操宽大,外围也不设围栏,交通四通八达,他不知道小乐乐一会会走哪个方向,将车停在道旁,自己去找人。

还没到十二点,军训班学生们还在训练。

1号老生回校,高年级的本科生、研究生、硕士生或留学生们跑去注册后,有些在学校晃,由此到处可见青年男女,许多人因闲着无事,跑来看新生训练,重温当年自己的经历,因此,场外除了老师,也有围观的闲杂人员。

走到西操球场外,晁宇博观望一阵,沿着边外地带朝着一角走去,学校军训场地划分方案最初由学生会决定,再交后勤部和校领导审批,因此,他知晓哪个营安排在哪个操场,哪个连在哪块区域,他记不住全部,但,小乐乐在哪个排哪个连,在哪个地方,他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燕少和柳少呆在台阶高台上,举着望远镜东瞅瞅,西望望,特别的欢脱,学生军训有点类似部队新兵训练,看一群人摔摔碰碰也蛮有趣的。

两俊少乐此不疲的指指点点,瞅了一阵,无意间镜头里出现位娇艳惊人的美少年,燕行:“……”感觉晁家少年总是无处不在。

“晁小公主也来了,噫,他知道小美女在哪?”柳向阳观察小美女的方向时,看到一个翩翩少年慢条斯理的晃向小美女班级方向,颇感吃味,他们今天跑来陪新生军训,就是想堵小美女,中午一起去食堂吃饭,结果,晁小公主又跑来了,他们岂不是又一次石板上栽葱-白费劲。

燕行撇撇嘴角,晁哥儿在青大学生会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想查哪个军训班在哪还不容易?

“小行行,等会解散时,你别拖我后腿,要跑快点。”

“……”燕大少无言以对,他几时拖后腿了?他没怼柳向阳,举着个望远镜,继续观察敌情。

乐诗筠开着车,远远的跟在晁会长的车后面,到达西操场,等晁会长下车走了一段路,她将车开到离晁同学黑色奇瑞不远的地方停放,也去观看操场上的新生军训。

当乐副会长到达西操场,军训教官团团长在巡查军训班训练,和一位辅导老师交流,她笑着走近,跟大家打招呼。

辅导员认得本校学生会的主要人员,看到乐副会长,亲和的微笑,军训教官团团长刘振军,作为军训教官领队人员,曾经跟青大学生会就新生军训事宜做过多次商谈,对学生会会长副会长也熟悉,当见副会长过来,只当她是来关心新生军训情况,邀请她一起观看训练情况。

辅导员老师与刘振军说了几句,笑着去忙自己的事,乐诗筠和刘振军一起巡视,观看了几个班级,不动声色的提问:“今年的新生当中有位未成年小学妹,有劳刘学长费心。”

刘振军曾经是青大国防生,六年前毕业下部队服役二年,在部队表现优异,被选送至国防大进修,并在防大留教,带领新成员,今年被安排带领队军训教官团回母校执训,也是领导对他的信任。

因此,论起来刘振军是青大在校生们名符其实的学长,不止他,教官团里还有几位也是青大曾经的国防生。

听乐副会长提到未成年人学生,刘振军心头那叫个五味俱杂,这年头十六七岁上大学的学生并不少,他去年去航大当军训教官,执训的班里有两学生刚满十六岁又七个月和九个月,也是属于未正式成年的学生,当时他还特别的郁闷外加担心,生恐训练任务太重伤到两国家未来的栋梁。

今年,他带队回母校,暗中终于松了口气,以为必定顺风顺水,谁知,当拿到新生人员资历表,他发现新生里竟然有个没满十六周岁的学生。

那一刻,刘振军的心情是崩溃的,去年遇着两连十七岁都不到的学员,今年更上一层楼,还有位不满十六的学生,你说,是不是老天看他的从军之路太顺,所以终于出考题卡他了?

没满十八岁是未成年人,而没十六岁的人也是未成年人,然而,就算是未成年人也是有区别的,同样犯罪,年满十六没满十八的人犯罪,要承担一半法律责任,而满十四岁、没十六岁的未成年人犯罪,就算是刑事重罪,也是法律不加身,不能判刑的,顶多进少管所,至于十四岁以下的儿童犯死罪一类的大罪,监护人有责,儿童只能在狱外受国家执法人员教育。

其实,如果这个学生没满十四周岁还好,因为十四周岁以下是儿童,为其身体健康出发,免除军训,可以等年满十六周岁再跟当年的新生军训,可偏偏年少的大学生年不足十六又满十四岁,正卡在不尴不尬的关卡上。

为此,刘振军拿到军训名单时,暗中愁白了几根头发,最终还得硬着头皮上岗,这当儿再听及学生会副会长提及那个小小的大学生,内心特别的复杂加纠结,表面滴水不漏:“乐副会长请放心,我们会酌情考虑,军训任务以不伤害未成年人身体健康的情形下适量而行,担任有未成年人班级的教官也是青大国防生毕业的学长,有多年教化经验,知道轻重。”

“这样我们这些学长学姐们就更加放心了,不知是哪位学长担任未成年小学妹班级教官?”乐诗筠面容舒展,露出如释负重的笑容。

“四年前毕业的韩云涛,曾任青大国防生团支部副支书,青大学生会文化部成员。”

“哎呀,刘学长和韩学长都是让我们仰望的老前辈,有机会我要向学长们求教一些工作经验,还望赐教一二。”

“过奖,有机会我们互相交流学习心得。”

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校友见校友自然格外亲切,刘振军和乐副会长相互客气一番,继续边走边看队伍训练。

离十二点还有二十分钟,晁宇博并不着急,沿着操场绕了一个弯,到离二营一连军训队伍不远的地方,坐在干净的草地上,捧着手机,当个安静的美少年,静静的欣赏各个班的英姿。

等了好会儿,军训教官队长吹响哨子,所有团队的动作嘎然而止,迅速整队,各班教官检视一番,交待下午几点集合,喊“解散”。

终于解放的学生哗的四散而开,一时满场人头晃动,令人眼花缭乱。

学生们解散队伍自由活动,教官们集合。

“快跑,小行行。”终于等到学生解散,柳向阳立马冲下高台,跑去堵人。

燕行收起望远镜,塞回背包里,也三步作两步的跟上柳某人的脚步,有个爱唠叨爱犯中二病的兄弟最大的好处就是无论做什么,有人打头阵,不用事事自己出头。

刚得到自由,戴同学和吴同学以及新认识不久的几个相邀着向食堂狂冲而去,听说食堂到饭点有点挤,肚子早已饥肠辘辘的男生急不可迫的要去抢食。

乐韵没有同行,她要回宿舍,刚想开跑,听到手机响,从兜子里摸出来一看是晁哥哥,接听,乖乖的站着没动。

快到十二点时,晁宇博就等着去找人,当军训结束,他走向操场,青年学生们身如脱兔,他没法跑,只能让着飞奔的小青年学弟们,那一个个呼呼奔蹿的身影带起来的风,差点把他给带飞。

费了三四分钟,他才穿过满是飞跃身影的球场一角,找到站着等他的小女生,瞅着小乐乐还在鼓腮帮子,笑着捏她的脸:“再吹胡子瞪眼,小心脸变青蛙脸。”

“我自己找得到路,晁哥哥不用来接我的。”被捏脸,乐韵气呼呼的甩头,把晁哥哥的魔爪甩开,雄纠纠的率先而行。

“我今天明天接送乐乐,后天上课就不陪乐乐喽。”晁宇博看着终于有点孩子气的小孩子,宠溺的揉她的头,虽然她戴着帽子,摸她脑顶的感觉也特别的好。

乐韵不跟美少年哥哥辩,晁哥哥越来越有妹探的趋势,好在他不会什么事都管她,要不然,她就要后悔有个少年哥哥了。

新生们精力旺盛,大部分人很快就跑远,只有少量同学落在后面,教官们排好队,也去食堂用餐。

操场人员稀少,不用再担心被冲过来的人撞到,晁同学和乐同学走向操场外的道路,刚出操场跑道,就看到两位英俊潇洒的青年迎面相迎。

“小美女,我们等你好久了哦,一起去吃食堂。”柳向阳顶着阳光脸,灿灿的笑容比太阳花还热烈。

“我要先回宿舍,你们自己去吧。”有时候,乐韵真想挥头揍过去,把柳帅哥的脸揍一顿,看看会是什么样子。

“哎呀,那小晁搭我们一程,我们也回宿舍。”柳向阳眼睛晃亮晃亮的。

晁同学好似听到了咽口水的声音,正想拒绝,那两少长腿一迈,已经站到小乐乐另一边,和他们组成四人行队伍,让他目瞪口呆。

乐诗筠陪刘振军转了一圈,在快到十二点时,刘振军要去跟教官们交待些事,她先走一步,坐在车上观看。

当看到晁会长和两个青年陪着小女生从操场走出来,她惊讶的瞪大了眼,柳少和燕少竟然也来了青大?还认识那个小女生?

这怎么可能?

乐诗筠怀疑自己眼花,可怎么看那同行的四人都像是认识的样子,尤其是柳少,跟小女生说话笑得灿烂阳光,怎么看都像是在向小女生示好,她就不明白,那个小女生不就是个乡下妹,有什么值得重视的?

晁同学对于总是贴上来的柳少和燕少已是无语,而更让他震惊的还在后面,刚走到车旁,柳少往前一晃,两步抢前,拉开驾驶室的车门,一步跨上去:“我来开车,放心,我有驾驶证的,十年老司机,安全有保证。”

晁宇博:“……”他同意了吗?!

“你开车要是颠到晁哥哥,我剁了你炖汤。”乐韵气恨恨的瞪眼另一位走向副驾座而去的阉人,拉开后座车门,自己先上车。

“嗯嗯,放心,只要别人不撞我,我保证不会出现乱飞乱撞现像,我要是乱开车吓人,欢迎小美女你来剁人肉排骨。”柳向阳拍胸立军令状。

某两位已不要脸,晁宇博是个温柔温和的人,在小乐乐面前也不能发脾气怼柳少和燕少,只好把车钥匙丢给柳少,自己坐后座。

柳少欣欣然的拿钥匙,开开心心的发动车子,欢欢喜喜的回学生宿舍区。

等奇瑞轿车走远了,乐诗筠才发车,转向另一条路回公寓,当她绕一个小圈回到状元楼前,看到晁会长的车也才到楼前。

晁宇博和乐韵下车,伸手去拿钥匙,柳向阳笑嘻嘻的眨眼:“晁哥儿,你和小美女上楼拿什么东西赶紧去拿,拿了东西快下楼,我们等你们去吃饭。”

“我不去吃饭了,我和乐乐中午吃泡面。”如果乐乐不在旁边,晁宇博相信,他早一拳砸柳少脸上去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这是分分钟气死人的节奏。

“小美女,你应该有多的泡面吧?给我也泡一包。”柳向阳只好爬出驾驶室,把钥匙还给主人。

乐韵懒得正眼看柳少和阉人,拖着晁哥哥就走:“晁哥哥走喽,反正中午只有一个菜,他们要来,饿死他们去。”

“小行行快点跑,吃面去喽。”柳向阳欢欣鼓舞的跟着跑。

燕行顶着惊艳的脸,心里藏着一抹羞耻,柳某人的脸皮真的厚到了家,他再修炼十年估计也拍马莫及。

晁宇博再次深深的吸口气,把那冒腾的火气压在心湖深处,那两少是看准他当着乐乐的面不好给他们没脸是吧?且让他们吃吃吃,等到必要时候,他不让他们出点血,他把晁字倒着写。

四人登楼,爬到三层到四层之间的地方,看到楼上站着三根木柱子似的人,那望眼欲穿的眼神,有如久等主人不归的小狗狗,看着就让人心疼。

“小萝莉,你终于回来了,我差点以为你去食堂啦。”

“小萝莉,你可回来了。”

三青年看着小萝莉小学妹,就像士兵见到将军,一下子有了主心骨般,纷纷露出笑脸。

“噫,陈学长今天没去研究部?”晁宇博看到陈学长竟然也在其中,十分惊讶,今天老生回来,陈学长没去跟研究部的那些人聚餐,倒是意外。

“本来跟研究部的几位要去吃饭的,碰到小才子和小李,我就当了小尾巴。”陈书渊推推眼镜架,斯文的说明自己会出现在状元楼的原因。

才子俊和李宇博默,你丢下老友们跑了,你是开心了,我们可是受了无数白眼哪,身为学弟,好苦。

三位学霸手里各抱两只一次性盒饭,看到还有两位不速之客,三学神:“……”感觉饭可能不够!

有一群吃货等着自己,乐韵没废话,开门进小窝,洗手,翻冰箱,从中抱出早上煮熟了放冰箱里的鸭子,剩下的最后一块肉,拿了苦瓜和萝卜、玉米去厨房,柳帅哥买的菜就余下苦瓜,晁哥哥买的萝卜也还没吃,如今有一群吃货跟来,苦瓜和萝卜也派上用场。

一群吃货排排坐好,眼巴巴的等吃的。

乐同学早上五点起床,先把鸭子煮熟,再凉却放冰箱,那样的话中午不用费太多时间,加热就可以吃,只要吃完鸭子和最后一点肉,清空了冰箱的肉,她准备也吃食堂。

在做菜前,乐同学先用汤锅煮玉米棒子,切好苦瓜和萝卜,鸭肉烧苦瓜,瘦肉丝炒萝卜丝,鸭肉是熟的,很快就出锅,萝卜丝也易熟,两个菜出锅,把煮开的玉米汤倒一部分进炒锅,用玉米水煮松茸汤。

两菜一汤上桌,三位学霸青年分米饭,乐同学一碗,余下的六位男士平分,差不多一人有一盒米饭。

六人分别撕下一次性饭盒的盖子分装一半饭,捧着底盒当碗,一开吃,立马又开启疯抢模式,一阵风卷残云,秋风扫落叶,把二菜扫光,最后分汤,吃得八分饱,个个意犹未尽。

柳向阳和燕行交流了一下眼神,他们吃出来了,萝卜味道比不上以前的青菜美味,应该没放药材,鸭内还是放了药材,好吃。

虽然乐小同学一再强调,以后没药材做好吃的了,五位青年表面点头表示理解,内心暗搓搓的决定,以后只要小晁来小萝莉这儿,他们当然要义不容辞的陪同,有福同享嘛。

陈书渊和李少洗碗,稍等一会儿分玉米,四只玉米棒,主人一只,余下三只六人各人一半,谁有意见,请烂在肚子里。

啃吃着玉米,美少年去开英语讲座录音,乐同学坐地板上看书,三位学霸和两俊少看小女生翻书的速度,一脸懵。

到一点四十分,晁同学送人去西操训练,三学霸和两俊少才跟着晃悠下楼,各自散了。

乐诗筠先去吃饭,然后就坐在后座等,等到晁会长再次下楼,看到李少几位学霸和柳少燕少等人满足的笑脸,一张俏脸冷凝,她也许有必要找某些人谈谈理想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