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挑战/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大的新生军训,从1号下午正式拉开序幕,教官们板着脸操练学生,要求是严格的,手段是果断的,态度是坚决的,绝不容人偷懒耍滑。

秋日的晴天,太阳很热,沐阳而训的新生们被操练的汗流浃背,体力消耗极大,每当休息,都是一窝蜂的跑去自己班放水放钥匙的地方,补充水分或补充点零食。

正式军训极严的,训练时身上不能带手机,不能带会晃得哗啦啦响的玩意儿,要求轻装上阵,因此,每个人自备水、装手机或房卡钥匙之类的背包或小袋子,集中放在一堆,手机还得调到震屏,不得开铃声,以免挠乱军心。

仅仅只一半天下来,新生们累得像狗,而到解散时又像卯足发条的马达,飞跑去抢食。

下午5点30分解散,6点30集合,中间只有一个钟吃饭休息,新生吃饭也没功夫挑三拣四的挑食堂,哪里近就跑哪里。

乐同学也跟大家一起冲食堂,狼吞虎咽的吃饱,再跑回操场休息,到点儿,每个班学唱军歌,拉歌。

晚上军训到9点结束。

晁同学到八点半准时等在西操场外,等解散了,把人载回去,乐同学爬回宿舍,回空间收摘瓜果蔬菜、药材,再洗澡,看书到十一点爬上床,先打坐,然后睡觉,她也是第一次睡宿舍的床。

军训期间,谁也不知道哪天会突然半夜吹哨,进行紧急集合,乐同学担心睡空间会错过哨声,老实实的睡宿舍。

京都九月的夜晚,半夜气温低,还得盖被子,第二天起床,再叠好被子。

军训,其实是件枯燥的事,每天站军姿,走方阵、齐步走等千篇一律的动作,学生们在高中就军训过一次,上大学所经历的跟高中差不多,更空易乏味。

虽然枯燥了点,但每个新生乐观向上,以良好的心态接受磨练,休息的时候拉拉歌,讲讲故事,或搞点小表演,让平淡的军训生活也充满欢乐。

白天训练,第二天晚是统一内务,练习叠被子,教官教一遍,让人练习,他去下一个宿舍,然后巡回来检查成果,乐同学是唯一的女生,跟着教官屁股后面去男生宿舍参观了一回,而因为就她一个女生,不去她宿舍检查,让她拿男生的被子叠一次给看看就算过了。

军训进行第三天,原本是周六,返校的青大老生们还没有正式上课,但是,党员团员、各系骨干、系学生会,青大学生会员们则各种会议,各种党课教育课,各种研究课题,周六周日排得满满的。

也在3号,受邀到青大出席开学典礼的嘉宾们也大部分回老家,毕竟他们大多是当年高考状元母校的校长或者班主任,要回学校做本职工作。

当终于迎来新一周的周一,全体老生上课,于是,当白天新生流汗流血不流泪的苦训时,终于没那么多吃瓜群众围观,相对而言压力骤减。

燕少和柳少也入乡随俗去听课,两人是进修,与研究生们同级,听的也是研究生的课,两人不同专业,柳少去的是自控专业,而燕少去了计算机系。

两大少俊美不凡,一冒头就变吸睛体,很快就在各自进修的系变得小有名声,美男子总是招人爱,两少又爱到各餐厅去尝美食,帅哥美男之名以一种似星火燎原的苗头向各系漫延。

学生正式上课,青大校园也不再对外开放,许多新生家长们在青大逗留几天,眼见孩子们安定下来,也放心的陆续回家。

新生们的苦难当然不会因老生们上课而减轻,反而加重,白天训练,晚上有国防教育课,或成才报告会,或者要练习打背包,有时晚上内务评比,有时白天内务评比,每天都安排的满满的。

不管男生还是女生天天暴晒,被晒黑了一些,连教官也不例外,而乐同学同班生与附近经常能碰着面的几个班的人,每每看到乐同学就嫉妒得想掐死她,别人晒得皮干肤燥,黝黑黝黑的,独小萝莉还是粉粉嫩嫩的,哪怕明明白天看她晒得脸变得红黑红黑的,第二天再看,小萝莉仍然白白嫩嫩,水灵水灵的。

小萝莉皮肤太好,复元能力好,让同班男生又恨又爱,恼她,是因为她晒不黑,让人嫉妒,爱她,是因为她太水灵,让其他班的男生眼红,尤其是没女生的两班,总是往前凑,他们为此深感骄傲。

让大家最恼的还是国防生,那帮子人不知道咋的,有点空就挑战军训班的班级,偏教官还放任不管,因为比拼是好事,挑战有利于激发学员们的比拼精神。

于是,今天这个班被国防生们挑着拉歌赛,明天那个班被挑战,什么耐力跑啊,军拳切蹉啊,而军训班基本都是惨败,尤其是军拳对练从来输得惨不忍睹,因为国防生当中有拳击好手,还有蒙古族和藏族学生,懂摔跤,力气大,也善跑,并且,西北民族能歌善舞,那歌声特别嘹亮。

虽说军训生活有点苦,又常被挑战让人郁闷,好在经常有学姐学长们来关怀慰问,还有各社团来做宣传,给各自的团队拉人,给新生们枯燥的生活带来了乐趣和热议话题。

周三,新生们的综合测试成绩和英语成绩也新鲜出炉,原通知是早上八点半后开放登陆页,因此,当新生在训练一个钟,到九点后的小休时间皆急不可待的拿手机上网查。

当来自天南地北的学生们卯足力气爬上网络一查成绩,发现理科竟然出现一个综合测试、英语全满分的家伙,那家伙还是本年高考状元理科全国第一的女状元。

理科生们直想仰天长啸,咆哮一万句以宣泄自己的愤慨之心,乐同学太丧心病狂了啊!你说,你高考成全国理科第一就行了,为啥学前测试你还要来个全满分,这般牛叉,你让其他理科高材生有何颜见青大师生?

众理科生心头好似有上百万头草泥马在奔腾来奔腾去,心都要被踏碎成泥,对高居榜样的双满分乐同学,他们只想问一句:乐同学,你这是要逼死其他理科状元吗?

就读青大的各省理科状元:“……”同学,求给人留条活路!

这个时候,各省理科高考状元们真的很心塞,尤其是曾经同样名列理科全国第一的沈福生,心情比打碎五味瓶还要复杂一万倍,高考他与乐同学并列第一,而学前测试,他英语满分,综合144分,低了乐同学仅仅6分。

学前测试有三个英语单项满分,分别是乐韵,沈福生,周永恒;其中周同学读外语系,沈同学是精仪系专业,乐同学是医学系,三位同学同台亮相,着实火了一把。

学前测试,文科也有英语单项满分,有五人,比文科还多两人,文科综合测试只有无限接近满分的148分。

对于英语满分的人,大家不嫉妒,而对综合绩满分的人,众同学配服得五体投地,要知理科共五科,每科各30分,每题最高是两分,每科各十五道题以上,五科同考,往往是大脑还处于数学解题思维方式上,转而题型就跳到了生物,然后,还没完全适应生物题方式,又到化学题,综合测试题极考验人的思维能力和思维转换能力。

医学部同学们感深压力山大,那位高考差点满分,现在来个全满分的理科生就在医学部,你说,以后那些什么特等奖啊,什么系第一啊,科第一啊,哪有他们的份?

戴同学和吴同学徐同学目瞪口呆,他们与乐同学同考场,知晓她两科都是提前离场,原本以为她被监考老师盯着,估计是没做完题就走了,结果,人家不仅做完了题,还全做对了,牛叉上天了好么。

三位同学大受打击,而同军训班的其他人也认识乐同学,知道班里唯一的女生就是那个双满分的家伙,差点没一拥而上去揍她一顿,最终因小女生是班里的珍稀动物没舍得下手,只是看她的眼神分外幽怨。

休息时间一过,军训如常。

到十点,有中场休息,也是时间最久的一次,有二十分钟之久,给人跑厕所,喝水,或者回复体力。

中场休息到,各班涌向班驻点,或赶紧喝水、或跑厕所,或趴着休息,或者又拿手机上网,大部分同学在讨论测试成绩。

一干新生在聊得热火朝天时,几个国防生雄纠纠的又冲向军训班里挑战,这一次却撞到了一块硬骨头。

被挑战的是二营一连一排二班,也即是医学系新生的另一个班,一干学生面对五个国防生,面不改色,一脸鄙视:“要挑战,行啊,改个方式,来个文比如何?”

“什么文比?”国防生与邻近的班一致来了兴致。

“武比,就是你们总是挑战的比拳头,比摔跤,比耐力跑之类的,文比,文明的比试,不动手脚,比头脑,你们不是以拳头连胜了十来个班吗?有胆量你们跟我们比头脑,你要是赢了我们医学系的乐韵同学,我立马就服你,以后以你马首是瞻。”

军训二班的班长张英杰,傲气的昂首挺胸,论武,他们这些人与国防生相比十拼九输,若论文论头脑,他们敢挑战乐同学吗?

“对!”

“说得好,有胆量来文比。”

“咱们入青大,主要是学知识,头脑至关重要,咱们不能重武轻文,赞同文比。”

四周同学纷纷叫好。

五个国防生你望我我望你,领头羊孙士林抱胸:“谁是乐韵?”

“兄弟班一班,乐同学,有人挑战你。”二班众同学雄纠纠的嗷叫。

一班众生在玩自己的,听到那齐吼吼的大吼嗖的转头,个个眼神凉凉的,别以为他们刚才没听见一班人员跟人说了什么,一班的家伙将他们推出去,居心何在?

五国防生一致转头,看向另个班级的新生,与那一干男生们冷凉的眼神相遇,暗中打了个突儿。

找碴的?

乐韵刚喝完水,拧紧瓶盖,塞背包里,站起来,拍拍屁股:“谁找我?”二班的将祸水东引,呵呵呵!

国防生们看到从一片海洋迷彩里站出一个小小的身影,戴着帽子,露出一点点的短发,短袖迷彩衫,长迷彩裤子,腰上扎着腰带,若不看胸,完全就是一个小男生。

刚才他们之所以没看见人,就是因为所有新生皆一色的迷彩服,人人戴帽子,没有一个长发,他们还以为全是男生。

那个就是全国理科状元?

五个国防生眼角微微一抽,颇感为难,他们挑战挑的都是男生,那是个女生啊!还是个白白嫩嫩的女生,怎么战?

“你就是乐韵?理科全国第一,学前测试双满分的那个?”看到短发女生,孙士林微微的一怔,小女生跟某些资料好像有点出入啊。

“不错,就是本尊,不知学长有何赐教?”乐韵转身,一跳跳出同学们坐的圈子,认真端详五个国防生,五人牛高马大的男生经历过一个月的磨历,比新入学的男生们多了一丝男子汉的沉稳,面容也有一丝军人的刚毅。

凭外相与气度,就可知那是国防生中的佼佼者,尤其是凭国防生教官们的态度来看就知那几个是重点培养对象,因为,教官对他们很纵容,容许他们四下挑战,以增强他们的人气。

学长?国防生眼角又狠跳了三跳,小女生开口就称他们为学长,挖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坑,学长挑战学妹,等同于以大欺小,就算羸了也不怎么光彩。

“听说你头脑好,学习好,想必体育方面也是极好的,敢跟我切蹉切蹉军拳吗?”孙士林眼瞳微缩,小女生笑容阳光灿烂,临战不乱,只怕不是个好捏拿的主儿。

“切蹉啊,好啊好啊,我们班的男生生怕伤到我这个珍稀动物,都不敢跟我拆招,你们要跟我切蹉,我是很乐意的,只是,要先得到教官批准才行,”乐韵欢欢喜喜的搓拳头,一脸忐忑的望向教官:“教官,国防生学长要找我切蹉,我可以应战吗?”

“可以。”韩云涛没法坐视不管,站起来走向国防生:“你们可以切蹉,不可以争强好胜,点到为止。”

“是!”国防生们一致响亮的点头。

韩云涛站在空地上当裁判,防止发生意外;一班二班同学,以及临近的两个班呼啦一下围笼,赶来观战,各班教官站出来维持秩序。

孙士林先出队:“我先来吧。”

乐韵走到高个国防生对面,双手抱拳:“学长请了。”

众人看着一男一女,男生牛高马大,看起来至少有一米七八以上,短袖训作服下露出的手臂肌肉发达,十分有力量;小女生娇小纤细,最多一米六高,短袖迷彩衫下钻出来的两条小胳膊比白萝卜还水嫩。

一大一小,一高一矮,一男一女,反差极大,用粗俗点的话说,那是野兽与美女的较量。

男女生一致为小女生捏了把汗,女生那么白嫩娇小,万一被男生撞到或弄倒摔地磕到哪,可怎么办哟。

“乐同学请了。”孙士林绷紧肌肉,小女生敢应战,肯定有一定的依仗,不小心有可能阴沟里翻船。

他很认真的对待小女生,做了个请势,微微一扭腰,抢先出手,呼的一拳砸向小女生。

对敌,先下手为强,不能讲女士优先。

孙士林的视线始终锁住对手,不敢掉以轻心。

“啊-”看到男生率先出手,众人惊叫四起,看向男生的眼神也带了颜色,以大欺小,还偷袭,不要脸!

尤其是有一个被国防生挑战而落败的班级,看向国防生的眼神都是带刺的,仗着多训练了一个月,仗着力量强一些就欺负他们刚入校的,算什么好汉,有种去挑战高年级国防生啊。

乐韵看到一拳击来,微微眯目,一脚向左一迈,侧身,右拳出击,左手蓄势待发。

围观学生以为两人的拳头会来个硬碰硬,谁知,男生那一拳是虚晃一招,目的是引诱小女生出拳,他目的达到,拳至一半,忽的改向,改袭小女生的胸,同时另一手以擒拿式抓向小女生的左手,飞脚出扫蹚腿,扫向小女生的下盘。

一招多变,将军拳上下同攻的灵活性学以致用。

韩云涛默默的移了一下位置,调致最佳行动姿势,一旦男生的拳头打到小女生或扫得小女生仰倒,他会及时扑过去拉住男生,不会容他乘胜追击伤到小女生。



乐韵个矮,侧身时看到以俯视角度盯视自己的男生,与他的眼神相撞,她心头微凛,男生的眼神不太对劲儿。

具体该怎么说呢?

如若说是杀气,那又太过了,若说是凶狠,又有点不及,总之,是很不友好的眼神,充满敌视。

她就奇怪了,她没得罪他吧,大家素不相识,他怎么用那种眼神看她?

心里狐疑不已,乐韵的本能已做出反击,身体灵巧的扭转一个角度,没退反进,欺身而上的近前一步,迎向他拳头的手向下一沉,改拳为抓,一把抓住男生的手用力,一个反转,侧身将男生搁在自己肩膀上,弯腰,用力,摔人。

小女生抓住男生的手,把他拉得抵在肩上,再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将人抛空,摔向地面,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快得让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众人看直了眼,韩云涛:“……”不对啊,那不像是军拳的擒拿手!

砰-

男生在空中飞出一个弧形,再被小女生用力一摔摔至地面,标准的四肢朝天式。

孙士林在手被掐拿住时只觉手上好似多了一道铁箍,然后眼前晃动起来,那晃动太晃眼,什么也看不清,眼前全是零乱的影子,然后后背一痛,眼前的景物静止,太阳光有点刺眼,刺得他眨了眨眼。

一把将人摔地,乐韵松手,看到四个国防生直直的盯着自己看,一转身,飞快的跑到教官背后藏起来,再从一侧探出头,小声的求救:“教官,我学艺不精,没把握好力道把学长给摔了,学长教官来了,你要救我啊。”

众人愣愣的转头,望向小女生望去的方向,果然看到一个带肩章的教官走过来,那个方向的学生忙让开一条路。

孙士林倒在地上,定定的仰视天空好几秒,大脑先是空白,不知在做什么,一忽儿想起发生什么,一骨碌爬坐起来,刚想站起来,看到人人望向一个方向,也侧首而望,看到教官过来一时也忘记起身,就那么坐着发愣。

带着少校肩章的王自强,走到学生围着的地方,看到自己带队的国防生坐在地上,不用问,他也能猜出来,必定是挑战落败。

韩云涛看到王教官过来,快步向前,立正,敬礼:“长官好,请问长官有何指示?”

学生们站得直直的,压轻呼吸,现场鸦雀无声。

“发生了什么事?”王自强回敬军礼,平静的问。

“报告长官,五个国防生过来挑战本班学员,本班学员应战切蹉,因为学艺不精,没控制好力道,用过肩摔将国防生给摔翻在地。”

韩云涛如实报告情况,王自强脸上肌肉拉紧,淡淡的点头:“有切蹉才有进步,你们不用紧张,刚才是位同学把国防生给摔了?”

教官点名找自己,乐韵乖巧的往前走一步,站成一根小树桩:“报告,是我,对不起教官,是我没有掌握好军拳的精髓,才不小心把学长给摔了。”

王自强看向小女生,心情,嗯,心情很糟糕,如果是个牛高马大的男生,他还能帮国防生开脱,说输得不冤,结果,是个瘦瘦小小,白得像面团似的小女生,输得……太丢人。

“小同学,别紧张,你学得很好,国防生比你们多训练一个月,军拳比你们练得熟,你能打败国防生,这是你的实力,你羸得光明正大。”王自强温和的安抚小女生一句,转而对着国防生板紧脸:“孙士林,起来,还有你们几个,杵着做什么,归队!”

“是!”孙士林一个激灵,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和同伴快步跟上教官。

五个国防生走时不敢乱瞅,目不斜视的跟着教官,越过一堆同学,穿过三四个班级,回国防生队的训练地。

当回到国防生固有地盘上,王教官的脸立马就是乌云罩顶:“孙士林,你一个男生去挑战一个女生,你出息啊?男生找女生切蹉,就算羸了也是胜之不武,你倒好,不仅挑战女生,还挑战那么小的一个女孩子,你好意思吗?”

“我……”孙士林低头,不敢申辩。

“报告教官,我有情况报告。”一个男生喊了一句。

“王修文,你说。”

“报告教官,那个女生不是一般的女生,她是全国理科状元,前几天考试全满分,那样的女生不能当作普通的弱者来论。”

“别人考状元,别人拿满分,那是别人努力得来的,你们也可以努力争取拿满分,夺第一,你们拿不到满分,只能说明你们不够努力,”王自强脸更黑:“你们去挑战别人我可以理解,输给别人还强词夺理,丢不丢人?你们五个去跑十五圈。”

“……”五个男生被训得哑口无言,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声是,转身跑向操场跑道。

王自强罚五人去跑步,黑着脸训其他人,众国防生被训得跟孙子似的,没谁敢吭半声。

当王教官带走五个国防生,围观看热闹的学生被各自的教官一声吆喝赶走,各人跑开时悄悄的向小女生比划翘大拇指的动作,牛,小女生太牛了,这下看国防生还嚣张得起来不。

国防生们走了,韩云涛没表扬大家,只是用力的拍了拍小女生的肩膀,干得好!真的干得太好了,能把国防生打趴下,足以令大家扬眉吐气。

身为教官,他不好表扬小女生打败国防生,那样有贬低国防生的意思,会破坏同学们之间的团结友好,只能给与无声的赞扬。

那一巴掌,拍得极有力。

乐韵被那么一按,肩头下沉,眼泪都快痛出来了,教官啊,手下留情!她是未成年人,要爱护,要轻拿轻放。

“小萝莉,你厉害,哥们服你!”戴同学等人呼啦啦的拥上去,友好的拍小女生的肩膀。

乐韵默默的翻白眼,一个个都来拍她一掌,就不怕把她拍散架么?她也知道这是表示友好的意思,也就没躲,让人狠狠的拍了一顿。

乐同学霸气的一招把国防生摔地,让医学部的两班学生扬眉吐气,大家不但不怕国防生来挑战,反而暗搓搓的期盼国防生再来,那样他们就理由压他们一头。

孙士林和王修文等人跑了十五圈,累得归队就趴下,哪还有力气再去挑战,因为国防生失利,暂时偃旗息鼓,倒让同操场的军训班们得以喘息。

然而,那份平静也仅只维持半天,第二天,在上午中场休息时,几个国防生再一次驾临医学部军训班前,目标直指乐同学:“乐韵,我们挑战你,你敢不敢应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