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宣战/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都8月晴雨参半,最是闷热,9月少雨多晴,每个秋阳高悬的晴日,空气干燥,很容易浮燥上火。

上午十点左右,太阳悬在天空,银亮的光芒让人有在蒸桑拿感,刚从训练中结束的军训生们,身上汗迹没干,大多没形像的瘫软在地,怎么舒服就怎么摆放四肢。

当几个国防生气昂昂的走来,各个军训班的人下意识的正襟危坐,等着看好戏,当看到国防生又跑去二营一连那里,众人的表情更加兴奋,国防生前两天才丢了颜面,一定是来复仇的!

二营一连一排某班把国防生摔了消息,因为考虑到国防生是国家军队的预备人员,总要给他们留点面子,因此教官们还是点提了一下,让大家私下里议论议论就算了,不要到处宣扬破坏同学团结。

所以,那点儿破事虽然没有传得人尽皆知,挨着的几个班你传我我传你,内部还是知道的,大家心照不宣,在心里还是有点鄙视国防生,堂堂男生找女生单挑还输了,丢人哪!

如今,据昨天仅过去一天,国防生又跑来找事儿,众军训生就一个想法:同学,狠狠的打,打他们个落花滚水,让他们再没脸来找事儿。

众多军训新生暗搓搓的期待着某班同学大发雄威,把国防生打得屁滚屁溜的精彩场面。

医学部一班同学们好不容易有喘口气的机会,当然是愉快的放松神经,结果,惬意时光被人打挠,44位男生呼呼爬坐起来,站成排,怒目而怼。

“你们有完没完?今天挑战这班,明天挑那班,有意思吗?”

“仗着多训了一个月就四处挑战,你们羸了觉得很有成就感?”

“国防生挑战普通学生,你们觉得很光荣?”

“一群男生挑战一个女生,你们还要不要脸?”

“那里是挑战,分明是以多欺小。”

“乐同学才十四岁,你们一群十六七八岁的男生挑战一个不满十六岁的小女孩,输了不输气,还跑来想搞群斗,也不嫌丢人。”

男生们愤慨不平,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指责几个国防生,言语之间没对其他同龄人那么客气。

男生人多,七嘴八舌的,让跑来找人的孙士林几个根本没有插嘴的机会,有几次想开口声音也被压下去,五个男生脸色十分难看。

韩云涛淡定的坐一边,国防生又跑来挑战,必然是经过王少校批准,他就不管了,让学生们自己解决。

男生爬起来了,乐韵坐着没动,按照以往的脾气,遇上找碴的,她一般不理,就如高中时隔壁的杨校草常隔三差五的跑去各种无中生有,她就当是小狗狗在吠,不予理睬就是,惹毛了,忍无可忍,就可以像高考前那样对杨校草直接挥拳头。

对于指名道姓找自己的五个男生,乐同学原本也决定置之不理的,结果,她还没生气,男生们先愤而出击,倒让她心里五味俱杂。

高中三年,当有人找她碴儿时,不管是有理没理,班里除了同桌小肚子,其他人不管男女一致不会帮她说话,只会看戏,然后,等打架结束或吵嘴结束,那些所谓的班干部才出来当和事佬。

习惯了那种凡事靠自己的生活,换一个地方,忽然间有人帮自己出头,有人为自己抱不平,那一刹,乐韵真的被感动了。

当年高中三年除了同桌没谁当她是班里的一份子,到了青大,这些还不是同学,仅只是军训同班而已,才相处几天,男生们就已经把班级人员当作一个整体,愿意站出来为她遮风挡雨,为她冲峰在前,这份情谊,又怎不叫人心暖?

有时候,感动就在一瞬间。

心底漫过一丝暖流,乐韵自己温温柔柔的笑开眼,将手肘支在膝盖上托着下巴,安静的当个被宠的小女生。

孙士林和同伴被男生一句一句指责得无说话的余地,气恼的东瞅西瞅寻找目标,东张西望一番,看到置身事外的女生,立即撇下一群男人,快跑两步跑到女生面前:“乐韵,躲在人后算什么英雄,有种来战。”

“女生的手下败将还好意思叫嚣?”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太不要脸了!”

“昨天被摔成狗,没一个敢吭声,大概昨晚找爸爸妈妈得到安慰了,所以今天又忘记自己有几斤几两。”

“乐同学,下次不用讲风度,直接把人揍成死狗。”

“最好把臭不要脸的打得他爹妈都不认识。”

孙同学嚣张的态度惹得男生们心头火起,差点就把唾子喷对方脸上去,不就是国防生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当初他们意愿报考的话,指不定没这几位的事儿。

男生其实照样会骂街会骂人,他们不骂,只是因为风度,因为修养,不愿意逞口头之快,一旦撕破脸开撕,语言战斗能力同样不输专业骂街泼辣女。

男生们群英激愤,韩云涛哭笑不得,你们可以讲道理,别骂街啊,一群天之骄子组队斗口,太伤风化了。

“你们……”孙士林脸色涨得发红,气愤的想挥拳。

“我们怎么了?”乐韵支腮的双手环住膝,清凉的接过话:“你说说我们怎么了?我们去你们国防生队伍挑衅寻事了吗?我们有像你们一样四处争强好斗了吗?我们有组队跑去欺负你们了吗?我们有成群结队的跑去挑战你们国防生中的女生了吗?我们这些非国防生被你们打了揍了,有拉帮结派的去找你们找回场子吗?”

“说的好!”男生纷纷响应。

“你们现在难不成是在以多欺少?”王修文抓到一点话柄,以声夺人。

“噗,你们跑我们班级来寻畔,还不许我们言语反击?什么时候青大的国防生有管制他人言语的权利了?”乐韵不喜欢眼前的国防生,真搞不懂什么时候国防生的门槛这么低,连那种素质一般般的人也收,真丢未来军人的脸。

“我们不是来寻畔挑事的,我们是来挑战的。”没男生们再群起攻击,孙士林直视坐地不起的女生,心里窝火得很,小女生面对他们还坐着不动,这是对他的不屑。

“没兴趣。”乐韵懒懒的伸个小懒腰,又以手支膝盖托腮:“无聊人士做无聊事,同班的帅哥们,你们犯不着跟无聊人士计较,还不如抓紧时间休息,或者想想中午去哪个餐厅吃饭比较实在。”

“嗯嗯嗯。”一群男生深感有理,呼啦啦又坐下去,该喝水的喝水,找巧克力吃的找巧克力吃,真的把五国防生当空气。

“你不接受?”国防生们憋屈的胸口冒火,他们卯足力气跑来,小女生就一句“没兴趣”就完事了?

“谁规定我一定要接受?你们有权利向别人挑战,别人有权利接受或拒绝,这是各人的自由。”别人组队找来欺负她,她干吗还要给人面子接受?

“你现在可以不接受,我们还会再挑战的。”孙士林阴沉沉的扫视小女生和众男生一眼,招呼同伴一声,转身就走。

王修文临走时扯出一抹冷笑。

五人气势汹汹而来,气势冲冲而去,所经之处有如无人之境,高傲得像好战的公鸡。

那模样,很欠扁。

军训生们也忍了,国防生占着国防两个字,只要没有涉及人身安全,他们一般都不与国防生们正面冲突,以免得徒招麻烦。

“感觉好像有点不大对劲儿啊。”

“他们来得凶猛,怎么可能这么好说话?”

五个国防生就那么走了,反而让男生们十分不解,看架式,国防生们来者不善,怎么可能无疾而终?

“管他们呢,他们爱折腾就让他们折腾去,我们开心了就理睬,没兴趣不理他们,我们不理,难不成他们还能一群人扑上来架着我们动手?”

军训本来就消耗体力,谁闲得无聊管那些无聊人士?

乐韵是真的懒得跟人切蹉,像那种切蹉没什么意义,有空不如养养神,分析分析扫描进大脑里存储起来的那些书籍知识。

军训的时候没有多少空闲时间,每天中午有一段时间休息,晚上散队后也有一段时间,那些就是自由支配时间,由人自己支配。

乐同学每天中午或者晚一在忙着扫描课本,一个钟能扫描完一本薄点的教材,一个中午大概有一个钟的多点的功夫,能扫完一本薄点的教科书,宿舍晚上11点熄灯,军训九点下课,除去洗澡、进空间收获的时间,余下大概有一个钟看书,论起来也可以扫描一本不太厚的教材。

一本书不能一次性看完可以分两次,总体来论,一天至少能扫描完一本书,以此速度类推,成绩也是可观的。

乐韵忙着争分夺秒的看书,先只管扫描存储,有空再梳理,记忆,理解,哪有闲功夫跟人玩切蹉玩挑战那种孩子似的游戏。

小女生都不在乎,男生们也就不费心思去猜国防生们的心思了。

一帮学生们没有撕起来,韩云涛颇为放心的舒了口气,小女生人小,是个有主见的,不争强好胜,他也省心不少。

休息一阵,继续训练,到点解散。

教官在学生解散后集合,列队去食堂,当用完餐,一队人马乘环校公交车回学校给他们安排的住宿的大楼开每一日中午必聚的小会议时,韩教官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韩教官向领队说了一声,自己走到安静的角落去听电话,手机另一端传来的女高声极不耐烦:“小涛,昨天跟你说的事你考虑好了没有?”

“妈,军人是有纪律的,我不能违背部队纪律。”

——“只是让你帮忙关照个人,又不是让你干违纪违法的事,不是让你给人送礼走后门,也不是让你行贿赂,哪里违反纠律了?”

“妈-”韩云涛被母亲的女高音吼得耳膜发麻。

-“你直接说,你究竟帮不帮?你爸干了这么多年科长,总算有机会被提拔当经理,上头托你爸办那么点小事,你要是不帮忙,你对得起你爸?你爸要是升不了职,你对得起良心……”

“……妈,我考虑考虑……”遭了一大通数落,韩云涛无奈的挤出一句,又听了母亲砸过来的晓之以情的念叨,挂断电话。

当通完电话走回楼前,看到教官团刘团长还在等自己,不好意思的走过去。

“小韩,家里是不是有什么急事?”看到韩教官气郁不欢的表情,刘振军关心的问。

“没什么急事,就是些家长理短的琐碎小事,不重要,却很烦人。”这两天,家里每天都要就某事给他做思想工作,韩云涛积了一些郁气,心里烦,也尽量控制住情绪不外露。

韩教官不愿说,刘振军也不盘根问底,家家有本经,天下最难断的就是家务事,他自然不能管别人的家务事。

老生们中午有大把的时间想吃什么,到哪个食堂去吃,新生们军训消耗去大量体力,一般就是每次哪近就冲哪,吃饱赶回宿舍小小的午睡一觉,或者就近在哪个图书馆看书,哪个凉爽的地方上网。

就在这个中午,青大校园论坛闪现一封邀战帖,准确的说是挑战帖,主标题就是“挑战帖”,副标题则是“文科新生挑战理科第一状元”。

副标题太醒目,让论坛管理者从一堆帖子里扒拉出来,直接加精置顶挂首位,让进网的人能一眼看见。

因为帖子加精置顶,面向众生,很快就引人注目,进论坛的人一致兴致盎然的等着看热闹,帖子是本年文科新生向一位理科状元发出挑战的内容,说白了,就是文科新生向理科生下战帖。

入论坛的人看完内容,立马搜寻挑战者与被挑战者,很快就把双方资料扒拉出来,发出挑战的有三位,领头人孙士林,也是本年Y南省文科状元,另有王修文、边源两位同学。

三位同学都是文科生,同是也是国防生,其中,孙同学在学前考试中英语单项满分,王同学也拿到147分的好成绩,边同学的综合成绩达到139分的高分。

三位同学皆是文科当中的佼佼者。

而被挑战者就更了不得了,被挑战的那位就是本年理科全国第一的女状元乐韵。

提及乐韵乐同学,青大许多爱上论坛的人都略有所知,6。7月高考成绩出来,青大就搜集到各省状元的名字和分数,弄了个帖子挂在论坛里,不断的更新,然后,各省状元的全国排名出来了,哪些报读青大的状元名单也出来了。

很显然,乐同学的名字就是排在最前面的,乐同学的姓氏当初还让论坛的论民们讨论了好久,争议究竟是姓yue还是姓le,支持姓yue的占绝大多数人,猜姓le的寥寥无几。

结果,真理没有站在多数人那里,少数人获胜,由此,乐同学也拥了一定的知名度。

今儿登陆的老生论民,看到帖子里的乐同学大名,原本有些模糊的记忆又清晰,有人把双方资料扒出来,直接贴在自由言论区。

也因为乐同学的原因,很多人对挑战帖多了一分兴趣,乐意匀出一分关注。

讲真,大家对挑战者没多大兴趣,他们对被挑战的乐同学的反应有兴致,要知道,三位下战帖的挑战者同时向乐同学挑战,内容有三项,第一项:万米长跑,那是耐力跑;

第二项:俯卧撑赛;

第三项:摔跤。

从理论上说,三项挑战都是男生的优项,从理性的角度来论,他们打心里有些不赞成挑战者向乐同学挑战,毕竟,三位文科生都是男生,而乐同学是女生,男女有别,校运会比赛还分男子组女子组,三个男生挑战女生,从道德上讲就不占理儿。

原本有些文科生或理科生看到文科生挑战理科生,准备为自己的科加油,一查资料发现是男生挑战女生,嗯,好吧,文科生老生们就不说话了;

理科生类女生看到,立马就不开心了,男生组队欺负女生?必须要打回去,于是,铿铿的回复一句话:乐同学/乐学妹,把人打回去,我们顶你!

一来二去,战帖的关注量在慢慢上升。

柳大少和燕少叫了外卖,窝宿舍吃饭,又加班加点的处理公务,柳向阳上网逛了一遍,跑着电脑,兴奋的跳到燕某人身边,兴高采烈的嗷嗷叫:“小行行,我告诉你个天大的好消息,你要不要听?”

“说吧?”考虑到柳某人这几天为任务天天顶着俊脸晃荡,牺牲色相来达成目的的行为很伟大,燕行难得的和颜悦色的陪他瞎闹。

“铿铿,我跟你说,有人向小美女下战帖了哦,小美女被人挑战了哪,这是多么喜大普奔的盛事。你看,战帖在此。”

柳向阳抑不住开心,把电脑递给燕某人,跟兄弟分享快乐,小美女是古武弟子好么,竟然有人敢向古武弟子发战帖,战况值得期待啊。

男生挑战女生,若是换个人,他只能同情那个倒霉的女生,现在被挑战的对象是小美女,他同情三男生。

那几个男生是被什么刺激到了,从而向一个女生发起挑战?挑战谁不好,偏要挑战那个懂古武的小魔女?

试想,连燕某人那样的家伙在小美女手里都讨不到好,还白白的面壁思过N久,那三位男生能讨到多少好才怪。

在同等条件下,一般女生体力与耐力方面自然是大大不及男生,对于小美女,他完全不那么想,懂古武的女孩子,体力、耐力、力量方面是不能以平常理论来论的,你要是以正常眼光来看古武子弟,会被打眼打得很惨。

终于有乐子了哇!

柳向阳心空阳光灿烂,在青大天天上课,不能外出溜跶,怪无聊的,这下终于有点有趣的事,足以让沉闷的生活鲜活起来啦。

“嗯?”燕行以为自己听错了,小萝莉被人挑战,那是什么破事儿?他正想问问柳某人,那边电脑伸到眼前,他看到柳少打开的论坛帖,还真是一帖战书哪。

一目数行,飞快的浏览一遍,深隧的龙目闪出幽光:“三个国防生挑战一个小女生?他们教官知道不知道?”

“估计知道了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我们要不要出面去点提一二?”柳向阳同情三位国防生和两位国防生教官,被燕少存疑的对象,一般情况下,都是处境堪忧的,哪怕处境不堪忧,祖宗八代的秘密资料也堪忧。

“先不用去管,青大学生会没干涉的意思,轮不到我们插手学生们的事务。”燕行淡然的继续看别的学生们的回帖。

青大学生会拥有自治权,旗下文学部、论坛网只接受学校部门监督,管理权决策权掌握在学生会手里。

帖子由论坛部加精挂顶,说明学生会文学部已知,放任发展说明是良性发展,一切也在掌控当中。

再说,就算有些事超出某些界线,还有晁哥儿呢,在青大没有晁哥儿解决不了的事,如今晁哥儿还没出面,哪轮得到他们多管闲事。

燕行笃定晁哥儿会管,他也相信晁家少年的能力,要不然晁哥儿哪能坐得稳学生会主席的位置,他们是来进修的,不能抢人家的风头。

“我是怕小美女被人欺负了委屈哭鼻子嘛。”柳少觉得这种时候是他们去表现的好时机啊,到小美女面前表达自己的气愤填膺,刷刷好感,必要时还可以来个英雄救美。

“你哭了,小萝莉都不一定会哭。”小萝莉坚韧不屈,委屈了大概只会直接挥拳头,把人打得落花流水。

“瞧你说的,好似哥哥是水做的娘们似的。”柳向阳不满被看扁了,转而又兴致高昂:“其实,我更想知道现在小美女的心情,她究竟应还是不应呢?”

“你可以慢慢想,挑战时间定在10号,那天周日,你还可以现场围观。”

“三小屁孩的行为不得我心,唯有他们挑的时间这一点是甚得我心的,只希望小美女能应战,让哥哥我一饱眼福,领略一下古武女弟子力挫三男生的雄风英姿。”

燕行手痒痒的想拍人,柳向阳希望小萝莉应战,无非是想凭些蛛丝马迹揣摸小萝莉的武学路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