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战,不战/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医学部军训一班的男生们也有人每天刷论坛、逛校网,看看校内有哪些奇闻趣事和学术讲座等等,当中午又如期去论坛溜跶,发现挂首的挑战帖,当兴致勃勃的看内容,赫然发现竟然是别人挑畔他们班唯一的女生。

逛论坛的男生们把挑战帖从头到尾的看完,二话不说,立马召唤班里的男生们来共商大计,有人欺负他们班的稀有动物,必须得准备当后援呀。

一班的男生们有些在玩手机,有些爬回宿舍想午休一会儿,结果被各种信息各种@给挖出来,一致涌向集合点。

很快,44男生在公寓服务楼一侧的树下草坪相聚,询问发生何事,待明白前因后果,知晓国防生挑战班里的乐同学,男生们气愤如膺,骂声一片。

阴险!

那三个国防生太阴险了,三个人同时挑战一个小女生,挑的还是男生专长项,这不是明着想累坏乐同学么?

无论挑战三项目在相连的时段进行还是间隔的,都对女生极为不利,试想,刚跟人进行完摔跤,本来就消耗体力极大,很快就要进行俯卧撑赛或者长跑,你能有多少体力,能坚持多久?

至于万米跑就更不用说了,那明摆着就是坑人的,万米跑以400米标准跑道论要环跑25圈,其难度是国际运动健将们的挑战项目,非专业运动员们难以承受重荷。

也因为万米长跑难度太高,也不乏运动员跑完会发生意外,现今各高校的校运动会也取消了那一项,保留男子5000米赛和女生3000米赛。

三个男生以万米长跑项挑战女生,分明就是个巨坑,接受,以女生的体力根本不可能在男生之前完成,如果跑不完,等于放弃,怎么样说都是等于男生白捡一个羸。

再说,就算坚持到跑完,刚跑完万米长跑,还能有体力进行另外的项目吗?结果也等于另两项是让男生不劳而获就得羸。

总体而言,无论是先进行哪一项,都是在消耗女生体力,然后男生就能轻轻松松的获得羸。

医训一班的男生们被三男生的卑鄙手段恶心到了,不管什么风度不风度,把人骂了个底朝天,骂得口干舌燥,然后商量对策,讨论谁擅长什么,看能不能替代乐同学出战。

男生们也有在军训班群里@乐同学的,可惜,@了几次就放弃了,乐同学的头像都是灰色的,证明她根本就没登陆,如果是隐身登陆,那么频繁的召唤也会被大家给@出来。

一帮男生讨论良久,谋了N个可能和应对策略,然后就等下午看乐同学的决定再商量用哪种方案。

周四新生集体身份证采相,上午一三营,二四营正常训练,下午二四营采相,一三营正常训练。

医学部新生在二营,下午采相,因此,先轮到的班级在公寓区的服务楼前集合,因为采相费时间,军训班级多,先二营后四营,四营的班级至少要到半下午轮得到照相,因此先正常训练。

采相按班级来,一班接一班,二营一连一排当仁不让是打头阵的,各个班提前到场,组好队,等着工作人员开工。

医学部军训一班的男生们看到乐同学,发现她精神抖擞,走路虎虎生风,完全不像受困挠的样子,不由面面相觑,感觉……乐同学好像根本没把挑战放心上?

戴同学等人看到乐同学归队,本来想问问她怎么看挑战那回事儿,想到周围人多,乐同学又没人事似的,她应该心中有数,便没再问。

乐韵一个中午都在忙着啃书,根本没上网,哪知道挑战帖那茬儿,当跑回军训班伍就等着采相,她察觉同学们的气氛有点怪,也没去问,她历来不喜欢挖别人的隐私事件。

于是,乐同学不知道自己被下战帖的事,男生们一致以为乐同学已知,是她心态好,不受影响。

不得不说那是个美丽的误会。

在美丽的误会情况下,以致一个班采完身份证相,拉回西操场再次投入训练,也没有一个人提及那件烦心事,一个下午过得充实而又自然。

燕行和柳向阳下午准时听课,同时也关注论坛最新动向,大抵是学校有趣的新闻太少,挑战帖在一定程度上有新鲜感,以致关注挑战帖的人越来越多,也符合华夏民族喜爱凑热闹的特性。

两俊少一边看热闹,一边坐等晁哥儿和小女孩做反击。

随着关注人数越来越多,挑战帖成为热帖,而发言论的人也越来越多,各种评论都有,好坏赞贬,各执一词。

最让人纳闷的是挑战者有后续发帖发言,而被挑战者一直没冒头,甚至还没有跟被挑战者同班或熟悉的人发言,那架式就好像挑战者集十二分的力气,准备出拳了,结果对手还没露面。

等着看热闹的人有点小抑郁,战,还是不战,好歹吱一声嘛,不战,大家一拍两散,各找各妈,各归各家,上课的上课,搞研究的搞研究,做实验的做实验,不用再匀出时间和精力围观啦;

若战,大家排排坐,发挥所长,运用各种力学、推理学、材料学,用什么哥德巴赫猜想、钱学猜想等等知识来算一算,猜一猜输羸几率,也让他们所学知识有英雄用武之地。

理科生们嘴上没说什么,心里也藏着点小火苗,虽说三文科新生挑战理科新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但却是结队欺负他们的理工小学妹,也太不把理工生们放眼里了,他们还真希望小学妹振臂一呼,发帖召集能人异士,组队狠狠的反击回去。

当事人半天都没动静,理工生有一丢丢的担忧,担心乐同学胆怯所以逃避,讲真,若应帖而战,不管输羸,他们都是支持乐同学的,若不应战,呃,总让人感觉有不战而屈的意思,那样很丢脸哪。

不管大家怎么想,下午过去了,傍晚过去了,被挑战者没反应,新生们晚上的训练也照旧进行。

大学生各院系除了些特殊类专业,一般没有晚自习,全由学生自学,晚上没课,许多学习压力不大的人偶尔会跑去看新生军训,当然,最重要的其实是各个社团人去转悠,以备抢人。

这个晚上,有意无意去西操的老生们比往日略多,而军训新生们也不以为意,反正被看多了也就习惯成自然。

各社团和学生会各部门人员在上课期间都是利用课余时间处理事务,白天学习,晚上就是公务时段。

晁宇博亦是,他在办公室审核完迎新晚会的最后定案和一些杂务,又去团支部处理完党支部的一些公务,准备下楼时被才同学和李少截胡。

才子俊和李宇博逮住抱着公文夹子的美少年,不管三七二十一,拖人下楼,不费吹灰之力的找到晁同学的车,把少年塞进奇瑞车里。

被两人拖着的路上,晁宇博没问原因,在车里坐稳了,才淡定的问:“什么惊天动地事值得你们这么急三火四的?”

“也没啥惊天动地的事,就是想问问你对小乐乐被挑战一事抱什么态度。”李宇博反坐在驾驶室上,放下座椅,兴味盎然的瞅着晁会长。

三文科新生以体育项目挑战新生,在体育部事务区内,若战,出于公平公正原则,最后要由学生会体育部裁决。

而且,挑战双方有男有女,又因为牵连到未成年人,出于各种原因考虑,体育部也有权直接驳回战帖,并有权对三位发起人讲行约谈。

体育部要不要行使那项权利,也取决于晁会长的意思,晁会长若是许可,那么,由当事人双方自己解决,他们只做监督;若晁会长不愿意让乐同学应战,体育部用特权驳回战帖,禁止不合理的挑战发生。

“什么挑战?谁找乐乐麻烦?”少年狭长的凤目挑高,秀美的眉峰聚凌厉的煞气。

“闹半天,敢情你不知道有人在论坛上向小萝莉下战帖的破事儿?”才子俊险些呕血,他说为什么小晁那么淡定,半天都没发表意见,原来他还不知道有人挑畔他宝贝妹妹。

“有人在论坛上向乐乐下战帖,什么时候的事?”晁宇博微露忿色,他不想乐乐出风头,所以帮她把开学典礼和军训典礼上当代表发言的事给拒了,给乐乐一个比较低调的学习环境,谁又多事想把乐乐推到风尖浪口去的?

“战帖是中午时分下的……”才子俊一边解释,一边从背包里拿掌上电脑,飞快的开启电脑,连接无线网,登陆论坛。

李宇博暗搓搓的等着晁哥儿看到帖子时的表情,嗯,他当时看到那玩意儿时差点把口里的茶喷电脑屏上去,想必晁哥儿的表情也应该比较有看头。

晁宇博等着才部长把掌上手脑递来,微微拧着眉看过去,越看凤目越冷,国防生、文科生是吧,谁给他们的胆子?

“国防生队伍中有这样品行不佳的队员,真是不幸。”看完全部内容,少年懒得再看别人的评论,冷冷的吐出一句评价语。

“嗯,真的很不幸。”李宇博无比同情的接了一句,那三个人捋谁的虎须不好,偏想捋晁哥儿下巴下的虎须,真的太不幸运啊!

才子俊感觉后背脖子冒出一阵冷风,默默的缩缩脖子,关闭掌上电脑:“我中午上工时,帖子已被加精置顶,嗯,听说是高部长决定的。”

“晁哥儿,是不是我表现的机会来了?”李宇博兴奋的摩拳头,嗯嗯,召开会议,一言拍板,怒斥某某行为不当的什么的最好玩了。

“还轮不着你大展雄风。”

“是哦,咱们小乐乐还没表态呢,你说乐乐是咋想的?”

“我敢说,乐乐现在还不知道,还有,乐乐是我妹妹好吗,什么时候变成你说的‘咱’了?”

“哎呀,别总揪人的语法表达嘛,咱这词儿不就是咱们的口头语吗。话说,你说乐乐还不知道是啥意思?”

“乐乐鲜少上网,谁在网上挑战她,若没人告诉她,估计别人等个一周都等不着她回应。”

“感觉……嗯,那几个可以吐血三升的样子。”李少和才同学万分同情三男生,你说,你们闹半天,当事人根本不知道那回事儿,那是什么感觉。

“你们去忙你们的,我去接乐乐下课。”晁宇博也笑了笑,确实是,如果乐乐一直不置一词,急坏的只会是三男生和众吃瓜群众。

“时间还早,你顺路送我们回宿舍。”

晁宇博睨两同学一眼,没赶他们走,李少赶紧开车,溜溜儿的溜回公寓楼前,自己进舍区,让晁哥儿去西操场接人。

军训时节,各个操场亮大灯,形如白昼,夜晚的训练比白天轻松,一半训练,另一半时间拉拉歌,有时教官也言传身教的传授防震防火等技巧和技能。

九点一到,全员解散。

戴同学等人从下午到晚上也一直没跟乐同学讨论那啥被挑畔的事,解散时大家欢快的跑向大道,没骑车的去挤环校公交车回公寓区,有车的自己踩车跑。

乐韵跑到大道上,东盼西顾好一阵终于找到了晁哥哥的人,路边停有好几辆私家轿车,找个人不容易。

看到灯光照沐着的美好少年,乐同学提着背包,欢快的奔过去,一把抱住美哒哒的少年胳膊:“晁哥哥,你今晚不忙啊。”

“嗯,”晁宇博任欢脱的小女孩抱着自己的左手臂,忍不住伸出右手长指戳了戳她的脸蛋:“乐乐好像瘦了点,本来脸上就没肉,这下肉肉就更少了,戳一戳硌手。”

“哪有瘦,明明没有啊,你怕硌手就不要戳人脸啦。”

“不戳一下哪知道你有没瘦,要不要去吃夜宵?”戳到小乐光粉嫩嫩的脸蛋,晁宇博满意了,拉开车门,让可爱小乐乐上车。

“好哇,想去撸串。”听到吃的,乐韵想起某个餐饱的牛杂和烧烤,口水直下。

“好,去撸串。”

少年宠溺的点点头,帮钻进车的小乐乐系好安全扣,关上车门,再绕过车头,坐驾驶室,没有启动车子,拿起掌上电脑打开:“乐乐,听说有人挑战你,你要跟人撕一架吗?”

“上午有国防生挑战我,我拒绝了,懒得跟人撕。”乐韵眨眨眼:“晁哥哥,你八卦消息真灵,那么快就知道啦。”

“你拒绝了人家,可是人家又给你下战帖了啊,不仅我知道,青大大概有超过三分之一的知道了。”

“啊?有那种事,可我没收到谁递来的战帖啊。”有人下战帖?乐韵脑子里打一串问号,有人下战帖,别人知道了,她这个当事人还不知道,这是什么跟什么的事儿?

“在这,你看。”晁宇博看着小乐乐那惊异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就知道小乐乐必定没上网,所以对于她自己成了八卦消息当中的主要人物之一的事儿还蒙在鼓里。

乐韵抱住递过来的小电脑,窄小的屏幕上出现网页论坛帖子内容,看到自己的名字,美人杏眼瞪得溜圆,还真的有人下战帖哪?

挑战她?长跑,摔跤,俯卧撑,嗯,感觉有点意思。

乐同学摸摸光洁的下巴,要不要去给人点颜色瞧瞧?

“小乐乐,有何感想?”少年温润的揉小家伙的脑袋,小乐乐的表情真可爱,多亏他英明神武,没让大才子和大李跟来,要不然,那两人指不定以后会想方设法弄些惊喜来逗乐乐。

“战帖制作得很精美,美工的水平一定很高。”左看右看,嗯,乐韵发现了可以赞美的地点,毫不吝啬的表扬。

“噗哈哈哈,那个叫孙士林的人听到你这句话一定会吐血。”晁宇博心情欢畅,那位孙同学遇着乐乐这个脑回路与众不同,不按牌理出牌的人,注定是要倒霉的。

乐乐一点也不慌,也不紧张,说明她根本不在乎,少年神采飞扬,发动车子,徐徐驶上大道而行。

“气死活该,谁叫他没事找事。”

“乐乐要战不?不乐意,学生会启动仲裁程序,帮你直接驳回。”

“不用,些许跳梁小丑用不着浪费学生会的权利,不就是挑战嘛,他们爱惹事生非,爱出风头,让他们出个够。”她本来不想理睬的,可如若不管,晁哥哥会启用特权,那样岂不是让晁哥哥落下话柄?

“乐乐,一万米长跑存在危险,体育部可以帮你们做裁决,改为5000米赛。”

“别,晁哥哥,你和李哥哥不能掐杀别人表现的机会啊,他们敢挑战万米,必定是长跑好手,你们裁决了,不给他们机会展现他们在运动方面的天赋,岂不是等于谋杀了他们的希望,那是不道德的。”

“哈哈,我是不是要先为挑战你的人掬把情的眼泪?”乐乐是准备把人往死里整的节奏啊。

乐乐没将挑战放在眼里,说明她有自信能应付,晁宇博心情好得不得了,开车直奔供应夜宵的餐馆。

晚上吃夜宵的也不乏其人,餐馆内外颇为热闹。

两人刚踏进店,听到惊喜的招呼声:“小晁,你也来吃夜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