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打群架/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王少校与晁会长通话后先回宿舍,熄灯后和李佐去国防生们宿舍查岗,之后再睡觉,他心中极为不踏实,辗转半宿难眠。

第二天,也即是周五,昨日还没采相的几个营连继续集体采集身份证相,其他的正常训练。

王少校心中藏着事,操练起来比较严厉,让国防生们没空再去挑战普通军训班,暗中也对孙士林和王修文更加关注,发现那仨同学跟以前并无二样,他左思右想,怎么也想不清那仨位同学究竟为怎么要去挑战一个小女生。

孙士林和王修文很振奋,除了训练时期,其他时期也没空在意别人做什么,有空就登陆校网看论坛,每次去看,帖子关注量就比上次增多一分,让他们特别有成就感。

戴良钰和吴恒等同学以为小萝莉会有所表示,结果等了半天一夜又过小半个上午,她一直不温不火,让他们感觉特别的憋屈,当到中间休息时间,男生们憋不住,终于问及挑战的事儿。

“小萝莉,你对孙士林他们下帖的事究竟是什么想法啊?”

“小萝莉,孙士林他们欺人太甚,你怎么说?”

“小萝莉,国防生组队欺负你,你怎么还击,我们鼎力力挺你。”

男生们围坐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议论。

“无聊的人干无聊事,不用管他们,还是那句话,他们可以挑战别人,别人愿不愿接受,是别人的自由。”

乐韵不急,爱无中生有,爱扇风点火的人多了去,谁喜欢在网上发表言论,让他们发表去,犯不着纠结。

“小萝莉,你的意思是你不准备接受?”男生心情很矛盾,一方面,他们希望小萝莉应战,打击国防生们的嚣张气焰,另一方面,他们又不愿小萝莉应战,别人挑战就应,太容易被牵着鼻子走。

再说,国防生们那么不要脸,能干出三人同时挑战一个女生的事儿来,如若小萝莉应战了,万一那些人又来个五个七八人或者更多人组团挑战,会让人烦不胜烦。

“我对没意义的事一向没兴趣。”她说的是没兴趣哟,可不等于说不战,以后谁若觉得她欺骗人,不要找她说理。

“也是,逞强好胜不过是博人笑尔。”

“说得对,确实没有什么意义。”

“那种事真不是有修养的人干得出来的。”

男生觉得很对,挑战什么的就是意气之争,哗众取宠,不可取,他们犯不着跟那些闲着无聊就搞花样吸睛的家伙们一般见识。

小萝莉不解释太多,男生们自己也能想出N种解释,反正大家就一个中心思想:无条件拥护自己小团体的人,团结一致,统一战线,共同对外。

韩云涛心情有些烦燥,家里父母昨晚、今早连连打了多个电话催促他,催得他心烦意乱,只有在训练新生的时候才能暂时忘记家里的烦心事。

对于国防生挑战他班里唯一小女生的事,他也在昨天傍晚才知晓,他担心了好久,生怕小女生冒冒失失的答应下来,跑去跟国防生们进行那种逞强斗气的比赛。

无论从哪点看,他也不认为小女生有能力跟男生一拼高下,哪怕小女生当时把一个国防生用过肩摔摔了四脚朝天,他觉得那可能是运气存在的成分比较大,小女生那么矮小瘦弱,她哪有力气承担跟男生摔跤那种项目?估计男生力气大点儿一胳膊就能把她给掀飞。

他也不赞成小女生去比,不比,顶多被人说几句难听点的话,若比了,万一受伤,他也逃不了监督不力的责任,估计要被刘队长批评一顿。

因此,韩云涛打心里希望小女生不要理国防生的挑衅,可他是教官,不是家长,不好直接让小女生不要去拼,等着她自己决定,现今听说她对那种挑战没兴趣,他也放了心。

教官放心了,男生们心中有底儿,安安心心的在操场上挥洒热血汗水,谁也没再纠结国防生挑战那码事儿,至于其他班人怎么想,谁爱说什么让谁说去好了,嘴长别人身上,别人有发言的自由。

上午,论坛上没见乐同学或者乐同学同班人员的言论,无人知道乐同学究竟怎么决定的,下午,当事人仍然没有表态,当到傍晚,论坛上逐渐冒出些不礼貌的言论,说什么的都有,说某女生胆小如鼠啊,说什么仗着有人撑腰就不把人放眼里啊,说什么仗着年龄小就摆架子啊……

人有言论自由,所以也没人去管,然而,到了晚上,有些言论越说越过分,也不乏污言污语和攻击人身的评论。

就在有些评论引发口水战时,那些有攻击性言论和发污言污语的小号被人挂了出来,好多个号竟然都是某几位人的小号!

某些人的小号被扒拉出来,也惊呆了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的眼,正义君立即评论,指责用马甲小号攻击同学的家伙居心不良,不道德。

吃瓜群众的力量当然是伟大的,被挂了一批小号后,评论君们言辞中恳,有智者见智,仁者见仁的发表意见,没人用过激的言论攻击谁。

“啦啦啦,本少可是好人哟。”柳向阳盘膝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本本翻着论坛留言,得瑟的臭美着,拉开另一个画面。

“你又学雷峰做了什么好事?”燕行坐在写字桌前,双手在本本健盘区飞快的移动,头也不抬的接话。

“校网上有人玩小马甲欺负小美女,哥好心的帮人揪出来挂上去让他们受全世界人民的瞻仰。小行行,咋样,哥是不是很善心?我感觉我完全可信任青大的慈善使者一职。”

“……你觉得,论坛需要你帮忙吗?”燕行嘴角下撇,青大藏龙卧虎,向阳跑去人家地盘上搞事,也不怕被抓到。

“当然需要啊,目前来看,他们那些人才还没兴趣出来管事,所以我本着人道主义精神,善良的伸伸手,提醒提醒他们的技术并不是那么完美安全可靠。”

“你都做了什么?”燕行觉得,身边有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真的很让人揪心。

“我没做什么呀,像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做得出格的事嘛,我嘛就是没管住手,把某些不安分的小马甲一一揪出来,整成一个帖,挂在首页亮堂堂的展览,现在非我本人没法删除或屏蔽,这样就不怕别人看不见喽。”

“……”燕行顿了顿,俊美的脸微微泛黑:“别人向小萝莉下战帖,跟你没多大关系,你这样报复无辜人士好么?”

跑去人家论坛上执行管理员才能行使的权利,还把帖设置成别的管理员不能删除,这不是向青大论坛网工作人员下战书吗?

别人下战书是发个帖,向阳倒好,直接跑人家地盘上去捣乱,还唯恐别人不知道,大张旗鼓的搞事儿,分明是打校论坛网监督网管们的脸。

默默的,燕行为那些无辜人士掬了把同情的泪,那些人士会受到挑畔,完全是因为论坛把那战帖给挂首页加精的原因,如果那位不给帖挂首,不让全世界人们观看,就不会吸引人围观,不会给小萝莉添麻烦。

“谁说不好的,我告诉你,某人也常在校论坛上转悠,很有可能已经由论坛网侵入其他地方,我这么友好的提醒他们,他们若是不警惕,哪日倒了大霉,可怨不到我头上来。”

“他没发觉你盯上他了?”

“要是让他发现了,哥我还怎么混,我告诉你哟,小行行,他们有反应了,哎呀呀,速度不错,啦啦啦,有大神出手了哟,一秒二秒……四十五秒,六十秒,六八秒,咦,不错不错,破译速度很快,哈哈,他们追到某人的痕迹了,嗷嗷,他在后面追呀追,他在前面绕呀绕……”柳向阳抱着电脑,盯着尽是花花绿绿的屏幕,兴奋的大叫。

燕行被嚷嚷声干挠到正常工作,干脆抱起自己的本本走向柳某人,到床边脱鞋,爬上柳某人的床,坐到他身边,伸头望向柳大少的电脑,凑合着看热闹。

这个时候,柳少的电脑就是一片花,满屏尽是由红红绿绿的纵横交织而成的线和点,非专业人士根本就看不懂,花花绿绿之间有几个小红点,正在屏幕的框框条条里移动。

“哈哈,他们到哥的迷宫里去了,想出去可是需要点耐心的,别急别急,哥来帮帮你们……”柳向阳看着跑动的红点,兴奋的像小孩子似的,叽叽喳喳的呼喝着,双手击健盘,给迷宫添加新障碍。

“别留下小尾巴被人逮住。”

“放心吧,哥我没那么笨,他们想找到我的痕迹,还需再修三年。”

“骄傲自满,小心阴沟里翻船。”

“哥不是骄傲自大,哥这叫自信,哥可是连M国的情报系统都留不住的人,你以为会是那种只会空谈的小三脚虾米吗,小行行,你说我是留他们三五个钟好,还是让他们迷宫里留宿的好,唉,这家伙怎么往死胡同蹿,特么的,还要哥开后门,无趣……”

柳大少遇上专业性工作就兴奋得找不着北,燕行颇为无奈,也不得不承认,柳某人在某方面的天赋惊人,柳某人的黑客技术能力让人惊恐,他是公认的世界前十黑客中的某一位,数月前跑去M国的情报系统“逛”了一圈,顺走一项机密情报——M国国家级秘密失窃。

破译出顺来的情报,他们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一路追查,最后追查到间谍嫌疑人携带M国秘密辗转数国入华夏国境,军部秘密排兵谴将,不动声色的追踪,排查上百嫌疑人,最终锁定的目标进入E北省境内,他们展开排查时,M国官方与私下雇请的佣兵团也终于追至华夏国。

E北神农山就是各方斗智斗勇的战场,最后嫌疑目标尽亡,所有线索尽断,被各方窥视的某秘密也好似不翼而飞,至今不知落于何处。

那次任务,华夏国两位优秀的情报员、国家最忠诚的战士以身殉职,他也重伤而归,代出那么重的代价,最后还是铩羽而归,也是他们任务生涯中最大的耻辱。

想到E北之行,燕行心头涌上难言的苦涩,也没心情观看柳某人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低头工作。

柳少玩得不亦乐乎,每每逗得陷在他陷井迷宫里的人团团转,还会嗷嗷欢呼,而他是玩得开心了,另一边的数人差点吐血,绕了好久好久才绕出迷宫,各自忙忙的寻找目标。

柳少玩腻了,把人放走,又四处逛一圈,特意到校论坛转悠一回,发现世界和平,美滋滋的睡觉。

翌日,周六,老生们不用上课,新生们仍然军训,因当天是9月10日,国际教师节,老师当然是休息的,教官在一定程度上也是老师,新生们军训半天,下午放假。

新一天开始,王少校和班里的国防生们心情很差,因为昨晚被挂论坛首页晒光的小马甲们有大半是王少校带班的国防生,他们原本想去添油加醋,刺激一下乐同学,想让她接受挑战,然后让她惨败而归,让他们找回面子,谁曾想,他们只是言辞激烈了点,竟被高手给人肉出来挂ID晒光人前。

被暴光ID的十余个国防生们顿觉无脸见人,几乎半宿没睡,早上起来人人眼下有一片青影,就连军训时也像被霜打蔫的茄子,无精打采。

王自强原本因班里男生的事心烦,在大清早的又被告知班里的人昨天言词不当被在校园论坛暴光,那不安的心情更加沉重,他隐约觉得国防生开小号上论坛抨击乐同学的学生被暴光有可能跟晁会长有关,以晁会长的人脉圈,想找个人帮清除论坛里不安分的人,轻而易举。

他猜测是那么回事,实际上没有证据,也不能说什么,哪怕就算真是晁会长找人干的,他也没理由去找人说理,毕竟是国防生本身出发点就是自私自利的作法,没道理自身不正还跑去质问别人为什么不给颜面。

国防生们开小号挑拨离间,煽风点火,想让双方开撕,被一暴光,丢的是所有国防生的脸,好在对方还算厚道,只挂了ID,没有把国防生们的姓名、专业等资料全部挂上去,也算是给国防生们保留了最后一块遮羞布。

就算没有完全暴光,王少校的心情仍然很差,打早上就板着脸,没有一丝笑容,训练的时候也是鸡蛋里挑骨头,极挑剔,让一班国防生们心惊胆颤的,生恐撞到教官枪口上去倒大霉。

周六不上课,老生们跑的跑,溜的溜,自找乐子消谴时光,许多不愿外出、又不愿看书的人,也跑去操场围观新生,各社团就更不用说了,周末正是招揽人才的好时刻,许多社团代表,抓住训练中场休息,去新生当中宣传。

军训班的教官们也是通情达理的,把中场休息时间让给青大学生,任老生们展示不凡口才,让新生们以求知之心了解各社团。

医学部也曾受到过各社团学姐学长们的热情招揽,很多新生们对于要不要去哪个社团煅练自己也心中有数。

各个社团都来走了一回,医学部两军训班也终于得以安静,当别班们受老生青睐时,他们有闲暇放松紧绷的四肢,养精蓄锐。

孙士林和王修文在中场休息的当儿喊上七八个同伴,组成一支小队,阴森森的杀向普通新生军训班。

各班人员见到一支面色不善的国防生小队,忍不住犯怵,谁又得罪那些家伙了,惹得他们凶巴巴的上门踢场子?

当看到国防生直奔二营一连那里而去,众班军训生恍然大悟,那几个人是找乐同学的!

一封挑战书,原本也不算什么特大的事,可架不住人家被挂首页了啊,所以,知道的人当然只有越来越多,老生们好歹成熟些,定力也相当高些,有兴致的围观围观,有些只当是小孩子过家家,没多大兴趣,一笑置之。

才入校的新生就不同了,骨子里藏着好奇心,当新生们知晓那回事儿,一传十,十传百,传得沸沸扬扬,以至新生们几乎人尽皆知。

新生知晓前因后果,当然就是围观啊,他们不一定要参入,不一定在发表评论,也不一定要支持谁,围观一下,凑个热闹,不碍着谁是不是?

于是,有新生们的参入,短短一二天就给挑战帖增加三千多关注度,也再次证明团体的力量是伟大的。

所以这当儿,看到国防生气势冲冲的直奔二宫一连位置,各班新生心情那叫个激动啊,他们很想看乐同学跟国防生开撕,很想很想!

“小萝莉,国防生们又来了。”

戴同学等人本来在养精神的,听到其他班传来低低浅浅的咿咿呀呀声,知道是国防生有所行动,观望时发现一支国防生小队气热汹汹的过来,一致笑容可掬。

男生们听丛小萝莉的开导,直接无视国防生挑战那回事儿,放宽心,以局外人的心情以待之,没事去论坛逛逛,他们不说话,他们就看看,看到谁在哪说风凉话,也不去回击,就当是看小丑表演。

别说,当端正了态度,他们还真的做到不急不火,四处转悠听听别人的八卦,欣赏别人的言论,感觉极好,每天也过得挺闲悠的。

这当儿挑战者又来了,男生们出奇的平静,管他是谁,来就来,反正小萝莉胸有成竹,不怕什么魑魅魍魉。

孙士林等人如入无人之境,直接冲至二营一连一排一班,迎接他们的是一群懒洋洋的新生,各人或坐或躺,或三五个歪在一起看手机,看到他们也是视若无睹。

憋着气而至的国防生,鼻子都快气歪了,这是什么态度?

“乐韵在哪?”孙士林深深的呼吸了两口气,忍着怒火问。

一班人全部是短发,戴着迷彩帽,穿迷彩衣,而且有些是背对着人,根本不知哪个是女生。

“乐同学,有人找。”男生们睨一眼七八国防生,扯着嗓子喊,那动作,那表情,漫不经心,别提多随意。

“……”感觉被轻视的国防生们气得一佛出窍。

“有事就说,没事从哪来回哪去,别挠人休息。”背着国防生们的乐韵,慢吞吞的扭头望一望,又转过头,继续装深沉。

“我们挑战你!”国防生们齐齐大吼。

那一声喊,声音极大,声震四下。

“你们爱挑战谁是你们的事,管我何事。”

“我们挑战你,你不敢接受是不是?”王修文气愤的疑问。

“我接不接受是我的事,关你毛线事?”就不说接不接受,急死你们怎么着。

“胆小鬼!”王修文气得脸涨得通红,想骂不敢骂粗话,憋半晌才憋出三个字。

“无聊鬼!”戴同学冲口就答了一句。

“你说什么?再说一次!”孙士林脸上青筋暴跳。

再说一次又怎的?戴良钰直挺挺的梗着脖子,寸步不让:“再说一次就再说一次,再说十次八次都不会变,无聊鬼,无聊鬼,无聊鬼……”

孙士林哪受得住挑畔,往前一扑,挥起拳头打过去。

“打!”王修文看到孙士林动手,喊了一声,抡拳头就朝离得近的同学打去。

七八个国防生们应声而起,扑向医学部一班的男生们。

“还想打人?兄弟们上!”关云智是军训班的班长,一看国防生们动手,当即气不打一处来,就势一伸腿,扫向来人。

国防生们组队欺负班里唯一的女生,男生们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气,这当儿国防生还想用拳头威胁人,那还忍得住,男生们看也没看,把手机呀,手里的水啊,往后一扔,连蹦带蹿的一拥而上。

国防生是站着的,医系男生们是坐着或蹲着的,国防生们突然动手,医系男生没防备,有两同学挨了拳头,发出“哎哟”一声痛叫,下一刻,医系男生们就扑上去,抱的抱,踢的踢,把冲在最前面的三个国防生放倒,后面的男生呼啦啦的冲上前,围后面的几个国防生。

不过眨眼间,医系一班男生就把国防生们瓜分光,都是三五七八人对付一个,来个了群殴。

乐韵转身,就看到一群人打了起来,震得目瞪口呆,看到大家大打出手,急急的大喊:“不要打脸!”

“懂!”男生们齐齐的吼。

“不要打要害,踢踹打肉多的地方。”

“知道。”男生们又纷纷回应。

医系的男生憋着火气,这当儿再不留情,你一下我一下,专踹踢国防生的屁股和大腿,他们还是知道厉害关系,不踹腰和胸背等部位,以免把人打成重伤。

“不要打了,哎哟-”

“哎哟哎哟—”

“特么的,叫你们欺负人,叫你们嚣张!”

群斗之中,谁也不知是谁打了谁,哼哼之声不断。

乐韵眼见乱了,飞快的捡男生们乱丢在地的手机,把手机和水杯捡起来放到堆放袋子的地方,免得不小心踩坏。

“打起来了!”

“不好了,国防生和医学部的人打起来了!”

医系一班四周的各班们先是看傻了眼,转而纷纷冲过去,劝架的,围观的,或者浑水摸鱼的打几拳的都有。

国防生两个班人员有些人跑去挑战别人去了,有些休息,暗中都在观望孙士林跟人谈的咋样了,当普通军训班传来吵嚷声,很多人跑去军训班群队想看看发生什么事,跑到一半路,看到一些军训新生涌向一处,又听说打起来了,全力狂奔,冲向人群。

国防生们冲到人堆处,因为过不去,立马就扒拉起来,那么一拉就坏了事,有些同学被弄疼了,有的是女生,被碰到不该碰的地方,大叫“流氓非礼”。

那一喊,男生女生顿然炸了锅,不管三七二十一,纷纷扑向国防生,国防生们也烦燥不已,同样拳脚相向,转眼间就打成一团。

虽然同是新生,因为国防生是单独训练,而且又三番五次挑衅普通军训生,普能军训班的人被挑战打败了就算很窝火也无可奈何,现在队伍乱了,变成混战,大家有仇的报仇,对国防生不客气起来。

战争爆发就一发不可收拾,四五个班对上国防生两个班,你来我往,你一拳我一脚,乱成一锅粥。

教官们全部去开小会议,当发现军训场乱了起来,纷纷冲往事发点,一边跑一边喊:“给我住手!”

“全部住手!”

然而学生们混战成堆,乱哄哄的,对于远处的喊声充耳未闻。

教官们狂吹哨子,“嘘-嗾-嘘嗾-”的哨子声响彻西操场。

周末,操场外有人在外围观,听到喊声和哨子声,一致成迷茫脸,发生什么事了么?

当大伙望向训练场,就是看到有一角有很多人围在一起,因离得远,不知那些人在干什么,也让场外人员基本上人人一脸懵懞。

“就地组队!”

“原地组队。谁也不许离开!”

一些教官吹哨子,一些教官喊话。

急促的哨子彼起此落,军训生对哨声最敏感,各个班级闻声整队,混战中的男男女女们的动作也嘎然而止,立即四散开来,就地组队。

医系一班男生们也不甘不愿的放开对手,国防生们被群攻,只能抱紧头,当被哨声解救出来,抱头鼠蹿的找到自己的队伍。

普通军训生们人多势众,深入敌群的国防生们势单力薄,被打得很惨,每个国防生们基本上都挨了好多拳脚,跟医系一班打的几个还好,脸上没花,后面参战的国防生对上混乱的人,有些挨女生挠脸,留下痕迹。

当乱七八糟的人就地站成队,不是气喘呼呼就是气愤填膺。

狂吹哨子的教官们看到混乱的学生们终于分开,边跑边抹了把汗,许多教官去领开自己的队伍,一些教官冲向之前混战的地方。

王少校和李少校,韩云涛等六七个教官快跑跑至乱七八糟的队伍里,看到一群学生有些挂彩,每个教官脸都是墨黑墨黑的。

教官分别找到自己的队伍,因为国防生竟跑到了普通军训生群中,王少校和李少校不用问也知道大概又是挑战挑出来的麻烦,两人没有说话,等着其他教官问情况。

韩云涛站到班级前,黑着脸劈头就问:“怎么回事?”

“报告!”一班男生纷纷喊报告,要求汇报情况。

“关云智,你先说。”韩云涛点班长的名。

“报告,是这样的,休息的时候他们有八人组队来欺负乐同学,乐同学没有理他们,他们骂乐同学‘胆小鬼’,他们就回了句‘无聊鬼’,他们竟然恼羞成怒,动手打我们,我们气不过还手了,然后其他班的同学来劝架,之后,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打起来,我们听到好像有人喊非礼,可能有人咸猪手。”

关云智据实以告,他刚说云,旁边一个班的男生喊报告要求发言,得到允许,男生气愤的说情况:“我们本来是要劝架的,他们冲过来,不仅动手打我们,还趁乱吃女生豆腐,我们气不过,结果就打起来了。”

一个男生讲完,其他男生纷纷附合,女生们也愤怒的作证,说某些人没素质,有猥琐行为。

最开始大家还请教官批准,后来喊声报告就巴啦巴啦的诉苦,言辞切切,如诉如泣。

众口烁金,国防生们被骂得狗血喷头,想申冤,在教官黑如锅底般的脸色之下愣是无人敢吱声。

普通军训班的教官也是面面相觑,现在让他们怎么办?他们觉得这个教师节简直就是个灾难日啊,这帮新生蛋子给他们出了个天大的难题。

韩云涛头痛得想甩挑子走人,眉毛都纠成了团,想了想,问:“你们说是他们先打你们的,有没证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