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处罚/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证据?

军训生全体有刹那的懵,打架那种事儿又不是提前预谋的,现在问他们证据,他们哪找?

证据啊证据……

两个班的国防生们欣然暗喜,证据那种东西果然好可爱,只要没有证据证明是他们先动手的,那么就是一桩无头公案,他们也不用承担主要责任。

王少校和李少校的脸色略略好了那么一丁点儿,没真凭实据证明是谁先动手的,谁是谁非谁也说不清楚,要罚大家一起罚,他们也还能保住点颜面。

场面有刹那的寂静。

“没有证据你们还说我们先动手的,纯属诬蔑。”

“明明是你们仗着人多欺负我们,反恶人先告状。”

“我们就过来几个人,谁会先动手。”

普通班级新生们沉默下来,国防生们立马就精神了,愤愤不平的反咬。

“……”情势逆转,众教官默。

众目睽睽之下,韩教官也左右为难:“竟然谁也说不清是谁先动手的,那就……”

教官正想说“一起罚”,普通军训生当中有人喊:“我有证据!”

“我也有证据。”

有一位开了口,有好几个声音相继响应。

这……国防生们脸色骤变,王少校那缓和下来的脸色再次墨黑墨黑的,快步跑到韩教官身边。

不等韩教官叫呈证据,新生当中已有人传递手机,有两部手机被同学截留,只传上了两部上去,分属两个不同的班。

手机从队伍中传至前排,又传至教官手中。

手机传来,教官们骑虎难下,再为难,也不能不公布证据,韩教官拿到一部手机,划屏,出现一个视频,他望望两少校,硬着头皮点开。

视频被开启,学生们听到了脚步声和说话声,教官们则看到了视频拍到的人。

孙士林与同伴到医系一班与男生对话以及他们首先动拳头和喊打的经过就那么从头到尾的重演一遍。

国防生们羞得无地自容,不敢直视教官,更不敢与普通军训生们对视,默默的垂下头当鸵鸟。

王少校看到视频里果然是孙士林先动手的,再听到王修文最先说的一个“打”字,整个人都不好了,黑着脸转身就走。

韩教官把手机视频暂停,和几位教官面面相觑,眼里就一个意思,现在,怎么办?

李少校也与王少校一样,一言不发的转身跑向国防生班,两位少校到达自己带的班级前,看着低头垂首的学生,气不打一处来,如果这些是新兵蛋子,他们二话不说,一脚一个把人踹趴下来再狠狠的训,偏偏这些是国防生们,体罚不能过重,批评教训也还要考虑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不能打,不能骂,分分钟气炸人的节奏。

气得肺都快炸了的两少校,脸比包公还黑几倍,黑得可以挤出几瓶墨汁,看学生们杵成木桩子,王自强阴森林的瞪人:“还愣着干什么?道歉!”

道歉?!

几个班的普通军训生心里老大不服,国防生先挑事,后来还反咬一口,在他们不出示证据时国防生们教官就一声不吭,现在在铁证面前就轻飘飘的一句“道歉”想宁事息人,也太欺负人了。

要……道歉?

两班国防生们直愣愣的梗着脖子,没一个人愿意说“对不起”三个字。

他们觉得就算是他们先动手,也是因为医学系的学生们态度不好,如果医学系的人态度良好,早早就接受挑战,他们哪会跑来跟人当面谈?

因为是医学系的男生们不尊重人,先跑来的同学才没忍住手就动武,他们是跑来看情况的,跟人动手也是迫不得已,凭什么要他们全部人道歉?

国防生们大部分都不服,也接不下脸,梗着脖子,以无声抗议教官的决定。

“你们不服?”自己教的学生竟然不服管教,让王自强心中怒火腾腾,是不是他平日太好说话,所以全班学生敢不服命令是吧?

国防生们挺着脖子,没说话,表情反应就一个大写的“不服”。

啦啦啦啦,活该!

几个普通军训班新生们差点没乐得一蹦三尺高,教你偏袒他们,他们不领情,气死你们去。

国防生们,要有志气,要反抗到底哟!

因为国防生们的不配合令教官发火,让一帮刚才还怒气满满的同学心情立马舒畅了,世界上再没什么比内讧更精彩了,国防生兄弟们扛住啊,要坚决到底,胜利是属于你们的。

韩云涛和同伴默默对视一眼,满是无奈,这情形,他们能咋的?说不用道歉,学生们不服,也会伤了他们和带班学生的感情,让两少校的班级道歉,会让两少校长官没脸,一边是学生,一边是长官,无论他们怎么做,他们就是大风里的那只喇叭,两头要受气。

“学生会会长来了。”普通军训班学生们心情颇好,也有心情东张西望,有人看到某个方向,小声的通告同学们。

“真的吗,在哪?”听说学生会会长来了呀,好事儿!众多学生欢欣鼓舞,大为惊喜,听说学生会会长杀伐果断、处事公正,在学生中好评如潮。

“在那边,你看,他向这边走来。”

“哇,真的吔。”

众人延颈鹤望,很快就找到了人,那边,一个白衣墨裤的少年,手抱一个文件夹子,从一个军训班前走过,他之前大概跟某班教官说过话,教官还陪着送他。

众教官听闻学生会长会长来了表情微微一变,很快又恢复如常,就连两位少校也不急于处理学生的矛盾,决定先等少年会长过来再做决定。

国防生们心中忐忑不安,学生会会长不仅是青大学生会会长,同是还是国防生团部指导,万一若是在晁会长面前得了不好印像,可不太妙。

乐韵准确的找到美少年来的方向,悄悄的把手伸到背后,用力的拧自己的腰肉,掐自己的大腿,掐了两下还是没有流泪的感觉,悄悄伸指戳自己的穴道,戳了两个地方,心里一阵阵的酸楚,眼眶也跟着酸起来。

效果强差人意,可还达不到要求,她只好再次用力拧自己的大腿,掐腰上的肌肉,狠拧狠掐,同时尽量想悲伤的事,暗中蕴量眼泪。

徐长天和吴恒两人排在乐同学和戴同学两人后面,两男生东盼西顾一顿,发现了乐同学的小动作,当时就是懵了:“……”

说来告诉他们,究竟怎么了?

瞅着乐同学还在掐她自己,两男生目瞪口呆。

王少校和李少校丢下自己带的班,和韩教官几人站在一起,看少年会长越来越近,那少年沐着阳光,身上渡了一层亮光,他徐徐走来,像踩着光芒的王子从天际飘来,风流飘逸,摇曵生姿。

那一身的风彩,宛如溯迂之流水,回风之飘雪,

他们都知道少年会长相清俊,高雅如月,之前数面总感觉他文雅有余,却好像缺了点气势,甚至他们觉得就连学生会的副会长和几位部长都比少年会长更有官势和官威,若不熟悉内幕,可能会弄错,就连他们当初亦是那样,把一身书卷气的文静少年会长当成了文学部或交流部的负责人。

此刻,几位教官忽然恍悟,少年会长不需气势,他本身就已光芒万道,所谓的霸气之类的气势反而是多余的,就这样,他就这样随意走到哪,就能把将影响扩到哪,光照人心,让人心生好感,若有凌厉气势,反而失了人心。

迎着众人目光的少年,沐光踏青而来,艳若玫瑰,灼灼耀眼,离得尚有三四米远,笑吟吟的向大家打招呼:“教官们辛苦了!学弟学妹们好。”

“会长好!”一干学生情绪激昂,用力的喊。

我……

乐韵幽怨的欲哭无泪,她好不容易积攒到点悲伤情绪,被大家热情高昂的一吼,悲催崩溃。

晁哥哥简直就是祸害!

积攒起来的酸楚崩堤,她只能默默的重头再来,再次暗搓搓的戳自己的穴道,戳了好几下,内心酸酸肿肿,再狠狠的掐自己一把,疼得眼一抽,睛窝阵阵发热。

暗中留意乐同学的吴同学和徐同学:“……”乐同学,下手轻点,掐得不疼吗?

教官们笑说不辛苦,王少校问晁会长可有什么紧急通知要传达给学生们,少年笑容灼灼:“无紧急通知,学生会成员周末才有空在军训时来了解新生军训情况,所以今天几个部门做走访工作,我去紫操和东操走了一圈,刚到西操场外,听到这边动静有点大,我过来看看是不是有新生不小心受伤了或是怎么了。”

少年嗓音清悦,如琴音动人,又似泉水温润,语气平静,字里行间藏着对新生的丝丝关怀,让人觉得暖心。

众教官倍觉难堪,王少校正想请晁会长到一边说说情况,听到有人喊:“乐同学,你怎么哭了啊?”

数位教官心中一个“咯噔”,几乎不约而同的看向少年会长,然后才看向医系一班的学生。

医系一班学生们分五排而站,站得整整齐齐,排第一排最矮的小女生低着头,眼眶红红的,眼角还挂着湿湿的水迹;旁边的男生想帮小女生擦眼泪,又不敢碰,正急得抓头挠耳。

当教官一回头,正看到小女生眼里滴出一颗小水珠,它悬空落下,“啪”的打在小女生的胶鞋鞋头的胶面上,晕成一圈水涟漪痕迹。

几位教官心头闪过一个“槽”字,他们只想小事化了,倒把乐同学的情绪忽略了,乐同学还是未成年人,最是情绪多变的年龄,没把她安抚好,这下麻烦了。

戴同学那么一喊,吴恒和徐长天霍然明白乐同学掐她自己的用意,内心那叫个惊艳啊,乐同学掐她自己,就是为疼得掉泪!

医系一班的其他同学听说乐同学在哭,先是一愣,随之差点想欢呼,嗷,乐同学太给力了!

之前那两位教官想让国防生们道歉就把事揭过去,国防生们死不认错,现在小萝莉一哭,学生会会长不可能不闻不问,如此一来,那事儿想瞒也瞒不住啊。

男生们真想拍手叫好,小萝莉这眼泪来得简直太及时了,哭吧哭吧,把委屈哭出来!

国防生们恨得想杀人,那谁谁早不哭晚不哭,偏偏在学生会会长面前哭,岂不是陷害他们吗?

晁宇博听到男生喊小乐乐哭了,温雅的笑容变淡,快步走向一群学生,医系一班的男生们努力装出悲伤脸,戴同学小心翼翼的瞅瞅晁会长,又碰碰乐同学:“乐同学,别哭了,掉眼泪会伤到眼睛的。”

“乐同学,怎么了?”韩云涛两步抢前,走到乐同学面前关心的问原因。

乐韵低着头,不吭声。

王少校和几位教官心头有上百万头神兽在咆哮,这个教师节果然是灾难日啊!

众目睽睽之下,清雅少年走到人前,看看一众男生气愤的脸,细声细语的问:“看学弟学妹们气愤不平的模样好像受了什么委屈,大家有事报告教官,教官们会秉公处理的,如果有什么不能向教官说的,可以向学生会反应,今天的话,学弟学妹们有什么委屈,等军训解散后到操场停车那边找我倾诉。”

“嗯嗯。”

不仅是医系班的,其他几个班的人也点头如捣蒜。

“大家要好好军训,青大的每一届新生都是万众挑一的学神学霸,品德与才学兼具,你们要坚持住,不怕苦不怕累,争取样样优,给下一级的学弟学妹做好榜样。”俊美少年殷殷期盼的眼神扫过众人,清悦的声音锵铿有力。

“是!”

有个美少年作鼓舞工作,男女生感觉力量满满,挺腰,站得笔直笔直的。

安抚一下众生,晁宇博伸手摸小女生的头顶:“小乐乐,心里有什么委屈,等会军训结束说给哥哥听。别哭鼻子啦,操场的草地有环卫工浇水,不用我们乐乐帮洒水呢。”

“噗-”男生们被逗乐了。

“嗯。”乐韵低着头,小小的嗯一声,内心特别的想催晁哥哥快走,她的眼泪都流光光了,再呆下去,她就演不下去了。

精美少年收回手,抱着自己厚厚的文件夹,对几位教官温文有礼的表示歉意:“不好意思,耽误教官们工作了。”

“没事没事。”小女生没有当面向晁会长告状,让教官们松了口气,这样就好,要是由小女生向晁会长说原因,教他们的脸往哪搁。

王少校快步走到少年会长身边:“晁会长,我们借一步说话。”

“好,王少校请。”少年温和的对教官点点头,随王少校移驾一边。

李少校几个站着等,学生们也眼巴巴的等,国防生们一点脾气都没了,也乖的像小绵羊。

王少校陪少年会长到一角,小声的跟他解释之前学生打群架的事。

“今年的国防生学弟们精力真是旺盛啊,”晁宇博感叹一句,清雅的笑容不变:“关于打架那事,王少校和教官们酌情处理,学生们没反应到学生会来,我们暂时不插手,国防生们性子刚烈,野性难驯,刚好今年有几位拥有多年军营生涯的资深军人在青大进修,我下午去找几位学长谈谈,请人明天给国防生们上堂思想教育课。”

王少校心尖一颤,后背直冒冷汗,晁会长请人给国防生上教育课,国防生们蔫能有好果子吃?

他深深的为两个班的国防生担忧,晁会长不管打群架的事,把处罚权留给他们,却也堵住了他的后路,现在晁会长要请人教育国防生,他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

晁会长还是国防生们团支部的指导老师啊,少年会长请人对国防生们上品德教育课,那是天经地义的。

那几个男生惹谁不好,偏去惹晁会长的妹妹,少年就算不正面护短,稍稍在品德教育方面下点功夫也能把国防生们整得脱层皮,偏一帮臭小孩还死倔,这下有苦头吃了。

心里发苦,却没法帮国防生们说情,王少校只能欣然同意:“有劳晁会长操心,那帮小子们是该受点教训。”

“监督国防生也是我的份内工作,不客气。王少校也别罚得太重,学弟们年纪小,心性还没定下来,难免淘气闯祸。”晁宇博通情达理,帮国防生开脱。

王自强心都揪得生疼,晁会长说国防生年纪小,岂不是暗示他说小女生年纪更小?国防生们最小的也满了十七周岁,那位小女生才十四岁,相对而言,国防生年长三四岁,还去欺负那么小的女生,以大欺小,以多欺小,简直就是罪大恶极。

一群十七八岁的男生欺负一个十四岁的小女孩子,还把小女生气得委屈的哭了,他若不罚男生,简直就是天理难容嘛。

少年会长从不说要罚,却处处断他后路,也太黑了,玩死人都不偿命的。

王少校再次为自己的这次执教之行叹气,出发前,队友们知道他要来青大训国防生们,个个羡慕得不得了,认为他得了个天大的美差,他也是那么认为的,现在呢,这哪是美差,分明是个坑。

再什么郁闷纠结也只能藏在心里,笑着送走少年会长,转身回队伍,看到各个班教官还在等自己,他故作镇定的走过去,细声跟韩教官等人交流意见:“这次是国防生们不对,让你们几个班的学生受了委屈,你们就别罚学生们了,他们没错。”

韩教官几人点头,他们也不想罚班里的学生啊,本来就没错,要是受罚,以后见到有人欺负女孩,有人打架,谁还敢见义勇为。

普通军训班的学生们听到了教官的悄悄话,顿觉云散雾开,心空万里无云。

国防生们谁也不敢闹,当见两位教官走回来,那脸比非洲人还黑,个个噤若寒蝉,不敢喘大气儿。

“国防生队,归队。”王自强虎着脸,寒着声下令。

两队国防生心惊胆颤的应了一声是,立即转身,一排接一排的小跑跑向国防生们的训练场地。

带队回到训练地,两少校教官没训话,也没罚人,板着脸孔正常操练,让两个班的学生胆颤心惊,每时每刻如悬刀尖上似的,分分秒秒都处于心惊肉跳之中。

王少校和李少校带人离去,普通军训班也正常训练,一干学生知道免罚,心情倍儿好,精神倍儿佳,不怕苦不怕热,慷慨激昂的接受磨历。

熬了一个多钟,到点解散。

教官跑去集合,医系一班的学生们没有跑,而是聚成一堆,得瑟的笑。

“小萝莉,你牛!”

“小萝莉,下次你掐自己下手轻点,我看着都疼。”

吴同学和徐同学上前,冲小萝莉挤眉弄眼。

“怎么回事,什么掐自己?”关云智等同学一头雾水。

“是这样的……”吴恒和徐长天把人召集起来说悄悄话,把小萝莉掐自己疼出眼泪的事告诉大家。

“噗哈哈哈-”凑到一堆的同学了解前因后果,当场笑喷,小萝莉太黑了,她滴的眼泪妥妥的把国防生们连教官全给坑了啊。

“保密哈!”

“懂!”

男生们的手叠成堆,这个秘密是他们军训班里的秘密,一辈子保密,以后遥忆当年他们一起流过汗,打过架,坑过人,想想就美美哒。

心情万分好的医系男生提了袋子手机之类的物件,勾肩搭背,组队去吃饭。

神经紧绷的两个国防生班听到教官喊解散,神经一松,大半人马软绵绵的坐地,一小半心有余悸的拍胸口。

孙士林和王修文担心了小半天,直到此刻才真正松口气,然而就在此时,教官一转身,阴沉沉的面向大家。

“教……教官!”坐着的一骨碌爬起来,全部人马又站成一木桩子。

王少校声音冰冷:“今天教师节,所以暂时不罚你们,你们不要以为就这样算了,明天全班提前一小时到场,跑二十圈,做二百俯卧撑,女生处罚减半。孙士林,王修文边源你们三人的其他处罚等下午挑战赛之后再论。”

“!”整班人员倒吸了一口凉气。

“教官,万一……万一乐同学不接受挑战怎么办?”王修文鼓足勇气提问。

“你们的处罚翻两倍,接下来七天内每天早上跑二十五圈。”王少校甩下一句,转身跑路。

“嘶嘶-”众人变了脸,抽气声此起彼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