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万众期待的一刻来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教官跑远,孙士林和王修文想到处罚,两人小腿都在打颤,一屁股坐地,处罚加倍那就是跑二万米,四百俯卧撑。

二万米等于20公里,会累死人的!

两人心脏颤颤儿的抖,坐了好几分钟还站不起来,当其他同学走得差不多了,才汗颤颤的爬起来去吃饭。

医系一班的同学并没有去找学生会长诉苦,其他几个班也没有去,众人都是各省学生当中的佼佼者,脑子不笨,当国防生教官和学生会长去一边私下交流回来不让教官罚他们,就猜到必定是学生会长帮他们出头,给教官压力了,所以嘛,没必要再去找会长打小报告。

打小报告最招人讨厌,大家都不愿当小人,更何况,他们的本意就是要求公道和免受不白处罚,教官不处罚他们,就说明他们是对的,目标达到了,没必要再得寸进尺,若是还不知足的穷追猛打,一定要论个明确结果,反而失了道理和风度。

普通军训班的学生们,怀揣着自己觉得该守的底线和风度,愉快的跑去找食堂补充能量,人人跑得格外的快。

晁同学抱着文件夹,逛遍西操场,把每个军训班都观察了一遍,快到十二点时先等在操场外停车道上,等着新生们来诉苦,谁知一拨又一拨同学走过,有跟他问好的,有向他笑的,就是没人找他诉委屈。

等了好大会儿,大半新生跑远了,一个小小的假小子蹦蹦跳跳的跑来,那张圆鹅蛋脸上弥满甜美灿烂的笑容,跟个捡到元宝的小孩子似的,让人一见心生欢喜。

俊美少年璨然一笑,自己坐上驾驶室,再打开副驾座的门,等人爬进来,伸指戳她粉嫩嫩的脸:“小乐乐还是不哭鼻子的时候可爱。”

“晁哥哥是坏人。”乐韵一溜儿爬进副驾座坐好就挨人戳脸蛋,哼哼的扭过头,利落的关上车门。

“小乐乐,告诉晁哥哥,你今天真的是委屈得哭吗?”

“哼哼,当然了,我被人欺负的这么惨,能不委屈能不哭吗。”

“是噢,那下次哭鼻子前掐自己时可要小心,别让别人发现。”他当时从侧面看过去,有看见她悄悄拧腰肉掐大腿的动作了哟。

“唔,晁哥哥你看见了啊,真不好玩,竟然被抓包了,我为几滴眼泪挨了十几下掐,我容易么,晁哥哥,人艰不拆。”乐韵苦着脸,倍感沮丧,她费尽心思才积攒几滴眼泪,结果晁哥哥早就发现她的小伎俩,太打击人了嘛。

“其实,我是猜的,乐乐那么坚强的孩子,哪会那么容易掉金豆子。”

乐乐有多坚强,只有真正了解她的人才知道,她可是面对成年凶徒都不肯退半步,坚定自己原则的人,受了再大的苦痛也不会哭半声,一般的小委屈哪能打倒她。

就因为她坚忍坚强,再委屈也不哭,所以才更让人心疼。

晁宇博发动车子,心头划过寒意,在他眼皮子底下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乐乐,全当他是摆设花瓶,就算乐乐没哭,那委屈也不能白受,他若不给人点颜色看,他们就不知道他也是有脾气的。

“哎呀,晁哥哥你使诈,不厚道。”乐韵悔不当初,她咋就承认得那么快呢,人老实就是吃亏啊,被一诈就诈出来了。

“那是乐乐做贼心虚。”

“人家不是做贼心虚,这叫忠厚老实,不会耍花花肠子,真正做贼心虚的是那些整天没事干又乱寻衅斗殴的家伙,估计他们见晁哥哥冒泡后心里紧张死了。晁哥哥,那位少校教官跟你说谈了什么正儿八经的家国天下事?”

“他告诉我你们打群架的事。”

“然后?”

“然后,我个人觉得你们下手太轻,我都没见人挂彩,根本不像打过架的样子嘛。”

“把人打挂彩了会挨通报批评的,会被扣分,我告诉同班男生不打脸,不打要害,所以我们打的几个脸上没有外伤。晁哥哥,那位教官有没说处罚什么的。”

“他把我拉到一边私下里讨论,意思当然就是希望我别管,让他们自己处理。”

“晁哥哥答应了。”

“必须要答应啊,搞处罚当坏人的事儿让他们自己做就好了呀,反正王少校也知道他带的学生把你惹哭了,我也亲眼看见,他不罚不好收场,为让你们消消气不找学生会诉苦,总要惩罚一番的,我是好人啊,也没建议他们处罚太重,只建议他们从轻处罚。我觉得国防生们那么精力旺盛,个性刚烈,所以考虑请个人去给他们上上课,教导他们什么是军人准则,咋样,我是不是很关心同学成长,很善良是不是。”

不建议罚太重,那不就是假意求情,实则在火上浇油吗?乐韵笑弯了眼,可以预料,那些家伙的惩罚也一定不会太轻。

晁哥哥是个好哥哥哟!

乐同学眨巴眨眨大眼睛,一本正经的献妙计:“晁哥哥,你想请人去给那些家伙上课的话,一定要找个超有爱心,超有正义感的,给那些家伙上思想教育课,教教他们学会团结友爱同学,关心爱护小学妹,要有仁爱之心,同心同德保护国家未来花朵和栋梁,最好让那些家伙再背背《未成人保护法》、《妇女儿童保护法》,或者要求背背《宪法》也不错,思想教育方面来个三天一小考,五天一大考那就更完美了。”

“乐乐,你想得比我还周到。”晁宇博流露出高山止仰的目光,小乐乐比他还黑哪,折腾起来不偿命,让人背《保护法》《宪法》,国防生大概除了训练、吃饭,余下的时间全部用在背东西上面去了,那苦不堪言的日子过得必定很酸爽,就算不被逼疯,等训练结束,大概也可以全部改专业转去读法律系,百分百个个皆是法律系的高材生。

“那是当然,我是女生啊,女生心思细腻,别告诉国防生们主意是我出的,我是做好事不留名的活雷峰,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嗯嗯,乐乐最善良,乐乐最有爱心,乐乐是为大家好……”

灼灼少年载着人,直奔餐厅,车里尽是温温笑语,淡淡温情。

10日教师节,老师们休息,学生们周六不课,N多人的暗搓搓的关注论坛,等着那场本身就具有争议的挑战究竟会有何惊人结果。

挑战的时间就定在10日下午,上午半天也是最后的赛前时间,然整个上午,乐同学以及她班里的人仍然没有说发表言论,众人一头雾水,究竟是赛不赛啊?

讲道理,上午没人有反应,他们可以理解,毕竟上午新生要训练,没空或者没力气爬网络瞎逛,所以不做回应也是人之常情。

可中午呢?

打十二点过后,乐同学一方仍然没做什么表示,让等着结果的人想掀桌,你倒是说句话啊,应或不应?

原本就一句话就能解决的事,偏偏人家就是傲娇的不给表示,你说,让关注论坛的人咋办?

脾气急的观众真想去揪着乐同学耳朵吼,是汉子你给个准话,不赛,大家散伙,不围观了,还能抓紧时间出去浪一浪,要赛,咱们也好去操场加油鼓掌。

当然,他们也就只能想想,没人敢去吼,大家都是有修养有文化的人,私下里骂骂人,爆爆粗口可以,可不能跑出去干丢人现眼的事,风度是一定要维持住的,不能让别人戳脊梁骨呀。

想不关注,内心又好奇,想关注,左等右等没消息,围观的吃瓜群众们也是醉了,想来想去,反正那么多时间都浪费了,不差那么点时间,等到最后一刻又何妨。

等啊等,N多无事可做的人隔三差五的就刷新网页,看看有没新消息,结果,半个钟过去了,又半个钟过去了……

过了一点半,论坛上终于冒出新的评论,还是一个接一个排队冒泡的,全部只有一句话:乐韵,西操场见!

几十条评论,齐刷刷的排成片,队形很整齐,排版也很美观。

看着那硬梆梆的喊话,众论民:“……”你们能不能有点水平?喊话能不能有点艺术,有点情感,有点激情?

他们记得,挑战者全是文科生,文科生们不是个个文采斐然的么,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来个慷慨激昂的临场演说?

就算不来个催人泪下,让人闻者落泪听者悲伤的即兴发挥,至少也要言辞铿锵,文字激扬,让他们情不自禁的喝彩,让哪怕原本是不支持的人也转而鼎力支持双方一战吗?

眼下这邀请帖……

众多围观的吃瓜群众,默默的大心里给划了一个大大的“×”,无文采,无情感,差评!

下一刻,大家又纠结了,眼看马上快到约战的时间了呀,他们要不要去西操场转转?去,万一乐同学放三文科生鸽子,他们顶着大太阳在那儿白挨晒,岂不是也成了天字一号傻瓜?

不去,万一乐同学到时去了,他们岂不又错过了精彩好戏?

去,不去,纠结啊!

想看热闹又不想当傻瓜的围观群众,纠结中……

京都的秋天,晴朗无云,总让人特别想把秋季的一半晴日换去冬季,那样的话,满是雾霾的冬季也有一半时间能看见太阳,能看见天空,那该是多幸福。

艳艳的秋阳照耀着青大学园,满园建筑与草木共秋色长天,那现代的、古朴的建筑鳞次栉比,草坪青青,树影斜伸,或有花儿争奇斗艳,好一派学园风光。

在这个秋日的午后,美丽校园里三三两两的人,或似闲云信步,或乘车而行,不着痕迹的走向西操场,前仆后继的人到露天操场外,或坐或站,欣赏秋日的风景。

很快,一大波穿运动服的学生涌至操场,不用问,看他们那晒得微微红黑的脸,就知他们是新生。

一拨人有提背包的,有拿水的,到了西操场,就站在操场跑道外,频频看手机;很快,又一波人来临,那一拨人即有穿运动服的,也有穿休闲装的。

先来的一拨人看到另一大波成群结队的人走来,伸长脖子探望,看来看去,只看见全是男生面孔,面色十分不好。

后来的一波人马十分壮观,大约有百余人,晃悠悠的晃到操场,也站在跑道一侧,挨国防生们不远,个个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你们医学系的乐韵呢?”国防生们憋不住,问医学部的人,他们知道那些是医学部的新生,还有些是乐韵同班军训生。

“乐同学啊,不知道。”

“那你们来干什么?”国防生们被呛得面红耳赤。

“来看你们啊。”

“你们难道不知道乐同学早就说了对挑战没兴趣嘛。”

“我们来就是看看如果乐同学不来,你们怎么收场。”

“你们声势浩大,我们就是来看热闹的。”

“乐同学对挑战没兴趣,这事连我们教官都知道,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乐同学说了,别人有挑战他人的权利,应不应是被挑战者的自由,别人挑战,不关她事。”

“……”

医系一班的男生们你一句我一句,兴高采烈的回应国防生们,看向国防生们的眼神格外的清亮,语气那叫个清淡。

“你们……”国防生们全体想跳脚,却愣是无话可说,如若乐同学不来,挑战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孙士林和王修文心凉了半截,乐韵若不来,等待他们的就是加倍处罚。

国防生们一致刷帖,一个劲的重复刷“乐韵,西操场见”,虽说孙同学挑战乐同学是私事,因为孙同学是国防生,如若乐同学不露面,孙同学没面子,同样,所有国防生在一定程度上也很没面子。

在某些程度上,国防生们还是相当团结,也极为护短,此刻,当然希望把乐同学激将出来,做个了断。

几十个人不间断的发评,那回帖量以秒速增加,刷了一大版,没任何效果,国防生们生反把自己气得不轻。

围观的论民:“……”人家不愿理你们,你们再刷帖又有卵用,估计某同学连看论坛的兴趣都没有。

他们对乐同学也佩服的是五体投地,瞧瞧,人家定力多好,凭你说得天花乱缀,还是撒泼骂街,任你千呼万唤,还是心急如火,人家就是沉得住气,不置一词,不发一言。

他们暗中觉得也有可能乐同学抱着电脑盯着论坛,看到挑战者们刷了一大把评,她就坐着笑呀笑,当在看小丑表演似的在看挑战者们急得跳脚。

成事大者不拘于形,不拘于事,无疑的,乐同学具备干大事者们该具有的心态,敌动我不动,行动必雷霆万钧。

当国防生们不刷评,世界总算暂时清静。

“快看,帖子有新召唤!”

坐大道另一边草坪里的人,有些人盯着手机,发现在一大版“乐韵,西操场见”的评论后闪现出一个新的帖子,立马大叫。

“是什么?”

男女生们直唰唰的看手机网页,刷新一瞅,一片“乐韵,西操场见!”的评论之下现出一条闪亮的新留言-我是活雷峰:喜欢热闹的,速去西操围观!

“哇,我是活雷峰这人是谁?”看到留言,众人哇哇大叫,许多原本在纠结要不要去西操的人,飞身就跑,边跑边看评,新评论一条一条的闪现,全部是:喜欢热闹的,速去西操围观。

这一下,还以那条评论是骗人的吃瓜群众们也不再迟疑,纷纷奔向西操。

先到达西操场外的人,乐滋滋的骄傲了一把,他们的决定是多么的有先见之明,瞧瞧他们多么的聪明机智,瞧瞧他们多么英明神武!

国防生们也纷纷看手机,看到那一长串的让人到西操围观的留言,个个脸色暗沉。

“快看,又一波人马来了!”

围观者们发现又有一波人来,振奋的提醒。

众人望去,果然,宿舍区那个方向来了一大波人潮,全是骑自行车的,或单骑,或带人,许多人还提着背包,前面有一小波人每个都戴着遮阳帽,上面印有字——体育部。

大伙儿激动了,学生会体育部人员都出动了,这是要赛了吧?

体育部与学生会的部分人骑行到操场外的地方,部分人停车,体育部十几人提着包,有数人推着自行车,雄姿英发的走向跑道。

“大李,你们来了,这是要开撕了吧?”老生们看到体育部长,吆喝着喊。

“不一定啊,别人可以不来,我们体育部监管体育方面的工作,无论如何都要到场做见证的,学弟学妹们到场比试,我们做裁判,不比,我们就当来散散步。”

李宇博笑吟吟的跟大家挥挥手,走向操场而去。

国防生和医学部的众人,老远就一致喊“学长学姐下午好。”。

“大家好。”体育部十来男女们,笑着回应。

国防生们与医学部的学生们向两边让让,让出一条庄康大道,就算体育部人员在中间位置停留也绰绰有余。

与体育部同来的不仅有学生会人员,还有众多社团人员,武术协会,舞蹈协会、书画协会、户外运动协会……等等的人员,几乎全校各社团都派有代表小组亲临西操。

各社团的人也陆续走向操场另一边的草地,先占据有利地形,有移动人员,草地上聊天说话的人,西操场特别热闹。

随着学生会成员到达,又有三三两两的从各个方位冲来,有骑车的,也有奔跑的,骑车的快,徒跑的慢。

车有摩托,也有自行车,小电驴,不仅如此,有些轿车和面包车也从远而近,那闪亮亮的车折射着阳光,闪眼。

当车辆三三两两停在停车区,男女老少们下车,前仆后继的走往人多的地方。

体育部的人员从国防生们与医学部两派人员之间走过,到达跑道旁的终点裁判高台,那座梯阶高台是裁判台之一,一般就小型赛或个人赛跑时供裁判使用,如若校运会,还会搭建可移动可拆的高台。

体育部的成员到达裁判台,将装道具的包放高台上,推着自行车的人没登高台,骑上车绕跑道观看场地,检查有无危险物。

非体育部的学生会旗下成员和各社团的人则越过跑道,占据跑道所环圈的内球场边侧的一排位置,那个位置,即是起跑点,也是最终点。

学生会和各社团成员们摆出那般正式架式,围观的人心中有底了,猜着八九不离十大概有戏,也纷纷挤到跑道两边,先占易于观赛的最佳角度。

检查跑道的体育部成员们返回终点段,将车停在靠边缘的跑道内。

不断有人赶至西操场,人越来越多;老生们对挑战赛并不太感兴趣,最振奋的是新生,为看热闹急疾而至,很快跑道两侧就站了黑压压的一片人。

乐韵应该会来吧?

孙士林内心也越来越紧张,学生会来了,新生也来了,老生们也来了不少,这么多人看着,如果乐韵不来,他……

他不想像如果乐韵不来,他要怎么下台。

那种场面,他从没经过,也不敢设想,孙士林手心冒出汗水。

王修文也紧张的直冒汗,心跳加快,呼吸也不稳。

人还在继续增多,在三五成群的人缓步而来时,三位老者从容而行,个个精神抖擞,很快越过学生人群,直奔裁判台。

李宇博本来在跟人说话的,看到三位老人,从高台上跑到地面,好笑的迎上去:“万俟教授,符教授、翟教授,今儿是什么风把您三老给吹来了。”

三位教授一律白衬衣墨西裤,那种学者气度,那种睿智与精烁之眼神,像光闪闪的发光体,能闪瞎的24K钛合金狗眼。

符教授姓符,字耀祖,个子比翟、万俟教略矮,约有一米七六,微胖,看着特别亲和。

翟教授和万俟教授面相较严肃些,三位教授同行,让人油然忆起“三人行必有我师焉”之句。

“听说我的小学生被人挑战了,身为导师,我必须要来给我的学生加油啊。”万俟教授一副我不来谁来的表情。

“我们本来相约去喝茶,被万俟老家伙给强行拽来助阵,乐小同学呢,在哪,快来给我们瞅瞅。”

“万俟老家伙天天念叨乐小同学聪明可爱,天资过人,我们耳朵都听出老茧来了,人在哪?”

符教授和翟教授睁着双精明的眼睛四下瞅,寻找传说中医学天赋过人的小姑娘。

众男女生:“……”这是来给乐同学撑腰的?!

孙士林和王修文额间渗出豆大的汗滴来,连教授都来给乐韵掠阵,他们好像不小心踢到铁板了!

两人一颗心七上八下,越发的紧张。

你们这样是想去喝茶?骗我读书少吗?

李宇博撇嘴,瞧瞧,三老教授个个戴着只能遮住眼睛上方一块的太阳帽,人人夹着一瓶矿水,分明就是有备而来,还好意思说路过,骗三岁小孩也不带这样的好吗。

他暗中鄙视一番,嘴上可没说出来,笑容可掬的答:“教授,乐小学妹还没来呢,可能需要等一等。哟,我看到才子俊和陈学长了。”

符教授和翟教授听说自己的爱徒也来了,欣喜丛生。

“噫,我的小学生还没来?行,你们忙你们的,我们就在这呆着。”万俟教授就势霸占裁判台侧的草坪。

李同学笑吟吟的又爬到高台上去观看四周,和大伙儿一起静等另一位当事人。

陈书渊和才子俊刚骑车赶至,停好车子,跑到操场,远远的看到老师,跑去老师身边,先陪老师说话。

男女生不断赶至西操,人数持续上升,估计有三千以上,就跟开校运会似的,空前热闹。

很快,学生会副部长也坐着奥迪到场,还有文艺部、外交部和成员们也相继而至,同时,还有几个老师也跑来凑热闹。

老师们没有抢管理权和指挥权,他们本来想找个地方安静的玩耍,结果有被万俟教摇拉到一边的,有被学生们围住的,几个老师淹没于人群。

乐诗筠停好车,提着钱包似的手提包包,戴着淑女遮阳帽,踩着八寸高的高跟鞋到裁判台,跟大家打了招呼,浅笑而问:“乐小学妹还没来吗?”

“没有呢。”

答的人一大片。

“乐副会长,晁会长也没来。”体育部的男生们又补充一句。

“小晁还没来啊,不急。”

乐诗筠优雅的浅笑,站入裁判高台侧的学生会成员圈子里。

当时至一点四十分,王少校李少校和韩教官与几位同伴飒然而至,教官们仍然是夏季训作服,英姿雄发,刚毅严肃。

教官们的到来让国防生们精神一振,教官们都这么重视,乐韵不来,那就是不尊重教官。

孙士林和王修文小小的松了口气,有教官们来帮他们掠阵,就算乐韵不出现,到最后他们要被罚,乐韵的教官也会罚乐韵。

教官们抵达西操场,体育部的人上去请至跑裁判区。

乐诗筠和学生会成员们与体育部一起,与教官们站在跑道侧,那里离赛跑的起点位置最近。

“乐同学昨天说对挑战没兴趣,你们要有心理准备。”跟大家说了几句,韩教官硬着头皮给大家提个醒儿。

王自强板着的脸不见笑容:“你是说乐同学可能不会应战?”

“乐同学除了第一次跟孙同学切蹉时有同意,后面都没接受孙同学的挑战,昨天孙同学去找乐同学再次下战书,乐同学也直言坦白说没兴趣。”

韩云涛虽然不愿意说出实情,可眼下成千的学生全涌至操场,学生会成员们也全来了,他要是不说明情况,到最后大家都不好下台。

“……”在裁判高台围观的人惊呆了,意思是说乐同学根本就没有应战的意思,孙同学等人纯属瞎闹一场。

感觉受骗了!

深觉被孙同学骗着玩儿的人,对孙同学的印像低到冰点。

“没关系,乐小学妹不应战是她的自由,我们这些人来现场是我们的工作职责所在,不来,就是失职。”李宇博面不改色,他知道结果会如何,可他就是不说,哼哼……

体育部的众人也是不急不火。

就当大家还揣测乐同学究竟会不会出现时,外围有人喊:“晁会长来了。”

那一喊,真是声压全场,众多窃窃私语声嘎然而止,连学生会会长都来了,这场挑战赛还真是倍儿有面子啊。

嘘-

孙士林呼出一口,那紧绷的神经又松了松,晁会长来了,那么,乐韵必然会同车而至。

王自强紧绷的脸色缓和了一点点,转而又不由板得死紧,这场闹剧,不管最后战不战,国防生的颜面都丢了一半。

男女老少们望向操场外的大道,果然见从东侧的大道驶来二辆黑色轿车,那车辆没有在操场外的道旁的停车位置停,而是沿着通向操场的路,直奔人群而来。

认出晁会长坐驾的人正是在东北角,认得前一辆奇瑞轿车就是晁会长的,后面一辆是辆霸气的猎豹,他们不知道是谁。

站在通向操场一段路的男女,致往两侧让开,把路让出来。

两辆车徐徐而至。

这一刻,真是万众瞩目。

“好多人啊。”乐韵坐在副座上,看到操场旁花花绿绿的颜色,头痛的抱脑袋,该死的孙士林,他想出名随意,扯上她干什么?她不想被人记住好啵。

“没事,乐乐不用怕,有人想给你没脸,你也不用留情,狠狠的踩回去。”不管是谁,想当众让乐乐丢脸,就是敌人,狠踩不用考虑留颜面。

“我怕踩得太狠,会让某些教官丢脸。”她不怕那三只小猫,就是要考虑教官们的心情啊。

“不用在意他们,你开心就好,再说,这是别人送上门让你踩,你不踩几脚,亏大了。”

“好吧。”乐韵摩搓胳膊,跃跃欲试:“晁哥哥,如果我把人的脸踩到地上捡不起来,万一有人恼羞成怒,你记得要帮我善后。”

“放心,你尽管开开心心的玩耍,我要是顶不住,后面还有两位会帮收场的。”某些人不是死皮赖脸的要粘乐乐嘛,必要的时候就是他们做贡献的时候。

猎犳车里的两俊少,忽然间莫明的后背一凉,柳向阳摸了摸鼻子:“感觉好像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

“你的感应真会灵验的话,估计跟晁哥儿脱不了关系。”燕行暗中放松乍绷的后背皮,泰然的笑了笑,真有要人说什么,必是晁哥儿无疑,他们在青大的地盘上,等于在晁哥儿的屋檐下,晁哥儿想算计他们很容易。

“吉凶难料啊。”柳向阳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

燕行秒懂,柳某人说的是他们跟晁小公主一起出现是件吉凶参半的事,他也不在意,反正向阳决定要来监督,不管跟谁出现,结果都是一样的。

乐韵可不知后面两位在想啥,她听了美少年哥哥的话,点头如啄米,嗯嗯,后面有两位帅帅的兵哥哥,不用担心善不了后,她还怕个啥?

晁宇博并没有车开上操场外的草地,在近草坪的时候停,不急不慌的下车,拿起伞,撑开,绕过车头,帮钻出车的小乐乐遮太阳。

“……”从猎豹车里钻出来的柳少和燕少,看到晁家少年那体贴入微的举动,眼睛颤了三四下,晁家小哥儿什么时候成二十四孝好哥哥啦?

曾经疏冷清贵的少年,忽然变得温情脉脉,那画面,辣眼睛啊!

两俊少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假的晁哥儿,眨眨眼,柳向阳提着背包,和燕少戴上墨镜,飞快的跑几步跟上小女孩的步子。

四人排成一线,三男一女,那阵势就是三男士小心的护着矮小的小女生,那队形闪瞎了一批翘首期待人的眼睛。

乐韵将自己的背包挂在肩膀上,躲在晁哥哥的伞下走向人群,一双眼睛滴溜溜的的乱转,她看到好多光啊,人身体的光晕,还有佩戴的首饰等光环,五花八门。

少年会长举着太阳伞,优雅淡然,如清风轻拂,携带着人飘然自人群之中越过,潇潇洒洒的踏上跑道,迎着千百道灼灼视线,昂然而行。

柳少燕少戴着墨镜,酷酷的昂首阔步,颇有国王检阅臣民之感。

“……”李大少站得高看得远,看到晁哥儿帮小萝莉打伞,有种想抑天咆哮的悲愤,你个晁哥儿,你能不能别乱撒狗粮?!

臭晁哥儿,我知道你有个可爱水灵的小萝莉,你能不能低调些,别总是这么炫耀,行不?

虐心啊!李宇博被虐得不轻,他的心被虐成两半了好吗,果然,但凡牵扯上晁哥儿和小萝莉,妥妥的就是要喂吃狗粮的结果。

学生会的人看到会长大人施旋然的走来,抬头,望天,再望地,然后默默的叹气,牛就是牛,牵到京都还是牛,会长无论走到哪都是牛人一枚!

这种出场方式,他们绝对不敢用,可会长就敢,还敢大刺刺的当个打伞小童,所以,他们服了。

乐诗筠差点维持不住笑容,小女生惹出这么大的事,还那么闲悠,她是仗着有人撑腰,所以天不怕地不怕,不把别人放眼里是吧?

来了就好啊!

王自强暗自吸气,小女生来了,这场挑战也就不是闹剧,国防生的颜面总算得以保留。

当事人来了,让孙士林和王修文整个心神放松,才发觉手心竟然全是汗水。

一干围观群众暂时无声,看了好一会,离得近的人惊讶的瞪大了眼,乐同学竟然穿着休闲装!

之前,大家震惊于晁会长竟然会陪同乐同学出场,然后又因为另两位墨镜青年很吸睛,以致忽略了些东西,此刻,他们才看清乐同学的着装,她虽然足蹬动动鞋,却穿白色休闲衫,浅色牛仔短裤,那装束,分明不像是运动员。

小女生一手将一只背包甩肩膀上搭挂着,一手搭挽于清雅少年会长的手弯上,享受着少年会长的照顾,短裤下的两条修长的大长腿笔直笔直的,肤若凝脂,还泛着珍珠般的光泽。

小女生那模样,分明不像是来比赛的。

发觉小女生衣着端倪,男女们微微吸气,一阵交头接耳。

王少校等教官站在裁判高台上的台阶上,也看到小女生露出的大长腿,顿时脸黑如墨。

万俟教授听说自己的小学生来了,反而不急了,和两伙计闲坐在草坪上,反正他们是老师,学生们不会站他们面前挡视线。

直到三男一女走近,三老教授们在陈书渊和才子俊的提醒声里打量乐同学,发现小女孩那身常服,顿时就乐不可支,万俟教授骄傲得不得了:“我的小学生就是有个性,对我胃口。”

翟教授和符教授本来想泼冷水的,想想算了,四下是学生,他们泼冷水,让学生们听去暗地里用来打击小女孩子就不好了。

李宇博跳上栏杆,从栏杆上下滑,到最末,一个飞跃,以白鹤掠翅之势落在跑道上,那姿势帅气美丽,惊艳至极。

唯一遗撼的是他穿着运动服,给他减了点分,饶是如此,也引得他的粉丝惊艳欢呼。

“小学妹,千呼万唤,你终于来了啊,我们体育部成员等得脚都站麻了,你再不出来,我就准备招呼大家收工啦。”

李少落地,向会长和小姑娘送上笑脸。

众人:“……”果然男女有别,别人来了,李部长就没那么友好,对国防生当中的三位挑战者连问都没问,对小女生热情有加,这区别对待,摧人心肝哪。

“我不来的话,轰动全校的这曲大戏还怎么唱得下去?”乐韵勾着美少年哥哥的手,露出甜蜜蜜的笑脸。



大家儿望脚尖,虽然这是事实,但是,同学你怎么能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呢,说得这么明显,让别人怎么好意思。

“噫,小学妹,你穿着休闲服哪,不像是应战的哪,你要去哪?”李大少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嚷嚷。

“我从没说我要接受挑战啊,我就是跟晁哥哥一起来看看热闹,这么好的天气,我对那种不过是逞强好斗、实际上没有任何意义的挑战没兴趣,我当然要做点有意思的事,去逛逛街,撸串。”

“……”孙士林胸口一紧,涨得脸发烧,他去论坛下战帖,广示众生,小女生直接在大庭广众之下说挑战是无意义的事,一点颜面也没给他。

王少校和李少校也气闷交加,他们带的班级发出挑战,被一个女生鄙视成无意义的无聊事,简直是打他们脸。

“看,我小学生有个性有原则吧?这么小就知道逞强争胜是要不得的,不做意气之争,小不点儿是多好的好苗子,”学生静默下来,万俟教授笑声朗朗。

“我们知道你的小学生心性好,脾气好,资质更好,医学天赋惊人,小小年纪识得不下百种药材,懂得各种病理反应,是未来中医的中流砥柱,你就不用总这么老王卖瓜自卖自夸了,我们耳朵都听出几层老茧。”符教授满是鄙视的驳一句,真是的,万俟老货能不能别拉他们下水?

翟教授一脸我不认识你的表情。

陈书渊和才子俊笑得想揉肚子,就是不去劝,让教授们互掐。

“我知道你嫉妒我,乐小同学,别怕,老师在此,谁欺负你你尽管卯足了力气反击。”

“你个老货,那有你这样挑唆学生打架的。”

“我没让人打架啊,我只让我的小学生反击,没道理别人拳头打到眼前,你还不还手自保是不是。”

“你一边去,别以为你是跆拳道好手就可以胡来。”

围观的人一脸无奈,这里还有正事儿呢,教授你们能不能别像小孩子似的斗嘴玩。

导师会跆拳道?

乐韵惊喜的笑咧嘴,导师会跆拳道,以后找导师学习拳脚去,现在嘛,还有要紧事。

“小学妹,关于挑战,你们双方自由决定,我们学生会也不能强制干涉,体育部只负责裁决。”李宇博一点也不觉难堪,陪四人走向裁决台。

戴黑镜,冷酷帅气的燕少和柳少,走到高台旁,旁若无人的往台阶前一站,跟门神似的,气场宏大。

乐诗筠本来想找晁会长的,看到那两尊门神,愣生生的止步,她可不想得罪那位大少,那人狠着呢。

晁宇博站到体育部各人面前,将伞收起来,有人立马把自己的帽子给晁会长遮阳,晁会长体弱,经不得大太阳暴晒。

“谢谢。”少年冲着关心自己的人温润微笑,将帽子扣在身边的小女孩子头上,因为她的头小,帽子有点大,他体贴的把帽子后面的松扣重新调整,再把帽子给她戴好。

少年会长把帽子让出去,另一位成员再次把帽子给他,他们暴晒半天都没事儿,会长可经不起日晒雨淋,他们绝对不希望会长中暑晕倒。

国防生们的脸色阴晦难安,乐韵跟晁会长关系亲密,他们一致针对乐同学,万一被晁会长记在心,危险啊!

乐小同学到场,体育部的成员们打开包,拿出道具,体育部副部长赵国兴得到部长的指示,拿着高音喇叭发出通知:“挑战者与被挑战者双方到场,发出挑战的新生孙士林,王修文,边源同学,请到裁判台这里来。”

“哇,要赛了是吧是吧?”

“八九不离十要开战了!”

万众期待的一刻即将来临,等着看戏的人群兴奋不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