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谁坑谁/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音喇叭一响,正在观看人堆的乐韵,不得不拉回自己的目光,在军训之空隙,她研究过新生们身上的各种光环和物品的光环,也有小许收获,现在人多,男女老少都有,光环闪闪,极为耀眼。

初略的对比一下,她得出结论,代表健康与疾病的光环,不仅跟人的健康与否有关,还跟人的年龄也有一定的关系,年龄不同,关环的亮度与光晕圈的宽窄也有微小的差别。

她觉得如果研究得透彻一些,凭人身上的光环颜色细微变化,应该能准备的推断出一个人的年龄。

观察到有用信息,正想投入实践,哪知猛不丁的听到大喇叭声,乐韵毫无防备,被震得耳朵沙沙响,当即甩了甩头,甩去噪音,等挑战自己的三人上场。

王少校、李少校和韩教官几个,当少年晁会长带小女生从千呼万唤中走出来,教官们就把自己当空气,只偶尔看向戴墨镜的两尊大神,他们搞不懂那两位与晁会长一起出现的究竟是何许人也。

就算两位戴了墨镜,他们也认出那两位就是前晚在食堂陪晁会长和小女生一起吃烧烤的人,然而,乐副会长与学生会的人都没人提示他们那是什么人,所以他们对那两位的情况毫无所知。

在食堂时离得有点远,他们没有接触那两人,所以没太多感觉,现在离得很近,只有三四步之遥,几个教官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那两人给人很危险很强悍的感觉。

在不明对方底细的情形下,王少校和刘振军等人尽量减少存在感,不与那两人正面打交道,只在暗中观察。

柳少和燕少两俊少占据有利位置,观察四周一番,柳少从背包里抱出一台摄影机,果断的拍摄,他还特别的尽职,不仅拍近处,还爬上裁判高台,拍全场。

因为两少是随晁会长一起来的,谁也没质疑他们,高台上的人还很配合柳少,给他让路,方便他上下来往。

因为赵国兴一通喇叭,围观的人在一阵兴奋的叽喳声后静了静,等着静听下文。

孙士林和王修文从小女生没出现到出现,到她说没兴趣接受挑战,神经紧了松,松了紧,整个人都有些虚浮的感觉。

当听到喊话,两人想要跑出去时,才惊觉手心与后背都是汗水,忙忙擦拭一下才小跑而出。

隐在国防生当中的边源也排众而出,他是蒙古族,约有一米八高,看起来十分强大,身强力壮,孔武有力。

他也有典型的蒙古族特征,上半身长,腿短些,脸宽,唇厚,眼小,眼睛是褐色的,铁证如山的眦禢眼特征。

边源穿蓝色运动服,露出的胳脯和腿都是黝黑黝黑的,健康而有力量,走路踏踩在跑道上,似乎能听到“卟卟”声响,而他面容平静,外表也有着草原民族们的善良温厚特性。

孙士林和王修文也是蓝色运动服,两人纵然身高超一米七六以上,但相比于边同学,那就显得细小,他们缺乏力量感。

“咝-”医系一班的男生们,看到从国防生当中走出的三男生,猜出那牛高马大的男生就是是边源,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之前,他们还以为边同学就是当初跑去他们班挑战人群当中的一个,如今才发现不是。

他们确信,边源同学之前并没有去他们班挑战,也就是他们现在是第一次见到边同学。

边同学那么高大,看起来那么有力量,他们班的小萝莉那么细小娇弱,那摔跤还怎么比?

医系一班的男生对国防生们恨得咬牙切齿,一群阴险小人!

莫说医系一班男生们惊到了,就连万俟教授等人也惊呆了,这还怎么比?国防生们分明是作弊!

体育部的人:“……”冏,谁来救救他们?

大伙儿心颤颤的,让边同学那么大个大块头跟乐小学妹比摔跤,万一一不小心把那个白嫩嫩的小萝莉摔出个好歹来,晁会长还不得掀了国防生们的桌?

体育部的人想跑,他们不想看到小萝莉被摔成屁股变八瓣的惨剧啊,更不愿面对晁会长有可能暴走的场面。

燕行和柳向阳:“……”国防生挖了好大个坑,是想坑死小女生吧。

呵!晁宇博暗中冷笑,一帮新生毛还没长齐就玩小手段,不知死活!

“……”乐韵看到走出阵的大块头,默默的望天,这是欺负她海拔低?!

特么的,她不就是矮了点吗,为什么处处要被人利用身高弱点?不能忍!绝对不能忍。

咬牙,乐同学狠狠的用脚辗地,心中的小人阴森森的冷笑,欺负她海拔低,欺负她个小,欺负她力量小是吧?大家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边源同学一亮相,裁判台附近鸦雀无声。

跑道两边的围观者,面面相觑,感觉,这场戏刺激过头了。

没人说话,乐诗筠悄悄的观察众教官和学生会众人表情,发现各人表情各异,她悄悄的往前两步,侧身看向晁会长,发现晁会长笑容清雅、温润如初,不由暗惊,小晁不担心吗?

乐副会长想再看看小女生,可被遮挡住了视线,她担心表现太过会被人语诟,站在离晁会长两步远的地方。

李宇博看到挑战者出来了,望向上方的队友们,赵国兴将一面发号旗子传递下去,交给部长。

孙士林、王修文、边源三人小跑跑至裁判高台前,站在跑道排成一排,向体育部人员报道。

李宇博手执代表主裁判的令旗,踱到三位新生面前,一连做了数个意义深远的动作,面对三新生,严谨严肃的宣布:“孙士林、王修文、边源同学,你们三位同学发起的挑战本身就不合理,国际奥运赛还分男女组,你们是男生,挑战男生是合理的,挑战女生,从情理上来论就不合理;

第二,你们三人身份证的年龄于本年7月31日前全部年满十八周岁,乐韵同学于本年6月6日才满十四周岁,你们以成年人的年龄挑战一个未成年,每项运动存在一定的危险,在一定程度上会危害到未成年人健康,这样的挑战同样不合理。

在这种情况下,身为监督全校学生学习与生活的学生会为保护未成年新生,有权否决你们挑战方所发起的挑战,同样,如若被挑战方向学生会申请仲裁,体育部也有权保护被挑战者的安全,可以否决挑战者的挑战提议。

因为考虑到学生的自由权,学生会保留一票否决权,允许你们双方自由决定挑战是否继续,给你们五分钟自由交流时间,五分钟后,双方没有达到一致意见,体育部做最终宣布此次挑战废止。现在,你们自由协商,计时员准备,三二一,计时!”

李部长打了个手势,高台上的体育部人员早准备好了,拿着计时器的计时员闻令按下计时器。

唰-附近的人一致望向乐同学,他们记得,她说了没兴趣接受挑战,现在会有什么反应?

王少校和众教官也希望小女生点头同意,那样的话,不管输羸,至少他们这些教官有个台阶下台。

体育部的人不急,淡定的等挑战方与被挑战方思考。

“乐同学,你接不接受挑战。”

“小学妹,快做决定啦。”

“小萝莉,快快思考,我们等着看你力挑三男,决胜赛场的丰功伟绩。”

“小学妹,不要怕,上!”

“小学妹,我们力挺你哟。”

跑来西操的人目的是啥?当然就是看开战啊,这当儿听体育部让挑战双方自由协商战或不战,立马就嚷嚷开了。

体育部说让双方协商,其实所有决定权全部掌握在乐同学手里,她愿意接受挑战,那就有好戏看,如果她不接受,三男生的挑战就是一场独角戏,演到这里再没办法继续演下去。

因此,吃瓜群众们一致起哄,催乐同学做决定,众人七嘴八舌,现场闹哄哄的。

“大家别望我呀,我没兴趣接受欺负人的挑战。”享受到万众瞩目的注目礼,乐韵向后一退,跳到美少年身后藏起来,她扛不住人的目光啊,晁哥哥见过无数大场面,就让晁哥哥帮挡挡吧。

青大学生上千,光天化日之下,王少校当着众人不好变脸,若没有外人,他的脸早黑成包公了,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自己教的学生欺负人,再好的定力也不够用啊。

韩云涛真希望自己没回母校当教官,青大的学生们自由民主权高,学生会的权利极大,有学生会人员罩着小女生,她吃不了亏,但是,他就惨了啊,他夹在王少校和学生之间,怎么做都难以两全,左右不是人。

柳少和燕少:“……”这只小女孩也太会装了,她连军人都敢打,还敢点人穴道让人面壁思过,她还怕人看?这演技,分分钟能拿奥斯卡奖。

李少想翻白眼,小学妹,你真的会怕人的眼光?别人下战书,闹成一团了,你连回应都懒得回应,早就吊足了人的胃口,你敢那么做还会怕人瞅你?

他也知道小萝莉的胆子有多大,当然他是绝对不去拆穿她的,他还想跟着小晁去蹭饭,在不违背学生会原则的情况下必须要坚定不移的站小晁一边,维护小萝莉的一切利益。

“不怕,众目睽睽之下,没人敢过来动手打你的。”又被推出去当了挡箭牌,晁宇博笑容有几分无奈,小乐乐有时也会装弱,这找人当挡箭牌的动作炉火纯真,如果他不了解内幕,他也会上当受骗。

“小萝莉好可爱,好想去会长身后把人拉出来搂在怀里安慰。”王银屏看到小萝莉胆小的藏人背后的动作,一颗心都被萌化了,两眼亮闪闪的。

学生会成员和众社团成员:“……”你敢跟会长抢人吗?

看过去的男女,嗯,小女生说得很有道理,确实是欺负人的挑战,只是,他们还是想看看好戏,怎么破?

万俟教授几个一点也不担心小女孩,反正有晁会长护着,没人敢光明正大的逼迫她。

孙士林和王修文边源也听出晁会长的画外音,他潜意思是说他们会恼羞成怒,冲过去打小女生。

三人心中一阵冷凉,晁会长一定是记住了他们先动手打人挑起打群架的事,所以对他们的印像极为不好。

小女生躲起来了,有晁会长护着,谁也不敢说难听的话,皆嘻嘻哈哈的笑着催促,让她快做决定,还开玩笑的说如果犹豫难决,可以抛硬币,抓阉,抛牌……

乐小同学躲着就是不出现,偶尔探出脑袋,眨巴眨巴水汪汪的大眼睛瞅瞅大家,瞅到人对她笑,她也还以羞羞的甜笑。

小女生长得白嫩,眼睛扑闪扑闪的,让一干人禁不住热血澎湃,已经不再催她决定,而是问她有没有男朋友,问她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颜色等。

现场画风一变,变得无比欢快。

晁宇博郁结的快维持不住风度,这一个二两十个八个的男生们喋喋不休的打探小乐乐的喜好是什么意思?想诱乐乐早恋?

打死他!

少年心里有一万头神兽在奔跑,特别的爆燥,他好不容易才等到乐乐来京,他还没好好的过足哥哥的瘾,谁敢来抢乐乐,打死他打死他打死,必须要来一个打死一个,来两个打死一双,通通打死!

美少年凤目里浮出怒火,高洁雅致的面容浮出淡淡红色,越发的美艳照人,光耀四方。

学生会、众社团的N多人暗中憋笑,谁想捣乱,感觉让晁会长携带小萝莉去走一圈,再发表点激昂的演说,准能引发爆动。

“还有最后一分钟。”别人看戏玩耍,计时员们尽职尽责的盯着计时器。

那一声宣布,让众多杂乱嚷呼嘎然而止,许多人捶胸顿足,小萝莉害得他们差点把正事给忘了啊。

王修文和同伴听到还有最后一分钟,心头骤然一跳。

孙士林望望教官方向,咬咬牙,豁出去了:“乐韵,你要怎样才接受挑战?”

附近气场刹时骤变,变得连呼吸都听不到,足足约过了三秒才隐约听到人换气,还有砰砰的心跳声。

“如果我可以用提议封止,可以考虑考虑。”乐韵从美少年身后探出脑袋。

“噗,小淘气。”万俟教授忍不住低笑。

符教授和翟教授也忍不住莞尔,他们知道提议封止,因为多年前,在某次挑战上,挑战双方就用了提议封止作对战规则。

“什么意思?”大部分人一头雾水。

有人懂提议封止的意思,但,他们暂时不会说。

“还有四十秒协商时间。”无人说话,计时员适时的提醒。

孙士林和王修文对视一眼,眉头紧皱,那个提议封止是什么鬼?感觉有古怪。

“乐同学说的那个是什么意思啊?”

“小学妹提的条件有啥奥妙?”

围观男女们热烈的讨论。

万俟教授等人知晓那是什么,可他们就是不说,哼哼,让他们猜去吧。

王少校等人也不知那是什么要求,不约而同的看时间,孙同学等人没多少时间了,再不做决定,时间一至,等于小女生不接受挑战。

“还有二十秒。”计时员再次提醒。

孙士林急得满头大汗,与王修文对视一眼,两人微不可察的点头,达成协议,孙士林急忙喊:“乐韵,我们同意你用提议封止。”

只要她愿意接受挑战,他们也不介意她说的那个什么条件,虽然他们还不明白那个条件代表什么。

“你们确定接受我的提议封止条件?”乐韵眨眨眼睛,再次追问。

“确定。”时间紧迫,容不得他们思考,只有方小女生接受挑战,他们才可能减罚,只要小女生愿意接受挑战,那什么提议封止都不是事儿。

“这样啊,我考虑啊。”乐韵蹦跳着从美少年哥哥背后跳出来,先做了一番思考状:“接受不接受……”

看热闹的人那心跟着颤啊颤,孙士林紧张的额心又渗出一层细汗,王修文屏气静气,不敢大声呼吸。

“还有十秒。”计时员不咸不淡的声音再次喊起:“十,九,八……”

众人的心跟着那报时而一跳一跳的跳动。

王少校拧着眉,孙士林手心再次积满汗水,脸一点点的变白。

“好吧,盛情难却,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你们的挑战吧。”当计时员喊出“三”,小女生慢悠悠的吐出一句。

噗嗵-

无数颗高悬的心,扑腾着落了地。

“小不点挺能玩的。”符教授对着老友们笑得跟弥陀佛似的。

“估计是小晁教坏的。”翟教授等人深有同感,小家伙豆丁大的一个人,这吊人胃口的手段炉火纯真,估计又是晁会长臭小子教的。

陈同学和才同学俩深深的同情无辜躺枪的少年会长,小晁好冤啊,小萝莉那么机灵的人,哪用跟小晁学,她自己就够黑。

他们真的觉得小萝莉跟小晁一样黑,瞧她,第一次就做出无比美味的饭菜,让他们上了瘾,然后,他们为好吃的,以后估计无论小晁请他们帮什么忙他们也是有求必应。

小萝莉什么的,都是坑人的。

两同学深觉自己被小晁引上一条不归路,可暗地里又欣欣然的欢喜,他们不讨厌那种生活。

喊出“三”的计时员,掐断计时器,现在没他的事儿喽。

王少校等人深深的舒了口气,幸好,小女生答应了,内心又隐约感觉有点不妙,可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劲儿。

小女生许诺出战,孙士林和王修文露出了打前天到现在此刻所露出的最真实的轻松笑容,她总算应战了啊,这下脸保住了。

“哇,有戏看喽!”围观男女们无比兴奋,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结果,真不容易啊。

“乐同学答应了是吧?”

“乐同学接受挑战了是吧?”

离得很远的同学,听到从裁判台传来的呼嚷声,急急的问。

“是的,乐同学接受挑战了。”

肯定的回答,不停的传播,围观人群爆发出阵阵喝彩,答应了哇,好戏马上要开演喽。

听着远远近近一副看好戏的论论声,裁判台周围的男生们生恐不够热闹,纷纷喊:“小萝莉,你先说说你之前说的那个条件是什么意思。”

“对哦对哦,快说快说。”

“我们也好奇。”

起哄声一片。

“提议封止,是一种挑战中的斗战规则,一方提议用某种方式进行斗战,另一方可以用封止的方式禁止用某些战术或手段,谁若违规,另一方胜。”见大家求知欲那么强烈,少年会长简略的做解释:“按孙同学王同学和边同学的挑战论,三位同学发起挑战,属于武斗,三位同学确立长跑、摔跤、俯卧撑三种比试方式,这就是提议,乐同学可以用封止,禁止某些可能出现的战术和行为。”

“哦,懂了。”

“哇,原来是这样啊。”

“好像好有趣的样子。”

不明所以的人,明白提议封止的意思,小声议论。

王少校等人霍然明悟,原来如此!这一刻,他们也算明白小女生的用意,却也无理由说她不对。

孙士林和王修文骤然大惊,不好!小女生若有权提议封止,对他们大大不利,他们上当了!

两人感觉自己上了当,狠狠的瞪小女生,小女生太狡猾了!

被人瞪,乐韵才不怕,笑嘻嘻的喊:“体育部的又漂亮又美丽气质不凡的美学姐,英俊阳光潇洒的帅学长们,我接受挑战,现在有请你们美美的亮相主持即将拉开的激动人心的、让人热血沸腾的挑战。”

陈书渊和才子俊捂脸,小萝莉,你这样夸赞体育部的人好么?这叫语言贿赂啊,小心人家黑你。

“恭候已久。”体育部的欣然而应,众成员立即拿道具,四人拿了旗子,哨子,到自行车旁随时将出发,拿计时器的从高台下走下,到起点位置恭候。

另有拿文件夹的,做好记录准备。副部长下高台下,和李部长一起等着听小学妹说的提议封止。

乐韵把背包交给晁哥哥,快步站到三位男生对面,等人各就各位,李宇博站在双方中间线:“乐同学,你现在可提你的提议封止。”

“我的提议是,三项挑战一局定输羸,每项挑战规定时间,挑战必须是单挑,中途不能换人,封止,万米跑禁止领跑和陪跑人员,双方不论是谁的陪跑领跑人员可以在场外跑,禁止进入跑道。其他的,请体育部以正规比赛规则执行就好。”嗯嗯,问她提议封止,她没多少要求,就那么几项而已。

乐同学提出一局定输羸,孙士林脸色突的一变,当听到万米跑禁止领跑和陪跑进跑道,那张脸有刹那的苍白。

王修文的面色也笼上阴云,小女生一个封止,让他们的一个稳羸的计划就此胎死腹中,长跑只能硬跑到底。

“为什么不能有领跑和陪跑?”边源最诚实,也最平静,不耻下问。

“因为,如果可以有领跑和陪跑,万一有人居心不良,可以故意阻碍竞争对手,或者用阴暗手段故意推、绊对手,把人推倒或绊倒,令对手受伤,从而让自己获利。”

李宇博代为解释一句,看看三位男生,缓慢的宣布:“根据双方协商定的约定,被挑战方提的提议封止有效,每个挑战项目一局定输羸,每项挑战项目限时,每个项目只能是挑战方原定的三位成员本人出战,长跑禁止领跑和陪跑人员进跑道;为保证每个人的生命安全,每项挑战间隔时间由体育部酌情安排,现在,挑战者与被挑战者双方商量挑战项目顺序。”

李部长一锤定音,判定被挑战方提议生效,也等于掐杀了任何一方想用陪跑人员给对手增加阻碍的可能,还挑战赛最公正公平的竞争方式。

国防生们面色不佳,他们全部换上运动服,做好准备一同下场,结果,被禁止进跑道,不能陪跑。

孙士林王修文计划被打乱,气得暗中呕血,小女生最初一直以不接受比赛为幌子,目的就是要谈要求,从而把所有有可能出现的不利因素掐杀在未萌芽状态。

难不成她真猜出了他们的目的?

他不相信小女生猜出他的目的,更愿相信是学生会会长唯恐挑战对她不利,提前对她说了什么,让她夺取主权,从而制衡住他们。

中途不能换人,每项挑战限时,一局定胜负,所有后手都派不上用场,挑战开始,他们就只能凭真实本事一决高下。

纵使他们自信能以压倒性的胜利羸,可那样一来,根本达不到他的目标,这样的结果让孙士林心中愤恨,但事已成定局,当着学生会和无数学生的面,他们又不能反悔,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先长跑,再俯卧撑,最后摔跤。”

那结果是他们早就预定的战术,王修文和边源没有议异。

“项目顺序随意,我没意见。”乐韵摩拳擦掌,三男生的挑战项目都是不利她的,不管哪项前哪项后所形成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排顺序不过就是走个过场。

“好,双方下去准备准备,十分钟后开始。”李宇博让双方下去,他说完,拿起喇叭,通告全体看热闹的人,宣布挑战成立,十分钟后开启第一场长跑战,同时宣布规则,禁止双方领跑或陪跑人员进跑道。

“哈哈哈,果然是大热闹。”

“值得围观啊!”

赶至西操围观的人抚掌大乐。

“赌一把,谁输谁羸。”

“这种力量悬殊的挑战,猜输羸没意思,不如赌每场挑战男女双方会在哪个时段输,那样才有挑战性。”

不甘平淡的人,展开刺激游戏。

李宇博公布挑战成立,不理管双方人员,跟体育部成员们合计每个挑战项目的限时时间,也询问了教官们的意思,这个时候,王少校等人一律婉拒好意,让体育部决定,他们没有禁止学生发出挑战,本身就存在有纵容国防生胡闹的嫌隙,再插手体育部的决议,那脸真的丢大了。

孙士林和王修文边源三人转身去做准备,围观人员也暗搓搓的做好了当最佳吃瓜群众的耐心。

“小美女,你不去换衣服?”瞅到终于闲了,柳向阳跳出来,以昭示自己的存在。

“不用换啊,这身衣服挺好。”乐韵左看右看,休闲衫,短牛仔裤,很适合运动,为嘛要换?

“你穿的家居服,不适合运动啊,不是应该换套更宽松点的运动服吗?”牛仔短裤那么紧,能跑得起来吗?

“用不着呀,反正我跑累了,不想跑了,我随时可以认输啊,这种挑战赛又不是校运会那种有意义的比赛,认输又不丢人。”

小女生的声音清悦甜美,孙士林和王修文走了几米远,听到那话,脚步一顿,差点忍不住回头,最终因跑道两边都是人,他们站到起点线处。

“你说,你随时准备认输?”柳向阳觉得这年头小青年们思维太跳跃,他跟不上小萝莉的跳跃性思维速度。

“当然了,这场挑战赛本身就存在不合理,也没什么意义,我答应接受挑战,也是因为帅哥靓女们这么捧场,我若是连战场都不上,那就太不近人情,太不给学姐学长们面子,为了让学长学姐们不白跑一趟,我就陪他们跑一跑,比一比,全为博大家笑尔,我要真的认真拼命跑,累出问题来了才得不偿失,所以嘛,我要是跑不动了,累了,当然果断的认输。”

“哈哈哈,小学妹威武!”

“小萝莉太体贴了,知道我们有颗爱热闹的心。”

围观群众再次起哄,这种热闹不凑白不凑啊,只要不影响市容,不败坏校风,想怎么发表言论都可。

“乐乐说得对,下场跑一跑就好,累了,不想跑了,随时认输,没人会笑话你的,反而,如果发起挑战方的人中途认输或不跑了,才会遭人耻笑。”晁宇博缓步走到在活动脚关节的小女生身边,纵容的摸摸她的头。

王少校憋得慌,学生们没有发表说国防生们不对的言论,态度却表明他们站在小女生一方,晁会长也间接的表示挑战不公平,人心不在他带的学生一方,教他颜面何存。

少年会长没有掩饰自己的态度,各人心中有数,不附合,也不打压三男生,嬉笑着转移话题。

体育部商议了一会,人员出动,有几人骑自行去守各个跑道,即为监督赛跑当中的人,也为监管场地,不让外来人随意横穿跑道。

计时员和登记员们、总裁判们到起点线等候。

晁同学陪小女孩一起去起点线,燕少和柳少当仁不让,又随晁会长和小女生移动,也因为他们陪在晁会长一侧,也很自然的能站在跑道上,成为特权人员之一。

挑战双方人员到达,其他人退远些,一男一女面对面站着,体育部长再次宣布规定:“体育部成员们经过商定,三项挑战项目中俯卧撑限时十分钟,规则按正规比赛执行;摔跤,限时十分钟,规则以正规摔跤赛执行;万米赛跑限时四十分钟,时限到达,跑得圈数多的一方羸,谁在规定时间内跑完为羸方。项目之间休息时间由体育部依实际情况另定。”

三个项目总共用时一个钟,中间还有休息时,至少也要一个半钟以上才能完成。

“同意。”两人附议。

讲好规则,两人在登记表上签名,在决定赛道时,公平起见,抓阉,体育部把定有第一、第二跑道的纸团抛在地,由男女双方挑选。

当纸团抛落,孙同学抓了一个,展开一看,2号跑道,他把纸交给体育部裁判;乐同学捡被挑剩的一个纸团,看也没看交给学长们。

体育部副部长拿过纸团,当众打开,展示给旁边人看,以示公正性,免得有人怀疑说其实两张纸写得都是2号赛道,有坑人的嫌疑。

“1号跑道。”旁观人员也很给力,笑着念出声。

赛跑有规定,短跑不得抢道,400米以上不包括400米的赛跑可以抢道,但是第一圈规定不能抢道,第二圈开始才可以抢跑道。

跑道是环形跑道,理论上最近圈内径的第一跑道是标准400米,第二跑道比第一跑道多几米,后面的依次类推。

因此,很大程度第一跑道上的人占有优势。

确定跑道,挑战双方到各自的位置等着。

“乐乐,记住啊,跑不动,不想跑时你就停,不要勉强。”晁宇博帮拧着包,在跑道上陪同,拿毛巾给她擦手,擦脸,检查她的鞋带有没松。

众人:“……”虽然认输不丢人,但是,你这样不打气反而让人放弃,真好吗?

“晁会长,你起开,哪有你这样不鼓劢反而劝运动员放弃的。”体育部的人羞羞的去赶人。

“身为学生会会长,我有保护未成年学生的义务,身为兄长,我有保护妹妹安全的责任,我没错呀。”少年很给面子的走向第四条跑道上站着的学生会成员们阵营,嘴里振振有词的申明自己的态度。

“是是是,晁会长没错。”一帮人笑的笑,乐的乐,笑成团。

规定的十分钟还没到,所以让人准备,当计时员提醒快到十分钟之限,学生会人员们再次后退一条跑道,站第五跑道,留出大量空间,免得给人造成压力。

李部长拿着旗子,站到发令点,两个给运动员记录时间的计时裁判就位,做好掐表准备。

当计时员报十分钟时限到,总裁判喊“各就各位”,一男一女两学生做好起跑准备。

那种紧张感,让跑道两边无人喧哗,吃瓜群众的心跳激烈,就如校运会奥运会,万众所盼,只待发令枪响。

李部长高举令旗:“预备,三-二-跑!”

没有用发令枪,口令一出,计时员们掐下计时表。

早蓄势待发的两人,嗖的冲了出去。

“加油!”

“孙同学加油。”

“乐同学加油。”

在短暂的静默后,人群哗然,扯开嗓子嚎。

国防生们只能睁眼睁的看着孙同学与人单挑,什么也帮不上,他们的对面,医系一班的男生们对他们虎视眈眈,预防他们搞破坏。

开启长跑赛,裁判们回裁判高台监督,围观的人有些分散,跑向另外的位置去观看。

燕行和柳向阳始终不发一言,与晁会长回到裁判高台,登上最高处,遥望跑道,跑道上一男一女以相距约五十米左右的距离,落后的当然是小女生。

围观的人也看到了孙同学和乐同学的距离,无人说啥,万米长跑,共二十五圈,谁若最初就拿出全速奔跑,必败无疑,因为随着运动员的奔跑,人的小腿肌肉会酸胀,并越来越严重,一开始就拼全力,后面就会无继无力;

长跑最佳方式就是先中等速度跑,跑到一定圈数再提高速度,最后几圈才冲刺。

孙士林憋屈得想杀人的心都有了,在起点跑时,他和小女生的速度是同等的,跑出五十余米,他加速,小女生无动于衷,根本不跟进。

小女生不跟进,他也不敢猛跑,万一他狂奔拼命,比她多出好几圈时,小女生来个认输,他岂不是白拼了?

他加速,小女生视而不见,他减速,她视若无睹,她按她自己的速度跑,让他恨得牙根痒痒,却无可奈何。

孙同学时快时慢,间距有时拉到一百来米,也有时拉到五十来米,当快到第一圈的终点时,间距保持在六七十米左右。

孙同学呼的跑过起点线,李部长准确的报备:“一圈。”

“孙士林,加油!”国防生们虎吼。

孙士林想吐血,催他加油,不是推他下火坑吗?心里郁结,他切入第一跑道,第二圈可以抢跑道,没有其他运动员,抢道不怕人撞到。

“乐乐,跑不动就认输。”站高台上的少年,俯瞰跑道,看到跑近的小女孩,旁若无人的喊。

“小乐,跑累了就停,到老师这里来。”万俟教授也舍不得小学生受累,响应少年会长的号召,发出附议。

“你们这样真好吗?”围观的人哄堂大笑。

“当然好了,我可不想见我的小学生白受累。”万俟教授义正严辞的回答。

“老师,你羸了。”

“小萝莉,你跑累了就到学姐们这里来,我们给你手帕。”

“小学妹,你累了就到学长这里停,学长陪你活动活动关节。”

男生女生爆笑,干脆纷纷开玩笑。

教授不说话,大家又继续猜,猜乐同学能坚持几圈,推测孙同学能多跑几圈,大家智者见智,仁者见仁。

欢笑一片,挑战赛变成了开心一刻的殿堂,认定乐同学中途认输也已是众势所趋,大家谁也不觉得那样不对,你没见晁会长也让人放弃吗?

王自强与韩云涛等教官全把自己当空气,听学生们的言论,小女生认输了,他们只会给掌声,如若孙同学中途放弃,必定骂声一片。

我去,你们这样大刺刺的讨论真好吗?

乐韵想飞脚丫子踹路人甲乙丙丁,吃瓜群众们几乎全员认定她会半途放弃,最伤人的推测是猜她跑不完三圈就会认输。

那结果太打击人了,简直就是门缝里看人把人看扁了。乐同学很受伤,很受伤,淡定的跑过起点线,淡定的跑第二圈。

燕行目光随着娇小的身影跑远,炯炯龙目星光如璨,小萝莉呼吸平稳,步调与心跳频率一致,面上无汗,奔跑对她而言根本不费力

反观男生,速度反复,呼吸极度不协调,他再不调整,会输得很惨。

燕少偏目看向晁家少年,少年温雅如阳光,笑意盈盈,他默默的为跑道上的男生点了个根蜡,可怜的人,又是个被小晁坑惨的牺牲品。

孙士林第二圈跑了四分之一,又加速,把距离拉开,拉开距离足足有二百米,也等于快了半圈。

国防生们欣然大喜,观看人员摇头,间距越来越大,小学妹是难以追上了啊。

跑吧跑吧,乐韵不急,干脆蹦一蹦,跳一跳,做活动小腿的热身运动。

“小美女,你累了吗?”柳向阳站在高台上,看到小女生一蹦一跳的跳动,用力的嚎了一嗓子。

那一嗓子下去,让众人哗然。

孙士林差点自己绊自己一个跟斗,他加速,她干脆不跑了?一回头,看到后方小女生果然在一跳一跳的跳动,也不知她究竟要不要跑。

他只好放慢速度,慢慢跑,一边跑一边观察,当发现小女生又开跑,他再次加速。

“二圈。”裁判们很尽职。

乐同学慢悠悠的追,孙同学不敢快,保持间距约一百米以上。

“三圈。”

“哇,小学妹还没放弃呢。”

四圈,五圈……

众人:“……”谁说小萝莉跑不了三圈的?出来,保证打不死他。

七圈,八圈!

冏,说好跑不动就放弃的呢?

国防生们目瞪口呆,体育部众生:“……”同学们,说让小学妹放弃的是晁会长,跟他们没关系,你们要是想说什么,请挑战后找会长啊。

九圈!

谁说小萝莉小学妹很弱的?谁说小学妹跑不了五六圈就会认输的,出来,大家谈谈人生!

十圈。

大家:“……”感觉,好像被骗了!

十一圈。

那谁,有没人组队一起找晁会长聊聊天?

十二圈。

众人:“……”小女生是要逆袭的节奏。

跑道上的两人,仍然保持着大约百米的距离,但是,孙同学气喘如牛,已有后继无力的趋势。

王修文一张脸黑如锅底,王少校面沉如水。

暗中跑来看热闹的老师,学生,已经不满足闲观,而是全站跑道两边,认认真真的观看赛跑,研究男生和女生的状态。

十三圈。

跑到半圈时分,双方间距仅约五十米。

十四圈。

孙同学速度变中速,后继无力之势越发严重。

第十五圈,到一半,乐同学把间距追平。

“孙学长,你还能坚持住吗?”乐韵轻轻巧巧的追上男生,笑容热烈,友好的询问。

“不要你管。”孙士林气得发抖,他上当了,他被之前小女生的语言假象蒙骗了,以为她会半道认输,一直试探,也乱了自己的步骤,以致消耗太多体力,现在越跑越吃力。

“孙学长,加油啊,要坚持住,这挑战可是你发出来的,你要是连我一个女生都跑不过,实在太丢人了。”

“你……”孙士林气得胸口发胀,几乎要炸开。

“别生气,气冲斗牛,你更加跑不动。唉唉,别瞪我啊,我胆子小,怕怕,啊,我不说话就是。”

乐韵笑咪咪的劝一句,看到孙某人恼羞成怒,眼神凶狠的瞪自己,怕怕的拍拍心口,赶紧闪远些,再抢前,跑出几米,匀速前进。

不累!

她一点也不累,每天吃空间的东西,天天力气暴满,军训时一点也不吃力,体能天天有剩,现在这样的运动消耗大一些,却对她造不成伤害,甚至可以说还有利。

之前数圈,没有消耗多少体力,反而像激活了细胞,全身经脉畅通,肌肉和与血液产生微灼感,那种感觉特别舒服。

美好的感觉,让乐韵身心飞扬,得的得的,像匹小马儿,跑得欢快。

“十五圈,还剩十圈,学弟学妹,加油!”小萝莉跑过起跑线,李宇博报数,振臂大喊。

“用时二十五分钟,还有十五分钟。”计时员紧跟着报时。

“小学妹加油!”

“学弟加油!”

两边的围观者们报以热烈的加油声。

孙士林抹了一把汗,加速,用力的冲过起点线,一阵飞跑,追平差距。

“孙学长,还有十圈了,你什么时候拿出你的真实水平来?大家都在看你呢,等着欣赏你大展不输奥运长跑冠军的风采。”

高大的男生追上来,乐韵边跑边笑嘻嘻的联络感情。

孙士林鼻子都气歪了,抹把汗水,气恨恨的呛回去:“与你无关。”

“我不是关心你么,你要是没有一鸣惊人的表现,再输给我,你的颜面可就丢姥姥家去了,你丢脸事小,就怕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让整个国防生们也没脸见人。”

“乐韵,你欺人太甚!”孙士林胸口急剧的起伏,手动了动,几乎要忍不住挥拳头。

“哎呀,恼羞成怒了,没风度。”乐韵脚下加速,一口气冲出十几米远,拉开距离,又回头关心同学:“孙学长,你跑不动了也可以认输的,我相信文科生,理科生,老生新生,教官们都能理解。”

“……”孙士林脸部一阵抽,扭曲得不成样,狠狠的喘口气,努力的追赶,他咬紧牙关,不让自己被甩下。

追追赶赶,孙同学气如牛喘,汗如雨;乐同学白白嫩嫩的面上微微泛点红晕,只是薄汗微微。

“孙同学羸不了。”看到人由远而近,柳向阳满眼怜惜,可怜的孩子,挑谁不好,咋去挑战那只可怕的小萝莉,好在小萝莉没用古武,她要是用古武暗算人,让男生重伤躺几个月别人都察觉不了。

“孙同学明明还有余力。”王自强不服,孙同学虽然气喘吁吁,还有一拼之力。

柳少没有说话,燕行一瞥王少校,墨镜后的眼神带着冷意,他也没解释,小萝莉目前心跳与步调的频率一直很协调,连汗都没多少,她至今没有拿出真实力来。

“十六圈。”李宇博响亮的声音传遍四下。

众人:“……”说好的认输,没了!他们幸好没下赌注,否则必定血本无归。

一口气跑出百余米,乐韵回首,以倒退走的方式面向离得有五六米远的孙同学:“孙学长,热身了这么久,我们是不是该拿出真本事来跑一跑了?”

“……”孙士林暗中狠狠的咬牙,发足加速,向前狂冲,一气越过小女生,向前狂奔。

“好,这才是好汉子!我们的真正比赛现在开始!”劲风呼过,乐韵旋身一百八十度转正身,也加速快跑。

“快看,他们加速了!”

“哇,好快!”

观赛人员喝彩。

跑道上,两个身影如流星赶月,最初男生在前十几米,不过眨眼间,后面的女生后来者居上,似疾风掠地,似奔马飞驰,疾疾而跑,惊艳人眼。

“天哪,好快!”

“我的娘,这是什么速度?”

就算远观,大家也看不太清,一时惊叫连连。

“这才是小美女的实力,这身姿太美了,骄若游龙,势如奔马。”柳向阳兴奋的大叫,这么好的一颗好苗子,必须请军部尽早出手,不能让别人捷足先登把人才挖走。

王少校等教官有种想走人的冲动。

“你们说小学妹能比孙学弟快几圈?”高台上人看傻了,李宇博眼珠一转,提出刺激的建议。

“我赌快三百米左右,赌注一顿刀削面。”

“我赌快一圈,两顿炸酱面。”

“小气吧啦的,闪一边去,我赌快一圈半,三顿兰州拉面。”

“咋全是面,就不能来点新鲜的?”

“我赌快二圈半以上,四圈以下。赌注嘛,校外西区金玉满堂大酒店一顿晚饭,前提是,输的一方必须要请到小美女一起去。”

“柳少,你别陷害我妹妹。”美少年会长不乐意,大酒店什么乱七八糟的,拍回。

“我赌快三圈以上,赌注,校内餐馆随意选,包吃一周。谁愿赌的,来。”燕行墨镜后的目光比星子还亮。

那迷人的嗓音一出,四下沉静,快三圈以上,那是什么概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