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连胜/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眼前一花,再定睛,小女生已去好远,孙士林气得险些吐血,小女生假意要认输,拖垮了他,她自己保留实力,太阴险,太毒辣!

他丢不起人,拿出冲刺般的速度追赶,饶是他加速,那拉开的距离根本无法弥补,他只能追赶小女生的背影。

娇小的女生,穿休闲服牛仔裤,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速度,帽子罩住她的短发,所以看不到短发似钢针般竖起的劲爆模样,她如烈马般的身影在阳光下闪动,惊艳了满场人的眼球。

裁判高台上,王少校和李少校几个教官原本听到学生会和两墨镜青年在赌圈数,深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侮辱,气得怒火中烧,当听到跑道两侧不停的传来抽气声和惊叹声,扭头望去,看到疾飞而来的小女生,那满腔的怒火就此熄灭。

如若女生保持这种速度,那么,女生比男生快两圈不是问题,现在唯一的前提就是小女生的速度能保持多久。

两少校再也无心关注体育部和人怎么赌,暗中紧张的观察孙同学,当看到落后好大截的孙同学,两人深度沉默。

高台之上因燕少那一席话,出现短暂的安静,过了一下,赵国兴感慨的出声:“我不敢赌,我不了解小学妹的实力有几许。”

“我也不敢赌,我生活费就那么多,输不起。”

“同上。”

“不能赌啊,你看看小学妹,那速度实在太具有不可赌性了。”

裁判高台顶面面积有限,有教官,有体育部的人,全部站顶面是容纳不下的,有几个是站在台阶上,顶面是几个教官,体育部两部长,晁会长、柳少和燕少。

遥眺跑道的人,看到那飞奔的小身影,立马收回之前一掷万金般的豪赌姿态,不能赌,真的,小学妹像个定时炸弹,赌不得。

“真遗撼。”燕行惋惜的摇头。

体育部成员们嘿嘿笑,部长和会长说了,要与人赌,必须具有九成的把握,把握不大,绝对不要赌,眼前的情况,他们无法估算出结果,当然不能赌。

“晁哥儿,好兄弟,小学妹归我们体育部了。”大家没兴趣赌,李宇博也不继续那话题,转而搂住晁哥儿肩膀,称兄道弟套近乎。

“只要你能说服乐乐。”晁宇博抑不住骄傲,乐乐是全才啊,这样的人才是他的妹妹,感觉不能再好!

“此话当真?”晁哥儿不跟他抢?

“你说服了小乐乐,那是你的能力,你说服不了也不要找我当说客,我不会干涉乐乐的决定。”

“一言为定!”李宇博郑重的按按晁哥儿的肩膀,只要晁哥儿不阻挠,他就成功了一半,他会尽最大的努力游说小萝莉小学妹同意的。

体育部的成员们面露欢喜,部长好机智!抢人才这种事必须要快,不快就只能看人才落进别人口袋。

乐诗筠笑容飘忽,小女生竟然是长跑潜力好手?!幸好会长没有直接发邀请拉小女生入会。

跑道上的两人间距越拉越大,王少校越看,心里的阴云越深厚。

“孙士林,加油啊!”

“孙士林,不能输啊。”

国防生们急得跳脚,他们好歹是国防生,各项体能远胜女生,若输新生当中的男生,还有理由自辩,若输给了一个女生,教他们全体国防生的脸往哪搁?

尤其,这还是身为国防生的男生发起的挑战,挑战者输给了被挑战者,奇耻大辱。

国防生们心急如焚,恨不得下场去帮跑,然而,对面是医学部人员虎视眈眈,还有无数新生,也有老生,还有老师们掠阵,就算借他们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下跑场。

王修文紧紧的攥着拳头,他们推算失误,原以为小女生就是个普通的软妹子,没想到竟然是个潜力运动员,她扮猪吃老虎,把他们坑惨了。

如果……孙士林输了,他们的志气也将急骤下降,于他和边源极度不利,如果孙士林羸了,那么,后面两场只要他们再羸一场,他们就是羸了,而孙士林若输,他们只能拼命努力争羸。

这一刻,王修文的压力骤增,神经绷得极紧,只希望小女生只是逞一时快,无法维持状况多久,孙士林有扭转败势之力。

“十七圈。”

高音喇叭声传西操场每个角落。

孙士林看着越来越远的背影,恨得几乎要吐血,只能尽力的跑,跑,跑……

他希望能拉短距离,然后,事实上,无论他怎么努力追赶,结果也是:跛子追老婆——越追越远。

“十八圈。”

“十九圈。”

小女生的身影如舞厅的追影灯在移动,一掠而远,到第十九圈,小女生追上了跑第十八圈快到末尾的男生,等于整整比男生快了一圈。

围观的人最初还喊加油,喊着喊着一致哑了口,小女生越跑越快,男生越来越慢,再喊加油,会让男生误会他们喝倒彩。

“乐同学二十圈。”

“……乐同学二十三圈。”

“乐同学二十四圈。”

全体沉默,随着时间推移,小女生已快了男生整整三圈半!

小女生跑最后一圈,当她疾掠的身影如风掠过起跑线,李部长报出圈数,计时员和登记员走下高台,据守终点线。

“孙同学二十一圈。”

等孙同学小跑过起点线,裁判报圈数,体育部两成员拉起红绳,迎接跑最后一圈的乐同学。

一位骑手和计时员跟上孙同学,以他们的测算,孙同学顶多跑一百五十米,乐同学就到终点,至时长跑挑战结束,他们要给孙同学测量具体跑了多少米。

听到自己跑的圈数,孙士林满心苍凉,满眼绝望,他输了!

腿像灌铅似的,可是,他不敢停,也不能停,人人都知道是他发起的挑战,小女生可以中途认输,而他,不到结束那刻,绝不能先放弃。

肺像灌了空气,胀得难受,视线被汗模糊,孙士林大口大口的喘气,机械的抬脚,速度比竞走赛的运动员们还慢很多很多。

几个教官面面相视,一时心潮迭起,这差距太大!

这结果,也让国防生们颜面无存。

王少校也颇有怨气,同学之间要友爱,小女生明明羸了,多跑一圈半圈就行,何苦要那么不近人情,弄出那么大的差距,不给孙同学留半点颜面。

心中再有怨,他和李少校也没流露出半点,只有板紧面孔,随着体育部的人一起走至跑道。

刘振军一直当自己是空气,有意无意的总站在王少校等教官背后,心情也分外复杂,小女同学是个好苗子啊,若能招进军伍,必能成特种部队精英。

少年会长与学生会众人等在终点,和西操场上的人目迎那越来越近的人影,那种迎接英雄般的心情,让人即激动双紧张。

这一刻,万众瞻目,送给那个人;

这一刻,万心期待,送给那个人;

这一刻,所有人积聚的掌心和祝贺,等着送给那个人。

疾跑的身影,近了近了……

给运动员们计时的计时员蹲在终点,手按计时器,只要小女生碰到红绳,就等于跑过了终点线。

众人眼里,一个飞跃的人呼啸而来,近了近了,疾跑的身影,若骄阳,若奔马,越来越近。

风,从眼前蹿过。

微微的,有淡淡的似花香的气味拂过鼻尖,众人屏住的呼吸里,那闪跃的身影,与微风一起撞上红绳。

嚓嚓,两计时员同时按下计时器,一个是给运动员计时的人员,一个是手执比赛限定时间计时器的计时员。

“嘘-”同一刻,清亮的哨声急骤而起。

哨声,代表挑战赛中止。

还在机械迈腿的孙士林,听到哨声,有如高山坍塌,双腿一软,向地面跪去,卟嗵一声跪在跑道中。

“孙士林,你怎么了?”跟着在跑道外跑动的几个国防生立即冲进跑道去看孙同学。

孙士林满脸是汗,脸色惨白,全身肌肉都在颤抖,想站起来,双腿软绵绵的,连动也动不了,他无力的闭上眼,心里又羞又急,他输了,输得这么惨!

从小他就擅长速度,虽然离运动员潜质还有距离,却是同辈人中速度最快的,从初中到高中,每年校运会都拿长跑冠军。

以他的长项,挑战女生的弱项,原本是十拿九稳的事,结果,谁能想到小女生同样擅长长跑。

如果他最初没有不停的试探小女生,一直保持速度,至少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差距,可他偏偏在最初被拖得消耗去了体力,以致最后输得一败涂地。

他输得不甘心啊,孙士林手撑在跑道上支持着身架,肩膀一颤一颤的抖。

“孙士林,起来走一走,松一松肌肉……”

几个跟他要好的男生,跑到跑道上扶起孙同学,抬去草地上放平,有给他按小腿的,有给他搓手臂的。

孙士林仰躺于地,脸上身上汗一层一层的出,长跑之中,他的衣服被汗湿了大半,这下几乎全被汗浸湿。

体育部的两人员跑去看了看孙同学,确认他只是虚脱,并没有吐血等不良反应,让国防生同学给他活动手脚,他们去测距离。

而乐韵,在撞上红绳后并没有立即停止,因为惯性继续往前跑,只有速度在减缓,跑了一阵才停。

“乐乐-”

“小美女-”

“小萝莉-”

晁宇博追了过去,燕行和柳向阳追了过去,医系一部的人同学一拥而上,一大帮人将小女生围住。

“快活动一下,免得抽筋。”

“有没哪里难受?”

围在一起的人,紧张的叫。

乐韵收住脚,抹了把汗,就被人给堵得水泄不通,一时无语,她跑过终点时有能力能当时收住冲势,因为骤然止步容易伤到腿脚,为安全起见,她才缓冲了几十步。

她根本没事,可一堆人比她本人还紧张,倒把她给整得不知所措,只好一边轻轻的跳跃,一边揉手腕:“没事没事,我好着呢,你们别紧张啊。”

“真没事?”

“除了心跳很快,呼吸很急,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

“好好,你没事,你活动一下。”

男生们让开点位置,给小萝莉匀出空间。

她是吃什么长大的?柳向阳近前观察一下,小美女除了跑得满脸红霞,气息喘喘,并没有十分疲惫的迹像,他怀疑她跟他们吃的不是一样的稻米,所以体能那么好。

简直妖孽!

再仔细观察,发现小美女跑得气吁吁,却只有微汗,没有汗雨倾盆的现像,让柳少嫉妒得想朝天竖中指,老天造物不公啊,别人跑上几千米,累得半死不活瘫成狗,小美女看起来还有余力,老天是不是把小美女铸成了跑步机器?

燕行墨镜后的龙目藏着震惊,小萝莉这体质太强悍了!难怪她敢一个人独自在神农山出没,这样的速度,配以那样的怪力,一个人在山岭间行走根本不怕凶兽凶人。

晁同学和男生们都没有去帮乐同学按摩搓手脚,毕竟乐同学是女生,还是个粉嫩粉嫩的小女孩,皮肤那么水嫩,不管谁跑去给她搓按手脚,会有种在占便宜的感觉。

因此,男生们只出嘴,关心的建议怎么活络血,怎么防止抽筋,没人趁机去揩油吃豆腐。

活动一下手脚,搓搓小腿肚子,乐韵觉得一切如常,怕晁哥哥和军训班的同学们担心,仍然按同学们说的做,过了好会儿,蹦蹦跳跳的跑向终点,一大群人呼啦啦涌上去,陪在后方左右。

体育部的人员做好自己的工作,等当事人到场;围观的吃瓜群众也等在终点,虽然胜负已分,自己知道跟官方宣布是两码事,官方宣布消息时更激动人心。

看热闹的人群看到一群人拥着小女生过来,大伙儿特别的……纠结,说好跑不动就认输的,说好的跑累了就放弃的,结果,完美逆袭。

你瞧,原本是国防生们占尽优势,并最开始就显示稳羸的局面,到最后挑战者没跑完全程,被挑战者甩了挑战者几圈,这就是神逆啊。

许多人摸摸脸,嗯,不知道国防生们脸疼不疼?

疼,怎么不疼?国防生们脸火辣辣的疼,他们原本以孙士林必羸无疑,毕竟正常情况下男生的体能总比女生好,而且,孙士林私下夸海口说稳操胜券,结果所谓的稳胜变成一败涂地。

在惨烈的现实面前,国防生们被打脸打得生疼生疼的,所以一致低调做人,一些人去照看孙同学,其他同学在等结果,没人嚷嚷,以免遭万人唾弃。

王修文和边源走到跑道上代表挑战者一方等体育部宣布结果,孙士林一时半会根本走了路,只有他们代表挑战方。

乐韵站到另一边,与两国防生面面相对,两方站不同的跑道上,中间隔着跑道界线。

“孙同学还好吧?”乐同学是个善良的人,对挑战者表示友好的关心。

是个好孩子!

观众顿学小萝莉简直是天使啊,你瞧瞧,被挑战了,羸了,没有踩着对方欢呼,没有嗘笑嘲弄,还关心对手,多么的心地善良,心灵是多么的纯洁无暇。

“……还好。”王修文后背皮一绷,神经张紧,顿了顿才咬牙吐出两个字,心里恨极,她把孙士林踩得那么惨,还好意思关心?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边源视线没离乐同学,一直在观察,她笑容微微,他也憨憨的笑。

主裁判站在挑战双方中间线,计时员,记录员们分列左右,计时员先宣布:“总用时37分21秒42。”

“乐韵同学用时37分21秒42跑完全程25圈。”

“孙士林同学用时37分21秒42,跑得21圈又九十五米。”

记录员报圈数和时间。

同等的时间,乐同学比孙同学多跑了三圈又三百零五米,以压倒胜的优势力压孙同学。

最重要的是,乐同学是被挑战者,在规定时限内跑完了全程,而身为挑战者方的孙同学,还差三圈多没跑完,就算让他继续跑,他也不能在限定时间内跑完。

“体育部裁决:长跑挑战,乐韵同学胜!”主裁判宣布结果。

“哗!”

“小学妹,你羸了。”

“小萝莉,太牛叉了。”

“神逆袭啊,给你膝盖。”

迟来的祝贺与掌声,如潮水般涌现,尤其是理工科生拍掌拍得特别的用力,文科生挑战理科生,理科生胜,小学妹帮他们争气了。

“小乐,厉害。”万俟教授笑得特别的开心,他这小学生考试全满分,挑战赛长跑还羸得这么漂亮,给他长足了脸,有学生如此,当浮三百大白。

最终宣布已出,也可以自由了,乐韵飞快的一蹿,从几个人面前钻过,蹿至老教授身边,一把拉住老师的老胳膊套近乎,眼睛亮闪闪的:“教授,你学生羸了,你好歹给点奖励鼓劢一下呗。”

旁边的人看得呆了眼,讨要奖励,这是什么跟什么?

众人觉得小萝莉萌萌哒的形象瞬间失了几分光彩。大伙不约而同的望向少年会长,发现他笑容艳丽,并无异色,不禁纠结,晁会长没觉难为情?

“晁哥儿,怎么说?”李宇博悄悄的碰碰晁哥儿的手肘,小学妹咋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跑去讨要奖励。

“稍安勿燥,乐乐不会乱来的,估计在老师那里发现了她感兴趣的事物。”少年低声细语,如和风细雨,如春雨润物无声。

李宇博颔首,他就是怕小学妹做出什么有损形像的举动,招来非议,晁哥儿说小萝莉不会乱来,他就放心了,他是相信晁哥儿的。

“小乐,你想要什么奖励?”万俟教授哈哈大笑。

“教授会跆拳道是吧?”

噫?

一干老少表情那叫个五彩纷呈,小女生想要的奖励该不会是想学跆拳道吧?

“是啊,我会跆拳道,小乐想学?”万俟教授笑得老脸成花朵,他费好大劲儿也没能引诱小学生吐露某个药方的秘密,目测小学生有可能痴爱武术,必须要抓住机会啊。

“对,想学,我要是学了跆拳道,以后出去就不怕流氓和恐怖分子,遇上坏人,我就这样一个左勾拳那边来个右飞腿,打他个落花流水。”

乐韵做了几个挥拳头飞腿的招式,耍得特别的欢脱。

此刻,围观男女们也终于确定小女生想要的奖励就是想学拳,不禁哭笑不得。

体育部的人望天,小萝莉不按牌理出牌啊,果然是个不具有稳性与能推测性的、不能赌的家伙,像这种你完全想不到她下一步会做什么的人,谁要拿她做赌,有可能输得倾家荡产。

“小美女,我也会跆拳道。你想学我教你。”柳向阳和燕某站在一边,原本在观望的,听到小女孩想学拳,激动的跳起来,毛隧自荐的当老师。

“那谁你一边去,别抢我的学生,小乐乐过来,你老师我确实会跆拳道,也不算高手,红黑八段。”万俟教授欣欣然的丢出自己的底牌。

翟教授和符教授与爱徒想捂脸,您又不是最高级,还那么骄傲,不脸红?

“柳帅哥,你几级?”乐韵眨眨眼,蓦然回眸,笑容如山花灿烂。

“比你老师厉害一点点,黑带七段。”柳向阳得意洋洋的。

“小乐乐,不要听他的,他是男青年啊,你跟他学武术不安全,他占你便宜怎么办?你想学跆拳道老师教你,他教你不一定尽心尽力,老师当然是倾囊相授。”万俟教授凶狠的朝墨镜青年丢眼刀子,哪跑来的臭小子,竟然抢他学生,谁谁有术刀,拿刀来,他要射飞刀!

“也是,柳帅哥是男士哟,我还是跟老师学安全些,教授,你要记得这桩大事儿呀,等我军训完,有空就去找你学的,要是找你十有九不遇,我就跟柳帅哥学。”乐韵想想,深觉有理,柳帅哥那家伙脸皮太厚,她要是跟他学拳,他还不得天天跑去蹭饭。

当然,她也不能直接把后路断了,留有余地,万一教授太忙,她也可以找柳帅哥,让柳帅哥当后备老师也是不错的。

“好呀好呀。”虽然是后补,柳向阳半分不介意,欢欢喜喜的答应下来,青大的教授们超忙的,经常十天半月泡在实验室出不来,小美女三番五次找不着她老师,那时就是他的机会,感觉前景一片大好啊。

燕行斜睨柳某人一眼,有些不郁,他也会跆拳道,比柳某人还高级,他其实也可以教小萝莉的。

明明是他的小学生,兀那小子抢什么抢?万俟教授想射飞刀的愿望更强烈,他想拿那小青年当靶子,射他个上百把飞刀,扎他个满身窟窿。

乐韵目的达成,笑着跑回晁哥哥身边:“学长们,可以开始下一场挑战赛啦,比完了,我好回去看书。”

小女生说得云淡风轻,王修文气得太阳穴青筋一鼓一鼓的乱跳,小女生也太不把对手放眼里了。

“乐同学,你的状况能承受接下来的挑战吗?”体育部的众人可不放心,如若小学妹在他们的监督下因进行剧烈运动以致身体出现不可逆的伤害,也是他们的失职。

“完全没问题。”

“那好,我们尊重你的选择。”李宇博见晁会长也持默许状态,同意进行下一场挑战赛。

“下一场来喽!”

“精彩又将开始。”

看热闹的唯恐别人不知,气昂昂的大呼小叫。

一大群人开向环形跑道中间的足球场,中间球场浅草盈盈,可坐可躺,做俯卧撑手掌撑地,也不会伤到手。

人群移动,浩荡如云。

孙士林被同学们七手八脚的一顿按摩,良久,那酸胀得僵硬的小腿有了知觉,自己站起来试着活动,刚刚适应能走路,看到一大帮人移去球场草地,也猜到要进行俯卧撑项目,在同学们的搀扶下,也去观看。

围观的人很多,到了球场中停下时围成一个大圈,人里三圈外三圈,把一个地方围得水泄不通。

孙士林和同学赶至圈外,挤不进去,和同样挤不进去的围观者坐在一边等。

体育部的工作人员,当事人,晁会长和两墨镜青年,以及教官们站在圈子中,教授们和老师,学生会其他人以及众社团人,在人圈子最里一层,边源也站在国防生们最前方。

做俯卧撑戴帽子有点碍事,少年会长摘走小女孩头顶的帽子,帮她拿在手里。

为了比赛方便,乐同学和王同学把衣服收腰,做好开战准备。

当两新生把衣服扎裤子里,小女生的傲人身材便显现出来了,她胸部高耸,腰肢细瘦,那双细长的腿又白又光滑,标准的胸大,腰细,腿也长。

在跑动时,小女生的休闲衫掩盖住了她的优势,她在奔跑,他们也看不到澎涛汹涌的美景,如今衣服收进腰,那傲人的比例想遮也遮不住。

唯一遗撼的是小女生休闲衫也是有扣子的式样,她把三颗扣子都扣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到她胸前的风景。

女生:“……”皮肤那么好,身材也那么好,这是上天派来打击人的吧?话说,乐同学用的是什么护肤品,军训十天也没晒黑?

同样是军训,新生当中的男女生十有八九晒得红黑,哪怕女生化妆遮掩,露出来的胳膊腿儿也是铁证如山,唯独乐同学手臂与脸一样水嫩白晳。

爱美,女生天性,女生的注意力从乐同学的身材优势转移到皮肤方面,顿时就琢磨开了,揣摸乐同学用的是哪款护肤防晒霜,思考要不要找个时间她们也去问问。

没有女友的男生们:“!”哇,软萌萌的大胸小萝莉,再发展下去,妥妥的是女神级别的啊!

可惜……

男生们深感遗撼,可惜小萝莉年龄太小了啊,还没成年,想追来当小女友还得等两年才好意思出手;老生们更是无比幽怨,等小萝莉小学妹成年,他们就毕业了或快毕业了,简直心塞啊。

乐诗筠看得眼疼,小女生那么小,身材竟然那么好,天生祸水!

两位同学做好准备,体育部工作人员讲规则,挑战限时十分钟,以标准俯卧撑式进行,时限之内,谁伏地三十秒不起也算输。

讲完规则,挑战者与被挑战者并排站同一条直线上,中间保持一米五间距,计时员和计数员分别站在两人对面。

“柳少,要论对俯卧撑的掌握,想必没人比你更精准,辛苦你来当总监,监督两位同学动作有没到位。”还没开始前,美少年笑盈盈的拉柳少下水。

“没问题。”柳向阳爽快的摘掉墨镜,把眼镜和背包塞给燕某人,飞跑到男生女生面前,张扬出最帅气的笑容:“我给你们做个示范,等会你们就照这个规范动作执行,要求不到位,扣一个俯卧撑数。”

我去!红男绿女,老少爷们集体翻白眼,那位帅哥你虽然长得很帅,可是也不带这么整人的好吗?

柳少才不管别人开心不开心,他开心呀,走到两人中间的空档,站定,往地面一扑,没等趴地,双手撑地,一秒就摆好姿势。

以全掌撑式撑地,双手间距与肩同宽,双脚尖支地,再向下伏,手肘弯曲,头与腰与脚成一条直线。

“看好,全身挺直,身体要在同一条直线上,向下,胸腹触地,再回复到原位。”柳向阳一边解释一边示范,示范了三次,跳起来,潇洒的拍手:“来,现在你们试一遍,嗯,你们不是专业人员,你们可以先五体投地,再以手撑地支起身架,免得不小心砸得手臂骨折。”

“……”冏,帅哥,你能不能别说得那么可怕?

王修文卧了下去,以手撑地,调整成标准动作。

“嗯,男生做得还算标准,可见有过训练,唯有头高了点,还低一点,好,就这样。”柳少以将军训士将的高姿态,正大光明的对男生指手画脚。

王修文试了几次,没被挑毛病,伏地,再站起来。

乐韵往前一扑,快触地的当儿双手一撑掌地,低头伏腰,挺直全身,再平平降低,触到草地,再升平,平起平落。

众人:“……”现学现卖还学得那么到位,简直让人心塞。

燕行:“……”小萝莉完美的复制了柳某人的动作,他挑不出毛病。

“这也太标准了吧?偷师也不带这样快的,让人心塞啊。”柳向阳俊脸皱成团,人人都这样的话,他岂不要去喝西北风?

“这么简单,没技术性可言好么。”乐韵利索的起身,搓搓手掌。

心塞啊,大家觉得心塞极了。

王修文心头一紧,小女生的样子看起来也像常练习,情况不妙!

俯卧撑是男性们的最佳煅身法,并不适合女性,他们在挑战时,专门研究了好久才挑中三项冷门项目,吃定小女生不擅长,没想到前两项好像失算了。

危急感浮过,王修文神经张紧。

“请两位同学做好准备。”裁判们没让人久等,提示做好准备。

两人站好,计数员就位,一个人有两个计数员,一个站在挑战双方前面,另一个坐在双方之间,以背对背式而坐,一个明数,一个戴着耳机,默数。

旁观者也可以帮着暗中计数。

“就位。”

一男一女往下一扑,摆出标准姿势。

“预备,三,二,开始!”确认姿势规范,主裁判发号施令。

早就就位的两人,降低身,开始伏地,复位,伏地,复位……

“一二三四五……”计数员飞快的数数。

柳少和燕少也默默的计数;柳少盯着两人,过了一会子发觉有人耍巧,他立马就喊:“男生偷奸耍滑,降低时只有腹部触地,上半身与小腿没有到位,扣一个数。”

王少校险些想骂人,你不说话,别人也知道你有火眼金睛,用不着大喊。

王修文手一抖,差点趴地,忙忙稳住,不敢再偷工减料。

“三四,三五……”面对王同学的计数员,飞快的念。

乐同学面前的计数员,念得飞快:“43,44……”他中间几乎不打顿儿。

为了不打挠工作人计数,观众们都没出声,只用手机拍摄,圈内就只有数数人员的声音。

太阳光照洒下来,人人沐在阳光里,许多手机折射光芒,反耀人眼,撑地的一男一女,起起伏伏,还能听得到“呼呼”的呼气声。

小女生拉成一块平板,起起落落,特别的稳,太阳照在她细长的双腿上,好似光照白玉,光莹莹,晶晶亮。

男生腿粗,还长汗毛,他挺直身,急骤的降低,平升,脸上、双手臂上全是汗水,手臂上的汗最明显,沿胳膊下滑,他的手背全是水。

很多人越看越想去踩人,他们很想蹿过去一脚踩男同学背上,把他踩趴下,那模样有损雅观,嗯嗯,他们只想看小女生做运动,她那双细长的美腿简直就是艺术品。

柳少和燕少无话可说,小萝莉简直就是天才,平起平落,每个动作的高度一致,那姿势你挑不出半分错,那频率,虽然比他们差那么一丁点,绝对不是一般训练过的人就能与之争辉的。

当听到乐同学那边数到100,王修文又慌又急,汗如豆大,辣得眼睛发疼,他闭上眼睛,咬牙努力的降-升-降……

到480个,王修文双手酸得发疼,降下去时手一软,与草地来了个贴面拥抱。

“一二三……”防备人伏倒以计时的人员,立即看表。

“王修文起来!”

“王同学,起来!”

“王同学坚持!”

国防生们听到小女生那边的数已超过王同学很多,也只能干着急,当看到王同学撑不住趴地,再也憋不住,纷纷喊。

趴得好!

众多只想欣赏小女生表演的人,暗中叫好,那谁,你趴着就好,让小女生一个人来。

国防生们心急如焚,喊声连天,王修文后背绷得僵硬,想撑起来,双手使不出力,越使不上力,心越急,越急,越没力,形成恶性循环,他急得眼珠子红了,就是撑不起来。

“……687,688,689……”王同学那边的计数员已停止计数,负责乐同学的计数员报数报得飞快,那数字一下一下的敲打在人心头上。

数秒数的,公正的数过去了多少秒,数到二十五秒,王同学仍然没撑起身,二十八秒,王同学第八次偿试失败,二十九秒,三十秒,他还是支不起身。

三十一秒,三十二秒,报数人员遗撼的停止计数,李部长平静的宣布:“王修文同学伏地32秒,视为弃权。”

王修文想支撑起来的双手,软软的放下,整个人瘫倒在地,三项挑战,输了两项,他们再无力回天。

看热闹的小声的议论乐同学能做多少个俯卧撑。

“还有一分二十八秒。”计时员公布还有多少时间。

“……700…”计数员也刚好报出七百整数,小女生一撑地,一跃坐地,不再继续做下去了:“好啦,可以了。”

观众,唉唉,他们还没看够呢!

“是可以了,多120个,羸得漂亮。”

“哈,是不用再继续了,羸了啦。”

虽然没看够,不过,这样子也很好,乐同学很有风度,羸了,时间没到自己停,也给男生留点尊严。

王少校几乎想呕血,三战两败,实力不如别人,还挑什么战?简直丢光了国防生们的脸。

韩云涛整个人都不太好,小女同学已赢两场,只希望接下来一场国防生们能赢,哪怕不能羸,是个平局也行,只希望如果小女生有赢的能力也能手下留情,放点水,让大家颜面上好看些。

晁宇博快步上前,从背包里拿出毛巾给小乐乐擦汗:“乐乐,手疼不疼?”

燕行盯着小萝莉的手瞧,小萝莉细胳脯细腿的,竟能支撑那么久,那就叫毅力,男生们都该好好学学。

“男生得扣一个俯卧撑,他有一次动作不规范。”工作人员在统计数,柳少蹦过去提醒。

“……”大伙儿望天,帅哥,那一个数扣不扣无所谓了,反正多一个不多,它撑不起大梁。

原本想爬起来的王修文,听到那句又趴了下去,国防生当中跑出两人,去扶王同学。

“嗯,王修文同学480个,一个动作不规范,扣一个俯卧撑,总数479个。”裁判员是很公道的,该扣必须扣。

王少校暗恨,不就是一个俯卧撑,用得着那么斤斤计较?

其实,一个俯卧撑数目起不了大作用,可扣可不扣,而所代表的意义不同,扣了,就代表男生动作不规范,输了阵,还有动作不规范,等于雪上加霜。

乐韵拿毛巾擦擦脸,不顾众目睽睽,脱掉鞋子,揉脚尖,俯卧撑全靠手与脚尖支撑,脚尖很苦。

燕行就站在旁边,看到小萝莉露出小脚丫,有种想帮她把鞋穿上的冲动,他去小萝莉宿舍蹭饭见她穿拖鞋,脚很小,因为她穿拖鞋,只看到部分,还没太多冲击性。

而现在,小萝莉脱了鞋,又没穿祙子,露出完整的脚丫子,一双纤足小而巧,脚背厚实,脚与小腿一样细腻,脚趾头圆而小,指甲剪得很短,一双脚特别白嫩可爱。

那么小巧的脚丫子就应该藏起来,让人看去了太亏,燕行特别不喜欢其他人看小萝莉脚丫子的眼神。

乐同学才不知道别人怎么看,揉揉有些发麻的脚趾头,再穿上鞋子,因为手抠了脚丫子,不好摸脸,冏冏的望着美少年。

晁宇博读懂她的意思,摸背包,摸出一瓶水,倒给乐乐洗爪子。

冼干净手,乐韵顺手拿水喝了一口,总算想起来正事,发觉N多人盯着自己笑得高深莫测,悄悄的挪得离晁哥哥更近,不管咋的,呆晁哥哥身边比较安全。

王修文被同学们搀扶起来,也在揉手肘,揉脚,他的情况很严重,怎么揉,手脚都是麻的,半天回不过血来。

双方都在现场,体育部的人果断宣布结果,赵国兴的声音洪亮:“乐韵同学用时8分32秒,700个俯卧撑;王修文同学8分32秒,479个俯卧撑。裁决如下:第二场挑战,乐韵同学胜!”

“两战两胜,小萝莉厉害。”

“妥妥的是女战神哪。”

看热闹的吹口哨,热情洋溢。

“又输了!”听到裁判宣布结果,圈外的孙士林面色灰败,三战两败,最后一场不管输羸,都扭转不了乾坤。

国防生们很想集体消失,屡战屡败,教他们何颜见高年纪的国防生。

第二场挑战结束,还余最后一场。

“下一场啊下一场!”

“下一场,快快来吧。”

“我等的花儿都谢了。”

“乐同学,再接再厉!”

“小萝莉,来个全胜吧。!”

观众们看爽了,兴奋的呼喊。

国防生们恼得吐血三升,你们什么意思?

看戏的那么开心,万俟教授等人就不发表言论了,让学生们热闹,他们就看看,当个安静的有风度的看客。

别人急,体育部的人不急,就算乐同学表现得很轻松,没有不适感,他们也不敢掉以轻心,要给她休息时间回复体力,以应付最后一场挑战。

最后一场,也是最让人期待的,原本在看到边同学的块头时,大家对乐同学不抱任何胜算希望,然而,之前两项大家以为乐同学胜率不大,结果她以绝对的优势取胜,所以,现在,大家觉得摔跤胜负难料。

休息十五分钟,应大众之要求,最后一场挑战开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