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再胜一场/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世界有很多萌差,比方说高矮萌差,胖瘦萌差,美丑萌差,大小萌差,此刻,众人眼前出现了三个萌差:高矮萌差,强弱萌差和大小萌差。

边源边同学块头大,牛高马大的他往那儿一站,就像座小钢塔拔地而生,有力拔山兮气盖世般的英雄豪气。

乐韵乐小同学体形娇小,纤细玲珑的她立足于地,像棵新种下不久刚抽枝长芽的小树苗,安安静静,与世无争。

边同学身约一米八,乐同学才一米五几,相差二十几公分的身高差,一个如电线杆,一个如玉米杆,形成最萌身高萌差;

男生健壮如牛,孔武有力,女生细皮嫩肉,脆如豆腐,一个看起来强壮如山,一个看起来弱如杨柳,俩俩形成力量萌差;

边同学人高,腰圆腿粗,皮肤黝黑,成熟稳重,乐同学个小人细,细胳膊细腿,相距不远的两人,一个像大人,一个像小孩子,又是个萌差。

一大一小,一高一矮,一壮一弱,一男一女,一个要仰视,一个要俯视,那对比差让大家越看越好笑,越看越觉得有趣,好萌,有没有?

围观人员们在乐,体育部的工作人员在忙,他们还得布置一下场地,画出限定摔跤选手们可以活动的圈,还有一个保护圈。

燕少捧着摄影机,淡定的拍摄全场,柳大少眼珠骨碌碌的转,瞅着国防生那边,笑容特别的美丽。

“柳少,觉得今年青大的国防生新生如何?”精致少年发觉柳大少对国防生们感兴趣,轻淡描写的问他意见。

少年会长一开口,王少校心微微收紧,晁会长不会想邀请那位帅青年指点国防生们吧?

燕行微微侧目看眼晁家少年,少年眉眼柔和,笑容如煦春风,那模样,你根本猜不出他的喜怒与意欲如何。

小晁有阴谋?

乍一听那话,柳向阳直觉就是晁家小公主有阴谋,暗中顿时就戒备起来,俊脸上笑容未减:“国防生都是百里挑一挑出来的人才,自然都是好苗子。”

“柳少也是那么认为的啊,真是太好了,我也觉得国防生学弟学妹都是难得人才,为给部队增养出最优秀的栋梁之才,想请柳少帮忙匀出时间给国防生们上几堂课,指点国防生成材,柳少意下如何?”

少年声似春风,温润如阳,也没有避讳所有人,当着无数男女生们的面说想请人给国防生上课,行为光明磊落。

那番为国防生们呕心沥血的操心行为,也让普通学生嫉妒,学生会长多关心国防生们啊,如师如长,国防生们也太走运了。

尤其是新生们,心目中学生会少年会长的形像又噌噌的上升了一个台阶,有个那么好的学生会长,学生利益有保障啊。

学生会和众部门成员无比的吃味,会长又帮国防生们谋福利,会长偏心哪!国防生什么的,果然都是来抢资源的坏家伙。

国防生瞬间激动了,晁会长想培栽他们,晁会长真是个好人哪!

王少校一个激灵,心弦咻的张紧,那个墨镜青年竟然是军人?!

韩云涛和刘振军等人也暗吃一惊,他们还以为那位与晁会长一起出现的是某位特权分子,却没想到真是位特权分子,还是位非常特别的特权分子。

几个人又望向另一个墨镜青年,竟然那位姓柳的帅青年是位到青大进修的军人,那么另一位想必也是军人,那两人估计职位不低。

王少校和李少校也在电光火石间霍悟,与晁会长同行的两位,必定军职不低,至少不会比他们低,否则,如果比他们级别低,那么见到他们的少校级别肩章,总要礼敬三分。

原来如此!燕行了然,难怪小晁会默认他们跟着他,原来是想让柳某人当免费劳工,小晁是很懂利用资源的。他们呆在青大,小晁大概早就算计着随时坑他们去当苦力,他们若稍不留心,就会被坑。

“哟,小晁啊,我刚青大进修,七八门功课,天天忙得团团转,抽不出时间来,更何况我对如何教育国防生这一工作还不太了解,实在难担重任,恐有负你的重托,为不担误国防生们的成材,还请另寻精英人士指导国防生。”柳向阳心弦拉直,就说晁家小公主心黑,总时时在计划着怎么坑人,果然现在就想坑他了。

“是样啊,那我也不强求,请不到柳少这样的楷模给国防生讲课,是国防生们的遗撼,我下午再去拜访另几位精英兵王吧。”

少年眼神一闪,呵,想不出力?等着瞧。

柳向阳暗中松了口气,幸好幸好,幸好小晁没有再邀请他,要是再坚持,他都不知道是接受还是拒绝。

他刚松了口气,就见少年笑吟吟的转面,望向一处:“陈学长,你下午有空无?想请学长帮个小忙。”

教官们嗖的转目,望向少年会长望去的方向,想知道少年会长找的是何方神圣。

与教授们站在一起的陈书渊,不用晁同学叫他全名,他也知道是跟他说话,立马欣欣然的回应:“有有有,我下午有空,有什么事找我?指导国防生那种大事我挡不起,其他事但有吩咐当倾力而为。”

翟教授:“……”臭小子,又捉他得意门生干活,不是好青年。

“乐乐家里前几天帮她把冬季衣服寄来了,还寄来了些药材,原本预定今天下午我想陪乐乐去逛街购物,现在被这这里的事耽误诸多功夫,四点半学生会有一场友谊球赛,我还需去拜访几位学长,现在看来大概没时间出去,想请陈学长帮我跑一趟超市购物。”

少年声线优雅动人,像琴音般柔和悦耳,那声调不快不慢,哪怕他在说生活琐事,感觉在听说书似的,听着就让人身心舒畅。

啊?!

柳向阳骤然一惊,小美女家又寄药材来了?

陈学渊眼睛神如点亮的火炬,他明白了,小萝莉学妹家寄来的就是那种做菜好吃的药材,小晁让他跑超市是想叫他买菜。

“没问题,我等会就去,需要买什么你发清单给我。”那么好的差事,谁会拒绝?谁拒绝谁就是天字一号的傻瓜。

“好的,等会我发给你,学长也不用太急,等挑战结束,乐乐出了汗要回宿舍换衣服,之后要看书,她看书时喜欢安静不喜被人打挠,学生会友谊赛大概五点半左右结束,学长在五点左右再去购物也来得及,等我回来,我们一起过去。”

“嗯嗯,好,我五点二十五分后在楼前等你。”陈书渊抑住欣喜,一本正经的点头,果然就是他想的那样,嗯嗯,晚上又有好吃的了,好幸福。

才子俊笑咪咪的,不急不急,有陈学长的份,他的当然跑不了,之所以没叫他去跑腿,因为他也要去陪看学生会的联赛,同样抽不出空外出。

观众们不知内情,不过,听他们聊天也是一种享受呀,所以很愉快的窃听平日听不到的学生会成员间的小互动,内心特别的激动,学生会会长在生活中也好温柔哟。

三教授与几位老师暗中弹了弹手指,嗯,他们想扁人,今天是教师节好吗,臭孩子们不邀请老师们一起去庆祝乐小同学力挑男生的胜利晚餐,一个个想独自骤会,可恶!

燕行和柳向阳再傻也明白小晁说的那药材必定是小女孩说的吃光光了那种,一时郁闷的要命,小晁又坑他们!

“小晁啊,你刚才说想请人去给国防生们上上课是吧?我上课时间是抽不出空,每周还是能匀出一两个晚上的时间来给国防生们上课的,周末匀出半天去指点指点国防生也无防。”柳向阳眼珠子一转,顶着满是真诚的俊脸,凑过去再次重提旧事。

众人惊呆了,那谁,你刚才不是拒绝了吗?现在怎么又主动凑上去要帮忙,你这样一反一复,真是军人作风?

他们感觉看到了一个假的军人,虽然那位兵哥哥很英俊伟岸,可画风跟军人作风明显不是同一个频道,能不能换个又俊又诚的军人帅哥来,把这个拧走!

大家干脆好整以暇的看戏,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啊,先是有小萝莉的挑战热闹戏,现在又有晁会长的热闹可看,人生简直不能再幸福。

体育部的工作人员画好圈,因为晁会长在谈跟国防生们有关的事,他们也不急着进行挑战赛,等那边谈妥再说。

王少校很紧张,他猜不透那位青年军人的职位高低,更不知是哪个部队的,如若是某些特别部队的人,真由那位青年给国防生上课,国防生必定要倒大霉。

国防生们一点也不知教官的苦,个个满面期待,听晁会长的语气,那位帅气的军官必定很有身份,如果是某些特种部队的军官,来给他们上课时看他们表现良好,说不定他们就有机会被招进那些特别牛叉的特种队组。

燕行觉得柳某人越来越机智,大丈夫能屈能伸,为目的可进可退,柳某人随机应变的能力越来越强,果然是他好兄弟。

“柳少功课繁忙,我哪好意思麻烦你,柳少不用担心,今年有好几位精英军官在青大进修,以军人们忠心为国为军的伟大精神,我想他们有空定愿意给国防生们上课,指点后辈们成长,为国家培养更多的优秀人才,那几位进修长官个个都像柳少一样是万里挑一的精英,请得其中一人上一节课,国防生们也受益无穷。”

晁宇博淡定的谢绝,哼哼,刚才不是说没空吗?没空就不要凑过来了,人,他是能找到的,不过是因为对那几位的了解不如对柳少的了解深。

“小晁啊,你看进修人员都那么忙,一般就三几个月或半年,其他军人兄弟时间宝贵,再请他们给国防生上课占用他们的时间多不好意思,我嘛,大概需要进修半年以上,时间比他们充裕,为国家培养人才这种事也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还是由我给国防生们上课指导更合适些。”

柳向阳想吐血,早知道如此,他一开始答应该多好,特么的,万事没有早知道啊,他最初不知道小晁的用意嘛。

请他负责,他不乐意,现在他想承担教化重任,人家不稀罕了,简直就是让人想吐血啊!

那只小公主是算准了他想挤往小美女身边去,所以才故意先不说小美女家寄东西的事,先请他指点国防生,等他拒绝了,晁小公主再用借用小萝莉家寄东西的事表达请人指点国防生其实是想教训国防生,也太坑人了。

被坑了,他还得笑着装不知道,还得去抢机会,柳少磨磨牙,很想拍死晁小公主,却只能想想,晁小公主是小美女认的哥哥,他要是揪了小晁一根头发丝,小美女火了点他穴,能分分钟虐惨他。

“还是不麻烦柳少了,柳少的课程繁重,同时还要照顾燕少,之前是我想得不周到,让柳少为难,现在想起来了,哪好意思辛苦你指点国防生。”

“小晁,我不用他照顾,虽然我身负重伤不能剧烈动动,不能劳累过度,生活方面还是能自理的,让向阳去指点指点国防生,说不定能为队里招收到几个有特长的队员。”燕行立即出来澄清,给兄弟争取机会。

“对对,小行行不用我照顾。”好兄弟,够义气!

“柳少和燕少心怀国家,为国家培养人才不惜牺牲休息时间从百忙中抽出时间指导国防生,让人敬佩,如此,就麻烦柳少了,也不敢占柳少太多时间,一周能抽出一二晚时间去上三两节课就好。”

“不麻烦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为国家培养后备人才是军人的职责,我明天上午去先去观察观察,再跟晁会长商量课程。”柳向阳谦虚的礼让,笑容明朗,为争到机会,他连节操都甩光了,他容易吗?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总算把机会争回了,下次若晁小公主找他什么事,他一定先三思三思三思再三思,然后才做决定。

“有劳柳少辛苦。”

“客气。”

两人愉快的拍板定案,柳少笑得阳光灿烂,这下,傍晚有理由去找小美女了哟,好吃的好吃的,请等着我!

帮国防生请到一位好老师,少年会长眉眼间绽放出舒心的笑容,那俊雅的容颜,艳如桃李,灼灼其华,亮瞎了一大片钛合金狗眼。

晁会长跟某位帅气阳光的青年谈妥,国防生们感觉一扇光明的大门正在向自己打开,激动的几乎要跳起来,太好了,他们又多了一位指导老师!

王少校与李少校交流一个眼神,满眼担忧,那位能屈能伸的青年,绝对不是吃素的主儿,国防生们堪忧。

再忧心也无用,他们只是军训期教官,晁会长管着国防生们的党团工作,晁会长请人上思想教育课,那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何况,晁会长还是公开的表示是为国防生们好,请资深军人指导国防生无疑是天掉馅饼的好事,就算是青大的国防生们老师也只会支持,不会反对。

万俟教授和同伴们面面相觑,那位青年明显拒绝了,为什么后来又主动揽活干?想不透,老师们无论如何也想不透其中的关键。

看戏良久的一群人再次嫉妒了国防生一把,国防生们也太受宠,不仅每年领军部的补贴,还能拿奖学金,就连学生会和老师们也对国防生们格外宽容偏爱,国防生们就是特权分子。

乐韵听晁哥哥和柳帅哥扯皮,早无语的望了N次天,晁哥哥言出必行,真的给国防生找指导老师哪,可怜的国防生们,但愿不会被玩坏。

晁会长终于谈妥,体育部工作人员也言归正传。

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们也抑不住激动,最后一场哇,终于要来了,虽然中途经历了那么个小插曲,可不影响大家看热闹的心情,不是说了嘛,好的东西总是值得等待的。

挑战者与被挑战场走进画好的圈子里,正规摔跤比赛有专用的摔跤垫子,规定无论是防守,还是进攻,还是甩脱对手逃离,行动都限制在代表比赛区的摔跤垫内,如若超出,视为出界。

体育部这边没有摔跤垫,以草地当垫子,画圈圈出一个与摔跤垫一样面积的圈子做比赛区。

挑战双方进入比赛区,面对面而站,间距相隔很近,那种萌差更加明显。

晁宇博唇边的微笑多了一抹无奈,小乐乐咋就不往纵向发展呢,这么娇小,真的容易被人当软柿子捏啊。

少年会长为之着急,体育部的众人同样冏,瞧瞧那对比,不忍直视啊。

王修文与国防生们站在一起,脸色阴沉沉的,孙士林输了,他也输了,就只余最后一场,这一场关系着他们国防生们的荣誉,只希望边源给力点,能扳回一局。

承载着希望的边源,微微低着头,褐色的眼睛微带迟疑,小女生确实羸了两场,可看起来实在太脆弱,他真担心万一控制不住力量,可能会伤到她。

海拔着急,乐韵需要微微仰首才能看清边同学的面孔,近距离的打量他,找他的弱点,寻找自己最佳入手点,他那么高大,她个子小,如果不能在最快的时间内制服他,她自己容易陷入他的攻击范围内。

摔跤还没开始,两人互相打量状态,估量对手的实力。

摔跤比赛有三个执行裁判,一个裁判长,一个场上裁判,一个侧面裁判,三个执行裁判也能保证不落掉或错过摔跤运动员的每个动作。

三位执行裁判分别站各自的位置上,抛牌决定两位摔跤手当中的哪位先进攻。

抛牌决定谁进攻的方式原本是在摔跤竞技双方未有得分或分数相平的情况下进行加赛决赛的情况下出现,而现在,因为摔跤双方是一男一女,悬殊太大,若先由女生进攻,别人有可能说体育部偏袒女生,若判男生先进攻,估计会炸锅。

如此情形下,体育部干脆用抛牌方式决定谁攻谁守,公平又公正,裁判长抛牌,结果是男生主攻。

“啊呜,幸运女神咋没关照小萝莉?”

“小学妹,你顶住!”

围观人员顿时就紧张了,现在的情况,男生若有先进攻权,抢先得分,那么小萝莉输的机会就增大了一半,毕竟男生太强壮,小女生那么小,力量有限,想扳倒男生获得得分难度极大。

在边同学经抛牌得到先攻击权时,王少校暗中松了松气,这般情况下,至少边同学得分的机率增大,还有羸回一局的希望。

就算三战两败,若能羸回一场也扳不回败局,但致少不是零胜,好歹国防生脸上还有点光,他这当教官的也不致于太丢人。

抛牌决定男生主攻,那么小女生就是防守方。

乐韵站稳,一腿在前一腿在后,微微弯腰,双手做阻挡式,准备随时防守;边源摆出同样的姿势,等着裁判喊开始。

一切就绪,裁判长喊:“开始!”

在可以进攻时,边源没有犹豫,也没有做试探动作,而是往前倾身,伸手抓向小女生的肩,右腿勾绊她的左脚。

摔跤分古典式和自由式,古典式摔跤,禁止抱握对手腰部以下位置,禁止做绊腿动作、以及主动用腿使用动作;

自由式摔跤,允许抱握对手的脚,做绊腿动作,允许积极的用腿做动作,当然,是指勾绊、挡等动作,不能踢踹对手。

赛前裁决为自由式摔跤,所以,除了犯规的动作,勾绊抱搂动作都在允许范围以内,边源毫不迟疑的用脚绊对手的腿。

边同学健壮强大,他倾身抱来,乐韵感觉到了压迫感,不是力量方面的,而是身高与体重方面的压迫感,那么大的身躯砸来就像一截木头倒过来似的,想不紧张都不行。

因为她是守方,不可能像打架一样,对方拳头还没到就闪开,只能被动的等到他的攻技术到位,她用技巧甩脱或反攻。

边源两只宽大的手一把按住小女生的肩,拑制住她移动,右腿绊住她的腿,用力的往回拉,那样的话,如果成功只要让人失去平衡向后倒摔后背着地,他的攻击得分。

当他的腿绊住小女生的腿用力往回扯时,发觉小女生的脚像生根似的,竟然纹丝未动。

“边同学好样的!”

“放倒她!”

国防生们总算看到点希望,激动的大喊,放倒小女生,只要放倒她,第一回合边同学就羸了。

燕行鄙夷的呶呶嘴,一群肤浅无知的小毛头!小萝莉若是那么好放倒的,她敢接受摔跤这种力量级别的挑战吗?

怪力小萝莉一身怪力,连他的身手尚没逃过她的毒手,被她给抓住脚踝提起来扔飞,让男生放倒她,做梦呢。

对于那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国防生,燕大少对他们的印像欠佳,连观察潜力的欲望也没有,懒得给半个关注度。

医系一班的男生们紧张得屏住呼吸,体育部的工作人员一颗心也提了起来,千万被把小萝莉摔伤啊,比水蜜桃还嫩的小萝莉若是被伤到,晁会长百分之九十九会发飙,国防生们被整没关系,他们怕被迁怒。

李少等人唯有期待小萝莉能再次来个神逆袭,把大块头男生摔倒,反正男生腰圆膀肥,摔个七零八落顶多肉疼,不会有大问题。

在被一双手按住肩时,乐韵感觉像被铁块摁住似的,肩骨一片发麻,疼得嘴角歪了歪,男生的力气好大!

她敢赌,她若不是有外挂在手,凭空得到力量,就第一下回合,她就会被放翻在地,根本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仅只一接触,乐同学就判断出对手的力量有多强,就在边同学第一脚勾扯没成功准备再使力时,她的双手极速的移动,就势绞住男生的手臂,右腿探出,勾住男生的左腿。

在瞬间被反攻,边源正想绞住小女生的小腿儿,谁知,左腿小腿一麻,顿时有刹时的僵硬,随之,他被一股大力一扯,左腿被勾离地面。

他的右腿绊着小女生的腿,左腿悬空,身体失去平衡,向后仰去,他块头大,向后仰倒有如小山轰塌,震撼十足。

“啊?!”国防生们傻了眼,那种激动的表情变得僵硬。



吃瓜群众一脸懵,那谁,有没人来给他们解释解释究竟是怎么回事?

“漂亮!”眼见男生悬空后倒,柳少大赞,好样的,防守反击成功!

叫什么叫?就不能安分点吗?燕行脚动了却,他本来想踩柳某人一脚的,又忍住了,他一点也不觉奇怪,怪力小萝莉有身可怕的怪力,她若弄不倒对手,他才要怀疑她的怪力是不是消失了。

王少校看到边同学进攻制住小女生,原以为稳羸,谁知一秒被神反转,他的脸色爆黑,面部肌肉狠狠的抖拉了两下,这样的情况下还能被防守方反击成功,边同学真是蒙古族?

卟哒-边同学壮壮的身躯轰然倒地,整个后背与草坪来了个亲密的接吻,绊住他的小女生,同样扑下去。

乐同学没有完全扑在男生身上,她的双手与男生的双臂绊绞在一起,支撑住上半身悬空,一条腿曲压在男生腹部。

两人的姿势定格。

“……”围观人员懵呆,那个姿势……呃,好有不可描叙性。

晁宇博紧绷的神经微微松驰,幸好小乐乐没扑倒在男同学身上,她是女孩子,要是扑在男生胸前,让男生白占便宜。

裁判人员蹲身,等边同学反攻,男生若在倒地后能在一秒内翻身起来,还能再次攻击,如若被按在地面双肩与后背着地长达一秒,那么,另一方胜。

乐韵知道规则,摁着对手,让他双肩与后背着地,不让他起身。

仰面朝天的边源,看着头顶的白光:“……”他觉得他的对手是个假女生。

等到过了一秒,执行裁判判女生胜利。

乐韵放开边同学,自己站起来;边同学自己也一跃而起。

裁判长走到两人身边,一把抓起女生的手高举:“乐同学胜利!”顿了顿,接着宣布:“按摔跤规则中的特殊获胜方式,乐韵同学获得整场比赛胜利,体育部裁决:第三场挑战,乐韵同学胜!”

正规摔跤比赛一场分三局,每局限时2分钟,体育部考虑到双方不是专业人员,限定时间一场为十分钟,其实已经算是额外延长了时间。

摔跤赛有几项特殊获胜方式,其中之一就是比赛中任意一方将另一方摔成肩背着地,并同时控制住对方使其双肩着地长达一秒,控制者获得整场比赛的胜利。

也就是说一旦出现那种情况,不管是进行到一场赛中的第几局,整场比赛结束,同时,不管之前另一方有没获得分,都是输方。

男女老少:“……”这就结束了?!

特么的,他们还没看清楚好吗?

看热闹的人,你望我望你,茫然的眨眼,才进行到一局,就结束了?谁来解释一下其中的奥妙?

王少校整张脸都是黑的,什么也没说,向后一转身,往人群外挤,三战三败,他没脸见人。

韩云涛满心苦涩,小女生还真是毫不留情,一招制胜,这么干脆利落,你说,让国防生们如何下台。

国防生们只觉颜面扫地,垂头丧气的垂着头。

王修文腿肚子一颤,险些软坐下去,输了,又输了!

李部长的声音从人群里钻出来,孙士林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僵硬,脸肉,手脚,不可控制的轻颤。

“哈哈哈,乐同学羸了!”医系一班的男生们先是一愣一愣的,瞬即欢呼起来,羸了羸了,小萝莉三战三胜,羸了个大满贯。

“小学妹,恭喜全胜。”李宇博将抓着的小胳膊放下,向她祝贺,被用三项女生弱项刁难,小萝莉学妹还能羸得这么漂亮,简直就是奇迹。

“谢谢。美丽的学姐学长们辛苦了。”乐韵咧开嘴,眼晴亮闪闪的,向体育部的工作人员躹躬,小跑跑向美少年哥哥:“晁哥哥,我羸啦。”

粉嫩的像面团似的小女孩,欢脱得像头懵懵撞撞的小鹿子,让人看着就想笑,体育部的众人边笑边乐呵呵的收拾道具。

“唉,谁给解说一下,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才摔了一次就结束了?”

“同不知,同求真相。”

“同。”

“扣1。”

一头雾水的吃瓜群众推推搡攘攘的,慢慢散场,一边还嚷嚷。

“之所以比赛结束,是因为摔跤比赛中有特殊规定……”体育部的人员与有些临时查了百度知道摔跤规则的人,耐心的给身边的人解释之所以判乐同学胜利的原因。

“噢噢,哦哦。”搞不清状况的人听到解释,总算明白原因,嗯嗯哦哦的点头表示懂了。

“乐同学-”边源在体育部人员宣布完结果也没有羞恼,摸摸自己的脑袋纠结,看到小女生跑起来,迟疑着叫了一声。

那一声也吸引了正想散的人群。

刚跑三两步的乐韵,闻声止步,蓦然回身,歪着可爱的小脑袋:“边学长,有什么事吗?”

“嗯,有点事,”边源又摸了摸硬硬的头发,一脸难为情:“其实,这次挑战,我只是助拳的。据我所知,你的姓氏的字在汉族地区念yue,在少数民族区是le姓,yue是汉姓,le姓是蒙古族姓。我听说你姓le,所以答应助拳挑战你,我想知道你有没蒙古族血统。”



在场的人面上浮过大写的问号,边同学是什么意思?

王修文的面部肌肉狠狠的抽动,边源说是助拳的,也完全把他自己摘出去了,而且,边源也确实是他们请来助拳的。

“哦,我懂你的意思了,你想问我先祖是蒙古族还是汉族对吧?”乐韵眨眨眼睛,为什么关心她的民族啊?

“对的。”边源憨憨的:“我们M省有le姓,是蒙古族庆格尔泰氏和奥敦格日乐氏的后辈,我的邻居就姓le,你姓le,我想知道你家祖先是不是也出自那两族。”

“这个我不清楚,”乐韵诚实的摇头:“我家的姓从我太爷爷那里传下来的,我太爷爷于建国前的大荒年逃难到我家现居地安家落户,传承到我这一代是第四代,我太爷爷和爷爷已辞世多年,并没有留下可以追溯姓氏祖源的族谱,我也无法查证我太爷爷原籍是哪,更不知道先祖是汉族还是蒙古族,可以确认的是公安机关登记资料上我太爷爷我爷爷都是汉族。”

“噢,我就是好奇,没有其他意思,对了,乐同学,你的摔跤技巧很娴熟,我们草原民族最敬重摔跤勇士,你什么时候到M省草源旅游,欢迎你到我家做客。”

“好耶,我们民族之间就该团结一致,友好共进,蒙汉一家嘛,我去M省的话一定去拜访边同学,边同学若去E北游神农山,我给你当向导,带你去领略旅游攻略上所没有记录的风景。”

“好的,等上课了,我去找乐同学一起学习玩耍。”边源细小的褐色眼睛闪出晶亮的光彩,一边摸着后脑勺,一边摇摇手表示以后见,自己回国防生队伍。

“好汉子。”柳向阳飞跃跑到大块头身边,一掌印在男生肩头,豪爽的大笑:“好样的,比赛输了,同学情谊不减,一个赢得光明,一个输得磊落,这才是好男儿。”

边源被硬生生的按得钉立在地,肩膀向一边倾斜,脸几乎皱成一堆:“长官,请手下留情!”

“柳帅哥,快住手!”乐韵刚想扭身跑向晁哥哥,看到柳帅哥一把按住边同学,不由大急:“柳帅哥,边同学有伤在身,你那么用力会加重他的伤势。”

“啊?”一干人口呆目瞪,这又是什么回事儿?

边源被惊得差点站不住,乐同学怎知他有伤?

王少校挤进人群堆里,听到边同学与小女生交谈,面色极为不郁,乍然听到小女生说边同学有伤,猛的一惊,他怎么不知边源什么时候受过伤?

“啊?你身上有伤?”柳向阳飞快的收回手,顺手扶了一把男生,惊讶的打量,他怎么没发觉?

随之拔腿就跑,三步两步蹿到小女生身边,冏冏的苦笑:“小美女,我不知道他有伤哒,我真的不是欺负他啊,我是欣赏他的光明磊落,所以想给他点鼓励。话说,你怎么知道他有伤啊?他伤在哪?”

众人:“……”同问,他们也想知道边同学伤哪了,明明看起来很正常啊。

边源悄悄的移向国防生们队。

“刚才摔跤的时候,我抓着他的手臂,出于职业习惯帮他诊了脉,边同学左胸第四根肋骨中间部位之下约一公分处大概近期受重力撞击到,有暗伤,虽然不是十分严重,也宜修养爱护,再受剧烈撞压容易变内伤。”

乐韵撇撇嘴,瞪了柳帅哥一眼:“你别用那种看怪物的眼神看我,我是学医的,知晓疾病原理反应与外力所致伤症的不同病理反应,还有,不要欺负人的身体组织不会说人话,人的身体每个组织其实都是会说话的,只有专业人员才能从人的面部、皮肤颜色和脉像读懂病人身体的语言。”

“……我没有觉得小美女是怪物,我是觉得你的摸脉功夫太神奇了,摸一把脉就知道人受伤,你比医学机器还牛,小美女小美女,你来我们部队吧,我们们一定给你一级军医待遇,从此学杂费、生活费等等全由部队承担,你只管努力学习天天向上,等你毕业快快乐乐的来部队报道就行。”

看到小女生转身就走人,柳向阳哪还有空管其他,兴高采烈的追着跑,一边叽叽喳喳的抛橄榄枝。

鬼才!

符教授和翟教授对视一眼,嫉妒得要命,小不点说得没错,人体组织是有语言的,那些语言只有最精湛的专业人员们懂一些,小女孩才十四岁,她竟然能从摸脉读懂人体组织反应,这……她难不成从娘胎里就开始学医理辩脉了不成?

两人特别眼红万俟教授,那么好的一个鬼才级孩子被万俟老家伙给捡去了,简直……想跺了万俟,他们好去把人抢回来。

被嫉妒的万俟教授,骄傲得昂头,幸亏他当初下手快,跑去抢到教导当年中西临床班的带班权啊,有个小妖孽学生,心情不能再好。

嗯,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哪。

无意中窥得小学生神奇的本领,万俟教授顿觉如沐三月春风,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也是舒畅的想唱歌,今天来得太对了,要是没跑这一趟,他一定悔青肠子。

“!”医学系的男女生先是震惊,然,捂脸,医学系有乐同学那样的人才,他们全是配角啊,他们觉得以后再也没脸说自己是学霸了,乐同学那样的才是真正的学神,他们差得远了。

围成圈的人一片哗然,一些人飞快的发信息,一些人人议论纷纷,虽然人潮在分散,然而也乱哄哄的。

边源摸摸肩头,苦着脸走回国防生队,与大家散去,王修文低着头,悄悄的撒退。

晁宇博走两步接到小女孩,把她纳入自己的护翼之下,凤目含嗔,不怒而威:“柳少,乐乐才十四岁,还没成年,就算答应你当军医也作不得数,你想游说乐乐去部队等两年再说,乐乐,不用理他,你是未成年人,他再跑来叽叽歪歪的想左右你的未来,你无视。”

“我没有想左右小美女的未来来啊,我就是想提前预订一个人才嘛,小晁,别瞪我,我也是职责所在啊,军医太少,人才难得,我就想提前挂个号而已。”柳向阳很冤,他没有那么多坏心思,就想提前刷上号,让小美女想去当军医时首选他们那儿。

少年会长不理柳少,把手按小乐乐头上,揉她脑袋,带着她往一边走。

学生会,各社团的人一拥而上,将晁会长和小女生围住。

“会长,将小学妹借我两分钟。”王银屏跑得最快,挤开另一位同学,抢占住小女生的一侧,搂住小萝莉:“小学妹,我代表文艺部邀请你入部,你身段柔软,身轻体巧,行如杨柳拂风,最适合学舞蹈,入我们文艺部来,学姐教你各种舞。”

“王部长,小学妹爱好武术,应该来我们武术协会,小学妹哟,武术协会懂各样武术的学姐学长们欢迎小学妹来骚挠。”

“唉唉,你们不厚道,小学妹是我们体育部的哪,凡事要有个先来后到,不能插队……”

“小学妹又没答应你们,你们怎么可以厚脸皮的说小学妹是你们体育部的,小学妹,来我们外交部,小学妹拥有天使般的微笑,入我们外交部当是龙归大海,有海阔天空的发展空间……”

“一边去,小学妹那么可爱的小萝莉,你们怎么可以让小学妹抛头露面四处奔波,小学妹来我们话剧团吧,做我们最泼泼可爱的小公主……。”

“你们都在蹉跎小学妹时光,小学妹是学神哪,我们学习部才是小学妹的理想之地,小学妹来我们部,大家一起交流学习,共同上进……”

一大帮的社团人员,你一句我一句,热闹闹的一片,那场面比菜市场还热闹一分。

乐韵被声音轰炸得几乎想哭,学长学姐们太可怕了,求救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