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我们算和解了吧/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唉,就知道是这样!

等在门口的燕行,看到探出头来的小萝莉视线一触及自己就变脸,微微的有些挫败,他当初迫不得已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如今就算小萝莉说原谅他了,其实内心仍耿耿于怀,所以总不怎么待见他。

“我……”他正想说话,刚张开口,就见小萝莉那双清澈无尘、黑瞳如墨的杏眼用力的瞪过来,白净水嫩的脸皱出禢子:“我早告诉过你们不要再惦记我做的菜,我没原材料了,没原材料了,没原材料了……”

小萝莉脸纠结成团,似乎要爆走,燕行为免节枝外生枝,严肃认真的接话:“……咳,我不是来蹭饭的。”

诶?

内心狂燥不已的乐韵,嘴张成了“O”形,不是来蹭饭的,是来做什么的?求诊?

“你不是来蹭饭的,那是来求诊的?我早说了,以后不要找我,我手头没药材,懂?再重复三遍,不要找我不要找我不要找我!”

她有药材,但是不能拿出来用,她有能克制住阉人毒的药材,同样不能拿出来用,再说阉人中毒那么深,也不知道究竟牵扯到了什么世代恩怨,她不想搅和进别人的恩怨情仇当中去,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她自家有本老帐还没整清楚,哪有功夫管别人的闲事。

至于阉人想要子孙的事,现在也不要找她,她搜集到的药材种类还远远不够,药材不足,配不出药,找她她也爱莫能助。

乐韵对于长得俊,却有瘾疾的美貌青年,唯一的想法是大家各走各的独木桥,各找各的朋友,当不认识最好。

“……也不是求诊。”燕行心中涌上一丝淡淡的苦涩,小萝莉对他的成见真的不是一般的深。

啊?

怒气值正持续上升中的乐韵,再次张圆了嘴,不是蹭饭的,不是来求诊的,那是来干什么的?

原本想摔门进宿舍,发现楼上有人下来,为了自己善良美好,亲切可爱的形像,忍着火气问了一句:“那你来干什么?”

“送样东西给你。”见小萝莉面色缓和下来,燕行软言细语的说明来意,还特意把手里提的袋子提了起来,以证明自己没说谎。

楼下来的是个男生,并没有看清站在四楼宿舍前的男青年的脸,他人还在四楼去往五楼的前一段楼梯上,正向下走。

送东西?阉人会送什么好东西?

不可否认,乐韵有点小懵,她气忿不平的吼了两通,结果人家说是送东西的,好像是一番好心哪,倒显得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意识到自己有些心胸狭獈,她不太好意思说话,别扭的向后退,把门拉开,示意客人愿意就进宿舍,不愿意,嗯,那就算了。

挺拔挺拔的燕少,微微的笑了笑,抬腿,那笔直的大长腿一迈,一步踏踩至女生宿舍的地盘,另一条腿再一迈,人已跨进小客厅,他驾轻就熟,自己提着东西走向码着的书本堆那儿,自己盘膝坐下去。

乐韵手里还拿着书本,当客人踏进小客厅,掩上门,发觉那家伙自来熟,她在后面呶嘴角,她怎么感觉他说是来送东西,其实还是有想蹭饭的意思,要是真只送东西,东西给她,他就可以走人,用得着坐下来吗?

心里又冒出点小阴郁,走到书堆旁席地坐下,把书本反扣在一叠书堆顶面,闷闷不乐的瞅着最适合当花瓶的某位俊美男士。

终于见到小萝莉除了笑容灿烂之外的一副苦催相,燕行有点点小惊喜,怪力小萝莉阳光豁达的样子很甜美,这种有点小气闷,虎着脸的模样更加的有生气,也更贴近生活。

他把放自己面前的大袋子推向小萝莉:“你看看,我想你应该会喜欢的。”

“是椰子吗?”乐韵还是有点小郁气,客人提来一只大袋子,里面装有像圆形类的物体,不知道具体是什么。

“你先看看。”燕行唇角微微上扬,勾出浅浅的笑。

他长得俊美不凡,露出那种很淡,却很柔的微笑,整张脸像牡丹染了初阳的光晕,让他整个人艳丽又不失雍容华贵,清雅高贵又带着温柔,俊美得耀眼。

所幸,乐同学微微低着头,没看见他俊美的笑容,否则,她大概会狠狠的鄙视他,怀疑他想用美男计魅惑人心。

不是椰子是什么东东?

阉人故意卖关子,乐韵满腹狐疑,把红色塑料袋子拖近一些,自己动手丰衣食足,把外面的两个袋子剥开,里面还有打成结扎好的袋子,解结,扒开,物品终于露出庐山真面目。

袋子里装有八个果子,倒卵圆形和近球的,每两个用白色薄保鲜袋包裹,其中四个还是新鲜的,表面呈绿色;另有四只干果,也有用保鲜袋分别包裹好,果子表面比黑色淡,比黄褐色又要深一些,其中一个大概被撞击到,撞出一个凹下去的坑。

?!

乐韵眼睛圆睁越大,过了约四五秒,才以略含不敢置信般的眼神望向阉人:“面包果?”

如果,她眼睛没花,或者说网络上展示的面包果的图片无误,阉人送来的就是面包果,目测是不同品种的两种面包树的果子,一种是圆球形,一种是似椭圆形。

华夏国南方也有引种面包果,也有进口果实,网上有售,但是,她想要的是原产地的,所以并没有从网上卖。

阉人怎么会想到送面包果给她?

百思不得其解的乐韵,眉头皱起小疙瘩,她记得那天晁哥哥讨论过要组队去非洲帮她找面包果,阉人和柳帅哥也在场,他们知道她想找面包果不奇怪,奇怪的是他为什么会好心的帮她找果子?

“我记得你说要找原产地的面包果,我有朋友在非洲,托人去原产地购到几个寄回国,因为路途太远,今天快递才送至青大。”

燕行觉得小萝莉最初看到果子是很惊喜的,不知道为什么又皱眉,他自己主动解释,免得她怀疑他居心不良,故意留到今天才送来。

“你为什么会帮我找面包果?”乐韵纠结了一阵,想不透原因,干脆开门见山直接问原因,与其猜来猜去,不如直接问他本人,虽然他不一定说实话。

“……”燕行沉吟不语,他还真被问住了,他能说因为他将来还有求于她,所以想改善关系,特意发动人际关系,不惜从千里万里之外航空几个果子到京城,送给她讨她开心吗?

他能说其实他瞒了些事,所以先投人所好,然后她看到他送了她喜欢的面包果后,在他争取坦白从宽时能不生气的轰他走吗?

他能说他帮忙找东西,其实也是想以后能偶尔来蹭蹭饭,跟她一起聊聊天,做个朋友吗?

感觉,都不能说,真坦白了的话,有可能会被扫地出门。

“这个呢……这个嘛,”沉吟之中,看到小萝莉清清亮亮的杏眼瞪着自己,燕行飞快的搜索理由,期期艾艾一会,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这个,其实是我的道歉礼。”

“是为哪件事道歉?”乐韵紧追不舍,感觉理由有点牵强,接受起来比较有压力,如果理由充足,不管真假,她也能说服自己接受礼物。

“那个,嗯,那个,我隐瞒了一件事,在我说真相前,你能不能答应我不会发火打我,也不会把我扫地出门?”燕行后背微微收紧,小萝莉揍人时不打招呼就动拳头,点人穴道也不会提前提醒,他可不保证她不会忽然出手点他穴道。

“那看看你有没诚意。”乐韵脑子里灵光一闪,她大概猜到他要说什么真相了,他隐瞒的应该就是他曾化名张金的那件破事儿。

“你是不是答应不发火,不揍人不动武了?”

“我保留属于我的权益。”

“……”燕行叹气,小萝莉明明长得水灵灵,甜美又单纯,怎么就那么不好骗?小萝莉一点也吃了亏,谈条件是白谈了。

估计会被揍吧?

内心闪过那么一抹猜测,他微微的挪挪腿,悄悄的做好了小萝莉动手他就躲开要害位置的准备:“那个啊,我因为工作需要,有时也化妆扮成其他人的样子,在神农山的时候,用过叫‘张金’的假名……那个,当初真的是因为情况特殊,所以没有告诉你真名……”

燕行盯着小萝莉的眼睛,看她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心虚不已,越说越小声,一张俊脸不可遏止的发烫,耳尖也热了起来。

他还会脸红?

捕捉到帅哥青年俊颜慢慢的染上绯色,耳尖也红红的,乐韵眨巴眨巴杏眼,越看越觉得有趣,阉人究竟然也会害羞哪,今天的太阳一定是打西出来的。

“怎么不说了?你继续说。”他嚅嚅弱弱不再说话,她笑盈盈的催促。

燕行神经嗖的一绷,小萝莉每次动手的时候也是这样笑容灿烂,小萝莉越笑的艳丽,打人越狠,经验告诉他,现在的小萝莉属于爆怒前的危险阶段!

“当初没说真名,不是诚心想欺骗你,我就是提心你知道我就是那天把你认错的那个人,怕你再打我一顿,我伤得那么重,万一你又打晕我把我丢在深山老林不管,我可能捱不过去,我留给你的电话是真的,电话卡是据京城不远的T市卡,是我的一个私人号,知恩图报我还是懂的。”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即然决定坦白,干脆豁出去了,反正早晚有一天会真相大白,早挨揍晚挨揍,早晚要挨揍,不如现在全说了,把揍挨了,总比万一哪天当着别人的面旧事暴露挨小萝莉点穴要有颜面的多。

这样挨揍很丢脸,至少里子保住了,倘若他现在不说,等哪天被迫暴露,小萝莉一生气,像今天踩那三个男生一样当众狠踩他,他的面子里子都保不住

燕行做好了被狠揍的准备,把肌肉绷紧,那样挨揍也不会伤筋动骨。

“是么?”乐韵慢悠悠的嘣出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低头解一袋干面包果的保鲜膜,阉人说隐瞒真实情况并不是诚心欺骗,那话换作十余年前说给她听,她大约是信的,现在吗,她十四岁了,不是三四岁。

小萝莉没发雷霆之火?

“是的是的,我好歹也是长在红旗下生在和平中的五好青年,从小就懂知恩图报,我说的绝不是虚情假义的假话。”小萝莉的拳头没挥过来,燕行倍觉惊讶,小萝莉竟然没生气,真不可思议哪。

知恩图报?没有虚情假义?

骗鬼呢。

不信,乐韵打心眼里不信阉人会知恩图报,他要是真有那番心,那天就不会在她说不欢迎他后就想动手,他真知恩图报,国防生们组队欺负她,他是军人,只要去跟国防生教官说句话,国防生教官也应该会给同是军人的面子,强制命令国防生收回战帖,让双方就此化干戈为玉帛。

他嘴里说懂知恩图报,行动没有一点真诚之心,虽然不知道他哪根神经不对,会突然主动跑来道歉跑来坦白,猜测估计藏了其他心思。

甭管阉人说得真诚,他就是“巧八哥拉家常-光耍嘴”,真需要他帮忙的时候,大概妥妥的是“兔子看菜园——靠不住”。

虽然很想再揍阉人一顿,看在面包果的份上,乐韵决定放马他一马,好在在神农山她没给他用止痛药,让他痛得半死,也算了报了一箭之仇。

反正无论他说什么,她就听听,只要理由能说服她,让她能心安理得的接受他送的面包果无压力就行。

“哦,那我就当你说的是真的吧,道歉礼我收了。”她当阉人说的是真的了,面包果嘛,笑纳了啦。

燕行:“……”就这样?小萝莉真不计较了他隐瞒真名的事儿?也不找他算帐了?

感觉小萝莉应该早就认出他是张金,可他又不好再问,小萝莉不大发雷霆,大发雄威的动武,就是谢天谢地的好事,再东问西问,万一她不高兴直接动拳头,他等于是自找苦吃。

他没有受虐倾向,决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个疑问等以后跟小萝莉熟悉了再问也不迟,有些事要慢慢来,就像他道歉和坦白分开进行,比较容易被小萝莉原谅,若是全积在一起坦白,小萝莉气狠了,可能会难以接受。

工作需要循序渐进,跟小萝莉做朋友那件伟大的工作更应该一步一步来,燕行说服自己,观看小萝莉摆弄面包果。

笑纳了阉人的道歉礼,乐韵心安理得的抱出两只干果,剥掉保护膜层,捧起被撞了一个坑的干面果包研究,干果表面看起来颜色很正,有一股木香味,还有一丝来自自然界的阳光炎味。

非洲炙热,面包果树生长在炎热之地,常年受光照,果子上还残留着太阳的味道也不足为奇;凭气味和色泽,也能判断出面包果是最新才成熟的。

乐韵抠几下,把撞凹下去的坑里的破壳一小块一小块的剥掉,能看见一点比乳白又深一些,比浅黄又要白的果肉。

嗅了嗅味道,乐同学抬头,看到那丰神玉朗的俊美小鲜肉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手中的干果,怕他会要一半回去,眼疾手快的把袋子拖到自己另一边藏起来:“说好是道歉礼,现在是我的了。”

?燕行愕然,他又没说要提回去呀,再说,就算小萝莉不谅解他,他也不会把东西拧回去,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的道理,他堂堂正正七尺男人,做人的原则还是有的。

“送给了你,当然是你的,我又会反悔拿回来。”

“东西送到了,你可以回去了啊。”

“……”被下逐客令,燕行窘迫交加,小萝莉不是说接受他道歉了吗,怎么说翻脸就翻脸的。

他顿了顿:“柳向阳傍晚可能要过来找小晁谈给国防生上课的事,我等等他,等小晁过来一起商讨,不是说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嘛。”

我……

乐韵瞪眼,她想骂人好吗?说来说去,拐弯磨角的拐了十七八个弯的最终目的其实还是想蹭饭吧?

“说白了,你还是想蹭饭。”什么道歉,什么等柳帅哥来和晁哥哥商量给国防生们上课的事都是借口,真正的目的就是蹭饭,蹭饭,蹭饭,除了蹭饭还是想蹭饭!

燕行只觉脸又烫了起来,耳朵也发烫,却振振有词:“你做的饭好吃。”

“……”乐韵干瞪眼,见过脸厚的,没见过脸厚成这样子的,就因为她做饭好吃,所以他们就不择手段,不要脸的蹭饭?

什么破理由?!

还有,敢厚着脸皮打着道歉的幌子来蹭饭,脸还红什么红?

见到阉人又可耻的脸红,乐韵没好气的呛:“好吃鬼,怎么就撑不死你们!”

小萝莉没动手只瞪眼儿,说明大概不会轰他走了,燕行放了心,很诚实的答:“撑不死的,上回你多加了饭,吃了三碗也只有七分饱。”

啊?!

他的意思是说她饭煮得太少,从没吃饱是吧?乐韵懵了,眨眼眨眼,眨巴了好几下眼睛,她忍不住嘴角狂抽,气恨恨的骂:“饭桶!”

饭桶饭桶,阉人和柳帅哥绝对是货真价实的饭桶,三碗饭,再加菜,起码有五碗,吃五碗还没吃饱,不是饭桶是什么?

晁哥哥和李哥哥几个装两次饭大概是一碗半饭的量,她做的饭菜,等于被阉人和柳帅哥瓜分了一半,照那样穷吃猛吃还说没吃饱,那他们在家要吃几碗?

乐韵额心汗滴滴的滴下几条黑线,幸好她只有晁哥哥一个哥哥,要是全是她哥哥,她敢说,照他们那种吃法,不出半个学期就能吃穷她。

“……”第二次被骂饭桶,燕行窘得耳尖灼热得像烧烫的烙铁,感觉羞耻,自我解嘲:“薛刚顿进斗米,廉颇老矣还能进斗饭,自古英雄皆好饭量。”

“噗-”乐韵被逗乐了:“薛刚廉颇哪个不是能领千军万马的将帅,阉人,你能指挥多少兵马?”

“当然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阉人,你看,牛在天上飞呢。”

“……”燕行感叹万分,他说真话咋就没人信呢?

“阉人,你咋不继续吹了?”泼了阉人一盆冷水,看他一张俊脸满是抑郁不服之气,乐韵开心了,他自己的小命被别人拿捏在手里,还吹什么牛,有种去找他自己的仇人报仇雪恨了再来自吹自擂也不迟。

“我没吹牛啊,我打游戏的时候确实是千里送人头,率万千之军推人城煲,屠妖魔千万,一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所以,你说的是在虚拟游戏里领兵作战?”乐韵差点被口水呛到,她说的是现实,现实,现实!现实与网络游戏那是不同次元的世界,能同日而语吗?

要论游戏,晁哥哥也是个中好手,听说还是区服的NO。1,同样统帅千军,振臂一挥能灭杀敌军千千万。

她觉得,她跟阉人的思维和智商都不在同一个频道,甚至怀疑阉人因为中毒的事,神经被刺激到,所以,他的智商离家出走了。

“对。”燕大少骄傲的点头。

“我说现实,你说网游,牛头不对马嘴,你在游戏里竟然那么厉害,现实中你还用得着吃饭?”

“……”英俊的燕少被怼得无言以对。

把人堵得哑口无言,乐韵乐得眉飞色舞,把捧着的干果递过去:“啊哈哈,阉人,词穷了吧,别吹牛啦,还是足踏实地的做人吧。你想留下蹭饭就帮干活,把这个剖成两半,要把握好力道,你敢不小心让它五马分尸粉身碎骨了的话,今晚只许你吃一碗饭。”

冏,燕行抱着手里硬梆梆的干果,特别的冏,让他把果子五马分尸粉身碎骨很容易,让他保它不受意外伤,难度好大,可为了晚饭不扣份子,难度再大也得硬着头皮上。

燕少解下自己的钥匙串,拉开军用小瑞刀,把面包果按在地面上,从碰出坑的地方慢慢的锯。

他不敢太大力,不缓不慢的锯果壳,偷眼一瞧,见小萝莉又抱着一只干面包果,笑容微微,十分欢喜的模样,他试探的问:“小萝莉,我歉也道了,你也原谅我了,我们……算是和解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