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有麻烦来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首都五点多钟,即将西下的夕阳斜照在窗外,略呈橘色的光辉很晃眼,原本室内不算闷热,燕行莫明的有窒息感,让他有那种感觉的大概是因为小萝莉忽然敛了笑容。

“你想讲和?”乐韵认认真真的打量盘膝坐地比自己还高出好长一截的阉人,犹觉有点不可思议,那家伙真想讲和吗?

“嗯。”局促感顿生的燕行,认真的点头,他想讲和,比起相看两厌,不如改善一下关系,反正以前就因小萝莉没成年,他不能揍她,现在知道她在什么家庭长大,他一点也不怨她了。

“要讲和啊,这个我要考虑一下。”乐韵支起一条腿,把手肘支膝盖上托住腮帮子做沉思状,从看见她时眼含怒气到现在来讲和,这才几天功夫啊,阉人态席竟然来了个大改变,原因是什么?

那是个令人费解的问题。

乐同学支着下巴,挖空心思的思考令阉人又道歉又讲和的原因,她要不要跟他和解,也是个纠结的问题。

“还要考虑?”燕行微微抬眼,看着小萝莉支腿托腮的动作,白如冠玉的俊容满是疑色,那么简单的一个问题,还用得着思考?

“当然要考虑啊,”乐韵斜瞟俊美得不像话的家伙一眼,理所当然的答:“要不要同意跟你握手言和就是一句话的问题,可不和解和和解之后的问题就来了,不和解,大不了就是跟以前一样继续你不服我我不服你的做对头呗,和解之后,万一你又天天算计人怎么办?或者你以后打着和解了的名义天天跑来蹭饭,跑来占用我时间,岂不要烦死人?两相对比,还是不和解的好,你道歉了,我原谅你了,咱们扯平,以后谁也不欠谁,谁也不碍谁,各走各的路,多好。”

“你是不是把人想得太坏了?”讲和之后,他来蹭饭确实更光明正大,只是,他也知道她要学习,不会那么没眼色天天赖着她,顶多感觉自己身体状况略显疲惫,跑来蹭饭从而令自己回复体能和精神。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何况我还不知你的为人,必须得防备你七分。”

“我人品没那么坏。”

“军人耍流氓,人品有待考察。”

“……讲来讲去,你就是嘴上说原谅了,其实还是没原谅。”有把柄落人手上,简直就是灾难!

“讲来讲去,你想讲和的诚意不太足。”

“怎么才算有诚意?”

“有气要受得,有打骂要挨得,有事要担当得,算计敝人我的事绝对做不得。”

“……”燕行睁着龙目,诧然的微张着嘴,过了三秒,面色犹惊疑未定:“你还想动武?”

“我保留那项权益,怎么,还想讲和咩?”她不傻,绝对不会许诺说以后绝对不动拳头,她要是应了,岂不等于给自己挖坑。

“我一直都在做讲和的事。”燕行垂下眼,他要是不想讲和,早把面包果摔了,直接走人。

“哦,那就和解了吧,记得啊,我保留了属于我自己的权益,别算计我,也别总跑来蹭饭,我们只是和解,可不是朋友。”

小萝莉防备心太深,燕行微微的垂下嘴角,低头继续锯干面包果,过了十几秒,见小萝莉解开另一袋干面包果,抱一只圆球形的干果玩,玩得眉飞色舞,极为开心,他又问了一句:“小萝莉,你说了原谅了我的是不是?”

“对啊。”她有说过原谅他了,谁叫他是兵呢,她对兵哥哥有着特别的情怀,她们之间没有生死大仇,所以原谅他了。

“你也说我们和解了的是不是?”

“对,没有生死大仇,暂时讲和了。”如果以后他恶性不改,分分钟可以继续开战,反正她保留了动武的权利嘛。

“那你能不能给我换个绰号,你总是阉人阉人的叫,也太……那个了点。”他想说太“刺耳”了,怕小萝莉翻脸,没敢直说。

“我说的Yān人是燕姓的Yān,那词儿可是褒义词好么?”

“褒义词?”小萝莉欺负他读书少吧,他记得她当初明明就是说他是天阉者,说他是没什么什么的阉人。

“对喽,看你那熊样就知你没读过《三国》,所以不知那单枪匹马立当阳桥,一声断喝令当阳河流倒退三丈吓死曹操三员大将的猛将张飞的出场白,当年猛张飞出场哪次不是喊‘燕人张翼德在此’,你竟不知‘燕人’两字其实是猛将代名词。”

乐韵咧着嘴笑,笑得眼儿弯弯,阉=燕同音,感谢阉人祖宗,他们家若姓其他姓氏,她真没法洗清罪证。

“你确认你叫的是‘燕人’,不是太监阉党的阉?”

“当然是燕姓的燕啊,很久以前是阉党的阉。”哼,她就叫他阉人,有本事他改姓呀。

燕行心里苦,他这姓氏念Yān,所以不管她说的是阉还是燕,他只能吃哑巴亏,唯以沉默反抗,想想,又不甘心:“你可以叫其他,比如叫我全名,我姓燕,单字行,行是行走的行,或者也可以叫后面一字的叠字。”

“切,你欺负我读书少呢,你名字是‘行’字,叠起来就是行行,我要是叫你‘行行’,不论你说了什么,别人都以为我附合同意,要是谁正在骂人,另一方人误会我赞同说得很对找我麻烦,那我岂我不是冤死了,还有啊,万一有一天我跟你说话,问候说‘行行,好啊’,讲快点就变‘行行好’,你当我职业乞丐啊。”

“……”燕行目瞪口呆,小萝莉那脑子究竟有多少弯道,她脑洞究竟开了多大,所以能把这怎么简单的一点小事也能想得那么宽。

他无言以对,沉眉抿唇,小心的锯干面包,虽然在称呼问题上没有达成一致,好在和解了,大体上以后不用担心她因为他隐瞒真实姓名的事找他算帐。

把人堵得哑口无言,乐韵乐得眉开眼笑,把一只圆球形干果放眼前,又抱出两个新鲜的面包果装一个袋子里,将其他四个装好以提去卧室收藏做幌子,到卧室便把四只面包果扔回空间,顺便拿出一只淘宝淘来的瓷瓶和一只注射器,再溜回客厅。

蹦回小客厅,抱两只新鲜面包果进小厨房给它们洗了一个澡,擦干净,装在小盆里抱回书堆旁坐下去,拿一只鲜果,在表面划好几刀,搁着等它流汁。

燕行观看了小萝莉提果子藏起来又拿出工具,洗果,划果子的整个过程,他秉乘多做事少多嘴的原则,不问原因,一边锯干果壳,一边欣赏。

过了好几钟,面包果表面渗出汁,凝成一滴水滴形的样子,汁很小,有几道伤口只有一点点,乐同学用注射器把大大小小的果汁滴吸起来,注射到瓷瓶子里保存,再在面包果子表面另换个地方划伤痕。

鲜面包果被提取了两次果汁,燕少总算把一只干果剖分成两半,被一分二的干面包果里布满像筋络一样的肉,还有白色的种子。

面包果的种子有圆锥形或者圆形等,真正的核心藏在白色的肉里。面包果的种子也可以吃,把它磨成粉与果肉的作用一样,核榨油用。

乐韵抱起一半干面包果,抠一颗种子,用牙咬了一口,舌头刚尝到果肉味,大脑里顿然涌上无数信息,都是分析面包果的功用和药效的数据,同时调配出相对应的药方,竟然共有三十几个医病的药方子。

要不要这么刺激?

莫说别人,乐韵自己也吓到了,当年神农尝百草,识百味,她什么时候也有那种神奇的能力啦?

暗中研究一番,药方子所用药材有些药她有,有些没有,其中有三个方子所用药材她空间齐全,有四个方子用药大部分有,还差几味药,有几个方子几乎还差一半以上的药材。

药材还远远不够啊,乐韵深感不足,手有空间,可以任意种植,奈何没有种子和种苗,只能望而兴叹。

“……”燕行看到小萝莉抠出种子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口就咬,惊愕得目不转眼,就那么定定的望着,小萝莉是不是每种药材都要尝一尝?

他看着涎着笑脸的小萝莉,咬了一口白色的肉块,先是满目震愕的样子,转而一脸深思,然后又似懊恼又似纠结的微微蹙眉,表情变了三变。

当小萝莉把果子的肉块从嘴边移开,燕少不耻下问:“味道好吗?”

“味道还可以。”乐韵把咬了一口的种子块放在一旁的写字桌面上,拿过一只食品袋子,拣出干果里的种子装进去,又抠果肉装在另一只袋子里。

抠掉果肉,果壳没有多少重量,面包果树也是很轻,在非洲当地许多土著用树制船,干果果壳也可以当瓢用。

燕行微不可察的撇嘴角,不用小萝莉吩咐,自己把圆球形的干面包果挪到面前,缓缓的锯果壳。

燕某人手脚勤快,乐同学很满意,抠掉另一半干果的果肉和种子,自己继续提取果汁。

燕大少努力的锯果壳,费了七八分钟,再次将一只干果剖分二半,圆球形面包果比倒卵形那只干果还大一些,壳里的种子也更饱满。

他懂察颜观色,帮小萝莉抠面包果果肉和种子,种子另外用袋子装,两种不同的面包果的果肉并没有分开,混装在一个袋子里。

“阉人,这份活也交给你,我要淘米煮饭了。”为了不浪费功动力,乐韵愉快的把小盆里的鲜面包果和工具推给某位英俊潇洒的军人。

“好的。”刚收回小瑞刀具,连个懒腰都来不及伸展的燕行,平静无波的接受第二份工作。

把自己的活丢给阉人,乐同学开开心心的去淘米,把电饭锅接上电源,清洗碗柜里的碗和盘子,没有吃货来,她一个人做吃的,只洗二一个碗,其他的放久了,重新使用,不洗不放心。

晁宇博踢了半场球,坐在场外观看,到五点半,跟体育部和外交部的人员说了一声,自己先离开。

他刚走到自己的车旁拉开门想上车,看到柳少骑着摩托车嗖的飞过来,球衣风流的精美少年眼角抽了抽。

“嗨,晁哥儿,我终于等到你有空了哇,走,咱们聊聊关于上课那件伟大的事。”柳向阳没戴头盔,潇洒的甩头发。

“柳少,上课的事明天再说。”少年别有深意的笑笑,一步跨进驾驶座,掩门,启车,一气呵成。

柳少戴上头盔,跟在后面跑,两人一前一后驰到状元楼前,分别刹车,少年还没钻出车,柳大少锁好车,又迎了上去。

“柳少,想蹭饭跟上去就行了,今天用不着找其他借口。”晁宇博脚踏实地,看着又凑上来想甩节操的柳少,一言点破他的小心思。

“哎呀,你咋不早说,害我为找理由白白费了一个下午啊。”柳向阳捶胸顿足,早知道如此,他何必费尽心思的找理由,直接守在楼下不就成了。

“……”站在一楼守着少年会长归来的陈书渊,朝天翻了个白眼,厚脸皮啊,超级厚脸皮!

有吃的,陈同学可没有真等到很晚才去买菜,他呀不到四点半钟就骑了他的小电驴,先去学校生活一条街溜跶一圈,什么也没买,一路从西门出了学园,跑到离青大和京大最近的菜市和几个果疏超市先侦察行情,又转去超市区逛,连逛了好几家,终于让他找到一个地方有购物篮子。

买到一只购物篮子,陈学霸欢天喜地的转进菜市,开始采购,他先做了地形考察和市场侦察,又做了货比三家,对于想买的东西心中有数,再次入场选择物品自然是得心应手。

逛一圈菜市和果蔬超市,陈书渊满载而归,也如约在五点半前赶回公寓,他也不怕别人笑话,携带自己的劳动成果在一楼屋檐之下等,等了不足五分钟就把晁会长等回来了。

当看到追着晁会长而来的某人,陈学霸暗中翻了N个白眼,那位厚脸皮简直无孔不入,无处不在,为蹭饭手段层出不穷啊,比他更没节操。

柳少脸皮比城墙还厚,晁宇博也是醉了,就当他是空气,拧出自己的背包,锁上车门,看到陈学长,一张高雅秀美的脸尽是无奈:“陈学长,你是准备存过冬粮吗?”

柳少飞快的望过去,咧嘴偷笑,他当初跑去买菜很豪气,这位比他还豪啊,这就是一个更比一个强。

“咳,那个,我一时没管住手。”陈书渊低目,扫视自己身边满满的篮子和两个鼓鼓的大袋子,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晁宇博微微浅笑,走向楼梯:“我先申明,我是安静的美少年,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所以不要指望我帮你分担。”

“你自己能爬上楼不用我背你就行了。”陈书渊挥挥手,飞快的捞起两只大袋子,又望向另一位挺拔英俊的青年:“我说那位英俊潇洒的军爷,想蹭饭可不能只带嘴,手动一下,篮子归你提。”

“没问题。”柳向阳兴奋的冲到屋檐下,一手拧起篮子:“陈哥儿啊,以后出差购物提不动的时候,请随时通知我,但凡不是军务在身,必随叫随到。”

“小晁和小萝莉不介意的话,我会叫你的。”陈书渊快步跟上少年会长。

“……”柳少默,这些家伙一点也不可爱。

三人叮叮咚咚的上楼,路上遇到三五起下楼上楼的人,每当看到晁会长和后面的两位,眼神格外的……震惊!

收获到多起震惊表情的仨,爬到四楼,美少年拿钥匙开门,他推开门,踏进一只脚,当看到乐乐和一个人坐在挨墙放的书堆旁整东西,惊讶的挑高眉毛:“燕少?”



跟在少年身后的柳少和陈同学差点自己绊到自己,皆飞快的往前一挤,把少年挤进屋,探头而望,当看到燕少和小萝莉独处一室,好似还挺和谐的样子,两人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

我!

柳向阳想爆粗口,他费尽心思跑去堵晁哥儿,燕某人倒好,竟然捷足先登,小行行来了也不叫他,不厚道啊!

陈书渊:“……”这两位为蹭饭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他服了。

闻门响而抬头的燕少:“晁哥儿,你们来了啊。”

“阉人,别三心二意,那滴水汁快滑掉了啊,你再不认真,晚餐扣一碗饭。”乐韵抬头瞅瞅晁哥哥三人,赶紧又吸取面包果汁,发现阉人面前那只果子表面一滴水汁因没及时收,向下滑去,急得秀眉倒竖。

大概是因为长途运输,摘下来的时间又有点久,面包果汁很少,乐同学划了几十刀也没得到多少,后来干脆把外层的绿皮削掉薄薄一层,再收集汁。

在一个地方削去一层薄皮,果汁稍稍多一些,仍然要好几分钟才能凝聚三两滴,数量稀少,更加弥足珍贵。

“嗯。”燕行收回目光,赶紧干活,没有什么比扣饭那种威胁更让人崩溃了。

门口的仨:“……”感觉思维跟不上节奏了。

“乐乐,你在忙什么?”晁宇博微怔之后,清雅的面容浮出好奇,快步走向那拿着注射器在吸取某种水果果汁的一大一小两人。

“晁哥哥,阉人帮我找来了非洲原产地的面包果,我正在提取果汁。”乐韵把最后一滴水吸至注射器里,再次扭头咧嘴笑,至于柳帅哥,嗯,她不奇怪,反正阉人来了,那家伙不可能不出现。

“哎哟,这下我们组队非洲游的计划要变更啦。”陈书渊佩服得五体投地,燕少的速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快啊,他们那天说了说,他竟然在短短数天之内就找来了面包果,燕少的人脉还真是广。

原来如此!柳向阳顿悟,小行行今天提取的快递应该就是面包果。

“有劳燕少费心了。燕少人脉宽广,非我等莫及。”晁宇博漂亮的凤目溢出笑意,他知道燕少神通广大,所以嘛,他那天故意提及面包果,想让燕少人尽其才,那位还真的听进去了。

他是直钩钓鱼,愿意上钩,燕少心甘情愿的咬钓,可不是他算计的结果。

乐乐的魅力真大啊,连燕少也甘愿上钩,以后当然有机会要继续利用资源,那么好的资源不用白不用。

少年笑容深深,贵气与高雅并存,随步走到两人旁,把包扔写字桌上,就地坐下去坐在小乐乐一侧,欣赏面包果。

地面有几块果壳,一盆里装着两个绿皮果子,各被削去了一块皮,露出嫩嫩的果肉,看起来很新鲜。

“小学妹,这种事儿让我们来,你一边歇着。”陈书渊把东西扔到靠冰箱的地面,跑去抢活干。

“好哒,柳帅哥,这活交给你们兄弟俩了,陈学长买菜辛苦了,先休息。”乐韵乐得成全大家干活的心情。

“没问题,我就来。”柳向阳把篮子放下,也一溜烟的跑向燕某人,小美女指名他干活,很痛快的答应。

当乐同学离开坐的地方,柳少跑过接替。

乐韵伸个懒腰,想看看买回什么菜,被那大篮大包的东西给惊呆了眼:“我的天,陈学长,你当是帮饭店进货吗?这么多吃不完,太浪费了啊。”

“呃,一时太兴奋了,没管住手,小学妹随意挑着下锅。”不能怪他太壕,是市场里的菜卖相太好,他看着样样好,样样都想买点。

“乐乐不用担心,陈学长奖学金丰厚,吃不穷他的。”

“嗯嗯,小晁说得对,我不敢说富得流油,奖学金绝对够吃。”

“都是土壕,以后我请客,你们买菜。”

“没问题!”四男士异口同声。

乐韵干瞪眼,都是有钱的家伙,真的不能跟他们比,否则会气死人的,她默默的哼哼一声,走到大篮子旁蹲下去,打开袋子,篮子,检查有什么东西。

学霸就是学霸,出手大方,买的东西五花八门,有芹菜、菜心、卷心菜、小白菜、油麦、莴苣等,但凡以前几次吃过的每一样都有,还有香菇、金针菇、凤尾菇,甚至还有黄花菜。

黄花菜啊……

看到那玩意儿,乐韵汗滴滴的,陈学霸啊,黄花菜要蒸熟晒干才能吃,生吃会中毒的啊,你一个医学生,咋还买回来?

再看,肉没买多少,排骨、鸡肉、猪肝、五花肉,打开放篮子边角的最后一个袋子,一袋活生生的大虾子。

“啊哟,还有虾!”乐韵咧开嘴,笑着把袋子拉宽些,哇,很大只的虾子,只只扁长,是皮皮虾。

陈书渊为自己的眼光叫好,看样子小萝莉很喜欢虾,以后多多买。

“乐乐喜欢虾?”晁宇博心中诧异,据他所知,乐乐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偏爱的东西,要说有,那就是她偏爱素菜。

“我喜欢捞虾,在家乡时每逢夏季下了瀑雨,到河边能网到虾子,而且,小虾子补钙,今晚做鲜虾汤,你们没意见吧?”

“没意见!”吃货哪有什么意见,只要煮熟了,只要做的好吃,他们都爱吃。

“我准备做吃的去喽,皮皮虾,我们走!”乐韵提起袋子,欢呼着冲向小厨房。

四只吃货满心期待,鲜虾汤啊,一定很好喝!

飞回厨心的乐韵,立马就忙开了,把虾子倒进淘米水里清洗,洗了好几遍,烧开水,把虾子用水烫一烫,烫死了,丢给美少年和陈学霸两剥虾皮。

两学霸坐在桌边,守着一篮子虾,用比兰花指还白嫩的手慢慢的剥,特别认真。

乐同学自己挑出青菜和肉去清洗,仍然只选用空间里有的种类,调换走一半,择好菜,把所有配料配齐,开展炒菜大行动。

四只吃货被逐渐增多的香气包围着,暗中垂涎三尺。

学生会与国大的球赛到六点才结束,外交部主负责接待友队,一起去餐厅共用晚餐,青大的少年会长没有同去,国大学生会代表团也习以为常,以前两校有学活,少年会长也难得同餐,因为晁会长要按时吃中药,还忌口。

李部长和才同学两找个理由飞快的闪人,两同学脱队后,以足踩风火轮的速度,风一般的冲回状元楼,一口气爬上四楼乐小同学宿舍。

当两位同学看到柳少和燕少又在,也是彻底无语。

晁同学和陈同学剥完虾,开掌上电脑看论坛,告诉乐乐今天的论坛网有多热闹,柳少和燕少干了一会儿活也暂停,凑过去加入论论。

当李少和才同学到达,六人凑成一桌,拼成一个圆桌会议。

校论坛打下午挑战赛后人气一直处于空前高涨之态,西操上场比赛的视频片断成堆,评论成片。

挑战赛上乐同学以绝对优势力压三男,那风采,那风姿,惊艳众生,老生新生们为之震惊,就连许多老师在收到消息时也震撼不已。

他们最为之震叹的是小女生在长跑当中最后十圈的表现,两人跑到十五圈时,还余最后十五分钟,而小女生跑完全程用时37分21秒42,也就是说她最后十圈用时12分21秒42。

按时间算,最后十圈每圈用时1分14秒多一点点。那个数字实际上还可以再少,因为,她在第十六圈时先不快不慢的跑了一阵,大概在半圈后才加速跑,也就是说她其实还浪费了好几十秒的时间。

如果她不浪费那几十秒的时间,从第十六圈一开始就以跑完全程的那种速度跑,小女生大概用11分几十秒跑完最后十圈。

小女生跑最后十圈的速度已达到了女子国际体育健将们的速度,如果她能以那种速度跑全程,那么,她的速度比世界奥运10000米女子赛冠军的速度还快,妥妥的是天才运动员潜质,国家体育院争抢的头号香饽饽。

青大学生做出的分析让论民们沸腾了,评论之帖如过江之鲤,源源不断。

他们所不知道的是,在青大论坛火爆时,某些偶尔也光临青大论坛的人得到消息,也展开了多方会议。

青大论坛上的人自然不知其他反响,兴高采烈的玩论坛,玩着玩着,不仅有本校的评论,还有其他各校人士的论,评如潮水,帖如爆豆子似的闪现。

乐同学的大名以风过平原之速袭卷全校,并有向外扩散之势,那知名度真的是“芝麻开花-节节高”。

当然,相反的,孙同学和王同学的名声那就相当不好,至于边同学,因他是助拳的,是友情出战,被连累得受了点指责,好在大家还是很明事理,明断事非,并没有怎么太为难他。

身为挑战发起人的孙同学和王同学被批的一无是处,没办法,谁叫他们身为男生,还是国防生,竟然挑战一个未成年小女生,还输得那么惨,不被人骂简直没道理。

被骂就算了,反正这年头谁没被骂过,连明星还有黑粉呢,然而,两位同学比较倒霉,不知道怎么的让国大学生们也知道了,那些人立马就不干了,就差没跑青大来指着两位同学的鼻子骂街,骂他们连累了国防生们的名声。

国大,是国防部直属大学,国大学生那是名正言顺,且还是正宗正统的国防生,因孙同学和王同学那么一闹,连他们都觉得丢脸至极,各种不依,组队谴责孙同学和王同学。

当然,无论是青大还是国大,还是另外的游民,大家都是有风度的,没有骂粗话,发挥聪明才智,写诗作词,编顺口溜,骂起人来也是文明又文雅,更有文采斐然之句令人拍案惊绝。

青大的论坛,在另一种形式上也变成了文学交流会,人气是空前绝后的高。

晁会长早在下午等国大代表团时就上网浏览了论坛,球赛中场也观注着动静,一直不动声色,回到四楼,有空再和陈学长讨论。

还没讨论出结果,李同学和才同学也来了,圆桌会议变六人。

“小晁你究竟担心什么?”才子俊直言不讳,论坛就是让人发表言论的地方,谁爱怎么论就怎么论,根本用不着担心,然而,看小晁那微蹙的眉,隐隐藏着忧思,他就不太明白有何所忧。

“我得到内部消息,等几天,体委会派人来考核乐乐。”

“什么?”少年一句话令五男士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有麻烦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