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希望/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满是香气萦绕的小小客厅,因为清雅少年的一句话有一瞬间的宁静,两位俊少与三位学霸的表情极为古怪。

“这么点小事,体委怎么会知道?”柳向阳本来是当局外人的,这下不淡定了,青大校论坛上的破事儿他也掺了一脚的,有些秘密别人不知道,他知道。

体委,专司国家全民体育教育与活动的种种工作,有任命、辖免国家体育运动各个项目的总教练与队长、队员权。

按理说,国家体育团队需要补充新血,不仅有国家队运动员中的替补小将和后起之秀,还有各级体院的特长生们当中的顶尖优秀人员做备选,哪用得着到青大挖人?

柳少只想到了一种可能,如若体委真的留意到了青大的某个人,可能是有人去吹了什么耳边风。

燕行以满是疑问的眼神瞥过柳某人,潜意思就是:是不是你搞的鬼?

柳向阳暗中有留意燕某人,收到那个眼神,气愤的反瞪回去,看他做什么,怀疑他跑去乱捅篓子?他脑子没进水,哪会没事把鸡毛蒜皮的事捅到体委去,再说,他跟体委不熟好吗?

“有点麻烦啊。”陈书渊轻轻的敲脑袋:“体委真相中了小萝莉要破格录取,青大也不好拒绝,所以推测对于小萝莉的去留,学校不会干涉;体委不会强制将人带走,但若小萝莉拒绝了,被有心人运作一下,也会引来一番言论风雨,容易把我们小学妹推到风尖浪口上去挨刀子。”

“小萝莉好有魅力,刚开学就招来各方垂涎。”才子俊笑着调侃。

“才学长是想说我是个小麻烦吧。”乐韵在小厨房里忙碌,一心二用,对于外面几人的谈话俱一一在耳,并不甚在意。

燕行暗中点头,小萝莉确实是个小麻烦,她走到哪都有麻烦事。

“小美女你也知道啊?”柳向阳夸张的嚷嚷:“小美女,你看你走到哪总能碰上麻烦,我觉得你还是赶紧的同意进部队当军医吧,你只要答应当军医,等于贴了军人的标签,别人不敢打你的主意。”

“是麻烦主动来招惹乐乐,就算乐乐答应当军医,该来的麻烦还是会来的。”晁宇博漂亮凤目深隧幽深,凝着冷意,乐乐又没招惹谁,乱七八糟的麻烦跑来招惹她,像国防生也好,体委也好,全是自己送上门给乐乐添麻烦的。

“我是麻烦吸附石,从小到大都是麻烦主动凑过来惹我,我的麻烦不多,也不是没有,再添一桩也是多一桩不多,再说我不去,他们总不可能绑着强行逼着我去,晁哥哥大抵不用担心,谁爱来就让他来,被看几眼又不会少块肉。”

不就是体委嘛?来考核的话无非两种结局,一种,她掩藏实力,考核时藏拙不露;第二,她来个一鸣惊人,展现一下惊人的运动潜力。

无论用哪种方式,有利有弊,利弊关系本来就很难一言定论的,真到了那时也用不着太苦恼,权衡利害,两相利者取其重,两相弊者取其轻。

乐韵不怕事,反正从知事起,不管有的没的,总有人看她不顺眼,总想挑事儿给她添烦麻,在房县那种小地方尚且如此,何况在京城这种大地,事非只会多不会少。

“乐乐倒是想得开。”晁宇博怜惜的望向小厨房,小乐乐凡事总一个人自己承担,久而久之养成了乐观向上,积极面对的态度,可京城的事哪会那么简单?在四九城里,牵扯到某些部门的事,哪怕本来没什么大事,某些人也会揣测出无数心思,简单的事也会搞得无比复杂。

“那是当然,晁哥哥不是说了,未成人受国家法律保护,我才脱掉儿童的外衣,正是受保护的特殊人,只要安心读书就行。”

“咱们小学妹现在最大的优势就是还是未成年人,所以就算体委真来了,也不能不顾本人意愿强制把人带走。”陈书渊觉得老天真是厚爱小萝莉,就因为这年龄问题,至少帮她减少了一半的麻烦。

“所以说晁哥儿用不着担心体委强制抢人,小乐乐还有没成年这把保护伞,谁也逼迫她不得,再说,就算引来风言风语,那时就是请萧哥儿发光发热的时候了,说不定还可以帮小乐乐索回一笔精神损失费名誉损失费。”

“……”柳少和燕少嘴角狠狠的抖了三抖,李少够黑,竟然想到反告别人言语攻击小女生,给她造成伤害,索赔损失。

不可否认,两人觉得那招管用,至于萧家哥儿……呃,他们当然知道萧哥儿是谁,那位萧哥儿乃开国将军之后,一门四代从军从政,辈辈皆出虎将,代代皆有在国部掌实权,萧哥儿即是萧家第四代之一,堂兄们有从军也有从政,他是老幺,现在京大读法律系,明年即将毕业。

萧老幺比晁家哥儿大几岁,但,抵不住他们前辈是同一个大院儿的人,哥儿们打小就是认识的,而且,两哥儿感情还十分好。

萧哥儿有一个爱好,就是——萝莉控!超级的萝莉控!

他之所以会与晁哥儿感情深厚,原因之一就是晁哥儿小时长得冰雪可爱,比女孩子还要招人疼,于是,大院儿里拳头最硬,逢人不服就挥拳头的萧哥儿的拳头打遍全院小朋友,就是没碰晁哥儿的一根头发丝,还一头裁在晁家小哥儿手里,变成超级保镖,从那后陪晁哥儿为虎作伥,风风雨雨相伴到今。

柳少和燕少听李少提及萧家哥儿,两人深深的感慨不已,近墨者黑啊,李少也跟晁哥儿学坏了,利用资源也是不带手软的。

他们也敢赌,萧哥儿就算不看在晁哥儿的份上义无反顾的帮忙,只要让他跟小女生见个面,那位哥儿必定就会屁颠尼颠的为博萝莉一笑,赴汤蹈火打抱不平。

两俊少越发的忧虑,晁哥儿身边有太多同盟,他们想将小女生拐走,难度越来越大了,像今天论的事儿,如若晁哥儿和他身边的人不出面,他们就能雄纠纠的运作起来,结果……好吧,有晁哥儿在,他们只能等他们搞不定时再接手,可那种希望太少,晁哥儿自己搞不定,他背后有几尊大佛,大佛说一句话,什么事都不是事儿。

心塞啊。

两俊少心塞塞的,这种什么事都不轮不到自己插手只能旁观的感觉,简直让人心塞死了。

“也是,关于舆论还有萧哥,我倒不是怕体委,就是不想让乐乐被人惦记。”晁宇博微微的舒了舒眉,如果体委硬要抢人,可以考虑请萧家出面,由萧家出面比晁家出面更好。

“不遭人惦记,说明不够优秀,只有优秀的人才遭人关注。”

“陈学长说得很有道理,我无言以对,我没人惦记没人抢,大概就是我不够优秀。”才子俊摸下巴,嗯嗯,等他名扬海内外,估计也会有很多人惦记他的。

“大才子,你省省吧,对了,乐乐说要发个声明帖,声明从今以后不再挑受各类挑战,这帖子怎么写就交给你了,这是你长项,推脱不受,晚餐扣一碗饭。”

“……”两俊少和三学霸默默咬牙,扣份子什么的最可恨了,晁哥儿咋也学会拿吃的威办人了啊,太不厚道。

“没问题,不就是一个帖子吗,小菜一碟,你们闪边去,电脑给我,本副部长要上工了。”招晁会长威胁,才子俊撇撇嘴角表示不满,转而精神百掊。

晁会长把掌上电脑给才副部长,才同学举手上阵,立马组织语言编声明帖,不到十分钟一份声明帖崭新出炉,让同座人员品评。

之所以用了十来分钟,是因为他写得详细,以乐小同学本人的口气说什么要发扬中外XX名人之优良求知之风尚,为国家医学事业、为人类健康,要努力学习,吸收知识,争取将来做个什么什么人,时间宝贵,光阴如金,浪费不得,以后谢绝各种挑战,只管专心致志的攻读专业知识。

大才子洋洋洒洒写了二千多字,最初深情并茂的表明了孙同学接二连三挑战她,给她带来的烦恼和不堪其挠的苦闷,她原本无意与孙同学争胜负,奈何身负理科生和女生的荣辱于一身,被逼得不得不应战。

燕行:“……”他无话可说,真的,在某学霸起草的声明帖里,那真是字字句句皆是隐含无奈与被逼上梁山的无力感,还暗示了之所以全力以赴,不仅是个人荣辱,而是因为背负所有女生与理科生的荣辱,所以,不能因为对方是国防生就手下留情。

总之,才同学拟的帖子表明的就是小萝莉有多无奈,有多么的无辜,就差没说挑战对她而言是场天降横祸。

最绝的是他把小萝莉与青大女生和理科生们绑在同一条船上,小女生接受挑战是为青大女生的颜面而战,是为青大理科生的尊严而战。

所以,青大女生和理科生们谁若想指责小萝莉太狠,没给三男生留面子,有可能会被人揪出来骂忘恩负义,文科生若想指责什么也得惦量惦量,毕竟孙同学挑战帖上可是挂了文科生的牌号,文科生若言词不当,弄不好就要被当成是孙同学发挑战帖的幕后指使者。

柳少拜读一遍,眼角抽搐了好几下,你们这样算计人真的好吗?

“嗯,很不错,找来纸和笔,让乐乐抄一遍,然后签上大名,再扫描一份传上去发表。”晁宇博觉得很好,让专业人员起草声明帖果然是明智的。

“到时我再给加精置顶,挂首页放几天。”挑战帖挂了好几天,声明帖也必须要挂几天,那样才公平。

“善。”晁同学和陈同学李少仨抚掌大笑,挂顶,必须要挂,不挂起来何以让举世皆知?

燕少和柳少郁闷的对视一眼,又一场斗法要开始了,某国防生和某位少校教官要倒霉了啊,他们表示爱莫能助,晁少只要不坑他们,坑别人的时候,他们不说话,他们就看着,要不然就没美食可吃了。

四大学霸拟定声明草稿,愉快的等着吃饭。

身为当事人的乐韵,默默的为孙同学和王同学掬了把同情的泪,得罪她没事,惹晁哥哥不高兴,后果很严重。

两俊少和四学霸闻着香气,暗中咽了无数次口水,听着小厨房里各种声响,一个个歪着头,盯着那个小小身影,每当她把一个菜装盘,他们就恨不得冲进去抢先尝一尝。

等啊等,等得饥肠辘辘,等得两眼冒绿光,主人还没叫“开饭”,六只吃货如坐针毡,这种闻着香气又吃不着的滋味,简直太折腾小心肝了,他们扛不住啊。

乐韵有条不乱的把预拟的菜全做好,叫人端菜,她那嗓音一响,六只吃货嗖的跳起来,全往小厨房跑,最后,柳少和燕少被美少年挡在厨房外,端菜拿碗的事交给李、陈、才三位学霸。

被嫌弃的柳少和燕少苦闷的爬回桌边坐下,纠结到肠子都快打结了,晁哥儿竟然不让他们进厨房,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什么意思……

那点小纠结随着菜不断上桌而烟消云散,两俊少眼冒红星,哇,好多啊,一二四五……十四,碗与盘共有十四个,荤素搭配,纯素,每个菜散发诱人的香味。

“虾汤虾汤,鲜虾汤!”柳向阳馋得差点流口水,没有大碗装鲜虾汤,它仍装在煲汤用的那只电沙锅的内胆里,乳白色的汤汁里隐约可见虾子,看样子就是美味得不得了。

“出息。”燕行一巴掌拍在柳某人脑顶,丢人哪,就不能忍住?好歹也要留点颜面啊。

四位吃货学霸瞅瞅柳少和燕少,继续装饭,递上桌,装满七碗饭,然后人入座

六个吃货挤着坐,只让主人身边有空隙,没开吃前,少年去另拿一只碗,帮小乐乐把每样菜夹一份装在碗里,免得当他们开吃时太疯狂,她抢不着吃的。

当开席,六只饿狼似的吃货,眼里闪着绿油油的光,谁也没客气的迅速出手,先抢最爱吃的一份,然后挑最远的菜,再夹离得近的,以免远的被别人抢光,轮不到自己。

一盘菜份量再足,可架不住人多啊,六人每人夹一次就去了六次,一般来说平均大概是每人夹三次一个盘就空了。

“你们真不是刚从牢里放出来的?”乐韵刚吃了一块糖醋排骨,抬眼就看到空了两个盘子,顿时目瞪口呆。

“……”六只吃货忙着抢吃的,没空答话,皆投去一个有讨好意味的眼神,要说什么的话,等他们吃完再论,中途说话,别人会把好吃的抢光光的。

生怕别人多抢去一口,六人继续抢,嚼着嘴里的,夹着盘子里的,眼睛盯着另一个菜。

不能怨他们吃相太难看,实在太好吃了,感觉比前几次味道还美,尤其是虾,他们没空喝汤,只捞了虾肉试吃,鲜嫩细腻,口感前所未有的好,讲真,哪怕谁告诉他们里面掺了毒,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吞下去。

“……”感觉一群吃货的境界又升级了。

六吃货以比蝗虫过境还疯狂的速度把桌面上的盘碗一扫而空,最后分汤,一人一碗,余下一点,呃,少年抱走了电饭煲内胆,然后在一干人嫉妒得想跳脚的表情里美美的独占。

吃得肚子滚圆滚圆的吃货,满足的笑歪了嘴,李同学和陈学长去洗碗,才子俊和晁少让乐同学找来纸抄声明帖内容,抄一份,用手机拍照,传上电脑,再制作精美的背景图,然后果断的、毫不迟疑的发论坛。

才同学用手机登论坛,果断的找到帖,加精,置顶,然后退出;两俊少和学霸们谁也没管论坛的事,愉快的聊天。

柳少见缝插针,商讨关于给国防生们的上课事宜。

打扫好厨房卫生出来,李部长和陈学霸也加入讨论,两俊少和四学霸共同出谋献策,讨论得那叫个热火朝天。

乐同学:“……”冏,谁来答应她,那几人怎么同流合污了?难不成这就是吃饭吃出来的情义?

六吃货相谈甚欢,到八点终于依依不舍的辞行。

等吃货们一走,乐韵飞奔到写字桌,提起面包果种子急切的回到空间,拧亮电筒,抱两只花盆跑进药田里,从一块空置的药田里取泥土装盆,装满了两个花盆。

重新回到基石台上坐下,拿出面包果子,分别挑了最饱满的一个种子种在花盆里,又浇一遍井水。

放置好花盆,乐同学兴奋的在基石上打滚,情不自禁的笑咧嘴:“啊哈哈哈,终于找到一种了啊!神树神树我爱你!”

空间上任主人说找齐神树,有意想不到的惊喜,那位前辈留下的信息里有神树的影像,神树共十二种,除了龙血树还有十一种需要寻找。

乐韵研究来研究去,对比无数次,推测出十二神树之一的另一种就是面包果,前辈留下的名字叫:炎地之星。

前人所留信息中的炎地之星树要比非洲面包果树大上几十倍,对比生长习性与树形、花果形态,乐同学确认面包果树就是炎地之星。

“未来是光明的!”乐韵摊成一个大字,仰望黑漠漠的空间上方,抑不住狂喜,凑齐十二神树,说不定能打开异次远的大门,嗷嗷,多么的神奇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