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摆摆官威/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昨夜星辰昨夜风,风一吹即过,再次天明即是9月11日,也是周日,新生们要继续军训,老生们可以睡觉睡到自然醒。

国防生两个班在六点全部爬起床,跑去吃了早餐就匆匆赶往西操场,原本是王少校所带班要提前一个钟到操场,与李少校所带的班级无干,而国防生们有团体观念,一致提前跑去操场集合。

国防生们急冲冲的跑到西操场,看到两位教官已先一步到达,把众人吓得心惊胆颤,飞快的在跑道上排队,大家排排站好,等着听教官训话,虽然早有心理准备,知道训是少不了的,心里超没底,不知道会被训成咋样。

两少校的脸色极为难看,像涂了墨似的,昨天的挑战赛不仅令国防生在全校人面前丢脸,还把脸丢到校外去了,甚至连国大学生也纷纷出言指责,你说,教身为教官的他们有何颜见人?

王少校和李少校自昨天下午起就没笑过,这当儿,两少校看到大部分国防生精神萎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削人。

孙士林和王修文两人不敢正视前方的教官,哪怕要求目光平视前方,两人的视线也不敢真的看向教官,他们知道教官已处于暴怒前的状态,谁若再去刺激一下,等于在拿火点鞭炮。

王自强阴森森的目光扫过一班学生,努力的抑住涛天怒火,点名喊了一声:“边源。”

“到。”被唤名,边源大声的应一声,跑出队列,从后排跑到教官面前,立正敬礼,等着挨训。

看到边同学憨厚淳朴的面孔,王自强纵有再大的怒火也熄了一分,看了好几眼才出声:“你左胸的伤是什么时候弄的?”

“……报告教官,我的伤是……上次在军营训期间,与长官们切蹉时不小心被摔到地上,在石头上撞了一下。”边源他没想到教官会突然问他受伤的事,愣了愣神才答话。

其他国防生以为教官要训边同学一顿,没想到教官没骂人,反而询问边同学伤势情况,大家的思维也有些迟钝。

“当时怎么没说?”王自强心头有几分爆燥,受了伤不上报,万一训练过重出现什么不良后果,后果是谁都不愿见到的。

“小伤而已,不受撞击就没事。”

“你以后免做俯卧撑,训练任务跟女生一样减半。你可以归队了。”王自强面色缓和了一些,边同学在军营受伤并没有宣扬,是个守纪律的。

“是!”边源没有问原因,飞跑回班里。

“孙士林、王修文-”

森冷的声音,令众国防生猛的打了个激灵,一时人人如临大敌,全身张紧,连大气也不敢喘。

孙士林和王修文腿肚子打了个颤,差点跌倒,忙忙稳住,跑到教官面前应卯,两人站得笔直,中指轻按在裤子侧中线上,因为太紧张,身躯抑不住微微的轻颤。

两人受了沉重的打击,昨天整个下午和晚上关在宿舍不敢见人,晚上也根本睡不稳,眼带青色,憔悴不堪。

两男生精神状态极差,王自强恨铁不成钢,眼底的怒火越燃越烈:“没有擒蛟的本事就不要下大海,没有打虎的能力不要登高山,你们两个倒有种啊,自己没半点本事,不自量力的去挑战一个比你们小好几岁的女生,生恐别人不知道的还广发英雄帖,这下名满校内外了,你们很光荣是吧?”

孙士林,王修文如触电似的颤了颤,两条腿像抖面条似的抖动。

几十国防生没一个人敢吭声,人人死死的闭紧嘴,生恐弄出点声响打挠了教官,招来一顿雷霆之怒。

“挑战帖写得那么气势高涨,全班人全部留言邀女孩子操场接受挑战的时候那么英勇无畏,现在怎么没人说话了,全哑巴了啊?”

一声怒喝,压得国防生们抬不起头,人人心脏震颤,个个如受惊的小鹿,瑟瑟发抖。

李佐静静的站着,不帮学生解围,也不去规劝王少校。

孙士林和王修文腿脚发软,差点变软脚,勉勉强强的稳住了身,那颗心如海浪中的小舟,一颠一颠的随波颠动,无法掌控,无法停泊。

惊恐。

两人连灵魂都被惊恐所包围,他们能感觉到教官的狂暴怒气,处身在那种气压的正面笼罩之下,犹如心脏上被几十把刀指着,恐怖感让身心欲碎。

“没人说话是吧?”没人回答自己,没人敢承担责任,王自强气极而笑:“孙士林王修文,你们除了昨天我说的惩罚加倍,另外,从明早开始到军训结束日每天早上提前来操场跑二十五圈,做五百俯卧撑。”

咚-众国防生心头一跳,心脏狠狠的撞上心口,撞得人眼冒金花,每天早上罚跑万米,等跑完,哪还有力气承受得住训练强度?

“……”孙士林王修文章眼前一花,腿发软,卟嗵卟嗵栽下去跪在操坪上,全身发颤,爬都爬不起来。

最前面一排国防生看到孙同学和王同学吓得栽坐下去,腿也软软的,各各抿紧唇,不敢哼半声。

两男生没骨气的栽倒变成软脚虾,王少校没有怜惜,甚至连眼皮都没眨,居高临下的俯视两人,惹出事儿才知道害怕?当初背着他发挑战帖的时候怎么不用脑子想想后果?

小小事他可以帮担着,这次不仅闹得青大皆知,连国大那边也闻到风声,国大学生不是应届高中生考入国大的本科生,而是京城各高校国防生当中的拔尖人员,以及军校和各部队保送进国大的各有所长的优秀人才,最低也是研究生级别,国大的学生因为青大国防生丢尽了国防生的脸,一致陈词指责两位发起挑战的国防生居心险恶,要求严查原因,严惩两人,维护国防生的名誉,同时也指责他们当教官的人失职。

自己军训的班里有这么会惹事招非的学生,王自强只想一脚把人踹回他们老家去,让他们回炉重造。

他正俯视着跪地不起的两男生,听到摩托车的“嘟呜”声,扭头而望,西操场外的道路上,一辆摩托向着操场急驰而来,看到驰飞冲往这边来的摩托车,王少校便隐约猜到来者是谁,一张本来就乌黑的脸更加难看。

他没有再看学生,也没有看栽软在地的两男生,转身,面对着车来的方向,李佐也走到王少校身边,等着那位不知是哪个部队的军官。

孙士林、王修文想站起来,腿软软的,根本使不上力,心中悲愤交加,浑身颤抖不停。

站成排的国防生看到教官转身,也一致望过去,看到如飞冲来的摩托车,先是一怔,瞬即狂喜,是晁会长请的那位指导老师来了?

张扬霸气的摩托车,驼着人由远而近,当近在眼前时,大家才看清车上是两人,那车子呼啸着狂飙而至,在跑道外的路口停止,全副头盔的人摘下保护头盔,露出英俊的面容。

柳少和燕少两俊少皆是西裤白衬衣,风流倜傥,气度不凡,燕少提着只背包,柳少随手把头盔挂车把上,顶着阳光脸走向两位少校教官:“哟,早啊,你们都在等我啊?说实在话,我从来不赞成搞欢迎仪式呀什么的。”

王少校和李少校没法接话,他们目前还不知柳少究竟是什么军官,也不敢轻易的去查,有些军官是属保密级,谁去触碰就等于触碰到保密底线。

燕行扫视全场一眼,龙目里尽是清冷。

无论是燕少还是柳少当自己眼瞎,好似没看见瘫坐在地的两男生,径自走到两位少校军官面前,柳少从兜子里摸出一个证件递过去,英俊的面孔严肃而冷瑟:“这是我的证件,两位少校同志过目确认一下。”

王少校看到军官证,先敬个礼才双手接过小本本,轻轻的揭开,第一眼触及证件上的军阶级别说明,呼吸陡然一窒,飞快的合上证,往前一步,再次立正敬礼:“长官好,XX部编号XX王自强少校请长官指示。”

李佐也跨前一步,端端正正的敬礼。

在王少校看俊青年的证件时,李少校也看到了,只一眼,他也看清了证件上的军官级别——大校,那位年青的英俊青年竟然是二杠四星的大校。

校级军官有四级,分别是少校,二杠一星;中校,二杠二星;上校,二杠三星;大校,二杠四星。

大校也是少将级之下最高校级军官,和平年代,军士晋级缓慢,只有执行特别任务的特种部队晋级快些,能年纪青青晋升大校,必然是经历过腥风血雨,生死任务。

身为少校,他们当自然知道晋级的艰辛,也知道要付出何等不为人知的努力,他们能晋升到少校级不是因为出生入死的军功,而是技术,他们曾是电子类、自控类等专业国防生,参入了某项秘密技术的研发,从而积累下功勋,得以在不到三十岁提升少校。

得悉柳少的军官级别,两位少校心神冷凛,再也不敢迟疑,向长官敬礼,部队纪律严明,不管是同兵种还是不同种兵种,低一级见到高一级军官都需礼敬,而且,若遇特殊情况,按规定,高一级军官首先拥有指挥权。

国防生傻眼了,之前高年级国防生们嫉妒他们这一届的国防生,说他们走了狗屎运,竟然让国防部刮目相看,由少校担凭军官。

现在倒好,晁会长请个人来给他们当临时指导,等级比少校还高,那岂不等于至少是中校?

他们……是不是真的走路踩狗屎了?

国防生有点晕乎,一时也早把之前教官带来的惊悸感抛之于脑后,看向那位新来的指导教官,两眼冒绿光。

孙士林和王修文顿觉如掉冰窖,浑身寒凉,那位军官比教官军职还高,说明可以任意指军他们的教官,那位柳姓军官明显心向小女生,有他当指导老师,他们岂能有好果子吃?

柳向阳回敬一个军礼,收回证件,对两位少校笑了笑:“我身边这位军职比我还高半级,你们只需记住,不管他有何指示,你们立刻执行,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是!”两少校心头一跳,后背绷紧,响亮的遵从命令。

众国防生激动的心潮起伏,呼吸急促。

“不要吓人,”燕行儒雅的浅笑:“两位少校同志不用紧张,我来青大一来是修养,二来学习,第三嘛,顺便帮考核高年纪几个某部队预订的未来新人,有时到新生这边转转也只是出于职业习惯,你们做好你们份内事,不用顾忌我。”

“是。”两少校嘴里应是,后背心渗一层出冷汗,两位大校级军官就在青大,从新生入学开始至今,他们是如何训国防生的,想必早被两大校看得一清二楚,而国防生挑战小女生的事,两位大校也目睹耳详,这……对国防生而言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两人揣测这一届的国防生前途堪忧!而他们身为教官,对国防生管束不力,同样堪忧。

“少校同志,这两位同学犯了什么错?怎么坐地上去了?”柳向阳拿出亲切的面容,关心同学。

孙士林和王修文全身发僵,连呼吸都快僵住。

“报告长官,这两位就是挑战医学系乐同学的孙士林和王修文同学,因为他们擅自发起挑战,造成不良影响,两位同学自知理亏,又惧怕惩罚过重,心里胆怯,软得站不住脚。”

王自强硬着头皮报告,这是他训导的学生惹出来的祸,还得他来擦屁股。

“哦,这样啊,王少校你继续训练学生,我和小行行在旁观察观察。”柳向阳嘴上平淡,内心一阵窃笑,唉哟,王少校还有自知之明,知道要惩罚国防生,罚吧罚吧,罚得越重小美女越开心,小美女开心了,他就有希望蹭到饭喽。

王自强依令,转身,没有再训国防生,板着脸吼:“立即跑!”

“是!”全体国防生气吼吼的喊了一句,一群人像脱缰的马,轰的冲出去,争先恐后的跑圈。

不止是王少校带的班,李少校带的班也没旁观,主动的跑操,一帮国防生根本没有受罚的心思,反而异常激动。

能不激动?

有两位很厉害的军官在旁观察,若表现得好,入了两位长官的眼,前途无量啊,

一群人拿出吃奶的力气,风风火火的开跑。

被国防生们的吼声刺激到的孙士林和王修文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骨碌爬起来,也跑将起来,两人虽然跑得慢,至少还能跑得上大部队的脚步。

几十人呼啦啦的冲出去,就像马拉松跑似的,画面颇为壮观。

柳少和燕少慢悠悠的踱向跑道环圈的球场,王少校和李少校忙小跑跟上,陪两位长官观察国防生们跑圈。

“王少校,国防生们的技能很重要,但,人的品质更重要,希望王少校在品德培养方面也多费心。”柳少迈着正经的军步,说话也是一本正经,那官腔也打得特别的到位。

“是。”两少校莫明的感觉后背像有冷风吹过,背脊泠泠生寒。

“两位少校同志,抽空做份国防生的综合评分表,明晚拿给我看,我要的是最公正公平的客观评论,不要掺杂私人感情。”

“是!”两少校不敢有丝毫怠慢的应了。

“对于前两天的事,让我很失望,今年国防生的军训评分不得给满分,最高分最多打九十五分,孙同学和王同学的评分,你们自己酌情给,关于两位少校想重点培养的几位新生,经过我和燕大校的观察,我们也不敢苟同。”

“……是!”王自强和李佐后背的冷意更深更重。

“本届国防生大部分品行有失,幸好还有几个立身端正,不忘初心,王少校班里的边同学,李少校班里来自四Q省德市和维省的两位心性不错,算得上可造之材,两位少校多多留心指导。”

柳少声音不缓不徐,两少校听得心头发冷,额心发热,感觉就是一颗心被掏出来先放火上烧了一下,又丢进冰水里浸泡,外热内冷,拔凉拔凉的。

“嗯,另外,也监督好工作,乐小美女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就连我们也不敢去捋她的虎须,你们管的学员谁去惹她谁倒霉,事情闹大了,小美女吃不了亏,别人有没那么好命那就难说了。”

柳向阳觉得自己真伟大,他可是很善良的提醒了两位少校管好学员,若再有谁作死,被整治得连渣都不剩也不管他的事。

他会好心的提醒,只是不愿意某些人的行为连累得军人没脸,毕竟国防生可是部队的预备人员。

两少校:“……”感觉那位小女生比母老虎还可怕的样子。

王自强和李佐深深的吸口气,保证严加监督国防生,尽量让他们整花招惹事,心里对小女生也忌惮起来,连柳大校都说不敢招惹,必须要远离为上。

该说的说了,柳少和燕少淡定的拿出望远镜来观望国防生们跑步,架式十足,偶尔还讨论一下哪位同学有潜力,哪位同学协调不错。

两少呆到普通军训班来了,跑去医系一班,在人群里找到小萝莉,拉走到一边,悄悄耳语:“小美女,今晚拉练,你记得要提前准备点零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