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拉练/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小同学心情不太好,她今早起来观察发现昨晚种下去的面包果种子还没发芽,因此特别忧伤,要知道种面包果种子的可是药田里的泥土,还浇了井水,过了一夜竟然没发芽,感觉非常不科学。

小心灵被忧伤占据的乐同学,有好几次想扒开泥土瞅瞅种子的情况,最终还是自己说服自己没有动手,也因在花盆边蹲了N久,以至于早上没功夫做吃的,吃水果充饥。

当跑到西操场,只跟同学们打了个招呼,还来不及听同学八卦国防生们的小道消息就被柳帅哥拉走说悄悄话,原本以为柳帅哥有什么激动人心的好事儿,结果,他神秘兮兮的告密就是说拉练的破事儿。

心情不太愉快的乐韵,没好气的翻白眼:“这种事儿用不着你告密好么。”

“你早知道了?”好心跑来告密,满以为能得到小美女的赞赏,谁知竟得了个白眼,柳向阳郁闷得想骂人,那谁,是谁给小美女泄密的,出来,保证不打死他!

“哼哼。”乐韵用鼻子哼哼,不理柳帅哥,倒背着小手,一步三摇的回自己的队伍。

“功劳又被人抢走了。”柳向阳看着那昂首挺胸的小女孩子的背影,颓废的干瞪眼,他好不容易跑来告密,想刷刷好感,谁知早有人通知小美女,害他又白操了一次心。

是谁先一步向小美女告密的?柳少心情闷闷的,恨恨的暗骂抢他功劳的家伙三遍,看到燕某人撤向操场边围,他也撤。

戴同学等人不知柳帅哥把小萝莉拐走说了什么,等小同学回来,立马凑到一堆咬耳朵,分享他们昨天侦察到的八卦消息。

八卦小道消息历来是好事者们的最爱,医系班的男生们都是有修养的高才生,正常情况不会乱传八卦消息,而对欺负军训新生的国防生们,他们就没管修养与形像,昨天下午一直在忙着挖小道消息,功夫不负有心人,还是挖到了很多。

众多小道消息中,男生们最爱的有两,一个是听闻本校的高年级男生因为不满孙、王孙两同学的行为,国防生团支部给了新生国防生们警告;另一件就是国大国防生们也施加压力,要求严惩孙、王两位同学。

医系一班的男生们为此暗中欢欣鼓舞,喜不自胜,有那两拔人给国防生加压,他们也不用再去痛打落水狗,只管坐听八卦消息,当然喽,偶尔也去国防生们的宿舍楼“偶遇”,看看一年级国防生们的臭脸。

男生分享了八卦小消息,也说小萝发的声明不再拉受任何挑战的免战帖,当天论坛的人气高涨,晚上也居高不下,当乐同学的声明帖发上论坛,同样很快就引来围观,点赞的成百成千,获得全是正能量。

一班学生一边叽叽喳喳的共享快乐,一边观察国防生跑圈。

国防生虽然早训了将近一个月,能承受得住万米长跑的压力,不等于人人能轻轻松松的完成,因此同样也有部分人先完成,一部分人还在跑。

柳少和燕少当然不会全程旁观,他们观察一阵就退场,退到操场跑道旁的裁判高台,居高远望。

国防生当中先跑完圈的那小部分休息一阵,自己趴地做俯卧撑,每当谁完成,无可幸免的累瘫。

跑得慢的国防生在普通班开始军训前完成,因为还有俯卧撑,以致当国防生们完成惩罚量,腿都是僵的。

孙同学和王同学在与大家一样完成基本惩罚后归队,余下的惩罚是给他们私自的量,不能占用正常训练时间。

到军训开课时,普通班的新生们也没空再管国防生们,老实的训练。

医系一班的同学看到韩教官时,一个个心里打了个突,教官脸色极差,眼中隐若有血丝,看着像心情不太好啊。

该不会是因为小萝莉踩了国防生,让国防生丢了脸,所以有谁给教官施压了吧?男生们暗揣思不定,他们觉得完全有可能是那样,毕竟国防生们的教官是少校,韩教官是尉官,官大一级能压死人啊。

“?”乐韵心里也存了无数问号,教官不会因为她被国防生教官刁难了吧?

韩云涛很烦燥,昨天下午难得因假休息,因挑战结果弄得他十分尴尬,更烦的是家里父母为了让他帮忙,好似吃了称砣铁了心似的坚持天天打电话催,更是发动三姑六婆,亲朋好友给他做思想工作,昨天下午后半个下午到晚上亲戚轮番轰炸他,给他施压。

被十几通电话催个不停,弄得他心烦意燥,以致晚上翻来覆去了无睡竟,硬是睁眼到天亮。

被亲戚们闹得一夜没睡就算了,早上刚起来,电话又来了,跟催魂似的,就算脾气很好,韩云涛对父母也生出怨气来,接了两通电话再次调静音。

这当儿,面对一班学生,他尽量调整心态,免得自己的坏心情影响到学生们的训练。

军训十余天,新生们也把各项内容学得娴熟,基本不用教官再时刻盯着,由班长带领班级操练,教官们在旁监督。

原本普通班以为国防生们因孙、王同学挑战失败丢尽颜面,不会再跑来找麻烦,谁知,不知国防生们哪根神经错乱,上午中场休息时,国防生们再次成群结队的四处找人切蹉。

国防生们心中窝着气,所以挑战时那是卯足了力气,全力以对;普通班对国防生总跑来找事儿的行为原本就颇有怨气,国防生又来欺负人,大家当然不干了,也学乐同学,不管对方是不是国防生,该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毫不留情的还手。

也因普通班新生们发狠,国防生们的挑战不再像以前一样顺利,以前十次九羸,而当天竟然出现胜负占半的结果。

燕少和柳少看到国防生又挑战普通班,听到普通班新生们的怨气话,双双给国防生们点了根蜡,可怜的国防生,这是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了啊。

军训时国防生和普通生分开,上课时国防生其实和普通军训班的新生都是以专业分班,也就是说国防生将来有可能和西操场训练的普通军训班的一些人分在同个班。

试想,国防生今天跟这个班人切蹉,明天跟那个班切蹉,打了这个打那个,打得人多了,打人打狠了,别人难免会心里有疙瘩,到时同班,对于打了自己的人,有些学生大概能尽弃前嫌,有些可能放不下,抓到机会说不定给国防生下绊子穿小鞋,若被打的人在军训班同班,分班又在一起更能同仇忾敌,到时呼朋邀友一起孤立国防生也在所难免。

真出现那种情况,到那时国防生们就算知道原因也悔之晚矣。

所以,国防生四处找人切蹉,以为切蹉羸了普通军训班就找回了面子,殊不知纯属在给自己拉仇恨,为以后的生活学习埋隐患。

前些天,青大各社团曾经趁空闲时间向新生进行宣传,招揽成员,学生会只有组队去关心了新生,并没有真正的作宣传动,毕竟学生会作为青大的龙头老大,总要让其他社团一步,给他们表现的机会,最后再宣传,也作为压轴之戏。

因此,这个周日,学生会出动,开展宣传工作,人员分作几拨分别在东操、紫操和西操设宣传点。

新生们对学生会那是仰望已久,哪怕知道跻身学生会的希望很小,也热情不减,到休息时间就跑去询问。

身为会长,晁宇博不会坐镇某个宣传地点,他先在东操转悠,再去紫操,然后转到西操,当时已是十一点,他在学生会的宣传点做短暂停留,去裁判高台和柳少燕少“商谈”大事,还没等新生解散,三人施施然的先行一步。

上午军训结束,晒了半天太阳的新生一哄而散。

教官们集合,组队而行,先乘校内环校公交车回到公寓楼,与在东操、紫操训练同学的教官们去餐厅用餐。

直到用餐结束在回公寓的路上,韩云涛才看手机,发现一个上午竟然收到了12个电话,都是父母、舅舅舅妈和叔伯们的来电,刚过十二点,父母各打一次电话,还有一通是一分半钟以前拨来的,也幸亏他调得静音,要不然别想安生训练和吃饭。

他刚看完有谁打了电话,又一通电话打进来,韩云涛等它响了四十几秒才接,刚把手机放耳朵边听,另一端传来咆哮声:“为什么不接电话?翅膀硬了是不是?连娘老子也不要了是不是……”

“……妈,不用再吼了,我同意,你们可以消停了。”韩云涛阴郁的听着手机里的咆哮,家里人不消停,他们烦燥,他更烦燥。

他不同意,说不定他家人会直接来京城都有可能,他就想不通,究竟是什么人非要他关照?

他同意了,如果是这次的军训生需要关照,他班里的好说,只要不太差,评分时他给个满分,不是他班里的,他走走后门,私下里去跟教官说说情,评分也给高点,以向家里交差。

-“吼什么吼,我是你妈,我说说还不行吗?噫……等等,你说你同意帮忙了?”

“是,我同意了,你总该满意了,也仅此一次,下次就算你们说要断绝父母关系我也不会同意,现在告诉我是谁,我没空说太多,我要去开会。”

-“哎,你等着啊,我一会再打给你。”

嘀嘟-,欣喜的声音伴随着嘀嘟声消失,韩云涛没有更改手机设置模式,快步跟上同仁们去开午后会议。

二十分钟后,会议结束。

教官们各自解散,刘振军走到面色沉郁的韩教官身边,关怀的问:“小韩,是不是你家里催你相亲啊?”

这些天韩教官电话不停,从他每每梗着脖子憋得面红脖子粗的样子,他们这些同仁们猜测是韩家在逼韩教官相亲结婚,韩教官不肯同意,所以一方在猛催,一个死梗着不肯点头。

“……”韩云涛因为被逼得不得不做违心之事,心情暗淡,队长问起来,他也不知该怎么说。

韩教官不语,刘振军深知自己猜得大概八九不离十,也不再追着问,拍拍他的肩,走了,对于被家里人逼着相亲那种事,像们他们这阶段年龄的人几乎都经历过或正在经历,由此可见天下父母对于儿女的心都是一样的。

其等同仁们都走了,韩云涛再次看手机,发现有三通电话,还有二条短信,分别是母亲的和一个是陌生号码,他先看母亲的短信,内容无非是有人会把需要关照对象的资料发给他的。

看完母亲的信息,再看陌生号码的短信,点开,先是一张图,看着图中那人的脸,他的唇越抿越紧,为什么竟是她?

韩云涛眼神深晦,拉动图片,最后有一行文字,看到那行解释说明,他原本阴晦的眼神陡然大变,脸上掩不住惊骇之色。

他几乎屏住了呼吸,下意识的关闭信息,手紧紧的握住手机,手背面上青筋一突一突的跳动,过了良久,他闭了闭眼,缓缓的站起来,一步一步的走出会议室,走得极慢极慢,后背僵直。

周日的中午,许多新生们没有午休也没有玩手机玩掌上电脑,都跑去学生会的宣传点勾搭学长学姐们,甚至到集合时还恋恋不舍。

打开学以来,京城从来没下过雨,感觉空气越来越干燥,太阳光照在祼露的皮肤上火辣辣的。

下午的训练强度没有加重,但,人人汗流浃背。太阳太大,每隔一个钟休息十分钟。

“哎,你们有没觉得咱们教官好像有心事?”医系一班男生们在休息时凑在一起窃窃私语。

“我也感觉到了。”

“对了,我还观察到,教官看小萝莉的眼神特别古怪。”

“你说,教官是不是因为昨天的事被其他人为难,所以……”

说话的人没说完,但大家也能猜到后面一句,教官被人为难,所以有可能会迁怒或刁难小萝莉。

男生们也没多讨论,等小萝莉和几个跑厕所的人回来,他们还在纠结要不要提醒提醒,一班男生纠结了一个下午,最终没说,下午教官除了偶尔看他们的眼神很凌厉,并没有针对小萝莉或他们,也没有加重训练,他们决定先暗中观察观察再论。

白天正常训练,当晚又是营队组合训练,各营训练了两次团队组合,当晚是第三次,进行得很顺利,营队组合时,一二营在东操,三四营在紫操。

晚上九点,军训课下课。

乐韵回到宿舍,飞快的洗澡洗衣,跑空间收了该收的瓜菜和药材,然后打包好被子扎起来,给军用水壶装满水,把席子也卷好,绑在被子背包上,准备好私人用品,收拾好行李坐着看书,到十一点准时打坐休息。

学校上课期间十一点统一熄灯,周末到十二点,十二点半,一阵急骤的哨子声响彻宿舍区。

“啊哟,新生们又搞紧急集合了。”

“呜,挠人睡眠。”

睡着了的,没睡着的,被哨声惊起,有人咕咙一句,又倒下去睡下,有人兴冲冲的跑到窗口或阳台看热闹。

紧急集合声起,不论是国防生还是普通军训班学生一律爬起来,手忙脚乱的绑扎被子,收拾行装。

军训期紧急集合并不稀奇,大家早有准备,集合时宿舍不开灯,人人有小手电筒,或者有手机照明,足以应付黑灯瞎火的场面。

收拾好行装,新生飞奔向紫操。

哨声拉响时,打坐中的乐韵被惊醒,摸到身侧的电筒,穿鞋,背上早打点好的行装,叮叮咚咚冲下楼,飞向紫操。

状远楼离紫操略远,乐同学跑得快,到达时操场人还不是很多。

紫操亮如白昼。

老师们和教官们已在操场上,组成了一支气势不凡的队伍。

飞奔而至的新生们,有些还在边跑边扣衣服,有些手里拧着扎好的被子,因为手里还抓着其他东西,所以没来及得背好行装。

成百上千的人涌向操场,一片喧哗。

当新生们归队,不仅没有怨声连天,反而激动异常,这情形,大家几乎都猜到了:今晚拉练!

前几次集合也有老师在,但是没有今天这么多,众多老师和教官倾巢而出,当然说明军训期的拉练终于来了。

拉练是军训期最有趣的训练之一,每个新生早等着那一刻,此刻,猜着拉练即将开始,哪有不激动的。

“不知道我们会拉到哪里去,听说去年走的是万园之园。”

“听说那边有段路没路灯,黑灯瞎火的。”

“听说,有人在万园那边看到有影子飘过。”

“……”

戴同学和吴同学等人也激动得不得了,说着说着完全跑题,偏题到十万八千里之外,变成鬼话题。

李老师和韩教官到医系一班时,听到一班学生们在讨厌鬼,两人也是醉了。

一班学生看到老师和教官,嘿嘿笑着站好队。

“今晚有很远的路要走,大家检查一下行装,不要到半路上包散了……”学生组好队,韩云涛嘱咐同学们检查背包,注意事项等等。

过了二十几分钟,当各个营做好行军准备,第一营开拔,拉练,正式开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