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小小意外/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新生们四个营,兵分两路,一三营为一路,二四营为一路。

因为晚上路上人少,每个班排三路纵队;军训拉练,国防生也包括在内,他们跟一三营走,排最后。

医系一班在二营,与四营同一条路线,因此当一营开拔时,二营也开拔,最前面当然是一排打头阵,后面紧张着就二排一班的医系一班。

一排人马开拔后很快跑出操场,在二排排长的号令里,二排一班紧随而动,跟在一排最后一个班的屁股后面出发。

各班教官全程跟随,各班生活辅导员们自然也全程陪伴,还有校辅导主任、后勤部派出的老师和医务人员以及保安团队的人员,同样兵分两路,为队伍保架护航。

各班教官跟在本班前后,跟学生一样步行,辅导员和辅导主任等人全部骑自行车或摩托车,医疗服务车跟在队伍尾巴后,只要哪里有什么小问题,呼叫他们,他们就会以最快的速度赶去。

高中军训没有拉练那个项目,好不容易盼来一次夜行拉练,新生们兴高采烈,特别的精神。

队伍长长,蜿蜒如长龙。

教官和辅导员们有时跑前,有时跑后,监督班级学生的速度,慢了让跟上,快了让大家稍稍放慢速度。

兵分两路的队伍最初的路线相同,走南方出校,绕到西门,到西门便分道扬镳,一三营沿校西门外的大道一路往北,而二四营则穿过大道,奔向对面通向万园之园的路。

乐韵走在一班最前,和吴恒、戴良钰并行,他们看见的就是一排最后一个班人员的后背和后脑勺,三人距离他们约有二米左右,不远也不近,而且始终保持那速度,同班男生们也差不多适应节奏。

队伍绕到西门需穿过街,驻附近的派出所也派警员协助学校保安和老师们维持安全秩序,拉了警戒线,让过往车辆暂停,容学生先穿过道路。

在各方人马的护航下,拉练队伍穿过大街,踏上万园之园南门前的颐和路,队伍不走园林,仅从门外经过。

青大西门距万园之园约八百米距离,当踏上颐和路,医系一班的男生们也不知谁开了金口提及鬼话题,一群不识苦味的少年们嘻嘻哈哈的,特别的欢乐。

“小萝莉,你怕鬼么?”

待说到哪年军训拉练,有新生看到影子飘过被吓尿裤裆的陈年旧事,最前面的几个男生兴致勃勃的问班里唯一的女生。

“我钻过坟山,睡过坟地,你说我怕不怕吗?”乐韵笑得睐眼儿,神农山脚下还有村镇至今保留着树葬和崖葬、洞葬习俗,她小时跟爷爷上山,从树葬区穿过,在洞葬的山洞外扎过营,也在村里的坟山露过宿,谁若跟她讨论怕与怕,实在太小儿科。

而若谁想讲恐怖的死尸、鬼故事吓她,无异于班门弄斧,她小时亲身经历过的、亲眼看见过的恐怖场景绝对超乎人想像。

其实,相对于鬼与棺材坟墓方面的恐怖,乐同学反而更不愿面对像车祸与凶杀现场的那种残肢断臂、身尸不全的血淋淋的血腥场面。

一个恶寒,戴良钰后背皮汗毛都竖起来了,睡坟地?!简直太恐怖了。

“小萝莉,你真是女孩子吗?”

“我觉得我看见了一个假的小萝莉。”

男生们服了,他们或者去过坟地,也参观过墓园,拜过祖坟,他们白天敢在坟山里乱跑,晚上绝对不敢呆在坟山里,那种地方太阴晦,就是半夜路过坟山或看到坟头都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小萝莉,你相信世界上有鬼吗?”

“我相信鬼是存在的,鬼大概生活在像科学家说的平衡空间。”连空间那种超自然的东西都是存在的,鬼是真实存在的也不荒缪。

“我也相信鬼是存在的,我们那里有人看见过……”

“我们那也有啦,有户人家中午跟邻镇一户亲戚喝了酒,那户人家下午来报丧,说老人家于前一天半夜逝世……”

男生们的精力永远是那么旺盛,又再次转到灵异事件上。

韩教官和李老师每每听到男生们没完没了的围绕鬼话题转,深感无奈,男生们自己不怕,边走边说也不怕累,他们也不好制止,让他们发挥青春热情。

后面一群人说得口沫横飞,越说越离奇,戴良钰悄悄的往乐小萝莉身边靠,鬼故事什么的说说可以,能不能别讲那种超恐怖的?

乐韵别有兴味的听男生们讲各自地方的灵异事件,只有一个感想——天下乌鸦一般黑,不论是南方还是北方,又或东或西,就算地理位置不同,每个地方不管宣与穷,都有鬼那种神奇的生物。

很快就到万园之园南门,乐同学特意伸长脖子观看,只看到一座巍峨的古典建筑的大致轮廊,那片古典建筑就是万园之园的南门入口。

万园之园遭受无数次洗劫,原有建筑早荡然无存,现有的木制建筑物都是建国后逐渐重建而得,南门亦是仿修的古式楼门。

灵气灵气,有灵气?

遥望远处,看到黑暗里无数光晕,其中就有淡淡的柔和的白色灵气,乐韵两眼冒出比狼眼还绿的绿光,灵气啊,园内有灵气!

振奋了三秒,她又颓败的耷拉下脑袋,万园之园始建于清王朝鼎盛时代,也是最豪华的皇家园林,集天下奇珍异宝于一园,从而后世才有万园之园之称。

然而,这座集数朝数千年名珍名宝的园林,因清王朝的无能,以致遭受了外强侵略,最终被洗劫一空,还被付之一炬。

万园之园内的珍宝被强盗搜刮一空,雕栏画栋尽葬身于火海,留下满目疮痍,搬不动的残砖断碑,断石残垣,就是昔年侵略者留下的累累罪证,它们无声的提醒着民族子孙莫忘国耻,警醒着国民奋发图强,强国强民。

园内的残墙断壁,就算经历了无数灾难,就算只有残肢断体,随便一样也有上百年的历史,有些几乎是老古懂,自然有灵气。

可那些是属于全民族的,私人不能占有,如果谁想搬就搬,那里的断石残碑早被搬光光了,后辈子孙以后只能从图片上看国史上的耻辱事件,久而久之,必然会忘记那段历史。

以乐同学的手段,进去走一趟,到无人注意的角落里偷偷的运走几块石头之类的东西丢空里完全可行,到时谁也不知石头几时失踪的。

可她不能那么做,万园之园里的断石残壁是民族耻辱的证据,不能动,人,不能太自私,小利上自私可以,但凡谁只顾自己一时利益而做出毁灭历史证据的事,与卖国贼何异。

乐韵没有“达则济天下”的那种伟大愿望,但她有自己做人立世的原则,不损大众的事可以自私自利,却绝对做不出数典忘祖的事来。

对于园内的灵气之物,她也只能望而兴叹,叹了一口,忍痛割爱般的撇过视线,看了会忍不住想去占为己有,还是眼不见为净吧。

凌晨来往车少,道路两旁有路灯,拉练自然没什么危险。

同学们的行军包也不重,被子、一双备用鞋,水壳,还有就是自己私人的手机啊藏兜子里的零食啊,那些没什么重量。

就算是新历9月,京都凌晨的气温还是稍低,每个人都穿长袖,且行且走,走了一个来钟才慢慢的渗汗。

且行且欢乐。

沿着大路到一个路口,队伍不再朝西走,转向向南,走了一段路,又绕来绕过的绕行一阵,到达了与京大毗邻的颐和公园。

公园湖光山色,亭榭楼阁俱全,白天游览,美不胜收,晚上,夜色笼罩四野,游人罕至,沉寂而空阔,满是寂凉清冷感。

公园里有路灯,偶尔能看见慢行的猫,还有流浪狗,大部队那么威武,流浪狗最初吠几声,后来大概猜到人类不会伤害他们,也不叫了,远远的张望。

拉练队伍的脚步声有时惊得栖息的鸟“噌”的飞走,它被人吓走,弄出的声响有时也会把学生们吓得哇哇叫。

跟着前面部队前进的乐韵,连走边吸鼻子,她闻到了一缕淡淡的香气,她从没闻过那种植物的味道,也就是说附近有稀有植物。

气味很淡,嗅觉不灵敏根本捕捉不到它的存在,夜里有风,气味被冲散,时有时无。

身为医学者,尤其是一位正四处搜集药材种子的医学者,乐同学恨不得脱队去寻找,奈何现在是集体行动,还是夜行中,根本不可能随性而为。

心痒啊,乐韵如被猫抓似的,心痒难耐,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观察一下地形,走了几十米,她大致上也辩识出方位。

东绕西绕,行走约半个钟,光线暗淡,很快,前面队伍走进一条无路灯的林荫道,那段路其实是条岔路,并不长,不到二百米,两端都有路灯,站在这一端能看到尽头一方的光亮。

“哎呦,前面好像没路灯了。”

“黑灯瞎火的地方来了啊。”

“哈哈哈,影子影子,快快出来吧。”

男生们兴奋得嗷嗷叫,听学长学姐们说每年拉练一般都要走一段无路灯的路,那也是出于对学生胆量与心理的煅炼。

“同学们注意脚下,前面的路走慢点,遇到什么情况别乱跑乱撞,要镇定冷静。”李老师赶到前面给同学们打预防针,在黑暗路段最怕有人乱冲乱撞,容易造成踩踏事件。

“懂。”

异口同声的回答,声震长夜。

“……”李老师想骂人,这些小兔崽子兴奋个什么劲儿?他不好跟学生们扛,再次语重心长的叮嘱,千叮万嘱一番又到中间位置去盯着。

韩教官在前面陪同学生,李老师管后面一部分同学,两人一前一后的随行给学生壮胆,免得学生们胆怯。

前面队伍很快慢慢融身黑暗,从后面看,只初能看到背影,当走了二三十米,四周黑乎乎的,就着微弱的自然光线,只能隐约看到前面队伍是一团模糊的黑影。

很多人带有手机,不过不许使用,因此大家摸黑,而学生们也兴奋得不得了,人多,不觉得怕,反而觉得刺激。

“找呀找呀找朋友……”吴恒轻快的哼歌。

前后两班的男生们:“……”那位你牛!你就不怕黑暗里蹿出一个黑影来跟你握握手,邀你去喝茶?

坏人!戴良钰暗中吞吞口水,悄悄的又往小萝莉身边靠近,摸黑什么的最讨厌了!唱歌的家伙也讨厌,只有小萝莉最好,不吓人。

黑麻麻的地方哼什么不好,偏哼那首找朋友?乐韵也是醉了,她不怕,不过,听听前前后后发生了变化的心跳与呼吸声,证明有人兴奋,有人还是难免心惊胆颤的。

她本来想攀戴同学的肩,给他点鼓励,忽的,一股力道撞致她的双脚,她的双腿被绊得失去重心,人向前扑去。

“哎哟!”本能的,乐韵叫了一声,她那哎哟声之后,人“嘭”的扑倒在地,砸地之脆响特别的响亮。

“……握握……”吴恒的声音嘎然而止。

“小萝莉?!”走前面的几人吓了一跳,排乐同学后面的是徐长天,他下意识的站住脚,他刚站住,后面一位撞他背上,差点把他撞得往前扑倒。

“乐同学?”韩教官和李老师同时喊。

乐韵被绊倒,摔了个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当儿也感觉到掌心传来微微的刺痛,路面是水泥硬化路,她知道手掌被刮破皮了。

正想爬起来,有风声刮来,她心头一凛,双手向身侧一缩,一撑地,呼的弹跳起来,而从扑倒在地到一跃而起,也不过短短一瞬间。

也在乐同学跳起来时,李老师拧亮了备用电筒,光线照了过来,他原本推着自行车的,爬上车就往前冲。

“小萝莉,怎么了?”后面的同学站住脚,问发生什么事。

“乐同学,怎么回事?”韩云涛也拧亮手电筒,把方圆三四米的地方照亮。

“没事没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不小心摔了个狗啃泥,没事了,走喽!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乐韵轻淡描写的吹吹手掌,兴冲冲的往前冲。

不会是……异界朋友干的吧?

男生们突的冒出个奇异想法,很多人鼻尖渗出几滴冷汗。

戴良钰差点想哭,小萝莉,别吓人啊!

“…走,…保祖国就是保家乡……”男生们先是一阵冷汗,随之也跟着吼起来,气宇昂仰的出发。

队形再次移动,看着最前面的两男生一边走一边问小女生有没摔疼,韩云涛掐灭了手电筒,陪同学生继续前进。

李老师追到最前,下自行车陪着步行,一边详细的询问乐同学有没摔到哪,确认她毫发无伤才彻底放心,站着等了等,落在后面陪队伍末的学生。

前面一排吊车尾的班级并没有因为后面班级发生了点小意外而停,再说那时间也太短暂,他们只听到点声响,根本不知道有人摔了一跤,后面一个班更加不知情,他们隔得远。

那点短暂的停留并没有延误拉练行速。

百多米的路,根本不是问题,光线越来越亮,队伍逐渐走出黑暗,黑暗林荫道的另一端是公园的一条主干道,很宽。

夜里欣赏不到公园里的景色,就算离得很近,也只能看冰山一角,队伍沿主干道一侧行走,大部分人也走得冒汗,有轻微的呼喘声。

走出黑暗,乐韵就着路灯看自己的手掌,两只手掌都被擦伤了点皮,伤口很浅,只渗出一丁点迹,那点小伤完全不用在意,以她超强的复元能力,估计不到明天就自我愈合了。

“小萝莉,你怎么会摔倒?”

“小萝莉,刚才你是被什么东西绊倒的?”

离开黑暗路段有几百米远的距离之后,医系一班的男生们又无聊了,再次旧话重提。

“感觉像有一只猫蹿过,我怕踩到它想让它先过,然后我收脚太快,自己没站稳就摔了。”乐韵慢悠悠的向后望了一眼,看到很多种表情。

“嗷,不是奇怪的风呀影子啊?”男生们嗷嗷叫,他们还以为真的出现了传说中的怪风飘过,把人给绊倒了呢。

“我怎么没感觉到有小动物经过?”吴怛摸下巴。

戴良钰狠狠的暗剜吴同学,夜半三更的,还是在外面,能不能别总往古怪事件上扯?

“你感知迟钝。”乐韵鄙视吴同学。

吴同学表示很伤心。

“小萝莉,下次你应该说是奇怪的力量,让我们也多点想像空间。”

“对嘛,我还等着听亲身体验惊奇奇遇的后感经过呢。”

“噢,你们想听假话,那行,容我蕴量蕴量啊……”

乐同学还真蕴量出一段灵异经历,吧啦吧啦的讲给同学们听,医系一班的男生们很快把小萝莉摔倒的小意外抛之于脑后。

拉练队伍中途休息一次,再沿预定的路线绕回青大东门,当二四营前脚刚到东门,一三营后脚也到了,真的是殊途同归。

拉练总行程约10公里,往返即为40里,每个归来的新生哪怕累得腰酸腿痛要抽筋,哪怕脚走出了泡,个个难掩激动。

已经是五点半后,天色微明,新生圆满完成拉练任务,老师和教官们作了热烈的祝福和表扬讲话,然后大手一挥,让学生们去吃早餐补充体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