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意外/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新生选课,当然也包括国防生,而当国防生们找到班组织,大多同学很顺利的融合进群体中,孙士林和王修文两位同学就不太幸运了,他们比较出名,被新班级的同学们认了出来,知道他们就是前几天挑战医学系小女生,被狠狠打脸的两位挑战者,很多人心中颇有怨气,对两同学爱搭不理。

孙士林和王修文也感觉到了同学的疏离和冷淡,面对明显的孤立和排斥,他们只能默默的打落牙齿和着血往肚子里吞。

晚上,普通学生不用军训也不用上课,国防生还要上国防教育课。

柳少是很负责的,在晁会长的陪同下,雄纠纠的去给国防生们上思想教育课,他去了就算了,还拧上燕某人撑场,有两位大校人物给国防生上课,王少校和李少校当然全程陪听。

也不知是柳大校和某位大校的面子大,还是少年会长说了什么,新生教官队伍也一个不落的全到场旁听,就连国防生管理处的老师们也当了旁听生,那么多的人捧场,给足了柳大校的面子和里子。

柳少上工,可不再是平日那副阳光潇洒的帅哥样,像变了个人似的,铁面无私,铁骨铮铮,字字铿锵,如刀如剑,冷萧的气压始终压制全场,一干国防生人人绷紧了神经,不敢走神。

新生圆满完成了军训期间的拉练训练,13日,休息一天的新生又迎来千遍一律的枯燥训练。

新一天,国防生们的两位教官一开工,就对国防生的展开最冷酷的训练,严厉到苛刻的地步,国防生们心中叫苦连天,却没人敢偷懒。

普通军训班的要求跟以前几天差不多,大概是因为时令到了,又到一年中说的秋老虎的时值,气温持续上升,每天快到中午时像夏季流火七月最热的时候一样酷热难当。

因为天气太燥热,前两天还有学生中暑,考虑到学生的健康安全问题,军训在上午的前半段时间较重,到近中午时酌情减轻。

军训前期每天都在训练,后期任务稍轻一点,上午一般是正常军训,下午和晚上有时是营队融合训练,或者拉去教室听听军事理论和国防教育课。

新生们也适应了节奏,都能应付得来。

转眼又过一天。

“乐韵,出例。”教官的声音总是严肃而坚定。

医系一班的男生们站得笔直,这两天也不知教官怎么了,凡事总点小萝莉出列,比如,指名小萝莉监督大家练习,让小萝莉做动作示范,让小萝莉领队等等,总之,有事就叫小萝莉,以前,那些事都让班长关同学做的,现在全移到了小萝莉身上,小萝莉不得不用稚嫩柔弱的双肩挑起重任。

无论哪项工作,其实都是挺累的,监督大家或领队练走方阵队,要喊口今,一个钟下来,嗓子是哑的,做示范动作,有时一站就保持十几分钟,像罚站,一情况况下就连关同学都吃不消,何况娇嫩的小萝莉。

他们甚至猜想是不是因为小萝莉狠狠的踩了国防生们,那两位少校教官丢了面子,暗中给韩教官施压,韩教官又不能光明正大的处罚小萝莉,所以才事事让小萝莉承担,以另一种方式处罚她。

“是!”乐韵响亮的应了,跑步出列,站到教官前。

韩教官发布命令:“带队领习正步走半个钟。”

“是,教官。”乐韵镇定的应了,等教官走到一旁,率队练习走正步。

男生们认认真真的练队形,领队人不是那么好当的,每次队伍中谁不配合,就以监督不力罚领队,他们昨天就有一次因为一个人有汗流进眼睛,刺得眼睛痛一下子没跟上队伍,全体罚五十俯卧撑,小萝莉处罚加倍。

有了前车之鉴,男生们怕连累小萝莉跟他们受罚,全神贯注的练习,不求十全十美,但求教官挑不出错。

人心齐,泰山移,男生们一条心,队形整齐,步调一致,走过去,再走回来,然后一队一队单独练,拉到另一边,整队走回来,再二队或三队独走,再整队走回来。

反反复复,一遍一遍的练习,人人遵守纪律,没有谁偷奸耍滑,没有谁浑水摸鱼,硬生生的坚持不掺半点水的练习半个钟。

每天过了十点半,太阳越来越热,顶着太阳训练,人人大汗淋泠,后背衣服湿了一片,当听到教官喊停,全班男生哪怕腿脚发酸发胀也仍站得笔直,直到听到“原地休息”,大家才擦汗按摩走得有些僵硬的腿。

休息十分钟,继续。

韩云涛看着一张张晒得发红的脸,也怕训练任务太重学生受不住,没有立即操练:“接下来我要考核你的军拳和擒拿术,一个一个的来。”

“是。”大家异口同声的喊。

“先从男生开始,关云智。”

“到。”关云智应声出列,跑到教官面前。

韩云涛和关云智面对面而对,其他人先就地坐下,以便看得更清楚。

考核也跟对练差不多,用同样的招数,一攻一守,关云智先攻,韩云涛防守,两人你来我往,练了十五个回合,关同学被教官反擒拿手摞倒。

关同学之后从第一排的戴同学开始,戴良钰个子虽矮了点,力量可不弱,同样坚持了十招才被放倒。

男生一个接一个上阵,一个接一个被摞翻,一般是七八回合到十来回合就被教官抓到失误,给瞬间反击。

男生一个接一个的败下阵,感觉特别的羞耻,他们每天有苦练拳法和擒拿术,自己练,跟同学对练,自我感觉有进步,谁能想到在教官手里走不到几招就惨败,简直再也不能好好玩耍了。

男生们败下一半,终于到乐同学。

男生们眼里闪出亮光,小萝莉,逆袭!逆袭!

韩云涛沉静的望着小巧玲珑的小女生,眼神深幽,垂在一侧的右手指微微的微曲,又放松,放松又曲起来。

站在教官对面,乐韵只有悲叹的份,海拔太低,总要仰望别人,心塞啊!

“乐同学,准备好了吗?准备好随时可以开始。”静视几十秒钟,韩云涛示意小女生进攻。

“我准备好了。”听到号令,乐韵往前冲一步,依遵命令出拳;

小女生冲近,韩云涛纹丝未动,双拳同手,他一只手掌抵住了她的一只拳,一手握拳,挡住她的拳头。

拳拳相碰,教官的拳头很硬,乐韵握拳的手背被撞得生疼生疼的,忙运用军拳和擒拿术,挡,架,擒、抓,不让教官抓到自己的手;

韩云涛用同样的招式防守,反击。

一高一矮,一大一小两人你来我往,动作越来越快,眨眼间就过了十来回合,男生们屏声静气,紧盯着教官和小萝莉过招,最初,他们能看清韩教官和小萝莉的每个动作,又过了七八个回合,他们有点看不清了,也不分不清谁守谁攻。

“啊-”突的,一声惨叫骤然而起。

乍然而出的惨叫声里,在对招的韩教官和小女生动作定格,韩教官一手挡开了小女生左手,他的左手抓住小女生的右手手腕,也不知是想向下拽还是向扳;小巧的小女生整个身子偏向右方,左手也去救右手。

戴良钰和关云智等人瞳孔骤然放大,眼睛睁得老大老大,连呼吸也轻不可闻。

“痛痛痛……”男生们还没反应过来,小女生的左手按在了教官抓她手腕的手背上,痛叫声带着哽咽。

“乐同学,怎么了?”在听到女生尖叫时,韩云涛想松手,然而小女生左手瞬间弃了对他的格挡,一下子按在他左手手背上把他手按在她手腕上,众目睽睽之下,他不敢用力甩小女生,只能保持站定,另一只手反背在背后。

“乐同学!”

“小萝莉!”

“你怎么啦?”

小女生的痛叫令呆愣着的男生们乍然变色,连滚带爬的跑向小女生。

一班瞬间乱了,相邻的医系二班男女生们也被吓了一跳,原本练原地踏步的人员步骤凌乱不堪,教官喊了声“停”,跑向一班看看发生什么事。

在关同学等人紧张的跑过来时,韩云涛松开了紧抓小女生手腕的手,大概是他松了手,小女生抓他的手也松开,他紧绷的心神没来由的松了松,收回左手,急忙问:“乐韵同学,你没事吧?”

“痛,痛……”小女生抱住自己的右手,吃痛的蹲下身,脸痛苦的抽搐,身子呈蜷抱状,嗓音带着惊恐和颤抖不安:“手…手…手骨折了……痛…痛…好痛…痛……”

“啊?!”

“骨折了?!”

戴良钰等人刚围上去,正想蹲下去看小萝莉的怎么了,听小萝莉说手骨折了,个个吓出一身冷汗。

就在他们被震惊而略略迟疑时,小萝莉身子颤了颤,整个人向前扑倒。

“乐同学?”韩云涛蹲下身伸手去扶小女生。

“小萝莉小萝莉……”

“小萝莉好像晕过去了。”

戴良钰等人也吓坏了,蹲的蹲,站的站,有人去扶小女生,有人喊“叫医生”,有人叫“轻点”,有人叫“别碰到小萝莉的右手”,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

医系二班教官跑到附近,完全插不上手,只等着看看要不要自己帮忙。

关云智和戴良钰等人七手八脚又小心翼翼的把小萝莉扶起来,发现她真的晕过去了,以前总是白里透红的脸惨白惨白的,大概很痛,眉头皱在一起,一张脸满是汗。

“快送校医那边。”韩云涛探了探小女生鼻息,忙指挥男生们送医。

罗尚风离小萝莉近,他在同班人里是最壮的一个,力气也大,蹲下身去背小萝莉;男生们也没有争功,扶起小萝莉放罗同学背上。

背上多出一份重量,罗尚风反手抱住小萝莉的脚,站起来就跑,朝着驻守在西操场外的校医驻点冲去。

男生们一些人陪着罗同学跑,一些往回跑,冲向他们放背包和水壶的地方。

“打电话给李老师。”

“通知老师。”

“小萝莉是蓝色的那个包,罗尚风是……”

男生们冲到放东西的地方,有的找自己的手机,有的各拧背包,也不管是谁的,把包和袋子全拧起来,又去追先跑的罗尚风等人,关云智边跑边向辅导老师报告乐同学的情况。

“?”

医系二班的同学看着一班同学前前后后的分两批冲向一个方向,一时有大脑点反应不过来。

二班教官没帮上忙,又回自己的班级,他很理智,也很镇定,立即把情况报告教官队的刘队长,他觉得这个时候一班的韩教官大概是没有空向队长汇报,他先帮韩教官说一声,也让刘队长有心理准备。

刘振军作为教官队的领队,自己不亲自带班,每天就在各个操场巡查,总结教官们的训练优劣,他上午在西操监督训练,到半上午才去东操场,当接到西操医系二班教官的电话,他二话没说,又马不停蹄的赶往西操场。

当刘队长赶向西操场时,医系一班的李老师往西操跑。

李老师是青大最优秀的辅导员老师之一,本年辅导新生的中西医临床班,同时在军训时辅导医系一班,他名李祖丛,因为名字念起来有“你祖宗”的岐义,因此同行老师们一般不叫他本名,只叫他李老师。

李老师除了辅导新生中西临床班,同时还管着两个高年级班,他上午处理好高年级班的工作,在做新生班的选课备案,当接到关同学的电话,听说医系一班的小女生乐同学出事了,拔腿往外跑,一边跑一边打电话向校后勤部和军训总指挥做汇报。

关云智通知了李老师,和同学们飞奔着追上罗尚风等人,一起冲向校医驻点而去。

医系一班几十个人一起跑,也引得其他班同学惊疑不已,谁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小声的交头接耳。

“怎么了?”

“又有人中暑了吗?”

军训生们窃窃私语,也并没有太大的震惊和惊慌,军训时难免发生点小意外,大家虽好奇,并没有大惊小怪。

事急从权,医系一班的男生也不管会不会挠乱别班训练,冲直线路线,跑向校医驻点。

男生们风风火火,有时直接就从训练当中的队伍里冲过去,而正训练的班级,看到那一拨人那么慌张,猜到必定有同学受伤或晕倒,也主动让道,为他们提供方便。

医系一班的男生,几人跑在前面喊“请让一让”,几个人在后面喊“谢谢,打挠了”,有学生们开道道谢,韩教官反而什么都不用操心。

青大为保障新生军训时的人身安全,学校与合作办学的协大医院派了一支医生队伍坐镇军训操场,以应对军训中有可能出现的意外。

医疗队分三支分队,一队一辆医疗车,一个医生一个助手,足以应付突发事件。

罗尚风背着小萝莉,在同学们的帮扶下,从军训班群里穿过,跑出跑道,冲向停在树萌下的医疗车。

坐在树萌下的医护人员看到一群学生跑近,就知又有人晕了或受伤,做好迎接准备。

关同学等人看到医生,一边跑一边喊:“医生,我们同学可能骨折了。”

“医生,我们同学晕过去了。”

人没到,声音先到。

“骨折?”两医护人员大吃一惊,中暑是天气问题,有点吓人,却也是常事,若真是骨折可不是小事,军训中骨折,弄不好就会引发家长或民众对军训的质疑舆论,对学校的军训活动产生负面影响。

虽然不知道是不真骨折,两医护人员决定慎重对待,先将人送去校医院先拍片检查,校医院设备齐全,等级与市级甲级医院同等。

“别紧张,我们立即送人去校医院检查。”两医护人员看到跑近的男生们都是慌里慌张的样子,忙安抚学生情绪。

男生们一窝蜂涌至校医车旁,和医生七手八脚的将小萝莉扶进校车,放在担架车上平躺。

因为女同学晕迷不醒,医生一边问情况,一边给小女生建立静脉通道,同时做最简单的初步检查,初步检查心跳与血压没问题,立即送医院。

医疗车地方有限,只能让三人跟车同行,韩教官当然是必需要随行的,全班男生也没争抢,让班长关云智和罗尚风跟车,两男生拿了手机方便联系,和教官上医疗车。

不能跟医疗车的男生,拔腿狂冲着跑向停自行车的地方,或跑去乘公交车,自己想办法追去医院。

两医护人员一位当司机,一位守在小女生身边,先打电话通知校医院西操这边的情况,请校医院先做准备。

西操离校医院很近,医疗车很快就到抵达目的,得到电话通知的医护人员带着医用担架车等在医院大楼前,等医疗车开进医院,医护人员上前,将受伤同学转至医院专用医用担架车。

医疗车将人送至医院,又回西操场,军训还没下课,为防意外,他们不能离开太久。

因女同学建立静脉通道,挂了盐水还没苏醒的迹像,校医又往盐水里添加新的药水,火速推去做心电图检查。

韩教官和五男生跟随医生乘电梯上楼,在心电图室外,负责医生徐丈夫咨询韩教官和两男生事发经过。

很快心电图出来,一切正常。

医护人员将乐同学转往CT室,到工作区,护士将韩教官与男生挡在外面,不让非工作人员进内,以免带去细菌等。

戴良钰和周康仁等人找到自行车,能搭同学的搭同学,风风火火的赶往医院,一群人前前后后的,也没用几分钟就赶到医院,与关、罗两同学联系。

有手机,联系方面,戴同学等人按关、罗两男生提供的楼层找,找到地方,看到韩教官和同学等在一间检查室外,他们也踩猫步行走,跑近了才问情况,听说心电图没问题,也稍稍放心些,全守在走廊等。

搭校车的和骑自车的有先后,踩车的先到,乘环校公交车的迟一些,后来的一拨人马赶到医院,凭群消息与先到的同学汇合。

医系一班全员到齐,焦急等的小萝莉的检查情况。

徐大夫在CT室和工作人员先给小女生拍说骨折的那只手的X光线照,为安全起见,也给她的另一只手,脚,胸,肩等部位各拍了照片。

拍完CT,徐大夫和医护助手将小女生推出检查室,看到外面一大堆人,特别的纳闷,这个班的学生怎么这么齐心?

“医生,小同学情况怎样?”韩云涛紧张的问医护人员。

“医生,乐同学怎么样?”看到医生出来,关云智等人又激动又紧张,一些男生问情况,一些查探小萝莉,发现她还没醒的样子,一颗心高高的提了起来。

护理推着医用担架车越过众人送去其他科室做检查,徐大夫给学生们简略的解释:“拍片显示女同学右手桡骨骨折了,其他地方正常。”

“骨折了?”韩云涛愕然,小女生手骨真折了?!

“医生,严重不严重?”男生们也惊呆了,小萝莉自己说骨折,竟然真的骨折了?

“确切的说是骨裂,右手腕桡骨有一道长约一公分半,呈不规则的裂缝,单从骨折情况来看,不是粉碎性或断裂性骨折,不太严重。你们别太紧张,先到大厅去等着,我们还需给女同学做其他项检查,实在不放心可以让两个同学跟着。”

“好的,我们去大厅等。”

“辛苦医生了。”

男生们再急也没办法,谢过医生,换戴同学和李瑜毅两同学跟着医生,其他人先去大厅等候,免得影响医生工作。

韩云涛和两男生跟在徐大夫身去下一个检查室。

李老师在去西操的路上收到医系一班男生们的电话,说送乐同学去了校医院,他直奔医院,凭着手机联系找到学生。

“李老师。”看到生活辅导老师匆匆赶来,候在厅里的男生们站来,请李老师先歇歇,顺顺气。

“乐同学情况怎么样?”李老师没等到电梯,自己爬了两层楼才乘电梯,然后又是一阵急跑,累得气喘吁吁的。

“拍片右手手腕骨折,其他项目还在检查中。”男生们低声回答。

“骨折了?”李老师惊吸一口凉气,真骨折了?我的祖宗啊,这可怎么向万俟教授和晁会长交待?

“你们等着,我去找医生问问情况。”李老师急出一身汗,也不顾不得再顺气,匆匆赶去看还在检查的乐同学,他一边跑一边打电话。

万俟教授当天不在青大,他暂时不好通知老教授,先打电话通知学生会晁会长,再向后勤部和军训总指挥汇报情况。

十二点,准时放学。

下课后的学生涌出教学校,散向四面八方。

晁宇博背着装书本的背包,提着自己的保温水杯,刚出电梯,手机震响,拿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心脏微微一缩,飞快的接听:“李老师,是不是我妹妹……”

李老师管理中西临床班,若无事不会打电话给自己,他正想问是不是小乐乐被人欺负了,电话那端传来气喘不定的声音:“晁会长,乐同学在训练时发生意外,手骨折了,现在在校医院校查……”

“骨折?”晁宇博心脏一悸,握手机的手骤然用力,温雅的气息里渗出透骨的寒意。

-“是的,右手手腕骨折……”

“我马上过去。”晁宇博心脏一阵阵的收缩,再也听不下去,抓着电话,拔跑就跑。

与晁会长一起下楼的几位男生,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面面相觑,又急步追出去,因为人太多,一错眼儿就难找着了晁会长。

柳少熬完半天课,逃也似的跑路,溜到停车棚外正想去取车,看到晁家小公主狂奔而来,发现以前温雅如玉的翩翩少年这刻面色冷寒,眼中似有寒冰,顿然微愕,谁惹得晁小公主变脸?

“小晁,看你这么急,是有急事吗,需不需要帮忙?”看到少年疾冲而近,柳向阳快步走到停着的黑色轿车旁,主动表达友好的善意。

“乐乐军训出了意外,我急着去校医院,柳少,辛苦你送一程可不可以?”晁宇博冲到轿车旁,看到柳少,也不顾得看柳少不是很顺眼,接受他的好意,放学了,路上人多,轿车要让人,速度慢,摩托车避让起来方便,速度更快些。

柳向阳惊讶得不敢相信耳朵,一句话脱口而出:“小美女出了意外?怎么可能?”小美女那身手好得能制住小行行,怎么可能发生意外?

“你等着啊,我开车来。”他反应极快,转身跑向车棚去取车。

“我也不相信,但事实就摆在眼前,乐乐右手骨折,片子都拍出来了,人晕过去了至今没醒。”晁宇博一手扶腰,一边喘气,他也不相信意外,前天傍晚他才发现乐乐拉练时摔跤摔伤手掌,才隔两天又意外骨折,这意外也太频繁,频繁得令人生疑。

骨折?

晁家小公主的话飘进耳朵,柳向阳第一想法就是有古怪!小美女是谁?她是古武弟子好吗,别人骨折还有可能,小美女意外骨折,呵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