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这事你怎么看/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午的秋阳热炙炙的照洒于地,照得校医院大楼前硬化的地面白刺刺的晃眼,坐在开了空调的轿车里,仿佛也能感觉到外面太阳光的强烈。

然而,当小女生的话落音,车里静了下去,落针可闻。

晁宇博放在小乐乐头顶的手微微用力,温润的笑容淡化,嗓音轻轻:“为什么呢?”为什么宁愿不惜自伤,也不向他寻求保护?

“因为,她不自己弄伤自己,她的双手会受到不可逆转的伤残,有可能终身拿不动手术刀。”

性感淳温的嗓音,犹如他的主人的脸一样的惊艳,只时此刻却与明显沉闷的气氛不对。

“燕少是说他想弄断乐乐的双手?”晁宇博骤然变了脸,心不可遏止的颤抖,揉着乐乐脑袋的手僵硬得一动不能动。

柳向阳兴致勃勃的盯着晁家少年和低头不语的小女孩子,满眼掩不住看热闹的欢快,真难得,晁家小公主竟然有当众失态的时候,果然不管什么人都有弱点的,晁家小公主以前没有什么明显弱点,现在有了,小美女就是晁哥儿的一大弱点。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晁哥儿,你是外行人,所以有些东西你看不出来,我和向阳这种内行人看他留下的手印位置与痕迹深浅,大致上就能推测出用了几分力,又能造成哪种恶果,按向阳拍的图片上手印痕迹位置,一旦他成功,小萝莉的双手将被整个挫断,纵使及时抢救,以现在的医术能将手续接起来,就算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将来也承受不住高难度的手术工作,等于……废了。”

燕行语气平静,就像说天气一样的平淡,不可否认,在收到柳某人发送的照片那刻,他是震怒的,是谁敢对小萝莉起杀心?

柳某人发图片时没有说那双手是谁的,可他一眼就认出来那是怪力小萝莉的手,天下芸芸众生几百亿,漂亮的手成千上万,然而,无论多美的手,在他眼里都不及小萝莉的纤纤玉手有魅力,她那双手好像有魔力,他自第一次看过之后就记忆犹深,哪怕不看脸,几十双手排在一起,他也能在第一眼区分出哪只手是小萝莉的。

小萝莉手腕上清晰的留着青紫印痕,别人看不出什么,哪怕就是一般的军人也以为只是普通的伤痕,但像他那样的资深军人,还是曾挫敌无数的专业人员一看手印痕迹位置就知那人的动机。

因为,他们,曾经就用那种手段挫断过敌人的手,让敌人失去行动能力,因而他们懂那印痕迹是什么手法。

那人跟小萝莉有何深仇大怨,竟然毒辣的想废小萝莉的双手?

当初小萝莉把他打得那样惨,让他面子里子什么没了,他恨得想扒了她的皮,也从没想过要废她的双手。

一个人的手和脚,对于每个人来说太重要,失去手脚就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没有人想成为那种生活不能自理的残疾人。

燕行收到图片那刻,想把意图废小萝莉双手的家伙分尸的心都有了,当时还在猜测是谁干的,当柳某人让他到校医院接人,他在秒速间猜到行凶者是谁。

晁宇博如遭击,大脑嗡的一声,整个人颤抖了起来,侧身,哆嗦着将娇小的人揽入胸前,用下巴蹭着她的头顶:“乐乐,乐乐……”

他在发抖,因为后怕而发抖,他的宝贝妹妹差一点就惨遭毒手了啊,那人,怎么能那么狠毒?废了乐乐的手,等于毁了乐乐一生啊,如若那人奸计得逞,乐乐的手……

晁宇博不敢想像那种血淋淋的场面,手臂用力的收紧,将怀里小小的人揽得贴自己更近,心,痛得无法遏止。

柳向阳看呆了眼,他看得出来晁哥儿很疼小美女,却没想到晁哥儿和小美女感情那样的深,小美女和晁哥儿究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晁哥哥,我没事啦,别紧张别紧张,放松啊。”乐韵又被美少年哥哥抱住,发觉他全身颤粟,赶紧伸出手反拥住少年,轻柔的拍抚他的后背,软声安抚:“晁哥哥,你知道我有自保的能力嘛,我这不是没事?别怕嘛,我都不怕的,晁哥哥,有人欺负你妹妹,你要帮我报仇不?”

“要!”晁宇博恨恨的咬牙,敢对他唯一的妹妹下杀手,不管是谁,不管背后有多大的后台,哪怕他现在做不到,他终有一天会把人一一揪出来,一个一个打落尘埃。

“晁哥哥,你妹妹我是未成年人啊,啥都不能干,所以这报仇雪恨杀人放火……呸呸,口误口误,咱们是文明人,杀人放火的事不能干,报仇也要文明的报,喊打喊杀是野蛮人才干的事,晁哥哥啊,帮我千里追敌万里缉凶查来龙去脉查他祖宗十代的事就交给你啦,晁哥哥聪明绝代风华绝代惊才艳艳,晁哥哥乃艳惊神州才压青大的绝世无双第一美少年,一定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打得那阴险小人形如丧家之犬无地藏身无处可逃。”

小萝莉巴啦巴啦,睁眼说瞎话说得那叫个抑扬顿挫,神采飞扬,让柳少惊呆了,这个帮自家人自吹自擂的傲娇小萝莉,和那个一言不合就点人穴道的暴燥小萝莉,真是同一个人?

原本僵硬的气氛,被小女生那么乱搅和一通,压抑与暗藏的杀气也在无形之中消散。

燕行:“……”见过睁眼说瞎话的,没见过能把睁睁说瞎话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的,见过用语言捧人的,没见过这么夸张的。

柳向阳听完那一长串能把人吹晕的形词容,幽幽的问:“小美女,你什么事都丢给你哥哥,你做什么?”

晁宇博手脚还僵僵的,不满的斜眼柳少,他是哥哥,哥哥当然要帮妹妹出头,乐乐把乱七八糟的事交给他有什么不对?

“我?”乐韵从美少年哥哥肩膀上钻出脑袋,骄傲的哼哼:“我有艳压群芳名满京都才压才俊统率青大万千学生的美少年晁哥哥罩着还用得做什么?我唯一的事就是抱晁哥哥大腿,晁哥哥,来来,给我抱抱大腿,安慰安慰你妹妹我受惊的差点碎一地的脆弱小心脏。”

被小乐乐胡乱乱夸一通,晁宇博心中的恐慌也被吹走,无奈的揉揉赖在自己肩膀上的一颗头,自己坐正,把自己的右胳膊塞给她:“给你,你想抱多久就抱多久。”

乐韵抱住漂亮少年哥哥的胳膊,满足的笑弯眼:“有大腿抱的人生,简直不能再好。”

“小美女,你抱的是晁哥儿的胳膊,不是大腿。”柳向阳差点被口水呛着,他以为小美女会真的抱晁哥儿的大腿,没想到竟然是抱胳膊。

“胳膊和腿统称四肢,所以抱胳膊就是抱大腿,柳帅哥要是嫉妒我有粗大腿可抱的话,我可以把晁哥哥的脚匀给你抱抱,让你也感受感受有大腿抱的人生有多么的美好。”

柳大少睁着眼,让他抱晁哥儿的腿?去,太阴险了!他憋了半晌,认怂:“算了,我还是抱小行行的大腿好了,你晁哥哥的大腿还是留给你抱吧。”

燕行一抬大长腿,大大方方的喊:“向阳,给,抱吧,我不介意让你抱大腿的。”

“柳帅哥,快抱大腿,燕人的大腿好粗,抱一抱,有人罩。”乐韵从座椅空隙看到燕人真的伸出长腿,乐得险些跳起来拍巴掌,燕人好给力!

清俊少年也禁不住闷笑。

“……”柳向阳看着伸来的一截腿,脸都绿了,他没有什么抱大腿的特殊爱好好吗?他要抱大腿也是抱他未来小媳妇儿的嫩腿,谁要抱燕某人的粗毛腿啊?

“算了,你的粗大腿还是给需要的人吧,我自己有自保能力,不需要抱大腿。”臭小行行,这么消谴他,哼哼,别让他哪天抓到机会,到时一定奉还。

“给你抱大腿你不愿意,唉,白瞎了我的一番好心。”燕行遗撼的摇摇头,收回大长腿,双手按在方向盘上,轻轻的弹动手指:“小萝莉,拉练那天绊倒你的也是同一个人吧。”

“嗯。”乐韵轻轻的嗯了一声,当兵的果然不好骗,尤其是有异能的兵不好骗。

“我就说嘛,以小美女你的机灵怎么可能会轻易摔倒,必定有人做了手脚,现在推测成真。”柳向阳摸下巴,他和小行行推测了好几个方向,某教官也是嫌疑人之一,没想到竟然一语成谶。

“你怎么确认是他?”他说了一句,又问出自己最想知道的,他们推测出某人有作案嫌疑,可小美女是怎么确认是他?

“我的感知能力比一般人强,能感觉到他眼神里流露出的恶意和不善,所以我暗中有所防备,那天晚上他试探了两次,到第三次时才付储行动,绊倒我后还试图踩踏我的手,我反应快,当时跳起来了,没让他踩着。”

乐韵心情不太好,说话小小声的,教官为什么要伤害她?她想不明白。

她的听力很好,能听出人心跳的快慢变化,如果谁的恶与善意比较明显,她也能感觉得到善恶,她感知到了教官的不善,以前没有的,而当她和国防生们的挑战赛后,教官看她的眼神才变得越来越复杂,恶意也越来越明显。

拉练那天,就算走那段黑暗里的路,别人看不见人,她的视力超乎寻常,其实能看见人的面孔的,也能清晰的区分教官和同班同学们的心跳声和呼吸有无变化,那天从出发开始,教官的心跳就处于不平静状态,每次看向她的眼神也比往日更深幽。

那天晚上,教官也一直有意无意的总在她旁边行走,走那段黑暗路段,教官就在她后面不远,做了几次试探,每次都瞒不过她的感知,最后他出招绊她,她配合的摔倒了。

乐韵做了大胆的猜想,一直以为是国防生挑战她,被她踩得很惨,可能是国防生教官怀恨在心,给教官难堪了,他想出出气,可后来她觉得不是,至于是什么原因让他痛下杀手,她也更加迷茫。

晁宇博抿唇,那天傍晚他和大李两人去找乐乐,发现乐乐手受伤,当时小乐乐一口咬定说是意外绊了一脚摔的,他虽然奇怪,当时也没往深处想,却没想到那人竟然早就对乐乐出手了。

“乐乐,那天你怎么不告诉我?”他心疼,心疼乐乐竟然明知是谁伤害他,竟然还一个人背着,不愿意告诉他,那样的事就算不能告诉别人,至少该让他知道,他也好有所防备。

“我想不通他为什么针对我,我以为大概是因为国防生的事,让他被另两位少校刁难,或者受到了什么指示,要让我受点伤,让他们出气,所以那天拉练我让他绊倒摔了一下,然后再看接下去还会有什么反应,因此我才没告诉晁哥哥的。”

“小美女,最后观察的结果是不是推翻了你的猜测?”柳向阳趴在座倚上,像个好奇宝宝寻根问底。

“是吧。”

“今天你怎么躲过去的?”安静倾听的燕行,适时的插话。

“今天,他也试探了几次,每次抓我手的力道一次一次加重,在最后一次,我在他全力捏住我手腕意欲折扳时,我抢先一步痛嚎了一声打断他的行动。”

“乐乐,你怎么可以以身试险?万一……万一你反应慢点,岂不要遭殃?”晁宇博手不由攥紧,如果乐乐反应慢一丁点,就有可能被挫断双手,太可怕了!

“晁哥哥,你忘了我从小跟爷爷习武了啊,讲真话,如果时间提前三两年,我力量不够,遇到这样的事大概会重伤,现在,只要不用枪,就凭他还伤不了我,我要是不愿意受伤,我能打得他毫无还手之力。”

晁宇博抿唇不语,他知道乐乐自从小习武,打有良好的武学基础,所以当初她还那么小,也敢于面对凶徒,临危不惧,硬是护住他平安无事。

只是那些是普通凶徒,现在她面对的是出身国防生的军人,是受了精良培养的精英军人,据他所知,某人受上级青睐,所以保送至国大进修,大概明年就会重归部队,担任要职。

乐乐终究是个孩子,还是个刚刚甩脱儿童龄的小女孩子,那么小的女孩子面对一个军中精英,如同一只小羊羔面对一头狼,危险无处不在。

而他,竟然还被蒙在鼓里,不知乐乐一个人独对恶狼数天,乐乐有能打倒那人的能力,却仍然选择自伤,一是她不愿伤害军人,第二种原因大概不想给他惹麻烦。

晁宇博将抱住自己胳膊的小手捧手心里,心头冷笑,那人意图伤害乐乐,还想保住前途,作梦!

“也就是说,你抢在他意图挫断你手腕的前一瞬间喊出声音,让他不得不停手?”燕行好整以暇的继续问。

“嗯。”

“也即是,他其实没有伤到你,你手腕的伤真是你自己弄的?”

“对啊,我说了是我自己弄的。我不想被弄断手,更不想哪天莫明其妙的吃子弹,所以先发制人。”

“乐乐的意思是……”晁宇博惊骇的瞪圆了眼,乐乐的意思是因为她担心过几天外出打靶遭暗算,所以先把自己弄骨折,弄出点影响,让那人不敢轻举妄动?

“晁哥哥,别怕嘛,也许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呀从小被人暗算次数太多,所以有被害恐惧症,凡事总往不好的地方想,吃子弹什么的肯定是不可能的,毕竟他是军人啊,不可能做出那种事,真的擦枪走火,他的前途只怕也就没了。”

燕行和柳向阳对望一眼,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以小萝莉的身手,她面对某人完全可以全身而退,可她为防那人在打靶那边铤而走险对她下杀手,所以不惜自己弄骨折,以此制造关注。

军训学生中暑尚被人质疑,若军训学生骨折,如此一来必定惊动青大校领导,有校领导们高度关注,如若她再出意外,那么必定会让人生疑,从而追查原因。

小萝莉要的不是暂时的宁静,她想要杜绝某些人的继续行动。

真是够狠的!

柳向阳摸摸自己的手臂,讲真,让他自己弄骨折什么的,他有点怕疼,当然,真到了必须要那么做的时候,他也会那么做的,只是,他是成年人,小美女还是个小孩子,小小年纪对自己这么狠,果然是干大事的料子!

他眼珠一转,正想乘机诱拐小美女当军医受部队保护,猛然发现燕某人唇角街笑,心头一凛,以他对小行行的了解,他敢赌,燕某人生气了!

“小行行,这事你怎么看?”柳少快速转移话题。

“我就睁大眼睛看结果。”燕行露出清幽的浅笑,他一定睁大眼睛,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置军纪于不顾,在他眼皮子底下残害国家未成年少女。

残害谁不好,偏残害他救命恩人?

他燕行的救命恩人是那么好害的?

燕行眼神冰冷,他还没收拾仇人,谁敢动他救命恩人,先问问他同意不同意,敢在他没点头之前伸手,谁伸爪子他剁谁的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