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放过他一次/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少冷森森的一个笑容,柳少领悟到了其中的含义,默然不语,暗中为某人点了根蜡,提前祭礼某人早夭的光明前程。

你说,什么时候犯错不好,偏偏挑在燕某人在青大的时候?

燕某人想整人,没事也能把你自己忘记到九宵云外的芝麻小事翻出来,再给你添油加醋,让它发酵,最后能整出大事儿来当把柄,现何况是这种罪证确凿的大事,燕某人要是能当睁眼瞎,那才是天方夜谈。

深知燕少脾性的人柳少,半点不同情某人,不作死,很遗撼,那人作死的时间不对,得罪的对象又恰是他们想抢的一个,某人注定死路一条。

话说到那份上,也没有再继续询问过程呀细节的必要,四人决定去吃饭,柳大少懒得傍晚再跑医院来取车,他爬下车,自己骑自己的摩托车跟在轿车后面跑。

刘振军和韩云涛从校园离开,一路没交流,更没有停留,回到招待所,刘队长让韩教官先去吃饭,他马不停蹄的赶去会议室开会。

众教官已然在列,刘队长第一次迟了近十分钟才到,大伙儿见到队长面色没有温度,猜着大概有不好事的,心里颇为忐忑。

刘振军走到会议室主持讲台,看着一百多号教官,迎着道道探究的视线,沉默,沉默再沉默,沉默半晌,声音微涩:“有件事我原本不想公布,思索再三,还是要说一说,让大家引以为戒……”

刘队长说到让大家引以为戒又是一阵沉默,底下的百多号教官,除了与二营医系班相邻队伍的几个教官隐约猜到了原因,其他人一致满头雾水,不知队长究竟想说什么,竟然需要思考那么久。

“我要说的中一次训练事故,这些天军训中或许有些小小意外,也有几个学生中暑,那些都在预想范围内,无论是我们还是学校也能平静接受,然而,今天上午,一个学生在军训中意外骨折,你们怎么看待这件事?”

刘队说得很慢,当听说学生意外骨折,众教官一致屏住了气息,满眼惊诧,不会是真的吧?

青大在军训之前,再三跟执教教官队和国大负责人研究军训内容,从各个方面探讨了内容项目的危险性,以保障学生军训中不出意外,因此,但凡有危险的项目的都被排除,比如前扑后倒项,已从普通大学生的训练项目中删除,只有国防生保留那项训练。

又比如负重和越障练习,以前有负重跑,每天早上负重跑五到十公里,因为前几年有人因此累出内伤,那一项也酌情更改,现在不是必训项,改为处罚项,谁若违反纪律,才罚去负重跑个三五千米。

去除了可能对学生身体造成直接伤害的项目,添加对地震、火灾、空袭与反恐,以自救与互救等方面的教育课和演习。

青大的最终目的只有一个:军训要避免学生身体受损伤,同时达到煅炼学生和提高学生体能的要求。

他们来执教之前,也多方练习研究训练项目,研究自己在每项训练中的要求达到几分严厉程度,研究自己要出多少力才能恰到好处的压制住学生,让训练即能有效果又不会对学生造成身心伤害。

他们也始终将以在不损害学生健康为前提的情况下操练学生,纵使有时把学生操练成狗,那也是在学生体能承受的范围之内。

现在,突然听到有学生骨折,众人感觉不可思议,他们每天中午必开会议,队长天天叮嘱一定要把握力道,掌握分寸,他们小心又小心,很懂分寸,不敢严训,基本就是意思意思,学生勉强达到合格要求就算了,如此情况下,那个女生怎么可能还骨折?

“队长,是不是女学生自己摔的?”

“队长,是不是女学生骨质疏松,骨骼脆性增加?”

沉默一小会儿,众青年教官纷纷发问,他们觉得一定是女生骨骼脆性比一般人大,因此才骨折。

刘振军的脸色阴沉沉的:“我也希望是女生本身的原因,但事实上,女学生检查和开学时的体检报告显示她比任何人都要健康,各项数据呈完美状态,也就是说她比你们这些最健康强壮的军人体质还要好。”

怎么可能?

青年第一想法就是不可能,他们每个人经过严厉体验,没有任何不良疾病,常年煅练,体质是国人当中最好的一类人,队长却告诉他们,有个女学生体质比他们还好,这不是开玩笑么?

“你们知道那个女生是谁吗?那个女生就是在前几天被三个国防生挑战的女学生,她轻轻松松的跑完一万米,一口气做七百俯卧撑无压力,一个照面把一个牛高马大的男生摔倒,你们还认为她体质差吗?”

刘队长的话让青年教官们一致沉默,他们当然知道国防生们挑战女生的事,而且挑战赛时,他们有些没有跟刘队长一起去旁观,私下里换了便服跑去围观欣赏了过程。

若换成其他女生,他们还可以自欺欺人的说可能是女生体质不好,骨骼太脆弱,所以稍稍承受点重力啊,稍稍一摔就骨折了,若是那力挑三个男国防生的小女生,让他们说是女生的体质问题,他们也要怀疑自己的人格了。

“我给你们说说经过……”刘振军把韩教官考核军拳的前后经过说了一遍,又说了小女生送医后醒来的反应以及军训学生们的表现,语重心长的说:

“我公布女生骨折的事件是想告诫你们,在最后的这些天,你们必务慎谨留神,哪怕是最安全的训练项目也不可以掉以轻心,以免重蹈旧覆,当然,你们也不要有心理压力,正常训练就可,唯有在考核军拳、擒拿术、刺刀和枪械练习,一定要慎谨再谨慎,万事以学生安全为重,确保万无一失。今天就说这件事,大家休息。”

刘队长也不想给教官们太大压力,让他们有心理阴影,从而凡事束手束脚,到时军训结果不理想,也让学校质疑他们的能力。

青年教官听了事件经过,心中存有疑问,也没有直接问出来,大家散场。

刘振军没有走,坐在会议室里等,过了小会儿,吃饭回来的韩教官进会议,坐到队长对面。

直面韩教官年青的面孔,刘振军开门见山:“小韩,你究竟有没用全力?”

小女生手腕上的手印痕是那般清晰,连大拇指与并拢四指之间指节痕迹都一目了然,如若说韩教官只用了一二分力,他也无法置信。

“没有,”韩云涛摇头:“有可能有六七分的力道,女同学十分灵敏,力气跟男生差不多,擒拿术和军拳运用的非常娴熟,好几次差点逼得我防守不住,可能我一时心急,就忘了顾忌,没克制住自己的力道,箍住女同学手腕留下很深的印痕。”

“六七分力道啊,太凶猛了,足够扳断人的手腕。”刘振军眉毛连连暴跳,一个军人六七分的力道,足以扳断一个没经常煅练的普通女性成年人的手腕,何况小女生还是个未成年人,手骨又那么小,仅只骨折已是格外幸运。

韩云涛垂眉敛眼,平放在双腿上的手,大拇指又意识的捻动。

“虽然女同学和男生一致证实是意外,就算青大可能不会细究,可去校医院的还有一位军中大校,我们不能马虎,你写份过程报告,万一青大、上级部门或柳大校来问询,随时可以递交报告上去以便审查。”

“好,我马上回去写报告和检讨。”韩云涛没有自我辩解,以绝对服从命令的态度接受队长吩咐,快跑回去写报告。

刘振军坐了几分钟也走向宿舍,韩教官需要写报告,他同样也要写份报告,将今天的事向青大领导和国大领导作书面汇报。

燕少载着小萝莉和晁家少年到可点菜的餐厅吃饭,他们到去时已过了每天中午最繁忙的时节,餐厅比较清静,能随心所欲的点菜。

菜一道一道的上来,柳大少瞅着菜式,一脸的纠结,他又有几天没吃到小美女做的饭菜了,好怀念啊!

原本明天中秋,学校放假,他还想赖在学校去蹭吃的,可如今瞧瞧小美女,两手掌心受伤,手腕骨折,这模样我见犹怜,就是有人叫他去蹭饭他也会没脸去,让一个伤号员给他一个四肢健康的人做吃的,别人不说,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太不是东西。

恨啊,柳向阳恨死某人了,那只王八蛋把小美女弄伤,害他本来有可能吃到中秋晚宴的就给那货搅没了,可恨!

待菜上齐,晁宇博本来想喂小乐乐吃饭,也过把宠妹狂的隐,结果,很不意外的被燕少和柳少嫌弃的死死的。

乐韵才不敢接受美少年哥哥的细心照料,她怕啊,真要让晁哥哥喂吃饭,她觉得估计不出三天,她就可能会遭人套麻袋,或者另一只手也骨折,然后形成对称。

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不受攻击,乐小同学妥妥的拒绝了风华绝代美少年的好心照料,自己用左手拿勺子和叉子吃饭。

燕少倒是很安静,落落大方的吃饭,干脆利落的吃饱,麻利的送人回宿舍,把人送到状元楼,燕少和柳少没跟上楼,先走。

金尊玉贵的美少年背着自己的背包,帮小女生提了背包,护送人上楼。

中午回宿舍楼的人少,因为教学校离宿舍区有点远,尤其是老生,一般来说中午不是在图书馆就是室验室或教室,东操和紫操军训的新生们离公寓区较近,中午还可以回宿舍休息一个多钟。

没有多少人在宿舍,也显得格外宁静。

晁宇博爬上四楼,脸没红气没喘,精神抖擞,跟健康人一般无二,他拿钥匙开门,进小乐乐宿舍。

客厅窗子打开,空气流通,光线充足,明亮。

回到自己的私人地盘,乐韵嗷嗷欢叫着坐在书堆旁,躺成一个大字,欢欣雀跃不已:“啦啦啦,我下午不用军训啦。”

“这么开心?”晁宇博丢下背包,转头,发现小乐乐躺地,眉毛骤跳:“乐乐,小心你的手,不要乱动。”

“没事,晁哥哥,我好着呢,只要不提重物就行了。”乐韵一个仰身坐起来,举起右胳膊又放下的试着活动。

骨裂缝,又不是整体骨折,那么点小伤,只要不再受剧烈撞击或拉伤,轻量活动对伤没什么影响。

“不痛了?”晁宇博吓了一跳,快步走到乱挥胳膊的小女孩身边坐下去,捧住她的手臂观看。

“不痛了,”乐韵笑得露出整齐的贝齿:“在医院之所以那么痛,是因为血液不流通,现在经络通达,只要不撞打骨裂的地方,就不痛。”

“小乐乐你自己瞧瞧你对自己做了什么?”晁宇博捧起一只白嫩嫩的蹄膀,让她自己看:“你看看你的爪子,伤成这样,你还笑得出来?”

“晁哥哥,你别被表面现象吓到了,其实不严重的,之所以看起来吓人是因为我想留住证据,所以把右手的经脉穴位全部封住了,血液不通,所以手浮肿起来,他留下来的手印也特别清晰,你看我左手,左手血液循环正常,痕迹不是很明显。”

“你已经会封经脉穴位了?”晁宇博震惊的看向小小的女孩子,小乐乐很早以前就说习武之人、学医之人功力达到一定就能封穴位,可乐乐才多大?

“会啊,只是短暂的,不能维持太久。”

少年惊愕的表情变为惊喜,笑得春光明媚:“乐乐好了不起,等我能打完一场球,记得教我练功夫。”

“嗯嗯,不用等到你能踢完一场球的那天,等有空就教你基本功。”

“讲话算话?”

“我什么时候讲话没算话。”

“有,乐乐答应了我,说会照顾好自己,可你还是受伤了。”

“……晁哥哥,这是意外,意外。”被抓住小尾巴,乐韵讪讪的捂脸,人艰不拆,晁哥哥专拆人墙,一点也不温柔。

“我知道这怪不得你,只是,我很不开心,我宁愿你直接把他打残,也不愿你折腾你自己。”打伤那人,大不了被说成年少无知,烈性难驯,可乐乐受伤,受苦的是乐乐。

“晁哥哥,他是军人啊。”

“我知道,人说龙生九子子子不同,同样军人也并非个个纯良,军人里也有表里不一的鼠辈,那个就是鼠辈,对弱小者,我们当宽宏大量,仁爱友好,对付心狠手辣的鼠辈,我们该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晁宇博将小乐乐的手臂放开,轻轻的抚摸她的头,他知道乐乐有军人情结,具体原因在追溯到乐太爷爷那代。

乐太爷爷在未到梅子井村前,四处流落,曾在战火纷飞的城市讨生活,数次命悬一线,最严重的一次是被卖国求荣的官僚汉奸抓去救治小鬼子,乐太爷爷宁死不从,遭受了最残酷的严刑拷打,后来被潜伏在群众中的八路军和爱国百姓得悉,劫了狱,从而救出奄奄一息的乐太爷爷。

当年的八路军,即是建国后的解放军,捡回一条命的乐太爷爷,从没忘记救自己的人,到了和平年代,严加教导儿孙,莫忘那些为民族独立自由而牺牲的军人,无论何时都不可以伤害军人和军人家属。

乐太爷爷将敬崇军人,爱护军人,维护军人的思想当家训传给儿子孙子,乐爷爷将父亲的家训传给儿子孙女,可以说,乐韵从小就把军人两个字刻在心里,对军人的很深很深的情怀。

在乐家人心中,军人代表着正义与大公无私,代表着为民族大业而奋不顾身,舍生忘死,杀身成仁,英勇不屈。

在乐家人眼里,军人是座崇高的丰碑,像太阳一样光照大地。

晁宇博从没想过要改变乐乐眼中的军人形像,更没有想过要把军人两字从乐乐心里拔除,他只是不愿看到乐乐为一个不值得尊敬的军人做无畏的牺牲。

“晁哥哥,我也知道他心存恶念,我,只是想再给他一次机会,以后,他再对我起杀心,我会反击的。”乐韵微微垂下头,心情超不好,她心目中的军人形像被人玷污了。

从爷爷奶奶到爸爸,两代教育,在她心目中铸起了一座军人的神坛,她很小很小曾有过志愿,将来长大要嫁个军人,那样就有人保护她,保护家人不受欺负。

她想过嫁给军人,倒从没想过要参军,当兵有可能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她是舍不得长久的离开家里的爷爷奶奶和爸爸的。

逐渐长大,她知道靠人不如靠自己,那种嫁军人的心淡了,但是,心中军人始终是座仰望的高山。

她不信佛,不信道,若非说有信仰,那么,军人就是她的信仰。

然而,就在这短短的几个月间,先有燕人猥琐女孩子,让她心目中的军人形像大打折扣,再出现个某教官,直接导致她心目中至高无上的军人形象从神坛跌落。

“这样就好,以德报怨是一种宽容美德,但是,在别人处处意欲害你的时候,不能守着美德,无节制的退让,无论何时你得自保,保住你自己,你才有机会考虑要不要原谅别人。”

“我知道啦,”乐韵殷勤的点点头,讨好的抱住美少年的胳膊:“晁哥哥,这次我原谅他了,你也原谅他,放过他一次好不好?”

“好吧,我可以饶恕他这次,只是……”小乐乐杏眼明亮,清澈无邪,晁宇博无法拒绝她的恳求,语气顿了顿,又语重心长的续上话:“只是这次就算我当作是意外,柳少和燕少只怕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们俩要是有什么行动,只能怪那人倒霉。”

乐韵一愣:“晁哥哥是说柳帅哥和燕帅哥两人会找那人算帐?”她跟那两人还不是朋友,他们犯不着跑去帮她出头吧?

“乐乐,你别看柳少那人平日不正经,燕少儒雅俊美,两人像个书生公子,一旦牵扯到公事,他们可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公正无私的军人,最恨痛军人打着公职旗号做出残害无辜民众的事,尤其还是在军训这种教化青年的工作上做手脚,他们绝对容忍不了,也不会姑息放任。”

“也就是说,他们一定会取证调查,一旦证据确凿,那,教官会不会被开除?”

“就算不开除,再也不会受到部队精心培养,一般如期完成服役时间就会退役。乐乐不用内疚,那是他罪有应得,每个人做了错事,都要承担后果。”

“晁哥哥,能不能跟柳帅哥通融通融,暗中调查就好,就算调查出什么也不要公开,他不好,其他教官都是很好,总不能因一个人就一竹杆打翻一船人,我……还是不希望因我的事让其他教官跟着没脸,也不想让同学们有心理阴影,对教官产生恐惧。”

“小笨笨,到现你还为那些人着想,真是服了你。幸好你是我妹妹,我知道你不是圣母,要不然我就得为你担心,怕你事非不分,善恶不分,终有天被人骗得连渣都不剩,”晁宇博无奈的摁小乐乐脑袋,又好气又无力:“放心,那两人好歹是从枪林弹雨里爬出来的,知道人言的杀伤力,他们会有分寸的。”

“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三尺,人欺我一丈,我也会还人二丈的,我想给他机会是因为他最初对我还是很好的,是从国防生挑战赛后才出现反差,说不定也是我风头太盛,才招来麻烦。”

“好啦,你不想让学校为难,也不想让国大教官队难堪,我们懂,我会和校领导沟通的,成全你宁愿自己受委屈也想保全大家脸面做的牺牲,学校这边就当意外,一笑置之,不再追究原因。乐乐要乖乖的养伤,下午发月饼,晚上我们一起吃。”

“嗯,我等晁哥哥回来吃饭。”

“手伤成这样,你还想做饭?”

“我还有左手啊,我是伤号员,不能乱跑,所以菜就不去买了,晚上吃山药膳粥。”

“这样还差不多。”

小乐乐难得的肯安分的呆着养伤,晁宇博比较放心,提着背包先走,他还得去跟几位校领导老大做个交底,不能呆太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