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我想见见那个小女孩/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晁宇博刚从四楼到一楼,李大少开着他的奇瑞正绕过状元楼前的石碑,他站在屋檐下等车子过来。

李大少帮晁哥儿推开车门,等他坐好,发车,眼睛看着前方,悠然的问:“晁哥儿,今天咋把车丢下就回来了,又火急火燎的叫我送回来?”

“乐乐军训意外受伤,柳大少送我去医院,来不及开车。”少年温润的嗓音轻淡无奇,若不细细揣摸,就会忽略他语气里的冷意。

“小萝莉受伤了?伤在哪,严不严重?”李宇博愕然,小萝莉又受伤了?

“左手腕骨裂,不太严重,休养几天就好。”

“骨裂?!怎么回事?”若别说人说小萝莉受伤,他一定会怀疑真实性,而晁哥儿亲口说骨裂,那就是说百分百没错了。

“乐乐说意外,有空送我去校办公大楼,校领导们在那边等着我的报告。”

“今天中午不忙,送你过去再送你去教学楼顺便取我自己的车去上课来得及。晁哥儿,有需要我的地方说一声。”李宇博秒懂,乐乐小萝莉说意外,究竟是不是意外,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我记住了噢,这次由燕少和柳少分忧。”

“哈哈哈,燕少柳少深明大义,真乃军中楷模。”李宇博忍俊不住笑出声,那两大少很不幸又被晁哥儿坑去打冲峰了。

他是喜闻乐见的,那两厚脸皮每次顶着城墙脸蹭饭,抢菜抢得比谁都快,让人想拧出去揍一顿,晁哥儿没赶人走,就等着必要的时候让两大少贡献力量。

第一回,燕少被晁哥儿坑得心甘情愿的发动人脉力量帮小乐乐找回了面包果,这次,柳少和燕少估计又在无形中被晁哥儿坑进去而不自知。

李少觉得如此甚好,是该让柳少燕少俩出点力,那么好的人力资源不用,过期作废。

晁宇博浅笑不语,他可没有算计燕少和柳少,是他们自己送上门来抢事干,他勉为其难的让那两大少帮乐乐出出气,给两少一次发光发热的机会。

李少开车,牛轰轰的赶至青大办公大厦,他可不想面对众领导,自己拧自己的背包坐草地上去看书。

漂亮秀雅美少年,提了自己随时带在包里的记事本,一手拧自己的保温水杯,从容不迫的进大厦,乘电梯上楼,去校长会议室。

会议室里已坐了十几人,青大秋校长,副校长,常务校长,青大党委书记,后勤部长、辅导员主任等,众领导一边办公,一边等晁会长。

少年会长走进会议室,向领导和老师们问了好,坐下即言归正传,将军训学生受伤的事向校领导们做详细汇报。

校领导和辅导员们相互交流了意见,讨论了四十来分钟,在离上课还有二十分钟时散会,会后,少年和校长,军训总指挥官单独聊了几分钟。

李少坐办公大厦前的树萌下,等晁哥儿下来,送他去经济系教学楼,然后自己乘自己扔那里的车回计算机系上课。

当晁哥哥走了,乐韵行动起来,找出干净衣服,跑去洗澡,以她的复元能力,手掌掌心的伤过一夜就不需上药,过了两天两夜,新长的嫩皮也差不多正常,其实不用再上药,徐大夫仍帮她沫了一层药膏,还生恐别人看不见她有伤,用纱布缠好,以至显得好似受伤极重似的。

对此,乐小同学相当无语,因为药膏不错,她也不舍得浪费,找食品袋把两只手包扎起来防水,然后洗澡洗衣。

晾衣服的时候顺便把晒阳台上的菌子和小量药材全收起来,之后拆掉手中的食品袋,回家间给自己配药。

爬回空间,乐韵冲进药材堆里,总感觉自己好像忽略了什么,当时没想起来,又找了几样药材,脑子了里闪过一道灵光,飞跑去看面包果。

跑到放花盆的里方,欣喜的嗷嗷叫:“生了生了!”

种在花盆里的面包果种子蕴量了四天三夜,大概积攒够了力量,终于发芽了,可能刚长出芽不久,仅从泥土里冒出个尖儿,嫩芽大约有一公分高,胖胖的,嫩嫩的,特别招人怜爱。

嫩黄的新芽,充满了生命的活力。

看到新生树芽,乐韵喜之不尽,一屁股蹲坐下去,伸出爪子去碰碰嫩黄的果芽,又帮它松了松土,喷洒点井水。

陪它玩了会儿,拿直尺跑去测空间记号,测量了一下,咧开嘴笑,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空间又扩宽了,昨天空间还在缩小,今天向后退了大约六豪米左右。

两棵面包果种子发芽就能阻止空间收缩,说明它的生命力极强悍,在一定的程度上能维持空间稳定。

微小的变化让乐韵开心得想纵声欢歌,顶着笑得合不拢的嘴,迈着飞毛腿,跑回药材堆里继续去找药。

找出几十种需要用的药材,下药田挖了根人参、天麻配药,因为隔三差五给人参浇水,它们长得特别的快,三五天就一个枯荣期,有时一天两夜一个生死轮回,短短一个多月,实际等于几十年的年龄。

刚挖出来的人参大概有三十年轮,空间里的药材样样有灵气,论药效,相当于四百年的野生人参,它的个头比野生参壮,色泽正,品相正,刚挖出土能闻到香气。

乐小同学用井水洗干净人参,顺便把水浇人参苗,那样一来,沾在人参表面的微量药田泥土在融进水里后和水一起又回到了药田,如此泥土没有损失,又给药材浇了水,一举两得。

把药材配齐,从家具堆翻出菜板,刀,把药材剁成一截一截的,拿到宿舍,洗锅,放进去煲药。

药刚上锅不用操心,乐韵又回空间,把以前在家熬制的药分出一份装在一只碗里备用,再去收瓜菜菌子和一些可以收摘的药。

忙完空间里的活,灌了几瓶井水跑回宿舍,抱电脑开机联网,上校园网查了一通,找到几个电话,试着拨打,很快谈拢一桩生意,愉快的看书。

过了约十分钟,就在即将上课前七八分钟,电话来了,乐韵接完电话跑到楼下,一位骑电摩戴头盔的男士也飞驰至状元楼屋檐台阶外。

“小同学,东西来了。”送货的男士,停车,拧下来装得鼓鼓的食品袋。

“辛苦你啦。”乐韵跑到电摩边,把钱给他:“一共三百二十块,你清点一下。”

“小同学,要不要我帮你送上去?”男人看到女生一只手抱着纱布,热情友好的问需不需要帮助。

“谢谢,我提得动。”乐韵冲送货老板灿灿一笑,轻轻松松的提起重约十来斤的东西。

男人收好票子,笑着说下次有需要再电话他们帮送货,简略的说了几句,骑车辞去。

乐韵提了东西回到宿舍,打开食品袋把肉类塞冰箱,蔬菜放外面,这年头交通发达,通讯发达,所以有时足不出户就能买到东西,比如像她,不想外出,找到学校生活一条街小超市和果疏菜店的电话,人家就送货上门了。

当然,也并不是家家都送货,她先打电话的两家果疏小超市都拒绝了,只有一家小型果疏店接了单,还帮她去超市买了排骨和鱼,虽然收了二十块的辛苦费,她也乐意接受。

购回来晚上的菜,乐韵安心的守着自己的药,一边啃书。

医系一班的男生们从校医院离开,先去吃午饭,补充足能量,全班男生开赴西操,在操场外树荫扎堆休息。

已知班里的小萝莉的具体伤情,因为并不太严重,他们也总算放了心,小萝莉手骨裂,短时间内的这两天是不可能来军训的。

男生们聚在一起即讨论小萝莉受伤的原因,也猜想会不会换教官,叽叽喳喳的把什么事都拿出来议论一通,不知不觉也到了上课时间。

西操场上的军训班并没有因为上午某个班出现小意外而中断军训,就算有些学生好奇的想知道原因,因为打探不出消息,也就不了了之。

在开训前,教官们仍如既往的列队而至,青年教官们各自去各自带领的班级,准备训练工作。

医系一班的男生们看到韩教官,也并无多少惊讶,上午的事是意外,他们也推想不可能因此就调换教官。

韩云涛到医系一班队伍,看着男生们的面孔,心头复杂。

“教官,不要有压力,乐同学的事只是意外,我们理解的。”

“教官,我们没有心理阴影,我们不恐惧训练。”

“教官,不用自责,这是不可抗拒的原因。”

教官沉默不语,男生们怕教官心理压力过大,不能正常训练,纷纷安慰。

“谢谢同学们。”韩云涛垂在腿侧的手臂不自觉的用力的贴紧身躯,脸也有些发僵,扯出一抹苦涩僵硬的笑容。

男生们为了不致冷场,拥到教官身边,七嘴八舌的询问晚上几点集合去看晚会,下午几点去领月饼。

明天中秋,学校发月饼,每个班每个人都有份,老生以班级为单位,军训生以军训班为单位,轮流去指定点领取,老生们从中午就开始去后勤部发放点领取月饼。

军训新生们被额外照顾,后勤部门会将物品送到各个操场,临时设发放点,各个班派代表去提取就行。

当晚有一场晚会,学校为欢迎新生举行的欢迎晚会,教官和全体新生将到场观看。

男生们用两件事岔开了话题,嘻嘻哈哈的把紧张气氛调活跃,很快就到正式训练时,男生们列队接受训练。

军拳和擒拿术还没考核完,也不宜接着再考,下午仍然是千篇一律的站军姿,齐步走等普通训练。

柳少和燕少两位大校先生送乐同学和晁会长到状元楼,他们直奔宿舍公寓,两人回到自己宿舍,各自打了几个电话,抱着电脑努力开工,到上课也没有离开,继续窝在宿舍上工,临近三点,两大少才施施然的下楼,坐燕少的车慢吞吞的出发。

青大军训总指挥官李亿,也是学校的党委书记,他与秋校长就学生骨折事件开完小会议,下午正常处理工作,二点多钟接了一个电话,他暗中愕然,仍不动声色的交谈了几句,挂断电话,立即通知人安排接待室。

调出一个保密工作最强的小型办公室,李指挥亲自指挥人布置一番,上锁,带了保卫科的人在大厦一楼门口等候。

等了不到二分钟,一辆猎豹悠然而至,当车停妥,燕少柳少施施然的现身,两俊少长袖白衬衣配西裤,燕少戴墨镜,遮住半边脸,柳少拧着一只大大的背包。

李指挥看到两位大校,眨眨了眼,以眼神询问究竟出了何事。

他也是大校级别,跟柳少燕少军同阶,不过他是文职大校,燕少与柳少则是实打实的功勋大校军阶,遇特殊情况,两俊少有指挥某部队的实权大权,像李指挥一样的文职大校是辅助官。

“没什么大事,只是来调查核实一下情况。”柳向阳收到李指挥的眼神询问,淡然的笑着解释。

他暗中向燕某人甩了N个白眼,特么的,什么事总让他出面,小行行拿他当挡箭牌用得来越来越顺手,实在让人欢喜不起来。

而他,还没法拒绝,谁叫小行行比他厉害,于公于私,他当哥哥的也要听弟弟的,感觉骄傲的同时也很心塞。

李指挥了然,大概又涉及了某项秘密,所以不能明言。

两少走到大厦楼前的门头之下,站了约三四分钟,一辆面包车领车着一辆霸气狂悍的悍马徐徐而至,黑色悍马线条流畅,车头车尾挂着亮闪闪的军用车牌号。

面包车划出一个弯又驶离大厦,霸气粗犷的悍马以优美的一个飘移摆尾转弯,停车,车门打开,驾驶室与后面两人同时下车,个个穿白色长袖便服,戴墨镜,还戴了口罩,遮住了脸,那样子若走出学校到大街上摘掉口罩和眼镜,谁也甭想找出人来。

三个墨镜男士只有一个人提了一只大包,三人同行,看身躯走姿应该都是年青人,他们每一步沉稳有力,走到等候的三位大校前先敬礼,中间一位摘下墨镜,递上证件。

证件是递向李指挥的,李亿回敬军礼,接过证件验证,不是怕有人冒充军部人员,仅只是公事公办的手续流程,放眼京城,你说有谁敢冒充军人开牌车号来青大诈骗呀。

李指挥接过证件浏览一遍,心底疑惑越发浓郁,三人来自军部直属特别行动调查组,他们来查什么?

他将证件递回给三位特别调查人员,平静的表态:“三位同志有什么需要学校配合的,学校全力配合。”

“有劳李大校,”中间一位领头人拿回证件,犀利的眼神在燕少身上微微停了一下,转移开,声音低沉:“人在哪?”

“还在学校西操场执训中,辅导老师已先一步过去。”柳向阳飞快的回答,小行行你够了!你传召来一帮牛人,却要俺帮你答话,有这么坑哥的么?

“71、72号去带人过来。”领头人声音听不出喜怒,凭声音也分辩不出他的年龄。

他身边的两墨镜人应了一声“是”,提包的青年将背包交给头儿,转身走向悍马;保卫科的人机灵的很,立即飞出一人,钻进早停在一边的备用面包车里,开车在前面带路。

两调查员去接人,柳少和燕少李指挥陪领头人进大厦,乘电梯到布置好的小公室,开锁,保卫科的两保安守在外面。

小会议室布置成了临时审讯室,审讯员桌只有三个座,侧对主台的地方还有两张工作桌。

观看一圈,调查组领头人很满意,跟李指挥交待了几句,李亿依言带走两保安,又下楼等另两位调查人员回来。

等学校人员走远,燕行步进临时办公室,大马金刀的坐了审讯员的一个座,领头人看了一眼,眼角微微一抽:“队长,您别告诉我你又想甩挑子。”

“今天我打酱油,8号,你坐中间。”燕行岿然不动,这点小事,用不着他亲自主持,他就看看热闹,不准备说话。

“我……”8号又抽了,队长最近也不知跟谁学坏了,尽干些压榨队员的事,把他们累得晕天暗地,团团转。

再一想,嗯,队长不当主审也好,免得让人猜到队长的真实身份,他当陪审,别人还以为他因是高级军官从而在旁协助调查人员工作。

8号给队长当甩手掌柜的行为找到了合适的理由,心也宽松不小,当看到队长那慵懒的眼神,又有种想研究队长的欲望,听闻,队长几天去任务还带了个小女孩子哪,队长还陪小女孩子当了回“盗花贼”,讲真,他对那个能令队长俯首甘当保镖的小女孩很感兴趣。

柳向阳默默的走到侧面的地方坐下去,拿出电脑和手机,还有几样数据线,以及小工具。

8号想研究队长,也不敢表现的太明显,把背包放柳少那边的桌面上,走到审讯桌中间位置坐下去,过了约五秒,他以商量似的口吻问队长:“队长,我们想见见那位小女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