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证据来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嚓!

在摆弄小工具的柳向阳,本是浑不在意8号和燕某人谈什么的,当听到8号说想见小女孩,他秒懂,当时就想爆粗口,小行行说了不跟他抢人的,那家伙想食言而肥吗?

小行行敢言而无信,他他……他就嚎给小行行看!

真的,他发誓,他说到绝对做到,小行行敢跟他抢人,他就哭个天崩地裂天昏地暗,哭他个日月无光六月飞雪,定要让小行行无地自容悔不当初。

柳大少对跟自己抢人的家伙自然没好感,拿眼刀子狠飞8号,略显紧张的等着燕某人的下文。

“驳回。”燕行摘下墨镜,温吞吞的吐出两个字,想见小萝莉?以这几个的个性跑去一顿叽喱哗啦,说不得会惹得小萝莉火冒三丈,一言不合就动手,到时迁怒他又甩他脸子,他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

“队长?”队长不会受伤伤得太重,以至脑子有点不好使,所以连那么好的好苗子都不想收为队用。

“等两年再论。”

“明白。”8号欣然大喜,他懂了,队长驳回他的提议不是不想挖人才,而是因为那个孩子没成年,所以明面上不能征召。

哼哼,小行行还算有点良心!

燕某人驳回他部下的提议,柳向阳那颗忐忑不安的心也落了地,小行行没有同意他的手下立即挖人才,有两年时间足够他游说小美女了,如果耗费两年时间还抢不到人,他也只能认裁。

上课期间,老生们在上课,新生们在军训,校道上车辆畅行无阻,保卫科工作人员开着面包车领路,将悍马军用车领至西操场外。

李老师先一步赶至西操场,看到保卫科的车过来,猜到应该是上面的人来了,赶紧小跑过去,等着看需要自己做什么。

71号将车停稳,坐后座的72号下车,从容的看向操场内的学生队伍,低声请老师将人传过来,他们就不过去了,免得影响学生们军训。

李老师点点头,赶紧儿去找人。

太阳光灼灼,顶着烈阳军训的学生们,晒得皮肤黝黑黝黑的,胳膊和脸上汗迹斑斑,看上去油亮油亮的。

纵是汗流浃背,学生们精神气挺好,口号声声有力,走路跺得地面卟哒卟哒的阵阵震响。

韩云涛号令学生练齐步走,学生们刚走到一半,了看到了穿过军训学生队伍走来的李老师,他等学生走到另一边才喊停,跑向李老师。

男生们看到李老师,眼神亮闪闪的,应该是通知他们什么时候领月饼吧?

李老师走到医系一班队伍训练场地范围,抹了把汗,笑咪咪的向望过来的学生们打招呼:“同学,你们先自己先练习,韩教官有事去一下,我一会儿回头再跟你们说领月饼的事。”

“啊哟,太好了!”

男生们高兴的欢呼,月饼哟月饼,听说一人有四个,领到就可以吃了哒。心怀澎湃,也欣然自己训练,班长出来当临时指挥。

“李老师。”韩云涛小跑至辅导老师身侧,等着他说事儿。

“韩教官,全军学生军训教学指挥部派工作组来了学校,请你过去一下,车辆就在操场外等着。”李老师怕教官多想,又温和的安抚:“韩教官也不要有太多压力,晁会长中午向学校领导做了汇报确认乐同学的事是不可预料的意外事件,军部派人过来核实情况,一般就是走走过场。”

“好,我马上过去。”韩云涛愣了愣,平静的点头。

李老师陪同韩教官穿过一个又一个班级,走出操练场,他把韩教官领到站在军用车旁、戴眼镜和口罩遮住了面孔的调查人员面前:“同志,这位就是二营一连二排一班的教官韩云涛同志。”

“韩中尉请上车。”72号墨镜片后的目光凌利,将车门拉开,说出的话却是死板无波。

韩云涛以绝对服从的态度,应了声“好”,钻进悍马车;72号上车坐在韩教官身侧。

面包车先一步领路,悍马平静来,平淡去。

李老师将韩教官送上车,赶紧又转回医系一班,男生们看到李老师过来也没有乱,整齐如一的把队伍拉到起点位置,整合完毕,听老师安排。

李老师先说了什么时候领月饼,安排多少去领取,之后他就守在旁边,陪看学生们练习。

韩云涛坐在悍马里,端端正正,一动不动,当车开至青大办公大厦,在墨镜人的提示下车,而71、72号一左一右的走在韩教官两侧。

李指挥看到两调查人员的站位,心沉了沉,送三人进大厦上楼,送至给调查组临时办公的地方,见门关闭,他敲了敲门,还没说话,71号已先一步喊:“报告队长,韩云涛带到。”

韩云涛紧紧的抿着唇,尽量维持呼吸平静。

门,从门拉开,开门的是阳光潇洒的柳少,他看也没看韩教官,转身走向侧面的工作桌。

71、72号一前一后将韩教官带进临时办公室,72号反手关上门,两人将韩教官送到面对审讯桌那唯一一张椅子上去坐。

李指挥没有跟进办公室,安排两保安守在离办公室二米远的地方,他自己先去忙自己的工作,调查组人员先有交待,让他们配合请人过来,并不需在场旁听。

韩云涛看到办公室的设置的那刻,一直坚毅平静的脸白了白,跟着两墨镜工作人员进内,在指定的地方坐下去,保持在部队的坐姿,手放腿上。

71号站在韩教官身侧,72号走到柳少坐的桌旁,先戴上一双手套,麻利的从背包里取出一部笔记本电脑,开机,交给主审台上的两位头儿,自己取一部电脑放工作桌上,还摆出工具箱,排出一系列的工具。

整理好工具,他入座,开电脑,一切就绪,向头儿微微颔首。

“韩云涛中尉,我们是国防部直属调查组调查人员,有几个问题需要向你核实,请你以党员对党旗宣誓时的忠诚,如实回答。”当人带到,8号并没有扭头看,直到72号做好工作准备,他慢悠悠的从兜子里掏出手套戴好,平静的说出第一句话。

“是!”韩云涛微微的打了冷凛,勉强维持着声音的稳定。

“第一个问题,你与医学部新生乐韵有私怨吗?”

“没有。”韩云涛毫不迟疑的答。

“第二个问题,今年9月以前,你与E北房县乐韵认识吗?”

“不认识。”

“第三个问题,据我们所知,你执训现在二营一连二排一班之初,并没有对乐韵有特别要求,从9月12日起,你的种种要求有针对乐韵,故意刁难乐韵的嫌疑,对此,你有什么说法?”

“我没有刻意刁难乐韵同学,”韩云涛放腿上的手用力,后背挺直:“在9月10日,三位国防生挑战乐韵,乐韵完胜三男生,那天我才发现班级女生乐韵有超强的潜力,因此我决定严格要求乐韵,潜发一下她的潜力,测试她的体能强度有多高。”

燕行微微的勾唇,龙目里浮上一抹讽嘲。

8号没有继续就问题深入的分析,语气仍然不含温度:“第四个问题,你考核军拳时,对男生们用了几成力?对乐韵用了几分力?”

“对男生,大概是四到五成力道。对乐韵,最初也是四到五成力道,因乐同学反应机敏,好几次逼得我差点防守不住,最后用反擒拿力道没控制住,有可能达到六七分力度。”

“你确认没有用全力?”

“没有。”韩云涛坚定的回答。

8号好整以暇的斜眼队长,潜意思就是:队长,你怎么看?

燕行挑挑眉,比画出来的眉还整齐浓黑的浓眉斜向向上指,龙目清冷,唇边却浮出清雅温柔的微笑,笑而不语,他说了,他不想说话,所以他不说话。

你还真不说话?

8号有点小忧伤,队长你这样真的好吗?队长打定主意真不开口,他只好自己继续:“韩中尉,请将你手机交给技术人员查验。”

“……”韩云涛全身骤然冷凛,身躯微微的颤了颤,默默的抑住强烈的不安,将腰间的手机摸出来,递向旁边站着的墨镜人。

71号也从裤兜里掏出一双手套戴上,再接过韩教官的手机拿去给72号;72号拿过韩教官的手机,韩教官的手机是部直板手机,上网上Q等该俱备的功能全部俱全。

72号从工具里挑出一根数据线,将手机与手脑连通,查看一番,复制一份数据,再看手机:“手机最近用了恢复出厂设置,除了最近两三天的记录,没有以前的记录。”

“需要多少时间?”8号并没有看72号,平静的注视着韩教官,观察他的变化。

“还要看看芯片才知结果。”72号一边拔数据线,一边答。

“拆。”8号轻飘飘的吐出一个字。

韩云涛听到主审台上问需要多少时间,神经拉直,当听说要看芯片,他的全身血液都快冻结,手脚僵直,像冻僵的人,心里一阵阵的打冷颤。

他早将不该存在的东西全部删除,还用了恢复出厂数据,就算有人要看手机也看不出什么,可是,如果查芯片……

他当然知道,就算恢复出厂数据,如果芯片还在,专业人员仍能恢复删除被格式化的数据。

原本,他计划去另买部手机,另换张卡,到时哪怕学校查什么,他也可以说手机出故障了,所以另换新的,可中午时间太短,刘队长等着他汇报,他来不及去跑手机店,想等傍晚再去,可没想到军部的人来得这样快。

心跳很快,韩云涛感觉自己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跳,努力的说服自己,没事没事的没事……

72号取工具,利落的拆手机,很快手机解体,他拆出芯片检查了一下,将芯片放置于一个小巧的装置器里,与柳少面前的电脑连接通。

柳大少飞快的敲电脑,稍稍一刻,屏幕上只有符号和无数闪亮的点。

8号瞧得柳少眼睛里的亮光,有种想捂眼的冲动,那位大少必定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他还得装不知道,正儿八经的问:“如何?”

“检测中,大约需要十来分钟。”72号看到柳少暗中做的手势,知道代表什么,给了个答复。

燕行静静的欣赏韩教官的表情,韩教官坐得笔直,他能清晰的发觉他在颤抖,他的异能是火,眼睛虽然没有孙猴子的火眼金睛那么厉害,也算得上是一双金睛,能看到许多其他人看不见的东西。

隔着约二米五远的距离,他清晰的看到了韩教官的肌肉和下巴在颤动,很轻微的幅度,仍难逃他法眼。

原来,他也会后怕。

轻轻的,燕行扬了眼睛,姓韩的现在后怕也有些晚了。

8号斜视那边天生只对某些数据感兴趣的两位怪人,视线锁住韩教官:“韩中尉,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你对乐韵真的没用全力吗?”

“没有。”韩云涛后背一凛,心尖发抖,仍坚定的回答。

8号眼中浮出憾色,再次追问:“所以,你仍坚持乐韵同学骨折是意外?不是你故意伤害未成年人?”

“我没有理由伤害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子,造成那样的意外,我也很内疚。”韩云涛微微垂下眼,僵硬的手紧紧的按压在腿上。

“韩中尉,听说过赵三虎这个人吗?”

“……没有,我认识的人当中没有那号人物。”韩云涛顿了顿,慢慢的答。

“你真没听说?”

“没有。”

“你没听说过,我说给你听听,”8号轻轻的笑了,口罩遮住了他的唇,别人看不见,但,从声音足以听出他的心情,他声音轻快:“赵三虎,常山赵子龙之后裔,其太祖父又师从少林,赵三虎十六岁从军,在出身少林的开国大将许大将所领部队服役,因缘际合得到许大将指点,后任开国后所建第一支特种部队武术教官,在任期间,融赵氏家学与少林擒龙手、太极擒拿术于一体,创出一套最适合近身战的擒拿术。

赵三虎所创擒拿术原名叫擒龙锁虎手,后来特种队以擒拿术屡立战功,为维护国家稳定做出了杰出贡献,深受国家领导人大力赞赏,赵三虎也因此先后两次受到国家元首亲自接见,并为赵三虎所创擒拿术赐名赵氏擒拿手。

军部对赵氏擒拿手多方研究,得到创始人同意,将赵氏擒拿术定为军人必习术,因赵氏擒拿术太霸道,为免初学者不识轻重伤及无辜,赵三虎再次将擒拿术重新改良,从而变成初级与中级两个等级,初入伍军、警学初级擒拿术,特种部队人人必学中级擒拿术。

无论是军校还是警校,或者新兵,所学初级擒拿手没有名字,只知是擒拿术,唯有殊种兵们学习时,教官才会公布擒拿术的名字和创始人姓名,为的是让后辈莫忘赵前辈初衷,习赵氏擒拿术只对犯罪分子和恐怖分子使用,不得因意气之争伤害民族同胞。

韩云涛中尉,2012年6月毕业入部队服役,2013年11月因成绩突出,选入XXX特种部队,2015年10月保送进国大进修,现在,你还说你没听说过赵三虎吗?”

8号陈述故事,语气缓慢,却又有力,那一字一句,似是斧凿锤击,字字敲打在韩云涛心头,他全身绷得几乎接近石头,冰冷,坚硬。

“我……我知道特种队的擒拿术是赵氏擒拿术……但我对乐韵没有用赵氏擒拿术。”韩云涛喉咙发紧,声音干涩。

8号在陈述赵氏擒拿手的起源时,72号和柳少两人飞快的敲电脑,72号还把分析芯片的装置连接自己的电脑,做数据恢复。

柳少摆弄自己的电脑,眉眼间意气风发,笑得春风万里,即兴奋又有几分邪气,那模样特别的得瑟与得意。

柳某人得意洋洋,尾巴都快翘起来了,燕行很想去踹上两脚,那柳某人就不能低调点,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懂高科技的技术人员吗?

8号不急,平淡的继续跟人聊天:“韩中尉,你说你对乐韵同学没有用赵氏擒拿术,那么,乐韵同学手上留下的伤痕你怎么解释?”

“我教的是入伍学的普通擒拿术,用的也是普通擒拿术。我跟乐韵无怨无仇,我没道理伤害学员。”韩云涛咬紧牙关,坚决的否认。

“出身特种队的成员不仅会赵氏擒手,对赵氏擒拿手所造成的创伤与伤痕也同样熟悉,青大有两位进修人员正是特种队的小队长,而且还亲自受到赵三虎前辈的指点,那两位也算是赵老前辈的半弟子之一,韩中尉,需要请与两位来对簿公堂,对赵氏擒拿手的技巧与伤痕进行辩驳吗?

哦,我刚才忘记说了,赵三虎前辈今年高龄95岁,老爷子身体硬朗,偶尔还会去他任教的第一支特种队的某军团驻地走一走,今年建军节还接受邀请去部队指导武术总教头擒拿术。

如果韩中尉觉得两位殊种队小队长的验证没有信服力,也可以请赵氏擒拿术的创始人赵老爷子亲自来验伤,验视乐韵同学手腕上的伤痕是不是赵氏擒拿手留下的印痕。”

8号挪了挪身,往前倾了一分,眼睛似笑非笑的望着韩教官。

韩云涛放在腿上的手骤的颤动,他狠狠的压制住发抖的手,慢慢的说话:“如果你觉得有必要请赵前辈亲自验证,我没有意见。”

“你是以为我请不来赵前辈吗?”8号眼睛含笑:“韩中尉,区区不才,正是赵三虎前辈入室十二弟子之一,师父老人家此刻就在青大对街的茶楼,他老人家因乐韵小姑娘被人用自己所创武术险些废去双手,心中有愧,是以没有进青大,若有必要,随时会来青大为小姑娘验伤。”

“……”韩云涛震惊得一下子抬高面孔,惊骇的望着主审桌中间位置坐着的人,眼里尽是不敢置信。

赵三虎的弟子亲自来了?赵三虎本人也到了青大附近?

这,怎么可能?!

他不相信,也无法相信,一个学生手上留下淤青,怎么会令赵氏擒拿手的创造者亲自来验证,究竟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韩云涛惊骇之下,也忘记了故做镇定,就那么盯着戴口罩形如蒙面侠的调查员。

8号目光淡漠,他不会告诉韩某人,他所在的团队前身就是赵三虎曾经就任的第一支特种队,他更不会告诉韩某人,他是师父所立的赵氏擒拿手继承人,他也不会告诉韩某人,其实他的队长比他更精通赵氏擒拿术,虽然师父很遗撼没能收到燕某人为关门弟子,却把燕某人当作了衣钵传人。

韩教官愣愣的,8号不催他解释,没人说话,小小的审讯室安静得能听到人的呼吸声。

“哈,完全不用劳驾赵老爷子亲自来验伤,证据出来了。”掩不住欢喜的声音打破了暂时的僵局。

“……”不可能!韩云涛本能的扭头望向正在摆弄电脑的两人,心中的惊慌不安一分一分的增加。

“数据恢复了?”燕行本来不想出声的,实在看柳某人的模样不顺眼,冷嗖嗖的吐出一句。

那冷凉的声音让柳向阳缩了缩脖子,一秒后又笑得热烈灿烂:“我们幸不辱命,恢复了半年内的信息数据,也找到了最强有力的证据,证明韩中尉故意伤害罪成立。你们稍等几秒,手机本机数据马上就可恢复完毕。”

72号也利索的将恢复好的数据在电脑上存档。

韩云涛张了张嘴,嘴巴干涩,没有发出声音,挺直的后背一点一点的软下去,默默的垂下了头,双手紧紧的抓住迷彩裤子。

数据恢复了,他删去的信息也暴露了,那个陌生号码,那张图片……

心里的恐慌如潮水般涌上来,韩云涛慢慢的软下去,后背抵在椅子上才能支撑住自己的重量。

燕行冷漠的睨视韩教官一目,静等证据。

柳少和72号运指如飞,在健盘区一阵敲击,收工,再拔掉数据线,拿手机按了几下,调出一些东西,拿自己的手机拍照,再把手机递给71号。

71号将手机呈给队长和8号,燕行偏头,看到了手机上显示的图片,那是小萝莉的头像,水灵灵的女生笑容甜美,美人目里像盛放着星星,光华璀璨。

再往下拉下点,照片底下有简短的一行字:废掉这个人双手。

“呵!”燕行龙目冷意浓烈。

8号将手机给71号:“让韩中尉自己看一看,我们再论韩中尉有没有故意用赵氏擒拿手伤害乐韵同学。”

71号拿了手机,将屏幕平放到韩教官视线前方:“韩中尉,请解释一下,这代表什么意思。”

韩云涛有些空茫的视线落在手机屏幕的图片上,看着那张稚嫩的脸,面色一点一点的惨白,艰难的张了张嘴:“我……我对不起组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