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豁出去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指挥在大厦办公室忙活了一个来小时,终于第二次接到柳大校的电话,他立马甩下公务,跑去临时审讯室。

他赶到目地的,小公室的门敞开着,站在门口一眼就能看清里面的情形,柳大校和一位调查人员差不多收拾好了背包,燕大校和调查人员的头儿在看电脑,韩教官好似受了惨重的打击,软软的靠在椅子上,脸色惨白,颓废无神。

这?

李指挥心里打了个突,感觉好像发生了极严重的事件似的,他真不知道燕大校等人在做什么,小办公室的保护摸施最严密,外面有摄像头,里面绝对没有任何窥探设备,门也是隔音材料特制门,所以,除非是在室内或者把耳朵贴门才有可能听到别人说什么。

“韩中尉,请-”李大校到达,闲杂人员可以回避了,71号对韩教官做了个往外请的手势,那斜斜伸出的手戴着白纱手套,特别的刺眼。

精神萎颓的韩云涛,微微的颤了颤,缓缓的站起来,发觉双腿僵硬麻木,几乎没了知觉,然而肢体上的麻木远远不及心里的惊恐,僵直着腿,一步一步的走向门口。

他一脚轻一脚重,像喝醉酒似的,不胜颓态,走了两步,艰难的扭头望向柳大校,又望望俊美的燕少,心头苦如万胆,一步天堂,一步地狱,他,刚刚就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的变化。

一步错,步步错,他之错错在被家人所累。

空茫茫的视线掠过两位大校,韩云涛低下头,本来他也有机会将来问鼎大校,有远大前程,可现在没了,一切都没了!

或许,在踏进这扇门时,不,或许,在他向家人妥协的那刻,就注定了他前途尽毁。

双腿如灌铅般沉重,每一步重愈千斤,令他寸步难行,步步如走刀尖,韩云涛每一步走得万分艰难。

71号走在韩教官一侧,除非韩教官摔倒,否则他是不可能搀扶他的。

“韩教官,你还好吧?”李指挥踏进临时审讯室,看到韩教官那一步三歪的走姿,快步过去扶了一把。

“谢……谢,还好。”韩云涛麻木的道谢,声音从干涩的喉咙里挤出来,苍白无力。

李指挥用力的握了握韩教官的手臂,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好安慰韩教官,扶着人出去,走到门口,抻出头先叫两保卫科人员近前:“韩教官身体有些不舒服,辛苦你们陪他下楼。”

年青的两保安快步跑到门口,当韩教官走出来,两人礼貌的上前搀扶住,扶韩教官去乘电梯。

韩云涛进了电梯像抽空了力气,僵硬的腿一软,软得像面条似的,幸好有两保安搀扶才幸免于难,要不然必会栽倒或撞上电梯内墙,不撞个头破血流也会撞个鼻青眼肿。

电梯耗了几秒功夫到底层,他被扶出电梯厢,两条腿仍好似不是自己的,踩着地面也没什么感觉,直到走出大厦才勉勉强强恢复一点知觉。

外面的阳光很明艳,韩云涛浑身冰凉,感觉不到热,来此之前,他的前程就如外面的太阳一样光明,来这之后,世界倾覆,前路茫茫。

由前途无量到前途无亮,仅只是短短一瞬。

自作孽不可活,他的孽,大半不是自己作的,可就算是被家人所累,他也怨不得,恨不得。

韩云涛四腿是软绵的,心是空的,那些美好的坚持,那些期盼,就在不久之前化做了烟云,人没了希望,只有迷茫。

“教官,你看起来不太好,要不,先去大厅休息一下吧。”年青的教官呆呆的,像没有灵魂的机械人,让保安很不放心。

“不用,我回西操场。”韩云涛有气无力的迈动腿,那两位大校还给他留了最后一点尊严,让他继续留下完成任务,他也知道等军训后回到国大就会被谴送回部队,也不可能再留在特种队,会下放到最普通的岗位,按合同服完役就退伍。

“我们送你过去。”两保安一个跑去开车,一个扶住韩教官。

韩教官没有推脱,当面包车开过来,他爬上车,两保安一个人送韩教官去操场,另一位守在楼下,万一李大校有吩咐,他也能及时上岗。

楼上,当送走韩中尉,71号站在门口站岗,李指挥目送保安陪同韩教官走远了,转身进临时审讯室,目光望向柳大校,欲问又止。

“李大校,请过来看看,你就明白了。”李指挥欲言又止的模样被燕行看在眼里,他难得的主动开金口招呼他。

李指挥心中那种出大事的感觉越发浓烈了,不动声色的走向燕大校和调查员头儿,移到那两位身后,他本想站后面瞅瞅,8号让了让,让他居中间,看得更清晰些。

笔记本上有一张女生的半身头像,还有许多截图出来的资料,李指挥看到一版资料和图片,还是搞不清状况,一头雾水。

“李大校再看看图片下面的字。”燕行伸指落在笔记本光标区划动,找着光标,将图片往下拉一点,让整张截图呈放出来。

“废掉这个人双手?”李指挥重读了一遍,一时霍然大悟,猛的抬头:“有人试图借训练之机打残乐同学双手?”

此刻,就算再笨,他也能猜出一二,有人或者是韩教官本人不知出于什么的因意图弄残乐同学双手,结果在实施行动时发生意外,仅只弄成骨折,柳大校和燕大校看出瞄头不对,上报了军部某部门,军部立即派特派小组来调查。

仅看韩教官大受打击的样子就知他所为之事败露,被调查组找到证据,因此韩教官才那般颓废和悲哀。

不管是别人收买韩教官,还是韩教官本人与乐同学有恩怨,韩教官利用军训公报私仇伤害女生,一旦成功,无异于是将青大和国大推到了风口浪尖上,青大和国大将受千夫唾骂,其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也难以估量。

李指挥心中震惊得无以复加,韩教官身为军人,又怎么可以有那种心思?无论是收买还是他本人,利用公职之便伤害一个孩子,军纪不容,天理难容。

“不错,你猜得完全正确。”8号平静的解释:“这些图片和资料是从韩教官手机芯片里恢复出来的数据之一,幸得柳大校从女同学手腕上留下的伤痕察觉蹊跷,我们跑这一趟才得以揪出隐藏在军人中的蛀虫。”

“韩教官,他……”李指挥想问韩教官是不是就是间谍蛀虫,那几个字终究没有说出口。

山间树林还有参差不齐之木,兄弟姐妹之间也还有优劣之分,华夏军人千千万,千千万人当中自然也难免有一些斯文败类。

因而,军人当中出现了蛀虫鼠辈,虽然令人心痛,至少不算惊天动地的大事,只是有些让人难以接受。

在一定程度上,李指挥也觉得难以接受,韩教官毕业于青大,曾是青大最优秀的国防生之一,如今,他却得悉学校曾精心培养的国防生很可能是间谍,除了恨铁不成钢,也深觉丢脸。

“韩中尉被人收买,故意伤害未成年人是不争的事实,另外嘛,他的手机里还有些别的东西,关系重大,目前不能透露。我们已跟上级部门请示过,也跟国大那边通过话,出于种种原因,韩教官暂时仍继续留在青大军训,对于韩教官的去留等军训结束后军部再做通知,我先跟你交个底,很快国大和国防全军学生军训总指挥会跟与学校领导通话,李大校和校长心中有数就好。

这么一来,也委屈了受伤害的乐韵女同学,暂时不能还她一个公道,也希望李大校和秋校长以及学校领导们在其他方面多多关照乐同学,做些补偿。”

8号说得平静无波,李指挥心情失落,青大代国防部培养的一个优秀学生,曾经让人骄傲,如今真的变成一只蛀虫,那样的结果让人痛心疾首。

仅一刹,他又收拾好低落心情,眉心不禁蹙了又蹙:“暂时保密对学校和青大、国防学生军训指挥部都是好的,能把伤害和影响降到最低,只是,让韩教官继续执训,万一他……又做出伤害学生的事,那就危险了。”

“刚才我们研究过了,让韩中尉仍然教原来的班级,他没多少胆子顶风作案,再说,还有燕大校和柳大校在青大盯着,他不敢再玩花样。”

柳向阳笑吟吟的,让那家伙带原班学生,让那家伙天天面对一群对他信任有加的面孔,让那家伙心魂饱受煎熬,也让那家伙向学生忏悔。

“仍带原来的班级?”李亿怀疑自己听错了,韩教官意图伤害女同学,虽然行事未隧,让他再带原来的班级,不妥不妥,大大的不妥啊。

“乐韵小同学,不笨。”燕行龙目一眨,说了一句莫明其妙的话。

“乐同学她察觉到了什么?”李指挥也揣摸出燕大校的弦外之音。

“她不笨,明知教官有恶意,仍一口咬定是意外,是想维护住学校和军人的颜面,不愿这件事闹大让学校和军人面上无光,我和柳大校也佩服乐同学爱国爱军爱学校的赤胆忠心,成全她的心愿,所以才报告军部秘密处理这件事,也希望学校看在她做出的牺牲上,在适当的地方给女孩子一些照顾,莫寒了学生一片护校诚心。”

李指挥讶然的看了一眼燕大校,燕大校和乐同学很熟?燕大的意思是乐同学察觉出了韩教官对她意图不轨,她仍然不想拆穿韩教官?

“李大校什么想说的可以畅所欲言,关于乐同学,我可以说我对她的了解远远比你想像的要多,这个学生部队预订了,若无意外,等她年满十七周岁或等她大学毕业,军部会下正式征召令。”

燕行泰然自若的享受李指挥的目光洗礼,轻言细语的提前抛出一张标签贴在小萝莉身上,绝了青大想将人才留校的心。

牛!柳向阳佩服的五体股地,特么的,这招用得好啊,小行行比他聪明多了,他直接搬出部队名号抢人,一句话就掰掉了青大这个潜在的一号对手。

“……”李指挥想动手揍燕大校,这个女孩子明明是青大费尽心思才争取来的,决定精心培养,以后争取她留校,然这位上下牙一砸,说部队预订了,这不是明抢强夺吗?

猛然,他眼睛瞪了瞪,燕大校和柳大校忽然来青大来进修,莫不是就为这个女生?

他觉得触摸到了真相,这真相让人……更想揍人了!

揍揍揍!李指挥真想捋了袖子叫上柳大校和燕大校出去撕一架,大家撕一撕,谁输了小女生就归谁那边好了。

“晁会长知道吗?”急得想揍人的李大校,深吸口气,转移话题,他得找时间跟医学部那边通通气,让医学部几位领导加把劲,先把小学同定下来,小同学若自己同意留校,就算军部强征,她入伍两年也可以退伍再回青大。

“晁会长也不笨,跟我们一样有所察觉,因为女同学一口咬定是意外,他也不希望学校和国大被暴出影响不好的丑闻,只会暗中防备,不会宣之于口。”

听到燕大校的话,李指挥感慨,这年头的小青年们都是人精,晁会长中午跟他们汇报情况时平淡无波,把一切淡化,典型的报喜不报忧,他们还真信了。

他心中也颇为骄傲,学生会的这任主席最让学校省心,有晁会长坐镇学生会,所有事情晁会长自己就给轻轻松松解决掉,根本用不着学校领导操心,少年做的比学校所期望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8号又与李指挥协商了一些细节小问题,圆满完成任务,收工,他们还得亲自去趟国大,然后再去国防部公办楼那边呈交某些资料,之后接着调查某些事。

李指挥也不留客,送三位调查员下大厦,目送悍马远去,赶紧回办公室,与校长和常务校长等领导就调查员所说之事通通气。

柳少和燕少坐燕少的猎犳车,柳向阳坐副驾座上还在摆弄自己的手脑,忙得不亦乐乎。

“小行行,你说那个陌生号码会什么人?为什么要废小美女的手?”柳少一边开工,还不忘与兄弟交流。

“或许跟小萝莉六月七月份曾出现在神农山有关。”燕行双手握方向盘,控制猎犳从不知几时停放的车辆堆里出去,好看的双手操作时像在耍杂技,动作优美而炫丽。

“等等,你的意思是小美女曾经出现在神农山?”柳向阳嚯的抬眼,他是在神农山区遇见小美女的,小行行的意思是小美女那段时间还到过山里?

“我第一次遇到小萝莉是在神农山的南天门一带,她在研究药用植物,很不凑巧,她走过的一段路线也是当初的嫌疑人之一去过的地方,我还跟踪过小萝莉一段时间,因此,不排除小萝莉也可能落于了某些人的眼帘,被卷进那场争夺战的硝烟里去了。”

“这么说……等于小美女有可能被盯上了,岂不是很危险?”

“不排除可能,但,也可能是我想得太多了,不过不管怎样,你排查的线索又多了一条,排查的范围可以再扩宽一些。”

“我已经把姓韩的,姓孙的本人与他们亲朋好友都排在嫌疑人之例了,这范围也够宽的了好吗。”

“姓孙的,姓韩的,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家属或直系亲戚都在同一家公司任职,他们的上司与公司同事以及公司等,同样也有嫌疑。”

“这一点也我也知道,我也列出表格了,那家公司也排在需要调查的范围,还有公司拥有者,你知道那家公司是谁的吗?”

“谁的?”燕行挑眉,他和向阳中午查到了很多资料,他另有工作要处理,有些资料他还来不及看。

“乐佳琪她老家在H南省,姓孙的,姓韩的老家都是H南省,孙韩两家的亲戚的公司就是乐家的,管理老大就是乐佳琪的三叔乐富家。”

“乐家人?”燕行眸子沉了沉:“现在学生会的副会长是乐佳琪的堂妹,那么,不妨把乐家以及乐家所有亲朋好友,以及乐家公司管理人员与生意伙伴全排在内,做次摸底。”

“天啊,这数字好庞大啊。”

“可以慢慢查,不急,你首要查的是那个陌生号码。”

“那人发了信息估计废了号和手机了,线索断了。”

“哼,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去卖号的地方查。”

“我当然知道要去原号码地查啊,只是明天中秋好吗,人家要团圆,要吃月饼,要休假。”

“你想为了月饼,舍弃小萝莉请你吃饭的机会?”

“NO,月饼什么的可以不吃,小美女请客的机会绝对不能放弃。”

“那你还磨磨蹭蹭的干什么,你帮小萝莉报了仇,说不定小萝莉开心就会请你吃饭。你什么忙都没帮,你好意思去蹭饭吗?”

“别说了别说了,为了吃的,本少豁出去了,本少马上回去收拾行装就出发,等我回来就去找小美女邀功蹭饭。小行行,我不在学校的日子你可要盯紧,别让那些小杂毛又伤害小美女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