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你们是好人哪/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大少有时话唠了点,性子偶尔有点跳脱,论工作态度,那是顶呱呱的,他说马上出发,当然是说到做到,让燕某人开车送他回宿舍公寓,收拾了衣服背包,带上自己吃饭的家伙,下楼后骑上自己的爱车,嘟嘟冲往校门,赶去高铁站。

燕少将柳少送走,看看时间刚过四点,本来还可以去听一节课,他却没那份雅兴,呆在宿舍又觉无趣,思索一下,下楼,开车去溜跶。

后勤部的人员在二点半就将月饼运至各个操场,万事俱备,三点开始发放,各营按连排队领取。

医系一班的教官没在,派了四个代表跟李老师去排队,其他的学生兴致勃勃的等月饼。

保安把韩教官送至西操外大道上,开车回保卫科复命。

韩云涛内心空落落的难受,却又无处诉说自己的悲哀,当远远的看到远处的学生堆,他那死寂的心才慢慢的有了感知, 当下车,站在道路上,顶着太阳,遥遥的望向遥远的天际,又生出“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的恍惚感。

学生们的喧哗声入耳,他好似听到了,又好似没听到,站了良久,晒得头皮发热才迈步,走得很缓,步伐再也找不到往日的威武雄壮。

越来越靠近学生群,韩云涛的神经也一根一根的绷紧,肌肉一点一点的张紧,步伐反而比之前更坚定有力。

各班学生看到韩教官经过也非常淡定;韩教官穿过数个班级,离医系一班也越来越近,近乡情怯,他表面波澜不惊,心中五味俱杂。

“教官回来了。”

医系一班男生们歪七斜八的躺在草坪上,看到一个迷彩服教官走来,认出是韩教官,立马翻身爬起来。

“教官,你回来啦。”

“教官,李老师带班长几个领月饼去了。”

看到教官近前,男生们致以笑容,同时赶紧的报告情况,免得教官说他们目无法纪,竟然不训练尽贪玩。

但说了几句,大家骤的愣了愣,教官的面色不怎么好,看起来好似大病一场似的,状态十分不佳。

“教官,你脸色看起来不太好,有没哪里不舒服?”

“教官,你身体不太舒服吗?”

“教官,不舒服的你休息一下,一会儿我们自己训练。”

“教官,坐下休息休息。”

眼见教官那精神萎蔫的模样,男生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表达关怀,还赶紧把绿草最茂密的地方让给教官坐。

“没事,被家里的事影响了情绪。”学生们笑脸相向,韩云涛心中酸味纵横,这些学生一开始对他就很亲近,大概因为他不仅是教官,还是从青大毕业的,是校友也是学长,所以让他们更觉亲切。

可他,终究辜负了他们的期望,是他亲手把他们建立起来的感情撕裂,那条裂缝是那般宽,就算想缝补也补不上。

如果,让这些男生们知道他蓄谋着想弄断小女生的手,他们会用何种眼神看待他?

他猜得男生一旦知道真相,每个人的眼神除了憎恨就是深痛恶绝吧,毕竟,男生们是那样爱护班里唯一的小女生。

韩云涛坐下去,屁股下面明明是软绵绵的草,他却感觉好似是钢针,让他心神不宁,坐卧难安。

听说韩教官家里有事,男生们立即安慰说一切会好的,问教官要不要请假,要不要喝水等等。

男生们越关心,韩云涛越愧疚,几乎无地自容。

休息了约七八分钟,李老师带着学生们回来了,派出去的代表手里提着袋子,欢欢喜喜的冲向班级堆里。

“嗷嗷,月饼月饼!”

“我想着就饿了!”

男生一拥而上,围成一个大圈,等着发月饼。

李老师看到韩教官回来了,笑容满面的嘱咐学生几句,赶忙儿去忙他的,他还有辅导班,也要去看看那几个班有没去领月饼。

青大年每年中秋发月饼,校领导,老师与各行的职工与学生人人有份,一般是四个,不同品味的四种,老师和校领导们是盒装,学生们的是散装。

教官当然也有,也是盒装的,早先一步送去了教官们开会议的地方,为了避免尴尬,在军训现场也跟学生们一样分到一份散装的。

四种月饼,正规的是每个袋子装二十个,是很早以前学校职工先装好了的,到分发时哪个班人数有零头,再从散装箱里拿几个加袋子里。

关云智和三个同学分月饼,最先发给教官老大,然后按坐着的顺序依次类推的发下去,每样口味的月饼一人一个。

月饼发到各人手里,发月饼的也各自先把自己的份子拿走,最后就是小萝莉的,男生们匀出一只袋子,帮小萝莉把月饼装起来。

“小萝莉今天没来,我们下课帮她送去?”

“你知道小萝莉住哪吗?”

“知道知道,住状元楼。”

“那你知道住哪室?”

“不知道,不过没关系啊,站楼下一声河东狮吼保证就把人喊出来。”

“我去,你小心别人丢西红柿鸡蛋砸你……”

“其实西红柿呀菜叶子不可怕,就怕有人泼洗脚水……”

在商量怎么送月饼给小萝莉的问题上,大家踊跃发言,笑成一团,他们只知道小萝莉分配在状元楼,还真不知道住几楼几室。

韩云涛听到提及女生的名字,神经不由自主的绷紧,抱着自己的月饼好似抱着一座山似的沉重。

“得了,别扯了,小萝莉晚上跟我们一起看晚会,我们帮她带过去就行了。”

同学们越扯越远,关云智忍不住打断那没边儿的胡扯。

“噫,小萝莉晚上会去看晚会?我们怎么不知道?”

戴同学几个又闹开了。

“小萝莉中午有发信息到群里。”

“小萝莉手有伤啊,不是该休养吗?”

“小萝莉说看晚会坐着看,又不是军训需要走来走去的甩动胳膊,这种集体活动当然要一起,所以她晚上会去的。”

“嗯嗯,集体行动哟,全班一起更开心。”

男生们心情秒速间兴奋无比,小萝莉不能跟他们一起军训,他们也深感遗撼,如果小萝莉不参加晚全班看晚会的活动,他们也觉得正常,如果她愿意跟他们一起观看晚会,他们更加开心。

心情美好的男生们,给了一只袋子给教官装月饼,余下大家分,十人一个袋子,把月饼装进去,方便保管。

在男生们围绕小女生议论时,韩云涛抱着月饼的手紧了松,松了又攥紧,自己慢慢的调节好情绪,开工训练,他没有亲自操练,让班长负责,他在旁旁观。

燕少先到西操场去逛了一圈,又去生活一条街溜跶一趟,慢吞吞的溜跶到状元楼,提了刚买来的牛奶和水果上楼,新生军训中,老生们在上课,整座楼悄悄的,特别的安静,他尽量放轻脚步,免得弄出太大声响。

楼道里的窗敞开着,能闻到淡淡的药味,越往上药味药浓,燕行一口气爬到四楼,歇了歇才敲怪力小萝莉的宿舍门。

乐韵窝在自己的宿舍里守着药,一边聚精会神努力扫描书本,全神贯注的心神被有节奏的声响惊挠,把书本反扣在写字桌上跑去开门。

她想不出会是谁,这个时间晁哥哥在上课,军训班的男生们在军训,导师万俟教授不在学校,这个点儿有人拜访,很费人猜疑。

跑到宿舍门口,拉开门,向外一探头,看到挺拔笔直如青松,临水照花能羞杀水仙,笑容微微,俊如春阳般的俊美男士,惊讶的同时忍不住想满头黑线:“怎么又是你啊?”

紧闭的门被拉开,燕行看到了主人,小萝莉千年不变的休闲衫牛仔短裤,腿和胳膊白嫩如玉,手腕上的青紫痕迹还很明显,右手手腕贴着块似灰似黄褐色的药膏,那块膏药如一块破补丁钉在白绸子面上,大大的影响美观。

“为了表达对国家未成人的关怀,我来探视一下,手还痛不痛?”看到一张惊讶脸,燕行笑容一点一点的加浓,自己抬脚就往女生宿舍走。

对有些人需要绅士,面对小萝莉,必须得先下手为强,你不主动点,脸皮不厚点,她必定又会关门送客。

打了几次交道,燕少深谙小萝莉的行事作风,也借用柳某人的方法,坚持心稳志坚不要脸。

“不痛了。我说燕帅哥,现在是上课时间好吗,你不会旷课了吧?”遇上自来熟的家伙,乐韵只有认输的份,关上门,看着那笔直笔直的高如山岳似的背影,特别的无语,你说,她就是受点小伤而已,用得着正儿八经的来探视吗?

噫?

燕行眉峰一闪,颇感惊讶,小萝莉这次没叫他阉人,是不是代表着他不断努力刷好感的行为开始生效了,小萝莉对他也在逐步改观?

就算是个称呼的改变,那也是个好开始啊,他满心欢喜,欣欣然的答:“我没旷课,今天下午有公事要办,请假了,办完了公事过来看你。”

“哦。”人家是办公事,乐韵不好置嚎,哦一声表示明白。

燕行将牛奶和水果提去放冰箱附近,看见一些青菜,不禁回眸看小萝莉,她骨折,右手不宜剧烈活动,竟然还买菜回来想做饭,真是一刻也不安分。

天气太燥热,空调开着,不停的换气加湿,从小厨房飘来的药味还是比较浓郁,那些药味比别人熬得药味要好闻,很清透的感觉,还有闻着就心宁的馨香。

“你在熬药啊?”他扔下东西,自己去小厨房:“刀在哪?我买了椰子,我来削皮。”

自来熟的家伙,能不能别太自由自在了?

盯着那跑向小厨房的高直背影,乐韵很想飞脚踹人,是不是她太好说话了,所以燕某人越来越随意,把她的地盘当他自家花园一样想干啥就干啥?

心里郁闷,干脆不搭理他,让他自己找着。

终于有机会溜到小萝莉的小厨房,燕行飞快的打量,厨具擦得干净,厨柜台锃亮明净,真可谓是窗明几净,赏心悦目。

小小的厨房,有家的味道,厨台上用品井然有序,电沙锅煲着东西,偶尔从盖子上的通气孔冒出点白气,药味慢慢溢散在空气里。

他也找到了小萝莉说的那种能让饭菜很香的“药”,共有六瓶用矿泉水瓶子装的药,有二个空瓶,一起放在放油盐等调味料的地方。

因为开了空调,连接阳台的门关闭,他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跑去阳台上逛,从厨柜里拿出擦洗得干干净净的菜刀,叮叮咚咚的返回客厅。

当看到小萝莉恬静的坐在写字桌前,淡然自如的欣赏着自己的一举一动,燕行感觉特别的羞耻,他一个大男人为了看人家主人的小厨房,竟然不经允许就擅闯,真丢脸!

内心羞耻,他的耳朵发烫,耳尖火辣辣的,一刹时烧得绯红,他自己没发觉,顶着故作镇定的脸,坐到地板上,解开水果袋,把苹果和梨提到一边,从另一只袋子里捧出只椰子,拿刀剁皮。

有个完全自来熟的帅哥在自己地盘上自作主张的削水果,乐韵也深深的醉了,懒得跟他讲道理,自己抱起书本继续扫描。

燕行咔嚓哧嗵的一顿剁,把椰子最外面的粗皮剁去一层,偷眼一瞧,小萝莉转身不理自己了,他低头又削椰子皮,砍了几刀,装作漫不经心的安慰小萝莉:“小萝莉,姓韩的事迹败露了,你不用担心他再对你起坏心。”

“嗯?”精神高度集中在书本的乐韵,惊讶的中断扫描,侧转脑袋,诧异的盯着丰神玉朗的俊美青年:“你们去揭发他了?”

“嗯,军中不能容许那样的蛀虫存在,上报上级,上头派人来调查了。”燕少说得轻飘飘的,语气就像说今天天气真好啊似的。

“可是,那种事需要证据,我的一面之词作不得数啊,你们怎么取信于你们上级?”

“你手腕上留下的手印就是最好的证据,技术人员凭借手印就能推测出他使用了多少力,用的是什么手法,下午军部的调查人员就到了,姓韩的也供认不讳。”

“……”乐韵沉吟不语,他们的速度真快,那么快就出手了,让她感觉吃惊。

“小萝莉,你不用内疚,不是你害他,是他害你,有些人犯错可以原谅,有些错不能原谅,我们不能纵容那样的人作恶,放任他不管等于支持他行恶,不将那样的害群之马揪出来,将来也不知还有多少有潜力的人才毁于他之手。”

“我没说要永远原谅他。”

“小晁后来跟我们说你原谅那人了,不愿追究。”

“我想自己解决,我原谅他第一次,也能原谅他第二次,不等于会一直原谅下去,我退了两次,仁至义尽,他再对我不利,我会以牙还牙。”

“你自己解决?”燕行讶然抬头,眉峰微蹙:“你还是学生,自己怎么解决?”

“简单啊,如果他再借用工作之便暗算我,我可以反暗算回去,或者,我先避其峰芒,古人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还可以留着以后再报仇雪恨。我不能遇到麻烦就让别人帮报仇啊,你说是不是?”

“别闹了,你觉得别人会给你那么长的时间?”燕行好笑的摇头,小萝莉太天真了,小事情也许可以放一边,有些仇啊,你想放下,别人未必肯给你时间。

“啊?”乐韵呆了呆:“你的意思是他想对我赶尽杀绝?他跟我家有仇?”

“他跟你没有仇,他是被收买的。”

“别人收买他伤害我?不可能啊,我没得罪大人物吧。”

乐韵越想越不对劲儿,跳起来叮叮咚咚的跑到燕某人身侧坐下去,露出讨好的笑:“燕帅哥,能不能告诉我,收买他的幕后人是谁?”

“那个人只发了信息给姓韩的,之后大概直接销毁了手机和卡,柳向阳亲去查去了,相信总能查到蛛丝马迹。”

“感觉我危险了,怎么办?”乐韵忧伤的望天,她究竟得罪谁了嘛,为什么会有人收买教官害她?

小萝莉秀眉纠成条,小脸纠成团,担心的小样儿让人想摸她的头,燕行忍住了去揉小萝莉脑袋的冲动,软言安慰:“不用害怕,初步判定你不是主要目标,只是随机目标。”

“什么意思?”乐小同学眼神骤亮,感觉好像还藏有什么秘密内幕哪?

“间谍行为。”小萝莉眉清目亮的样子可爱得不得了,燕行心头微微一软,细声解释:“调查组从他手机里找到了些东西,查出间谍行动的痕迹,目测间谍利用他伤害你,目的在于制造某些动乱从而达到他们的目的,间谍行动一次失利不会再对同一个随机目标有第二次行动,那样容易暴露。”

“也就是说你们因为我受伤的小事,顺藤摸瓜摸出了间谍?”乐韵震惊的嘴张成了O,天哪,她是有多倒霉,竟然成为间谍的随机目标?

“嗯,暂时还要委屈你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这件事不能公布,而且就连姓韩的也暂时不会调走,让他继续担任军训教官,直到军训结束。”

“嘿嘿嘿,不委屈不委屈,”乐韵眼睛笑得弯成月牙儿:“燕帅哥,你和柳帅哥是好人哪,等你们揪出坏人,帮我报了仇,我请你吃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