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诱拐/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人卡!

收到好人卡,燕行惊了一把,好人卡是好东西也是大杀器,有时收到了好人卡是幸福,有时就等于与幸福无缘。

他不确定小萝莉发给他的好人卡是代表着对他认识彻底改观,认为他是有担当有责任的男子汉大丈夫,还是表面赞美他一句,实际准备以后就用“你们是好人”来把他们轰得远远的。

燕行敛去心里的惊疑,不动声色的观察,怪力小萝莉笑得明眸微眯,水嫩的鹅蛋脸漾荡着明丽灿烂的笑容,那模样像捡了宝似的,活泼可爱,纯真无邪。

“说话要算话啊,你说了要请我和向阳吃饭的。”他分辩不出表情真假,无论何时,小萝莉的表情看起来都是很真实的。

“当然算话,请你们吃你们最爱吃的菜。”她又不是小气的人好吗?如果让晁哥哥出手帮她报仇,有可能会给晁哥哥留下话柄,容易遭人攻击,柳帅哥和燕帅哥是军人,由他们出面打报告调查,收拾了伤害她的人,清除了蛀虫,帮她出了气,请人吃顿饭的事她说到做到。

“你知道我们最爱吃哪样菜?”燕行愕然,他们没挑食啊,至少每次蹭饭时在小萝莉和小晁等人面前从没有挑食。

“柳帅哥最爱吃的荤菜是猪肚,青菜是油菜,莴苣次之;燕帅哥你爱吃的荤菜是五花肉和猪蹄,还有芹菜、南瓜叶、花。因为菜品不齐全,只观察出这些,我推测得对不对?”

“基本全对,你怎么推测出来的?”燕行心中震惊,她怎么测得那么准?

“看出来的,一般来说当桌上有多种可选择的菜,每个人下意识的最先选偿自己最爱的那个菜,我观察了数次,每次多样菜,你们两个最先吃的都是那几样,大致也能推测出应该就是你们最爱吃的之一。”

“反正你看出来了,再透露点也无妨,柳向阳最爱吃的除了猪肚还有猪头皮、鸡爪、鸡肝,青菜还加上老南瓜一样;我比较爱吃的还有鸡脖子,猪大肠,田螺,青菜还有丝瓜,莲藕。其他的没有特别偏爱的,可有可无,不挑不嫌。”

“你自揭老底,不会想让我请你们吃饭是做齐你们最爱吃的吧?”乐韵瞪眼,柳帅哥爱吃的青菜她空间基本上有,燕某人爱吃的莲藕她没有。

“没,你随意,只要有一二样最爱的就行。”能做齐他们最爱吃的当然最好,不能,他们也不强求,只要做的菜每样加上那种能让味道变得很好吃的药材就行。

燕行绝对不承认他想叫小萝莉整全他最爱吃的菜于一桌,生恐小萝莉暴怒掀桌,赶紧儿的低下头刨椰子壳。

“哼哼,没有就好,敢提这要求提那要求,姑奶奶就请你们下馆子搓一顿。”

“我什么都没说,你当没听见我补充的那几句。”燕行没骨气的认怂,就知小萝莉喜怒无常,她不高兴就翻脸,早知道如此他不说好了,由她煮什么菜他们吃什么,多嘴几句,险些就要捞不着好吃的。

燕帅哥不挑三拣四的提要求,乐韵满足了,本来想去啃书,眼珠子骨碌碌一转,用脚踢踢某帅哥的鞋:“唉,燕帅哥,我问你个事儿啊,你和柳帅哥去万园之园的话,是不是也可以去没开放的地方?”

“嗯。可以的,一般来说在本国之内,除了像航天设计和生产车间那样的加密保密地方需要进行好几道核实工序,一般的保密地方可以畅通无阻。”

“哈哈哈,谢啦,等军训上课周末,我找请柳帅哥带路去万园之园一个地方转转。”

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乐韵心情无比美妙,欢快的爬起来,撒欢儿的跑向写字桌,继续啃自己的书。

燕行目瞪口呆,小萝莉求教他问题,结果舍近求远,要找柳某人带路,这就是人说的那啥“新娘领进房媒人扔过墙”?

小萝莉蹦跳着跳回她的写字桌旁,他看得眼皮抽了三抽,幽怨的撇撇嘴:“我也可带你进去的。”

“你要求太多,请你带路,你有可能要挟我或者跟我讲条件,柳帅哥乐观开朗,说了叫我有事找他,我请他帮忙可能只请他吃顿饭,我想他应该就很开心了。”

燕行郁闷的不行,他比向阳靠谱多了,怎么反而不被信任?再说他没提要求也没要挟她呀,他也只要请他吃一顿他就开心了,可是,他又不好意思说出来,低头闷声剥椰子皮。

他想跟小萝莉说说话,见她看书那么认真,也不好意思去打扰她,自己慢慢的剥椰子,隔一会儿瞅瞅小萝莉,欲语还休。

剥好一只椰子,小萝莉没有理自己,他又剁第二只椰子的皮,搞定第二只椰果,剥最后一只椰子壳。

一连剥好三只椰子,小萝莉好似把他遗忘记了似的,让他颇为心塞,把剁下来的椰子壳屑装起来,去拿了碗,在一只除掉厚外壳的椰果上打通孔,连接饮料管,将果汁倒出来,轻手轻脚的端去给小萝莉。

他怕惊吓到人,踩着猫步,穿着皮鞋做不到落步无声,至少声音很轻,轻得能被翻书的“沙啦”声掩盖过去。

挪步到小写字桌,小萝莉坐得笔直,后腰杆挺得像根标枪杆,双肩平齐,没有倾向哪边,手平放桌子面上捧住书本,聚精会神的样子好似天塌下来也与她无关。

燕行轻轻的将果汁放小萝莉左手侧,悄无声息的转身,轻手轻脚的走回放椰子的地方,拿刀剖椰子,把椰子一分为二,再剥果肉。

眼睛没有东张西望,乐韵感知灵敏,能从声音感知判断出燕帅哥在做什么,当他把椰汁送来,她没说话,继续看书,看完一部分,匀出时间喝果汁,干掉一碗,将碗扔一边,又疯狂扫描书本。

“燕帅哥,今晚没有汤喝了。”据她所观测,燕帅哥大概尝出汤比其他菜更营养,他每次大量抢汤喝,每餐的汤,晁哥哥占总量的四分之一份,燕帅哥占一份,余下的二分之一份其他人分掉。

“没关系,有吃的就行。”燕行心中陡然一震,大喜过望,小萝莉不赶他走了呢。

“也没有鸡脖子、大肠。”

“没关系。”

“也没有田螺莲藕。”

“不饿肚子就行。”

“不挑啦?”

“我从没挑食。”燕行委屈的撇撇嘴,他从没挑食好吗,每次每样都有吃啊,有他最爱吃的才多吃一些最爱吃的,从没嫌弃其他的菜式。

“好孩子。”乐韵放下书,不知不觉已过了五点十分,可以煮饭了。

“……”燕行哑口无言,小萝莉还没成年,他快奔三了好吗?一个小不点儿说他是好孩子,这滋味岂是一个冏字能形容的!

憋了半晌,憋得脸红脖子粗才憋出一句:“我虚岁二十七岁,不是小孩子了。”

“跟我猜得八九不离十,也就是说你比我大了整整一个年轮,妥妥的大叔级别的老帅哥。”东韵跳下椅子,暗搓搓的走向电饭煲。

她观察了那么久,观察了那么多人,差不多掌握了从人身上的各种光晕推算人年龄的规律,燕帅哥和柳帅哥的年龄跟她推测得年龄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准确率。

同理,以后可以凭人和动物植物的光环推算年龄,也可以依物体的光环猜测它的年龄,能轻易的判断是不是古懂,又是那个年代的古懂。

不得不说,那是个重大的发现。

为此,乐小同学心中欣喜欲狂,那天摸索出门道时一个人在空间里草坪上打了N个滚,啃了一个大西瓜以庆祝自己的探索发现。

“我……”燕行幽怨得无词可辩,他早出生十二年,那不是他能选择的,其实,大十二岁不算太大啊,他正值人生最美丽的年华,哪里老了?

他想抗议一下,最终想想算了,他大人不计小女孩子之过,就不跟她较真了,较真起来,指不定晚饭又没自己的份子。

为了吃的,老帅哥就老帅哥吧。

为了吃的,燕行决定牺牲小我情绪,成全身体与精神需要,当个宽容大度、海纳百川般绅士,受得了小萝莉的批,挨得了小萝莉的白眼,坚定不要脸到底。

“不服气可以辩,也可以撕一架。”

“跟你打架的话,你会不会生气?”小萝莉有那么通情达理,还容许人辩,许人不服就撕?

“我不生气。”

“真的?”真不生气的话,可以考虑切蹉切蹉。

“你输了会不会哭鼻子?”女孩子哭鼻子很恐怖的。

“我不生气,也不会哭,顶多不请你们吃饭而已。”

“……那算了,我服了。”燕行差点被口水呛住,说了半天,总用吃的来威胁人,没法愉快的聊天了。

“能不能别总用请吃饭来当前提条件?”他想想,还是有点不服,小萝莉敢不敢不用吃的来压制他?

“可以,你们抓到坏人,帮我出了气,我送你们锦旗表示感谢。”不用吃的表示感谢,行啊,求之不得,请吃一顿,她不得不用空间蔬菜,那是有价无货的好东西好么,她还巴不得不请人吃饭呢。

“……锦旗就不用了,还是入乡随俗请吃饭吧。”燕行有种自我找虐的顿悟感,说来说去,最终还是要回到吃上面来啊。

“所以说嘛请吃饭就是我最好的谢礼,不喜欢这种方式可以商量的,我是新时代的好女孩,通情达理,宽宏大量,不会强人所难的。”

“不用商量,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燕行没骨气没节操的怂,小萝莉说什么就什么吧,谁叫她能做出好吃的,他们自己办不到呢,请吃饭其实是最珍贵的谢礼,如果能多请吃几顿就更好了。

当然,他怕被发好人卡,不敢说希望小萝莉多请搓几顿,只能等柳某人回来支持柳某人不要脸的以各种方式无节操的蹭饭,多蹭几顿,补偿他总是被噎得无言以对的憋屈心情。

成功让燕某人屈服在自己淫威之下,乐小同学心情棒棒哒,迈着小八字步儿,背着小手儿,像只高傲的小公鸡似的昂着头,特别牛叉的走到放电饭锅的地方,拿了内胆,又雄纠纠的、一步三摇的去小厨房。

眼瞅着小萝莉那正儿八经外加牛叉闪闪的走姿,燕行瞪着一双龙目,内心特别的无奈,小萝莉这是……得瑟了吧?

思前想后,好像自打他为了争取坦白从宽,自动来跟小萝莉承认自己是军人,承认自己是张金,又道歉又投其所好的轮番轰炸下,怪力小萝莉从看他像横竖不顺眼到对他像普通人,虽然过程有点小曲折,好歹是逐渐好转,再到现在这样不怎么防备他,在他面前也露出小孩子如愿以偿就得意洋洋的骄傲小样儿,他觉得他应该很快就能守得云开见日出了。

理清细节变化,燕少不由感慨良多,老人们说“精诚所致,金石为开”,那话果然是真理,人啊,要真诚才能换来真诚,他之前不诚,所以小萝莉对他视如苍蝇般的嫌弃,他诚心悔改,在不知不觉中也被小萝莉慢慢接受了。

自己付出真心不一定羸得真心,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那就是想要别人真诚以待,自己就得付出真诚。

心诚则灵,天尚终不负诚心,何况于人,但凡诚意十足,终能得偿所愿。

功夫不负有心人,自己与小萝莉的关系向好的方面发展,燕行也深感欣慰,悄然微笑的看着小萝莉忙碌,她取了米,淘米,最好加瓶装矿泉水,再放回电饭锅壳里,加盖密封,接电源调时间,每个动作皆是那么的随和轻快。

小萝莉快乐的似一只春光里的小蝴蝶,煮上饭,蹲下身翻青动菜,燕少眼神骤然一亮,有丝瓜!

英俊风流的青年,漾荡出欢喜的笑容,目眉如画,美如明月,声似老酒醇淳温厚:“小萝莉,你挑出晚上要煮的菜,我来洗。”



乐韵认认真真的思考晚上吃什么疏菜,被冷不丁的一句打断思路,杏眼斜瞟,瞧见一张春风荡漾的俊脸,那帅气神俊的美男子笑意如暖风桃花,灼灼生光。

瞅到那张笑脸,她不由撇嘴角,嗯哼,帅哥就是帅哥,怎么笑都是那么美丽,幸好她不是那种见到美色就分不清东南西北的颜控,要不然准会被他美色诱惑。

低眸,看向自己摊开的青菜,视线落到一根长长的丝瓜那儿,顿然大悟,那厮那么春花怒放,原来是看到了有他爱吃的丝瓜。

心头好笑的乐同学不动声色的把丝瓜提出来,果然如己所料,燕帅哥龙目变得亮晶晶的,隐隐有垂涎三尺之馋相。

她默默的又提溜出两样,然后,把小白菜,一只西兰瓜拧到帅哥脚边,很淡定的打商量:“晚上吃这两种,有意见吗?”

“!”燕行看着扔自己脚侧的两种青菜,看看另外被择出去的丝瓜、芹菜、茄子和生菜,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小萝莉又坑他!

他不久前才自我坦白说爱吃丝瓜和芹菜,如今小萝莉把那两样排除在晚餐之例,分明就是故意的。

“没意见。”心中悲伤逆流成河,燕少面上不露声色,装作很欢喜的赞同小萝莉的决定。

瞅着某帅哥那明明有意见偏偏不敢表达的小样儿,乐小同学暗笑,故意对他频频看向丝瓜和芹菜的眼神视而不见,提西兰瓜和小白菜去厨房。

燕行:“……”他想叫小萝莉煮丝瓜吃,可是,谁来告诉他,他该怎么跟凶残霸道的小萝莉讲道理?怎么跟怪力又怪脾气的小萝莉谈判才能说服她做他最爱的菜?

俏丽小萝莉提着青菜踱进小厨房,慢吞吞的清洗,燕少只看见她一点侧背影,他瞅瞅小萝莉,瞅瞅垂头丧气躺一边的丝瓜和芹菜,忧伤的叹气,唉,人在小萝莉屋檐下,不得对着自己爱吃又吃不着的好东西干瞪眼啊。

内心万般无奈,有一搭没一搭的剥自己的椰果肉,撬出几块,计上心来,龙目溢出些许精光:“小萝莉,你有没有兴趣去鬼市古董市场淘小玩意儿?”

“哎,你说鬼市?”乐韵掉包了青菜和南瓜,开始洗小白菜,听闻鬼市,眉眼一亮,欣然关掉水龙头,蹦到小厨房门口打探消息:“据我所知,首都只有大柳树胡同那儿有个鬼市,只有每周周三一天,除了那里,还有哪有?”

机会来了!

成功引起小萝莉的兴趣,燕行露出奸计得逞的奸笑,语气仍平淡如常:“京都柳树胡同那里周三鬼市是正宗的,潘家园周六周日也有早市,不算正宗鬼市,我说的是紧邻首都的T市的鬼市,只有周四周五两天,晚三点开始,也是很纯正的鬼市儿,原汁原味。”

“太远了,中秋节人多,那边的住宿很贵,凌晨也没有地铁来往,我还是望洋兴叹一番算了,倒不如考虑去趟潘家园的早市。”

T市紧邻首都,也是直辖市,因为它的特殊性,繁荣度与首都不相上下,也是华夏国最重要的经济繁华大市。

中秋假期,游人人山人海,挤地铁去T市也能把人挤掉一层皮,而且,每年中秋、国庆、五一假期,T市与国都的酒楼宾馆旅馆都是爆满的,莫说没钱,就是有钱有时也不一定能订得到房。

成了成了,快成了!

听小萝莉那遗憾的语气,燕行心中喜滋滋的,他就是知道假期地铁不好挤,那边住宿不好安排才提出来的,要不然他才不会说呢。

心中窃喜,他表现的镇定如常:“我今晚半夜去趟T市的鬼市,你想去玩耍的话,我捎你去,捎你回来,路上也有个伴儿。”



脑子里闪过一串疑问号,乐韵满腹怀疑,燕帅哥这么友好,这么热情,会不会以捎带为名把她哄上车,然后迷晕她,把她提去卖掉?

“你会不会一言不合就把我打晕扔半路上?”她是不好直接问他会不会把她药晕卖去非法地带的。

就算他不卖掉她,万一他不高兴了,故意把他带到偏僻角落,把她扔半路上,深更半夜,黑夜瞎火的,到时连个鬼影也没有,万一又是没信号的地方,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找谁求救?

阴谋论是不对的,不过,乐小同学还是忍不住小小的阴谋论了一把,宣传教育片不是说了么,不要跟陌生人说话,也要防备自己熟悉的男性朋友和亲戚异性,免得遭受侵犯。

他在小萝莉眼里就那么没信任感?

燕行瞪着眼,半晌才憋出一句:“……我有么面目可憎?还是在你心目中,我就是那种跟姓韩的一样没有军纪军规的斯文败类?”

“某教官的事告诉我,知人知面不知心,提防是必须的,尤其你还是异能人士,万一把你惹毛了,你生气丢团火过来毁尸灭迹,我挂了也是个冤死鬼。”

“……”燕行真的想揍人了,这只小萝莉究竟有多没安全感,才把所有人想得那么坏?

转瞬间,他又只有喟然叹气的份儿,也怪不得小萝莉不信任他,怪力小萝莉本身中学途中被劫身受重伤那一次经历给她造成了深重的心理阴影,当初他们第一次相遇也实在不太美好,如今先有国防生针对她挑战她,后又有姓韩的欲伤害她,三番五次下来,想必军人给她的印像也不太好,她有防人之心也在所难免。

倾刻间,燕少又忍不住想笑,小萝莉有心防患于未然,自己又嘴直心快的说出来了,也真是够可爱的。

释然了,语气也轻快:“我要是真是那种没有原则的人,在神农山你揍我时我早就扔火团烧你,还用得着等到现在。”

“是哦,”乐韵想想深觉有理,笑得咧开嘴:“说起来,还真要感谢你当初大人大量火下留情的不杀之恩。”

“不谢。”燕行眉眼温柔:“你是女孩子,是受保护的未成年人,我哪敢扔下你,更不敢放火烧你,你不点我穴道让我面壁思过我就阿弥陀佛了。不废话,你要去么?”

“我想去吔,我考虑一下。”乐韵眼睛弯弯,欢快的跑到放青菜的地方,拧了丝瓜,又开冰箱拿肉,一起提出去厨房。

成了!

燕行两眼冒光,成了成了,小萝莉肯煮他爱吃的菜,证明他诱拐成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