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出发/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15日中秋节,国家规定休假一天,因为中秋当天是周四,因此调休,将周末的18日周日那天与周五对调,于是中秋节一天假再与周末两天相连,共三天假。

中秋三天假,无疑是令人欣喜的,散学后许多家离京城近的学生直接赶去车站乘车或乘飞机回家过中秋,离家远的学生不回家,大家各自安排,即有计划出游的,也有决定死宅的,也有去做假期工的,还有自学的。

晁宇博下课后先回了学生会办公室,又回了趟班级教室拿月饼,因而等他搞定琐事回到宿舍区已差不多六点。

少年在状元楼下停车,装课本与电脑的背包放车上,只携带随身背的斜肩男士包和一盒饼,一只食品袋,慢悠悠的爬楼。

放假了,上上下下的人来来往往,认得晁会长的人看到晁会长皆笑着打招呼,老生们问他咋还没回家,低年级的皆向他问好。

一路跟这个说一句跟那个打个招呼,简简单单的四层楼愣是费了近十来分钟的时间才爬完。

他有钥匙,拧开门锁,闻到了一股诱人的香味,闪身进客厅,当看到客厅里坐着的美艳冷峻神秀飘逸的美青年,面白肤嫩,温润如玉的高雅少年那满是脉脉温情的凤目敛了一池愕然,谁来告诉他,那位燕大少怎么又来了?

“小晁,就等你了噢。”燕行看到灼灼少年,露出清雅从容的微笑,小萝莉从五点二十分开始烧菜,五分钟前最后一个钟出炉。

“晁哥哥,我差点以为你被月饼拖去私奔了。”乐韵在搅拌自己熬的药,听到声响就知是美少年哥哥来了,笑着调侃他。

“月饼美女很漂亮,可惜没我们家小乐乐贤淑温良,她想拖我私奔,我记着小乐乐的晚饭,拒绝了。”晁宇博还了燕少一个倾城微笑,把东西提去写字桌那儿放置。

乐韵“咯咯”直笑,盖上电沙锅的盖子,重新开火,把最先做的菜重新温一温,最先烧的菜因为过去了半个多钟,已经凉了。

修长如清竹的俊秀少年,驾轻就熟的走进小厨房,看着数个菜,秀眉轻蹙:“小乐乐,你怎么又去买菜了,说了手有伤不要剧烈行动,老做菜做饭,手要用力,不利复元。”

燕行第一意识就猜到估计小晁以为菜是他买的,间接的表示不爽了,他觉得很冤,他真的没有想过买菜辛苦小萝莉。

“晁哥哥,我没有去买菜哦,人家打电话叫的外卖,果疏店的老板送货上门,咋样,我是不是很机智?”

“就你机灵。”小女孩子扬起灿若夏花的笑脸,淘气的眨眼睛吐舌头卖萌,晁宇博哪舍得再责备她,用力的揉了揉她的脑瓜子,自己洗手拿碗筷。

燕行:“……”小晁一来,就抢去了所有活,又没他表现的机会了啊。

心塞,心塞塞的燕少,也进厨房帮端菜,晚上就仨,他不干活,就成了吃白饭的家伙,会遭嫌弃的。

两俊美男士三两五除二将菜搬上桌,盛饭,坐在桌旁,眼睛扫描菜式,有葱爆水晶虾肉,青椒香辣排骨,蘑菇炒鸡块,红烧丝瓜,肉丝炒西兰瓜,清炒小白菜,三荤三素,营养搭配。

人说闻香识女人,吃货闻香识菜,两吃货闻着香,肚子里馋虫闹起了革命,翻腾得那叫个厉害,他们还得故作泰定的忍着不能流口水,就那么眼巴巴的等着最后一道菜。

两人望啊望,望穿秋水,望眼欲穿望了十来分钟,厨房里背着他们的俏影终于转过身,最后一盘菜出炉。

新鲜出炉的是道清蒸鱼,鱼腹被划了几刀,蒸得肉微微翻卷,淋上了老抽和酱油,用热油锁味,又香又鲜嫩。

鱼盘落桌,传出咽口水的声音,两吃货像饿狼看见了羊,眼冒绿光,笑容特别的美艳。

乐小同学装耳背就当没听见那种似母鸡似的咕咕噜噜的叫声,先吃了一点,让那两肚子饿扁了的吃货开吃,自己慢慢的剔鱼骨,把鱼肉剔出来,免得那两人为了不浪费时间不吃鱼。

当终于开饭,燕行筷子一伸就落进他馋了很久的丝瓜盘里,先夹了两筷子才尝味道,吃一口,整个人都亮了,妈呀,太好吃了!

小萝莉炒的丝瓜不像一般人炒出来的丝瓜那样又软又腻,就算是正常的红烧,经过小萝莉的手,瓜变得脆脆的,因为加了能上东西变得好吃的药材,香醇甜美。

人少,菜多,份量也足,两吃货仍然生怕自己吃少了会吃亏,跟人多时一样比速度,你一筷子我一筷子,抢得分外欢快。

早把优雅与风度抛之爪哇国去了的两吃货,一鼓作气扫荡空所有盘碗,吃得红光满面,心满意足的抹嘴儿。

燕大少不等晁家少年行动,抢先收拾碗筷搬去厨房刷洗,他机智的举动也让晁同学满意,只吃不干活的货,该扫地出门。

燕少在洗碗,少年拿食品袋和月饼给小女孩,他有几份月饼,班级一份,学生会一份,团委一份,还有赞助商们逢节日赠送的一些小月饼,都是高档货,很小的一盒,月饼做的小巧玲珑,有点像小笼包。

他带一盒大月饼和小月饼回家,其他的全拿来哄妹妹,以讨人欢心。

乐小同学来者不拒,不客气的笑纳,美少年哥哥给的,收了吃掉才是正理。

小乐乐抱着小月饼和巧克力笑得春光万里,满眼星星,如玉少年忍不住揉小家伙的头发:“乐乐,你真不跟我回去啊?”

“嗯嗯,暂时不跟晁哥哥回家。”

“那你要等几时才肯跟哥哥回家,老爷子们想你想得吃不下筷子咽不下碗了。”

“最迟大概是等晁爷爷大寿那时,最早也要等晁哥哥生日那天,我就会厚着脸去见老爷子们。”

“当真?”晁宇博喜出望出,小乐乐总说时候不到,不肯跟他回家认亲,今天终于给出确切时间了啊。

“比珍珠还真,小狗才会哄你。”

“好,我记着了,如果小乐乐你敢食言而肥,我叫发小兄弟过来用绑的也要把你绑回家。”

“嗯哼,晁哥哥你确定你想跟你小伙伴们合伙作案绑架你妹子咩?”

“乐乐不骗哥哥的话就不绑你,乐乐,你说话一定要作数啊,我这次回家肯会告诉老爷子们你许的日期之约,你可不能到时又临阵脱逃,害我变成没信用的坏人。”

“啊呜,我什么时候骗过晁哥哥和长辈了?。”

“我就嘱咐一下嘛,免得我们乐乐贵人多忘事。”

“晁哥哥是嫌弃我记忆力不好咩,人家记忆力一向杠杠的,不该记得的事为了节省脑细胞不记,该记的一概不会忘记。”

小女生皱着脸表示抗议,少年眉目温柔,笑着戳她的圆脸蛋,揉她的头发,纵容她撒娇、任性。

来而不往非礼也,晁哥哥送了中秋月饼,乐韵也不能让他空手回家,把月饼抱回卧室,提出自己准备好的两包小礼物。

“晁哥哥,这只小袋子是给李哥哥的,是一点山药片和云芝菌,严加交待李哥哥家要分开几次煮粥或煮汤喝,不要以为量少做一锅就给煲了。”

大袋子的给晁哥哥,小的一包给李哥哥,为了安全起见,她少不得嘱咐一番:“晁哥哥,你也要记得告诉家里人,蘑菇过水清洗一遍就行了,泡发蘑菇的水不要倒,山药和百合煲汤也好煲粥也行,蘑菇、山药、百合一天只能吃一样,嘱咐老爷子们喝茶别太贪,参片泡一片,石斛最多泡两个枫斗儿。”

“我记住了,老爷子们敢浪费,我就晕给他们看。”

“别,晁哥哥你别吓人,装晕什么的就免了,不是怕浪费,是怕虚不受补,你跟老爷子们说如果他们不听我的嘱咐,以后我有好东西就不孝顺他们。”

“好的好的,老爷子们不听话,咱们有好东西自己吃,不给他们,让他们嫉妒去,乐乐,我回来帮你带只大大的大闸蟹给你玩耍。”

“好耶好耶,我要只两个大钳子完好无缺的。”

“哈哈,好的,我挑钳子最完整的帮乐乐留着,我不在学校,乐乐也要照顾好自己,不要乱跑乱碰,小心手。”

“懂懂……”

一对兄妹温情对话,让厨房里的燕行,那被美食填饱的肚子里又被灌了一份狗粮,嫉妒之下,真想将晁家少年拧走,换他顶替。

等燕少收拾干净,差不多到六点四十分,乐同学拿了件外套,关掉电沙锅的电源,一起下楼去看迎新晚会。

学校每年都有迎新生晚会,历年学校各部门只起监督作用,所有呈宜由青大学生会和团委主办,校文艺艺术团为主力演出者。

迎新生晚会在综合体育馆举行,预定七点半开始,因此,在六点时新生们就赶至馆外,列队入场。

青大每年的迎新晚会不仅有校新闻记者,也有京都几家报社记者,尤其是青年报社每年必到,记闻记者早早就到了,架起好家伙拍摄影图片。

戴良鈺等人早早赶到会馆,在李老师和教官的指挥下排队,跟着前面的队伍鱼贯而入,他们的座席仍然是军训开业典礼时的位置。

男生们进场后还不到六点半,整班人马坐好,就缺了小萝莉,大家也不急,让他们颇为不愉快的是前面就是国防生班,军训典礼那天前面位置是老师们的,迎新晚会是欢迎包托国防生在内的所有本科新生,国防生们也一致到场观看。

因为教官与军训学生们一起,医系一班的男生们纵然不喜国防生们也没闹腾,权当前面的家伙是空气,如果教官们没在,他们说不得会暗中踢踢前面人的脚啊椅子啊,给人添添堵,以报国防生组队欺负他们小萝莉的仇。

孙士林原本是最后一排,他怕被医系一班男生们暗中报复,跟前面的同学调了位置,他自挑战赛后每天跑一万米,作俯卧撑,天天累得筋疲力尽,也老实得很,不敢再去惹事,怕又增加惩罚。

晁会长驱车而至,几个门被新生队伍霸占,他带燕少和小乐乐走演员们走的小门,进会馆,再送人去找座。

燕少和晁会长送小女生去找班级,新生们源源不断的入场,空座不停的填满,两男一女绕过四分之一的座,找到医系一班。

“小萝莉!”

男生们看到小萝莉如期而至,愉快的叫她,当看见晁会长,立马喊“会长好”,喊得特别的亲切。

“辛苦帅学弟们帮照顾我妹妹。”晁宇博笑吟吟的将人交给男生们照顾。

男生们帮小萝莉留着她第一排靠最边的一个位置,乐同学不用从别人面前穿梭,来去方便。

关同学等男生笑嘻嘻的拍胸保证一定照顾好小萝莉,谁欺负她,他们全班出动,保证护得小萝莉毫发无伤。

男生们很可爱,晁宇博放心的离开,燕少扮酷,还戴着墨镜,将小萝莉送到地头,他看到国防生边儿还有空位,一屁股坐下去。

王自强发现燕大校来了,立即跟学生们换位,他调去燕大校身边,省得学生们被大校的气场吓得心神不安。

“王少校,这两天国防生可有进步?”当王少校凑过来,酷酷的燕行也没摘眼镜,轻淡描写的关心国防生日常。

“我教导无方,进步忒微。”王自强绝对不敢向燕大校夸口说进步神速的话,毕竟国防生的情况就摆在那儿,检验一番就能验出是驴是马。

“进步忒微就是还是有进步的,有进步总比停步不前好,王少校不必自责,学生人数多,不可能做到个个因材施教,边源同学旧伤没有复元?”

“边同学说没什么大碍。”王少校没想到燕大校竟然还清晰的记得边源同学的名字。

“他自己说没大碍可不行,有空陪他去检查一下。”

王少校陡然一凛,燕大校的意思是他只听学生之言,没有核实情况,所以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他下意识的答“是”,心里也有几分忐忑,不知燕大校接下来会说什么,而燕少问了那么两句,直接忽略身边的人,似漫不经心的观看会馆内的人。

乐韵坐下,戴良钰几个凑近,问她手咋样,问她明天怎么安排,关云智帮小萝莉管着月饼,见本人来了,也传给她。

男生们叽叽喳喳的说自己的,也不管别人,当本科新生们入场完毕,也差不多到了七点三十分。

学生们进场,老师们也差不多了,校领导也有好几位到场,在开场前,先放映青大校园风景图。

不需人提醒,全场喧哗声像退潮的水一样消褪。

很快主持人登台,首席主持人是文艺部长王银屏,青大团支部支书李庆林,两人代学生会致词,欢迎全体本科新生学妹学弟们,晚会在致词声里徐徐拉开维幕。

学生承办的晚会以自强不息、梦想、信念、和平为主题,展示无悔青春,执着梦想,融雄壮之美,温柔之美,声之美,舞之美等于一舞台,喻意深远。

晚会羸得了一阵又一阵的掌声,圆满落幕已到九点半,等演员们退场后,新生们依次退场。

燕行怕有小人乘人多混杂对小萝莉使坏,退场时站到小萝莉身边,和医系一班男生们将小萝莉圈护在中间,免得推搡之间碰伤小萝莉的右手。

乐韵被男生族拥着随人流出会馆,到馆外跟男生们分别,她溜到停车的地方,看到漂亮少年和李哥哥的车还等在车边,灯光下,两俊美小帅哥冲着她笑,她跑过去亲昵的挽住美哥哥的胳膊:“晁哥哥,李哥哥,你怎么还没回家呀。”

“乐乐,中秋礼物,不可以嫌弃。”李宇博把两盒小月饼塞给小萝莉学妹,京都秋天早晚温差很大,白天能晒得人脱皮,晚上气温很低,小乐乐披了件外套,却还穿牛仔热短,上厚下薄,他差点想问冷不冷。

乐韵抱着月饼,笑得见牙不见眼,有礼物收的心情不能再好。

粘在身边的小女孩又被小礼物给喜得心花怒放,晁宇博无奈的戳戳她的脸蛋,做最后的努力:“乐乐,你还是跟一起回家吧,你一个人在学校多没意思。”

“谁说没意思,我无聊了可以去找陈学长和才学长。”

“才子俊那家伙回家了,陈学长每年基本陪他老师过中秋,他们没空陪乐乐。”李少直接泼冷水,嗯嗯,他也想帮小晁把小萝莉拐回去。

“我还有同学小伙伴们啊,可以找班里的小伙们玩。”

“乐乐,跟哥哥回家嘛,我一个人顺家多冷清。”晁宇博放软语气,装可怜。

“晁哥哥,你是男孩子好么,男孩子做事要干脆利落点,别这么磨唧,赶紧回家。”

“好吧,那我回家去了,乐乐要记得你答应我的话。”

“懂,晁哥哥你再磨蹭,我立马反悔。”

“好,我不婆妈了,乐乐要自己注意安全,有事给我打电话……”

晁宇博无奈的上车,他真的很想带乐乐回家,打开学到现在,家里长辈们逮到机会就问他什么时候把小乐乐领回家认认亲,小乐乐一直不肯点头,他也好忧伤。

小乐乐不愿意跟他去长辈,无非是因为他目前还没有达到她预想中的健康程度,她想帮他把身体调理好才去见长辈,那样她才能心安理得。

其实,他能有像如今这般的健康,他家里长辈们就已经欢喜不尽,也感激不尽,早就盼着见见他认的义妹妹,认认亲,到时乐乐就是晁家名正言顺的小公主。

小乐乐坚持己见,不肯跟自己回家去,晁宇博也只好尊重她的意见,中秋节自己回家,他也想留下,小乐乐不让他留校陪她,叫他回家让长辈瞅瞅,让长辈更放心,因此他依言回家去,让长辈看看打小乐乐进京后,在她的调理下,他有多健康,多有活力。

“好哒,晁哥哥,你该出发了,再说下去天就亮了,路上开车小心些,到家了发信息。”

“谁说的,还早着呢,乐乐,我回了啊。”

“嗯,赶紧的。”

“乐乐,我真回家了啊?”

“晁哥哥-”乐韵拖长尾音,晁哥哥也会拖堂了。

“好吧,乐乐不要吼,我听话回家喽。”小乐乐吹胡子瞪眼的瞪人,晁宇博也不闹了,开锁,启车。

乐韵把恋恋不舍的漂亮哥哥送上车,看他扣好安全带,发车,走远了,她转身爬上燕帅哥的车,还特别机灵的坐副驾座。

小萝莉第一次那么主动的靠近,看小萝莉和晁家哥儿磨唧半天的燕行,暗中心花怒放,喜滋滋的将小女生送回状元楼。

“小萝莉,我一点半钟过来接你。”等小萝莉下车,燕少探出窗嘱咐了一句,然后也不等她拒绝或者答应,一脚油门,开着车一溜烟儿跑路。

燕某人逃了,乐韵抱着李哥哥给的月饼飞奔回宿舍,洗了手火速回空间,把白天备好的药材放到自己当药舂的石板上捣碎揉成团,小心的用水打湿手腕上贴着的膏药,把药膏片从手腕上撕下来重新包好放一边,洗干净皮肤,将自己捣的药敷在骨裂的地方,再贴药材叶片,最后用纱布缠绕包扎。

敷上草药,她感觉到了热辣感,那是药草发挥药效,药力正在向皮肤浸透,产生出灼烧热辣感。

乐韵没空体验草药修复骨裂伤痕的愈合过程,拿下午分出来的一碗以前保留下来的药汁回到客厅,从沙锅里倒出一些新熬的药汁,把两种药冲匀,连灌了三碗,多出来的装进矿泉水瓶里收藏。

服了药,收拾背包用品,之后才重回空间打理药田果瓜药材,忙前跑后的忙了近四十分钟,出空间,一边看书一边坐等凌晨到来。

燕行离开状元楼直奔青大生活街,分别从几家银行提了现款,再回宿舍,冲凉,换衣服,收拾包,做好准备工作就抱电脑开工,他熬夜加班,到一点钟,拧了电脑和背包下楼,开车牛轰轰的杀到状元楼。

凌晨时分,万籁寂静。

校园里连路灯也熄了,燕行在楼下等了几分钟,忽的看到状元楼的楼梯间感应灯明亮起来,他那沉郁的心一下子轻快起来。

楼梯间的感应灯从四楼到二楼,一层接一层的先后明亮,很快,拧着只背包的短发小女孩轻手轻脚的徐徐而现,她穿了件长袖衬衣,仍配短牛仔裤,在昏白的灯光里如精灵一样轻盈。

乐韵走完楼梯台阶,欢快的跑起来,她看书打坐到一点洗涮,吃了东西,原想等一会儿,听到燕某人的车子到了楼下,立马下楼。

燕行打开车门,小萝莉蹦跳着跑近,哧溜一下钻进车,兴奋的对他嚷:“帅哥,赶紧儿的出发,我们淘宝发财去!”

那句“我们”让燕行心中莫名的欢喜,龙目流光溢彩,声音温软:“好,听你的,我们出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