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温馨/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宇博和晁宇博两人自驾车离开学校,与车流长龙共舞,走走停停,耗时一个多钟才接近家,在到家前约几分钟前分开走,他们两家在不同的大院儿。

晁宇博回到大院已是十点五十来分,先在大院门经过警卫检查,车才得以放行,在大院绕了几绕,沿着一条小道,将车开向一栋独门独栋的二层小楼。

小楼前的感应路灯受震动而亮堂起来,照亮了路,当少年把车停稳,漂亮小楼的大门打开,呼啦啦的涌出几人,跑最前的是位老太太,说是老太太,其实看起来跟街上跳广场舞的大妈差不多年岁,她头发挽成髻,还别了支银发簪,穿春秋装,脖子系了条丝巾,气质高贵,就算是位老太太,也是位优雅美丽的老太太。

稍稍后一点的是位老爷子,满头黑发里夹杂着银发,戴副方形眼镜儿,满满的是老科学家的睿智精神。

再后面是一对中午夫妻,男士沉稳大气,风度不凡,女士亦挽发成髻,穿长及过膝盖的黑色连衣裙,外披一件针织纱长外套,体态轻盈,温婉柔和,秀外慧中。

落最后的是位五十出头的妇女,短发,不像南方女子那么小巧,她是健美型的,很精神。

两男三女的五人就是晁家的成员,老爷子是晁家的太上皇,也就是晁宇博的爷爷,大名晁兴华;老太太是他的结发老妻,叶念仁。

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士是晁老爷子的儿子晁盛辉,温婉淡雅的女士即是晁盛辉的媳妇儿,李清婉。

最后一位乃晁家保姆阿姨葛梅,葛阿姨比晁夫人还年长,在晁家勤勤恳恳二十余年,就算没有血缘关系,晁家也早已将她当作了自家人。

五人涌出家门,急切的跑向刚回来的奇瑞车,就算没有失态,也掩不住激动,个个眼神闪着亮光,笑容特别的亲切。

优雅美丽的老太太最为急切,她踩着小高跟的粗跟皮鞋,叮叮咚咚的扑向奇瑞,边跑连喊:“乖孙,你有没把我们的小姑娘带回来啊?”

“……”晁宇博听闻太皇太后老祖宗的亮嗓门,默默的滴了一滴冷汗,推门下车,看到家人,先一一的叫了一遍,对着狂奔而来的奶奶,笑容温雅亲昵:“奶奶老祖宗,孙儿无能,没能把我们家的小小公主带回来向你们请安。”

“小博啊,乐乐真没来?”

“博哥儿,小公主真没回来啊?”

晁老爷子,晁爸爸晁妈妈和葛阿姨不太相信,纷纷探头张望,希望能从副驾室啊后座钻出个小姑娘来,满足一下他们望眼欲穿的期盼心情。

“乖孙,你真没把你妹妹带回来?”晁老太太扑到车旁,差一步就跟蹿出车的孙子抱个满怀,她立马偏开身子想去开后座的门以验真假。

清长如修竹的少年,无奈的伸手拉开车门:“奶奶,真的没有,你家乖孙哪舍得骗你。”

车门被拉开,老太太往里一瞅,好吧,真的没有!没有啊,简直太伤心了。

“怎么又没把人带回来啊?”晁老太太失望的很,她老人家盼着小乐乐好久了,还以为这次终于能如愿以偿的见到那个粉嫩嫩的小肉团子,结果她乖孙不给力,又让她失望。

老太太很忧伤,晁老爷子和晁家夫妻也深表遗憾,小家伙咋就不肯来见他们呢?难不成是怕他们长得凶神恶煞?或者怕他们是那种总把门当户对挂嘴边儿的势利小人?

“老祖宗,你那位还没见面的小孙女跟您老一样有主见有智慧,您孙子武力不行,没法把人打包带回来。”掩上车门,晁宇博回身去提放副驾座上的背包和电脑。

没见着小肉团子,晁老太太颇感失望,正想拉乖孙回家,看他又去提东西,她等他拧出包包和手提电脑,赶紧儿的去帮分担:“乖孙,东西给奶奶,你别累着。”

“奶奶,你孙子我现在健康着呢,莫说这点东西,就是叫我扛个三四十斤也跑个三千米都不是问题。”

“啊?!”晁家老少皆变惊讶脸,没搞错吧,他们家小太子能扛三四十斤跑三千米?

幻听,他们觉得一定是幻听,要知道以前,晁家小太子提个三四斤走上千米不喘气就是天方夜谭了。

晁老太太也不信,她抢过孙子的手提电脑帮提着,牵了孙子的手回家,不要怀疑,她真的是牵着孙子的手,像牵小孩似的牵人回家。

老爷子几个忙呼拥而上,在外,在公事上,晁家男人是很有话权的,在家,在生活方面,晁家历来由老婆说了算,现在晁家第一号老大就是老太太,号令全家,晁家老少莫敢不从。

晁老爷子共三子,晁爸爸是老幺,老爷子夫妻跟小儿子住,倒不是偏爱,而是大儿子二儿子先有事业,然后又成亲各自有了自己的住处,有些年更是外任不在京城,再后来,晁家第三代唯一的男丁出生,又是个羸弱的,需要人照顾,老人家就一直与小儿子住一起。

晁家现住的是国家分配的干部家属住房,晁老爷子曾经不掌实权,是国家地质人员,为国家石油事业努力了一辈子;老太太是位老教育家,为国家教育事业呕心沥血;晁爸爸现是教育部一把手,晁妈妈则在纪检部任职。

晁家现在的住房也不是分给晁老爷子或晁爸爸的,而是国家当年分给晁老爷子的父亲晁老太爷的,晁老太爷曾经是国家开国无数功臣之一,一直在国家部门担任要职。

楼房是按旧式一家三代到四五代人住的要求设计,一栋楼上下两层,共八个卧室,还有书房,私人会客厅,十分宽敞。

客厅很大,两面采光,没有花里胡哨的装饰,就简单的橘子墙,家具也是以素雅为主,简约风格,亲切自然。

大客厅里,黄花梨木茶几上摆着两大盘水果拼盘和零食,电视柜台那儿放了新鲜的鲜花和多肉植物盆景,大沙发上还放了只绒毛兔子布娃娃。

晁宇博被拉回家,看看四周,又汗嗒嗒的流了三滴冷汗,不用问,他就知道这是他家奶奶和妈妈葛阿姨的杰作,是觉得他可能会带小乐乐回家,所以早早的把水果呀,零食啊准备好了,还弄了个小女孩子喜欢的绒毛玩具。

不得不说,他家的三位伟大女性为了哄小女孩开心也是拼了啊!

少年当作没发觉长辈的特意布置,跟家人一起坐下来,他在翻背包,葛阿姨手快脚快,倒了杯温开水给哥儿。

“小博,你找什么?”晁家老夫妻和夫妻四人看孩子在翻包包,一脸探究。

“乐乐有礼物让我带回来。”

“乐乐送礼物啦?”

晁家两代四家长激动的不得了,老太太又惊又喜,麻利的帮孙儿拉背包:“哎呦,我就说嘛,女孩子是贴心小棉袄。”

“妈,女儿是贴心小棉袄,儿子呢?”晁爸爸吃醋,他一辈兄弟三,连同老家家族在内同辈男丁共十几个,仅三女娃,整个家族男多女少,待到他儿子一辈,好嘛,大概是为弥补老晁家少女娃的遗憾,他上头两位哥哥生的是女娃,老家同辈堂兄弟们生的也全是女娃,以至于晁家下一辈就他儿子一根男苗苗。

“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儿子么,小时候也是妈妈的贴心宝,长大了一般都叛变听爸爸的,变成爸爸的贴心小棉裤。”

这不是说儿子长大了就亲近爸爸不亲近妈妈?事实上也八九不离十,男孩子长大后基本跟爸爸共同话题多,跟妈妈反而不太交流。

想想老妈子的话很有道理,爸爸不说话了,晁老爷子不插嘴,谁叫他儿子除了生活方面的事,其他方面一般听他的时候多。

晁妈妈和葛阿姨抿唇偷乐,晁宇博似有感悟:“照这么说,妈妈和奶奶以后有了乐乐小棉袄,我就只能当爸爸和爷爷的小棉袄。”

“嗯,这样很不错。”老爷子欣然点头,晁爸爸也觉得很好,有个女孩子让家里的太后和皇后宠爱,他和老父跟小博相处的时间肯定比以前多。

“小博不一样的,小博也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晁妈妈连笑容也是温婉慈爱的。

“老太太,夫人,你们有没发现博哥儿像换了个人似的?”葛阿姨给博哥儿倒了温开水,搬走桌上的水果和零食,坐着观察博哥儿,越看越惊奇。

“哪里哪里?”

“我看看。”

“小博,让我瞅瞅。”

老爷子老太太,晁爸爸晁妈妈屁股底下像有弹簧似的,一跳跳起来,围着孩子,把孩子扳正脸,盯着观看,左看右看,你看我看,四人大眼瞪小眼,眼睛越瞪越圆溜。

“嗯嗯,果然大不一样了,整个人有了神气。”

“嗯嗯,小博眼睛又黑又亮,好精神。”

“皮肤光亮有弹性,面色红润,精神气比我还好。”

“口唇也不再带苍白色,不再像干燥的样子,嘴唇饱满水润,嫩相十足。”

四位长辈对自家哥儿评头论足,他们家哥儿最近几年就算比较健康,那嘴唇总是缺水的样子,微微苍白无血,脸色也是没有像贫血的样子,总带着羸弱之气,如今肤色光洁,气色红润,目清眼亮,光采耀人。

这样子跟正常少年一样健康有神气,哪像是他们以前的羸弱博哥儿?

短短一段日子,哥儿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奇迹,简直是个奇迹!

四位家长看着少年,激动的呼吸急促,为这个孩子的身体,老晁家长辈们不知操碎了多少心,生恐这根独苗如某些人诊断的那样难活到三十岁,唯恐他永远要走一步喘三喘,唯恐他不能正常娶妻生子。

这么多年来,他们从没哪天真正放心,如今,孩子身上终于有了神气!神气,那是精神方面的,他们看着孩子长大,对于孩子精神气好不好,一目了然。

有了神气,就有了生命力。

老太太激动的热泪盈眶,晁妈妈默默的伸手抹了抹眼眼滚动的水珠子,老爷子和晁爸爸也各自悄悄的转过面去揉了揉眼,再转面又镇定如常,然而,那眼神却骗不了人,满满的是欢喜。

四位家长瞅啊瞅,好似看不够似的。

晁家四主子盯着博哥儿目不转睛,葛阿姨在旁也感慨万分,博哥儿越来健康了,真好!博哥儿好了,老爷子老太太和先生夫人才会好,博哥好了,晁家才更好。

被当猴子观看的晁宇博,完全无视家长们的眼神,反正那样的眼神他见过太多了,每次稍有点什么事,家里人就这样围着瞅啊瞅,被瞅得多了,他免疫了。

“有乐乐,健康不用忧。”漂亮少年提出背包里的食品袋,温柔的低眉浅笑:“别瞅我了,我又不会跑,你们赶紧来瞅瞅我带回来的好东西。”

“哎!”

四位家长一致应了一声,转而发觉自己失态,尴尬的坐下去,待调整好状态,四人瞅着哥儿打开食品袋,展示着里面的东西,眼睛瞪得溜圆。

葛阿姨最机智,飞跑去纳物柜里拿来一只装水果的竹篮子,给博哥儿分派礼物用。

“这是乐乐给我们的无污染养生食材,山药和百合,还有稀罕的松茸和云芝,不要以为是普通的货,乐乐出品,绝对是你们所没见过的极品好东西,我等会再说怎么吃。

这是给爷爷的,这是爸爸的,这是奶奶的,妈妈的,葛阿姨的,人人有份,个个有礼,给老爷子们的养身茶有参片和铁皮石斛,奶奶和妈妈葛阿姨的是花茶,主要是石斛花,还配有珍贵药材花朵和叶片,养生茶排毒美颜又养神养身。

乐乐千叮万嘱,说不能贪心,一次只能泡一点点,参片和铁皮枫斗一次泡一片或一个斗儿,最多泡两个枫斗,泡多了,自己虚不受补拉肚子或者流鼻血时后果自负,更重要的是乐乐说了谁不遵嘱咐乱吃乱喝,以后有好东西也不孝敬你们,真到了乐乐不理你们的那天可不要找我哭诉,小乐乐生气,我也扛不住。”

少年将礼物一一分发给家长,连正大光明威胁长辈的话也是那么理直气壮,干脆利落。

老科学除了爱钻研学问,几乎皆爱茶,研究学问的工作之途泡一杯茶,提神又能放松心情,当是最美妙不过的生活。

晁老爷子也不例外,听说有自己的份子,立马抢过去,打开一闻,沁香扑鼻,喜得心都快飘起来了,正想跑去找自己的私人杯子泡茶喝,屁股一沉又坐下去:“博哥儿啊,余下的那些也是给我老人家的吧?”

“爷爷,做人不能太贪心,这是乐乐给外公和外婆的份子,还有给伯父伯母的份子,我亲自保管,你别想截胡,爷爷敢贪心,请我们家太皇太后出马,没收你的份子。”

听说连自家娘家也有份,晁妈妈脸上堆满了笑容,小乐乐真是个贴心的好孩子啊,事事周到,太暖心了。

晁老爷子眼珠一转,一本正经的跟孙子打商量:“博哥儿,你外公的你帮收着,你伯父的给爷爷,爷爷帮他们管着,免得你爸惦记。”

“爷爷,你让我把大伯二伯的茶给你帮收着,是你自己想悄悄过税吧?”晁宇博好笑的望向爷爷,甭以为他不知道爷爷在想啥。

晁老太太横一眼惦记儿子份子的老家伙:“出息!”

“哎呀,我就说说啊,我可没有想悄悄转移份子的意思,再说这是乐乐孝敬长辈的,抢了就是瞒了乐乐的敬老之心,我品德没那么差,哼哼,我孙子竟然那么看待我,我……算了算了,我泡茶去,尝尝我们家小姑娘给我的好茶。”

晁老爷子被老妻一个白眼瞪得特别没面子,正儿八经的给自己辩护,想装装可怜骗取孙子同情,看到老妻又拿眼瞪自己,心虚的转换话头,逃也似的跑去找杯子泡茶。

晁爸爸怕老爷子劫他的份子,他二话不说,赶紧送东西上楼装他公文包里决定明天携带去办公室,免得被老爷子诓去。

晁老太太,晁妈妈,葛阿姨喜得眉开眼笑,拿着一包密封的花茶爱不释手,花茶由几种花混合,花片很细,颜色也很漂亮,艳而不俗。

葛阿姨看了会儿,去取杯子,提来热水壶,又找来两根筷子,请教博哥儿一次取多少茶泡水最合适。

少年温言细语的解释,拿筷子夹了一点花茶,告诉长辈大概就那个量,可以多一点点,绝对不能超过一倍半或者翻倍。

泡着茶,又说食材怎么吃,一次大概吃多少。

老太太仨听得极认真,还叫嚷着做备忘录,最后还真的找来记事本,特意做了份备忘录,再把食材如珍似宝的收起来,专门放一个地方,免得跟其他东西搞混。

晁老爷子拿自己的私人水杯泡了一个铁皮枫斗,守着等,他越等越心痒,只等了十五分钟就捱不住了,先倒一小杯喝。

打开杯子,一股香味逸散,引得人人叫“好香”,把茶汤倒进杯子里,茶汤色泽清冽,有如冰山之雪,无端的让人觉得高贵高洁。

老爷子急不可待的捧起杯子,吹吹,畅饮一口,甘醇的味道和着清雅的香气入喉,口齿生香。

晁老爷子立即喝第二口,第三口,嗯,没了!

“老头子,咋样?”

“爸,味道如何?”

“老爷子,好喝吗?”

老太太和晁爸爸晁妈妈葛阿姨急切的询问,他们也想尝尝!

“不可说不可说!”老爷子闭着眼摇头晃脑,一脸迷醉样。

被高高吊起胃口的四人:“……”

老太太柳眉倒竖,正待发威,听得温润沁心的声音:“想问茶后感,我知道,且听我细细说来,喝小乐乐配制的茶,第一口,满嘴生香,喝第二口,甘甜满喉,喝第三口,如沐三春之阳,再继续多喝几口,身心皆暖,感觉满身生出馨香,一次性喝上一百毫升左右,身如泰山,有力劈华山之气势,有敢挟泰山过东海之雄风,保证整天精神抖擞,容光焕发。”

少年嗓音动人,如天籁之音,瞬间抚平了老太太的微怒情绪,晁老爷子还沉醉于回味无穷之境,摇头晃脑的答:“赞!赞!大赞!博哥儿说得太妙了,好茶啊,还想再喝五百杯!”

老爷子最后一句豪情万丈,可把众人乐坏了,一个个“卟噗卟噗”的笑出声,老太太也被逗得笑不拢嘴:“再喝五百杯,你今晚就睡厕所吧。”

晁老爷子眼皮狠狠的跳了跳,为了不被老伴赶去睡厕所,他闭口不语,厕所很干净,睡一晚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睡厕所有损颜面呀。

老爷子被两口茶迷得神魂颠倒,老太太和晁妈妈,葛阿姨也管不住双手的捧自己的花茶,揭盖,丝丝花瓣条在水里涤荡,茶汤带点金色,犹如初阳光芒那样的金色,淡雅而暖心。

女士们优雅的啜饮,品尝,一口又一口,那笑意随着茶汤荡漾,如云轻淡,又似月光柔和。

“夫人,如何?”晁爸爸也受不了诱惑,期待的望向结发爱妻。

晁妈妈忙着感悟花茶带来的美妙体验,哪有空理他,直接忽视了他的存在。

没得到答案,晁爸爸正想求教老妈,又闻到一股清香,发现是自家独苗博哥儿拧开他随身携带的保温杯,准备喝茶,他计从心来,飞快的往前一倾身,一把扳过儿子的茶杯,凑过去牛饮了一口。

那一口牛饮,吸得茶水填满了嘴,他在三位女士讶异的眼神里平静的回身坐下,再吞咽自己抢来的茶水,咽下咙,顿觉喉咙里一阵甘甜,如流火七月喝了一口冰水,浑身舒畅。

老太太等儿子把茶咽下去了,秀眉一拧:“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老子意欲抢儿子的份子,你抢你儿子的,羞也不羞。”

晁爸爸涎着脸笑得春风无限,不羞不羞,老子抢儿子的,天经地义。

“爸,我的茶是乐乐为我量身订制的,不适合你,不要老想着抢。”少年看到父亲的眼神又瞟过来,悠悠一语断他前路。

晁爸爸本来还想去抢几口喝的,听儿子的一番话,老脸一红:“我就尝一口看看是苦是甜,博哥儿好小气,这么点事儿还防你老子,好啦好啦,我睡觉去了啊,你们随意。”

他怕老妈和老婆因自己抢儿子的茶朝他喷火,晁爸爸打个哈哈,机灵的站起来,故作淡定的逃离现场。

“我也睡觉去。”老爷子也决定躲书房去慢慢品味,抱了自己的水杯撤走。

老太太本来有N多的话想问孙子,想问他身体状况怎么样,考虑到天晚了,怕累着自己宝贝孙子,让大家去休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