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好人好报/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都的白天,车水马龙,人流如织,若俯瞰京城,所见除了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最明显的就是纵横交错的道路和路上串成串的车辆。

白天的京城堵车是家常便饭,就连晚上有段时间也超堵,大约要到零点过后才交通压力才得以减轻,各条道路比较畅通。

已过零点,因15是是中秋节,许多人晚上驾车回家或乘晚上车少驾车离京去旅行,路上车辆不少,总的来说还不致于像白天那么车如流水。

燕少成功接到小萝莉,驱车离开学校,刚开始一段路畅通无阻,到一条主干道上,出行车辆较多,速度也减慢。

乐小同学爬上车,抱着自己的背包,兴奋的欣赏风景,看了一阵雅兴大减,深更半夜,连狗都睡了,街道上行人稀少,远处的景色又因距离与建筑物高矮问题,看不到多少,大晚上的一眼望去,除了漂亮的灯光与建筑物的轮廊灰影,没有多少美丽风景可欣赏的。

不能欣赏夜景,她盯着燕帅哥瞅,瞅他怎么操作,那双眼睛像猫头鹰的眼睛,骨碌碌的转动,灵活而机敏。

坐得端端正正的燕少,一丝不苟的开车,小萝莉的目光像火,每当落到哪里,他便感觉哪里灼灼发热,为满足她强烈的好奇心,他还得装作浑然不觉,任她肆无忌惮的盯着他看。

左看右看,观看良久,乐韵基本把开车的技能偷记在心,慢悠悠的收回目光,要紧不要慢的从背包里摸出一本书,悠闲的看书。

“!”燕行瞠目结舌,小萝莉连坐车都不忘带本书,这么勤奋好学,她老师知道吗?

“车里光线暗,行车中看书对眼睛不好。”他原本打定主意不说话,说错话惹小萝莉生气破坏气氛,就算明知言多必失,这当儿又不得不说。

车内光线确实不明亮,但对乐韵没影响,听到燕帅哥关心,她唰的翻过一页,淡定的摸出一只小手电筒拧亮照明。

“不看书没事做。”眼睁睁的坐着捱到地头,浪费时间。

“你可以跟我说说话。”燕行放软语气,他很乐意陪小萝莉说话,只要她不翻脸暴走的话,可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开车,跟你说话你会分神,不安全。”开车中一心二用造成车祸的事数不胜数,她坐老爸的车也不说话吵老爸,坐别人的车更加不敢打扰司机。

燕行心脏微微一悸,小萝莉不是不愿跟他说话,是怕他一心二用出事故?莫明的,他心情变得很好很好。

他没再强调看书对眼睛不好的问题,也不再跟她说话,小萝莉懂开车说话不安全,他必须得支持她的正确行为,就算他开车说话对他的控车能力没有影响,他也不能破例,以免让小萝莉见了他开车说话没出事故从而改变了那坐车不打忧司机的良好的习惯。

燕少认真开车,乐同学认真看书,车里安静极了,只能听到车轮转动的声响,和轻微的呼吸,那翻书的“哗哗唰唰”声似音乐一样的美妙,那点手电筒的亮光,感觉比太阳还温暖。

车子在京城内兜兜转转,费了些时间才转进高速公路,上了高速,车辆仍然多,但远远的还不到堵的程度,车速便得以大幅度的提高。

从京都到T市,按正常车速,自驾车大约需要二小时左右,燕大少估算了时间和车速,预计能如期赶上鬼市最鼎盛的时刻,因此才定在一点半出发,实际上在一点二十分不到就从青大起步。

高速路畅通,没有堵车,没有耽误时间,在燕少安全又合理的车速行驶下,只花了一个小时四十分钟抵达T市,下高速,转入T市大道,赶往鬼市所在的城区。

T市的鬼市在城西的南区,南区是市划区时的区域名,鬼市历来也在南区某街,T市的鬼市原本是条胡同,因为老城区太老,无法适应现代化的步骤,进行拆建,原本的胡同也无法满足鬼市摊位需要,从而改到了叫天宝路的街。

T市的鬼市也是很有名的老鬼市,和京城的鬼市是全国最著名,也是最早的鬼市,从而至今仍保留了鬼市市场,成为一种城市文化。

15日中秋,国家法定假期,又逢鬼市日,外地来的游人,专业淘宝的人,T市本地普通的市民,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皆起五更爬夜的涌往鬼市溜溜。

鬼市正式开市是三点,商摊们大多在凌晨一二点就到场占地摆摊,露天大街,没有固定商位,谁早到占领地盘就归谁摆摊,常趟鬼市做生意的商贩们也早摸清了门路,知道哪些地段好,都想占好地方,来得早。

鬼市市场管理不算特严,没有硬定规定,因此,当淘宝的商人多了,二点半左右做生意的情况也是屡见不鲜,总体而言,鬼市在三点半后才正式开启鼎沸高峰期。

燕少的车转入市道,路上车辆也越来越多,从主干道转支干道,又转了几条路,便看见三三两两的人和车赶往一个方向。

燕少很牛,跟其他人一样,把车开到鬼市街的路口,找了个位置泊停,鬼市市场是不方便开车去的,开进去容易堵死,造成交通堵塞。

一路行车,乐韵也把一本书看得差不多,到了地头,把书本装进背包,兴致高昂的爬下车,遥遥一望,远处灯光绰绰,即有小小的团束亮光,也有炽亮如太阳的圆环光亮。

她摸了摸手臂,右手臂近肩胛那块胎记微微发热,纵然灼热感远远不及当初在房县初遇月形石头的那种热度,但是,它确实是热灼的,这也是自从李爷爷手里匀来石头后胎记第一次有反应。

是不是鬼市里有类似月形小石头那种同质材的石头或者珍宝,胎记感应到了它的存在,从而产生出渴求的愿望?

乐韵摸着手臂,奸笑着露出一口漂亮整齐的小贝齿,那什么不要跑,等着哈,她马上就来!当等燕帅哥锁好车,她迈着长腿,像只欢快的小马达开动了起来。

孩子就是孩子!

小萝莉欢快的往前冲,那急不可待的样子让燕行忍俊不住,笑容弥满龙目,整个人如点亮的星星,美艳而儒雅,神俊风流。

而夜色浸染着天地之间,也成功的让人忽略了他的美艳和那抹璀璨的笑容,他微笑如花,从背包里摸出一副眼镜戴上,寸步不离的跟随小萝莉的脚步往前冲。

已过了三点,鬼市早已开市,趟鬼市的人也异常多,热闹度丝毫不下京都假日的旧货市场。

鬼市街道是有路灯的,为了营造气氛并没有全部开启,每隔一段距离开启一盏,因此也造就出朦胧的景像,趟鬼市的人人有手电筒,人群熙熙攘攘,电筒光晃晃,远看真有几分鬼诡的味道。

能清晰的看到绰约的人影,乐韵喜得小跑起来,鬼市什么的好有趣,抢宝,抢宝,大家一起来抢宝!

“小萝莉,跑慢点,别被挤散了。”小萝莉撒欢似的跑路,燕行颇感无奈,小萝莉第一次来T市,万一走散,让他到哪找人。

“不怕。”乐韵嗖的站住脚,笑得脸上开出花朵:“燕帅哥,你不用担心我,你自己找你喜欢的,等散市时我们在你停车的地方碰头就行了。”

她才不怕走丢呢,走丢了她自己也能找到车站,乘地铁回京,就是可能会晚点儿,多花点功夫。

“这可不行。”燕行看周围四下无人,弯腰,压低声音:“市集里也有扒手的,独行者容易成他们的目标。”

“燕帅哥,你觉得如果有人扒我的东西,倒霉的是他还是我?”乐韵扑闪着大眼睛,甜蜜蜜的笑,扒手?她觉得燕帅哥不是担心扒手扒她的钱,是担心她会扒扒手的皮。

“我知道你身手好,有句话叫强龙难压地头蛇。”燕行隔着眼镜片,看着小萝莉闪闪发光的眼睛,心忽的悸动了一下,小萝莉娇憨可爱,让人想捧在手心里藏起来。

“唔,我懂了,我会小心的。走啦走啦,再磨唧别人就把东西全抢光光了。”

讲真,她是不怕被地方强龙欺负的,不欺负她过头,她也赞成强龙不压地头蛇,若欺负得过头了,管它是地头蛇还是海底蛇,打了再说。

想独自行动,燕帅哥不赞成,乐韵也不强求了,她是燕帅哥捎来的,如果不合作,他以后有好地方不告诉她就亏大了。

小萝莉得得哒哒的又跑了起来,燕行只好认命的跟着,小萝莉只知鬼市好玩,却不识鬼市的水深浅,也不懂门道,最容易惹到麻烦。

去鬼市买卖不叫赶鬼市,或逛鬼市,叫趟鬼市,意思就是水深水浅,要试过才知道,有摸着石头过河的意思。

鬼市的水一向很深,不留神儿被淹也不是奇事。

燕行怕小萝莉不识深浅,哪敢放任她一个人乱跑,当然要跟紧,省得她一开心不知钻到哪个犄角旮旯里扒都扒不出来。

鬼市的街道很宽,摊位摆两边,中间人来人往,手电筒印着人的面孔,看起来颇为怪异,乐韵一点也不害怕,跑到摊位附近观望,开启眼睛X线独特功能,遥望摊位,看看大概哪个位段上方有灵气。

眼睛特异功能之下,物品的本身光晕与人身上的光晕交相辉映,那些光环在夜色里显得更加明显。

观看一阵,哪些地方的光环亮度最强,哪些地方的光环亮度微弱,哪些地方有有灵气的东西,乐韵了然于胸,把背包反向单挂在左肩,欢欢喜喜赏宝。

逢假日,趟鬼市人的比往日更多,人声嘈杂,一片热闹。

在鬼市里与旧货市场一样,有腰缠万贯的富翁,普通工人,拿高薪的白领,国家干部,无业游民,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偶尔还有金发碧眼的外国友人。

鬼市上的物品也是包罗万象,家具、文房四宝、铜器钱币、陶瓷玉器、雕刻品、奇石、古籍字画等,五花八门,琳琅满目,尽有尽有,甚至有些东西在古懂店都罕见,在鬼市里却能亲眼目睹。

正因为鬼市儿东西齐全,周围许多做古玩生意的小商贩也常到鬼市拿货,也造就了鬼市的生意兴隆。

街上人头攒动,丝毫不亚于京都的车站,真是人繁如星密。

不管人多密多挤,乐小同学那个熊孩子仗着小巧玲玲,往人堆里一挤就钻过去了,滑得跟泥鳅似的,让后面的燕少有时看得干瞪眼,所幸她很懂事,怕燕某人找不着她会急,会等着他。

乐韵走马观花般的观看,一路朝目标进发,她其实很想直冲目标,又怕燕帅哥起疑心,所以东看看西看看,装着寻找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也入手了几样小玩意儿。

沿一边街道走了差不多一半,终于离有灵气的地段很近,她也放慢了脚步,再次开启眼睛X光功能,找到具体的地点,不动声色的移往目标。

人很多,有时一件好东西被几十人围观也是稀松寻常的事,乐小同学目标摊位是位杂货摊,有石头瓷器,也有古钱铜器,中件小件都有,一堆东西摆满了约二平方的摊位。

旁边摊位有几件雕件,有件木雕吸引了一大批围观者,挤得一个地方水泄不通,连带的也占了相邻摊位前的地儿。

在鬼市儿与旧货市场买卖,先得有好脾气,挨得起挤,受得起踩,容得了人,买卖双方更加要好脾气儿,卖家开天价,买家别火,买家还价还得极低,卖家也别气,买卖成了,银讫两清时谁也别想反悔。

隔壁摊引来一堆人占了地方,旁边摊位做不成生意,贩主也不恼不气,不赶人,也不催,任人走也好不走也好,他兀自守着摊儿,谁若看上两眼,问价几何,他报价,不买,没事。

乐韵跑到摊位边蹭呀蹭,挤到人堆里,装做先看热闹,结果挤不进去,好吧,她不挤了,蹲在摊位边缘,睁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用电筒照着摊位,好奇的欣赏。

人太多,燕行差点被挤扁,他追到小萝莉,看着安然无恙的小女孩子,满心抑郁,人小就是好啊,往人堆里一钻就没了影,像他这种高大上的个儿,每次要挤半天。

小萝莉平平安安,他也就没空抱怨,站小萝莉身后,用电筒照射摊位,增加光亮度,让她看得更清楚些。

他的电筒是军人专用品,聚光效果杠杠的好,有了它,整个摊差不多全被照得亮堂堂,东西一目了然。

摊主是位中年男士,望望站着的青年,望望蹲着的小姑娘,脸上露出大写的懵,小女孩长得那叫个甜美,长袖衬衣却搭着短裤子,那白白的腿儿就露在空气里,她也不嫌凉。

T市的气候与首都差不多,昼夜温差极大,趟鬼市的男女都是长袖春秋装,年纪大的还穿了外套。

中年男士看到自己望过去时小姑娘对自己笑,那巧笑嫣然的俏丽模样又甜又可爱,他下意识的微笑。

乐韵先卖萌博好感,东瞅瞅西瞅瞅,捧起一个烛台,左瞅右瞅,笑得眉眼弯弯,甜甜的问“帅哥大叔,这个多少?”

被称帅哥大叔的中年男士其实谢了顶,还比较胖,然,有道是“温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一句好听的话让人心情愉快,谢顶中年男士听到那句奉承话,就算明知是客套话,脸上也漾出笑容。

“这个是旧物,铜制的,以前专放腊烛的烛台,你喜欢的话,三百块拿走。”

“帅哥大叔,一百,中不中?”

“最低二百。”

“二百的话,加这个做添头,行不行?”乐韵顺手摸过一只古朴漂亮的陶瓷杯子。

“不行哟,那个杯子最低也要五百块。”

“这个?”换成一只玉手镯。

“哎哟,姑娘喂,那个要五千。”

“这个?”改而换成一只小香炉。

“三千。”

“这个?”

“九百……”

小姑娘不停的挑当添头的东西,左挑右拣,尽挑些贵的,摊主也是醉了。

挨了摊主无数个幽怨眼神的燕行:“……”他能说他跟熊孩子不是一路人么?小萝莉杀价特牛,他望尘莫及,看他想让他劝的话,他表示他也莫可奈何。

挑来挑去,换了十几样,乐韵赌气似的从石头堆里摸一块灰溜丢的石头:“帅哥大叔,人家就是想让你给个添头,你报价儿跟芝麻开花似的节节高,我不选你的宝贝疙瘩了,我拿这个当添头总行了吧?”

男士瞧着小姑娘随手摸了一块石头,再细看一下,是块摆了不知多少次摊也没被人淘走的石头,约有拳头大,跟河边捡来的石头没啥两样,又想着小姑娘那哀怨的话,不由得汗颜,大大方方的挥手儿:“行行,就送你当添头吧。”

乐韵绽开笑脸,把石头塞背包,摸出两张粉红毛爷爷给老板,等他接了钱,她才问要张报纸,把铜制烛台包起来塞背包,笑咪咪的道了谢,美滋滋的抱着背包挪步离开摊位。

小萝莉乐呵呵的样子跟捡了几百万似的,让燕行倍觉无语,二百块买个普普通通的烛台,有什么好乐的?那种烛台,在全国普及电前,稍稍富裕点的农村人家常有,后来乡村也通电,烛台和油煤灯退出历史舞台,许多人把烛台那类东西当破烂卖了。

她本人开心,他是不好泼冷水的,也不敢泼,泼冷水浇灭了她的好心情,没准儿她立马就爆走,到时又对他不理不睬。

让他比较放心的是小萝莉只淘她经济能承受得住的便宜小物件,不会好高骛远的挑贵东西赌运气,他也就不用担心她的钱大把大把的流失。

乐小同学没空管燕帅哥在想什么,挤出人群,叮叮咚咚的朝对街跑,之前所观察的灵气最浓的地方已光顾,现在该去另一个地方,那儿灵气虽然不及刚去过的摊位浓,好歹比其他地方的光环美丽一些。

小萝莉一溜儿的开跑,燕少无条件的当保镖,又步趋步跟的紧跟着小小的熊孩子东钻西挤的挤过人群,挤到路对面的一边。

时过四点,也是鬼市最鼎兴的黄金时段,随着人不断的增多,人满为患,来往人群擦肩接踵,灯影暗暗灭灭,人影绰绰约约,甚是喧闹。

在人群里奋勇前进的乐韵,也越来越激动,手臂的灼热感越来越大,说明离胎记喜欢的东西越来越近,就是不知是不是自己看到有灵气的东西。

钻出人流,到达摊位区,一个摊位一个摊位的看,连逛了七八个地摊,终于达她预选的目标点,挤到地头,乐小同学一瞅,啥,熟人?

摊主是位细小精瘦的男子,约三十左右,眼睛贼亮贼亮的,那位,乐小同学还记得,他就是她去潘家园市场一百块买了包括铜针和砚台在内的好几样东西的那位好说话的地摊贩主。

乐韵蹲下去,扬起大大一朵大大的笑花:“早好哟,英俊帅气的大叔,我们又见见面了。”

猴精抱了一本杂志,没事就看看,当眼角瞥及有顾客光临,合上杂志,正想观望观望客人看的是什么,一眼就瞅到蹲下来的小女孩子,贼溜溜的眼睛顿时就晃亮晃亮的。

这不就是那个特会杀价的小祖宗吗?

“我的小姑奶奶,你也来了这边玩耍?”看到玉雪可爱,水灵粉嫩的女孩子那张脸,他想不记得都难,尤其是小女孩子还主动打招呼了,更加不可能当不认识。

“嗯嗯,我中秋放假,听闻这边有个好玩的市场,来转转。”乐韵看到熟人跟看到财神爷似的,笑得甜美灿烂。

“得,你自己瞅吧,瞅中什么挑出来,我们再谈价。”面团子似的女孩子是杀价大王,精猴也不准备漫天喊价,反正无论喊多贵,只要可爱小女孩喜欢,她会把价杀到让人吐血的价位。

燕行追到小萝莉身边,原本没想起来摊主是谁,听了一会儿也终于想起来了,感情这位就是上次卖了一块价值上万的砚台给小萝莉的那位,那位上回被小萝莉狠宰了一次,今天遇上小萝莉,估计又要出点血。

“好呢。我瞅瞅有哪些是我喜欢的。”这一下无异于喜从天降,乐韵再无担忧,愉快的扫描摊位的杂货,寻找自己喜欢的。

灵动的眼睛转动一圈,又挑出一块砚台,一只陶瓷瓶,一盏煤油灯,一只铜制小熏香炉,一支烟斗,从杂乱的小物件盒里扒出两块画了花纹的石头。

把东西堆在一起,拿着石头,眼巴巴的望向地摊布后的箱子:“年青英俊又亲切和谒的帅大叔,我能不能再瞅瞅你的存货?我想找找有没跟这种一样的可爱石头。”

猴精看着小女孩挑东西,内心涌上的是淡淡的忧伤,小家伙尽挑一般档次的东西入手,真不知她在想啥。

他对于小女孩的笑脸没抵抗力,哪舍得拒绝她的要求,一口同意:“你自己过来看,没摆出来的在两只箱子里。”

“哎!”乐韵欢喜的跳起来,沿着摊位之间的空隙跑向摊位后面存放箱子的地方。

“……”燕行默,小萝莉丢下东西跑了,他只能帮她守着她挑出来的小玩意儿,安静的当个护宝保镖。

每个摊位老板的箱笼都在摊位后面,能摆出来的一般摆出来,或者每样都摆出一些,让顾客任意挑选。

乐同学溜到摊主存放箱笼的地方,干脆拿过一张报纸垫地,一屁股坐下去,捧着一只装小玩意儿的箱子挑拣。

她挑得极认真,从一大堆零散物品里找喜欢的东西,选出一串珠手链,一块一块的玩赏石头和玉质小物件。

小女生在箱子里扒拉的当儿,有几位买家到摊位前赏玩,淘走了几样物件儿,猴精一下子赚了七千之多。

乐韵慢慢的在箱子里摸索,摸到一块石头时,右手臂胎记位置赤灼赤灼的,那种似曾相识的强烈的渴求欲望又一次滋生于脑海。

就是它了!

她确定令手臂发热的东西就是手里的东西,摸出来捧在手里把欣赏,小石子约有鹌鹑蛋那么大,椭圆形,大部分墨黑墨黑的,其中有一小块地方是黄褐色,一头略尖,一头略粗,主人捡回来大概是当鸟蛋艺术品售卖。

启开眼睛X扫描视线观察,它除了本身的光晕,还有一层金灿灿的光,金光之外是一层柔和的白色光。

白光代表灵气,那金光究竟是什么意思?

还没摸索出金光意义的乐韵,满腹疑问,鸟蛋大的小石头的灵气还没有她之前在摊位上淘的那块石头浓,为什么胎记反而对它有反应?

她怎么也搞不明白其中原因,强抑手臂传来的想占有石头不放的贪婪,把石头放在自己挑出来的几块之间,又去箱子里扒拉,再次挑出几块可爱小石头,放在一起比较一番,还回去两块,留下五块石头和一串珠子,再翻另一只箱子,拉出一只笔筒,欢天喜地的抱了三样东西溜顺摊位前,把挑出来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摊开。

“笔筒二百,砚台二百,陶瓷小瓶二十,灯八十,小香炉二百,烟斗五十,小石头十块钱一块,七块共七十,统共八百二十块,小姑奶奶,求别砍价,这是我的最低价。”猴精一一报价,为了不亏本,他没有狮子大开口,干脆报他能接受的最低价。

噫?

燕行颇为惊奇,小商贩刚才对另几位买家那真是狮子开口,喊价喊得极高,让利也仅只让那么几十块,这会么怎么出价这么……接地气?

他觉得一定又是小萝莉的笑脸起作用了,小萝莉仗着长得可爱甜美,对谁都是笑脸相向,男女通杀,所以小商贩也抵不住小萝莉的笑容攻击,舍不得对她用宰客那招。

“好吧,英俊大叔让我自己挑了可爱石头,我不砍价,虽然我觉得这个香炉和笔筒最多一百块就顶天了。”乐韵漾出可爱的笑脸,典型的贪心鬼样。

猴精差点没哭,小祖宗小姑奶奶,你那么狠的砍价,不是要让人蚀本么?他默默的从自己腰包里摸几下,掏出一只红色塑料袋子,装做浑不在意的朝小女孩子抛过去:“你瞅瞅这个,我觉得你可能有兴趣。”

红色飞来,燕行正想去抓,小萝莉眼疾手快,出手如电,两手一合擒拿至手,快速打开,里面的东西用纸包裹着,拆开,是一块皮革,抖开皮革,露出一排亮闪闪的针。

“噫,银针?”乐韵看到别在皮革上的针,有几分讶然。

“我昨天从一位老人手里淘来的,还没给它找到合适的买家,你要的话一起拿走,也不喊价,和之前的凑成整数十块钱。”

“我数数,一二三四……共二十一根,又是残缺的。”古中医行针一副至少三十六根,一副针只余二十一根,丢了十五根。

“完整的,少说也要四五百块。”猴精特别的想吐血,这只小可爱女生真够挑的,无论什么都能给你挑出缺点破绽,让人想跳脚,偏又不忍心骂她。

“成交。”乐韵涎着脸,把皮革卷起来,装进袋子放背包,数出一千块交给老板,问他要袋子装自己淘来的成果,得到几只食品袋,拿一只在手,在背包里掏啊掏啊,掏出一只密封的小袋子,取出二片参片装干净食品袋里抛给老板。

“英俊大叔,这是还礼,你密封好随身携带,哪天精神实在不好,泡茶喝。”来而不往非礼也,他好,她也不能让他吃亏。

帮小萝莉装成果的燕行讶然,小萝莉那么小气的家伙,竟然会这么大方的送药材片给一个陌生人,等会天亮太阳要打西出来了吧?

还礼?猴精一愣,下意识的接住袋子,正纠结着收不收,听到好听的声音:“别浪费了,那点儿东西比你刚刚的收获还要贵。”

啊?

猴精愕然,还礼价值千元以上,那是什么好东西?他心里惊疑,手脚却不慢,赶紧的把东西收回腰包里。

燕行提示了一句也闭口不语,帮小萝莉把淘来的杂货装她背包里;乐小同学朝老板挥挥小爪子,顶着甜甜蜜蜜的笑容蹦跳着跑往下一个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