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我没有家/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行陪着小萝莉逛了几个摊,发觉小萝莉皆是漫不经心的瞄瞄就略过,若说她看烦了,她又是一副心满意足万事如意似的悠闲笑脸,若说她在找东西,又不走心,他不由老纳闷了,小萝莉之前那么急不可待,生恐别人把好东西抢光了似的,现在咋不慌不忙的?

再逛了三两个地方,他耐不住满腹疑问,到人少的地方悄声细语:“小萝莉,是不是走累了?”

燕某人这么体贴?

“我没累啊,是不是你累了?要不要找个地方坐坐?”乐韵讶然的侧身看总保持不离她左右的帅哥,她已经买到了最有灵气的东西,对其他的物品兴趣自然没那么浓烈。

“我没累。我看你没怎么研究古玩物件,以为你累了。”被一只小小的萝莉反怀疑是不是累了,燕行也是深深的服了,他一个大老爷们儿哪会那么不经事儿,倘若这点路就能累着,他还怎么在军中混。

“我买到了我最感兴趣的东东,对其他的宝贝兴致少了些。”乐韵满足的弯弯眼睛:“现在你走前找你喜欢的,我跟着你欣赏奇珍异宝。”

“你继续走前面,我在后面慢慢找,不急。”他走前面,万一小萝莉被挤丢了怎么办,最重要的是他怕别人挤到小萝莉的右手,他在后方方便护着她。

“你走前面……”

一高一矮,一大一小两人让来让去,让去让来,推推让让一顿,燕少拗不过小萝莉的执着,他只好在前面带路。

他是不放心的,经常半侧身,挤开路,让小萝莉跟来,也经常留神她有没被挤散,每到一个地方先看看小萝莉有没在身边,然后再找东西。

乐小同学是个让人省心的好孩子,跟在燕帅哥后面,他在哪停,她也停留,他走,她也跟着走。

燕少只对他偏爱的东西感兴趣,在石头与金属类东西多的地摊会逗留久些,对于瓷器类的一般随意浏览几眼就过。

他很挑剔,因此自入市一个多钟,一样东西都没入手,要说他不想买,他在某些摊位前又留连忘返,迟迟不挪脚,你说他想买,他有时把某件物品翻来覆去的能研究好几分钟,结果就是没出手。

燕帅哥把玩物件时,那认真钻研的架式也是十足十的内行人,像行业老手老专家,还真唬得住人,镇得住场。

乐韵:“……”

她已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只想问燕帅哥,你究竟在找啥?

据她所知,燕帅哥上次在潘家园入手的一块石头目测可能是产自火山附近,带着炎热的气息,也就是说那块石头是火属性的,别问她为什么会知道,在他买石头时她启开眼睛看到了石头散发火焰的赤色光环。

燕帅哥的异能是火,她推测他收集火属性石头的目是为温养他的异火,至于怎么使用,她猜不着。

可这次,嗯,怎么说呢,他在找东西,然而有几个摊位有赤色光环的石头,可他一块都没入手,她不知道他是没看中,还是没感觉。

若说没看中,有一块石头跟他上次入手的那块石头品质差不多,两者赤色光环强弱度相似,个头大小略有差别。

完全搞不懂燕帅哥在想啥的乐小同学,把疑问存在肚子里,非常安静的当个小跟班,偶尔也入手自己看中的东西。

鬼市有近千个摊位,有大半有是在京城和T市专营古玩生意的,还有些是周边县市的商贩和一些自由的零时摆摊者,因此,成百上千的摊位摆满了整条路,空前热闹。

鬼市要到天明后才会散市,时间充足,燕少领着小萝莉一路逛啊逛,沿街逛到了尽头,路的另一端又是一条横切的大道,鬼市在路两边的转角还有摊位,然后就没了。

逛完了一边街,从对面的街返回。

燕行慢悠悠的东寻西找,与其说是在找东西,其实不如说他另有所谋,他谋的就是——小萝莉,谋的不是她的人,而是一起逛街的机会。

东西,可以找,也可以不找,但单独和小萝莉的机会少之又少,上次一起逛潘家园,小萝莉自顾自的跑,他和柳某人是陪客,还是不被她欢迎的多余的陪客,这一次,他和她是友好的同游。

夜晚的灯光明明暗暗,小萝莉的脸无论何时总是阳光满面,那恣意张扬与热情快乐的脸,让人觉得已经有凉寒感的秋夜也是那般的温暖,满街的喧哗也那般的生动,就那连些来来往往的面孔也是那么可爱。

醉翁之意不在酒,燕行之最初的本意就不在寻找东西,他只是以寻找东西为由将小萝莉拐来T市,能多些机会相处,慢慢的增进了解,筑建友情基础。

他意不在淘宝,自然心不在蔫,又不能让小萝莉察觉的意图,还得装模作样,装做认真的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

装,他在行啊,无论扮演买家还是卖家,或是游客,他保证能扮得入木三分,用柳某人的话说如果让他演戏,分分钟进入角色,拿奥斯卡小金人奖也是手到擒来。

溜跶着溜跶着,燕少也越发喜欢这种带着小萝莉东钻西挤的夜游,有时在小萝莉对某些东西有兴趣时他想先挪去下一个摊位看看,她可能以为他不等她了,会扯扯他的袖子,让他等等,然后,她决定想买就跟人漫天杀价,每次在小商贩幽怨的眼神里笑咪咪的把杀回来的战果塞背包里,冲着他露出可爱的笑脸,就那么笑意盈盈的跟着他马不停蹄的出发。

讲真,他很享受看小萝莉跟小商贩杀价的过程,她和贩主砍价就跟斗嘴大会似的,她能找出物件全身上下的瘕疵,让人觉得它毫无用处,留着简直就是在影响你生意,你若问竟然一分不值,你还买它干啥?她会振振有词的告诉你说它不值钱,但是我看它顺眼,还能做些什么的废物利用。

至于用途,三句不离本行,当然是拿来装药或制药用。

所以,千金难买我乐意,因为她看着顺眼,从而不吝口水,跟人大打嘴皮子仗,大砍特砍的大砍价,能把一件三百的东西抹去一个零,变成三十。

小萝莉杀价手段堪称魔刀,燕行每次不说话,他就隔岸观火的作壁上观,每每看到商贩那副张口结舌,满脸肉疼的模样,再对比小萝莉得意洋洋,眉开眼笑的得瑟样,感觉真是比看大戏还要畅快淋漓。

小萝莉战斗力强,耐性也超好,你不卖,她要是真喜欢,卖萌耍赖蹲着不走,就那么磨着你,磨得人无可奈何,最后还是忍痛割爱的割肉,让她抱走,得到的就是甜蜜蜜的笑脸感激和一句软萌娇憨的“你是好人呐”。

鉴于她那超好的耐心和一张比太阳花还灿烂的脸,基本一帆风顺,当然也有铩羽而归的时,只有一次,遇上了一位脾气不好的泼辣妇女,杀价时变脸,小萝莉自己放弃,那委委屈屈含悲带怯的样子也让当时在场的人大为不忍,几乎都没买那位小商贩的东西。

全程围观的燕行,深切的领悟到了萝莉表情的杀伤力,打定主意坚决的尽量避免惹小萝莉发火,让她受了委屈,没准她会来个当街号啼大哭,哭个天崩地裂,日月无光,山河同悲,万一引发共鸣,让满街群英激愤,同仇忾敌一拥而上拳打脚踢,到时倒霉的就是自己。

街市灯昏昏,人来人往,从这一头走到那一头,再从一边的街倒回,从那一头到这一头,每一个地方俱是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喧喧如白昼之闹市。

燕少带着小萝莉逛啊逛,逛完街一边的商摊,再穿过街,又从街对面的商摊再次逛另一半街,誓要把一条路的每一处走遍。

鬼市最繁忙热闹的是三点半到四点半之间,买家因为商家东西刚摆出来没多少,没经多少淘选,从而容易淘到好机,因此最初一段时间交易成功率最高;

在五点半前,有一段时间的交易量也会持续上升,因为到了五点半,天将亮,鬼市很快散市,商家想尽量多兜售些商品出去,买家又怕错失机会,双方容易达成买卖。

三点去到四点,四点过去再到五点,时间刻不容缓的过去,慢慢接近五点半,新历9月的T市,早上亮得也好,刚过五点二十,东方露出点鱼肚白。

天,即将破晓。

破晓时分,气温也降低,寒意拂人。

当天色破晓,商贩们也开始收拾物品,尤其是有些商贩要去赶首都的市场,大多在五点十分左右就收摊,收拾好家当,有时不到五点半就去赶地铁或者自己开车赶往首都。

到了五点半,晨光也驱尽黑暗,洒照大地,秋中的清晨,寒意习习,晨风凉凉。

商贩们忙着收摊,趟市的人潮水向路两端流动,人群忙忙碌碌,为市而来,因时而散,人来如蜂聚,人去如流水。

鬼市散市,燕行持续的好心情也微微冷却,市散了,也意味着这一趟T市之行即将划上句号。

纵使有些不舍,他也没法再瞎逛,陪小萝莉行走在人潮之末,混在稀稀散散的人群里走向停车的地方,他怕人碰到小萝莉的右手,走在她的右手方。

街道两边就是商铺,有些是做吃食的,早早开门营业,趟市的或商贩们顺便买吃的,挤得水泄不通。

燕少护着娇小的小不点儿,越过一些人,也到一家包子店前排队,有个高大帅哥排队,乐小同学不用排啊,她远远的站到安全的地方,抱着包包等吃的

排队的人特多,燕少排了足足二十分钟才成功,他买了满满的两大袋包子,和小萝莉随着人流走出鬼市街,找到停泊的私家车,上车吃早点。

眼巴巴等着品尝小吃的乐小同学,拿到好吃的,捧着袋子,先挑一个小笼包一样大的小包子咬了一口,包子柔软,咬开来馅香扑鼻,又鲜又香。

良心人哪!

咬了一口包子,乐韵满足的眯眼,老板是个良心人,包子皮用的是好面粉,包子馅用的是新鲜猪肉,配以佐料,料足,份足,咬一口,油水汪汪,香而不腻。

包子很好吃,啊呜阿呜几口一连干掉了五个,先让自己过了把瘾,才有空赞美:“好吃,好吃,好吃,好好吃。”

她一连说了三个好吃,那眯起眼儿的满足样子,跟吃饱了的小绵羊躺着晒太阳,又懒又可爱。

燕行因担心不合小萝莉的胃口,悄悄的观察她的反应,看她一口气狂吃五个小包子,以为她饿惨了,生出几分内疚感,当听到她那脆生生的夸赞声,心底刹那花开。

心花绽放,有喜色从心窝子里冒出来,炯炯有神的威严龙目藏着欢悦,整张脸孔柔和下来,温和的解释:“这家‘狗不理包子’在这个区很有名,也是比较传统的老字号之一,最正宗的还得数另一条街的一家狗不理创造人的真传弟子后辈开的。”

“哇,不是正宗的都这么好吃,正宗的肯定会好吃的让人想把舌头吞下去。”果然不愧是T市三绝之一的老字号,不弄虚作假,用心经营,经典传统。

“反正来T市了,我带你去几个有历史意义的地方转转,看看这边的风景,中午去吃正宗的狗不理。”男人假装不在意,好似随口说说,说得轻淡如水。

“好……不好。”乐韵兴奋的嚷了一声,一下子咬住话又摇头:“下次再说,该回去了。”

听到小萝莉兴奋的说“好”,燕行的心飘飘的,猛的被她乍然的转折给惊了一下,蓦地转头望向小萝莉,骤然发觉自己失态,装作偏头摘眼镜,把架鼻梁上的平镜摘下来拂拭灰尘。

“怎么不好?很多人特意跑来T市旅行,来了不顺便游一游岂不可惜。”

“今天中秋团圆节啦,帅哥,你也该回家了,放假不归,家里人会担心的。”乐韵扭头瞅燕帅哥,那家伙难不成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咩?

燕行擦拭眼镜片的手僵住,微微的垂下头,浓密的眼睫毛下敛,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声音藏着苦涩与苍桑感:“我……没有家。”

啊?!

扭头而望的乐韵,脑子差点当机,没有家是什么意思?

沉吟三秒,好笑的咧嘴:“燕帅哥,你怎么可能没家呢,就算你还没结婚,没有属于你自己的独立小家,你有父母长辈啊,爸爸妈妈的家就是儿女们最温暖的家嘛。”

慢慢的,燕行撇过脸,望向一侧的窗外:“我妈,在我四岁那年就没了,从那后我就再也没有家。”

他的嗓音很磁性,很淳厚,很性感,优美的如同大提琴音的D调,总是那么的悦耳动人,像春风拂柳,能带走人的负面情绪,然而此刻,那好听的嗓音渗满苍凉,那语气低缓,似锤,砸得人心悸。



仿若晴天一个劈雷,把乐韵劈懵了,燕帅哥也是没妈的孩子?

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没妈的孩子是根草,她知道有没妈和没妈的区别,只是……

“你还有爸爸啊,爸爸也是最亲的亲人。”妈妈没了,还有爸爸,爸爸和妈妈是每个人最亲的亲人。

“妈妈不在了,爸爸转身另娶娇妻,生了一双儿女,那个家早已经没了我的位置。”燕行望着窗外,好久没提及那些人和那些事,每每提及总会影响自己心情。

“那,总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或者舅舅……”乐韵说着说着又小声了下去,爸爸都靠不住,其他亲人就算有,总不能越过父亲那个角色。

她觉得自己很幸运,生她的女人抛弃了她和爸爸,可有爱她的爸爸和爷爷奶奶,他们从来没想过抛弃她,含辛茹苦历尽千辛终于把她养活养大。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不幸的,她没有妈妈的不幸在最悲惨的不幸面前显得很微不足道,她的至亲从小给她打了无数比喻,让她明白她不是最不幸的,因此从没有悲观消极。

“爷爷奶奶有更好的孙子,多我一个不多,少一个无所谓,我妈是独女,外婆在我妈过世不到三年也撒手西归,外公……也有了另一个老伴,外婆娘家还有亲戚长辈,他们对我很好,可他们各有各的家庭……”

那么多的亲人,没有一个家是他真正的家,在爸爸那一边,他是多余的,外婆娘家再好,他也只是客人。

爸爸妈妈是世界上最温暖的家,当妈妈不在了,那家倒了一半,如果没有个好父亲,等于永远没了家。

他,早就没了家。

没家还有亲人的孩子也是另一种流浪儿,无家可归的流浪儿流落街头,有亲人无家的孩子和失去父母的人是情感世界失怙失恃的流浪儿。

燕行看着窗外,看行人匆匆,他们大概正赶向家那个温暖的地方,或许有一些还在为生计奔走,最终也将回到家的港湾。

“……”乐韵的心疼了一下,他的妈妈不在了,爸爸另组新家,外公也另娶新人,燕帅哥最亲的二辈亲人都有了家,独儿就他像多余的人,他一定很伤心!

她看向燕帅哥,他大概怕她看见他伤怀时的表情,转过了头,只能见侧面,面部轮廊线条如刀凿斧雕,他的五官分布是最完美的、比例分明。

他的胡子刮得干干净净,白面无碴,皮肤光滑,焕发很有弹性的光泽,眼睫毛像把小刷子,天然的长而翘,比女孩子戴的假眼睫毛还浓密整齐,随着呼吸微微的颤动。

从侧面看,俊颜若现未现,那种半面之美,神秘而惑人。

然而,他的手放在并拢的双腿上,一手无意识的摩娑镜片,另一只手明显很僵硬,手指紧紧的按压着腿,以压抑某些情绪。

乐韵第一次见到这么苍桑无助又隐忍情绪的燕帅哥,顿然有些不知该怎么安慰他,她会打架,并不擅长安慰人。

沉默一下,她鼓起勇气,伸手扯扯他的袖子:“那个,对不起!”

燕行撇过脸,是不想让人看见心底深处的那丝脆弱,感觉袖子被人碰了碰,转回头,身边的小萝莉小心翼翼的扯着他的一点衣袖角,像犯错的孩子,低着头,怯怯的,手足无措的样子让人心疼。

他那颗苦涩的心慢慢的柔软,强硬的敛去无家可归的悲哀,又是温雅如玉的翩翩公子,浑不在意的笑笑:“你又没做错什么,不用道歉。”

“我……不知道你的伤心事,我不是故意的。”她真的不知道他有那么复杂的家庭关系,所以才会问那么多别人的家事,难怪他身上总藏着戾气和凶狠的危险气息,让人潜意识里不敢靠近,大概就是小时的家庭关系造成的,因为不相信别人,想要保护自己,所以拒绝人接近。

“没事,那些都是无关重要的事,赶紧吃早点,再不吃一会就凉了。”

“嗯。”

小萝莉捧着早点小口小口的吃,斯文秀气,那乖巧的模样也越发的可爱,燕行唇角勾了勾,开窗让空气自然流通,捧起自己的一份开吃,比起其他冒牌狗不理,T市的要纯正很多,他仍然觉得味道一般般,比起小萝莉做的吃食差好多好多。

乐韵吃了十个小笼包,吃得饱饱的感觉很美好,偷偷的看燕帅哥,看他快速又优雅的吃相那么从容不迫,好像走出了伤心的阴影,她也放心了。

吃完早点,燕行把垃圾袋子拿下车丢掉,关上窗,试探的问:“小萝莉,想去T市风景胜地逛逛吗?”

“燕帅哥,我们回京城吧,”乐韵眨动水灵灵的眼睛,漾出明灿灿的笑容:“我们赶回京城,还能去旧货市场逛逛,下午回学校,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吃月饼。”

“好!”燕行俊美的容颜绽放出一抹发自内心的微笑,发动车子,麻利的打方向盘,把车子开上道路,厚着脸皮商量:“小萝莉,晚餐我想吃丝瓜,可不可以?”

“可以有。”

“想吃芹菜。”

“可以有。”

“想吃油闷大虾。”

“可以有。”

“想吃鸡脖子。”

“可以有。”

“想吃青椒排骨……还想吃猪蹄。”

“得寸进尺,拍回。”

“小萝莉,不要嘛,我想吃猪蹄,做猪蹄好不好?”

“贪得无厌,再讲条件,扣两个菜。”

“小萝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