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线索/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大少的方向感一向杠杠的好,因此就算他是第一次光临南市,对于早就特意默背了地图的他来说穿梭于大街小巷,完全不怕绕得头晕眼花,更不怕迷路。

他这里溜溜,哪里转转,在别人看来那位抱着手机的年青人也跟大街上的手机党们没啥两样,反正手机党连走路都要跟手机相亲相爱,大众们也习以为常。

满街跑的柳大少,就那么东溜西逛,把售卖某个电话号码的手机店面前后各个条路的概况摸了个透,晃悠悠的晃进派出所,找所里值班负责人聊天聊地聊人生的聊了一通,去查阅各个路段的摄像头档案。

摄像头由交通部门管,在市公安总局有备份,各派出取得上级同意有权调看,柳少把某个时段的记录全部打包,发到自己的私人掌上电脑,和两工作人员直奔手机店。

节假日,各个地方大力搞促销,吸引顾客,手机店店长和营业员看到公家人员突然驾临,以为有人举报店里或店员有违法乱纪或犯罪行为,颇为紧张,店长请人进办公室,当听闻不速之客的来意是想查看店里的摄像记录和某年某月的销售记录表,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店长将但保留了的记录全交给警员同志,店里的各个摄像头记录但凡没有因故障损坏的都在,营业记录从开店至今全留有档案,连所有以前或现在的店员资料也俱全。

柳大少一边打包资料,一边查某年某月某日的记录,找出某天的营业记录表,再查摄像记录,对照一番,准确的锁定目标,他心中有数,不动声色的默记在心,等打包完资料,跟警员离开,再回警所。

到所里,将目标放出来,从户籍档案室的记录系统筛选,不到十分钟,将人对号入座,把资料调出来,买某个手机号码的是个普通上班族,没有任何不良记录。

查出点眉目,警员再次陪柳大少踏上行程,亲自去拜访某位,费了一番周折,找到其人家里却扑了空,到居民社区的居委会找其人电话,他不久前新换了号,新号连居委会也不知,只能联系其家人,通知人到居委会来一趟。

柳大少在等人的当儿,抱着电脑工作,到了足足四十分钟,一位年约近五十的男士满面大汗的找到居委会接待室。

他就是三年前购买某个号码的机主,姓王,王大发,王姓在H南省是名列人口最多的第一大姓,因此,H南各城处处可见王姓人。

王大发本人陪家人一起去公园游玩,接到居委会电话传呼,紧赶慢赶的一路赶来,因为不知道为什么要找他,心急如焚,当见到两位警员,反而轻松下来,没有传他去警局,说明他应该没有成为什么重大案件的嫌疑犯,只要没有成犯罪嫌疑人,那就没事儿。

“警察同志,我是王大发,您们找我需要问什么事,我一定配合。”王大发抹了把汗,站到公家办案人员面前。

“王大发同志,别紧张,请坐,等会这位同志问你什么,你如实回答就行了。”

两警员温和的安抚市民的情绪,请他坐下,还去给他倒了杯水,两人离开接待室,反手掩上门,他们站在门口等。

两位警员出去了,王大发紧张的额头又冒冷汗,感觉喉咙发干,喝了两口水润喉。

柳向阳将电脑放到一边,笑着坐到男士对面,态度温和:“老乡不用紧张,我们来是想问几个问题,请问158**4这个号码是你的吗?”

“是的,是我的手机号。”王大发频频抹汗。

“能把手机和号码给你看看吗?”

“这个……我没法给你,号码和手机前几天坏了,已经停用,我刚换了新的号码和手机。”

“手机和号码是哪天坏的?”

王大发感觉事情不对劲儿,为什么总问他手机号码的事?他想不通原因,想了想,老实的答:“应该是11号还是12号,具体哪天,我有点模糊了。”

“手机和旧卡还在家里吗?”

“……不在。”王大发汗流得更凶,声音有点结巴:“警……警察同志,是不是……是不是我这个号码有问题?”

“两天前,你的这个手机号码涉嫌电信诈骗,涉案金额高达好几百万,所以我们特意来核实机主姓名。”

“不可能!”王大发腾的跳起来:“警察同学,我绝对没有骗钱,我的手机和号码真的在前几天就坏了……”

说着说着,他软软的坐了下去,嘴唇都在抖:“不可能的不可能不可能……”

“你说手机坏了,是怎么弄坏的?”柳向阳没有问“不可能”是什么意思,不急不徐的仍追问手机和号码的细节问题。

“掉……厕所里去了。”王大发艰难的说出原因:“不是我自己弄掉的,是……是我公司的领导,他……手机没电了,又急着打电话,借我手机用了一下,然后……掉厕所了,他赔偿了我手机钱和卡钱,中秋放假,我今天才用那些钱买的新手机和电话卡。”

“也就是说你没有亲眼看见手机掉厕所里去了是吧?”柳向阳目光一闪,王大发是乐康药业的保安人员,他的领导当然也是乐康药业的人,也就是说是某位领导借用王大发的手机把叫人废小美女双手的图片发给了韩教官。

“没有亲眼看见的!我记得那天是中午用餐时间,我去食堂,在路上遇见领导,他边走边打电话,打着打着电话电量不足,刚好看见我,借我的手机继续打电话,打到一半,他内急先跑厕所,回来说手机不小心掉厕所里去了,他再三对我说不好意思,赔了我五千块手机钱和补卡的手续费,叫我买新机子和补新卡,因为那个号码尾数不太吉利,我一直考虑要不要换号,所以也没进行实名登记,今天买新机时也干脆换了个新号。”

王大发不敢隐瞒,将经过如实道来,柳向阳平静如常:“你那位领导叫什么名字?”

“孙伟。”

“谢谢配合,你的嫌疑洗脱了,你回去后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对任何人说今天的事,你也别有心理负担,只要证实不是你本人做的,别人盗用你的手机号码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不用你承担后果的。”

“谢谢!谢谢您!”王大发激动的语无伦次:“谢谢您!”

柳向阳露出平易近人的安抚笑容,拉家常似的问他是什么时候进乐康工作的,家里有什么人,小孩多大了等等。

东拉西扯拉了一大堆生活琐碎,等人完全平静下来,柳大少送王先生离开,王大发听说可以走了,感激不尽,谢了又谢,出了接待室,又对两警员再三道谢,然后才怀揣着忐忑不安下楼而去。

两警员返回接待室,见柳大校收拾好笔记本,两人也提起自己的公文包,准备走时一人小声的问:“柳大校,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那件案子不仅仅是诈骗那么简单,牵连甚广,嫌疑人有专业人员盯梢和接手调查,你们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不要去打草惊蛇,什么时候收网需要协助,就是你们表现的时机。”

两警员频频点头,他们是普通警员,上头怎么说他们怎么做。

三人辞别居委会值班员,到外面分道而行,两警员回派出所,柳少直接回下榻的酒店。

他打的回到酒店,正值午时高峰期,酒店用餐人多,大少爷不愿去凑数,回房间洗涮一番,抱了电脑先开工。

他早已把乐康药业上上下下所有职工名单弄到手,公司大大小领导的资料也罗列了出来,想查谁轻而易举。

孙伟,乐康药业第二股东孙继业的亲戚,其人最擅长的就是溜须拍马,也因他善拍马屁,再凭借亲戚关系,在乐康混了个头目当,是保安科的科长,混得还挺不错。

柳向阳把孙伟的资料调出来,把他的手机号码记下来,再次操纵电脑,很快从通讯公司和网络上查到孙某人的大堆电话记录以及他的朋友圈、常去逛的网站痕迹。

看到其中一个地方,柳大小邪邪一笑,手指在电脑上一顿划拉,成功混进某人的圈子,发了一串种子文件。

他那些种子文件才发出去不到十分钟,占击的人数嗖嗖暴涨,看到第一目标人也下载了文件,柳大小愉快的哼歌:“啦啦啦啦,种子已经播下,就等着秋天收获啦!”

唉呦,再没什么比玩技术更好玩的事了啊!

他在某些人手机和电脑里种下了病毒,除非他们把硬盘内存彻底格式化,重装系统,否则,只要那些人开机,他就能随时远程监看他们的行踪和行动,找到他想要的信息。

欢快的哼着小调儿,柳向阳着手接收信息,先接了孙某人那儿弄来的大堆数据,再生成图片或文字,当查看到某个文件夹里的一张图片竟然是他最熟悉的粉嫩笑脸,气得剑眉倒竖,怒火喷张:“王八蛋,天杀的,你死定了!”

天杀的龟孙子,竟然拿小美女的头像请人P了图用作淫邪对象,简直禽兽不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