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怒!

暴怒!

出生于军政世家的柳大少,脾气比一般的官二代权二代富二代来说好太多太多,正常情况难得发火,而此刻,看到那张被P过的淫邪图,禁不住火冒三丈,比他从姓韩的手机里找到有人想废小美女双手的证据图片那刻还要愤怒。

怒火中烧之下,先保存从姓孙的那里得来的数据,运指如飞,再次筛选信息,把急需要处理的东西找出来,遥控住姓孙的手机,将他种子文件里与小美女有关的几张图片抹除,又将他从一个号码里接收到的小美女的源图片也毁灭,不给他留一点痕迹。

有源图片,自然顺藤摸瓜找到了发他图片的另一位,那位比较聪明,用新Q号发图片,而柳少擅长的领域就是网络技术,但凡跟网络有关的东西,只要给他一个确定目标,他就能依目标为媒介,找到目标在网络上的痕迹。

仗着自己所长,柳向阳不费吹灰之力找出主谋者,幕后主谋者就是乐康药业的老大乐富家,然而,当他沿着乐富家找到接收到的源图,拿来做技术鉴定,赫然发现那张图被人纂改了!

乐富家最初接收到的图片,下面的文字标注的是“让她受伤,不能正常训练”,之后文字被纂改变成了“废了这个人双手”。

图片文字被纂改,只代表一种可能——黑客,黑客用技术监视着乐富家,然后拦戴了他的信号,从而篡改图片文字。

而且,黑客篡改图片后,还彻底的抹除了所有痕迹,包括发给乐富家图片的那个号码的信息痕迹,并且做得干干净净,就凭他也找不到残留痕迹。

如此,也证明黑客在保护发信息的那个人,换种方法说就是发图片的那人对黑客有很高的利用价值,所以,黑客暗中帮他断后或铲除异己。

痕迹被抹除得太彻底,说明其黑客能力不在自己之下,必定也是黑客界排名前十的几位之一,那么,究竟是谁?

分析出结果,柳向阳眼神乍寒,能被黑客监视,说明乐康药业或某些人必定有什么秘密。

他目前没法找出潜伏在乐康药业身边的黑客,不是他太差,而是他迟了一步,现在知晓了也不为晚,他有了准备,守株待兔的伺机而动,那么,只要黑客再有后续动作,他总有办法抓到那家伙的小尾巴。

查探到黑客出现过的痕迹,柳向阳暂时中止从乐富家身上寻找意图伤害小美女的幕后人士,着手查乐康药业的人员与公司相关的生意伙伴,合伙人等,那是件庞大的工程,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完成的,他也不急,通知服务员将他早上点的餐送到房间。

至于孙家的那位大小姐,目前没有她能派上用场的地方,先冷晾着,等他筛选出有价值的信息,有需要孙大小姐贡献力量的地方,搞个偶遇什么,保证能让那个见了帅哥就往上扑的放浪女主动凑上来。

孙美容心里惦记着早上的那位师哥,为了“巧遇”机会,没有跟狐朋狗友外出疯,只在附近的健身房消磨了大半天时光,又去做了美容保养,还没到中午就在酒店附近咖啡馆守株待兔。

也不知是她坐的角度有问题,还是看岔了眼儿,就算守在酒楼对面,当帅气青年回酒店时她竟然没发觉,等啊等,等得过了午后好久,服务员小妹打电话通知她说某帅哥先生回酒店了,不过,传餐到房间,不在餐厅用餐。

接到服务小妹电话的那刻,孙美容是惊喜的,以为机会来了,当得知某帅哥在房间用餐,眼见到嘴的机会又飞了,颇感气恼,自己去酒店用餐,她点好了餐,不吃钱就白付了,必须要吃掉。

吃了午餐,因为家里催她回家,孙大小姐也没去找帅哥聊天,先回家,她问过酒店前台,某帅哥预住四天,她还有机会,明天再来。

在燕帅哥呕心沥血废寝忘食孜孜不倦的努力为小美女的安全事件贡献革命力量时,某位身为当事人的小萝莉可不知那些,她背着自己的包包,继续在商摊之间走马观花。

燕大少堪称新世纪二十四孝好陪同,他帮小萝莉背着她那块石头,还帮她抱了她淘来的那套石捣钵,步趋步跟的跟在后面。

小萝莉东瞅瞅西瞅瞅,逛完了一条商摊,又逛另一条摊,先后又掏得二套捣钵,一套黄铜捣钵和一套铁铸捣钵。

当小跟班儿的燕行,当小萝莉入当天的第三套铁捣钵,他忍不住狂抽嘴角,他记得小萝莉第一次逛潘家园就淘了一套陶制捣钵,加上今天的三套就凑齐了四套,怪力小萝莉淘那么多捣钵干吗?

最让他哭笑不得的是在入手铜捣钵的当儿,小萝莉和商摊狂杀价,商贩喊价八百,双方讨价还价,商贩死咬着七百块不松口,小萝莉问他要了手机,度娘,再之后把手机屏给商摊老板瞅了瞅,然后老板默默的妥协,让小萝莉以三百块抱走。

生意谈妥,他拿手机看小萝莉翻到的地方,上面是个网址和捣钵图片,网上挂的铜制捣钵与摊位上的铜钵一模一样,更有附注说可以订制铜、铁捣钵,铜制钵定价一百五十块,批量订制价格另议。

那么闪亮闪亮的资料就是告诉摊主,摊位上的铜钵是仿制工艺品,批量定制价或许比网上挂的还低,所以不值他咬定的那个价,不值老板喊的价,当然就是说她开出的三百价已经非常合理喽。

……

再次领教到小萝莉杀价手段的燕行,暗中翘了个大拇指,牛,讲道理讲不通,直接拿证据,摊主遇上这么个小牛人,能不怂才怪。

至于那只铁制捣钵,乐小同学顶着笑脸,以一百六十块的价格抱走,她还特别的知人善用,把两只钵一起交给燕帅哥帮抱。

一套石钵,一套铜的,一套铁的,三套钵总重约有二十斤以上,比背包里的翡翠原石还重呢,燕少放两套钵装背包,抱一套在手,继续陪小萝莉溜跶。

乐小同学淘到三套药钵,也终于心满意足,高抬贵足移驾去书籍区,路上还顺手淘得两只灰朴朴的似喝酒用的小杯子形状的玩意儿。

书籍区也是潘家园的一大特色,集老旧新书于一体,即有小说、小人书,佛道经书,也有工具书技能书等等的涉及各行各业的书籍,有现代印刷术书,也有手抄书,也有板雕刻本。

燕行想不通小萝莉怎么突然想逛书摊,买工具书之类的不如去书店,书摊区虽然有各类书,却分散而杂,书店的话分类整齐,找起来方便。

当然,小萝莉喜欢,他也乐得舍命陪君子,逛街游玩也是过节的方式之一,更何况陪小萝莉逛街,看她杀价其乐无穷。

然,当逛了半圈下来,燕行再次想仰天长叹,小萝莉淘了好几本书,雕刻版、新版的《本草纲目》,旧版的《千金方》《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金匮要略》《御药院方》《伤寒杂病论》《铜人腧穴针灸图经》。

乐小同学买医药用书花费近二万,往燕帅哥背包塞了好几本,她本人背包塞了一些,其余的用报纸包好,用绳子绑扎起来提手里。

有那么多书本,已经没法逛,乐小同学抱着书,春风满面的和燕帅哥打道回府。

两人走出潘家园,沿着街去停车场,想去吃饭,每家餐饮爆满,只好作罢,买了糕点当午饭。

赶潘家园旧货市场的人特多,每个路段人来来往往,一些人从别处过来,一些人逛一圈移往别处,到处热热闹闹的。

回到停车场,爬回车上,放好物品,燕大少和乐小同学才有空吃糕点补充能量。

“小萝莉,你怎么买那么多捣药钵呀?”燕行以狼吞虎咽、看着又十分优雅的吃相扫荡吃食,一边没话找话。

“捣药啊,药材那么多,各种药材药性不同,用不同的药钵捣捶更合适,这些还不够,下次看到中意的还得继续淘。”

“还不够?”燕大少龙目浮上惊讶,四套了,还不够,没搞错?

“当然不够了,有些药材含有一性的毒性,跟其他药材混用工具不安全,为含药性的药材准备专用工具才是上上之策。”

燕行瞅着小萝莉说话时那种自信飞扬的样子,微微顿了顿才嘣出一句:“学医要准备医用工具,好烧钱!”

“嗯嗯,你说的得太对了,我竟无言以对。”乐韵殷勤的点头,别人学医用不着自己购太多医用工具,她不一样啊,她有空间,有自备药材,需要各种专业工具提取材料、装药、制药。

她最想要的工具其实是炼药的鼎,是想扔空间随身携带的,不想让别人知晓,准备私下里找个时间去跟人谈,请制造仿古鼎、炉的师傅帮打造药鼎。

燕行本来准备想说学医要自己筹资购设备工具,你不如来部队吧,部队出资购买医用设备,你只管用现成的就行了,他深恐小萝莉怼他,晚上又扣他的菜,默默的放弃很好的一次游说机会。

勉强填饱肚子,豪情万丈的踏上归程,要回去了,本是激动人心的事儿,然而,当车子开上路,再次陷于堵车的水深火热。

当司机的燕少,开着车和大家一样蜗牛爬,爬呀爬,那速度,分分钟逼死急性子,乐小同学淡定的从背包里摸出一本书,淡定的看书。

燕行:“……”小萝莉买那么多书,就是为了这一刻的有备无患吧?对于小萝莉的先见之明,他佩服得五体投地。

繁忙的人们,排成巨龙的车辆,给交通带来沉重的压力,以致公路上只有你想不到的堵塞程度,没有不可能出现的严重塞车程度,直至下午三点半过后,猎豹在公路上爬行三个半小时,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到青大附近区域,其时,乐小同学也扫描完了一末医药书。

到果蔬市场附近,燕少停车,他怕小萝莉扣他分子为做他最爱吃的菜,坚决不让她下车,他自己冲进超市,买买买买!一口气狂买了一大堆肉食和蔬菜,满载而归,神采飞扬的开车回校。

青大的老生们有小部分回了家,一部分外出浪,还有些有经验的老生们知晓每逢节假日京城风景区挤得要命,因而没有跑去凑热闹,估计约有一半的学生们在学校,各个地方皆可见学生身影。

新生们军训一个上午,下午放假,终于得到解放的新生,大部分涌去校外放飞自我,相对而言,校内新生的身影比较少。

青大校园内也弥漫着过节的气氛,各处文化栏,文化长廊版报色彩鲜艳,风景盆栽花朵争相吐艳,横幅高挂,各个食堂与生活一条街、学生服务楼等区域也推出祝福全校师生职工节日快乐和欢庆佳节的活动。

踏上青大的地盘,车子可谓畅通无阻,燕少开着座驾,怀揣着美滋滋的心情,顺顺利利的回到青大宿舍区的状元楼,车子绕过被鲜花盆栽环绕的石碑,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在楼前不妨碍人、车过往的地方停泊。

乘兴夜去,尽兴而归,这是次愉快的旅行。

相对燕少而言,最大的收获不仅是出游的快乐,最重要的是因为此行让小萝莉对他的态度比起之前可谓是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心情倍儿好,麻利的下车,打开后座车门提出背包和小萝莉的捣药钵,再开车后厢提购买的菜。

东西全拧出来,好几大包,特别的丰盛。

这?

从车上爬出来,乐韵看着放地面的食品袋子和装疏菜的纸箱子,默默的抹了把冷汗,那只帅哥是准备明天后天都赖她宿舍吃喝了吧?

那么多东西,燕帅哥一个人不可能提得了,她走过去,一手把自己的药钵提在一手,一手拧了两只装得鼓鼓的食品袋,率先叮叮咚咚的上楼。

小萝莉气鼓鼓的样子让燕行颇感纳闷,他没惹小萝莉啊,她干么又好像对他有意见了?再瞅瞅堆放着的食品袋,隐约又明白了原因,赶紧提起袋子啊箱子,风风火火的追赶小萝莉。

近四点,太阳比起午时收敛了不少,许多学生也准备开始外出,状元楼里的好几个宿舍放着音乐,令宿舍楼变得生机勃勃,满满的是人气味道。

偶尔有三两人下楼,遇上水灵灵的小萝莉和高大的青年,大多一脸古怪,甭怪他们大惊小怪,而是燕少戴着墨镜,妥妥的像保镖。

回到四楼,开门,进宿舍。

“小萝莉,你的手真没事了?”当小尾巴的燕行,掩闭门,抛开顾忌,表达自己的担忧,当初在赌石店,小萝莉抱三十几斤的石头时因为人多嘴杂,他不好问,现在没有多余的耳朵,说话没有太多的肆忌。

“已经好了。”她用了空间里所有能用上的药敷伤,约两个时辰,骨头裂缝完全愈合,再经过几小时时间慢慢恢复保养,到天亮时分,手骨跟没裂时一般无二。

“你用的是什么药?”燕行想起了小萝莉在神农山给他配的伤口药,回到京城,军医院的老家伙们把他身上的残药渣搜刮干净,当宝似的研究,之后天天追着他想撬开他的嘴问配药方的人,那份热情,回想起来还让人心头发毛。

“独家配方,不能外传。”问她是什么药?当然是空间里长的超纯的好药啊,药方嘛,也是突然跑进她脑海里的知识。

“……”微微的撇了撇嘴角,燕行不再打破沙锅问到底,就算他打破沙锅问到底,小萝莉也未必乐意说。

两人把蔬菜肉食提到冰箱边放下,没形像的席地而坐,把背包之物一律摘下来,乐韵把先把肉食塞冰箱,两只猪手,五花肉、精肉、子排骨、猪肝猪肚猪心猪粉肠、一只鸡、半只鸭、一条鱼,两只大爬虾,还有一点羊肉。

肉食太多,冰箱根本塞不下,只能把放冰箱里的疏菜拿出来,只放肉类食品,疏菜放外面顶多会变老,肉食放外面容易变质。

“姓燕的,你准备吃几天?”好不容易把东西塞进冰箱,乐小同学狠狠的剜罪魁祸首,那家伙是吃定她了吧?

“呃,一时没管住手。”燕行脸上发烫,耳尖绯红一片,他看着那么多东西就想买,好像真的买多了。

“哼哼,我今晚全一锅烩,看撑不死你。”

“……”俊美的男人不好意思的抿唇不语,他可不敢再接话,惹毛了小萝莉,他觉得她做得出一锅烩的事儿来。

燕帅哥垂着眼,一副知错的模样,让乐韵也不好再狠批他,算了算了,那家伙有家不能归,心情大概郁闷难平,所以一个劲儿的买买买,以此解郁。

放下东西,想到手机没电,爬起来跑回宿舍找到充电器,在客厅连接插座充电,再坐下检视自己当天的劳动成果。

燕行把墨镜卡脑门上,露出俊脸,将背包里的东西一一摆出来,小萝莉的翡翠石头,书本,捣药钵,还几件零碎玩意儿,他自己的仍留在包包里。

所有东西全摆出来,种类繁多,数量可观,几乎可以去摆摊儿出售了。

瞅着各种各样的古玩旧货、石头,燕行:“……”小萝莉是要当收藏家的节奏?

扒呀扒,乐韵把自己的收获扒拉着清点一番,拿起两块石头,左瞅右瞅,又瞅瞅燕帅哥,想给他,又舍不得,反复几次,忍痛伸出爪子:“燕帅哥,这个是送你的中秋礼物!”

“送我的?”燕行咻的挺直腰杆,龙目里盛满惊诧,小萝莉送他中秋礼物,这,不是做梦吧?

他看向小萝莉,她伸出双手,从敞开的袖口隐约可见右手腕缠着的纱布,皓腕细腻,两只白嫩嫩的小爪子捧着两块小石头,一块约有鹅蛋大,一块有碗那么大。

看着小萝莉捧着的石头,燕大少下意识的屏声静气,垂着眼睑,就那么定定的盯着小萝莉的几个粉嫩嫩的手指头看,忘记了反应。

“不要就算了。”帅哥迟迟不肯接受,乐韵瘪瘪嘴,哼,他嫌弃的话,她还舍不得呢,就算光环有点弱,好歹也不是一无是处,放空间里多少能给空间增加一丢丢的灵气。

“要!谁说不要?”静默中的燕行,骤然从迟钝状态惊醒,眼疾手快,长如狂猿臂的手臂一探而出,飞快的拿走小萝莉手掌心的石头。

那速度,恰是迅雷不及掩耳,也不愧是军人反应。

他拿回自己的中秋礼物,又做了个特别……接地气的动作,他把石头捂在怀里,免得小萝莉反悔再抢回去。

我去,这是学驴牵着不走赶着走?乐韵被燕帅哥的举动给弄得无语至极,之前没反应,后来又抢,若不是知道他是个正常人,她会怀疑他脑子有毛病。

“你说了送我的。”小萝莉视线飘来瞟向自己捂藏石头的位置,燕行紧张的如临大敌,以为她后悔了要抢回去,理直气壮的提醒她送出的礼,泼出去的水,不能回收。

“我没说要拿回来。”帅哥,你的冷酷形像,你的风度呢?能不能别突然更改画风?

“哦。”燕行放心了,眉眼一松,俊美的容颜浮上喜色,龙目光彩流转,喜滋滋的拖过背包,把礼物塞背包收藏,他除了外公和外婆家的长辈兄姐们有送他礼物之外就是向阳和军营里的兄弟们有互赠小礼物,其他的,没有了!

藏好了礼物,心里满满的是感动,收到朋友礼物的感觉,好幸福。

这个中秋,真美好!

在失去妈妈,失去外婆之后,燕行第一次觉得原本觉得清冷的中秋节是也可以这么温暖可爱,他将背包放在自己身边,感受背包里礼物带来的温暖和阳光。

人逢喜事精神爽,燕帅哥欣逢人送礼,那份喜悦溢于外表,龙目炽亮,俊美的容颜春暖花开,万里芳菲,美得……惊心夺魄。

乐韵看呆了,过三五秒才从美色中回神,暗搓搓的搓手:“姓燕的,别乱飞媚眼,小心姑奶奶把你绑起来从窗口扔出去,让你当空中飞人。”

“……我没有。”燕行想喊冤,冤枉啊,苍天作证,真的没有。

“哼哼,没有就好,敢对我用美男计,我让你躺半个月下不了地。”她敢揍他,反正他不敢放火烧她。

“……”冤,太冤了!深觉比窦娥还冤的燕行,苦催的干瞪眼,不能让小萝莉受委屈,所以……只好自己受委屈了,男子汉大丈夫受委屈不会少块肉,他就受着吧,再说,也不委屈啊,小萝莉送他的礼物还在背包里躺着呢。

燕帅哥不吭声,乐韵也不好意思使劲儿的欺负他,眼珠子一转,美人眼里浮出八卦之狡黠:“燕帅哥,问你个问题啊,你家姐姐和那谁都叫你小笼包,为什么柳帅哥不叫你小笼包,却叫你小行行?”



不用大脑想,用腿膝盖猜,燕行也知小萝莉口里叫他的昵称是哪几个字,幽怨的望望小萝莉,眼瞅着那张笑吟吟的可爱甜美笑脸,他又抱怨不起来。

“我的小名叫小龙宝,不是街头小吃店里的小笼包,我是农历二月二出生的,俗话说‘二月二龙抬头’,所以我妈妈给我取名龙宝,老人说龙宝这两字太大,恐冲撞到龙神,怕我不好养活,所以加了个小字,变成小龙宝。”

他提及母亲,声音温柔,解释了小名的来历,眼角上扬,扬出悠长的笑意:“我外婆家的长辈和表哥表姐们全叫我小名,向阳从小以哥哥自居,又喜欢标新立异,觉得跟大家一起叫我小名没特色,所以他独树一帜,绞尽脑汁想出个新招叫我小行行,以区别他的与众不同。”

以前,向阳独具匠心的给他起小名叫小行行,现在小萝莉也独创一词,给他来了个新的雅号——小笼包,听着有点像女孩子昵称,不过,还挺接地气的,小萝莉乐意叫他小笼包,他也不介意当只小笼包。

“你咋知道我以为你小名是街头小吃小笼包?听人叫你小名,我感觉就是像小笼包。”被发觉自己故意混淆视听,乐韵也不害羞,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无辜的微微仰视燕帅哥,他太高,坐着也跟小山一样威武雄壮,她需要仰视才能直视他眼睛。

“发音那么明显,能猜不出来吗?宝是第三声,包子的包是平声。”

“好吧,小笼包,你脑洞也开得挺大,你现在可以回宿舍洗澡了,一身汗味儿,没有一点可爱龙宝宝的样子好吗,我最早也要五点半才煮菜,六点半左右吃饭。”

冏!燕行大冏,趟鬼市的过程太挤,因为是凌晨,天凉寒,所以只出了点微汗,到潘家园,气温上升,跟人挤来挤去挤了几个钟,挤出几身大汗。

不说还没什么感觉,被小萝莉一提醒,闻着汗味真有点浓,再嗅嗅空气,他特别想挖个坑把自己埋了,同样挤得出了几身汗,他一身臭汗,小萝莉是香汗淋漓,她周围的空气也带着淡香味儿。

人比人,气死人啊!

“那,我先回宿舍换衣服了啊,五点后再来。”冏冏有神的燕行,提起背包,故作镇定的大步流星冲向门口,开门出去,反手带上门,隔绝了小萝莉的视线,他的俊脸腾的泛红。

羞得面红心跳,赶紧的拉下墨镜遮住半张脸,抱着背包,摸到藏夹层里的石头,整个人又精神抖擞,锵铿下楼。

小萝莉送了他中秋礼物,他送什么当回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