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共度佳节/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贾铃被外孙女赵丹萱和外孙子赵宗泽接去逛街,外孙只陪她逛了一小圈就去陪未婚妻,她由外孙女陪同逛了国际商城,购得一大堆奢侈品,中午去星级酒楼享用法国大餐,下午去做美容护理。

做了护理,换了个发型,把一头及肩发烫得微卷,上了妆,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喝了下午茶,再次去逛奢侈品专卖店。

一整天行程满满,也玩得特别尽兴,到夜色擦黑,家里还没人催她回去,她不急,故意拖延时间,眼见夜色降临,仍然没人催她回家,感觉有点怪异,自己打道回府。

车子到了小区外,贾铃自己先回家,让外孙女等到外孙子来了再一起去燕家。

“外婆,你走稳啊。”赵丹萱送外婆下车,亲昵的嘱咐。

她穿红色超短裙,巴掌大的小脸精致,披过肩长发,也烫得微卷,贾铃新做的发型即是参照她外孙女的样子,看后背,还以为是一对母女。

“我的萱萱宝贝最贴心。”贾铃欢喜的摸摸外孙女凑过来的小脸,嘱咐她等她手机提醒,提了两只纸袋子,踩着四寸高的小高跟鞋,妖娆的走向家属小区。

目送外婆进了小区的门,赵丹萱坐回车上,将车开得离小区门口远一些,免得让人看见。

贾铃提着纸袋回到家楼外,看着自家楼层的灯竟然没亮,心头浮上薄怒,小金又偷懒了不成?

铁道干部家属楼是新千年之后新建的小高层楼,每栋十二层,复式楼,楼层二梯五户,燕家分得的单元在二楼。

为了获得人脏俱获的机会,贾铃乘电梯上楼,轻手轻脚走到门口,拿钥匙轻轻的开门,客厅也一遍漆黑。

随手拧亮灯,大喊:“小金小金小金……”

没人回应,整个家里空荡荡的,她丢下纸袋,跑去厨房,东西收拾得整齐,再看保姆房也是空空如也。

这下把她气得不轻,叮叮咚咚的上楼,推开卧室,里面是空的,去推书房,门锁了,敲门,里面也没有回应。

家里好似没人!

发觉那一事实,贾铃精打细扮的脸一秒青铁,一口气跑下楼,找到丢沙发上的钱包式手提包,拿出手机打保姆电话。

金婶还在回老家的高铁上,收到燕太太的电话,忙接听,遭劈头一句:“小金,你哪去了?老先生呢?”

“太太,我在回家的高铁上,老先生下午去了老朋友家,说晚上不在家吃饭,说赵家小姐少爷们接太太外出过节,也不会回家吃饭,就让我回家。”

金婶有几分诧异,太太不是被接赵家小姐和少爷接出去玩儿了,怎么这么大的火气。

贾铃太阳穴的青筋爆跳:“先生有说去哪个朋友家吗?”

“老先生没说,我送老先生上车,看方向应该是去柳老家。”

“好了,我知道了。”听说去了柳家,贾铃气冲冲的挂了电话,脸色阴沉沉的,燕鸣去柳家,无非是因为柳家青年和燕行是兄弟,他去柳家除了看外孙还能干什么?燕行不回自己外公家跑别人家过节,是想让别人说她这继外婆虐待他吗?

太太语气很冲,金婶也并没放心上,收了手机,她也快到老家了,还有十来分钟就到站。

贾铃坐了会,越想越想不是味儿,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拨通燕鸣的手机。

青大状元楼内,燕鸣捧着手机,听到外孙冷然的语气,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默默的划开老人手机的屏幕,缓慢的划拉几下,然后,铃声就听不见了,他把手机又放回兜里。

燕行看外公划屏,以为他要接听电话,真是哀其无性格,怒其被一个半路蹿出来的女人蒙在鼓里而不自知,失望的偏过头,自己夹了一块红烧肉,大口啃咬以宣泄自己的不满情绪。

待听不到铃响,他大口吃肉的动作顿了顿:“想接就接,怕人听到借用小萝莉的阳台去卿卿我我说情话,小萝莉没有偷听的不良嗜好,我也不想背上破坏别人夫妻感情的罪名。”

“……”面对孙子的冷嘲热讽,燕鸣四肢冷僵,苍老的脸上浮上痛苦难堪,看着自己的孙子,欲言又止。

乐韵与一对祖孙相对而坐,清晰的看到了老人眼里闪烁着晶莹的水光,她只有叹气的份,燕帅哥那家伙吃错药了,明明渴望亲情,偏死鸭子嘴硬,口是心非的说反话刺激老人家。

她伸长手臂,夹了一块大大的猪蹄肉块放进以吃掩饰自己真心情的燕帅哥碗里:“燕帅哥,吃你的,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碗里多了块肉块,燕行抬头,讶然瞅瞅瞪自己的小萝莉,看她不让自己伤外公的心,心里顿然欢喜起来:“哎,我在吃着呢,我又不是哑巴,有话当然要说了,其实说了也没有用,反正人人都知道我这个燕家亲孙子还不如不是亲外孙的人孝顺老人,我多说一句半句,就是忤逆长辈,身为军人不以身作则孝顺老人,只会给军人脸上抹黑。”

燕鸣艰难的扭过头,心里大雨倾盆,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小龙宝不愿再回去,是因为他对继老伴和赵家兄妹的态度给了别人伤害小龙宝的理由,他亲手造就了别人语诟孙子的话柄。

乐韵只有叹气的份,怕气坏老人家,再次夹了块猪蹄塞燕帅哥碗里,用力的瞪眼要胁:“燕人,肉堵不住你嘴巴的话,以后别嚷嚷想吃好吃的。”

“堵得住堵得住,我不说就是了,”小萝莉又唤以前对自己的旧称呼,燕行后背皮一紧,立马认怂,嘟嚷一句,小心翼翼的求证:“小萝莉,那个,不要扣下次的份子行么,我保证从现在开始装聋作哑,绝对不对别人的生活指指点点,别人爱咋过就咋过。”

乐韵想抚额,燕帅哥今天绝对吃错药了,他自己不是说装袭作哑嘛,又何必添加后面那两句,那不是又明着刺他外公?

“扣掉二个肉菜。”她不想那对祖孙在她的地盘上闹得不欢而散,果断打压燕帅哥。

“小萝莉,你说了要请我吃我喜欢吃的菜,不能食言而肥。”燕行暗中一惊,汗毛倒竖,不用细心推敲也能猜出来小萝莉扣肉菜的话必定会扣猪蹄和五花肉,那两道菜偏偏是他最馋的两种,想到要被扣掉,他就割肉似的疼,不,比割肉还疼。

“再减去一个瓜类青菜。”

“小萝……”燕行还想申辩,看到小萝莉笑得欢脱的脸,骤然惊觉,赶紧闭嘴,多说是错,他越说得多,扣份子也扣得越多,不说话才是上上之选。

瞥一眼身边的外公,看到外公怔怔的侧望着自己发呆,他心里也有点内疚,外公不知道实情,听他冷讽,心里必定很难过,为了缓和一下气氛,他夹了块排骨放外公碗里:“外公,快吃饭吧,菜要凉了。”

“嗯。”被呛得有些下不了台的燕鸣,见外孙又主动服软,他顺坡下驴,应了一声,又拿筷子继续吃。

心里搁着伤痛,本来没了多少食欲,可架不住饭菜太好吃,吃一口就管不住嘴,他最初表情落魄,吃着吃着,不知不觉就忘记了被孙子挖苦的小事儿,孙子又帮他夹了几次菜,燕鸣很快被就被哄得晕头转向,又跟孙子开启抢食大战。

一对祖孙又没老没少的斗嘴,这个指责那个抢了自己的,那个说人太慢,落后所以要挨抢等,乐韵看得眼角跳了又跳,默默的吃饱,然后作壁上观,观看祖孙俩没羞没耻没节操不要脸的抢菜,暗搓搓的暗中评估谁的战斗力强。

越瞅越想……想自己滚蛋,真的,那对祖孙分明是秀亲情!论战力,燕帅哥秒杀他外公,可他故意表现出疯抢模式,其实都是在刺激他外孙,让他外公多吃些,他不动声色的主导着整个过程。

身为主人的乐小同学,妥妥的觉得自己才是多余的那个人,需要让位让地盘给那对祖宗联络感情,可是宿舍是她的,她不能跑,只能默默的吃别人撒的亲情狗粮。

燕家祖孙痛快的吃吃喝喝,没再看电话,自然不知电话被人打了又打,而贾铃在打了一个又一个电话,一连打了十来个电话仍然无人接听,气得火冒三丈,老东西死哪去了,难道都不带手机在身边的?

心中那个气啊,气得头冒青烟,青铁着脸掐断电话,气冲斗牛的往楼上跑,到二楼卧房,简单的收拾了二套衣服,下楼,拿了钱包和手机,关灯关门,带着一身的火气离家。

满怀火气的贾铃,走出小区,避开小区门卫给外孙女打电话。

赵丹萱避到一边,左等右等,等了很久,即没等到哥哥也没等到外婆电话,耐性都快磨光光了,当终于等到外婆电话,赶紧接了,以为外婆通知她可以进小区,谁知竟然是外婆叫她到小区门口接人。

她立即开车,绕了个弯,然后再次到铁道干部家属小区门口,看到外婆还提着一个小小的旅行包,不由有点懵,飞快的下车去将外婆接上车。

见外婆面色不好,她没问原因,等自己也坐上车,关好车门才问:“外婆,怎么啦,看起来像不高兴的样子?”

“家里一个人都没有,能高兴吗?”被问起原因,贾铃想想浑身都是气。

“外……公不在家?”赵丹萱变了变脸色,主人不在家,他们这个中秋岂不白白浪费了心思?

“死老鬼去大概去柳家了,电话也没人接,气死我了,不说了,走,找个住宾馆去。”

“住宾馆?”赵丹萱吓了一大跳:“外婆,你不会是想离家出走吧?这……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他敢抛下我,我走给他看,我去外面住个三五天,他不求我我不回去,看最后谁急。”

“外婆,万一他不紧张呢?”

“傻孩子,你担心多了,这么多年,我早把他拿捏在手心,他是捱不住孤单的,晾他一二天,他就什么脾气也没有了,他是跳不出我手掌心的。”

“外婆威武!外婆最厉害了,我和哥哥能不能成为赢家就指望外婆您啦,外婆是我们的保护神,您这么聪明机智,美丽端庄,一定长命百岁。”赵丹萱果断的拍马屁。

“就你嘴巴最甜,你们放心,外婆就你妈一个孩子,不帮你们帮谁,赵家的都是你们的,燕家的也是你们的。”

“就知道外婆是天下最最最好的外婆,能成为外婆的孙女最最最幸福了,外婆,我们现在走起?美美的去吃大餐,再去观中秋赏月活动?”赵丹萱心情激动,眼里尽是贪婪,只要哥哥成了赵家继承人,燕家的东西就是她的!

“走起嗯。”贾铃被外孙女几句话哄得心情愉悦,笑着同意。

征得外婆同意,赵丹萱兴奋的发动车子,去找酒楼,中秋节这样的佳节,京都酒店火爆,很难找到房,但那是指贵宾级别以下的房源,像总统套房和顶级贵宾房还是有空余,不怕订不到房。

华夏国地域宽广,各地中秋节有不同的习俗,而不管南北差异多大,大家有一个共性,不管是农村或城市里选在这一天结婚办酒席的人数不胜数,农村也有在这天开张做生意或挖基建房或封顶的,以图借个团团圆圆的吉祥喻意。

乐家也选在这一天进行楼房封顶。

打从周秋凤请工建房后,人员到位,砖、水泥泥沙和白灰一一到位,费了两天工把砖头吊上二楼,待做好万全准备,第三天即正式砌墙。

周哥与大工师傅是村里建筑小队成员,效率质量口碑在方圆一带很好,四处帮人建房,帮自村人做活更不可能怠工,都是早出晚归,极为负责。

乐家二层楼本来就砌好了部分墙体,现在不过是在原有基础上加高,并不费事,砌墙时大工师傅、小工们一起齐心协力,速度极快,仅只用五天就砌好了墙体,然后先浇制楼梯,装模板,扎钢筋。

把那些基本工序全完成,最后就是浇铸封顶的面板,因为还需要准备些材料,从而定在中秋当天上午封顶。

家里在建房子,周秋凤管田管地管家务,每天忙里又忙外忙得特别的有劲,她还匀出时间和村里要好的人上山采蘑菇。

立秋之后,许多秋季生长的菌子也相继生长,乡下也到了一年里春、秋两季采菇之中的季采菇的一段繁忙时节,四里八乡村民上山采摘蘑菇自己吃或卖。

周秋凤隔一二天也去爬山找蘑菇,采回来之后一部分吃或送一些给建房的人家当人情,一部分晒干留着,她每次归来成果颇丰,短短些日子积攒了好几大包干蘑菇。

中秋当天,乐爸工作的小作坊也放假,恰好又定在当天二楼封顶,他也在家能帮点小忙,当天,天微亮的当儿夫妻就起床,照料好猪鸡鸭,自己也弄早点吃了,等着做工师傅来开工。

乐爸打结婚后,家有贤内助,天天好心情,被周秋凤照顾的长胖几斤,也白了些,整个人精神不少,好似年青了几岁。

他过了二个月的新婚生活,夫妻两蜜里调油时因他小棉袄给他老婆配制药丸服用,有半个多月没过夫妻生活,内心有点小憋闷,偶尔也少少的埋怨他小棉袄故意整他,不过,每当看到周秋凤的笑脸,他那点小幽怨便被风吹去了千里之外。

家里楼房封顶,乐爸腿脚不便,不可能帮忙拌沙子呀运泥浆什么的,他早在他老婆大人手里领了工作——负责宰鸡鸭,房子包给人别人造,不管三餐,但封顶这天要管中午或晚饭,款待做工师傅,也叫谢师傅饭。

乐家定在上午做封顶工作,管午饭,因此,当忙完家务活,周秋凤指派活给乐清,在等做工师傅们时,她自己也张罗中午要吃的菜。

女婿家封顶大喜,周奶奶早饭后也把自己收拾得有模有样,和儿子周夏龙去乐家,建房是大事儿,身为娘家,周家可没小气,烙了饼做贺礼,散给做工的工人和帮忙的人。

学校放假,周家孙子周天明和周春梅姐弟俩也在家,他们不好意思去姑姑家,窝家里看电视玩手机,周嫂子也在家管自己家的事。

周家母子到乐家没多久,程有德小两口也来帮忙,很快,做工师傅们和帮小工的人也到了,都是自村人,大家熟,建筑队还开来了机器,人员到齐,开工。

搅拌机轰隆隆的响,帮工的人员有往机器里添加材料的,有操纵机器把拌好的水泥浆运往楼面顶的,楼顶上也有人,倒浆,填平,楼上楼下一片繁忙。

周奶奶和柳嫂子帮杀鸡宰鸭,拔毛,炖猪蹄,切猪肉等等。

众人拾柴火焰高,在几十人忙前忙后的努力下,从八点到十点半,用了两个多钟就将楼顶工程浇铸完工。

楼面浇完水泥,等水份沥去一些,泥面半干时还要趁水泥有粘性时沿边缘加盖一层砖,那样的话以后想建第三层或建边缘遮雨檐也方面,若等水泥全部硬化,再铺砖时因干湿不同难以粘合。

那步工序要等一段时间,因此,测量楼面水泥面平坦了,做工的人先下楼,周哥和年青人又放了一通鞭炮,以示庆祝,大伙儿先洗手脚和鞋子,在乐家吃瓜果点心。

等了近两个钟,到快开饭前,建筑队人员搬运石头上楼顶,沿边沿砌砖,砌满一圈砖,下楼吃饭。

楼顶工作圆满完成,乐爸激动的咧着嘴,笑得跟傻子似的,要不是大家熟悉,没准以为他有毛病。

乐家的谢师傅饭整得十分丰盛,主客喝得微醉,饭后,周秋凤又跟工人们结帐,先把该付的工钱付了。

楼房封顶,并不算全部完工,后面还要造楼梯间房顶和墙,拆模、粉刷等等,那些要等一个月才做,所以,还是要把之前的工钱结清。

建筑小队成员们领了工钱,也一致保证后继工程也由他们承包,拿了乐家赠送的中秋礼和红包,欢欢喜喜的回家。

来免费帮工的人帮乐家处理好多出来的材料,收拾好场地才回家,同样一人一份中秋礼、一个红包。

有周秋凤大管家,什么事都打点的妥妥的,做的滴水不漏,做工的村人没谁被忽视或被轻瞧了去,皆大欢喜。

送走客人,周秋凤和乐爸夫妻俩风风火火的下地拔红薯地的杂草,到傍晚早早的收工,送了中秋礼回娘家,自己张罗吃的,楼房上午封顶,留有很多肉食,小两口也没委屈自己,做了顿丰盛的晚饭慰劳自己。

人逢喜事心情爽,夫妻做好了房子,心情美美的,吃饱喝足,收拾好,烧茶,准备好拜祭月神的供品、茶,一边等月亮出来,一边等自家小棉袄的电话。

不是他们不想主动打电话给孩子,是他们姑娘上午发了信息,说跟朋友跑外面玩耍去了,可能要到傍晚后才能回学校再给他们打电话,乐爸和周秋风不知道乐乐有没回到学校,更不知有没空,怕打电话干扰到她,所以忍着不主动去吵孩子。

在乐家夫妻等电话的时刻,燕少和燕鸣终于撒够了狗粮,愉快的结束晚饭,有个饭桶似的燕少,所有盘碗被清空,燕鸣最后看着孙子以狂风暴雨之凶势扫荡光饭菜,暗中羞耻得红了耳朵,他家小龙宝的形象全没了!

燕行吃得很开心,不仅有自己最爱吃的菜,还能跟外公一起过节,没有闲杂人员在旁碍眼,这个佳节最幸福不过了。

吃得欢畅了,喜上眉梢,那张脸本来就俊,又有发自内心的笑,眉眼含笑的样子芳芬万里,灼灼其华,像明晃晃的太阳,光芒夺目。

他笑嘻嘻的收拾盘碗,运去小厨房水池,擦干净桌子,去洗水果放桌上,然后才去洗碗。

燕鸣看得目瞪口呆,那个笑得春光无限的青年,真是他孙子燕行?他觉得看到了个假的外孙,怀疑被人调包了。

“老人家,你先坐坐,我去给家里打电话了。”陪客人把晚餐吃完,燕帅哥承接清洗工作,乐韵也不磨叽,急着去打电……

“小同学,你去忙你的,不用担心我,我有外孙照料。”燕鸣略感羞惭,他和小龙宝磨蹭半天,倒误了主人与家人亲近的时间。

乐韵也没客套,拿手机进卧室区,关上门,扑在床上,笑咪咪的打电话给老爸和新妈妈,拨通电话,眉飞色舞的大叫:“爸爸凤婶中秋快乐,你们家小棉袄又想你们喽!”

乐爸和周秋凤左等右盼,等了好久才等到电话,乐爸急吼吼的:“乐乐,视频视频,让爸爸看看小棉袄。”

“好咧好咧,视频哇,是不是留了好吃的,想让我看着眼馋?”乐韵嗷嗷叫着,发出视频邀请。

周秋凤接了,看到先是闪现出一片绿色,再之现出床呀枕头呀,顿时笑不拢嘴:“乐乐,你不会这么早就睡了吧?”

“没有没有,凤婶,我是想让你和老爹看看你们姑娘的床铺收拾得有多整齐,瞧瞧,你们家姑娘的被子叠得很漂亮吧,可以当豆腐下锅煮吃啦。”

视频在移动,乐爸和周秋凤看到那四四方方的被子,哭笑不得,那被子叠得真漂亮,比豆腐块还方正,整成那样子,乐乐睡觉时舍得抖开吗?

乐韵看着手机视频里老爸小鸟依人似的靠在他外婆肩膀上,凤婶和她老爸相依相偎,等于无形之中又吃了一把狗粮,她家老爸和凤婶好恩爱哇,这把狗粮,她吃得心甘情愿。

周秋凤和乐爸又开展十万个为什么模式,问习惯不习惯,问开心吗,问天气是凉是热,需要什么,有没想念家乡口味的哪种特产,问军训还有多天结束,问国庆节放不放假……

就算三天一个电话,五天一次长聊,在家的两人还是有十万个不放心,心中藏着十万分牵挂,就算前几天有问,下次仍不由自主的问相同的问题。

儿行千里父母忧,一对夫妻就那么一个宝贝姑娘,想着那么小的人独自千里之外,满满的是不放心和挂念。

乐韵不厌其烦的回答,好不容易安抚住长有玻璃心的老爸和新妈妈,向家长炫耀晁哥哥和李哥送的、学校发的月饼,无法避免的,她也受到了回击——凤婶特意向她晒了自制煎饼,月饼,瓜子、水果、泡好的茶。

互相伤害的双方,各自笑得前俯后仰,就算隔着千里万里,也阻不住那份快乐心情。

深受打击的乐韵,咬咬牙,放大招!果断的把收进空间的几块石头搬出来放地面上,然后拿手机对着淘来的宝,兴高采烈的让家里的两位长辈欣赏古玩。

“那块石头很漂亮。”

“乐乐眼光好。”

隔着手机屏,看到一块有点紫色有点绿色的石头,乐爸和周秋凤毫不吝惜口水,赞美姑娘收藏到的藏品,乐乐上次说跑去旧货市场玩耍,花几百块钱买到块石砚,转手卖了一万,反正是她自己赚的钱,她想怎么花就怎么花,无论买什么,他们也不会指手画脚,更不会说浪费说不要乱买东西什么的话。

“嗯嗯,这话我爱听,这也是必须的哒,也不想想我是谁家的姑娘啊,眼光能差嘛,”乐韵得意的小尾巴快翘上天了:“爸,凤婶,这块石头是玉石,我花了一万多块买下来的,卖出去的话价格至少要翻十倍,咋样,你们姑娘是不是好厉害?”

“啊?”

乐爸和周秋凤听说那块石头要一万多块,大吃一惊,当听说卖出去价格要翻十倍,当即傻眼了,翻十倍,那不就是十多万?

一块石头值十几万,太疯狂了!

夫妻俩瞠目结舌,下一秒,又听到更加欢快的笑语:“爸,凤婶,我今天买到两块这种石头,另一块我卖掉了,这种玉叫春带彩,很值钱的,卖掉的那块石头比这块大,赚了二十万,你们家姑娘现在是个小富婆喽,我把钱存着读书,你们不用再担心我钱不够花,在家不要总省吃俭用帮我存钱给我做学费,要搞好自己的生活,不能亏待自己……”

周秋凤和乐爸被惊呆了,二……二十万?二十万,对于有钱人来说没多少,对于靠种庄稼讨吃的农村人来说,那不是一笔小数目。

他们家姑娘忽然告诉他们说她一天就赚到了二十万,这……实在太突然,两人着实被吓得不轻。

乐爸和周秋凤受了惊,费了好大功夫仍然难以平静下来,保持着半惊半恐之态,被安抚了好久才勉强接受事实,聊了长达四十来分钟,电话粥煲完。

挂断电话,周秋凤忙用手机查“春带彩”是什么东西,搜出一大堆解释,找了一条有图片的信息,和乐清两人凑一堆研究,研究半天,确定春带彩真的是存在的,也很值钱玉石,那颗心才安稳。

他们怕有人用假东西骗乐乐,把乐乐骗去做坏事,如果真是她买来的石头,大赚一笔,来路正当,他们自然放心。

转而,心里又浮上担忧,乐乐还有块玉石,那么贵重的东西放在身边,万一被心思不好的人知道了,不安全啊。

夫妻俩咕嘀半天,最终忐忑的心又被治愈,乐乐说没人知道她有块值钱的玉石,如果放身边不安全,她会请晁哥哥家帮她保管。

一通电话,也给了乐爸和周秋凤一个天大的惊喜,两人就算有点小担忧,那也是喜大于忧,怀揣着激动心情等月亮出来。

打完电话,乐韵喜滋滋的把石头又丢回空间,她不敢一次性告诉老爸和新妈妈她赚到了二百多万的事实,那么多钱,连她也一时感觉不真实,要是就那么冒冒失失的告诉老爸和凤婶,估计他们为了她的人身安全,担心的连觉都睡不着。

为了不吓坏玻璃心老爸和新妈妈,她是不敢说实话的,先说少一点,让人先适应适应,等煅练出一身良好的心里承受能力,再告诉他们更惊人的数字。

外面还有客人,乐韵也不迟疑,离开卧室去客厅。

乐小同学打电话也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快快乐乐的声音从卧室传到客厅,让外面的人听了个八九不离十。

燕鸣最初以为女孩子也是京城权二代或富二代,当听到女孩子跟家人的聊天,他才推测出小女孩其实是个普通家庭的孩子,老纳闷了,小龙宝怎么会跟个小女孩子成为朋友,明显不科学!

燕行早把小萝莉家底摸清,身为知情人,对于小萝莉把二百九十万说成二十万的谎报虚数行为也深表理解,小萝莉父亲和继母都是老实本份人,如果让他们猛然知道天降横财到了自家孩子头上,他们必定要担心的,小萝莉不说真话,也是为家人好,典型的报喜不掺忧。

待主人出来,一对祖孙亲切的报以笑脸,绝口不问人家的家事,只聊中秋月亮问题。

乐小同学也不怕别人偷听她说了什么,反正燕帅哥很有钱,燕家也不可能看得上她那点儿小钱,淡定的跟一对祖孙聊天,那两人赖着不走,打定意要和她一起赏月吃月饼,她只好去烧水泡茶。

中秋佳节,万家团圆,万城同欢,人们各有各的庆祝方式,各校学生们也有自己的过节方式,情侣们当然是浓情蜜意的过情侣生活,没男女朋友的学生也自在自己喜欢的消谴。

孙士林、王修文和同班国防生们去校外KTV聚会,一个班级的国防生们相处了一个多月,感情极好,同班出行,热热闹闹的嗨。

聚会少不了酒,在校军训时严禁学生喝酒,放了假没了管束,大家嗨翻了,除了不能喝酒的,都喝得有七八分醉意。

王修文和孙士林被灌了不少酒,他们酒量好,能喝,再加上因为他们跑去挑战乐韵,连累大家挨了骂,受了罚,两人为表示陪罪,当晚由他们请客,也主动喝了三杯自罚。

喝高了,少不得要跑厕所,但凡喝过酒的几乎每人都跑了一二趟,多的跑了三四趟,去撒泡尿,排除部分水份,回头继续喝。

喝得兴起,飙歌,飙了歌又喝又吃,包厢里鬼哭狼嚎声不绝,幸好包间隔音效果不错,不会影响其他客人,否则必定会招来投诉。

“不行了,你们继续,我……我去趟洗手间。”飙歌的王修文,鬼吼完一首,又有了尿意,把麦给其他同学,自己跑厕所。

他喝高了,说话大舌头,走路摇摇摆摆,有点像醉酒的鸭子;几个同学不放心,想陪他一起去,他拒绝了。

他走路不稳,却还不致于会摔,神智也还清醒,同学们也没太坚执让他自己去。

为谋生活,有太多的人背井离乡,京城更是有数百万外来人员,极大多数人节假日不能回家,自然很多人呼朋引伴同过节日,各个娱乐城也生意爆棚。

青大和京大相邻,每校有上万学生,就算只有部分学生去KTV,附近的KTV城也几乎成为学生们的主场。

KTV生意好,人多,上厕所的人也多,王修文喝得有点多,出了KTV包厢,路上遇见好几人,他晕乎乎的走到卫生间区,醉微微的进洗手间。

当王同学去跑厕所,孙士林等人玩自己的,等了好久才见王修文返回,他步伐不稳,走路高一脚低一脚,进门时差点被绊倒。

“王修文,你脸上怎么啦?”几个比较清醒的同学,发现王同学不仅走路歪歪倒倒,脸上多了块青紫,肿起来了。

“呃……摔……摔了一脚,撞墙了,没……没事。”王修文摸摸脸,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

“王修文,你嗓子……噫,你脖子上也被撞青了。”王同学回来不仅脸上有伤,还哑了嗓子,声音也点不同,几个同学惊疑的打量他,又发现他下巴下的喉咙那儿也有大小不一的两块青紫色,顿时震惊了,他是有多衰,不仅撞了脸,还撞到了脖子?

“喝……喝多了,烧得……厉害。”王修文醉眼朦胧,踉跄不平的自几个同学面前走过,在沙发空地方倒下去歪着休息。

喝得晕乎的同学想拉他起来继续喝,他抵挡不住,又豪气的喝了几杯,醉得连眼睛也睁不开,迷迷糊糊的歪着睡了。

一帮学生从五点开始喝,喝了三个多钟,到九点多钟散场,有几个醉得人事不省,由男生们背出KTV,有几个醉得一塌糊涂的被搀着行走,路上还耍酒疯闹腾。

医学系军训一班的戴良鈺等人也全班出动,跑去聚餐,还去KTV嗨了一把,他们没敢多喝,只意思意思的喝了点。

虽然小萝莉没有同行,大家有点遗憾,却也玩得高兴,兴尽而归,走到半路偏巧遇见国防生班的孙同学等人回校,关同学等人原本不想理国防生们的,看他们醉得太厉害,有几个还耍酒疯,实在有够丢人的,怕那些人丢尽学校的颜面,医学系一班的同学一拥而上,连拉带拖,将一帮醉鬼开回学校。

等把那些醉鬼拖回校园宿舍区,他们可没有送佛送到西的伟大情怀,让国防生们自己回宿舍楼,他们扬长而去。

孙士林等人好不容易回到宿舍,大部分倒头大睡。

当晚的月亮出来的比较迟,到八点半后才破云而出,天空星星密布,一轮皓月皎皎,月华如练,夜色刹时美妙无双。

窗外传来阵阵“月亮出来了”的欢呼声,乐韵搬张可折叠的活动小桌放阳台上,拿水果、月饼,拿了茶,祭拜月神。

燕鸣和燕行激动的眼睛亮闪闪,喜滋滋的搬了塑料板凳,跟着小女孩去阳台。

阳台相对于某些观景楼的观景阳台窄了些,好歹还是能容人赏月赏夜,没有烧香,一对祖孙也去敬了一杯茶,拜祭月神。

祭拜了月神,坐下赏月,吃月饼,喝茶。

阳台上的灯与月光相映成辉,燕行看桌后面向外、背倚墙的外公,外公一脸喜色,原本不爱吃月饼的,今天却吃得津津有味;再看小桌子另一端的小萝莉,她捧着一只小小的月饼,小口小口的咬,吃相斯文,甜美的笑脸比月色更柔美。

他的心底淌过暖流,心底涌上一句词: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