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你搬去跟我住吧/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开门即有一个人风风火火的撞进宿舍,乐韵没被吓到,但是,被弄得有点懵,眨巴着水汪汪的杏眼,惊疑的打量突然跑来的教授大人:“万俟教授?”

她的手前天受伤,前天昨天两天教授没出现,今天咋来了?是不是他老人家今天才知道?

她觉得可能就是那样的,班里男生们一律守口如瓶,没有过度的讨论,就算对邻近军训班也只简略的说是手受了点伤,以致知情人士很少,没造成什么轰动影响。

老教授很忙,学生们没有主动向他汇报,其他老师也没有通知他的话,依此类推,他一时半刻不知情再正常不过。

教授大概是一路跑上楼来的,面色绯红,汗水泠泠,他鼻梁上搁着的黑边架眼镜片上也沾着点亮晶晶的汗珠子,冲进宿舍,嘴里还在呼哧呼哧的喘粗气儿,整个人就是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

乐韵看到老教授那副紧张急切的表情,心里暖暖的,伸手去扶教授:“教授,别急啊,我手没事儿,你先坐下歇歇。”

“说什么没事儿,都骨折了还叫没事儿?快把手给我看看。”万俟教授连汗都没空抹,急切的找小学生的手。

视野里,小女孩立在自己面前,小小的,矮矮的,仰着头,顶着张太阳光般的笑脸冲自己笑,短袖白色休闲衫,短热裤儿,胳膊腿儿像粉藕似的又白又嫩,那可爱娇小的模样儿恨不得让人捧在手心里疼爱着。

心急火燎的万俟教授,看到自己的可爱小生,也更担心她的手伤,他一把抓住小女生的手,急吼吼的:“右手腕骨折是吧?让我看看,噫,不是这只手,唉,伤在哪?”

乐韵伸出的胳膊被老教授截胡了,看到老教授急三火四的检查她的手腕,又急又紧张,让她心里暖暖的,指着受过伤的位置给导师看:“教授,说是骨折其实就是骨头裂了一条缝,小伤而已,位置在这个地方,骨裂缝很细,用了药现在愈合了,您别担心,真的没事啦。”

“骨头都裂了还说小伤?我看看啊,噫,你怎么没敷药?骨折了还不肯敷药,你以为你是铁打的?咦,脉象平稳,真的好了?”

万俟教授拿起一只白嫩嫩的手腕,仔细的检查,发现一截手腕白白净净,没敷膏药,也没涂抹什么药水,顿时就急了,一边数落,一边以左手托住学生的小爪子,右手手指按住学生的手腕诊脉。

摸了一把脉,他又惊住了,脉象平稳,不像有伤的样子,真没事了吗?

万俟教授每周周二周三两天不在青大,一周只有周一、周四周五三天在学校,所有课程也安排在那三天,乐同学受伤的那天正值周三,他不在校,李老师为了不打扰教授的工作,没通知他,学校其他老师也没说,军训班的学生们也没向他打报告,以至于他并不知情。

乐同学受伤的第二天就是中秋,李老师更不会在那种时刻报告老教授他小学生受伤的事,影响他过节的心情,直到过了中秋,他才将乐小同学意外受伤的事告诉教授。

万俟教授周二周三在科学院那边,当周四学校放假,没什么事儿,他直接回家过中秋,今天中午收到李老师电话说前两天他的小学生受了点伤,就算李老师一而再再而三的说并无大碍,他哪放得了心,火急火燎的赶往青大,杀到学生宿舍,亲自查看小学生的伤势如何。

他心急如焚,找到学生宿舍敲开门,一头闯进去,也没仔细看学生的样子,忽略了她手腕没敷药的情况,直接就一顿嚷嚷,这当儿摸了脉,那紧张的心才得以放松。

“小乐,真没事了?”万俟教授嘴里问着,再次按脉。

“真没事啦,教授,先坐,瞧您跑得满头大汗的,先歇一会再说。”

“没事就好啊,小乐,以后你可要小心保护双手,学医人的双手珍贵得很,医生的手比脸还重要百倍,容不得半点闪失……”

万俟教授放下小学生的小手,抹了把汗,就着学生的搀扶走去小客厅的座椅处,一边走一边巴啦巴啦的说手的重要性。

他从手的重要性讲到拿手术刀时手对手术刀的感受,手术刀大小轻重不同,手所承受的力量强弱也不同,身体的健康程度和双手能承受力的劳动强度直接影响手术成功与否,说话如放鞭炮似的,噼喱啪啦的说教。

乐韵一边虚心听讲,一边殷勤的“嗯嗯嗯”点头如捣蒜,请教授入座,站着听导师教导,等他巴啦巴啦的讲了长达五六分钟喘气的当儿,才飞奔去洗了水果端上桌,再去烧开水。

万俟教授唏喱哗啦的再三强度了医学生双手的重要性,讲得口干舌燥,喉咙冒火,小学生端来苹果、梨香蕉几样水果,他并没有吃,只拿了一盒牛奶,咕嘟几下就把牛奶干掉了。

润了润喉咙,嗓子不再冒火,他才有空打量学生的宿舍,之前他有粗略的扫描,因为当时全副心神都在小学生受伤的事上,对外物没上心,这下认真看,清清楚楚的看清客厅里的景物,东西很多,到处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

瞅到小冰箱和一些蔬菜,他知道小学生自己偶尔会亲自做饭菜,瞅到那码在小写字桌旁的书堆,老教授眼睛瞪得溜圆,也不顾老师形像,飞奔到书堆旁查看都有哪些书籍。

一看之下不禁瞠目结舌,乖乖,不得了啊,中西医结合临床专业课程一到四年级全集全了,还有西医临床专业一二年的全部课程。

书堆表面有本翻开的厚厚的笔记本,上面记着解剖笔记,字迹工整,手工画的解剖图画得像出版书本上的图例。

一本书翻了一本,反扣在书堆表面,万俟教授拿起来,嗯,也是解剖学,中西临床大二的解剖学科。

他这位小学生,简直……简直妖孽!

看到小同学竟然找齐教材在自学,万俟教授那颗心又惊又喜又无语,喜的是小学生果然不负众望,天赋异禀,聪明好学,就算还没开课,她自己已能自学专业课程。

凭所学习的课本推测,她大概把一年纪的很多学科都预习了,而且能举一反三,能自己解决疑难问题,并无太多的疑惑,

小学生天赋太高,身为老师感觉以后自己可能有英雄用武之地之处不多,这感觉……有点心塞!

教授心塞塞的,不动声色的又跑回桌边坐下,看到小学生从小厨房走阳台去卧室返回,抱了包东西走来客厅,他两眼放光:“小乐,你手里拿的是给我的茶叶么?”

他可是记得小学生说家里帮她把一些药材寄过来了,帮他配制了一包药茶,等军训完上课有空了再拿给他。

老教授万分期待学生的好茶,小女孩当年才十余岁,一张药方能让老晁那位羸弱不堪的孙子慢慢好转,她的茶必定是与众不同的。

“一半是。”教授一副猴急相,哪有一点身为华夏最顶级教授的风度,让乐韵忍俊不住,故意摆出严肃脸,慢吞吞的到教授对面坐下。

不等学生把东西递到自己面前,万俟教授不客气的把红色食品袋子包的东西抱过来放自己眼前,笑得春风满面,激动的打开研究有什么好东西。

红色食品袋装了三样,用密封袋子包装,一袋装着切成片状的白片,份量不多,只有十几块;一袋是切碎的植物茎、叶、花混合药,还有一袋也是植物碎叶和花。

两眼光的万俟教授没有再拆小包装,决定回去再慢慢研究,利落的又打包,喜得眉飞色舞:“有个贴心的小学生真好,我也有好茶喝喽。”

“教授,花多的那包是给师母的花茶,大约每次一到二克的重量就够了,反复多泡几次,教授您的茶一次泡五克左右,你手里有金银花的话,添点金银花更佳,要那种没有熏过牛黄的,熏了牛黄的就不要了,这份量大概是一个月,喝完这剂药茶,您老别天天吃暴辣火锅,一年内大概不用再为新陈代谢的小问题烦恼。”

“真的?能管用一年?”万俟教授惊喜得两眼如点亮的火炬,能解决掉他上厕所艰难的小毛病,这消息真是喜从天降。

“教授,别忘记前提条件,不要暴吃香辣食物的话能管用一年,您老别那么看我,你的小学生药材不足,只能做到那么高的程度,想要断根,等一二年,让我搜集足够药材再论。”

被一双亮闪闪、如虎似狼般的眼睛盯着,那滋味可不好受,乐韵汗毛都竖起来了,老教授是位中医狂,若缠着她深入探讨药方问题,她表示招架不住的。

“哈哈哈哈,我记住了哟,小乐,你说等找齐药材就能解除我的痛苦,我会经常监督你找药材的。话说,小乐,还需要什么药材,你说说看,我自己也找一找,多个人多份力,说不定很快就能找到,也能早早救你老师我于水火。”

“教授,你就别瞎帮忙了,我敢说,不是你亲自上山去寻来的药,外购的百分之九十九是种植的,野生的与种植的药材药效不能同日而语,所以啦,您老还是专心搞学问的好,药材的事还是由我自己解决吧。”

让教授找药材?

教授是中医专家,当然认识中药,问题是他找的不一定有奇效,她自己去找到需要的药材,再移进空间种植,再配药,保证药到病除。

“我竟被自己的小学生嫌弃了,我很难过。”被自己小学生嫌弃,好心塞啊!

“教授,别难过了,你小学生有些事需要请您帮忙,您今天有空么?”

“有有,这两天休息,有空的,需要老师帮你什么?”

“呀,教授有空就好,具体需要您帮什么忙,一会边喝茶边聊,聊完私事,您应该不介意再指导一下学生功课吧?”

万俟教授看到小学生水灵灵的睛睛冒出璀璨的光芒,那眼神格外清亮,他背皮发毛,有种被算计了的感觉。

就算感觉不太对劲儿,他也毫不迟疑欣然应许:“求之不得,我的小学生虚心好学,能为学生解惑,我深感荣幸。”

乐韵笑得眉眼弯弯:“教授,水还没开,要不,您抽空耍两招跆拳道,让你的学生先揣摩揣摩?”

“没问题。”学生好学,万俟教授那好为学生授业解惑的为人师表的好心情感爆棚,满口答应小学生的请求。

学生宿舍小客厅有点窄,不过,表演一二招跆拳道完全没问题,老教授脱掉鞋子放在挨墙角的地方,走到舍门的空档地摆开阵式,呼呼耍起拳脚来。

好文弄武的乐小同学,睁着一双目如点漆的美人杏眼,看得聚精神会神,连眼睛都不舍得眨,把教授的一招一式全部记录在脑海里,同时也扔掉鞋,照本宣科的伸胳膊踢腿,学得有模有样。

老教授最喜爱有向学之心的学生,新得的小学生聪明好学,她边看边学,还学得像模像样,那耍拳脚时手脚灵敏、灵巧可爱的样子大大的博得他的欢心,他欢喜的停不下来,也不愿停,一招一式的演练。

老教授身手敏捷,招式娴熟,拳脚呼呼,隐隐含着凶悍之气,舞动起来,人如猛虎,虎虎生威。

他还没耍完全部招式,电热水壶的水开了,乐韵忙忙跑去管开水,她怕烧坏电路,一旦电线断路,还得找人来修理,太麻烦。

万俟教授收招,练了一手下来,出了一身薄汗,他精神振奋,喜滋滋的回到桌椅旁坐下,坐等小学生的好茶。

乐韵拔了电热水壶的电源插头,洗手,端出茶杯,因为昨晚招待燕家祖孙使用过,用热水烫一烫就能直接用,她端了茶具,拿了茶叶,提水壶到客厅泡茶。

茶叶是铁皮枫斗,放两个小小的枫斗在茶杯里,先冲小半杯茶泡浸几分钟,再加水至三分之二分满,过一会儿再冲水之五分之四分满。

帮教授冲了一杯铁皮枫斗茶,乐韵又往水壶里丢了三个铁皮枫斗,让它浸着,如果茶喝不完,晚上还能用它煲汤。

学生在冲茶,万俟教授顶着两个像电灯泡似的眼,贪婪的吸香气,热水冲下去没分钟,杯子里逸出一股淡淡的清香,闻着就让人口里生津。

等茶杯到了自己面前,他欣赏着玻璃杯里两个小小的团子上下浮动,喜形于色:“小乐,你有多少枫斗?”

“我统共制得大约二斤左右的铁皮枫斗,配过药后大概还剩一斤左右,这一小包是硕果仅存的米斛,也就是教授您来了我才舍得拿来泡茶,别人是我才舍不得泡米斛茶请他喝。”

问她有多少铁皮枫斗?那话题真不好聊啊,她什么都不多,铁皮石斛很多,采摘到的新鲜石斛都码成小山堆了。

石斛不缺,制成枫斗的数量有限,全是在家里那段时间偷偷炒制的,大概有十几斤,足够配药泡茶。

因为野生铁皮石斛数量稀少,所以,就算有,表面上也得说没有,要不然人人都知道她有货,全跑去神农山找野生石斛,爷爷和太爷爷留给她的秘密药园没准会被外人找到。

“哎哟,你怎么舍得用米斛泡茶?拿米斛泡茶多浪费啊,以后别这样了啊,好东西你得藏着掖着点,指不定哪天能救别人命。”万俟教授急得红了眼儿,纯野生的铁皮石斛比黄金还珍贵,米斛就更不用说了,用铁皮石斛制成的米斛,市场上有价无货。

学生给自己泡了米斛茶,老教授珍惜万分,也不怕烫,捧着自己的杯子,先试着喝了一小口,茶汤香气浓郁,茶已入腹,犹感觉仍含在口里,口齿噙香。

他捧着茶杯,边吹凉边喝,喝了一小半杯茶,身飘飘然,那身轻体盈的感觉,美妙无双。

万俟教授怕那壶茶浪费了,自己给自己再续半杯,笑咪咪的跟学生打商量:“小乐,你搬去跟我住怎样?我在学校这边的宿舍是三室二厅,只有我和你师母住,怪冷清的,你搬去跟我们住也热闹些,我那边样样俱全,书房有各种医学书,你跟老师住,我教你学跆拳道也方便,你喜欢的话,还可以跟你师母学琴学舞蹈。”

“谢谢教授,目前我想住宿舍,这样可以多认识些学长学姐和同学,等我哪天不喜欢住宿舍了,我就去教授家蹭吃蹭喝蹭住。”

“好,你哪天不愿住宿舍了,随时去我那边住。”万俟教授很想将人拐去跟自己住,也尊重学生的意愿,不强求她,他心情大好,主动问学生需要他帮什么忙。

乐小同学巴啦巴啦的向老师倒了一肚子苦水,然后再说自己需要帮忙的地方,提出请求,就那么眼巴巴的仰望导师,一副求菩萨救苦救难的模样。

被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那么仰望着,万俟教授心都心软成了棉花,拍胸保证:“你说的事包我身上,需要的那些什么实验器皿,等假后上班我开订单给校医院帮你去订购,第二件事,我找医学部领导商量,相信没什么大问题,你等着我的好消息就行了。”

乐韵嗯嗯的频频点头,有个通情达理的好导师,感觉未来的学习生活一定过得很惬意。

聊完私事聊功课,一老一少抱了茶杯和电水壶,挪到书堆旁,坐地板上愉快的交流,一个虚心求教,一个乐于指点,聊得特别的欢。

那声音,有时隔着门都能听到。

燕行爬到小萝莉宿舍门外,就听到了从墙内飘出来的爽朗的男音,他有点懵,以为自己走错了楼层,看看三楼和四楼之间楼梯阶那儿写着的四,没错呀,小萝莉宿舍的人是谁?

细听声音,不是晁哥儿,也不是李家哥儿和那两人的两位同学,感觉有点熟,可他又想不起在哪听过。

他中午在外公家留饭,下午开车返校,路上挨堵,以至四点半才回到学校,怕汗味儿熏到小萝莉,他先回趟宿舍洗了凉换了干净衣服来状元楼。

隔着门听了一下,他终于想起里面那个男声的主人是谁,那位是小萝莉导师万俟教授。

听出声音,燕少轻扣门扉。

门内,就医学问题聊得津津有味的两人,声音嘎然而止,万俟教授眨眨眼:“小乐,你有客来访哟,是不是有小男朋友来约你溜弯儿?”

“教授,我是未成年人,哪来的男朋友?你要是鼓励我早恋,小心我向晁哥哥告状说你为师不尊,我家晁哥哥今天傍晚会过来的。”

教授为老不尊,打趣自己的小学生,乐韵气哼哼的翻白眼鄙视他,自己爬起来去看看又是谁来了。

“哈哈哈!”成功逗得小学生不满的冲自己翻白眼,万俟教授乐得哈哈大笑,小学生长得可爱,就是少了孩子气,不太像个孩子,他有时也忍不住想逗逗她。

乐韵跑到门口,拉开门,看到挺拔伟岸的俊美青年,眼睛弯成了月牙儿:“噫,燕帅哥,你外公回家了吗?”

“嗯,我送外公回去了。”看到笑意盈盈的小萝莉,燕行眼神温和,提了东西,自己抬腿往里走。

“燕帅哥,我冰箱里塞得满满,你又拧来一大堆,你教我放哪?”帅气俊美的青年又提了两大包东西,也不知是什么。

“没地方放就干掉它。”小萝莉气急败坏的跳脚,燕行笑容温润,放柔了的磁性嗓音有如琴音悦耳,如泉水沁人心脾。

噫?

万俟教授看到走进来的俊美青年,眼角上扬,这个青年不就是那个军部送来进修的大校吗,他记得这位和那位姓柳的青年意图抢小学生去军部当军医来着,他又跑来示好,在做想撬青大墙角的事儿吗?

“万俟教授,下午好。”燕行踏进小客厅,看向写字桌那边,看到小萝莉的导师盘膝坐地,膝头上搁着一本书,手里捧着杯茶,那表情惬意万分,他首先向老教授问好。

万俟教授笑咪咪的点头,管他是撬墙角的还是干吗的,反正最终取决于小学生自己,他呀,先静观其变。

燕行向先来的教授打了招呼,将提来的东西放到冰箱边,还打开袋子透气,有一大包剁块的猪蹄,排骨,鸡肉,一包小龙虾,丝瓜、小白菜,一个白萝卜。

“昨天买的排骨还没吃完,鸡肉也还有,你买那么多干什么?还有人家明明说了扣两个菜,你买了来也不给你吃。”燕帅哥买那些,想求她网开一面吗?

燕行也不辩解,任小萝莉说教,顶着温润儒雅的俊脸,平静的溜去卫生洗手,跑去桌边拿只杯子,自己给自己倒杯茶,坐到写字桌边,也盘膝坐地,自己找本书看。

小学生和燕大校的相处方式让万俟教授啧啧称奇,真的太神奇了,燕大校那么凶悍的成年男子,被他的小学生怼也不敢翻脸,一大一小还能成为朋友,简直太不可思议。

看看时间,竟然不知不觉到了五点,乐韵暂时中止向导师请教,洗手淘米,煮了饭,提溜青菜去小厨房,趁着教授和燕帅哥在另一则,从他们的角度看小厨房角度有偏差,飞快的将东西调换一半。

选好青菜,再提猪蹄清洗过水,加配料,上锅煲汤。

小女生在小厨房里忙,小客厅的一老一青年抱着杯子品茶,两人都品出味儿,舍不得浪费好茶。

当乐小同学用淀粉勾芡了排骨放着腌制,清洗小龙虾时,门被打开,一个温雅清贵的少年推门而进。

“晁哥儿。”

“小晁,你总算到了!”

燕少和老教授看到自己开门而进的翩翩美少年,俱是笑容满脸,欣然招呼。



一脚踏进门,晁宇博看到小乐乐家的两位客人,脑门上唰唰飘出一串黑线,万俟教授今天咋也来了?燕少怎么也在小乐乐宿舍?

“教授好,今儿是哪车香风把您老吹来了。”他对燕少点点头,笑吟吟的冲老教授打个招呼,转身提进两只小塑料桶。

“小晁,你不厚道,我小学生手受伤那么重要的事,你们竟然没人通知我,我很不开心。”万俟教授抱着杯子,拧电热水壶站起来,和燕大校两人自己移驾去桌子那儿坐。

“乐乐受伤后及时送去校医院就医,拍片显示不严重,为了不打扰教授科学院的工作,我们便没向您报告,让教授担心了,是我不对,等晚上我自罚多吃一碗饭,以此向教授请罪。”

万俟教授被少年会长自罚的方式给逗得笑得前俯后仰,听说过自罚酒的,没听说过自罚饭的,这自罚方式还真新颖。

燕行撇嘴角,小晁倒会抢食,小萝莉煮的饭也是与众不同的,他多吃一碗就等于多分走一份美食,便宜全归他占了。

一老一青年伸着脖子看少年会长提着什么,等他走近,他们发现一只小桶装着螃蟹,一只小桶装着虾,大大的大龙虾。

精致漂亮的少年提着两只桶,送进厨房给主人看,讨她欢心。

“哇,大闸蟹,还有大龙虾!”乐韵丢开手里的东西,跑去看晁哥哥带回什么,看到两小桶里的海鲜,惊喜的蹲下去,用力一弹,“邦”的赏了大螃蟹一记响亮的弹指功。

那只蟹好大,比装菜用的盘子还大,呆在小桶底,举着大大的钳子乱挥乱舞,想要往上爬,桶太滑,它爬不上,只能团团转。

另一个小桶装的龙虾,也是活的,好大的两只哇,几乎挤满了小桶,胡须长长的,脑壳宽大,两只大钳子比大闸蟹的钳子还要凶猛。

“家长里长辈很喜欢乐乐送的茶,外婆让我带只大虾子给小乐乐玩耍。”放下两只小桶,少年便不管了,去洗手,看到水池里的虾子,噫了一声:“小乐乐今天也去买虾了?”

“不是我买的,是燕帅哥刚送来的。”乐韵蹲在桶边,敲敲虾子,敲敲蟹,忙得不亦乐乎。

“劳燕少破费了,乐乐准备怎么吃?”晁宇博凤目闪了闪,燕少频繁示好,主动想送上门给乐乐当靠山,乐乐不费吹灰之力,又拉来一大助力。

“我还没想好,等会我去查查菜谱,看看哪样龙虾最简单好学我就做那种。”乐韵用手指当诱铒引大龙虾和蟹来夹,逗得它们团团转,自己咧开嘴笑:“我先说好哒,大闸蟹和龙虾是我一个人的,我不要跟大家分享。”

完全是孩子气的一句话一出,少年和客厅里的两人全笑出声,他们现在明白了,小家伙喜欢凶猛的海鲜。

“好,没人抢你的,乐乐养着玩耍,等你不想养了再烧来吃。”晁宇博洗了手,在抹手毛巾上擦擦,揉揉小乐乐的小脑袋,任她逗凶巴巴的大闸蟹玩,只提醒她安全:“乐乐,小心手,别被它们夹到,它们的钳子很利,夹到手很痛的。”

“我知道啦。”

小乐乐头也不抬,玩得兴高采烈的,少年自己走到客厅坐下,看两位客人在喝茶,他也倒杯水,喝几口,发觉是乐乐独家出品的药泡出来的,赶紧喝掉半杯,再倒,也把仅存的量倒光,打开看里面有两个小团子,再加水烧。

待少年会长回来,万俟教授拉着他说悄悄话:“小晁,小乐喜欢吃大螃蟹?”

“小乐乐不是爱吃,是觉得爱玩。”少年与教授咬耳朵:“乐乐没有特别偏爱的,她对药材的喜爱胜过一切,她喜欢大闸蟹,说是有副药方要用到它,想研究怎么配药。”

“原来如此。”万俟教授恍然大悟,难怪小学生不跟他们分享,她留着不是吃,是要研究怎么制药。

三人坐着喝茶,时不时瞅瞅小厨房里的小女孩,她在逗她的玩具,发出银铃似的咯咯欢笑,笑得令他们也觉天宽地阔。

乐韵玩了好半晌,将蟹和虾子逗得晕头转向,趴着不动了,她才放它们一马,把桶提到一边,自己继续洗小龙虾。

太阳慢慢下山,暮色浸染大地。

宿舍亮了灯,乐韵也处理好食材,正式开工烧菜,坐在客厅里的三人,闻着从小厨房时偷跑出来的香味,馋虫被勾出来,望眼欲穿的等着吃的。

菜一道一道的接着出炉,当夜幕笼罩住大地,乐小同学忙了一个来钟,也终于搞定晚饭菜。

燕少和漂亮少年当端菜工,石斛、山药、蘑菇猪蹄汤、香煎排骨、青椒鸡肉,香爆小龙虾、红烧五花肉,萝卜炖羊肉,香菇蒸鸭肉,肉片丝瓜,清蒸茄子、清炒小白菜、红烧南瓜。

老教授正襟危坐,菜一道接一道的上菜,他两眼瞪成了铜铃:“小乐,你确定这是家常便饭?”他这位小学生烧的菜色味俱全,肯定有位御厨老师指导。

“乐乐天生聪明绝顶,这是她自己上网找菜谱学来的,还有道拿手好菜清蒸鱼今天没有原料没做,下次有机会请教授尝尝。”

漂亮少年骄傲的翘起小尾巴,向教授炫耀自己妹妹的聪明能干。

万俟教授:“……”你确定是自学来的?

燕行大部分时间只做事不说话,在论及小萝莉的烧菜水平那一点,他是百分百赞同晁哥儿的话,小萝莉天生就是做菜好手,秒杀普通大厨。

乐韵默默的流冷汗,晁哥哥,你这样炫妹真好吗?万一哪天你妹妹做不出好菜了,你让人家怎么下台?

晁哥哥妥妥的化身成炫妹狂,她也是深深的醉了,关掉排风扇,拿自己的筷子到客厅坐下。

未成人不能喝酒,宿舍连啤酒也没有存储,三位男士以茶代酒,早望眼欲穿的三人,开席时刻立马朝各自最爱的菜下手。

万俟教授当仁不让尝排骨,晁宇博最舍不得小乐乐煮菜用的药材,先夹石斛和山药片、松茸;

燕行生怕小萝莉扣他菜,所以出手如风,先夹猪蹄,再夹五花肉和丝瓜,夹了两次堆放碗里才开吃,先下手为强,夹了一些,就算小萝莉要扣他的份子,他也赚到了。

乐韵当做没看见燕帅哥的动作,低头吃饭。

啃掉两块排骨,万俟教授又夹茄子,吃鸭肉,尝了判肉、猪蹄、五花肉等,每道菜都尝一点,样样都好吃,他风卷残云似的与燕大校开抢。

三位男士一秒抛弃男人风度,你争我夺,来了场不见硝烟的夺食大战。

“……”乐韵慢吞吞的剥虾子,那三个没节操的吃货,怕剥小龙虾浪费时间,竟然全把那道菜留着,那么有默契,让人恨哪。

一老两青年三吃货确实把小龙虾留在最后,每个人都装了两碗饭,吃到最后就余下小龙虾,三人学幼儿园小朋友,你一只我一只,我一只你一只,最后的最后就是一堆空盘碗。

小萝莉没扣自己的菜,燕行喜之不尽,美美的搓了一顿,为了刷好感,抢着洗碗。

万俟教授从容的拿纸巾抹了手指上的油渍,哪还有半点严肃感,笑成一尊弥陀佛,再次旧事重提:“小乐,我觉得你还是搬去跟我住比较好,不论上课期间还是节假日,你想咋就咋的,我去医学部上课还能顺便载你去,多方便。”

“不妥!”燕行下意识的反对,小萝莉搬去跟她导师住了,他和柳某人就甭指望吃美食了,也甭指望粘着小萝莉,跟她做朋友。

“不好!”晁宇博也是第一时间反对,小乐乐搬去教授那边住的话,他也不好意思总跑去找小乐乐玩耍。

两人反对声几乎不约而同,就连内容也只一字之差。

“为什么不妥不好?”教授气吼吼的怒目相视:“小乐是我学生,搬去跟老师住有什么不妥的?我又不是一个人住,小乐师母也在的,别人没道理说闲话。”

“教授的为人那是值得所有人信赖的,并不是怕别人说闲话,”晁宇博不慌不忙:“搬去跟教授住,有教授和王师母照顾乐乐,我也很放心,我不赞成的主要原因是乐乐喜欢有自己的个人空间,方便她搞各种研究,所以当初我才尽力说服领导,为乐乐争取独立宿舍。当然,此一时彼一时,如果乐乐同意搬去跟教授住,我也没意见的。”

“小乐,你怎么说?”万俟教授也知最主要的问题在小学生那边,只要小学生同意,谁说的都没用。

“教授,我之前就说了啊,等我不想住宿舍我就去你家蹭吃蹭喝蹭住。”教授又旧话重提,乐韵哭笑不得,教授想让她搬过去跟他们住,是想让她管做菜饭咩?

小萝莉不愿去老师家住,燕大少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愉快的洗碗,也值到此刻,他才后知后觉的明白原来在他来之前,万俟教授就已经想拐走他学生,幸好小萝莉自己没同意,要不然,他想吃小萝莉的菜,想找小萝莉,还得先经过万俟教授同意,想想就让人不开心。

晁宇博也松了口气,小乐乐没搬去万俟教授那边住,他还可以跟乐乐多相处一两年,等他快毕业时他再劝乐乐跟教授住,那样的话,就算他不在学校了,有教授罩着,也不怕别人欺负乐乐。

“好吧,你记得啊,我家的门随时为你敞开着。”小学生不配合,万俟教授只好放弃心中的小九九,他想拐人去跟他住,一来是想就近教导,培养师生感情,尽量将人才留下来,免得被别人抢走;二来嘛,小学生烧得一手好菜,跟他住,不求天天烧菜做饭,一周下厨三两次,他也就满足了。

万俟教授享受到一顿美餐,心情前所未有的好,为了不影响学生自学时间,他等燕大校洗完碗,稍稍坐了一会,就摆出严肃脸,主动提出离开,成功的把一大一小两青年从他小学生宿舍拧走。

被请出宿舍的燕少和少年会长,跟随老教授下楼,一边听他口沫横飞的讲没事别打扰他学生学习之类的告诫,心情那叫个幽怨啊,教授,求放过,好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