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他不是王修文/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小同学说挑战就挑战,一个猛子蹿出去,嗖嗖几个蹦跳就从医系一班男生群中跑了出去,化作一头疾奔的小马驹,得得哒哒的冲向国防生班而去,小萝莉风风火火的行动,让男生们惊呆了,脑子里亮闪闪的闪现高亢的歌声:“你就像那冬天里的一把火,熊熊火焰温暖了我的心窝……”

现在,那火不是温暖了他们的心窝,而是惊震住了他们的心窝。

小萝莉为什么会想到挑战王修文?

娇俏的背影一闪而去,那短发飒爽的背景,分外青春活泼,看起又不像是在生气的样子,男生心中疑云丛生,小萝莉不是冲动的人,国防生们也没惹她,为什么突然会挑战?

小萝莉说干就干,言行如一,那雷厉风行的作风,让王自强和李佐也傻了眼儿,这个……小女生真要在这种地方挑战国防生以复仇?

小女生要报复国防生,想一雪前耻,那是她的自由,他们不反对,但是,能不能打个商量,别在这种时候闹,等他们军训完离开青大,她再复仇可以吗?

只要等他们离开了,小女生想咋的就咋的,哪怕每天找国防生们单挑,每天挑翻一个国防生,那也跟他们没关系,他们还在学校,小女生若接二连三的挑翻国防生,你说,让他们如何下台?

王少校求救似的望向燕大校,希望燕大校能劝一劝小女生,哪怕不能打消她挑战之心,至少等回学校再战也好,别在军营校场开打,他们不想“热闹”被军营兄弟们看了去啊。

然而,他注定要失望了,燕大校嘴角噙着一抹如沐春风的微笑,哪怕他戴着墨镜,却因那抹笑容,也生出惊心动魄的冷艳之美。

观察到燕大校嘴角的笑容,王自强一阵心惊肉跳,小萝莉要挑战国防生,燕大校还很开心,他明目张胆的偏袒着那个小女孩,这样真的好吗?

李佐心中只有几丝忐忑不安,毕竟当初结队欺负小女生的国防生不是他带的学生,他和他班里的学生受了连累,却不是主谋,他作为国防生教官,面子没保住,好在里子还在。

小萝莉那娇小可爱的小背影疾如烈马,燕行迈动长腿,疾步追赶,人如骄龙出海,猛虎过林,风啸云涌间便追到小萝莉身边,一边跟着她跑,一边把背包利索的背在后背。

小女生说挑战就真的跳了出来,国防生们被震懵了,当身穿海洋迷彩服的小巧女生呼啸近前,国防生们下意识的站起来。

他们想上前挡住那抹人影横冲直撞,然而,小女生身边的高大墨镜男子挟风裹雨而至,有横扫千军之势,那扑面而来的凶悍冷气让国防生们心头犯怵,谁也不敢迎头阻挡,皆齐唰唰的向两边退。

国防生让开路,让出一条康庄大道,那大道尽头就是王修文。

王修文喉咙受伤,不能说话,这两天一般呆角落,尽量不打扰别的同学热闹,他本来坐在同学们最外围,其他人站起来了,他也爬起来,其他人受惊纷纷让开,也让他突现于人眼前。

脸部青肿,眼皮也是肿肿的,眼睛显得格外小,睁着眼看人也显得比较吃力,他顶着猪头脸,不安的看着来者不善的两人。

燕大校亲自陪同小女生找碴,王自强即不能躲也不能回避,快步拨开学生,站到距王同学三四步远的地方等燕大校和小女生过来。

乐韵连蹦带跳的跑进国防生让开的空隙里,在距王同学三步距离收住脚,毫无顾忌的欣赏男生的猪头脸,越看越乐,乐不可支。

王修文被看得心慌气短,目光躲躲闪闪,不敢跟小女生对瞪。

国防生们向前围拢,围在教官身后,帮王同学撑腰,医系班的男生一看,吓,想以势夺人不成?他们二话不说,也一拥而上,站燕大校背后。

教官团在临时训话,生活老师们也在开小会,还没人知道医系班和国防生们又发生了摩擦,其他军训学生更加不知,看到那边人群围拢,本着来之前老师和教官的耳提面令说不要惹事生非,谁也没去凑热闹。

燕大校立在小女生身侧,一副护犊子的模样,王自强一个头两个大,硬着头皮请示燕大校:“长官,您看王同学伤成这样子,这挑战能不能往后延几天,等他伤好了再说?”

“就是,王修文受了伤,哪有这么落井下石的。”

“挑战受伤的人,好意思么。”

“仗势欺人呢。”

国防生当中有人为王同学抱不平,王修文伤成那样,女生偏挑这时候来找碴,这不是打着挑战的旗号,想做趁火打劫的不良勾当吗?

王修文急得朝同学们摇手,想阻止他们,国防生们不仅没因他的阻拦而住嘴,反而更加气愤,气冲冲的指责女生:

“你明知王同学嗓子哑了,故意来找事儿,分明是想逼他。”

“乘人之危,卑鄙小人!”

“医者父母心,这么狠,哪有资格当医生。”

“最毒妇人心……”

教官没有制止,国防生们你一句我一句,言语攻击女生。

王自强急得满头大汗,想吼没敢吼,燕大校直直的盯着他,那眼神如刀锋般厉害,分明斥责他教导无方,以致国防生德行有亏。

保护小萝莉的某位领导没有说话,医系一班的男生们谁也没开口,一致凶巴巴的盯着国防生教官,眼神凉凉的。

即有燕大校盯着,又有一群男生虎视眈眈,两少校被盯得头皮发炸。

“呵呵,我就落井下石,我就是仗势欺人了,又怎的?”国防生们怒言相怼,乐韵冷笑:“当初他们结队同时挑战我一个女生,还专挑女生完全不擅长的弱项欺负我,那时有正义感的你们在哪?你们有谁出来阻止了,有谁说过一句公道话?当时你们没有说公道话就算了,还团结一致,在挑战那天全体上论坛发帖逼我应战,一个个都想看我被虐,你们现在有什么资格说我仗势欺人,有什么脸指责我落井下石?

你们当初选择了闭嘴,那么今天也好,以后也好,我要挑战孙士林和王修文,你们也全给我闭嘴,别在我面前叽叽歪歪的乱放屁熏人。像你们这些心中天平已经偏斜的人,没有资格对我的事指手画脚,想站在正义的一面对别人的事论事非对错,就先把自己的心摆正了,把自己的三观整正再来当包公,没有包公的正直心,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

想用言论力量给她上言论枷锁?

呸!

也不想想她是在哪种环境里长大的,从小到大,她听过多少流言蛮语,她受过多少冷嘲热讽,默默的吞下了多少无中生有的谩骂污语,她没修得金刚不坏之身,也练就一身无视他人言语伤害的胆量,早不怕言语中伤,也不会被语言道德所束缚。

她不怕流言,也不怕别人语言抹黑,就是不喜欢那些人总摆出一副自己是正义的面孔指责他人的嘴脸,反正她跟国防生们做不成朋友,没必要给面子,有机会出气,不用客气。

至于会不会拉来一票仇人,呵呵,她不惹别人,别人照样看她不顺眼欺负人,干脆痛快一点,得罪了就得罪了,某位帅哥说只要她没错,那些人自有他帮收拾,有人撑腰不趁机借势踩上两脚,岂不白白浪费了靠山力量。

有人撑腰,乐韵有恃无恐,毫不留情的赏了国防生一顿语言排头,看着那些人吃了苍蝇似的表情,她心情美美的,想骂就骂,爽!

“你……”一干国防生被骂得面红耳赤,胸口剧烈的起伏,气得发抖,恨不得冲上前打人。

王自强也涨得脸色通红,他当初也没有阻止学生乱来,也没有讲公道话,任由事件闹大,挑战的事最后闹成那样,他也责无旁贷,现在被女生生反讽三观不正,心不正,他无言以对。

“你们说乐同学仗势欺人,其实是说我是非不分,纵容乐同学找碴是吧?”一干国防生气得面红脖子粗,有想一拥而上暴群殴小萝萝莉的趋势,燕行淡定的问出一句。

“长官,没有这回事!”盯着自己的冰冷视线移开,那种如置刀锋间的感觉也消失,王自强后背冷汗泠冷,忙忙解释:“学生们年青气盛,一时口不择言,并没有抹黑您的意思。”

国防生们一愣,忽的领悟教官的意思,脸色一阵青白交加,低下头掩饰心中的惊恐,他们怎么忘记了,这位军官比他们教官官职高,说女生仗势欺人,岂不就等于是说大校长官官立身不正,包庇小女生,纵容小女生欺负国防生?

国防生们一秒垂头丧气,乐韵喜得眉飞色舞,背靠大树好乘凉啊,有个燕帅哥在,果然不能再爽,她就喜欢看国防生那副恨死她想干掉她偏又干不掉她的憋屈样子。

“先不说那个,还是说挑战的事儿,”燕少墨镜后的目光薄凉:“王同学有伤,乐同学同样有伤,两人都是伤号员,伤员员挑战伤号员,这很公平;再说,王同学只是脸肿了而已,乐同学14号那天意外受伤,右手骨骨折,你们说脸浮肿跟手腕骨折相比,究竟谁的伤更重些?”

优美的声线,醉人的嗓音,似一曲悠扬的小提琴曲,悠悠荡荡的荡开,钻进人的耳蜗里,令人听得如醉如痴。

而那话中的含义却令国防生等人猛的一惊,小女生骨折?!

“这……”王自强再次被驳得哑口无言,燕大校说小女生骨折,那伤当然比王同学更严重,甚至可以说小女生才是劣势一方,毕竟王同学只是嗓子沙哑,脸青肿,身手没受影响,小女生手骨折,那么那只手当然不能用力,等于用单手挑战男生。

国防生们从美妙声音里慢慢回魂,因为军官没有发怒,一个个胆子也大了些,打量小女生,见她神采飞扬,意气风发,笑脸如花,人人一脸怀疑,小女生那样哪像受伤的样子?说她受伤,谁知道是不是故意包庇才找出来的托辞。

“不相信?你可以问军训总指挥官李指挥和军训教官团刘团长,乐同学送去校医院拍片时,刘团长也亲自去看过片子,李指挥也曾亲自过问学生受伤原因,拍出来的片子也在学校档案室存档,随时可以调出来查看。”

“……”被看穿心事,国防生们表情一滞,羞惭的垂下头,再也没人敢哼哼了。

“王修文,你的意思?”王自强希望王同学能表示拒绝。

“他没有拒绝的理由,”乐韵笑嘻嘻的抢过话头:“当初他们挑战我的时候,我明明拒绝了,他们还不是照样背着我在网上发出挑战帖,逼得我不得不站出来,现在轮到我挑战,不管我挑战谁,他们也没什么资格逃避。”

“……”王自强被抢白,脸色相同不好,也不好再找借口,沉默不语。

“挑战是军人传统,身为国防生去挑战了非国防生,现在被挑战也是必然的,这是公平决战,没有什么不妥,”为了不让其他人参加,燕行瞥眼男生,又望望四周学生:“散开些,别碍着他们切蹉。”

燕大校表明鼎力支持两学生干架,王自强自知自己人言微薄,无力力挽狂渊,带国防生向后退,给小女生和王同学挪场地。

王少校带学生后退了约四五米远,围成一个半圆,国防生心中愤恨不已,王同学嗓子痛,根本无法说出拒绝还是同意,女生就是吃定了那一点,逼得他不得不切蹉。

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国防生也直接无视小女生骨折那一节,一致坚信自己的判断和自己的看法。

孙士林混在国防生里,尽量让自己低调,免得被长官抓到错处,他一声没吭,只当观众。

王修文说不出话,也拒绝不了,不安的站在原地。

“你们想怎么比划,自己决定。”燕行背着自己的背包,慢吞吞的走向王少校的方向。

乐韵没有看燕帅哥,顶着笑脸走向王同学,笑咪咪的打量他,眼神亮如炬,一只小手摇呀摇的乱晃着:“你说咱们比什么好呢?”

看到女生来势汹汹,王修文青肿的眼睛微眯,被迫向后退一步;他一脚刚退后,说时迟那时快,女生一脚飞出,朝他踢去,小拳头也扬了起来,直奔人面门。

“卑鄙!”国防生暗中破口大骂,偷袭!她竟然没说比划什么就偷袭,无耻小人!

医系一班的男生悄悄的抚额,小萝莉又不按牌理出牌,这样真好吗?他们觉得很好啦,但是,会招仇恨的哇。

女生一脚横扫千军,拳头也破空而来,王修文似乎怔了怔,慌忙向一边偏开头,脚快速的抬高。

他偏头,恰到好处的躲开了那一记小拳头,高抬脚也堪堪避开扫膛腿,避开两招,又向后退。

他朝后的一脚刚着地,就在那一瞬间,走向王少校的燕少忽的回身,身如猛虎,一脚暴踢踹中了王同学的右腿膝弯。

那一脚暴力飞踢,踢得王同学膝弯发出轻微的“咔嚓”声,王同学的腿受不住向前曲弯,人向后仰,就在失去平衡的瞬间,燕少人如大鸟掠至,猿臂伸展,双手迅速出击,一把抓住王同学的双手反剪于后背。

燕少制住人,再次飞脚一扫,又踢中王同学左腿膝弯,再次响起骨头骨裂的“咔嚓”细响。

被反剪双手的王同学,痛得痉挛了一下,下一刻,燕少踢了人的脚回收一勾,勾得王同学双脚离地,他飞快的将王同学“啪”的摁倒扣于地面,一只大手掐住王同学反在背后的双手,匀出一只手,狠狠一个手刀击砍王同学的后颈。

那一手刀下去,王同学直接晕了过去,软软的扑地不动。

燕行松开手,将人翻过来,快速的扳开王同学的下巴,用力一挫,咔吧一声,把王同学的下巴给拆得挫位。

燕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手,一脚踢伤人又制住王同学,整个过程为数不到十秒,动作干净利落,快得让人眼花缭乱。

那突如其来的变故也震住了一干人,无论是国防生还是医系班的男生,如被晴天劈雷劈了个正着,皆傻呆呆的站着,个个呆若木鸡。

除了呼吸与怦然心跳声,再没其他声响,整个地方静如死水潭。

燕帅哥出手的瞬间,乐韵嗖的一跳跳开,闪得远远的,看燕帅哥表演擒拿术,当他轻轻松松的擒住男生,她瞪着眼,嘴张成了O,我去,燕帅哥的身手竟然那么好!

她看得心里发毛,后脊背直冒冷风,她真的没想到燕帅哥身手那么好,当初她能抓住他扔飞,能暴打他,全凭她会点穴,她要是不点他穴道让他动不了,燕帅哥分分钟就能揍趴她。

不试不知道,一试之后,乐韵想钻地洞,亏她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能跟燕帅哥打个平手,现在看来,她才是渣渣!

渣渣啊,她竟然是只没什么战斗力的渣渣,好忧伤啊……

现实太残酷,饱受打击的乐小同学泪流满面,以四十五度仰望天空,燕帅哥好像很凶猛,她感觉打不过他啊,以后怎么办?

王自强和李佐两人的大脑也有刹那的当机,等回过神来,燕大校已拆了王同学的下巴,心惊肉跳的王少校往前跑:“燕大校,这……这究竟怎么回事?”

王少校的话也打破了死水一般的死寂僵局,学生们咝咝的呼吸,有些人肩头耸动,有些人竟有些站不住,双腿如弹棉花似的颤抖。

急促呼吸了几口的学生,又下意识的屏住呼吸,心惊胆颤的看向被放倒于地的王同学,以及蹲地的军官,那心脏跳得更厉害,砰,砰,砰,一下下的撞击心腔壁,好似要飞出嗓眼去。

几个女生胆子小,吓得脸色苍白,腿脚发软,慢慢的蹲下去,肩头一耸一耸的抖动。

燕行缷了男生的下巴,反手拉开背包最后面一层小格子拉链,摸出一副手套,看到王少校一头冷汗的跑来,淡定的继续慢条斯理的戴手套,声音微冷:“等会你就知道原因了。”

李佐慢了半拍,当王少校跑了两步他反应过来,也飞奔冲向燕大校。

两大校一前一后跑到燕大校二步来远,站在王同学头朝着的方向,紧张不安的看着被打晕的王同学,燕大校为什么会突然对王同学动手?

王同学被缷了下巴,口角歪斜,口涎横流。

戴好薄手套,燕行扳开面部青肿的男生的嘴,在他嘴里掏了一下,从他舌根底下掏出一枚像锂电池似的物体。

那枚如锂电池似的东西长约三厘米,黄铜色,一头呈子弹头似的圆尖形,外面包裹着一层白色薄膜。

看到燕大校从王同学嘴里挖出来东西,王自强脸色难堪,王同学有问题!那个认知让他无地自容。

国防生当中的一些人看到燕大校从王同学嘴里掏出东西来,猜着不是好东西,回想自己跟王同学相处的情形,不由一阵阵后怕,惊恐交加,汗如雨下,虚脱的坐了下去。

搜得第一样东西,燕行再次摸王同学的嘴巴,探他的牙齿,摸了一番,收回手,一边搜探王同学的身,一边对着空气喊了一句:“侦察人员立即过来!方位……”

燕大校下达指令,又报了确切的位置,王少校和李少校除了沉默还是沉默,就算再不愿意也不得不相信王同学有问题那个事实,国防生当中有人存在问题,他们身为教官竟然一无所知,这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在靶区外,一辆吉普车原地待命,车上的人戴着耳机,当燕大校喊了一声,等候已久的司机发动吉普车,朝着靶区飞驰。

吉普车疾驰飞进靶区,赶往燕大校报的方位,因为只来了一辆吉普车,又往学生暂时休息的地方跑,也让还在做餐厅的帐蓬另一侧的草坪上开小会议的青大老师和教官们颇为纳闷,不知有何事,先暂时中止会议,赶往学生群。

许多学生看到吉普车,纷纷站起来探视,那吉普车越过一拨拨学生,冲向不远处围成圈的学生群。

国防生和医系一班男生们听到车轮滚动声,下意识的望过去,看到车子直奔自己所在方向而来,车头所朝一方站着的学生不由自主的往两边让开,将一个圆圈拉开一个大缺口。

吉普车开到圆圈缺口,停车,四个穿橄榄绿迷彩服,戴口罩的兵哥哥推开车门一跃而下,飞一般的跑向圈内。

四人戴着手套,有两人各提一只工具箱子,另两人各拧一只背包,俱是带了随身工具,跑进人圈,没看其他人,呼呼几下蹿至燕大校和倒地晕迷的人身边,先向燕大校敬礼。

“嗯,”燕行对侦察人员点点头,自己站起来,伸手将自己手里的东西递给他们:“这个是他嘴里含着的东西,他左上牙智齿里还藏有东西,可能是毒药,先取出来。”

“是!长官。”

四人恭敬的应了,一人接过燕大校手里的物品,另一人开箱,取出密封袋装进去,封装起来,标上标号,放进工具箱里。

燕行让开两步,四人先给人拍照,再分两组,一组合作扳开人的嘴,用专业工具小心翼翼的提取他牙齿里的东西,另一组拿出一副银光锃亮的手拷,拷住男生的手,再搜男生的身,将他戴的手表、兜里的东西一一搜出来,用密封袋子装起来,标号登记。

藏牙齿里的东西很快被取出来,是只一枚小小的胶囊,白色外壳,他的上牙智齿被凿空,刚好能塞进一枚小胶囊。

胶囊很小,然而它竟然装了两种颜色的药末,一种白色,一种微黄。

两迷彩服兵哥哥将药取出来,同样密封起来;四人同心协力的搜身,当着学生的面解开某人上衣,也在这时,离得近的学生们才发现王同学左肩缠有白绷带,把一样东西绑起来固定藏在腋窝里。

四兵哥哥利落的拆掉绷带,把他藏着的东西解出来,再次里里外外的搜索,甚至连男人隐私部位也没有放过。

这边刚搜清前面部分,把人翻了个身,李指挥和学校老师、众教官急匆匆的跑至,他们从吉普车停放的地方跑进学生围着的地方,当看到一个鼻青脸肿的人被拷了起来,几个军人正在搜查,众人心里一个咯噔,直觉不妙。

两位国防生教官面色青灰,表情十分黯淡,学生们表情各异,李指挥视线扫巡一圈,快步走到燕大校身边,低声请教:“燕大校,发生了什么事儿?”

“这个学生是间谍,具体情况一会我们再细说,”燕行云淡风轻的给个最简略的解释,偏头,看向几步开外当局外人的有功之臣:“小萝莉,还在为没打成架难过?”

间谍?

学生们吓坏了,国防生当中混进一个间谍,这这……这不是真的!

间谍,那是多么遥远的名字。

他们长在红旗下,生在和平环境里,所知的恐怖事件皆来自网络和电视,没有经历过那种生死血腥事件,就算有亲身经过比较血腥事件的也就是车祸现场。

总以为危险离自己很遥远,此一刻,当间谍人员就在自己身边,并没有多少危急感的学生们,有种恍然如梦的不真实感。

老师和教官们表情骤然变了几变,间谍?!间谍以学生身份混进军营校场,所谋为何,一目了然!

学生中有间谍?

李指挥心中的疑虑越来越深,之前有教官欲伤害学生,背后原因不简单,如今又抓到一个学生间谍,青大究竟有什么东西,值得一拨一拨的人前仆后继的潜进来伺机而动?

更让他诧异的是燕大校刚说到间谍,怎么又把话题扯到十万八千里之外去了?

抬眸而望,李指挥看向燕大校望去的方向,又看到了那个娇小可爱,玲珑甜美的小女孩子,他脑子里划过一抹灵光,这件事不会又跟那个孩子有关吧?

“没有。”乐韵忧伤了良久,已把自己摘出去,和男生们作壁上观,这当儿又被燕帅哥给揪出来,闷闷不乐的撇嘴角,可以无视她吗?她就是路人甲。

“还说没有,瞧嘴巴翘得都能挂十二个夜壶,”燕行看着小萝莉嘟着嘴,蔫了巴啦的像霜打蔫的小白菜,忍不住想笑,温吞吞的逗她一句,看她气乎乎的瞪眼,他越发的开心,软声安抚:“别生闷气,等会批你一百发子弹练习,以此当奖励。”

果然又跟小女孩有关。

这一刻,李指挥确定自己的猜测,间谍的发现必定有小学生的功劳,一时也哭笑不得,那个小学生是个麻烦体,也是个福星儿,让人爱恨交加。

啊?

被间谍那危险话题惊的惶恐不安学生,乍一听到百发子弹那句话,呼吸一刹时急促起来,军训打靶可以摸到真枪,开始练习用的是橡胶子弹,最后射击考核一人五发子弹。

一百发子弹啊,想想就好激动。

转而,激动的人如冷水淋头,蔫了,那百发子弹不是给自己练习的啊!嫉妒啊,在场的学生嫉嫉得发狂。

嗯?

耳朵唰的一竖,乐韵小耳朵竖得老高,眼睛一下子亮了,嗖嗖几步,跳到燕帅哥身边,满眼星光:“此话当真?”

“当真。”小萝莉的眼睛星光如烁,笑容满脸,又恢复活力,让燕少看得心生欢喜,眉眼生辉。

“那,我可不可以分给同学用?”

“还是不用分了,你的是你的,你是医系班的,一荣俱荣,我等会跟张营长说,批准给你同班每人额外增加十发子弹。”

燕大校声似春风,四位兵哥哥惊讶的抬头瞄了一眼燕大校,燕大校还真疼爱那个小小女学生啊,竟然给她破例,真是前无古有之事。

哇!

戴同学等人兴奋的差点一蹦三尺高,个个眼睛明晃晃的,十发呀十发,他们多了十发子弹,等于有十五发子弹啦,嗷嗷,太开心了。

心情激动,男生们几乎快管不住双腿冲上去把小萝莉抛上天,小萝莉竟然帮他们争来那么好的福利,小萝莉最可爱哒,小萝莉棒棒哒,有个可爱小萝莉同学,好幸福。

“耶,燕帅哥,你英明神武,明察秋毫,高风亮节,你是好领导!”乐韵喜滋滋的,燕帅哥那么大方,这么给面子,有空再请他搓一顿当回礼。

李指挥和老师们想抹汗,小同学,你这样拍马庇,真的好吗?燕大校,你这样纵容小同学,就不怕国防生们怨气冲天?

燕少才不怕国防生们怨恨,他成功哄得小萝莉的脸由阴转睛,暗中得意,小孩子好哄,给几颗子弹给他们玩玩,她们就兴高采烈,实在太没什么追求了。

四位兵哥哥将间谍嫌人员搜了几遍,最后拿走皮带,连衣扣也全被剪下来,拿一件仪器将他全身探照一遍,确认肉里没有藏炸弹之类的危险品,收拾工具,一人提起间谍反搁肩上带走。

“小萝莉,走了,”四位专业人员完成工作,燕行抬脚就走:“王自强,带你班男生去安静的地方接受问话。李指挥带几个代表老师也过来听听。”

乐韵跟着跑了两步,又扭头跑向自己放背包的地方,燕行看一眼知她是去取包,也不催她,行云流水的走向靶区大门方向。

医学系的男生跟着小萝莉跑,跑到放背包的地方,小萝莉提了背包冲他们眨眨眼睛跑了,男生们扑倒在地,欢天喜地的狂打滚。

被点到名的国防生心里惊惶,手脚也不怎么听使唤,当王少校一声令下,一群男生心惊胆颤的跟在教官身后,有如待宰的小羔似的惶惶不可终日。

几个女生不用跟去,软软的坐在地上起不来,李佐带着自己的学生安抚女生,免得吓出心理问题来。

扛着间谍的兵哥哥和一个同伴上车,携带从间谍身上提取的物品,开着吉普车急驰而去,另两位陪同在燕大校身边,等着他的指令。

乐韵提着自己的背包,三蹦两跳赶上燕帅哥,跟在他身边当小跟班,她心情美好,笑容比初升的太阳还明媚灿烂。

李指挥和老师商量一番,带李老师和另两位老师去当代表,急急的去追燕大校,其他老师和教官们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在上头没有发话前,人人对间谍的事守口如瓶。

两位兵哥哥陪同燕大校穿过安排给学生们训练的地方,越过临时餐厅区,走过一块荒草地,到近靶区围场边的一块浅草地坪上作停留,兵哥哥们拿出录音笔、摄像机,准备记录资料。

燕少龙行虎步,大步流星的走到草儿最整齐的地方盘膝坐下,他坐如山,静如钟,背挺得笔直,坐姿与站姿一样气势凌人。

既然是大事儿,乐小同学心中有分寸,也不会恃宠而娇,老老实实,安安份份的坐在燕帅哥右手边,抱着自己的背包,当个乖宝宝。

李指挥等人也知不是一两句话就能说清的,所以走到燕大校左手那边坐下,等着听经过。

王少校带着学生到达,不敢拿乔,让学生们坐到燕大校对面,如此一来,学生们一举一动皆在燕大校视野里,不怕人说谎,同时,学生们就算有些人太紧张,因为坐着,就不怕因站不稳而栽倒在地。

国防生们面对燕大校,面对几个老师的目光,心中惊慌,呼吸凌乱。

“你们谁有什么问题可以先问。”燕行将墨镜上推,推到脑门上去,露出明艳的俊容,面如冠玉,丰神玉朗,儒雅贵气,。

年青的大校,眉如刀裁,色如春晓之花,端的是如月出云,无尘皎洁,他嘴边衔一缕春风暖笑,龙目亮如初阳,那光辉容颜,令晨光失色。

紧张得几乎快不能呼吸的国防生们,看到那张俊美的面孔,不觉有些晕头转向,几乎快找不着北,不知不觉心中的惊恐反而得以减轻。

李指挥和老师额间冷嗖嗖的飘出几条黑线,燕大校啊,你一个大男人,用美人计真好么?

“燕大校,每个国防生经过严格政审,本人和家庭都是没问题的,燕大校怎知那位同学有问题?”

别人不知道从哪问起,李指挥率先问出疑问,国防生们是预备军人,将来要进部队,录取时不仅对其本人严格审查,还会审查家庭人员,五服内的亲戚,以及他本人爷爷往上三代祖辈的政治面貌,但凡祖上有汉奸或有犯罪人员,又或家族曾出过叛徒的,家族有污点的人员,一律过不了政审关。

经历那般严历筛查,怎么还会有漏网之鱼?

那个问题,让人困惑。

“想知道原因?”美貌大校唇角笑容加深,微微偏头,炯炯有神的龙目望向身边的可爱小女生,眉宇间笼着丝丝温柔,声似美酒醉人:“小萝莉,你告诉他们。”

孙士林等人视线投向小女生,眼里不由浮上厌恶,为什么又跟那个人有关?

“王修文没问题啊,他的家庭背景有没问题我就不知道了。”万众瞩目,乐韵眨眨眼睛,笑嘻嘻的丢出一句。

没有问题为什么还说王同学是间谍?

国防生们怒气如潮,因为有老师和军官们盯着,他们不敢发火,望向小女生的眼神恶狠狠的,恨不得吃了她才解恨。

王少校长和李指挥几人面面相觑:“没有问题,为什么还说是间谍?”如果是怀疑,暗中调查还说得过去,这都直接拷走,还进行了搜身,之前说是间谍,现在又说不是,唱的是哪一曲?

凶什么凶?

国防生们露出吃人似的眼睛,乐韵不怕死的瞪圆自己的杏眼,同样怒目相向,说出的话还是那么平静轻快:“王修文没问题,问题是今天这个人不是王修文。”

“你说什么?”国防生们再也压抑不住心底的情绪,惊骇的喊出声,今天这个人怎么可能不是王修文?王修文同跟他们同军训,同吃饭,这个人不是王修文,是鬼不成?

“小同学的意思……那位同学被人顶替了?”李指挥反应快,想到了军人生涯中所遇到的某些事,举一反三,猜出原因,心里又还藏着质疑,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被调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